002 订喜饼/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金灵儿几人携手进到稻花香时,看到的就是马晓楠坐在椅子上,一手举着桂花糕,一手举着老婆饼,嘴里还叼着半根辣条的模样。

跟在金灵儿身后的那几位小姐先是一愣,随即便好笑地掩唇低笑起来。

金灵儿和孟春燕则是满眼的鄙夷,要不是因为马家庄现在算是驻马镇的新秀,她们才不会跟这个乡下来的小村姑走到一起。

“灵儿,你看她成什么样子!”孟春燕白了马晓楠一眼,跟金灵儿咬了咬耳朵。

马晓楠却一点儿也没有发觉两人的目光,见大家进来了,赶紧指着亮子盘子里的糕点,兴奋地说道:“你们怎么那么慢?我都吃了两块了,快来尝尝,这家店的糕点可好吃了!啊,还有这个,辣辣的香香的,叫什么来着?也特别好吃,快尝尝!”

林媛笑着在一旁提醒她:“这个是辣条。”

马晓楠连连点头:“对,辣条,啧啧,我还是头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呢。你家的辣条在别的店里都没有。”

说着,马晓楠扭头对孟春燕说道:“春燕姐姐,你刚才不是还说这个铺子不怎么样,比不上百年饼屋吗?我倒觉得这里的东西比百年饼屋还要好吃呢!”

孟春燕不屑地看了她一眼:“百年饼屋的东西你吃过几次?乡巴佬。”

乡巴佬三字明显是碍于金灵儿的面子,只是动了动嘴皮子,没有说出声来。

但是马晓楠也不是个傻的,光看她那眼神就看出来她的意思了。说实话,这是她头一次跟孟春燕几人一起出来,之前也只是跟金灵儿打过两次交道而已。所以她对孟春燕几人的眼光根本就不放在心上,能做朋友最好,做不了朋友她也不强求,反正她又不是那种见到权贵就要上前巴结的人。

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马晓楠招呼起了其她几个比较老实一些的小姐,跟她们一起挑起了店里的糕点。

林媛冲亮子使了个眼色,亮子十分有眼力地拿着托盘跟上去了。他也看出来了,这几位一同进来的小姐,真的打算掏钱买糕点无非也就是这几位了。

至于现在跟老板对质的那俩,一看就来者不善,还是离远点的好。

说实话,金灵儿一进门就被店铺里的独到装修给吸引了眼光,虽然她心里十分不待见这个小村姑,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店铺装修的非常好,且店里的糕点很有特色,多是她没有见过的。

孟春燕也是如此,不过眼高于顶的孟家大小姐,肯定不会承认罢了。

“金二小姐,没想到今日您能来我的店铺捧场,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来者是客,林媛自然不会耷拉着一张脸把金灵儿给撵出去,即便她非常想这么干。

金灵儿适时地掩饰住眸中一闪而过的惊艳,对林媛笑盈盈地说道:“还不是你这店里的糕点味道好,又有名气?我可还记得,上次中秋宴会的时候,我祖母对你做的月饼那可是赞不绝口的呢。所以,你店铺开张,我当然要过来捧捧场祝贺一番了,毕竟,我也算是你的老主顾了。”

看着金灵儿这巧笑嫣然天真可爱的模样,还真不敢把她跟劫道的劫匪给联系起来。

林媛面上笑着,心里却是在打量,她之前被劫道之后,自己也曾经好生想了想,若是说得罪了什么人,恐怕真的是屈指可数。

林家坳里的无非就是老宅那边的人。但是据她所知,林家忠把自己所有的银子都用来给林永乐治病了,就连林永诚都已经好久没有从他老子手里得到银子,以至于现在整日里憋在学堂里,连青楼都没钱去了。

除了林家坳里的人,无非就是驻马镇的人了,这就更少了,一个是进了县太爷府里的林思语,一个就是眼前这个金灵儿了。至于到底是哪个,她有些拿不准,反正从现在开始,她都要小心提防就对了。

说起来她跟着两个人的过节也不是很大,真不知道她到底做了什么,非得让这两个人找了劫匪来害她。

还没等林媛说话,那边孟春燕倒是开口了,一张嘴就是恨不得让人抽的感觉:“灵儿,就这样的店铺都能进你们家大门,给老太太做月饼吃呢?啧啧,也太瞧得起她了吧!走吧走吧,咱们还是去百年饼屋买点糕点吧,在这里买的糕点,我都怕回去了以后我爹娘会把我训斥一顿!”

