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开业大吉,宴会/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开业第一天,稻花香的营业额简直可以用震惊来形容了。

孟良冬对着账簿,算了一遍又一遍,额头上的汗珠都要留出下了。不是他不会算,而是越算越心惊。第一次算出来以后,看着那个有些庞大的数字,他以为是自己算错了。可是第二遍,第三遍,甚至第四遍,都是同样一个数字,简直让他心惊不已。

二百六十八两,这还不算他给那些顾客抹的零头!若是再加上那两折的优惠,只怕今日的营业额根本不止这些!

他在这个铺子里呆了十多年,爹娘以前生意最好的时候,也没有一年超过三十两银子的时候。可是,这个小姑娘,一天就给达到了将近三百两银子!

而且这还不算上马晓楠定喜饼时,给的那些订金。

“怎么样啊,孟先生,你到底算好了没有?”

相比于跟家人一起坐在桌边悠哉喝茶的林媛,六子则要心急的多。再怎么说,这个铺子从选址到装修,都是他一手操持着的。今儿他更是不遗余力地跑前跑后,完全把稻花香当成了自己的铺子来管,对于营业额自然也要期待的多。

六子这么一问,其他人也都竖起了耳朵,说实在的,整个屋里恐怕也就只有林媛自己不好奇了。

孟良冬抬袖擦了擦额角的汗水,抬头看了林媛一眼,见她微微点头,才咽了口口水,嗓子有些干干地说道:“二百,二百六十八两银子。”

二百?

正在喝茶的林家信一口将未咽下的茶水喷了出来,呛得他直咳嗽,连身子都直不起来了。

刘氏更是震惊,要不是因为肚子不方便,只怕早就蹭的一下站起来,去看看孟良冬有没有把账算错了。

而六子此时却是已经窜到了柜台旁,抢过账簿,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孟,孟先生,你,你确定没有算错?会不会多算了一百两?啊?你再算一遍啊,怎么我这心里感觉这么不真实呢?”

孟良冬也干巴巴地笑了笑,他们的反应简直跟自己刚才一模一样啊。但是,这真的是真的,真到不能再真了。

“是真的,我刚才整整算了四遍呢!绝对没有错!就是二百六十八两银子!”孟良冬摊摊手,耸耸肩,突然想起一事来,“哦对了,我忘记算上金家小姐和刘掌柜给的礼物了。”

说着就要拿起算盘重新再算一遍。

可是,手指头刚刚沾到算盘,孟良冬又迷茫地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柜台上那尊金光闪闪笑容慈祥的财神爷。这个,怎么算?

林媛从他无助迷茫的眼神里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了,呵呵一笑,放下了手里的茶杯,拍了拍手:“好了,不用算了。刚刚那个进账其实还算可以,跟我预计的差不多。”

六子几人震惊地看着林媛,差不多是什么意思?怎么瞧着老板娘这脸色,好像是对这个进账不太满意似的?

说实话林媛确实不太满意,等她稻花香的名气打出去以后,别说是二百六十八两了,就是在翻两倍,也能行。

而且今儿不少顾客登门时,都拿她的稻花香跟那个百年饼屋作比较。这都怪她,开张之前没有去那个店里看过,也不知道那里的东西怎么样,虽然她对自己的手艺很有信心,但是架不住人家是开了多年的老铺子了。

所以她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

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林媛笑着看了屋里坐着的人一眼,站起身来,拍了拍衣裳:“今日开张大吉,功劳是大家伙的。走,今儿我林媛做东,请大家到福满楼吃顿好的!”

