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腊肉,吃醋/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看她?”

林媛一直感慨陈婶子,却忘了自己身边还有个超大个醋坛子呢。直到夏征双手扳过了她的脸,林媛才好笑地用拳头捶了他肚子一下:“她是个女人,女人也不能看?”

夏征装模作样地捂着肚子,挤出了一个痛苦不堪的表情:“你,你,谋杀亲夫!”

林媛耳根子一红,这次是真的捶了他一下:“胡说什么!不害臊!”

夏征被她这害羞的模样逗乐了,嘿嘿一笑,扯过了林媛的小手,拿在手里揉啊揉捏啊捏的,玩的不亦乐乎。

“女人也不许看,以后,你就只能看我,别人事儿都不能看,管他是男人还是女人!”

林媛被他这霸道又无理的话给逗乐了,又好气又好笑地瞪了他一眼,抽回了自己的手就往屋里走去。

夏征却是突然在身后哼哼了一句:“我可跟你说啊,你给我的回礼不能只是几个馒头几块肉。我可是送了你一辆超级豪华的马车呢,不是馒头肉啊的就能打发我的。”

林媛一愣,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敢情这家伙从一开始就听到她和陈婶子的谈话了。

“那好啊,你想要什么回礼?”林媛抱胸,嫣然一笑。

夏征被她这回眸一笑给惊艳了,挑了挑眉,眸光深邃:“我要你!”

林媛一愣,连脖子都红了,碎了他一口,三两步跑回了屋里。

夏征却认真地勾了勾唇,自言自语道:“真想让你快点长大,把你娶回家去。”

李凤娥的不请自来根本没有影响到林媛家办喜事的热情,大家吃吃喝喝好不热闹。特别是男人们,有肉和白面馒头吃,还有孟家酒坊的烈酒喝,可是高兴的不行。

“这孟家的酒就是不一样啊,比咱们以前喝得那些黄汤强了不知多少倍呢!”

说话的汉子是村里出了名的爱喝酒的,只不过人家可比林大栓有出息,喝酒也只是怡情,不像林大栓似的,整日里喝得跟个醉鬼似的,啥也不干了,而且喝醉之后还总是打婆娘打孩子。

旁边的汉子也一杯酒下肚,辣的嘴巴直呲哈:“他娘的,这才是酒呢!咱们以前喝的那都是马尿!”

一起吃饭的汉子们听了无不哈哈大笑起来,林家信也跟着笑了起来,但是余光却是看向了夏征。虽然夏征在他们林家坳里呆的时间不短,但毕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孩子,他生怕这孩子看不惯这些人的粗鲁,会连带着对林媛有意见。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夏征竟然一点也没有不高兴的表情,甚至还跟坐在他身边的汉子一起喝起了酒。

林家信微微有些意外,不过对于这个准女婿却是更喜欢了。

女人们都在屋里吃饭,因为没有适合女人们喝的酒,所以林媛特意提前准备了一些甜豆浆,因为天气有些凉了,所以全都热着喝的。

这些豆浆倒是很符合大家的口味,全都喜欢的不得了。

看大家每个人都分到一碗甜豆浆,林媛刚要去厨房一趟,就发现角落里小河孤独的身影,虽然一群孩子在身边,但是小河却是愣愣地端着手里的碗,一点要喝的意思都没有。

“小河,你怎么了?”林媛轻轻走到她身边,见她碗里的豆浆和肉菜全都没怎么动,以为她不爱吃,“怎么,不爱吃这个?要不姐姐给你做点别的?”

小河没想到林媛会在这么多人里还注意到自己,有些意外,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赶紧摆了摆手:“不是不是,媛姐,这些东西都特别好吃,不用单独给我做的。”

她不仅仅是怕麻烦了林媛才这样说的,今儿做的饭菜的确很好吃。

“那你怎么不吃呢?”林媛坐在她身边,给她拿了一个新蒸出来的馒头,递到了她的手里。

小石头跟小林霜坐在一边正比赛谁吃得快,三婶子和桂芝嫂子不用喂孩子吃饭,正跟大嗓门子还有兰花她们边吃饭边说话。

小河接过了馒头,有些伤感,有些无助:“我,我是看到他们在喝酒,想到了,想到了。”