金灵儿看好戏地看了看林媛,装模作样地劝了两句:“春燕,你别看这个店铺装修地不怎么样,但是其实这里的糕点挺好吃的呢。不信,你也拿一块尝尝?”

孟春燕连忙摆摆手,一副你别恶心我的模样:“得了吧,灵儿,你还是饶了我吧。我这肠胃有多么娇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什么随随便便的东西都能吃得了的吗?再说了,你看看这铺子里,脏兮兮的,也不知道那些糕点干不干净,若是吃了以后,我的旧病犯了怎么办?”

金灵儿看着她煞有介事的模样,心里就乐开了花,这个孟春燕真不愧是她最好的朋友,连说的话都这么招人喜欢,好样的。

暗暗给了她一眼赞赏的眼神,金灵儿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了林媛:“林老板,真是不好意思了,我这位朋友身子不太好,从小娇生惯养的,外边这些烂七八糟的东西是一点也不能吃的。还望你海涵,可不要怪罪她。”

林媛心里冷笑,说的倒是冠冕堂皇的,还身子不好,不敢吃外边的东西,无非就是看不起她店铺里的东西罢了!

算了,强扭的瓜不甜,再说了,她也没打算跟这种人打交道。她算是看出来了,金灵儿带来的这一伙儿富家小姐里边,也就是一开始先进门的那个叫晓楠的比较好,其她几个,特别是这个孟春燕,简直就是第二个金灵儿。

“金二小姐这是说的哪里话?自古做生意,都讲究个你情我愿,若是这位小姐不想要我店里的东西,我却非要上赶着卖给她,那才是稀奇呢。”

林媛巧笑嫣然,这话的意思无非就是你想要买我还不想卖呢!

孟春燕没听出她话里的意思,还以为她知难而退,知道自己的身份了,一脸得意的挑了挑眉。

金灵儿却是个头脑灵活的,一下子就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只是没想到孟春燕这个蠢货还沾沾自喜,恨铁不成钢地低声骂了一句。

“伙计,给我把这个,这个,还有辣条包起来,各要一斤。”那边马晓楠激动兴奋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林媛三人的对话。

其她几个一直跟马晓楠在一起的小姐,也都在尝试了样品之后,纷纷喜欢地要了几样点心。其中,出乎意料的,倒是辣条成了几乎每人都要人手一份的东西了。

想起今儿一上午已经卖出了两大货架的辣条,现在后厨里边,王叔他们还在着急忙慌地制作辣条。林媛不禁感慨,辣条这种老少皆宜的美食,果然古往今来都是人们一致追捧的啊。

见大家全都开始掏腰包,纷纷买起了稻花香的东西,金灵儿和孟春燕二人脸上立即挂上了不高兴的表情。

有个善于察言观色的小姐,一看两人脸色不好,立马放下了手里已经挑选好的糕点,咳嗽了一声,怯怯地说道:“我,我刚刚想起来,我这几天嗓子不大好,大夫说了不能吃太甜太辣的东西。我,我还是不买了。”

马晓楠听她这么一说,立即指着另外一边的玫瑰花糕,十分认真地说道:“姐姐嗓子不好,就不要吃桂花糕和辣条了,这个,这个玫瑰花糕,刚刚我尝过了的,一点也不甜,还有一丝丝香味儿呢,特别好吃。姐姐不如要这个吧。今日可是八折优惠呢,等明天再来,肯定就不是这个价格了,今儿买肯定上算。”