林媛一挥手,嚼着辣条的小林霜立即站起来欢呼雀跃。

只是其他人虽然高兴,却没有一起去的意思。今日中午他们就已经吃了福满楼的饭菜,的确很好吃。但是跟东家一家人吃饭,总觉得有那么一点别扭。

“那个,东家,俺,俺就不去了吧。”陈婶子突然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俺家里还有俺老头子和俺小子呢,他们一天都在外做工,晚上就想回去了吃点俺做的热乎饭。俺还得赶紧回去给他们做饭呢。”

白五姐看了看陈婶子,也害羞地开口了:“东家,我也得赶紧回去。我男人,我男人要是知道我出去下馆子,肯定会不高兴的。”

罗嫂子不屑白了她一眼:“没出息,明明是想你男人了,还找借口说你男人不高兴。要是你男人知道你去的是福满楼,肯定高兴还来不及呢,还会说你?”

白五姐没想到一下子就被罗嫂子给说了出来,脸上更是红彤彤的了,咬着嘴唇不好意思地哎呀一声,躲到了陈婶子身后,不说话了。

大家都被她们的话给逗乐了,林媛此时也明白了大家的想法。刚要开口劝她们一起去,刘氏突然走到她耳边低声嘀咕了两句。

林媛眼睛一亮,觉得娘亲这个想法真是太好了。

“好了好了。”林媛笑着看了白五姐和还在逗她的罗嫂子一眼,说道,“我猜大家今天忙活了一天也都累了,肯定想要早点回去休息。这样吧,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在一起吃饭,等到年底的时候,大家都把自己的家人也一起叫来,到时候谁都不许再找借口推脱了啊!”

陈婶子几人没想到林媛会同意她们带着家里人一起来吃饭,都有些惊讶,不过还是笑着点了点头。

林媛看了看孟良冬,示意六子把银子拿了过来,又道:“今日大家都辛苦了,本来是打算吃顿好的犒劳一下大家,顺便也对我们的开业做个庆贺。既然大家都太忙,那我就给大家发个开业红包吧,以后只要大家做得好,每个月我都会有红包发放的。”

在大家一片欣喜的眼神中,林媛每人分了五两银子的红包。

捧着手里的五两银子,几人全都激动地不行。

白五姐更是激动地有些哽咽,喜滋滋地跟陈婶子说道:“我要是拿了这五两银子回去,我男人肯定会高兴坏了!让他不同意我出来做工,现在我比他挣得还多呢!”

罗嫂子点了点她额头,嗔道:“你啊,就是这么没出息。嫂子教给你啊,回去了以后把这五两银子往他身上一摔,然后你就往炕上这么一坐,吆喝他:去,今儿老娘累了,晚饭你来做!老娘脖子疼,来,给老娘捏一捏。”

几人看着罗嫂子学的有模有样的架势,都乐得前仰后合。

白五姐也顾不得羞涩,捂着小嘴儿呵呵地笑了起来。

罗嫂子几个女人都在镇上住,拿了银子道了谢就纷纷回家去了。王叔因为要赶着林富贵的马车回村子去照顾生病的老伴,也就早早地走了。

亮子和大牛虽然是小伙子,但是想来家里爹娘管得严,也都乐呵呵地回家去了。林媛不放心,还特意嘱咐了他们一句,小伙子挣钱不容易,若是得了银子就去春风楼那种地方,只怕没两天就该没钱了。

孟良冬无处可去,幸好林媛提前在后堂给他辟出来了一间单独的房间,让他住进去,不然只怕这孟良冬真的要露宿街头了。

本来林媛是想让他跟着一起去福满楼吃饭的,但是也许是之前在学堂里的经历让他难以忘怀,他死活都不想再去酒楼吃饭了。

林媛想到那样的场合他恐怕会更加不适应,也就没有强迫。

好在孟良冬自己独住多年,会做饭会照顾自己,铺子里的后厨里也有各种蔬菜食材,不会饿着他。林媛也就放心地让他留下了。

嘱咐孟良冬把铺子的门关好,林媛几人就上了马车离开了。

临走时,林媛还特意看了那尊财神爷一眼,她刚刚已经把今日的进账全都收在了身上,只留了一小部分银子存放在保险箱里。

但是这尊财神爷可怎么办?今日夏征送来的时候,几乎引起了半条街的轰动,难保不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给盯上。

