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梦境,出事/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也跟着笑起来,但是心里却是心疼不已。虽然夏征这话说得轻松,但是当时的情况想来是特别危急的。难民暴乱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镇压的,夏征肯定是怕她担心害怕,还有好多事没有告诉她。

虽然十分不想再说这个事,但是林媛只是想一想就能想象得出他受的罪。挨饿受冻是肯定的了,只怕还会做好多苦力活儿吧。

“赈灾只是派些吃的吗?是不是还得治理一下洪水,安顿一下灾民?”

夏征有些震惊地看着林媛,没想到一个小小村姑竟然还能想到这么多。

疼惜地在林媛的小手上啄了一口,夏征眼睛又亮了几分:“爷就说,爷的女人怎么是那些一般女子能比的?连赈灾这些事,爷的女人都明白,看他们谁还敢瞧不起爷,啊哈哈。”

林媛一愣,被他这突然的笑声给惊呆了。她说了什么?不就是治理洪水、安顿灾民吗?这是什么很了不起的大事吗?上辈子看电视,新闻里不是经常这么演的呀。哦对了,还得防治瘟疫。洪水来临,最大的隐患除了难民暴乱,就是瘟疫横行了。

不过,现在看来,夏征这么早就回来了,应该没有发生瘟疫了。

想到瘟疫,林媛突然后知后觉地一拍脑门儿,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那个,光说你了,老烦呢?他怎么没有跟着你一起回来?”

提起老烦来,夏征就忍不住嘴角抽了抽,好不容易压住了心里的笑意,才道:“嗯,那个,他啊,他还有事,得过两天才能回来。”

看着夏征这吞吞吐吐的模样,林媛还有什么不明白?

斜着眼睛睨了他一眼,阴阳怪气道:“你该不会是,把他一个人扔下了,自己偷偷跑回来的吧?”

夏征干干地笑了一声,鼻子都皱到一起去了:“嘿嘿,女人太聪明了,也不太好啊。”

林媛无语,这家伙!当初走得时候又是威胁又是哀求的,现在完事了,就把老烦一个人扔在了后头,管都不管了!真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啊!

不过夏征却是一点也不担心老烦,拍了拍她柔软的小手,安慰道:“放心吧,有小白兔看着呢,老烦不会出事的。”

再说了,就凭老烦那手神出鬼没的医术和毒术,就是所有人都出事了,他也不会出事的。

“不过,你还别说,这老烦的医术还真是厉害。”

夏征忍不住又开始夸了起来:“要不是这老头子一到江南就让四处播撒防瘟疫的药,还给难民们分发防病的药物,只怕这瘟疫真的要兴起来了呢。对了,你知道吗,有些人还不信老烦的医术,不肯吃药。后来爷就说,把药都熬好了,放到米粥里,那些难民不吃药,难道还会不吃饭?怎么样,爷是不是特别聪明?”

摸了摸鼻子,夏征才不会说出这个法子是小白兔想出来的呢。

林媛到没有发现夏征是不是在撒谎,只是一脸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些话啊,还是等老烦回来以后,你亲自跟他说得好。若是他高兴了,兴许就不会计较你扔下他的事。若是不高兴,哎,你就自求多福吧。”

现在连小林霜都能张口闭口说出好几种有毒的草药来了,徒弟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师父?

她可还记得那次在小林霜的手札上翻到的内容呢,什么痒痒草啊,巴豆啊,这些简直都是小儿科。要是让老烦出手,只怕都不用这些东西,随随便便一点不起眼儿的粉末,就能让他躺在床上过好几天生不如死的日子。

对于老烦的厉害,夏征可是深有体会。上次不就是为了给赵弘盛一点教训,他和小白兔偷偷拿了老烦一些巴豆,害的老烦被皇帝给狠狠训斥了一顿。结果这老头子把所有的气全都撒到了他俩的头上。就是跟他说句话的工夫,第二天,这两人的脸就肿的跟猪头似的了。

偏偏还有不疼不痒的,两人顶着一张猪头脸各自在宫里、将军府里溜达了好大一圈。他还纳闷呢,将军府里的丫鬟们天天都是桃花眼地看着他,怎么那天就跟见了鬼似的呢。

敢情是他的脸变了模样!