马晓楠还在好心地给她推荐着糕点,那位小姐脸上有些尴尬,偷偷看了金灵儿和孟春燕一眼,还是摇摇头婉拒了她的好意:“不了,还是等我嗓子完全好了再来买吧,反正这稻花香就在这里,肯定跑不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来买糕点的。”

马晓楠还想再说什么,不过听她如此一说,自己倒是先叹了口气:“哎,你们都在镇上住着,以后出入稻花香当然方便了。但是我就不行了,我下午就得回家去了,想要再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若是平时,聪慧的金灵儿肯定会非常热情地上前拉住她的手,盛情邀请她再来做客。但是此时,她只想这个傻乎乎的只知道吃的马晓楠赶紧离开自己的视线才好!

不过这话,她却是没有说出口的,毕竟金家的教养是不许她如此没有礼貌的。

但是孟春燕却是不同了,打小被爹娘和哥哥娇惯的大小姐,说话向来不过大脑,不屑地嗤了一声,阴阳怪气地道:“这两年你家不是挺有钱的吗,让你爹给你安排一辆马车不就行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也花不了多少银子!”

马晓楠背着身子,没有看到她的不屑,依旧在自言自语:“可是我爹管我管得严,不许我总是出门往外跑。他说外边坏人太多,我太容易被人家骗了。”

林媛摸了摸鼻子,这姑娘的爹倒是看得透彻,这姑娘别看比她还大上一点儿,不过一点儿心眼儿也没有。虽说这样的人很单纯,非常适合交朋友,但是也实在是让人担心,出门在外,真的会被人欺负的。

刚才那个说谎嗓子不舒服的小姐,却非常喜欢这个马晓楠,走过去轻轻拉起她的手,真挚而诚恳地说道:“晓楠,以后只要我有空,就会给你下帖子,邀你来我家玩的。你不是喜欢镇上的好吃的,下次,咳咳,等我嗓子好了,我就带你去吃好的,好不好?”

有好吃的,马晓楠当然高兴了,拍着手立马来了精神,又跑到装有爆米花的货架前,让六子给她装了半斤的爆米花。

林媛扶额,这姑娘的心可真够大的。

孟春燕低声骂了一句“蠢货”,金灵儿怕马晓楠听到,赶紧拉了拉她的衣袖,在她耳边嘀咕了一句什么。

孟春燕撇撇嘴:“不就是县太爷的一个文书吗,你姑妈不还是县令夫人呢?你还巴结她?”

金灵儿干干笑了两声,暗骂这孟春燕真是个榆木脑袋,县令夫人可不是她的姑妈,而是金玉儿的姑妈,她爹和金氏才是一个爹一个娘生出来的呢。

除了有两个看出了金灵儿的脸色不好,没有买糕点以外,其她几个都多多少少买了一些,其中自然以马晓楠买的最多了。

小姑娘字嘻嘻地抱着两个大盒子上了自己的马车,连丫鬟都不许碰她的糕点,生怕别人再给抢走了似的。

等待付银子的工夫,孟春燕和金灵儿坐在堂中供顾客休息的椅子上,看着屋里的摆设,孟春燕不知是嫉妒还是真的瞧不起,撅撅嘴,哼道:“呦,刚才没注意,我说怎么这屋里一股子花香味儿呢,敢情这都是真花啊!林老板还真是下了血本了,连真花都能买得起呢。”

林媛对她的冷嘲热讽早就免疫了,无非就是个打小惯坏了的大小姐,没什么坏心眼儿,不理她就罢了。

金灵儿自然也看到了那花,眼珠一转,看到了摆放在柜台旁边的那尊超级闪眼的大个儿财神爷。

自小在金子堆里长大的金灵儿,当然一眼就看出了这尊财神爷的价值,先不说那发着光的闪闪黄金,就是财神爷脸上的一颗眼珠子,都够他家醋坊一个月的进账了。

上午的时候,金灵儿只是隐身在远处,虽然知道有这么一尊财神爷,但是根本没有亲眼目睹。如今亲眼看到了,果然比上午的震惊还要大,还要深!

