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渣女,马俊英/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含笑走进前堂,果然看到林思语正低头略带嫌弃地从货架前一一走过。只见她一身粉红色裙装,头上带着个金黄闪闪的孔雀簪花,耳边是一对红色的玛瑙耳环,衬得她面颊和脖颈愈发白嫩娇艳。

扫了大堂里一眼,林媛才发现除了孟良冬、白五姐和亮子,其他人都不在,六子和大牛去后厨拿心做出的辣条了。怪不得这林思语没有发现这个店铺是她开的呢。

盼儿双手搀扶着林思语,见她对眼前这些小孩儿过满月用的喜饼十分喜欢,就知道她是想自己有一个孩子了。

“姨娘,你看这喜饼多可爱,等姨娘的小公子出生了,我们也来这里订喜饼,好不好?肯定又独特又可爱,老爷一定会喜欢的。”

盼儿的小嘴儿就是甜,林思语听了心里都乐开了花了。

可是当她的手不自觉地抚上平坦的小腹时,脸上的落寞一闪而逝,她进门也好几个月了,可是肚子一直没有消息。她也曾经找过郎中瞧过,可是郎中只是说她还年轻,身子虚,再有个把月肯定会有的。

哼,哪里是她身子虚!瞧着郎中那明显闪躲的眼神,林思语就猜出来了,根本不是她的问题,而是那个李昌的原因!

也对,他都年过五十了,能再生养才是奇迹!可是隔壁柳娘那个贱货不是就怀上了吗?对,她绝对是偷人了。她不是青楼里出来的吗,身子早就不干净了,没准儿进府的时候就有了别人的种!

林思语摸着肚子,把李昌从头到脚嫌弃了一顿,又把柳娘从里到外诋毁了一遍,根本没有注意到,林媛此时已经站在自己身边,笑着看了她半晌。

“姨娘,姨娘。”盼儿似是看出了林媛与林思语相识,赶紧拽着她的衣袖轻轻唤了几声。

林思语这才反应过来,有些不耐地瞪了盼儿一眼:“做什么这样着急?我看你又是想挨打……啊?小灾星?!”

看着林思语差点把自己舌头咬断的震惊模样,林媛心里十分惬意。

“你好啊,林,姨娘。”林媛故意把姨娘二字咬得极重,不出所料地,这二字果然戳到了某人的痛脚,林思语原本娇俏的小脸儿顿时变得晦暗难辨。

“你,小灾星!你怎么总是阴魂不散?我逛个街都能碰到你?”林思语咬牙恨恨地等着林媛,双手死死抠着手帕,恨不得把林媛当成手帕一把撕碎,“真想一巴掌扇死你,让你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听着林思语这恶毒的诅咒,林媛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双手一摊,指着这偌大的稻花香,优哉游哉地说道:“阴魂不散?林姨娘真是会开玩笑,这稻花香是我林媛新开的铺子。而且今儿是头一天开张,没想到林姨娘就迫不及待地赶了来。也不知道,这阴魂不散的人,究竟是在说我呢,还是你呢?”

这次,林思语竟是连嘴巴都震惊地合不拢了,这个铺子,竟然是林媛开的?真的假的?

她刚刚在旁边街上闲逛的时候,可是听了不少人谈论起这个新开张的稻花香,说是这里的东西既好吃又有特色,简直都要跟百年饼屋相提并论了。

稻花香如何,她不知道,但是百年饼屋她却是清楚的。自从在李昌那里得宠以后,她可没少去过百年饼屋买糕点。吃过那里的糕点以后,林思语才知道,自己前半辈子在林家坳里简直是憋屈死了。

再加上盼儿心系老爹,有意地撺掇,林思语这才来到这稻花香打算试试这里的糕点。

却不想,糕点还没有尝到,竟是先看到了她平生最是厌恶的人。不仅如此,还口口声声说,这稻花香是她开的!

虽然之前她也看过娘亲来的信,说是这小灾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家里竟然盖起了新房子,好像还做起了生意。

但是在林思雨看来,她做的生意无非就是街边摆摊,卖些小杂货而已。

所以,如今听她这样说,才会如此震惊,难以置信!