再加上她的铺子今日开张,生意如此红火,镇上那些小偷小摸的人们,没准儿就等着他们走了以后来光顾呢。

想到这里,林媛跟林毅说了一声,让他把那尊财神爷给搬到了马车上。因为此时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所以街上还是有不少人的。

林媛就让林毅什么都不遮盖直接把财神爷搬了出来,无非就是告诉大家,店里已经没东西了,想要惦记它的人们,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吧。

在大街上扫了一眼,林媛的眼神从几个明显有问题的人身上掠过,冷冷笑了一声。看来她还得在铺子里专门建一个隐秘一些的暗室才行,平时用来藏银子,万一有紧急情况,还可以藏身。

想到今日莫三娘专门闭店来自己这里帮忙,林媛就特意到她的布匹店里喊她一起去吃饭。

只是,此时的莫三娘一点吃饭的心情都没有,虽然店里已经没有顾客了,但是她依然呆呆地坐在柜台上,一点儿要打烊的意思都没有。

林媛知道她又在独自神伤了,暗暗摇了摇头:“莫姐姐,跟我们一起去福满楼吃饭吧。”

林媛的叫声把莫三娘的思绪打断,莫三娘手里也不知道拿了什么,赶紧塞进了袖子里,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妹子,你打烊了?怎么样,今日累坏了吧?”

林媛心里一阵温暖,别人都在想着她挣了多少多少钱,只有莫三娘关心她累不累。

“不累,有银子挣,就一点都不累了。”林媛眨眨眼睛,这可爱的模样终于把她给逗乐了。

帮她收拾着柜台上的布匹,林媛又说了一遍去吃饭的事,莫三娘笑着摇了摇头:“我就不去了,今日挺累了,改天再跟你们一起吃饭。”

看着她明显是忧愁不是疲累的脸颊,林媛知道她还在为谢致远成亲的事烦恼,也就不再强迫她一起去吃饭了。

放好最后一匹布,林媛突然凑到莫三娘耳边,笑嘻嘻地问道:“莫姐姐,你觉得,孟先生这人怎么样?”

“孟先生?”没想到林媛问起这个问题,莫三娘还以为她是在问自己孟良冬今日的表现,想了想说道:“他啊,看着挺有学问的,不过做生意还真是差劲。今儿让他算个账,都差点把自个儿给绕进去。不过呢,他这人倒是挺好学的,有什么不会的,就赶紧问,也不嫌弃你有没有读过书。而且啊,这孟良冬的脑袋瓜儿还真是好用,我只是教了一遍,他自己就会算账了,根本不用你再说第二遍。”

听着莫三娘的话,林媛的脸都要黑了,她问的不是这个好不好,她问的是莫三娘对孟良冬的印象如何,这个人如何,若是让她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愿不愿意选孟良冬这样的人。

但是很显然,莫三娘把她的意思给理解错了。

不过错了也更好,现在莫三娘跟孟良冬真正接触也只是今日一天而已,以前虽然他们的店铺面对面,但是看样子也是从来没有说过话的。

孟良冬这个榆木脑袋就跟不要说了,整日里除了看书就是看书,连自己的生意都顾不上,跟别说女人了。

想着感情这事不能着急,林媛也就没有再问,跟莫三娘打了个招呼,就赶紧出门上马车去福满楼了。

林二栓两口子本来也不打算来的,但是架不住刘氏的热情,说什么也不许他们两个回去。还叫了六子赶紧去旁边街把三婶子祖孙三人,以及老铁头父子给接到福满楼去。

林毅驾着马车,几人赶到福满楼门口时,刘掌柜已经亲自等在门口迎接了,六子则怕三婶子几人不适应,已经带了他们去楼上雅间坐着了。

林家信腿脚不便,幸好只是吃一顿饭的工夫,也不用随意走动,林毅常年习武,现在背林家信的担子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

