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各店掌柜,安家酒庄/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孟良冬一眼,走到谢致远面前,抬起头来,似笑非笑道:“谢公子,你刚才说莫姐姐看上了孟先生的银子,呵呵,我就想问你一句了,孟先生只是我稻花香里的一个账房先生,他怎么就成了你口中的有钱大老板了?要说真的有钱,那也应该是我这个东家才对啊,大家伙儿说是不是?”

“是!”门口都是莫三娘的老熟人了,声音洪亮地都快赶上逛大街了。

林媛感激地看了大家一眼,又道:“所以啊,你刚才说的莫姐姐贪慕虚荣移情别恋,还真是不做数呢!”

谢致远被眼前这个只有十二岁的小姑娘给逼得哑口无言,顿时恼羞成怒:“你,你算哪根葱?还来教训我!小心,小心我回到衙门里找人抓你!”

林媛扑哧一笑:“抓我?请问谢公子,我犯了什么法?偷盗?还是拿了别人的布从不给银子?”

谢致远被林媛这别有用心的话给问住了,拿了布从不给银子,他的脑袋里为什么会浮现出娘的影子?

“哦对了,若是真的要抓的话,我想我倒是可以去衙门里说一声,像谢公子这样已经快要成亲的男子,却还要三天两头地过来逼人家姑娘做你的小妾,这算不算是违法呢?毕竟人家莫姐姐不答应啊!可是呢,哎呦呦,莫姐姐不答应,你就来诋毁人家名声了呢!这可怎么是好?”

林媛这话一出,门口的人再一次沸腾了,原来这个谢致远打的是这个主意啊!不想娶人家,还想逼人家做小妾,人家不乐意还来恶意诋毁!真是个人渣!

谢致远茫然无措地看了看四周指着自己数落的人,再看看莫三娘那失望鄙夷的眼神,脸上终于挂不住了。

可是,这个时候已经不是他想走就可以走的了,林媛可还没说够呢!

“还有,我们家孟先生尚未娶妻,莫姐姐也尚未婚配,他们就算情投意合也无可厚非。只是,这跟你谢致远谢公子有何关系呢?请问你是莫姐姐的长辈还是家兄?都可以左右莫姐姐的婚事了?”

莫三娘是家中幺女,婚事当然有父母做主,哪里是谢致远这个外人可以言说的?谢致远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在众人的嘲笑和指指点点中更是羞愤难当,抬不起头来。

“你,你,好!你等着!”谢致远颤手指着林媛,她的口才他比不上,但是他也不会让她好过。

林媛无所谓地摊摊手,眼角扫向门口,善意地提醒了一句:“我等着你,不过,现在好像是有人在等着谢公子你哦!”

谢致远一愣,顺着林媛的眼神看过去,只见,马小倩在马晓楠的搀扶下,一脸气愤地瞪着自己。

谢致远慌了,什么都顾不上了,赶紧从人群里挤了出去。

林媛勾着唇角,冷冷看着马小倩给了谢致远一巴掌,而后愤愤地上了马车。

看来这谢致远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了。

没热闹可看了,门口聚着的人也都走了。也不知道是谁临走的时候还喊了一句:“莫老板,孟先生,办喜事的时候可别忘了知会咱们一声儿啊!哈哈。”

孟良冬本就红彤彤的脸更是低得快要抬不起来了,跟林媛说了一声,连莫三娘的脸都不敢看了,转身就跑回了稻花香。

林媛林薇好笑地看着他慌不择路的背影,咯咯笑了起来。莫三娘却是若有所思的样子,只是那眼神里难得的有了一点温柔。

林媛知道这事有戏,不过多余的话也没再提起,只是安抚了她几句,就带着林薇走了,她还得去福满楼见那几位掌柜呢!

因为不少事耽误了,林媛还以为会晚了,没想到到福满楼的时候,时间刚刚好。

她松了一口气,生怕第一次见面就迟到,让那几位掌柜觉得她是故意给他们下马威看的。

刘掌柜亲自在门口迎接了她,自从知道林媛入股了福满楼,刘掌柜对她的态度更加恭敬了。不单单是因为她是福满楼的新东家,更因为她以后肯定会是福满楼的老板娘。

在这一点上,刘掌柜不得不佩服死了六子,别看这臭小子油嘴滑舌的,但是也是鬼机灵,要不是他提前给他透漏了消息,他还真看不出来,这林媛会入了他家少东家的眼,而且还被拿的死死地,连京城都舍不得回去了。

两人到达二楼雅间的时候,各个铺子里的掌柜们都已经围坐在桌子前静静等候了。见林媛进门,全都一致地站起了身,虽然之前已经听刘掌柜介绍过新东家,但是在看到本人的时候,还是不免有些震惊。

果真是个小姑娘啊!