从这事以后,夏征和赵弘德再也不敢偷偷拿老烦的药去害人了。当然,若是想害人,还是可以跟他说说好话的,这样得到的草药,可比他们自己偷偷拿到的效果还要好。

其实,这次扔下老烦偷偷逃跑之前,夏征也是做了好久的心理斗争。就是因为知道老烦的报复手段太过另类,他才没有在队伍出发的时候就逃跑。可是只要一想到心心念念的小丫头,他就什么都不害怕了。大不了,就再当一次猪头呗,反正他家小丫头也不嫌弃他。

看着夏征视死如归的神情,林媛忍不住一阵偷笑,随即又是一阵苦涩。

虽然夏征没有主动提起来,但是林媛也知道,他这么着急回来,根本不是为了给她个惊喜,他是害怕了,担心了。上次劫匪的事,戳中了他的痛脚。所以他才会暗暗下了命令,让李昌剿灭了周围的土匪,更把林毅提前安排在了她的身边。

感受着夏征一点一滴的关心,林媛怎能不感动?虽然她现在心里已经认定了就是金灵儿搞的鬼,但是没有确切证据之前,她还真的不能轻举妄动。凭着夏征这护她心切的样子,不把金家搞垮了才怪!

夏征不提及,林媛却不想不说,哪怕是为了让他心里踏实呢。

“夏征,上次劫匪的事。”

不等林媛说完,夏征的眼神就已经从宠溺变成了冷冽。幸好林媛心里有事,没有看到他的变化,不然真的要吓一跳。平日里嘻嘻哈哈每个正行的夏征,竟然也有这么冷寒浑身散发杀意的时候。

许是感受到了夏征的杀意,隐在暗处的林毅突然耳朵一抖,注意起了四周的动静。待发现没有生人时,才放松下来。

林媛感觉不到杀意,只是觉得自己说起劫匪的事时,夏征的体温好像低了好几度,小手赶紧牵住了他的,安慰道:“夏征,你别生气了,那些劫匪都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了。其实,我知道你是因为担心我,才扔下老烦赶回来的。”

夏征低头,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小脸儿绯红的女子,听着她语无伦次地说着话,感受着林媛少有的羞涩和窘迫。

“那个,我,我很感动。在第一眼看到你装扮成小二哥的模样,端着菜进门的时候,我就知道,那个人肯定是你。夏征,谢谢你,给了我这么多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东西。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我,唔。”

林媛瞪大了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在低头看着自己的家伙怎么一下子就冲到了眼前,堵住了她的嘴巴。

恋恋不舍地从林媛的唇上离开,夏征刮了刮她的鼻子,对她蹩脚的告白十分不满意,但是心里依旧高兴地很:“你啊,平日里张牙舞爪惯了,怎么到了表白这件事上这么笨呢!哎,哎!我真是瞎了眼了,找了个这么傻呵呵的女人,以后我那好几个福满楼,可怎么放心让你掌管啊!”

林媛被他吻得五迷三道的,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了这家伙连着叹了好几口气,可把她给气坏了。

一巴掌拍在夏征膝盖上,哼哼道:“不放心?不放心你就让别人管呗!不过我可告诉你,就凭姑奶奶我的本事,就算你找个比你还聪明一百倍的女人看着,我也能把你的福满楼给挤垮!让她开不下去!”

哼,胆儿肥了啊,还想着让别的女人管着他的福满楼呢。

这抱都抱了,亲也亲了,想擦干净嘴巴开溜了?

想得美!

不把你的福满楼搞到手,我林媛的名字倒过来写!

夏征被她这气鼓鼓的模样逗乐了,捏着她的小脸儿嘻嘻笑道:“傻丫头,还真信呢?放心吧,我这福满楼从此以后只姓林!别人想要都不给!”

林媛这才嘟嘟嘴巴,勉强挤了个笑容出来。

暗处,林毅无语看天,这两人,说情话还能说得这么另类。别人不都是说什么“你是我的,我是你的”“我此生非你不娶非你不嫁”之类的话吗,怎么到了他们两人这里,就成了“我的酒楼是你的,你的酒楼是我的”了?

还真是另类!不是一般人啊!

