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温锅,妯娌打架/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最不能忘记的就是老烦了。那日夏征解决了稻花香的事后,就着林毅快马加鞭去把老烦给“偷”了回来。说是偷,其实是不想让赵弘德知道他们的行踪回去给某人高密罢了。

不过夏征不会知道的是,某个记仇的老头儿早就已经把他的所有事迹全都透了个干干净净。

许是想到了以后要看夏征的热闹,老烦这次回来后,竟然破天荒地没有冲着他发脾气。这可把夏征给吓坏了,这完全不是老头子的作风啊。

不过再三跟林毅确定赵弘德几人没有什么异样之后,夏征才勉强松了口气。

温锅这天,林媛一家早早就起床等着大家来了。最先进门的是大嗓门子和兰花娘俩,几人一来就帮着林媛把今儿中午要吃的菜给收拾了。

一边收拾东西,兰花跟林媛一边开始唠起了嗑。

“哎,你家那少东家呢?怎么没见到他?”兰花把一棵大白菜扒拉了外边的干皮后,放到了一个大盆里。

林媛白了她一眼,什么她家的,不知道是谁。

兰花见她还不好意思承认,嘿嘿笑着用胳膊肘捅了捅她,眼珠子往隔壁一撩,低声问道:“怎么?还不想承认呢?不会是还惦记着那个陈柱子吧?哼,听姐一句劝,别光想着他了。我听周掌柜说秋闱都结束好多天了,这陈柱子还没有回来,肯定是没考上,没脸回来了!”

“他考不考得上,跟我有啥关系?”林媛也扒拉了一颗大白菜,扔进了大盆里,脸色波澜不惊,“再说了,他要真是没考上,那才回来呢。就他那样的,有能力在外边自谋生路吗?”

不是她小看陈柱,而是这陈柱自小除了念书就是念书,家里活儿一个手指头都没有沾过。更别说干活挣银子了。

兰花也点点头:“这倒是,这陈柱子除了一张脸长得还行,别的也就没啥了。我看啊,他要是真想挣钱,倒是可以去那种小倌馆啊,肯定能是个头牌!哎呦,你打我干啥?”

林媛瞪着眼珠子又狠狠拍了兰花的胳膊一下,警告道:“你说我为啥打你?也不瞧瞧你自己说的这话,还小倌馆呢!让你去镇上做事,你就是学了这些烂七八糟的回来?”

兰花自知理亏,咽了咽口水,有气无力地耷拉了脑袋:“我,我这也是随口说说,又不是真的。”

“不是真的也不许再说了!”林媛瞪了她一眼,见大嗓门子和王婶子进了厨房来,才没有再说这件事。

不过,兰花这些话倒是给林媛提了个醒。以前这丫头虽然直肠子有啥说啥,但是从来不会说一些烂七八糟的东西,像这种小倌馆更是连听都没有听过。

看来,豆腐坊里有人管不住自己的嘴,开始胡说八道了。有空,她得过去瞧瞧才行,这种人可不能留在她的铺子里。

王婶子和大嗓门子一个在忙活着切肉,一个在忙活着和面蒸馒头。今儿中午来的人肯定会很多,不早早地准备出来,只怕到时候会让大家久等。

而且林媛也已经想好了,中午就吃大锅菜和馒头就行了。不过为了热闹,她还特意让六子从镇上买了些好酒,虽然她跟孟春燕有些龃龉,不过不得不说,这孟家酒坊的酒还真是不错,够烈够辣,她只是闻了闻,就觉得鼻子里呛得厉害了。

只是可惜了,这样的酒不适合女人喝,但是林二栓这些干活儿的汉子们却是最喜欢的。

现在林二栓一家都住在镇上,今儿为了给林媛一家温锅,更是提前一天就从镇上回来了。只不过因为家里有孩子,所以桂芝嫂子婆媳俩儿来的比较晚一些。

厨房里人太多,林媛本打算跟大嗓门子说说去镇上做工的事的,也不好开口了,还是等会儿单独再谈这个事吧。

几个女人在厨房里忙活着,中途刘氏挺着大肚子过来了一趟,被她们给撵了出去。

还有不到一个月刘氏就该生了,现在已经明显能看出来她的肚子已经再往下走了。只是,刘氏最近腰疼的也挺厉害,晚上更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这可把林家信给愁坏了,以前生林媛她们几个的时候从来没有这样过啊,怎么这个孩子就这样娇气了。