刘氏肚子不方便,桂芝嫂子和林薇一左一右架着,生怕她有一点意外。

刘掌柜似是有什么话要说,林媛特意等爹娘一行人上去了,走到了最后。

“老板娘……”。

刘掌柜一开口,林媛赶紧摆了摆手截住了他,无奈摊了摊手:“刘掌柜,你怎么也跟六子一起瞎起哄呢?还是叫我名字吧。”

刘掌柜一愣,这才不好意思笑了笑,听六子说的多了,他都没发现自己一张口也跟着叫成老板娘了。虽然他们都希望林媛做自己的老板娘,不过既然她不喜欢,还是再等等吧。

“是,林姑娘。”刘掌柜抿嘴笑了,“刚刚我听六子说,您把少东家送的那尊财神爷给搬来了,姑娘是怕店里会招贼吧?要不要我叫几个人过去帮您看着店?”

原来是这个事。

林媛笑着感激了刘掌柜,不过找人看店这事还是算了吧,她的店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糕点都是当天做当天卖,基本没有剩余。进账的银子她也都放在了身上,最值钱的就是这尊财神爷了,不过现在她也搬了来,应该不会被贼惦记上了吧。

只是,林媛担心的不是今晚,而是以后。这财神爷是夏征送给她的,理应摆放在店里。但是若是放在店里,她又十分不放心,难道以后真的要找几个会武的人帮她看着店才行?

“今日就算了,店里也没有什么贵重物品。不过以后可说不准了,我总不能时时刻刻把这个东西往家里搬。”

想了想,林媛还是决定请几位会武的汉子帮她看着店。

“刘掌柜,你对驻马镇比我熟悉,我看你这店里也请了不少会武的人看着店。这样吧,你这两天也帮我挑几个吧,最主要的是靠得住,信得过。”

刘掌柜当了这么多年的掌柜,自然知道林媛担心的是什么,当即就拍着胸脯应下了:“林姑娘您放心,镇上几个武馆的师傅,跟我都有些交情,我从他们那里挑几个人品实诚功夫了得的人,肯定能行。不瞒你说,这福满楼的打手也都是从他们那里找的呢,那功夫,绝对是这个!”

说着,刘掌柜伸出了个大拇指冲林媛比划了一下。

林媛笑着点了点头,她相信刘掌柜的办事能力,更相信夏征的眼光,既然他敢把福满楼这么大的产业交给刘掌柜来打理,必定是极其信任的。

只是,林媛却是低估了那些小毛贼,她自认为店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但是那些小毛贼却不这样认为。

和刘掌柜说着话,雅间里的人已经全都落座,就等着林媛到了以后点菜了。

林家信是一家之主,按理说应该是他点菜的,但是一想到今日闺女辛苦了一整天,他却在屋里坐了一整天,林家信就对闺女心疼不已,坚持让她点菜。

林媛笑了笑,照顾了每个人的口味,点了不少菜。

因为林媛自己在家时就经常给大家做豆腐吃,所以这次她就没有点豆腐了。而是叫了几样福满楼的招牌菜,四喜福袋,水晶肘子,红烧乳鸽,爆炒田鸡,八宝野鸭,秘制排骨,清蒸鱼,葱爆牛柳等等。照顾到有小孩子,她还点了几样甜食,翠玉豆糕,甜酸乳瓜,鲜蘑菜心等等。

想到大家只吃菜肯定会吃不饱,林媛又给每人点了一份龙须面,生怕刘氏几人吃不饱,还特意让厨房煮了几个熟鸡蛋过来。

此时虽然正是福满楼客满的时候,上菜会慢一些,但是林媛毕竟不是一般客人,还没让大家久等,菜就已经陆陆续续端了上来。

六子十分殷勤地给各位倒了酒和茶,林媛还小,至少在父母眼中还小,所以也只是倒了杯热茶而已。这个时候她特别希望刘丽敏的酒坊赶紧开起来,也给她们女人酿造一些合适的酒水。

“六子,林毅,你俩也坐下吧。”林家信笑眯眯地看着六子上蹿下跳地像个小猴子似的,招招手让他们赶紧坐下一起吃饭。其实以前在家里时,他们都是围坐在一起吃饭的。

可是,今日这个场合?六子看了看还有林二栓一家子和老铁头父子,今日说什么也不想坐下来了,赶紧摆了摆手:“东家,我就不坐了,站着挺……”

“好的”二字还未说出口,他就看到那边林毅已经十分不客气地拉过了一把椅子,一屁股坐了下来,跟林家信道了声多谢,还冲六子挑了挑眉。那意思分明就是让你坐你就坐,哪儿那么多废话!