这样失态的表情,自从她进到李府后,已经很少出现过了。林媛却是十分欣赏她此时的表情,比刚才吓到她时,更让人高兴。

不是看不起我吗?不是张口闭口就是小灾星骂?如今你口中的小灾星可是开了个生意兴隆的铺子呢,对了,还有个豆腐坊呢,若是让她知道福满楼一盘十两的豆腐,也是眼前这个小灾星的生意,会不会惊愕地把下巴掉下来安不回去呢?

许是方才因为马小倩和谢致远的事影响了心情,此时的林媛竟然十分喜欢从林思语这里寻找快乐。

再一想到这个女人,还曾经当着她的面儿勾引过夏征,林媛对她的态度就更加不好了。以前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现在不同了,夏征是她的男人,谁都不能从她这里把他给抢走。即便是勾引,也不行!

“林姨娘好像有些不相信我说的话呢。”

林媛笑着冲身后的亮子几人摆了摆手,亮子最是心眼儿活,看老板娘这个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赶紧托着手里的盘子,点头哈腰地快速小跑过来,笑盈盈地说道:“老板娘,有何吩咐?”

林媛被亮子夸张到极致的表演雷出了一身鸡皮疙瘩,不着痕迹地打了个哆嗦,才指着林思语说道:“这位夫人可是我的老朋友了,以后只要这位夫人来光顾,所有物品全都打八折销售,记住了没有?”

亮子又是猛一阵点头哈腰,连连应下。

林思语的脸上却是像被打了好几个巴掌一样,火辣辣地生疼,先不说她是个小妾,根本配不上称呼夫人。就是林媛说的那个老朋友都让她汗颜,她们以前还是堂姐妹关系呢,如今却沦为朋友关系。

说实话林思语还真有些后悔,若是当初她没有看不起这个小灾星,没有处处针对她,是不是现在她就可以真的如她所说的那样,每天都来光顾,还能光明正大地享受八折优惠了?

当然,这世上根本没有后悔药。

“哼,小灾星,你少在这里装好人。我林思语才不会来你的店里买东西!说不准你这店里的糕点都是一些劣质产品,有毒产品!你等着吧,最好别有把柄落在我手里,不然的话,我让你的店永远都开不下去!”

放下狠话,林思语狠狠地甩了甩袖子,就要离开。

身子刚刚走到柜台前,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盼儿因为走得太急,竟然不小心碰了林思语一下。

林思语本就有气,冷不丁被她一撞,身子便不由自主地向着柜台那里倒去,幸好柜台又结实又宽阔,才堪堪扶住了。

林媛急急的脚步声却在身后响了起来,边走边哎呦哎呦地叫开了:“哎呦,我说林姨娘您可得注意点脚下,可别把我这尊财神爷给打碎了。这可是阿征亲自做好,给我送来的呢,要是第一天就被我给打碎了,阿征肯定会伤心的。”

阿征?林思语扶着柜台的手僵了僵,眼神也直了。

林媛斜眼看了一眼,心下得意,又道:“不过也没事,你若是把它打碎了,阿征肯定会认为是我嫌弃它太小了。我敢说啊,不出三天,这家伙肯定会重新做个更大的亲自送来给我。哎呦呦,这阿征啊,就是心疼我,舍不得我一点点不开心呢。”

一边说,林媛也不知道从哪里随手抓了一块抹布来,轻轻地擦拭起了那尊亮闪闪的财神爷,眼角眉梢满满的都是笑意。

这下林思语不只是手僵了,就连半个身子都僵住了。盼儿好不容易才把她扶起来,她就又软踏踏地靠在了盼儿的身上,眼睛紧紧盯着那尊被林媛嫌弃实则十分宝贝的财神爷身上,嘴里喃喃念叨着:“阿征,阿征,阿征。”

他们果然在一起了,果然在一起了。

她早就看出两人关系不一般了,现在看来,自己果然是猜对了。这么大一尊财神爷,得用多少银子才能做成?不,不应该是用银子来衡量,应该是金子才对。

这么舍得下本,这真的是那个对她冷言冷语,连半个眼神都舍不得施舍的夏征做的吗?