刘氏晚上睡不好就爱瞎琢磨,生怕这个孩子会跟上个孩子似的,早早夭折。又怕这胎会是个女娃儿,让丈夫落了期待。

虽然林家信不止一次跟她说过男娃女娃他都喜欢,但是刘氏总是觉得自己对不住丈夫。

看着刘氏这几天愈发加重的黑眼圈,林媛也开始有些担心了。

老烦倒是无所谓地摆摆手,扔下一句“你娘快生了”就跑去一边跟小林霜抢辣条吃了。

看着这一老一小两个吃货,林媛都有些后悔开稻花香了。

不过老烦的话还真是准的不行,温锅完了没多久,这刘氏还真就开始发作了。当然,这是之后的事了。

忙活到半上午的时候,来温锅的人陆陆续续到了。大家喜滋滋地进门,都给林媛一家或多或少地带了些自己的礼物。有自己家里种的菜,也有从镇上买的猪肉。

老村长一家给林媛带了不少自家的瓜果,因为有些过季了,所以保存的不是很新鲜,但是就是因为过季才觉得稀罕。

老村长还特意给林媛姐妹仨各自送了一套书籍。老村长年轻时读过书,后来岁数越来越大,看的书也越来越多,家里的藏书自然也就多了起来。虽然不是新书,但是从书毫无折角和完整的外皮来看,老村长保管得极好。

憨子叔叔的媳妇儿笑着跟林媛说:“媛儿啊,这可是你们村长爷爷昨儿挑了一整天给你仨挑出来的呢,说是最适合你们看。快瞧瞧,喜不喜欢?”

林媛得到的是一本专门讲述美食方面的书籍,虽然跟自己装满菜谱的脑袋比起来,这书不是多么好,但是毕竟是老村长的一片心意,她当然喜欢得不得了。

林薇得到的是一本讲述女德的书,小林霜得到的则是一本启蒙书籍。都不是很有名气,但是大家都很喜欢。

欢欢喜喜地跟老村长道了谢,林媛赶紧把他请到了屋里坐着。

老村长却笑眯眯地看了林媛一眼,问了问林家信在哪里。

林媛知道老村长定然是有事找爹,就让林薇带他去了林家信的房间。

林二栓带着小石头和小河也来了,送了他们一套印花的套装碗。这套碗林媛在小马杂货铺见到过,釉质干净,印花精良,一看就不是便宜货。

出于厨师的天性,林媛向来对这种精致的厨具没有任何抵抗力,高兴地收了下来,乐得她小嘴儿都快合不上了。

林二栓两口子在镇上开铺子的事,已经在村里传遍了。对于林二栓一出手就是这样一套价值不菲的套装碗,村里人倒是没有多少意外,只是羡慕还是有的。以前跟林二栓一起做工的汉子们,全都凑到了林二栓身边,跟他讨教开铺子的事去了。

兰花一家的礼物是两匹上好的棉布,花色新鲜,又是蓝地碎花的,一看就知道是给未出生的小娃儿准备的。

大嗓门子也没有空着手来,她给林媛姐妹仨每人准备了一把桃木梳子和一面精致的小台镜。

而最让林媛欣喜的,则是林富贵从镇上给他们捎来的那些礼物。

林富贵赶着牛车一进门就大声冲着她招呼:“媛儿啊,快来看看,你外公外婆托人给你们带礼物来了。”

一听是外公外婆的礼物,林媛满心欢喜地跑了出来。东西多少她不在乎,她看重的是外婆一家人的心意。其实在温锅这样的大事上,娘家人是应该出席的。但是她担心他们离得远来不了,没想到外公外婆竟然还专门托人带了东西来。

外公一家的礼物是两条大鲤鱼,两只老母鸡,还有一些其它零零碎碎但是据说都有讲究和说法的东西。

林媛全都一一收下,放进了厨房里。

厨房里有桂芝嫂子和王婶子几人忙活,根本不用林媛操心。而且之前盖房子的时候,家里的大锅菜和馒头都是兰花和大嗓门子一起操持的,今儿中午的饭菜也不用林媛亲自动手了。

再加上新换了厨房,厨房里的两个大灶能同时用上,还能在中间的那个小灶上烧水沏茶,林媛就只管着给客人们送上瓜子糖果和茶水就够了。

瓜子在农村里可是一个稀罕东西,上次李凤娥只是拿了一小把儿就让那两个女人羡慕地不行,今儿没想到林媛家里竟然放了两大盘子瓜子,而且还是一个甜味的,一个咸味的,可让来温锅的人吃了个够。