这福满楼的少东家究竟是被这个小村姑灌了什么**汤,竟然给她送了这么大一尊财神爷!

福满楼的少东家,她没有见过,毕竟夏征在福满楼出现的次数屈指可数。即便出现了,也不是金灵儿这种人可以随随便便见到的。

不过听姑妈说起,这少东家不是个非常好相处的人,但是长相却非常帅气,可以说整个驻马镇几乎找不出可以跟他媲美的男人来了。

想到这里,金灵儿娇俏的脸蛋儿上,对这个又多金又帅气的少东家不免开始春心荡漾起来。若是可以,真想亲眼见见这个少东家,以她的姿容和家世,绝对配得上这个少东家。

陷入自恋的金灵儿完全没有听到旁边孟春燕的话,直到孟春燕捅了捅她的胳膊,她才恍然醒过神来,有些怔愣的看着孟春燕:“啊?怎么了?”

孟春燕皱眉,自己方才跟她说了那么多,怎么她一点也没有听到?真是没礼貌。

心里如此想着,嘴上却没有抱怨,也指着柜台上那个金光闪闪的财神爷,八卦地说道:“那个,就是福满楼的少东家送的?是真的吗?会不会这小丫头自己做了个假的,然后让人装扮成少东家送来的?”

金灵儿心里翻了个白眼,为这孟春燕的智商狠狠同情了一把。上午人家送来的时候,可是当着福满楼刘掌柜的面儿送的。人家刘掌柜是死人不成?若是假的,还能搬进来?还不早就被戳穿了!

“应该是真的,上午刘掌柜还亲自来送礼了。”

金灵儿有些嫉妒地说了一句,都怪她爹,找了刘掌柜那么多次,都没有谈下福满楼的生意。若是跟福满楼确立了合作关系,那她以后想要多见见少东家,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

孟春燕显然也有些嫉妒,不过却是撇了撇嘴,没有说啥。

几人等马晓楠付好了银子,相继出门上了马车离开了。

林媛瞧着看当先离开的金灵儿的马车,脸上的笑意慢慢凝在唇角。今日这金灵儿居然没有跟她斗嘴,更没有说难听的话挖苦嘲讽她,这一点儿都不像是金灵儿的作风啊。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她心虚。

林媛皱眉,对自己之前的猜测更信了一分,这金灵儿今日多半是来试探,或者说是来假意示好的。这就是做了坏事但没有做成的人的心虚心理,背地里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当面却来示好,给人一种假象,让人误以为她的清白。

只是金灵儿没有想到,自己的这点小把戏,在林媛这个混迹五星级酒店摸爬滚打多年的大厨眼里,简直就是个小儿科。

正想着,忽而旁边一声清脆的喊声把她拉了回来。

林媛扭头一看,原来是方才买的糕点最多的马晓楠。

“小姐,有事吗?”林媛对她的印象还不错,见她没有跟着那些人的马车一起离开,就知道这人是有事想要跟自己说。

果然,马晓楠拉着她的衣袖进了店里,指着那些印刻着百年好合等祝福词语的喜饼,眸光熠熠生辉,问道:“老板,这些喜饼,是成亲的时候用的吗?”

林媛没想到这丫头问的竟是这个,她还不到成亲的年纪吧?

不过林媛还是笑着点了点头。

马晓楠更加高兴了:“我堂姐还有一个月就要成亲了,我正在发愁给她送什么礼物。我看你这个店铺里的喜饼特别好看,刚才我还,嘿嘿,还尝了尝,觉得味道也特别好吃。老板,我想在你的店里订些喜饼,等我堂姐成亲的时候送给她,你说好不好?”

