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给她的脑袋倒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见她突然娇羞一笑,做出了她这辈子从未做过的羞涩扭捏表情,就连声音都是前所未有的娇嗲:“人家,人家在想那天来的那位公子啦。你都没有见到,那位公子长得好英俊的,就连声音的那么得让人家着迷。这都好几天没有见面了,人家还真是想得厉害呢。哎,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就说这些日子怎么茶不思饭不想地,原来,是因为好几年都没有见过那位公子了啊。”

林媛一边假装发花痴,一边观察着某只大醋坛子的表现,可是让她意外的,平日里只是提起一个名字就能让他醋坛子翻倒的夏征,竟然只是眯着眼睛,平平静静地看着她,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

林媛怒了,他不应该气呼呼地指责自己不能想别人吗?或者,以他的臭脾气,应该直接拿了刀把她心里想的那个男人给了结了才对嘛。

可是,他现在是什么反应,是什么表情!可恶,她在他心里竟然一点地位都没有了!

“夏征,你,喂!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林媛一个不小心,就被某人给当成小猫似的扛到了肩膀上,头重脚轻的感觉让她顿时头晕目眩,有些受不了。两只小手成拳,使劲儿敲打着夏征宽阔的后背。

“喂,快放我下来啊!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即便是在某人的肩膀上,林媛也不忘四处观察,幸好他们刚才所在的地方有厨房挡着,才没有被人发现。不然的话,只怕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就在林媛觉得自己脸涨得通红难受的时候,夏征突然将她放了下来,不等她开口大骂,就已经封住了她的唇。

刚刚被倒立地差点缺氧的大脑,此时被某人一堵,更是头晕目眩昏昏沉沉了。

就在林媛觉得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夏征终于将她放开了。

林媛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恨不得要把自己的肺叶全都撑满。

夏征却是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挑眉邪恶地笑道:“怎么样?脑子里进的水都出来了没有?”

林媛呃一声,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脑子里进的水?

她之前好像总是拿“你脑子进水了”来说某人的,怎么今儿成了某人说她了?

“怎么?还在想着那个男人?看来爷给你的脑袋倒水倒的不够彻底,来,爷再来给你倒一次水。”

说着,夏征双手一伸,就要抱住林媛的小细腰再给她来个“倒栽葱”。

林媛惊恐地往后退了两步,连连摆手:“不要不要,够了够了,再也不想那个男人了,不想了。”

可是,就在林媛刚刚说完这句话,抬头看到某人眼眸里那一闪而逝的笑意时,她的脸立马黑了。可恶,这个夏征是故意的!

早在她说想某位公子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她是装出来的了。偏偏她还以为他是真的不在乎,没想到,竟然来了个突然袭击,既让她长了记性,又让他占了便宜!

这个夏征,这个坑人的家伙!气死她了!

“夏征,你故意的!”

粉拳如雨点一般捶打在夏征的胸膛上,这次林媛是真的被气坏了,下手一点儿也没有留情。

可是某人依旧是笑着接了下来,等她打够了打累了,才怜惜地抓住了她的手,放到自己脸颊上轻轻蹭了蹭,撅着嘴可怜兮兮地哼哼唧唧:“我就是故意的。让你记住以后你的小脑袋瓜儿里只能想着我,不能再想别的男人。你要是再想别的男人,我就。”

“你就怎样?”林媛警告地眯了眯眼睛,他要是敢说把她怎么着怎么着的话,看她不拿菜刀剁了这家伙!

夏征撇撇嘴,委屈扒拉地说道:“我就天天赖在你身上,让你没工夫想别人。”

林媛被他这小孩子气的话和委屈的模样逗乐了,伸手在他脸颊上摸了摸:“明明知道我是故意逗你的,还当真?小气鬼!放心吧,姑奶奶认定的男人,就不会变!你要是敢给我找个别的女人,看我不阉了你!”