这瓜子其实也是林媛头一天自己炒出来的,在镇上买了生瓜子,然后她分别家里糖和盐,还有其它一些调料在大锅里慢慢炒。

镇上买的现成的瓜子,她总觉得没有自己炒的够味,果然,大家对这个瓜子全都喜欢的不得了。

瓜子吃多了容易上火,林媛还特意准备了败火的菊花茶。

除了这些,林媛还准备了自己店里卖的一些糕点,辣条自然少不了了。虽然辣条在镇上卖的极火,但是在林家坳却是头一次出现,没一会儿两盘子辣条就被大家给抢空了。

女人们都在里屋跟刘氏说着话,无外乎就是你家闺女真有出息啊,你身子如何的话。

男人们则都在堂屋里坐着,林家信也不坐轮椅了,而是用上了林二栓给他新做的拐杖。有了这个拐杖,林家信来来回回走路更方便了。看着他在炕上瘫了半年多,竟然还能有站起来走路的一天,人们几乎都惊呆了。

林媛一边给大家倒茶,一边在心里偷着乐,之前一直瞒着林家信治病的事,就是为了让大家都震惊一把,显然效果十分好。

屋里这样的场合,孩子们是最呆不惯的,林薇和小林霜早就带着一帮孩子们吃饱喝足后出去玩了。

林媛刚给屋里几个婶婶们倒好了茶水,就见小林霜喜滋滋地跑了进来,满头大汗地冲她喊道:“大姐,姐夫,咳咳,夏大哥赶了一辆特别漂亮的马车来,说是送咱们的温锅礼物呢!”

林媛一愣,马车?她之前去福满楼跟刘掌柜说要买他的马车的时候,他不是说那个是夏征的,让她随便用吗,怎么今儿这家伙又给她送了一辆新的?

屋里的女人们全都不可置信地看着小林霜,再三询问是真的送了马车后,纷纷站起身来准备出去了看看。就连外边的男人们也都起身出门了。

没办法,在他们乡下,牛车驴车随处可见,但是马车却是个很稀罕的东西。虽然之前总是见到林媛坐着马车进出镇上,他们也都以为那是她租来的。没想到如今竟然有人一出手就给她送了一辆马车,这得花多少银子啊!

当林媛一行人出门时,看到的就是夏征嘚瑟地站在门口,斜着身子倚在马车上。林媛一时有些眼花,突然想起了上辈子看到的豪车帅哥似的。原来不管是在古代还是现代,香车宝马都是追求女孩子时百用不烦的绝招啊。

“哇,这马车,真好啊!”

“就是,你瞧那车帘子,还闪着光呢,该不会是用丝绸做的吧?”

“先别看马车了,你看这马,又健壮又有力气,看这马蹄子,这么宽阔,绝对是好马!”

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根本没有进到林媛的耳朵里,她现在满眼满心思都是夏征送来的马车。这马车比夏征自己那辆还要豪华一些,而且车帘子是粉色的,上边还带着不少华穗,四个角上更是系了四只小铃铛,马车一动,那铃铛就要发出叮铃铃的清脆响声。

林媛不禁扶额,这么招摇的马车,也就夏征能想得出来。

“怎么样,欢喜地都不会说话了?”夏征暧昧地冲着林媛挑了挑眉,让大家的目光全都聚焦到了林媛身上。

林媛尴尬地咬了咬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冲着自己挤眉弄眼,生怕别人看不出他们关系不一般是不是?

夏征把林媛的警告看在眼里,却一点也没有收敛的意思,反而伸出手来,邀请道:“林老板赏不赏脸,试试这马车如何?”

不赏脸!

不试!

林媛多希望自己能硬气地扔下这两句话,然后扭头潇洒地进门。可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了。

夏征那希冀盼望的眼神,实在是让她不忍心拒绝。

扭头看了刘氏一眼,见刘氏正抿唇冲自己点头微笑,林媛才深呼吸一口气,伸手搭上了夏征的手,任他轻轻抱着上了马车。

擦肩而过时,夏征低沉而灼热的呼吸全都喷到了她的脸上,林媛耳根子一热,钻进车厢里再也不肯出来了。

夏征知道她害羞,邪魅一笑,没有说什么,刚拿起马鞭准备带着林媛去村里转一圈,享受一下单独相处的浪漫时光时,小林霜突然高举双手大声叫着:“我也去,我也去!”

