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赶走大喇叭,见面就吵/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花先是一喜,随即想到了方才的事,又有些愧疚,林媛把豆腐坊的事交给自己来打理,是信任她,可是她却做了什么?她竟然让这个不要脸的女人骑到了她的头上,压得她一句话也反驳不了,真是没脸再见林媛了。

别的女人们脸上都有些讪讪地,都在反省自己刚才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让林媛听了去。

可是大喇叭却在一瞬间的怔愣之后,随即变得理所当然起来,慢慢悠悠地从小凳子上站起身来,笑眯眯地跟林媛打了个招呼:“呦,东家来了啊?来来来,快坐快坐。”

林媛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刚刚被大喇叭一脚踢开的勺子,慢慢走过去,弯腰捡了起来:“这勺子,怎么在地上?”

大喇叭脸色一变,那是刚才她扔掉的,还踢了的。

“哦哦,那是我,刚刚,不小心弄掉的,还没,还没来得及捡起来呢!”

林媛挑眉,哦了一声,随手将勺子放到了清洗厨具用的大盆里,只是那大盆里的水,此时有些浑浊。

“今儿谁当值?”

为了便于管理,厨房里的人实行分工合作,每人一天,当值的时候负责在大家完工后清理厨房里的卫生,并且还得时刻关注厨房里哪里脏了哪里乱了,也得赶紧收拾干净才行。

而今天,恰巧,正好就是大喇叭当值。

大喇叭看了看那水,就知道林媛为何要如此问了,赶紧麻利地端起盆子里,一边笑呵呵地说我当值我当值,一边走到厨房门口,随手就把盆里的水给泼到了院子里。原本整齐干净的院子,因为她泼的这水,变得油污污的。

林媛皱了皱眉,对还在甩着盆里残余的水的大喇叭问道:“你们平日里就是这样倒脏水的?”

大喇叭一愣,有些心虚地眨了眨眼睛,来这里做工的第一天,兰花就跟所有人说过,脏水要倒进旁边的那个下水道里,不能随便扔掉。但是她嫌那里有些远,而且端着一个大盆过去实在是太累了,后来就直接倒在院子里了。

一开始兰花说过她几次,她开始还听,后来觉得这个小姑娘也就是个色厉内荏的主儿,她再训斥的时候,她也只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嘻嘻哈哈地说以后不会这样,但是该倒脏水的时候还是如此。没想到,今儿竟然让东家给撞上了。

“那个,那个,不是。我今儿是……”

不等大喇叭说完,林媛扭头看向兰花问道:“几次了?”

兰花还在想着对不住林媛的事,猛然一听她问自己话,呆愣地啊了一声,旁边一个女人在她耳边小声嘀咕了两句,她才赶紧回过神来说道:“好几次了,一开始说她还听,后来,就……”

后来就不管不顾了,四处洒水。

“那个下水道太远了,这盆又重,倒在院子里不是正好吗?”大喇叭还在找借口。说远,其实也不过才十几步路的事儿,这大喇叭自己懒得过去,还非得把责任推到下水道的身上。林媛差点都要笑出来了,这么挫的借口亏她想得出来。

林媛看她不见棺材不掉泪,问其她一起做工的女人们:“你们倒水的时候,也是这样倒在院子里的?”

那几个女人都是老实的,不像大喇叭似的嘴巴大,还爱偷懒,纷纷摇头,指着下水道那边,异口同声地说道:“我们都是倒在下水道里的。”

说是下水道其实也只是个小沟,正好跟外边一个废水池子相通,这是林媛接手这座宅子后专门请人挖的。做豆腐会产生不少废水,有了这个废水池子会干净许多。

林媛眯着眼睛看向大喇叭,声音更加冷了:“怎么,还说远吗?同样是做工的,同样是女人,莫非你比别人身娇体贵?若真是如此,我这豆腐坊里可留不得你这样的富家小姐。”