没有说完,小河低下了头,肩膀为不可查地抖了抖。

林媛这次终于明白了,她看了一眼外屋里正喝酒喝得高兴的男人们,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孩子,是想到自己的爹了。或者更确切的说,是想到林大栓喝酒后对她又打又骂的时候了,难怪刚刚她的眼神里有些许的惧怕。

摸了摸小河的头,林媛轻声安慰道:“傻小河,你爹他不在村里了,以后,再也不会喝酒就打你了。别怕了啊。”

“可是,过几年他出来了怎么办?”小河没有因为林媛几句话就放下了心里的阴影,毕竟,那个男人对她打骂了好多年。

林媛有些纠结该怎么回答她,她总不能说你爹肯定出不来了,肯定会死在牢里吧。

小河咬了咬唇,语气毫无波澜:“真希望他永远都不要出来了。”

林媛一愣,没想到这个曾经被林大栓打骂都不吭一声儿的孩子,竟然对他那般的痛恨,恨到不希望他再出来。

不过这种想法,林媛倒是很能理解,若是她从小生活在这样的父亲的淫威之下,她也会盼望着永远逃离这个人吧。

中午的饭菜是兰花和大嗓门子掌勺做的,虽然没有林媛亲自动手做的好吃,但是在村里,这样油水足,还有肉的大锅菜却是少而又少的。再加上大个的白面馒头,可把大家给吃撑了。

饭后,女人们帮着林媛把碗筷刷洗干净,男人们喝着茶水接着侃大山,坐了没一会儿就都各自散了。

温锅时,客人们给主家送礼物,临走的时候,主家也不能让客人们空着手走。本应该是送婆家给做的糕饼的,但是因为林媛家里情况特殊,所以林媛没有送用白面做的糕饼馒头,而是送了自己之前让稻花香准备出来的糕点盒。

说是糕点盒,其实就是把各种糕点放到一个盒子里摆放整齐,然后用红色丝线包好。糕点盒里放了稻花香自制的糕点八种,每种两块,虽然不是最贵的那种,但是胜在味道好,而且多是别的店里没有的。

再加上这装糕点的盒子也十分精致,收到的人无不啧啧称赞。

不过林媛看着这些用木头精心雕刻的糕点盒子,却总是心疼地厉害。倒不是说她不舍得出这份钱,主要是木头太贵,也太难得,若是一直这样做盒子下去,得浪费多少木材啊。

所以她打算还是改用纸盒。虽然在这个时代纸并不是什么奢侈品,但是却没有那种特别硬的纸板,若是想要做成纸盒还得再加工一下才行。

想到这里,林媛心里顿时有了主意,再加工硬纸板倒也不是什么多有技术含量的事,无非就是用些浆糊粘一粘罢了。而且,纸板能来回折动,想要做什么样的纸盒都能折出来。

除了糕点盒,林媛还特意给老村长、林二栓一家还有兰花一家各准备了两斤猪肉和剩下的馒头。今儿家里办事,她准备的东西都比较多,虽然送了不少出去,但是家里还剩下了不少。

林长庆心里一直想着开铺子卖家具的事,可是这些他都没什么经验,正好林二栓今儿不用回镇上去,两人勾肩搭背地一起去了林二栓家接着说事了。

惦记着跟大嗓门子有事要谈,林媛特意嘱咐她等一会儿再走。

兰花是最后一个走得,因为今儿说起小倌馆的事,被林媛给狠狠说了一通,兰花自知理亏,都有些不好意思跟林媛说话了。

林媛跟她在一起这么久,还能看不出她的心思?

知道她知错了,也就没再提这事,不过豆腐坊里那个乱说话的人她还是要揪出来的。

“兰花,豆腐坊里最近怎么样?大家干活还尽心不?”兰花不好意思开口,只好林媛率先打破僵局了。

见林媛没有再提那个事,兰花偷偷松了口气,赶紧摆摆手,说道:“没事没事,豆腐坊有周掌柜看着能有啥事?做豆腐的人也都挺卖力的,还有小林子,他带着的那几个小孩儿,别看人小,不过干活都挺利索,谁也不偷懒。”

生怕林媛不相信,兰花巴拉巴拉说了好多。

“那,做工的人里面,可有品行不端的?或者爱挑事的?”豆腐的质量林媛不担心,每日里光是看福满楼的销量就知道,她的豆腐坊里出来的东西,绝对没有坏的。所以,她更关心的还是做工的人如何。