这晚,林媛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当上了福满楼的老板娘了。所有人都来她的酒楼里吃饭,所有人都双手捧着银子给她送,大把大把的银子哗哗地往她的兜里装,直到把自己都埋了起来,林媛才高兴地从银子堆里探出了头,嘻嘻笑着游起泳来。

这晚,夏征也做个了梦。他梦到自己终于跟林媛成亲了。大红的轿子抬着穿着大红嫁衣的林媛到了将军府里。

他跟林媛拜了天地,进了洞房。

谁知,刚用喜秤把林媛的红盖头挑了起来,夏征就被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眼前,眼前坐着的新娘子,哪里是林媛,分明就是老烦!

老烦一张老脸画着白花花的粉,点着红艳艳的胭脂,一张满是白胡子的嘴唇,红得像是刚刚喝过了人血似的,连那白胡子都被沾上了血红。

夏征瘫倒在地,哆哆嗦嗦地指着眼前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老头子,差点就要发起疯来。

谁知,还不等自己说话,老烦嘿嘿一笑,血红的嘴弯了弯,挥着红艳艳的衣袖,在他头上轻轻一动。

夏征猛然,发现自己的手,变成了绿色!

惨兮兮,甚至发着盈盈光芒的绿色!

不仅如此,他的头上,脸上,身上,甚至连双腿和脚丫子,也全都是绿莹莹的!

老烦哈哈笑着,指了指他的新郎帽子。

夏征急急摘下来一看,绿色!

夏征急了,这老家伙偷了自己的新娘子不说,还给他下药,把他变成了一只绿蛤蟆!

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是还没等夏征挥着拳头砸上老烦的老脸时,那张脸突然诡异地一变,又成了林媛的了。只是,白花花的粉和红艳艳的胭脂,也跟他一样,全都变成了莹莹发光的绿色!

一对绿蛤蟆!

夏征崩溃,醒来时,身上已是一身冷汗。

擦擦额角的汗珠,浑身无力地哼了哼:“真是阴魂不散啊。”

第二日,相比于夏征的恹恹没有精神,跟银子游了一晚上泳的林媛却是神清气爽,精神抖擞。

早饭是小馄饨,昨晚给夏征包馄饨时,她准备的馅料有些多了,正好今儿早上可以用来接着做了。

吃早饭的时候,林家信和刘氏都笑盈盈的,想来应该是刘氏把昨晚上他的腿能自己动弹的事告诉了丈夫。说起来,这应该是家里目前最大的喜事,连稻花香开张都没有这件事让人高兴。

果不其然,刚一说出来,林薇和小林霜全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家老爹。而后,林薇不由地酸了鼻子,小林霜却是一把扑倒在老爹的怀里,又是撒娇又是闹腾的。

看着两人这小模样,林媛也高兴地嘻嘻笑了起来。

夏征却是突然想起了昨晚上那个恶心人的梦,一点食欲都没有了。拿着筷子挑着碗里的小馄饨,盘算着要不要让林毅把老烦给接回来。

虽然有小白兔跟着,他不担心老烦会出什么事。但是,也正是因为有这个人在,老烦才会更恨他。说好了不要回京城的,这下好了,他把老烦骗到了江南参与赈灾,又把他一个人扔到了小白兔身边,万一再被小白兔带回了京城,那可怎么好?

哎,难怪这家伙大晚上也不放过他了。

夏征叹了口气,决定一会儿就让林毅去把老烦给偷出来,坚决不让他们知道自己的行踪,不然又得吵着让他回家去了。

林媛的一个笑声突然打断了夏征的思绪,只听小丫头得意洋洋地显摆着:“我跟你们说啊,昨晚上啊,我做了个美梦,嘻嘻。”

“啥美梦啊?”林薇迫不及待地问道。

还没等林媛开口,小林霜已经迫不及待地抢答了:“我知道我知道!肯定是梦到跟大姐夫成亲了,哈哈!”

林媛一口汤瞬间喷了出来,举起手里的筷子就冲着小林霜的额头上敲了下去。

刘氏林家信噗一声,也差点喷了出来,不过顾念着长辈的身份,还是死命压了回去,毫无任何威慑力地瞪了小林霜一眼。

夏征嘿嘿一笑,暗地里给小林霜竖了竖大拇指,随即暧昧地看了林媛一眼,嘻嘻一笑,桌子底下的腿不由地蹭了蹭林媛的。

林媛的脸顿时红了,趁爹娘不注意,一脚踩在了夏征不老实的脚丫子上。

呃!