说着,还冲着某人的裆部做了个剪刀手的动作。吓得夏征下意识地捂住了那里,直把她乐得前仰后合。

玩笑归玩笑,还是要说正经事的。林媛既然已经答应了要接手福满楼的生意,就得了解一下目前福满楼的运营状况。所以,夏征已经通知了各个分店的掌柜,两天后都到驻马镇来见过新东家。

说是新东家,其实也不算。林媛只是入股而已,所以确切地说起来,她和夏征的地位是平等的。但是夏征的意思,就是让林媛完全接过去,可是林媛觉得不妥,总有一种鸠占鹊巢的感觉。

不过,虽然她自己不承认,但是福满楼所有人,上到刘掌柜,下至打扫卫生的大妈大婶,都已经认定了林媛就是他们的老板娘了。

所以,林媛接不接手,都无所谓了。

在跟那几个分店的掌柜见面之前,夏征先给林媛简单地介绍了一下福满楼的情况。目前福满楼总共开了五家分店,算上驻马镇的,一共六家,分属于六个相邻的城镇。

虽然,六个城镇中的邺城是最大最繁华的,但是福满楼的总店却不是在那里,而是在驻马镇。

“为什么不把总店开在邺城?那里不是更挣钱吗?”林媛挑眉问道。

夏征耸耸肩,弹了她脑门儿一下:“傻瓜,你忘了爷当初为何要偷偷开店,连东家都让老烦做了吗?对啊,还不是老头子不让我开店做生意?邺城,就是因为太大,离京城太近了,所以爷才不能在那里开总店啊。”

林媛恍然大悟,原来是为了躲避他那个老爹啊。

林媛挑眉好笑地看了夏征一眼,没想到这家伙天不怕地不怕,竟然怕他老爹!有意思!也不知道他爹是个啥样的人,竟然能让他变成这个样子。

夏征被林媛看得俊脸发红,干咳了两声,扭过头去继续给她说福满楼的事了。

“福满楼分别在五个城镇有分店,其中生意最好的自然是驻马镇这个总店了。然后就是亭安镇的醉满楼和茶树镇的茗满楼。这两个镇又分别以烈酒和茶叶著称,在京城都有些名气的。”

林媛纳闷,打断了他的话:“那邺城的呢?生意如何?”

夏征抿抿嘴唇,摇头:“不好。在其它城镇,我们还能算上是第一大酒楼,但是在邺城,却是只能排第二了。”

见林媛皱眉,夏征为她解决了疑惑:“邺城的第一酒楼,叫醉仙居,跟京城的醉仙阁是一体的。它们都是开了很多年的老酒楼了,资质深厚。”

末了,饶有深意地看了林媛一眼,补充道:“而且,这两个酒楼都是宫中柳妃娘家的产业。柳妃,是二皇子的母妃。”

林媛恍然点头,原来是有皇室背景啊,怪不得夏征争不过人家呢。

不过,夏征也是有背景的啊!

“夏征,你,到底是什么背景?”林媛眨眨眼睛,有些调皮地看着夏征,虽然她隐约猜到了夏征背景不凡,但是好像这家伙还从来没有亲口跟她说过呢。

原本林媛只是开玩笑问了一句,没有打算让他真正回答,不料夏征垂眸半晌,说道:“以前不告诉你,是怕你有压力。反正我已经认定了你,就算你因为我的身份想要离开我,也不可能了。因为,我会把你绑在我身边,让你哪儿都去不了的。”

被夏征这霸道的宣言愣住,林媛哼了一声,心里却甜蜜地不行。

夏征伸手在林媛的脖子里一动,那块被他送出去的玉佩就现了出来:“这玉佩上有个夏字,是我们夏家送给儿媳妇儿的信物。你收了我的玉佩,就是我的人了,还想逃?”

林媛眨眼,她又没有说过要逃走?即便他身份门第很高,但是在她的信仰里,人人生而平等。就算有门户相对之说又如何?她相信以她的能力,想要做到跟夏征平起平坐也不是没有可能。

夏征抓住林媛的小手,虽然有些凉,但是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安,这才稍稍放心下来,为林媛一一介绍家人。

“我父亲夏远,出身武将世家,战场上的常胜大将军,被封为护国将军。我母亲安乐公主,是皇帝的表妹。”

一般只有皇帝的嫡亲女儿或者同胞姐妹才会被封为公主,怎么他的母亲只是表妹,就被封为公主了?不应该是郡主吗?

夏征苦涩一笑:“我外祖父为救皇帝而死,外祖母殉情跟随,只剩下我母亲一个独女。皇帝感念外祖父的救命之恩,就晋封我母亲为公主,接到了宫中居住。”

原来是这样,林媛垂眸,觉得这位安乐公主的身世也真是可怜。就是不知道这位护国大将军对她如何?

