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发现猫腻,欺负人/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薇咬唇,局促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太丢人了,太丢人了,刚刚她都逼着这小四儿说了什么啊,真是太丢人了!

“哎呀!”林薇一跺脚,羞愧地恨不得用布把自己整个给蒙起来才好,一转身蹭蹭跑了出去。

小林子噗哧一乐,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笑得肠子都要抽筋了。

林媛摆摆手让小四儿回去了,然后,一把拎住了小林子的后脖领子,眯着眼睛说道:“臭小子,故意的是不是?”

小林子毕竟是个男孩子,虽然比林媛小了两岁,但是稍微一扭身子,就从她手底下给扭了出去。

“什么故意的,我这是好心给她个教训,不要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就自以为是地以偏概全。哼,她这样啊,以后肯定得吃亏!我帮你教育了她,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来质问我!没劲!”

说完,小林子双手整了整衣服领子,给了林媛一个我不高兴别惹我的表情。

林媛瞧着这臭小子的模样,又有了要把他拍成饼子的冲动了。

不过,这家伙说的倒是挺对,刚才的事的确是林薇以偏概全了,没有了解到事情的整个过程,就自以为小林子欺负了别人。这还好是在自己的豆腐坊里,还好遇到的是自己人,若是在外边,只怕她这样冤枉人家,人家都要动手揍她了。

“好了,你说的确实对,我替我大妹跟你道歉,她不该冤枉你的。”

小林子突然一摆手,想起了某个人气呼呼跟自己质问时的可爱模样,打断了林媛的话:“你妹妹冤枉了我,不是你,要道歉也是她来道歉。总不能连个对不起,她都得让你这个当姐姐的替她说吧?”

林媛扶额,这小子就是跟林薇杠上了,是不是?可是林薇此时肯定羞愧地躲在马车里不出来了,让她道歉?你还是等着吧!

“今儿恐怕是不行了,改天再让她来给你道歉。”

小林子抱胸勾了勾唇,算是答应了。

林媛想起了在仓房里看到的孩子们干活的热情,忍不住夸了小林子两句,小林子扬扬眉毛,虽然没啥什么,但是那表情明明就是在说“你才发现我的能力?”

林媛觉得再也不能跟这个比夏征还要自恋的家伙聊下去了,嘱咐他别让几个孩子累着,就转身离开了。

直到林媛走了,小林子才忍不住回头看了她的马车一眼,却没有像期望中那样看到某个人羞涩的小脸儿,撇撇嘴,踢了踢鞋子,百无聊赖地回了仓房。

当林媛回到马车上时,果然正如所料的,林薇已经恨不得把自己都埋进膝盖里不出来了。

“怎么了?”林媛跳上马车,一脸笑意。

林薇连头都不敢抬了,小脸儿趴在膝盖上,还不忘用两只手把脸颊露出的部分也给遮住,声音闷闷地从腿上传出:“大姐,你讨厌。明明知道,明明知道,还问。”

见她这个样子,林媛憋了半天的笑终于爆发了,这一笑倒好,把小姑娘笑得更是红了脸,真恨不得钻到马车底下去了。

林媛笑够了,见妹妹这个样子,暗自觉得十分不地道。干咳了一声,让林毅赶车回稻花香。

伸手拍了拍林薇弯成了大虾似的后背,忍住笑意道:“好啦好啦,都过去了,没事了啊,别这样了,就咱们姐妹俩了,姐姐不笑你了。”

林薇的脸在膝盖上蹭了蹭,摇头,闷声道:“我,只要一想起刚才的事,我就,我就,呜呜,大姐,我丢死人了。”

林薇脸皮薄,可想而知,刚刚小四儿被她逼着说出随地小便的事来,她是多么羞愧。可能,更多的也是对小四儿的抱歉。

“行了大妹,没事了啊。你的初衷是好的,姐姐知道你心地善良,是想帮帮那个孩子,不过,就是有点。”

“有点什么?”林薇抬起泪眼婆娑的小脸儿,认真地看着大姐。

林媛想起出门时小林子的话,觉得这会儿确实可以好好地给她上个课。

“大妹,有的时候我们的眼睛不是万能的,不是我们看到了什么,事实就一定是这样的。就像你刚才,看到小林子打了小四儿,你就认为是小林子欺负了小四儿。而事实呢?真的如此吗?”

林薇咬咬唇,摇头。

“所以,以后不管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都不要轻易下判断,一定要问清楚想清楚以后,才可以认定你看到听到的是不是真的。记住了吗?”