原来是堂姐成亲啊,林媛点头答应:“当然好了,小姐,你别看我这喜饼貌不惊人,但是我敢保证,你在整个驻马镇都找不到这样的喜饼呢。”

“是呢是呢,我之前也去过她们说的那个百年饼屋,那里的糕点我也吃过,可是,我一点也没有觉得那个店里的东西好吃。还不如你这的爆米花好吃呢。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就是不买你店里的东西呢?”马晓楠一副捉摸不透的样子。

当然是因为她们看不上我,所以才不买我的东西了。林媛腹诽,却没有告诉她实情。

“小姐是什么时候需要这要喜饼,打算要多少,送去哪里呢?”

林媛一边说着一边把马小倩请到了柜台旁,那里,孟良冬和莫三娘已经准备好了纸笔,就等着记下这些信息了。

可是马晓楠显然不太清楚这些,挠了挠头,吞吞吐吐地说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亲呢,不过我知道他们住哪里,就在这条街街尾朝东的那个巷子里,第二家。”

正在清点盒子的莫三娘突然手一滑,手里的盒子吭一声掉到了地上,引得几人纷纷侧目。

孟良冬一愣,赶紧弯腰替她捡了起来,幸好是木头盒子,没有摔坏:“你怎么了?太累的话,就去后堂休息一下吧。”

莫三娘并不是稻花香的伙计,只是看在林媛的面子上过来帮忙罢了。

林媛原本也以为是她太累了才会如此,只是此时再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是听了马晓楠的话才会如此的。

林媛心思何等细密,稍稍一琢磨就想到了其中要害,扭头对马晓楠问道:“敢问小姐贵姓?”

马晓楠以为预定东西得需要留名字,十分爽快地答了:“我啊,我姓马,我叫马晓楠。我是马家庄的。”

马晓楠,马家庄。

果然如此。

林媛又问:“那,你堂姐是?”

“啊,我堂姐啊,叫马小倩,她是我二叔的独生女儿呢,我堂姐对我可好了,所以我一定要给她准备个非常非常特别的礼物。啊对了,老板,你们店里除了这些喜饼,还有其它什么有特色的东西吗?我想要给我爹娘也送些尝尝呢。”

还没等马晓楠说完,林媛已经十分客气地打断了她:“对不住了马小姐,我的铺子里目前只有现在摆着的这些糕点,没有别的了。”

马晓楠十分失望地啊了一声,眸光微微一暗。

而更令她失望的还有林媛接下来的话。

“另外,马小姐你应该也看出来了,我这稻花香今日才刚刚开业,所准备的糕点还不太充足。而且,刚开业这些日子肯定会特别忙,我怕,可能来不及做出你需要的那么多喜饼。所以,以防耽误了你的大事,还是请马小姐去别的店里预定吧。”

一听林媛推脱掉了马晓楠的生意,莫三娘顿时慌了,急急拉住她的衣袖:“妹子,说什么话呢,怎么能拒绝?”

说完,她赶紧扭头对马晓楠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马,马小姐,我家虽然生意忙,但是只要您要的不太多,我们应该能赶出来的,您……”

“莫姐姐,你这是何必呢。”林媛扯住莫三娘的手,打断了她的话。

对面马晓楠没有看出两人有什么异样来,即便看出来了,恐怕也不会想到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女子正是她堂姐的情敌吧。

“那个,我也不知道要多少喜饼,不过我猜应该不会太多的。我堂姐夫那边好像没什么亲戚的。”马晓楠赶紧对林媛说道,“林老板,若是我要的不多,你可以给我赶出来吗?我真的很想要你们店铺里的喜饼啊,求求你了好不好?”