兰花倒是没有想到这么多,歪着头想了想:“没有吧,没听说有人偷东西或者耍滑的,而且大家在一起做工关系都挺好的,也没人吵架啥的。比咱们村里的人,可都好相处多了。”

兰花是个脑筋大条的女人,林媛一听她这话就知道自己问错人了。

揉了揉眉心,看来还是得自己亲自去一趟啊。

“嗯,没有就好。我这些天忙活着稻花香的事,还有家里温锅的事,没时间去豆腐坊看看。改天等我有空了,就过去瞅一眼。”林媛把猪肉和馒头递给她,还不忘在她耳边轻声提醒了一句:“以后不该说的话别说,这么大的闺女了,让人家听到了是会说闲话的,以后还怎么嫁人?”

兰花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其实她早就后悔说那种话了。虽然她自己不怕嫁不出去,但是她哥可还没有媳妇儿呢啊,若是让别人知道她哥有她这么个口无遮拦的妹子,只怕真的没人愿意嫁过来了。

跟林媛再三保证自己以后绝对不瞎说不瞎听后,兰花才拎着东西回家去了。

回到厨房时,大嗓门子正拿着笤帚在扫地呢。

“七姐,快别扫了,给我吧。”林媛赶紧跟她抢笤帚,今儿大嗓门子已经帮了她好多忙了,哪里还好意思让她再给扫地呢?

大嗓门子扫了一半了,再说了自己也不累,就没把笤帚给她:“哎呀,不就是扫个地吗,又累不着。你该干啥干啥,别管我啊。”

这让林媛更不好意思了,赶紧抢了笤帚过来,说道:“七姐,我把你留下来可不是让扫地的,我还有正事要跟你说呢。走,咱们去北屋说去。”

生怕大嗓门子不跟她走,林媛又是托又是拽地把她给拉到了北屋里。

林家信和刘氏热闹了这一天也累了,正在房间里休息。林薇和小林霜小大人儿似的,一人拿着一个笤帚正在扫地呢。

大嗓门子没有闺女,对小林霜和林薇稀罕地紧,忍不住夸了两句。

林薇脸蛋儿一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倒是小林霜,被夸了以后扫的更卖力了,把林媛和大嗓门子逗得直乐。

两人进了里屋,林媛才把想请大嗓门子去稻花香帮忙的事说了。

大嗓门子没想到她留下自己是因为这个事,当即就有些愣了。说实话,她对于镇上是有排斥的,不为别的,就因为她男人曾经也在镇上做买卖,后来,后来就跟别的女人跑了。

这件事,对于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过不去的坎儿,所以打心眼儿里,她是不想去那个伤心地的。哪怕,她的大儿子就在镇上做工,但是自从自家男人跟那个小娼妇跑了以后,她已经有两三年没有去过镇上了。

林媛见她又是皱眉,又是伤感,小心翼翼问道:“七姐,你,是不是有什么难事?”

大嗓门子的事,林媛以前确实听说过一些,但是她没有想到这件事会让她连镇上都不想去。毕竟林媛还是个没被男人伤害过的小姑娘,对于大嗓门子的心情,难以理解。

“媛儿,不是姐不想帮你,只是,姐,实在是,不想去镇上。”大嗓门子有些苦恼地叹了口气。

林媛垂眸,还是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七姐,你的心情,我能明白。可是,我觉得,那个男人不要你是他的损失,你有自己的儿子,也有能力,难道真的要一辈子留在农村里种地?再说了,我听说你大儿子就在金记醋坊里做工,一个月都不会来一次。你要是也去了镇上,不就能更多地见到儿子了?”

说到儿子,大嗓门子的眼皮动了动,显然林媛的话说到她的心里去了。

见她有些松动,林媛抓住她粗糙的双手,接着劝道:“你再想想,那个男人不懂得珍惜你,你自己就不珍惜自己了?男人越是瞧不起咱们,咱们就越得自己给自己长脸!七姐,你相信我,女人这辈子不是只有男人和孩子,还可以有自己喜欢做的事。”

自己,喜欢做的事?