大喇叭没想到林媛一进门,就会拿住自己的把柄说事,现在更是连辞退她的话都说了出来。

刚刚兰花说这话时,她还不怎么害怕。毕竟兰花也跟她一样,只是个做工的,但是林媛不同啊,林媛可是东家,还是个只有十二岁就能开铺子做生意的东家,这样的小姑娘,在她来这里做工的第一天就发现,她不是一般的女人。

大喇叭也是个能屈能伸的,赶紧苦着脸说起了软话:“东家,东家,我知道错了,你别辞退我,我,我还指着这份儿工养家糊口呢!东家,求求你了,下次我再也不这样了,我保证,我发誓!我要是再敢偷懒,就,就让我掉进下水道里淹死熏死!”

瞧着大喇叭眼泪说来就来的可怜样儿,林媛嫌恶地撇过了脸。若不是方才听到了她说的那些恶心人的话,光凭着现在这个样子,她还真的会善心大发,放过她。可是,这样一个不听管教,为所欲为,而且内心极度龌龊的女人,她是不能留下来的。

“你也不用求我了,从我刚才进门到现在你已经犯了不少错了。”林媛不想弄得太难堪,回头指着兰花说道,“在这个豆腐房里,我是东家,我说了算。在这个厨房里,兰花时管事,兰花说了算。她说让你把脏水倒到下水道里,你不去。让你不要在做工的时候乱说话,你不听。她说不用你了让你走,你把她不当回事。”

林媛逼近了一步,虽然个头不如大喇叭高,但是气势却是强了不知多少:“大喇叭,你应该知道,出来做工的人,最忌讳的是什么?对,就是不听管教。既然你不听管教,那我这小小的豆腐坊就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了。你,哪来回哪去!”

大喇叭被她的目光盯得有些浑身不自在,明明是个比自己小了两轮的小丫头,怎么看人的时候感觉比她还强势?

见大喇叭还站在原地没有要走的意思,林媛慢慢走到晾豆腐的货架前,掀起刚才被她搬过来的那板豆腐。只见角上有半个手掌大小的缺口,隐约还有几个手指印儿。

“这就是你刚才偷吃的那板豆腐?”

大喇叭嘴唇碰了碰,没说出话来。连她偷吃豆腐都知道,这小丫头到底什么时候来的?来了以后居然能忍得住心性看这么久的戏,这心思,也太沉稳了吧。

见她不说话,林媛冷笑一声,在所有人的注视中,一挥手,一把将那板豆腐连豆腐带板子全都扫到了地上。滑滑嫩嫩的豆腐无声地摔在地上,碎成了不知道多少块儿。

大喇叭忍不住啊了一声,手都有些哆嗦了。在这里做工这么久,她虽然不知道确切的数字,但是隐约也了解一些,这豆腐在福满楼卖得特别好,价格也特别高。

林媛这一下子扔下去,扔的可不是豆腐,扔的可是银子啊!

兰花张了张嘴,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凭着林媛的性子,这样的事她是做的出来的。

其她几个做工的女人全都或心疼地看着地上的豆腐,或畏惧地看着林媛,总之,已经在心里打定了主意,以后,坚决不动这些豆腐的主意。不光是豆腐,还有厨房里所有的东西,该好好做工就好好做工,千万不能出差错。

屋里所有人的表情,林媛全都看在了眼里,暗暗满意,不错,今日杀鸡儆猴的戏码演得还算是成功。

“兰花,你去知会周掌柜一声,给她结算工钱,就算到今天的。”

跟兰花交代完,林媛又看向了大喇叭,“你偷吃了我的豆腐,我没有找你赔偿已经算是对你给外宽容了。对了,念在咱们相识一场的份上,我事先提醒你。别忘了进我豆腐坊第一天签的那份保密协议,离开我豆腐坊后一年以内,不可以向别人透露我豆腐坊内一丝一毫的信息。否则的话,我可是要报官的,记住了吗?”