似是看出了林媛的忧虑,夏征一笑,揉了揉她的小手指头:“我父亲对我母亲极好,两人相敬如宾,从来没有红过一次脸。”

说完,夏征腹诽,他们两人确实没有跟对方红过脸,但都跟约好了似的,全都冲他红脸。

“你,应该还有其他兄弟姐妹吧?”若是没有,只这一个儿子的话,凭他父母的地位,只怕早就洒遍大网把他给捉回去了。

夏征赞赏地点了点她额头:“聪明!爷还有个大哥,嗯,总是欺负我,以后你见了他别理他!”

林媛扶额,怎么看怎么像是夏征欺负人家呢?

“他啊,还没有成亲,不过已经有了未婚妻了,不出意外的话,明年就会成亲了。”夏征挑眉:“明年,你跟我一起回去。”

林媛动了动眼皮子,没说去也没说不去,岔开了话题:“原来你家也挺有背景的,不过,怎么会干不过那个醉仙居呢?看来还是你们酒楼里的菜不行!”

“哪有?根本就是那个。”夏征说话说了一半不再说了,“等你接手了就知道了。”

大致了解了一下福满楼几个分店的情况,虽说不上很详细,但总比两眼一抹黑强。而且很多细节,夏征显然也不太清楚,看来也只有等她跟几个分店的掌柜会面以后才能了解清楚了。

跟各位掌柜见面的日子定在两天后的中午,这日林媛早早地就让林毅赶了马车去了镇里。她得先去豆腐坊转一圈,然后再去稻花香瞧瞧。

大嗓门子答应了要去稻花香帮忙的,她还没有来得及跟店里的人打招呼呢,正好趁着这个时间过去说一声。

听大姐说要去镇上看铺子,林薇也赶紧起来了,她绣花的丝线用完了,正好今儿跟着大姐一起去莫三娘的布匹店里挑些新到的丝线。

距离上次跟兰花碰面,她们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见过了,林媛想着要去豆腐坊里看看到底是谁那么大嘴巴,一直在店里说些乱七八糟的话,所以进门的时候没有让周掌柜通知大家出来。

让林薇随便转转,林媛自己一个人就进了后院,刚到厨房门口就听到里边一阵叽叽喳喳的说话声,而这声音显然出自同一个人。

林媛皱眉,觉得这个女人说话的本事,比她在村里见过的小河她娘还有马氏都厉害的多,连兰花都不得不甘拜下风了。

林媛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倚在门外静静地听着。她的身形本就比较小,虽然这些日子窜了不少个子,但是肉却是长得不多,所以根本没有人发现她在门外偷听。

“你们几个,快瞧瞧我捞出来的豆腐咋样?哈哈,是不是很嫩很滑?兰花妹子你快过来摸摸,是不是跟你的小脸蛋儿一样滑溜的不行?哈哈,别害羞啊!就你这样脸皮子薄得跟层纸似的,以后可咋找男人?你看看人家旁边布坊的那个小娘子,见了男人就跟野猫见了荤腥似的,恨不得把整个身子都贴上去让男人好好摸上一把。哎呦呦,那才叫女人哪!光是眼珠子一扫,就能把男人勾得三魂丢了一魂,那才叫做本事呢!”

这说话的女人是个中年妇人,年纪不算大但是也不小了,在几个成了亲的女人们面前说这些话还算是说得过去,可是这屋里可还是有兰花这个黄花大闺女呢,也不知道避嫌。

旁边几个听着的女人没人搭讪,都只是干干地笑了两声就低着头继续做自己的事了。

林媛侧头看了一眼,正好瞧见那女人一手端着压豆腐的架子,另一只手随手把捞豆花用的勺子扔到了灶台上。那勺子在灶台上磕了一下,没能稳稳当当地落在灶台上,而是吭一声掉到了地上。

那个妇人没看到似的,用脚丫子踢了一脚,嘴里骂了一声:“王八羔子,一个破勺子还不老实!”

骂完,这妇人把压豆腐的架子放到一边的货架上,转身时还不忘用手指头抠了一大块儿豆腐塞进了嘴巴里。

这一幕正好被兰花瞧见,皱眉说了她一句:“嫂子,你怎么又偷吃了?那块豆腐不完整了,怎么给福满楼送过去?”