林思语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稻花香的,更不知道自己此时已经泪流满面。明明是快要晌午的阳光,照在身上却是一点温度都没有,甚至还能感觉到阵阵凉风飕飕的刮过。

不知道被盼儿搀扶着走了多远,林思语一个不小心,突然脚下一绊,身子软绵绵地就朝着地面坠去。

“姨娘!”盼儿大惊,没想到自己只是换个手的工夫,她就掉了下去。

林思语耳边只剩下盼儿大惊喊着自己的声音,可是身子却不由自主地坠下,怎么也控制不住。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摔倒在地,在这大街上露出最最狼狈的一幕时,一双大手突然将自己拦腰搂住,扶了起来。

林思语怔怔抬头,满眼的盈盈泪花在阳光照射下,闪着夺人的光芒,使对方竟似入了魔一般定定地看进了她的眼底,怎么也拔不出来。

林思语亦是如同入魔一般,把眼前这个明明相差甚多的男子,竟然当成了心心念念的夏征,深情,甚至动情地望着他,眼睛一动也不动。

就是这样的眼神,这种深情注视含情脉脉的眼神,让李承志顿时迷失在她美丽晶莹的眼睛里,搂着她纤细腰肢的手,更加用力,忍不住向上移了一分,在无人注意的时候摸上了那幻想了无数次的柔软。

盼儿怔怔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男子,紧紧攥起了拳头。有那么一瞬间,她多想冲上去对着这个男子的脸狠狠地狂扇巴掌,甚至想要拿刀将他一下子捅死!

就是他,就是他!回了她姐姐的清白不说,还恶人先告状,说她姐姐狐狸精不要脸勾搭汉子,逼得她姐姐三番五次寻思,害得他们原本幸福美满的一家最终家破人亡!

盼儿使劲儿抠着自己的手掌,她知道她不能这么做。他是县太爷的长子,她只是个小村姑小丫鬟,她要智取,要借别人的手才行。

现在,一个绝好的机会就摆在她面前。盼儿冷笑一声,林姨娘不要怪我,谁让你也是个心术不正之人了。

本以为上午不会再有客人光顾,却不想临近午饭的时候,稻花香里又迎来了一小波闻讯赶来的顾客。虽然只是买了一些中等价位的糕点,但是架不住人多啊,孟良冬的手几乎又要黏在了算盘上了。

六子毕竟是在福满楼待过的,等顾客一走,就巴巴地跑到林媛面前,指着刚刚出门的两个小姑娘低声笑道:“老板娘,刚才那两个小丫鬟你看清楚了没有?”

林媛点头。

六子见她没认出来,嘻嘻一笑,冲她努了努嘴儿:“您还记得上午跟着金二小姐一起来的那几位小姐吗?不是有两位小姐借口说嗓子疼没有买咱们的糕点啊?喏,刚才那俩,就是那两位小姐的丫鬟,我记得真真的呢,保准没有看错。”

林媛对六子看人的本事是知道的,他既然敢打包票就肯定没有看错。

看着六子那好事的模样,林媛不禁莞尔:“人家没准是嗓子好了,或者带回去给家人吃呢,你看看你,背地里说顾客的闲话,这就是你们福满楼刘掌柜教的?”