林薇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这些话对于林媛来说只是一时的,但是对于林薇却是一辈子,多年后,若不是时刻记着大姐今日的这番话,只怕她的美好姻缘都要葬送在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和她自己的意气用事上了。

劝解好了林薇的情绪,林媛突然想起了小林子让她道歉的事,想着以后总归还是要见面的,便把这个事跟林薇说了。

出乎意料的,一向听话有错就改的林薇竟然猛然摇头,死都不肯给那个家伙道歉:“让我给他道歉?我不!那个家伙又傲慢又无礼,就算他今儿的事没有做错,但是他也不能那样说我啊!再怎么说他也是个大男人,跟一个小姑娘教什么劲儿!”

林媛扶额,什么大男人啊,人家小林子只比你大两岁而已啊。

“大妹,先不说这件事就是你做错在先,冤枉了人家。再说了,他本来就是我任命的小管事,那些孩子们是他招来的,也是他管着的,而且,大姐认为,他管起事来比你兰花姐还要好。”

只要一想到那些孩子们勤勤勉勉干活儿,认认真真做事的情景,林媛心里对小林子的好感就蹭蹭地往上窜。

林薇却立即摇头打断了大姐的话:“不管怎样,这也不能掩盖他傲慢无礼的事实。大姐,你没看到他那个样儿吗?跟你说话的时候还这样,这样,一副自己是贵家子弟的德行。哼,夏大哥都没他那样呢!”

林媛撇嘴,那是因为夏征会装,没让你看到他那样的时候。

知道一时半会儿地也劝不好小妹,林媛也歇了这个念头,以后他们两个人接触多了,应该就会有所改观了吧。

林毅赶车很稳当也很快,姐妹俩说话的工夫就已经快要进入闹市区了。

林薇百无聊赖,掀开马车帘子张望着路边摊贩上卖的小东西们。正看得高兴,忽然眼角一扫,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咦?大姐,你看那个人是不是林思语?”

林媛正在想福满楼的事,乍一听妹妹的话,也好奇地凑过身子来,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她走得好快,都进了那个茶楼了。”林媛看过来的时候,林思语已然近了茶楼,不过跟在后边的盼儿,林媛却是看清楚了,如此说来就是林思语无疑了。

这个地方不算热闹,但是也不是很偏僻。不过跟李府可是有段距离的,林思语半上午的跑来这么远的地方喝茶,真是奇怪。

就在林媛纳闷的时候,一个人的身影又出现了。因为此时不是茶楼的会客高峰期,客人不多,所以这个男人才格外引起了林媛的注意。

即便没有见过他,但是从他跟李昌那七分相似的脸庞和年龄上判断,林媛也猜出了此人的身份,正是李昌和原配夫人所生的大儿子李承志,也是那个臭名昭著玩弄女子的小色狼。

瞧他着急的样儿,好像茶楼里有什么大美女在等他似的。

大美女?

林媛灵光一现,一个是李昌的小妾,一个是跟李昌一样,好色成狂的儿子。这两个人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能没事吗?

“停车。”林媛下意识地就让林毅停了车,可是停车之后呢?上去捉奸?然后以此为要挟讹他们两人一笔银子?

林媛撇撇嘴,觉得这个想法实在是低地拿不出手。

正想着,忽然四目相对,林媛一惊,差点惊出一身冷汗。

林思语的小丫鬟盼儿正在二楼的一间雅间里关窗户,刚刚,两人的视线正好撞了个正着!

但也只是一瞬,小丫头立马就若无其事地关好了窗户。

林媛放下帘子,她十分确定,刚刚盼儿是看到了她的,因为有那么一瞬间,她也感觉到了对方眼神里的惊愕。她听六子说起过,这个小姑娘是王叔的小闺女,曾经到稻花香看望过王叔。

而上次跟林思语不欢而散,她应该也是知道两人的关系的吧。既然如此,她会不会把刚才的事告诉林思语,提醒一下她呢?

让林毅把马车停到了路边的一个小巷子里,林媛正好可以在这里看到对面茶楼的情况。等了足足有一刻钟的工夫,都不见林思语或者李昌出门来。

林媛终于确定,这个小丫头没有提醒林思语。可是为什么呢?她没有看到自己?还是看到了却故意不提醒的?