那女人却毫不介意地摆摆手,还跟她挤了挤眼睛,好像关系很亲密似的:“下次不这样了,下次不这样了。好妹子,别生气了,改天姐带你去小倌馆玩一圈儿,当姐给你赔罪了,啊?”

兰花一听这小倌馆三个字,立即想起了林媛的严厉警告,眼神一暗,挣脱了女人拉着她的胳膊:“以后别再说这些乌七八糟的话了,小心让别人听到笑话!”

那女人却如同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哈哈笑了起来,嘴里残留的豆腐渣儿都喷了出来,看得兰花直反胃,嫌弃地后退了两步。

“哎呦妹子喂,刚才那话是你说的?我可还记得,你还偷偷拉着我问小倌馆的事呢。咋啦,这才几天啊,就把这事给忘了?别害臊了,都是女人嘛,姐懂的!”女人一边说,还一边给了兰花一个同道中人的眼神。

其她做工的女人们全都抬起头来,脸上表情跟开了染坊似的,变幻莫测,看兰花的眼神也变了又变。

兰花被她这么一说,脸上又是红又是白,狠狠一跺脚,伸手指着那女人,急道:“你胡说什么!谁问你小倌馆的事了?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你,你出去,偷吃豆腐,还在做工的时说些乱七八糟的话,我,我们豆腐坊里不要你了!”

那女人也不是个性子弱的,撇了撇嘴,一屁股坐在了一边的小凳子上,抠着自己长长的指甲:“你说不要我了就不要我了?你算老几?再说了,我不就是偷吃了两块豆腐吗,我那时在尝豆腐的味道,不叫偷吃!还有,你说我做工的时候说些乱七八糟的话,我还说你呢!要不是你在底下接我的话茬儿,我能说那么多?”

“谁接你的话茬了?大喇叭啊大喇叭,怪不得人家都不叫你名字,只叫你大喇叭呢,哼,就你这破嘴皮子,死的都能说成活的!”兰花毕竟是兰花,曾经还跟小河她娘教过劲儿,这会儿镇定了下来,反击起来也不是盖的。

只是,她毕竟只是个小姑娘,在大喇叭这个见多识广,或者可以说是脸皮厚到什么话都能说得出口的女人面前,简直就不够看的了。

“呵呵,对,我就是大喇叭,咋啦?我这大喇叭说得话,别人还特别爱听呢,就比如你啊,你不是就特别爱听小倌馆和青楼里的事吗?来啊,妹子,要不要我再给你多说一点?对于那里边的事,姐姐我可清楚得很呢!”

兰花被她的话堵得一口气上不来,卡在嗓子眼儿里,憋得脸都红了。

一旁的几个做工的女人们也没心思干活了,纷纷上来又是劝兰花又是劝大喇叭的,看来对于大喇叭这样的态度已经司空见惯了。

兰花气得眼泪直打转儿,她在林家坳里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但是像这种厚脸皮到连脸都不要了的女人,还真是头一次见识。

枉她当初还觉得这人爱说话好聊天,是个处得来的人。现在想想真是后悔啊,要不是林媛提醒,她没准还真的要被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给带进了沟里还不自知呢!

毕竟只是个刚从农村里出来的小姑娘,没见过世面。

大喇叭嘴角一扬,冷冷白了兰花一眼,觉得自己还有理了,蛮横地连点自知都不知道:“还撵我走?哼,也不看看自个几斤几两,我大喇叭在驻马镇混了这么多年,还怕你一个小姑娘不成?”

就在兰花气得眼泪快要落下来的时候,林媛冷笑一声,从门口现了身:“呦,在驻马镇混了这么多年?听着你这话,看来也是个有来头的啊!我还这没看出来,我这豆腐坊里还有一尊这么大的佛屈尊呢!”

林媛的突然现身,让大家都有些措手不及。

------题外话------

今儿周六啦,么么哒~

这次题目:被夏征称为“小白兔”的那位三皇子,叫什么名字呢?

记得吗?记得的话赶紧留言哦,么么哒~

奖励还是老规矩,前三20,xxb,其她10xxb,(づ ̄3 ̄)づ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