六子嘴角一耷拉,求饶地拱拱手:“哎呦,姑奶奶喂,您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啊,还这么挤兑我。得,算我没说,我去后厨帮忙啦。”

看他溜得比兔子还快的模样,林媛忍不住一乐。不过想起上午的事,不免觉得有些好笑。那两位小姐见金灵儿二人脸色不好,就赶紧巴结着不买东西了。她还以为两人是真的有骨气呢,却不想背后又偷偷遣人回来买了,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不过上午看林思语那一如既往的恨死她的模样,林媛就笃定,收买劫匪劫道的人不是她,而是金灵儿了。因为不心虚,所以林思语才依旧对她冷言冷语。而金灵儿因为太心虚,才会有些夸张地讨好。

金灵儿。

林媛在心里默默记住了这个名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就不要怪我林媛下手太狠了。

午饭是在后堂里吃的,因为一家人都在,林媛不想委屈了爹娘,所以就提前让六子去了福满楼一趟,订了不少饭菜回来。

一听说是福满楼的饭菜,来帮忙的林二栓一家还有莫三娘都有些不好意思留下吃饭了。就连孟良冬王叔几人也是十分惊讶,作为店里的伙计,他们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有这个福分来吃福满楼的饭菜。

林媛怕大家一起吃饭会不好意思,所以就让六子订了两份菜,一份给了王叔几人,一份则是林媛一家人吃饭。

因为吃过午饭还得接着忙活,所以午饭比较简单。但是即便如此,也让大家吃得十分开怀。

林媛还特意说到,等晚上闭店后,她就请大家都到福满楼去吃一顿好的。几人听了自然高兴地不得了。

原本以为下午的生意会比较上午差一些,可是没有想到,刚过饭点,就有不少人登门了。多是听了别人的推荐和介绍来的。

当然,也有一位熟客。

林媛远远就看到了马晓楠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心里松了一口气,幸好吃过饭后,她以店里生意不忙为由,把莫三娘给劝回自己的布匹店里了。不然的话,若是再让她看到马晓楠,听到关于谢致远成亲的各种细节,真怕她会受不住。

马晓楠一下马车,就看到林媛正站在门口笑着望着她。她兴奋地挥了挥手,一张小脸儿灿烂地都快比上她店里新开的玫瑰花了。

林媛被她的笑意感染,忍不住微微弯了一下唇角。但是就是这一闪而逝的微笑,却给某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马俊英撩帘子的手忍不住顿在半空中,怔怔地看着那个离自己不远站着的女子。

秋日午后的阳光打在她娇俏的脸上,仿佛同样不舍似的,在她白皙粉嫩的皮肤上流连忘返。修长的脖颈,宛若白天鹅般优雅,即便脖子上什么装饰品都没有,依旧不能掩饰她娴静的美好。这个女子,仿佛特别适合大红色的衣裳,一身红色裙装,在她身上并不显得突兀,相反还甚是相得益彰,更加凸显了她白嫩的肌肤。

而最让马俊英着迷的,就是这女子唇边那抹似有非有的笑意,明明是秀气中带着倔强的脸颊,因为这一抹浅笑而柔和了。

“哥哥,哥哥。”

马晓楠等了半晌,也不见大哥走下马车来,忍不住拉着他衣袖拽了拽。

马俊英的视线这才从林媛的身上收回,冲着小妹温和一笑,掀了袍子径直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而后略带歉意地向林媛点了点头。

其实林媛在马晓楠下了马车后就注意到了这个男子,只是这男子不知道在发什么愣,就那样看着自己,她一度有些恼怒。但是在这个男子的眼神里,她却根本察觉不到任何邪念,他的眼神里完全就是欣赏,毫无杂念的欣赏。

不然林媛也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接受了他的道歉。

“林老板,这位是我大哥,马俊英。”马晓楠俨然是个自来熟,才第二次见面,就已经亲热地拉住了林媛的手,开始跟她介绍自己的哥哥,“我哥哥可厉害了,他这次的学院考试,得了学堂的第一名呢,连院长都亲自嘉奖了呢。”

马晓楠断断不绝地介绍着,马俊英却是伸手在她额头上弹了个响儿,宠溺地说道:“刚才还说要跟林老板好好说说堂姐成亲的事呢,怎么一来就忘记了?”

听了哥哥的话,马晓楠刚刚嘟起的嘴立马咧开了,连额头都顾不得揉了,拉着林媛就絮絮叨叨地要开始说起来了。

林媛一笑,赶紧制止了她:“马小姐莫急,等进了店里我让先生给你记下来,可好?”