说实话,林媛其实很喜欢这个马晓楠,单纯可爱,毫无心机,跟她的妹妹们一样,惹人疼爱。

但是,只要一想到她有个那样的堂姐,她就觉得心里膈应的慌。不光是为莫三娘不值,更是因为不确定马家人的人品如何。若是马家人都如马晓楠那样也还算不错,但是都如同马小倩那般,却只是出了一个马晓楠这样的“另类”,那才叫让人惋惜。

说实话,莫三娘也对眼前这个可爱单纯的小姑娘有几分好感,实在难以想象,马小倩那样的人竟然还会有这样单纯的堂妹。

看着她苦苦哀求的模样,莫三娘都心软了,她做生意这么多年,从来都是卖家求着买家买,哪里有买家求着卖家卖的?

“马小姐,你放心,只要你要的喜饼不多,我们,我们肯定会准备出来的。是不是啊?老板娘?”

莫三娘生怕林媛会拒绝,赶紧拉着她袖子使劲拽了拽,拼命地使眼色。

林媛无奈,既然莫三娘自己都这样说了,她还有什么可拒绝的?

“我们也很想做马小姐这份生意,不过,还请马小姐回家后,尽快确定时间和喜饼的数量,我们也好有时间赶工做出来。”笑着提醒了马晓楠一句,林媛算是点头应下了这单生意。

马晓楠高兴地拍了拍手,连忙转身出了铺子,一边跑一边喜滋滋地喊着:“好的,我现在就去我堂姐夫家,好好问问日子和数量。林老板你等我啊,等下我就回来了。”

看着她急急上了马车,又急匆匆地催着车夫赶紧走的样子,六子几人全都忍不住笑开了花。

林媛和莫三娘却一点也笑不出来,二人互望一眼,十分默契地向后堂走去。

直到没有人了,林媛才叹了口气,定定地望着她:“你知道他们要成亲了吗?”

莫三娘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猜到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而已。”

“那你刚才又是何必呢?明明不想接受,还得给他们准备成亲贺礼?这,情何以堪啊!”

看着莫三娘这落寞的神情,林媛心疼地抓住了她的手,其实刚刚不想接下马晓楠的生意,除了照顾了莫三娘的心情以外,还有一点就是她根本不想自己的喜饼送给不喜欢的人,这样的人,不配拥有她做的喜饼,也不配得到她稻花香的祝福。

莫三娘知道林媛是不想让自己难过,可是既然她自己都已经放下了,又何必纠结这小小喜饼呢?再说了,这喜饼又不是自己做的,她实在是不想让林媛因为自己而错失这样大的一单生意。

马家庄啊,她以前不知道,但是自从那日马小倩上门后,她就特意去打听了的,有钱,有门路,怪不得老太婆会那么看重这个准儿媳了。

“妹子,你的心意,姐姐明白。但是,姐姐不能因为自己的私事就耽误了你的生意。哎妹子,你听姐姐说完。”

见林媛要插嘴,莫三娘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耐心听着:“再说了,姐姐现在已经看清楚了他,他们一家人的真实面目,莫说是让我去做小妾了,就是让我以后跟他做朋友,都是不可能的了。既然姐姐已经放下了,那接他一单生意又能如何?更何况又不是我去做这个喜饼。放心吧,妹子,姐姐既然让你接了这单生意,就没有把它放在心上的意思,更没有怪你的意思。啊,别放在心上了,等下马晓楠来了,你就欢欢喜喜地把这个生意接下来,开张第一天就碰到这么一单好买卖,这才叫开张大吉呢!”

莫三娘说着说着,竟然还笑了出来。

林媛仔细看了看她,感觉她不像是勉强挤出来的笑容,也放心了不少。想到上午看到谢致远的事,林媛斟酌再三,没有告诉她这件事。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人家还有一个月就要成亲了,再说起来,也无非就是徒增伤感罢了。

见莫三娘精神状态不是太好,林媛让她在后堂找地方休息一下,自己则去了前堂。

谁知,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盼儿,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新开的稻花香?这里的糕点真的好吃?看样子还行,只是不知道这味道如何?”

林媛嘴角一勾,没想到啊没想到,她店铺第一天开张,竟然迎来了这么多老熟人。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