六子嘎一声没了音儿。林媛几人却是忍不住笑开了。

“好啦,六子,快坐下吧,又没有外人。”

林媛也赶紧让六子坐了下来,见他已经落座,才跟一旁的林家信低声说了句什么。

林家信原本还有些推脱,不过架不住闺女相劝,还是拿起了酒杯,冲着林二栓一家和老铁头爷俩敬起了酒:“二栓两口子,铁大哥,今儿我们稻花香开业,多亏了你们的帮忙,来来来,我在这里敬你们一杯,权当我,感谢了啊。干了!”

林媛听着老爹有些蹩脚的敬酒词,抿唇笑了笑。

刘氏自然也听出来了丈夫的紧张,冲着闺女眨了眨眼睛,娘俩儿的脸上全是高兴和满足。

今日林媛点的菜十分合大家的胃口,刘氏再有一个月就要生了,正是吃得多长得快的时候,整个小脸儿比起头半年的时候,简直就像是催起来似的,白白胖胖的,肚子更是长得极其厉害。

桂芝嫂子跟她坐到了一起,看着刘氏那大大的肚子,桂芝嫂子小声问道:“怎么样?动的厉害不?”

“厉害。”刘氏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脸上全是满足的幸福感,“平时就够厉害了,等大丫做了好吃的,这小家伙更是闹腾。吃饱了还闹,就跟个小泼猴子似的。”

看了一眼旁边正在大口大口吃着野鸭的小林霜,刘氏凑近了桂芝嫂子,小声道:“这小家伙啊,肯定比丫丫还贪吃!”

桂芝嫂子哈哈一笑,小林霜的贪吃本性她现在可算是见识到了。以前也许是家里总是吃不饱的缘故,小姑娘见到什么就爱吃什么。但是现在家里可不缺吃的了,她还是见啥吃啥,而且吃的越来越多,眼看着这体型都已经往横里长了,刘氏怎么劝都被不管用。

这不,正说着,那边林媛用筷子敲了一把小姑娘的额头,虎着脸嗔道:“小妹,晚上吃多了不好消化,你少吃一些。”

平时最是向着小妹的林薇此时也忍不住将她面前的一只鸭子腿拿开了:“刚刚才跟我保证只吃一个鸭腿的,你这都吃了几个了?快点,吃点蔬菜,看你现在胖的,都快赶上村南的胖闺女了。”

小林霜原本还在抱怨二姐拿走了自己的大鸭腿,可是一听她快赶上胖闺女了,赶紧闭了嘴巴,大口大口吃起了林薇给她夹的青菜。

那个胖闺女肥的跟头猪似的,她可不要跟她似的。以后还怎么穿漂亮衣裳,怎么出去跟小石头玩啊?大姐夫都说了,男人最喜欢的就是大姐那样有条的女人,她要跟大姐一样,不要跟胖闺女一样。

看着小姑娘狠狠地扒着盘子里的青菜,刘氏和桂芝嫂子都忍不住乐了。

“二婶子,我看你这肚子尖尖的,跟我当初怀小石头儿时候一模一样,我猜,这个肯定是个小子!”