凭直觉,林媛觉得这个看似单纯的小丫头,其实心里有事,而且是大事。

觉得再等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林媛就让林毅赶了马车往稻花香去了。

稻花香的生意越来越好,几乎每天都有几百两银子的进账,所以现在店里的人们也都习以为常,不再像刚开张那天时那样震惊了。

但是因为林媛后来设置了一个奖励制度,每到月底会根据店里的进账情况给大家发放红包,进账多红包足,进账少红包自然也会少一些。这个奖励制度极大地激励了大家的热情,招呼起客人来更卖力,做起糕点来也更认真了。

林媛进门的时候正巧有两位小姐结伴儿离开,听着她们的对话让林媛心里敞亮了不少。

“这儿的糕点真的挺好吃的,你一开始给我推荐我还不信呢。”

“怎么样?现在信了吧?我就说吧,别光去百年饼屋了,那儿的糕点好几年都不带出新样儿的,还是这里的东西好。”

看着二人欢欢喜喜地离开了,林媛也十分开心。

踏进店里,六子眼尖地看到了她,喜滋滋地打了个招呼:“老板娘,您来了?”

“孟先生呢?”柜台前坐着的不是孟良冬,而是六子。

六子指了指大堂后边,眼睛里闪着坏笑:“喏,跟莫老板在里边呢。”

见林媛瞪了他一眼,赶紧收起了八卦的意味,咳嗽了一声,正经道:“莫老板在给孟先生换药呢,郎中说要三天换一次药,不然容易留疤。”

说完,还不忘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一个大男人还怕留疤,真是娇气。

林媛点点头,正巧孟良冬和莫三娘换好了药从后堂过来,莫三娘还好,孟良冬却是一张脸都红了,眼睛也一直低垂着不敢抬头。

“妹子,你来啦啊。”莫三娘一见林媛笑着打了个招呼,“小妹子今儿也来了?最近的刺绣练得如何?可有长进?”

这话自然是问林薇的。

林薇甜甜地叫了声莫姐姐,有些害羞地说道:“就是绣个花草还行,鸳鸯啥的,我娘说跟野鸭子似的。”

“哈哈,那是你娘对你要求高。”

莫三娘被林薇的话逗乐了,跟林媛几人走得近了,刘氏的绣品她也见过一些,对刘氏的绣工那是极度欣赏的。用莫三娘自己的话说就是,这么好的手艺没有传承人还真是可惜了。

不过,幸好,林薇这个传承人在莫三娘看来也是极有天赋的。

“莫姐姐,我这次来时想跟您买些丝线,我的丝线都用完了。”

莫三娘一听,赶紧放下了手里用来包扎伤口的剪刀棉布,拉了林薇的手就回了店里:“正好,我那里才到了一批新的丝线,你肯定喜欢。”

跟林媛打了个招呼,两人就走了。

直到二人的身影消失在店里了,孟良冬的眼睛还直直地看着门口回不过神来。

六子搞怪地在他面前晃了晃手,也没见他有反应,嘻嘻笑道:“孟先生,你也跟着去吧!”

孟良冬下意识地想要点头,却猛然反应过来,脸上更红了。

在六子的笑声中不好意思地干笑了两声回了柜台前,手不由自主地抚上了刚刚被莫三娘换药时不小心碰到的肩膀,脸上又是喜又是羞。

林媛看他跟个小姑娘情窦初开时一模一样的反应,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敢情这孟良冬对莫三娘有情了,只是不知道莫三娘对他有没有感觉。

想到这里,林媛就想到了马晓楠给谢致远和马小倩订的那些喜饼了,跟六子询问了一番,喜饼的事他不太清楚,但是前堂的事却是记得烂熟。

“老板娘,这几天那马家小姐和公子又来了一趟,都是来买糕点的,顺便问了问喜饼的事。我说肯定会按时送到,后来也就没有说什么。”

说完,六子想了想又道:“不过,那位马家公子自己还来了两趟,每次来都东张西望地,看样子不像是买东西,倒像是找人的。”

“找人?找谁?”林媛一边翻着这几天的账簿看了一遍,一边漫不经心地问六子。

六子咽了口口水,想要直接说“肯定是找东家你了”。可是一想到自家少东家那小气吧啦的样儿,话到嘴边就给变了:“我也不知道,我问他他也不说,只是随便买了点辣条什么的。不过,结账的时候倒是随口问了句东家你怎么没来。”

六子眼睛眨巴眨巴地,时刻关注着林媛的反应,他都说的这么明显了,东家应该能明白的吧。

可是让他失望了,林媛翻账簿的手连停都没有停,只是哦了一声就啥也不说了。

六子有一股挫败感,无趣地耸了耸肩。

林媛又去后厨看了看,这稻花香的人都是她自己挑出来的,果然比豆腐坊里的人要好得多。干活仔细认真,手艺更是精巧。

特别是王叔,即便是个男人,但是做出来的各种糕点真是有模有样。孩子过满月用的十二生肖喜饼,之前林媛只教了王叔一遍,现在他都可以自己做出来了。而且还能以此为模板,做出了不少其他的样式,有白鸟的,有百兽的,还有一个更厉害,都是各式各样的小孩子模样。