一听要进店,马晓楠眼睛更亮了,连口水都差点流了下来:“好好,哥哥,快进来,这里的糕点特别好吃,快来尝尝!”

说着,也顾不得拉着林媛的胳膊,更顾不得招呼马俊英了,自己一提裙子当先就给跑进了店里。

马俊英宠溺地摇了摇头,满脸都是掩不住的笑意。

林媛恰巧瞥了他一眼,对他眼睛里对妹妹的宠爱深深打动了,难怪马晓楠的性格如此单纯可爱,原来是有个如此宠爱她疼惜她的哥哥啊。想来,这丫头的爹娘应该也是如此的吧。

“林老板,请。”马俊英没有发现林媛看他,虽然店家招呼顾客是理所当然,但是这马俊英依旧很有礼貌地让林媛先行进门了。

林媛微微点头,对他的印象颇好。

店里原本就有一些正在挑选糕点的女子,此时一见到有男人进门,不约而同地看了过来。这一看不要紧,简直眼睛都要直了。

不得不说,马俊英没有辜负了他的名字,俊朗英气,而且,或许是因为在学堂念书的原因吧,更给他平添了几分温润如玉的书生气质。

这样一个接触起来不显得突兀,说起话来又温吞优雅的男子,真真是牵动了不少女子的心弦。

林媛将店里女子的眼神全都看在了眼里,不觉对这个马俊英有了几分期待,她是不是应该好好拉拢拉拢这位少爷,让他在自己店里多待一会儿,她敢保证,不出半个时辰就会有更多女子来她店里买糕点了。

想到依靠美男这种不出成本就能多赚银子的好主意,林媛忍不住高兴地笑出了声。

对面马俊英正赞赏地看着店里的装修和摆设,听到身后女子的笑声,再看她那亮亮的打着小算盘的眼睛,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林老板若是想让在下帮你拉顾客,可是要给在下银子的哦!”马俊英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林媛倒是有些愣了,自己的小心思竟然被人给看穿了,就像是做了坏事结果被人当面戳穿似的。小脸一红,假意咳嗽两声掩饰了心里的不自在。

不过林媛是谁,她只是想想而已,又没有真的做,眨眨眼睛很厚脸皮地问道:“马公子此话何意?”

马俊英好看的眉毛轻轻上扬,对这个倔强而聪慧的女子更多了一分认识。他可不认为凭着她的聪颖,会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不过,显然马俊英对林媛的厚脸皮没有当回事,更没有任何不高兴的意思,耸耸肩,就像是安抚自己的小妹似的:“没什么,只是看林老板开心,我也开心而已。”

说着,不等林媛再开口继续这个话题,马俊英已经转变话题了:“林老板果然是个聪慧的女子。”

“果然?”林媛对这个举止文雅,不温不火的男子也多了几分好奇。

“是啊。在来的路上,晓楠一直都在说林老板。”

林媛也被这马俊英的话有了兴趣,看了一眼周围看似不经意走过来的女顾客们,和马俊英每次跟女顾客擦肩而过时那不着痕迹的回避,对他的正直多了几分好感。

“马小姐一直说的应该不是我吧,我猜应该是我店里的糕点才对。”

马俊英噗哧一乐,眉眼都弯弯的了,看向林媛时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赞赏:“所以我才说,林老板果然很聪明啊。”

林媛也被他这个不是玩笑的玩笑给逗乐了。

一旁马晓楠又让六子给她称了一斤辣条,趁着大哥不注意赶紧让孟良冬给包了起来。没办法,这个大哥不许她吃太多辣的东西,可是她实在是忍不住,中午那一包辣条没一会儿就被她给消灭干净了。