大喇叭咬了咬唇,扭头就要走。刚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回头问道:“东家,你一来就找我麻烦,是不是因为我带坏了你的好姐妹?”

兰花跟林媛关系亲密,她们都知道。既然林媛把她偷吃豆腐的事都看到了,那么她诋毁兰花的话肯定也是听到了的。再说,林媛一来就挑她的错,却一点也没有说兰花的错,她可不相信兰花一点错没有。至少,她做错了事,兰花包庇就是兰花的过失。

林媛冷冷一笑:“带坏了?对,你的确带坏了她,以前她可是很厉害的,可是在你面前,竟然被你压得一句话都说不上来,的确是退步了。”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林媛好笑:“不是这个,那是哪个?还是说,你觉得我对你的处理不公平?难道那脏水不是你倒的?那豆腐不是你偷吃的?兰花警告你不要再犯错,你听了?大喇叭,自己犯了错就要勇于承担,一开始你那股子敢作敢当的劲儿去哪了?对了,你肯定觉得兰花也有错,的确,她有错,她错在当初就不该把你招进豆腐坊里来,不该在你第一次犯错的时候纵容了你。不过,她的错自然有我这个东家处理,你,是没有权力责罚她的。”

大喇叭死死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她就说这个小姑娘不简单。今儿她口口声声找的都是自己做过的错事,一抓一个准儿,却丝毫不提方才她跟兰花斗嘴时说的那些不三不四的话。若是林媛因为她说话不讲究就辞退她,她肯定还能拉住兰花做垫背。但是这小丫头偏偏没有,而且她的理由还有理有据,堵得她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果真是个厉害角色!

大喇叭最终还是走了,只是走的时候心不甘情不愿,她埋怨兰花,埋怨厨房里做工的所有女人。而最恨的还是林媛,她知道她就是故意整自己为她的好姐妹报仇的。

这个仇,她记住了,早晚要讨回来!

大喇叭走后,林媛又对厨房里的女人们好好敲打了一番,当然对于兰花更是如此。这次的事,兰花算是长了个大记性,以后她再也不会对那种不好的东西好奇了。

想到还要去稻花香看看,林媛也没有多待,嘱咐了兰花一些事后就往前堂去了。

路过旁边的仓房时,正好瞧见小林子招来的那几个小孩子们在磨豆浆。乍一看,林媛还真没有认出来,这才多长时间没见,这些孩子们都跟脱胎换骨似的,一个个又干净又活泼,跟以前要饭时的小叫花子模样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几个孩子可比隔壁厨房里的那些女人们靠谱多了,林媛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他们竟然都没有发现。该干什么干什么,虽然偶尔也有一两个孩子说两句俏皮话,但是不像大喇叭似的说的是别人的闲话,也不是说的不三不四的下贱话。

林媛含笑看着这些孩子,打心眼儿里喜欢,这才是她最乐意看到的关系和谐又做事勤奋的场景。

这些孩子依旧是小林子在管理,可是林媛扫了一圈,也没有在仓房里见到小林子的身影。正纳闷,就听到前边拐角处传来了两个人的吵嚷声。

林媛还以为是大喇叭不甘心不肯走,在跟周掌柜捣乱。可是再仔细一听,才听出来,那个吵嚷的声音,竟然是出自的大妹林薇。

而另外一个声音,则是她刚刚还在寻找的小林子的。

这两人怎么会吵起来的?林媛纳闷,快走几步赶紧过去看了看。

这一看不要紧,可把林媛给惊呆了。这样的林薇,可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只见林薇一张小脸儿憋得通红,一双眉毛都快要竖起来了,偏偏她又不知道该怎么跟眼前的男子反驳,气得牙床紧咬,林媛远远得都能看到她小腮帮子鼓鼓的。

这样的林薇,她还是头一次见到呢。说起来,她们姐妹三个里边,就属林薇的脾气性格最是柔和,几乎就没有见过她跟谁红过脸吵过架。可是,今儿这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把她给气成这个样子了?