虽然这个小孩模样的喜饼,大家都不舍得吃,但是作为喜宴上的摆设,也特别能提高主家的档次。所以,这款喜饼卖得也极其火爆。

距离马小倩成亲还有些日子,就算她要的喜饼多,但是以稻花香现在的人手和充足的原材料,也能在三天之内给她做出来。当初跟马晓楠说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无非就是林媛不想接这笔生意而已。

本来还想跟六子他们说大嗓门子会来当管事的事,但是一想到兰花,她就决定第二天亲自带大嗓门子过来,毕竟有她这个东家在,大家才不会对大嗓门子的管事地位有所质疑。

惦记着还得去福满楼见那几位掌柜,林媛就收拾了一下准备离开了。还没等她去对面店里找林薇,林薇就已经火急火燎地跑来了。

“大姐,大姐!不好了,有个男人,欺负莫姐姐!”

不等林媛反应过来,坐在柜台里的孟良冬已经第一时间冲了出去。

“哎,孟先生!”六子瞪大了眼睛看向那个风一般的男子,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对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孟良冬改变了看法。

林媛嘱咐了六子看好店,就赶紧跟林薇一起去了莫三娘的布匹店里。

一进门,就看到孟良冬站在莫三娘身前,急吼吼地冲着那个男人喊道:“你,你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男人!有本事,冲我来!”

林媛瞪眼,哇,孟良冬好有男子气概啊!

而被孟良冬吼的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她以前倾心相待的青梅竹马,谢致远。

谢致远看着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冲出来的男人,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挑眉冷笑:“呵,原来是你这个书呆子!行啊,有胆子,都敢管起大爷我的事了!你也不打听打听,大爷我可是在衙门里做事的!得罪了我,有你的好果子吃!”

“衙门里的?”孟良冬有些蒙了,打量了谢致远一眼,怎么看也不像是衙门里的衙役啊。

又回头看了莫三娘一眼,低声询问:“你,怎么得罪了衙门里的人了?”

谢致远以为他怕了,对他这个怂样更是不屑一顾,冲被孟良冬护住的莫三娘“语重心长”地劝道:“三娘啊,你瞧瞧你这眼光。我还以为你不跟我的话,也会找个比我强的男人呢。结果呢,呵呵,还不是个怂蛋!”

莫三娘的脸都白了,咬咬唇,伸手想要将孟良冬推到一边去,但是推了半天,这倔强的汉子就是不肯动弹。

莫三娘无奈,只好从他身后侧出了半个身子,耿直了脖子,反驳道:“谢致远,你都已经要成亲了,为什么还不放过我?今儿到我这店里来又是吵又是闹的,现在还诬赖我和孟先生的关系,你知不知道,你这副嘴脸,真让我恶心!”

恶心?

谢致远的脸重要变了,这还是头一次有人说他恶心,还是他从小相伴这么多年的女人。

“莫三娘,你别给脸不要脸!说我恶心,咱俩到底谁恶心?我一心倾慕于你,这么多年都不离不弃,你倒好,转身就投向了别的男人的怀抱!像你这种见异思迁水性杨花的女人,才让人恶心!”

布匹店外因为谢致远的吵闹,早就聚了不少人凑热闹,听了谢致远的话,再看莫三娘身前的确站着一个男人为她保驾护航,大家全都一边倒地信了谢致远的话。

林媛站在门口,听到大家的议论,心里寒凉。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悲哀,只要有错,大家全都相信男人,指责女人。

莫三娘急了:“谢致远,你把话说清楚,到底是谁见异思迁?啊?我等了你这么多年,你一句承诺都没有,现在你都要成亲了,还来缠着我,到底谁才是最恶心的人!呜呜。”

见莫三娘急得哭了起来,孟良冬一颗心都要被揉碎了,浓重的眉紧紧簇在一起,一向脾气好到连句重话都没有的他,此时已经被气得眼睛里几乎都要冒出火来。

“谢致远对吧?”孟良冬走近几步,他身形较谢致远要高出一截来,两人离得近了,谢致远看他时还得微微仰点头,这种仰望别人的感觉,让谢致远心里有些不舒服。

“谢致远,孟某人不知道你今日为何要找上门来欺负莫老板,但是,单凭你刚刚说的那几句话,孟某人在这里要替莫老板说句公道话。”

孟良冬看向门口聚着的看热闹的人,大声说道:“我,孟良冬,在这西街做生意少说也有十年了,跟莫老板做邻居也得有两三年的光景。别的不说,只说莫老板的人品,我想,只要是在这里开铺子的老板,或者是在莫老板的店里买过东西的客人,都应该很清楚。你说她见异思迁水性杨花,还真是无中生有,血口喷人!”