包好辣条,让丫鬟赶紧放到马车里藏好,马晓楠才坐下来跟孟良冬详细说起了马小倩成亲时所需要的喜饼。

白五姐给两人准备了茶水,是上好的西湖龙井。原本六子准备的只是一些普通茶叶,但是林媛却一口就敲定了龙井。

她的稻花香虽然没有走高端路线,但是对于顾客还是想要提供最好的服务。特别是客人在店里品尝过样品之后,口中肯定会有不适感,这个时候喝点龙井,是再好不过了。

而事实证明,林媛的决定是对的。

马俊英显然也是个聪明人,对林媛挑选的茶叶也很是赞同。刚刚实在是抵不过小妹的撒娇攻势,他也跟着吃了几块糕点,此时口中正有些甜腻,这清香的龙井实在是润口再好不过的东西了。

林媛发现,他喝茶时也跟别人不同。夏征喝茶时虽然也很优雅,但是优雅中却带着一股大气,一种上位者与生俱来的霸气。

但是马俊英则不同,他是从骨子里往外透着一种温润公子的如玉气质。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位公子,竟是出自马家庄。

“公子也是马家庄人?”不怪林媛不相信,她实在是难以想象,马家庄那样的乡下地方也能培养出这样优秀的男子。

马俊英还未开口,一直跟孟良冬滔滔不绝的马晓楠当先眯着眼睛问道:“林老板也觉得我哥哥不像是马家庄的人,是不是?你都不知道,只要是见过我哥哥都人,全都以为他是镇上哪个富贵之家的公子呢!不过这也不怪他们,我哥哥从小性子就是如此。”

马俊英把杯子轻轻放到桌子上,想要打断小妹的话,却被马晓楠一把将手按在了桌子上。

马俊英无奈地看了林媛一眼,苦笑一声只好随着自己小妹说下去了。

“我哥哥他啊,从小就喜欢看书,我爹让他跟着学管账,以后好继承家里的产业,但是我哥哥对做生意一点兴趣都没有,偏偏喜欢做学问,还说以后要考状元做大官。”马晓楠撇撇嘴,似乎很不赞同让哥哥做官。

“我爹却不同意哥哥做官,我也不同意。我爹说了,当官的没几个是真正为百姓做事的。我哥哥的性子又是这个样子,若是以后被人家利用了,自己都不知道。不过呢,我哥哥虽然喜欢做学问,但是做起生意,那也不是个含糊的人。哎林老板,你知道我们马家庄最近新出的那个红砖吧?那还是我哥哥研究出来的呢,比起以前用的泥砖和青砖,这红砖可结识了呢。我哥哥是不是特别厉害?”

红砖的事林媛当然知道,却没有想到是眼前这个温润如玉的男子研究出来的,很难想象,他这样一个干净到衣服没有一点褶子的男子,是怎样抱着一坨泥烧砖的。

而马晓楠,显然对这个哥哥十分自豪。难怪他们兄妹关系这么好。

跟马晓楠确认好了成亲时所需要的喜饼数量和时间,林媛给二人开了个收据,证明稻花香已经收到了马晓楠的订金,到时候等喜饼送到以后,只需要再另付剩下的银两就行了。

临走时,马晓楠实在是不舍得稻花香的糕点,又让六子给她包了几种上午没有吃过的特色糕点。马俊英一直在一旁温和地笑着,连催都没有催一下。

将二人送走后,林媛的视线久久都不能收回。她记得上午的时候马晓楠说过她爹不想她总是在外边,怕她遇到坏人。看来果然如此,只是半天而已,她的哥哥就不放心地找来了。

有个哥哥真好啊。

林毅双手环胸倚在前堂去往后堂的小门门框上,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林媛的背影。

人都走远了,还这么恋恋不舍地在后边看着。林毅动了动眼皮子,转身去了后院,刚才的事他可都看的一清二楚,把这些都告诉二少爷的话,二少爷肯定会早早地就往回赶路了。只要二少爷回来了,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就可以回到军营大帅身边了。

只是,林毅放飞小鸟的手顿了顿,明明很想回军营的啊,为什么又舍不得了?

皱眉想了半晌,还是把小鸟腿上之前的纸条抽了出来,碾碎,重新写了一张:一切顺利,少爷勿念。

------题外话------

每天都说要存稿,每天都要食言~(>_<)~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