夏征拿马鞭的手就是一顿,冲着小丫头挤了挤眼睛,可是小林霜此时满心都是漂亮舒适的新马车,哪里顾得了夏征的挤眉弄眼?依旧跳着小脚儿要往马车上爬。

“让她上来吧,大妹,你也来吧。”林媛掀开车帘子,冲着林薇也叫了一声。一扭头见到旁边还有好几个小孩子眼巴巴地看着她,林媛心下一软,也冲他们招了招手。

孩子们从来没有坐过马车,见林媛同意了,呼啦一下子全都跳了上来。女娃们进了车厢,男娃们喜欢冒险,挨着夏征坐在了车辕上。

被一堆小男孩儿挤在中间,夏征苦笑一声,挥着马鞭子慢慢悠悠地往前走了。

林毅抱胸倚在墙角里,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个幸灾乐祸的表情。

马车上四个铃铛叮铃铃响起来,再加上孩子们嘻嘻哈哈的欢喜笑声,传进了某些人的耳朵里,惹来一阵阵无声的咒骂。

老宅里,杨氏正佝偻着背坐在厨房里烧火做饭,二儿子一家今儿温锅的事她是知道的。不过不是二儿子过来通知的,而是出去抱柴火时从别人的口中得知的。

杨氏一边往灶膛里扔了一根柴火,一边抹了抹眼角不知道什么时候留出来的泪花,悔恨地叹了口气。

厢房里,马氏又给林永乐换了一套干净衣裳,拿起那被尿湿的裤子扔到了院子里的大盆里,里边已经攒了三四条裤子了。因为只是泡着还没有清洗,隐隐散发出一阵让人恶心的骚味。

李凤娥抱着两个双胞胎儿子在院子里坐着,被那股子骚味熏得头疼,白了马氏一眼,阴阳怪调地哼道:“我说嫂子,这还没到中午呢,永乐就已经换了四条裤子了。比我家永喜永贺还厉害呢!瞧瞧我家永喜永贺,才两岁,就知道尿尿的时候要蹲下尿了。”

言外之意,林永乐连个两岁的孩子都不如。

马氏本就心疼儿子,听到林媛那边温锅的热闹劲儿,更是心里堵得慌。这会儿再听李凤娥的话,简直让她怒火中烧。

“少在这里说风凉话!要是你儿子腿也瘸了,我看得换七八条裤子才行!”

马氏拿起舀子往大盆里又添了一舀子凉水,因为是故意的,那清水流到盆里,溅起了不少水花,正好有些落到了一旁坐着的李凤娥身上,连两个小娃儿的脸上也被溅了不少水花。

小家伙们以为天上下雨了,一边抬头看天说着“雨,雨”,一边用手指头沾了那些水花塞进了嘴巴里。

这可把李凤娥给恶心坏了,那些水花可是有林永乐的尿的!

“别吃!吐出来!”一把将儿子的手打开,李凤娥气急败坏地走到马氏身边,一脚丫子就把那盛着脏衣裳的大盆给踢翻了。

“马大玲,你这不要脸的,把你儿子的尿往哪泼?自己儿子没出息,被人家打断了腿,还咒我儿子,你信不信我这就拿了棍子进去,把他另外一条腿也给打折了!”

自从小儿子腿伤之后,马氏心里一直不对付,白天照顾儿子不省心,晚上心里想着儿子的前途更是睡不好。见李凤娥如此,她也来了劲,把这些日子的苦闷一股脑地都发泄到了李凤娥身上。

马氏一把扔了手里的舀子,抓住她的头发就来回乱晃,嘴里还不忘骂着:“你这个小**!敢打我儿子的腿?我就把你两个小兔崽子全都扔到猪圈里被猪给拱了!”

李凤娥被她拽着头发痛得嗷嗷直叫唤,反手一把也扯住了马氏的头发,拽的比她更狠:“你自己儿子瘸了残了,就看不得别人好了!马大玲,你就是个人渣!卖儿卖女!活该你儿子变成瘫子傻子!活该被牢里那些男人糟蹋!”

“你才被男人糟……”马氏突然愣住,紧紧拽着李凤娥头发的手也不由自主地松开了,仿佛根本没有察觉到李凤娥还在紧紧抓着自己的头发,抬头迷茫地问道:“你,你刚说啥?”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