林媛赶紧走到林薇面前,拉了她一把:“大妹,你怎么了?”

林薇一看原来是大姐来了,当即就气鼓鼓地指着眼前的人,给大姐告状:“大姐,这个人,是咱们豆腐坊里的吗?”

林媛扭头,看向了小林子,只见小林子依旧是那副无所谓的表情,就连知道了刚刚跟他吵架的人是自己东家的妹妹,也没有任何其他表情。

“小林子,你们俩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林子鼻子一皱,斜眼睨了林薇一眼:“你问她。”

林媛无语,不过她早就知道这个怪小孩儿的臭脾气,也没有在意,扭头看向了林薇:“大妹,你和小林子到底怎么了?”

林薇被小林子那不可一世的模样给气坏了,连大姐的话都来不及回答,就又冲着小林子气呼呼地道:“你叫小林子?哼,白跟我们一个姓!我大姐是你的东家,你对我态度不好也就罢了,你还对她没有礼貌!你,你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来我家做工的?”

小林子翻了个白眼儿,给了林薇一个气死人不偿命的表情:“是你大姐请我来的,又不是我要来的。”

林媛扶额,这臭小子就不能说句实话吗,故意气林薇很好玩是不是?偏偏到这个时候了,还是没有人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啦!你们俩都别吵了!再吵,我都把你们给撵出去!”

见大姐生气了,林薇终于咬咬唇不再说话。小林子也不说话了,不过那挑衅的眼神,让林薇真想冲上去给他一拳!

“小林子,你别说话。”林媛又看向眼睛里几乎要冒火的林薇,挡在了她和小林子中间:“你说,到底怎么了?”

林薇冲小林子哼了一声,开始控诉他的“恶行”:“大姐,这个坏蛋。”

被大姐一瞪,林薇立即心不甘情不愿地改口了:“这个小林子,我刚才看到他对那几个干活的小孩又是打又是骂的,俨然就是一副地主老财的做派!我看不过去,说了他两句,他倒好,说我是什么,嗯,对,咸吃萝卜淡操心,还说我,说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大姐,你说说他,他打小孩儿明明就不对,还不让人家说了吗?还拐弯抹角地骂我是,是小狗!”

跟大姐这么一说,林薇委屈地眼眶都开始泛红了,只是碍于在某个特别讨厌的人面前,她才死死撑住,没有让眼泪掉了下来。

小林子依旧抱胸无所谓地东张西望,正好看到林薇明明委屈地要哭了出来却依旧死命扛着的倔强模样,心里某个地方被触动了,就好像,看到了半年前的自己一样。

林媛最是了解自家小妹,知道她从来不说谎,她既然说看到了小林子打骂那些孩子,就肯定是真的了。

只是,她很纳闷,刚才从仓房过来的时候,一点也没有看出那些孩子有什么不对劲儿啊,明明都很高兴的呀。

“小林子,林薇说的都是真的吗?”转过身来,林媛开始询问小林子,虽然她知道小林子肯定不会给她答案。

果然!

小林子收回了视线,淡淡说道:“是不是真的,你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看着这家伙拽拽的模样,林媛恨不得一巴掌拍上他的脑门儿,把他给拍成饼子!

不过,为了证实真假,林媛还是去了仓房一趟问清事实。以防林薇这两个人再给吵起来,她把他们两个也带上了。

经过林薇的指认,林媛很快就把小林子“打骂”的那个小男孩儿叫了过来。

小男孩长得还算秀气,只是额头上有一道浅浅的疤痕,像是被什么东西磕破的。不用问,林媛也知道,这肯定是以前他们跟大乞丐抢东西的时候被大乞丐打的。这样的事,小林子跟她说起过不少。