大嗓门子看着林媛,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动容,她喃喃地反复说着这句话,感觉心里前所未有的敞亮。

那个男人走了三年了,她不是没有恨过。只是,现在再提起来,心里竟然异常地平静,好像那个人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回想起这三年来的生活,她苦过,难过,但是就是没有哭过。

为什么?因为她不想让那个男人知道自己的懦弱。

所以,她要坚强!甚至就像林媛所说的那样,她要做出一番自己的事来,让自己变好,让那个男人后悔!

她早就听说了,那个男人在邻镇又做生意了,只是生意一直不咋好。若是有机会,等她混出个模样来,她一定要去邻镇显摆一番,让那个男人好好瞧瞧,他曾经看不上的自己,过得多好。

想通了这些,大嗓门子当即就痛快地答应了林媛去镇上帮她看店。

林媛当然高兴地不行,这大嗓门子的能力她是知道的,干活利索,又有主意,绝对能把稻花香给她看好。

有了她帮忙,林媛就可以放心地着手经营福满楼了,一想到自己终于可以重操旧业,在酒楼里做事,林媛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浑身是劲儿。

大嗓门子家里平日里就她一个人住,两个儿子一个在镇上做工,一个跟着表舅盖房子,都不怎么回来。所以林媛给她拿了个糕点盒和这几天可以吃的东西。

因为家里剩下的猪肉有些多,林媛打算把它们做成腊肉,虽然天气还不是太冷,不过现在晾晒的话,还算合适。

说做就做,送走了大嗓门子后,林媛就把家里剩下的肉切成了长条,准备做成腊肉。

她做的不是那种用烟熏的腊肉,而是最简单的但是味道也超级好吃。其实就是把肉腌制好了以后,放到阴凉处风干。

做腊肉最好用平底的大个盒子,林媛就选了家里的大盆来做。先把一条一条的肉码好放到盆里,然后把酱油、盐、花椒大料、一点点白酒和冰糖拌匀后倒进五花肉里,盖上盖子摇晃均匀。让所有的肉都能被料汁裹上。

就这样,放在盆里先腌上三四天,到时候再拿出来,放到阴凉的地方阴干就行了。

等腊肉做好了,油光发亮的,特别好看。尤其是肥肉的部分,会变得非常透明,让人一看就很有食欲。做好的腊肉蒸熟后,可以直接切片吃,也可以跟米饭一起蒸煮做成腊肉饭,还可以炒各种菜式。总之,腊肉这个东西,好看,好吃,还耐放。

把腌制腊肉的盆放到阴凉的地方后,林媛就回到了北屋里。现在她们算是真正的从旧房子搬进了新房子里了,看着屋里无不散发着新鲜的感觉,林媛心里一阵满足。

看了一眼一家人曾经住过好几年的旧房子,林媛心里竟然有些舍不得,那三间旧房子也该动手拆除了,拆了以后赶紧盖成厢房。

她盘算了一下,以孙头儿他们的速度,盖厢房会相对快一些,最多半个月就行了。正好,刘氏还有二十多天就会生孩子了,等范氏来伺候月子的时候,正好厢房就已经建好,可以住了。

跟孙头儿约好了第二天就来拆房子盖房子,林媛这才想起来,之前她在马家庄买红砖的时候,马家庄的庄主还亲自来给她送的呢。

现在想想那个笑容真诚、和蔼可亲的中年汉子,应该就是马俊英和马晓楠的爹了。难怪马俊英温文尔雅,马晓楠娇憨可爱,有这么个可亲的爹,想变得阴险狡诈都难啊。

一想起马俊英,林媛不由自主地弯了弯唇角,若是她也能有个这么好的哥哥宠着自己惯着自己,那才是真好呢。

正想着,突然额头上一个爆栗,林媛捂着头苦着脸看向了罪魁祸首:“夏征,很痛的,你知不知道?”

夏征却是眯眯眼睛,凑过了脸来,眼睛跟她的眼睛距离只有短短的三公分,只怕两人只要有一个一不小心晃晃身子,就要鼻尖碰鼻尖了。

“哼,你还知道痛啊?刚才想得那么入神,在想谁?还笑得那么暧昧!”

听到夏征明显不高兴的话,林媛这才有些脸红地瞪了他一眼,不就是羡慕了一下马晓楠有个好哥哥吗,她又没有想马俊英,至于这么大醋劲儿?

不过……

林媛挑眉,一个坏主意涌上心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