门口看热闹的多是旁边铺子里的伙计或者老板,也有不少是在这附近住着的普通老百姓。大家在一起这么多年,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怎么会不知道莫三娘是什么样的人品?

孟良冬此番话一说完,便有不少人帮腔。

“就是啊,莫老板为人热情,大方,根本不是他说的那样!”

“这个男人是谁啊,这么诋毁人家一个姑娘,真是不要脸!还衙门里的人呢,怪不得人家都说衙门里的人每一个好东西!”

“咦,这不是那个谢寡妇家的小子吗?听说他就要成亲了呢,怎么跑来这里诋毁人家莫老板呢?”

“快成亲了?可是我好几次都看见他在莫老板的店门口转悠啊!难不成这男人有什么歪心思?”

听着大家议论纷纷,谢致远脸上的得意劲儿也没了,再听到有人提起他成亲的事,更是心虚。自从那天见到莫三娘和眼前这个男人亲亲热热的画面,他气得两天没有吃饭。

后来实在是心里气不过,就过来在布匹店门口转悠了好几趟,但是好几次都看到了马小倩的堂妹和堂兄,他怕他们看到告诉马小倩,才没有进门。没想到今儿没碰到马家的人,倒是被一些街坊邻居给认出来了。

莫三娘泪眼婆娑地看着挡在自己面前为自己说话的男人,没想到,这个一直木讷拘谨的书呆子,竟然还有这么高大威猛的一面。再看对面,她痴心爱恋了多年的谢致远,不仅抛弃她在先,侮辱她在后,现在又来诋毁她的名声。

莫三娘恨不能自己抠了自己的眼珠子,她到底是喝了什么**汤,才会被这个虚伪的男人给欺骗了这么多年!

枉她还信他的海誓山盟,苦苦等待,错过了大好年华。

真是可气,可悲,可恨啊!

门口林媛却要忍不住在心里给孟良冬点个赞了!这孟先生,终究没有读书读傻了,今日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被人家欺负,也能有这么威猛的时刻,真真是让她刮目相看!

可是,谢致远这个渣到连脸皮都不要的男人,竟然还没有自觉离开的觉悟,就那样站在那里,恨恨地指着孟良冬道:“姓孟的,你少在那里煽动人心!别以为我不知道,莫三娘移情别恋的男人,就是你!哼,你这个强抢别人姻缘的人渣,我,我跟你势不两立!”

说完,竟突然自嘲一笑,看向了被孟良冬护在身后的莫三娘,冷嘲热讽:“我说呢,你怎么不肯等我了,原来是勾搭上了一个有钱的大老板啊。呵,莫三娘,你还真是有眼光呢,为了银子,这样的男人都肯委屈!你当年不是口口声声说喜欢我这样有学问有教养的男人吗?怎么今儿变了呢?啧啧,真是让人惋惜啊。”

“谢致远,你别在那里血口喷人!我,我跟孟先生什么都没有!”莫三娘又气又恨,没想道这个男人为了诋毁她,竟然还会编排出她跟孟良冬有情愫的事来!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你诋毁我也就罢了,人家孟先生行的端做得正,不是你这样的人能随意诋毁的!”

谢致远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指着脸明显红彤彤的孟良冬讽道:“行的端做得正?哈哈,莫三娘你是傻子不成?来来来,大家都瞧瞧,都瞧瞧,要是心里真的没有鬼,怎么这姓孟的,会脸红成这样?啊?你倒是说话啊,刚才不是还义正言辞地给你女人开脱吗?怎么这会儿轮到自己身上了,倒是没话了?心虚啦?默认啦?”

面对谢致远的步步紧逼,孟良冬满脑子里想得都是他说的莫三娘看上了自己的话,真的吗?难道莫三娘也有这样的感觉?

“谢致远,你别这样!”莫三娘见孟良冬不说话,就以为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不知道怎么反驳了,根本没有想到是因为谢致远说中了他的心事。

林媛见孟良冬半天也不说话,只顾着低着头,急得抓心挠肺的,刚才那嘴皮子不是还挺厉害的吗,怎么这会儿到了该他展露男子气概的时候,就给蔫了呢?

------题外话------

新的一个月,这个月,伦家就要当妈妈了,嘤嘤,好紧张~希望小包子健健康康来报道,不要让我受太多罪,祈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