想到这里,林媛又想起了当初小林子极力让这几个孩子留下来做工的情景,依照当时小林子的表现,他是完全不可能欺负这些孩子的。

“东家好。”那个小男孩儿见了林媛高兴地打了个招呼。

林媛有些意外他的礼貌有礼,不过再一看这个男孩儿对一旁的小林子崇拜的目光,就全都明白了,敢情是小林子教导有方。

“你好,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不过他们都喜欢叫我小四儿。”小男孩儿说起话来挺利索,让林媛对他的好感更深了。

“你跟小林子,关系如何?来了这里以后,可还适应?”林媛没有直接问小四儿有没有被小林子打,因为凭心眼儿说,她真的不觉得小林子是个欺负弱小的人。

小四儿一听林媛的话,当即就打开了话匣子:“适应啊,可适应了。这里这么好,有饭吃,有床睡,虽然每天起来还得干活儿,可是这活儿也不累,而且还有工钱拿呢!我就说嘛,老大怎么会坑了我们?以前跟我们一起要饭的没有来的人,都后悔了呢!”

说完,还冲着一旁的小林子挤了挤眼睛,眼神里全是崇拜和感激,一点儿畏惧也没有,显然,这小四儿说的都是实话。

林媛一颗心落了下来,她也相信小林子的为人,绝对不会欺负别人。

一旁的林薇却是傻眼了,刚刚她明明看到这个小林子抬手打了他的啊,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变了?

“小四儿,你别害怕,你一定要说实话,这个小林子刚刚不是还打了你骂了你吗?怎么这会儿你不敢说了呢?是不是他威胁你了?你别怕,有我大姐给你做主,小林子这个混蛋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小四儿被林薇问的有些蒙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猛地一拍手,哈哈一笑:“原来你说的是刚才的事啊。”

说完,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看了看林媛姐妹俩,又看了看小林子,挠挠头,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林薇以为他是被小林子吓坏了,还在鼓励他大胆说出来。

小四儿却是极其尴尬地看向了小林子:“大,大哥,真的要说啊?”

小林子耸耸肩,撇撇嘴:“人家小姑娘爱听,你就说呗!”

小四儿苦着脸,心里一阵腹诽,他就知道大哥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放过自己的,原来是想着让他在这两个女孩子面前丢脸。

东家也就罢了,比他大多了,可是,可是这个小的呢?跟他差不多大吧,在她面前说这个,是不是太,太没面儿了?

“小四儿,你别怕,你快说吧,我们给你做主!”林薇拍着胸脯还在鼓励。

林媛却从小林子和小四儿的表情里看出了什么,好像两人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

小四儿一狠心,闭上眼在心里默念了一句“死就死吧”,而后对林媛和林薇说道:“刚,刚才,我正在干活的时候,突然内急,可是手上的活儿还差一点儿就完了。我就一直憋着,一直憋着,直到完活儿了才赶紧跑出去解决。”

小四儿脸蛋子红得跟猴屁股似的,扭扭捏捏地跟个大姑娘一样:“可是,可是一时没有憋住,到不了茅厕了,我,我就在下水道那,给,给解决了。”

林薇瞪大了眼睛,一时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看着没人的,谁知道,一回来,就被老大给逮着了。老大,老大骂我死性不改,按照以前定的规矩,哪里犯错就打哪里。可是,那儿,那儿不能打啊,我,我就让老大,打了我肩膀一下。”

此时,小四儿的脸已经红得快要滴出血来了,头低得都快掉下来了,一双眼睛也紧紧盯着自己的脚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

而林薇的脸又是红又是绿的,简直都要开染坊了,结结巴巴地说道:“怎,怎么,会是,这样?”

小林子好笑地看了她一眼,拼命掩住嘴角的笑意:“怎么不是这样?你以为是什么样?”

------题外话------

亲们,因为我要存月子里的稿,所以这些日子更不了太多,希望大家谅解~

若是大家嫌少,可以先养文哈,只是,表忘了人家啊,别忘了经常回来看看我啊,嘤嘤~

当然,还是希望美人们不要养文,蚊子再小也是肉啊不是?么么哒~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