夏征呲了呲牙,赶紧把腿收了回来,不再动弹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还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跟林媛问道:“到底做了个什么美梦啊?”

说起自己的美梦来,林媛脸上的笑容又回来了,哈哈一笑,连筷子都快拿不住了:“昨晚啊,我梦到发大财啦!好多好多银子,全都到了我兜里啦,我还能在银子堆里游泳呢!”

噗!

不知道是谁率先喷了一口,紧接着便是噗噗的喷气声。

林媛无语,她做了个这么好的梦,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林家信笑着摇了摇头,刘氏却是伸手在闺女的额头上戳了一下,又好气又好笑地嗔道:“死丫头,白天里挣银子就行了,大晚上还做梦挣银子!”

小林霜刚刚被大姐用筷子敲了额头一下,正愁没处发泄呢。此时好不容易逮到了机会,先把身子往后靠了靠,让大姐逮不着。而后哈哈一笑,指着大姐道:“大姐,你真是钻进钱眼里去了呢!连做梦都梦见银子,哈哈。还不如梦见更大姐夫成亲呢!”

林媛气急,伸手又要敲她额头,却被一旁的夏征拦住,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听说,做梦梦到银子,不是什么好梦。”

林媛一愣。

见林媛被吓到了,夏征严肃的脸庞突然破功,拍着桌子哈哈大笑起来:“这你也信啊!哈哈。”

林媛无语,一脚丫子又踹上了某人的脚面。

因为吃早饭时的小插曲,当林毅赶着马车到达驻马镇的时间,比平日里晚了一些。幸好今日不用林家信几人也一起来,不然他们肯定还会更晚。

原本以为稻花香这会儿已经开门营业了,却不想,此时的稻花香竟然是一片狼藉。

林毅远远地就看到了稻花香门口的异样,压低了声音对车厢里的两人说道:“少爷,好像出事了。”

此时的夏征正在车厢里拿着林媛的手指头一根一根地揉捏着玩儿,忽而听到林毅的声音,还以为又有土匪劫道,赶紧掀帘子准备迎战。

却不想,一掀开帘子,看到的却是人满为患的行人,和乱七八糟的门口。

意识到是稻花香出了事,林媛赶紧跳下马车,扒拉开人群挤了进去。

果然,前堂里一片狼藉。货架虽然还完好无损,但是上面存放的一些点心全都乱糟糟地被扔在了地上,有的,还被脚丫子踩成了一团烂泥。

不仅是货架,就连柜台上也被翻得乱七八糟。昨日夜里孟良冬做好的账簿,也被踩了好几个黑脚印子,随意地扔在了地上。

更让她恼火的是,原本放在柜台下的那个用来暂时存放银两的保险箱,也不见了。现在那里放了几个铺子里的铁质工具,想来应该是小偷打算把保险箱撬开,但是没能成功,所以就索性连箱子带银子一起搬走了。

虽然那保险箱里边已经没有多少银子了,但是遇到这种打家劫舍的事,任谁都心里不痛快!

而最让林媛不痛快的,不是这些银子上的损伤。当她看到受伤的孟良冬时,心里的怒火是一下子也压不住了,咬唇眯了眯眼睛,劫财就劫财吧,做生意的,哪个人没有点失财的时候。但是,这些人,千不该万不该,伤了她的人!

夏征环视店内一周,跟林媛想法一致,看来他有必要再去李府,会会我们的李昌大人了。

其实孟良冬伤得不算太重,但是作为一个读书人,头一次见识到小偷打家劫舍的事,受到的精神伤害比身体上的伤害都要严重。

莫三娘向来是这条街上开门最早的一个。一大早她来布匹店开门的时候,就发现了这边的不对劲儿。先不说孟良冬了,就是林媛这个东家,也没有要求过他们这么早就开业啊,可是,大门怎么会是开着的呢?

过来一看,果然出事了!

店里一片狼藉也就罢了,孟良冬居然还躺倒在地,神志不清的模样!

莫三娘慌了,一看就知道是稻花香遭了小偷光临了。但是人是怎么回事?

------题外话------

周六啦,么么哒~

这次的题目:大嗓门子的老公叫啥名字?谁还记得呀?快来留言吧,吼吼~

奖励还是老规矩,当天答对的前三名是20xxb,其他亲事10xxb,爱你们,啦啦啦~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