桂芝嫂子仔仔细细看了刘氏的肚子一眼,信誓旦旦地跟她说道。

一说起闺女小子来,刘氏脸上的笑意明显淡了一些,许是想起了之前那个早夭的男娃儿了。不过一想到今日的场合,刘氏还是勉强笑道:“男娃女娃都一样,她爹说了,这个生了以后,不管是男娃还是女娃,俺们都不生了。”

桂芝嫂子拍了拍刘氏的手背,安慰道:“也是,女娃咋啦?你看你家媛儿,还不是照样开铺子盖房子挣了大钱?再看看老大家那俩小子,哼。”

一提起林家忠家那两个儿子来,桂芝嫂子不屑地嗤了一声:“老大为了银子偷东西,现在都不敢回村了。要不是上次他爹挨家挨户地送了一斤猪肉,只怕他偷东西那事都给他捅到了学堂里去,让他连学都上不了了。”

“还有他家老二,也不知道到底在大牢里受了啥刺激了,回来了居然变成了那副样子!”想到这里,桂芝嫂子突然压低了声音,见没人注意她俩,才神秘地跟刘氏说道,“我那天在铺子里听吃饭的人说起过,说是大牢里的囚犯们,有,有那个癖好。”

“啥癖好?”刘氏不明就里地瞪大了眼睛。

桂芝嫂子脸红了红,咬咬唇,凑近了她耳朵。

“啊?”刘氏忍不住惊呼出声,赶紧用手捂住了嘴巴。

见闺女几人都看了过来,刘氏干巴巴地笑了几声,示意自己没事。等闺女们都不再理会这边了,刘氏才低下头来,声音几乎低成了蚊子嗡嗡:“你说的,是真的?没有女人,就,就用男人?那,那永乐,岂不是……”

桂芝嫂子撇撇嘴,点了点头,终于明白当初收留小河时,林媛会说林大栓在里边长不了了。

刘氏却是看向了林家信,若是让他知道林永乐在大牢里受的那些罪,不知道得多心疼。毕竟是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孩子,连她都有些接受不了,更何况是他这个亲叔叔了?

不过,刘氏不打算把这个事告诉自己男人,反正都已经没有关系了,再提起有何用?

这边刘氏两人说着悄悄话,那边林家信也已经跟老铁头喝开了酒。上次见面的时候,俩人就约定了要聚在一起好好喝一杯的,今儿大家都高兴,当然不能再错过这个机会了。

看着林家信那满面红光的模样,林媛想要劝他少喝点的话实在是说不出口了。

得快一年了吧,爹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喝点就喝点吧,反正现在他的腿也不怎么碍事了。想起当初老烦说起过,即便三个月后能够下地了,也不要立即开始走路的话,现在三个月马上就要过了,林媛也开始琢磨着给爹做个拐杖了。先让他用拐杖支撑着帮忙行走,等再过三个月让老烦看看情况,或许,就能彻底摆脱拐杖,自己走路了呢。

想起拐杖来,林媛就轻轻走到了林二栓身边,在他旁边坐下:“二栓哥,你还记得做轮椅的时候我让你看的那个拐杖不?”

林二栓刚吃了一口红烧肉,见林媛突然说起了拐杖,赶紧咽下嘴里的肉,连连点头:“记得啊,怎么了?你又想起什么发财的生意了?”

林媛笑着摇头,轮椅或许有些年纪大的人会买,但是这拐杖还真不好说。当即她就跟林二栓说起了要给林家信做一副拐杖的事来。

林二栓听完,立即拍着胸脯打包票:“不就是一副拐杖啊,放心吧,顶多十天给你做成。”

其实若是以前,根本用不了十天,主演是现在他的铺子里实在是忙得很,每天上门看轮椅的得有好几十个。虽然真正买下来的不多吧,但是他现在好歹也算是挣了不少银子了,比起以前给人家做木匠活儿,那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

林媛也知道他生意很好,恐怕没有时间做。一开始她也想让林长庆做的,可是林长庆的手艺活儿毕竟还不到家。而且相比起林二栓擅长各种大件儿来,林长庆更擅长做一些小工艺品和雕刻这类的细致活儿。所以,她才没有去找林长庆。

酒过三巡,大家吃得正尽兴的时候,雅间的门突然响了起来。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