林媛微笑着环视了几人,她相信,若不是对面还坐着夏征这尊大佛,只怕这几个掌柜们都要开始议论起来了。

“不好意思,各位掌柜,我来晚了。”林媛抱歉地对各位笑了笑,步态从容镇定地走到夏征身边。

夏征十分自然地伸出手牵住了她的,而后略一用力就让她坐在了自己身边的椅子里,宠溺地看着她:“不是你晚了,是他们太早了。爷还没睡醒呢,他们就来吵爷的美梦。看看,看看,爷的黑眼圈是不是又起来了?”

几个掌柜们面面相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开始秀恩爱,真的好吗?

林媛也被夏征完全无视他人的做派给雷到了,小手在他的手心里捏了一把,而后抽回了自己的手。

掌心柔弱无骨的小手不见了,夏征闷闷地哼了哼。

对少东家这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模样吓住,掌柜们又开始不安了。看向林媛的眼神也更加复杂,终于明白来之前刘掌柜明里暗里提示的是什么意思了。能这样给少东家脸色看得,好像也只有眼前这个看似普通的小姑娘了。

一个目光精明的中年男子哈哈一笑,打破了饭桌上的僵局,率先抱拳对林媛拱了拱手:“怪不得刘掌柜一直夸奖东家,敢情真的是个小姑娘啊。这可让我们这些老骨头,都有些汗颜了啊。”

夏征挑眉,嘚瑟地眯了眯眼睛。他的女人可不是一般的小姑娘,以后就得让你们这些老东西都看看,别整日里自命不凡了。

林媛笑着摇了摇头,说了两句不敢。掌柜们对她这谦逊有礼的态度十分有好感。

刘掌柜站起身来,对林媛一一介绍了几人的身份:“东家,刚刚这位,就是邺城香满楼的吴掌柜。这位是亭安镇醉满楼的郑掌柜,这是南召城春满楼的陈掌柜,茶树镇茗满楼的王掌柜,这一位,是商水县江满楼的郭掌柜。”

林媛与几人一一见过,因为之前对邺城和以酒著称的亭安镇以及以茶叶著称的茶树镇极为好奇,所以她格外关注了这三个地方的掌柜。

邺城的吴掌柜就是刚才率先跟林媛说话的那个人,一看就是个精明能干的主儿,比刘掌柜还要厉害。只是他在几人面前不免有些心虚和没有底气,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其他几位掌柜掌管的酒楼在当地都是第一,而吴掌柜却只能在邺城屈居第二,没办法,谁让他们邺城有个醉仙居呢。

亭安镇的郑掌柜,面宽鼻厚,两只眼睛大的跟铜铃似的。林媛一见到他就想到了脾气暴躁的大黄牛。这倒真是让她给猜对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亭安镇出烈酒,所以这郑掌柜脾气也挺暴躁,就跟每天喝了半斤烈酒似的。

相较于郑掌柜的暴躁,茶树镇的王掌柜却是文质彬彬了许多,就如同一杯清新淡雅的香茗,给人的感觉十分舒服。

还有两外两位掌柜,一看也都是精明世故的人。不过几人里边,就数邺城的吴掌柜最为精明,林媛猜想这或许跟他所处的处境有关系,因为有醉仙居这个劲敌,所以夏征就把这个厉害的人安排在了竞争最激烈的地方。

若是换了其他任何一个人,只怕这香满楼在邺城都要被醉仙居压得连老二都排不上了。

听刘掌柜说,豆腐坊的周掌柜以前就是在邺城当管事的,看来,这邺城的香满楼里,个个都是人才啊。

林媛对吴掌柜和香满楼更加好奇了,特别是那个醉仙楼,有竞争对手,才会激起她的斗志,她觉得自己体内的激情已经开始不受控制地翻腾起来,恨不得立马就飞到邺城去会会那个醉仙楼了。

看着林媛这激动万分又斗志昂扬的表情,夏征恨不得一把扑倒,这贼贼的小眼神儿,他怎么就越看越喜欢呢?

因为有夏征的全力支持,还有刘掌柜的恭敬态度,几位分店掌柜对林媛的东家地位都十分认同,一顿饭下来,林媛已经基本了解了各个店铺里的情况了。

“该说的我都说了,现在,各位掌柜可有什么想要问我的吗?”林媛放下筷子,认真地从几位掌柜脸上一一扫过。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互使着眼色,最终还是那个脾气坐不住的郑掌柜一拍桌子,浑厚的嗓门一亮,说道:“你们几个扭扭捏捏地跟个大姑娘似的,看得俺都着急了,还是让俺来说吧。东家,俺们确实有一件事,想要问问你的意思。”

这郑掌柜一口一个俺,还真是不拘小节的人,他这个样子都能把醉满楼打理好,看来亭安镇的民风应该都是这般淳朴热情。

林媛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郑掌柜刚要开口就被吴掌柜给打断了:“老郑,要不还是我说吧。”

这个郑掌柜说话不会拐弯,再给得罪了东家。

郑掌柜却摆摆手:“俺没有他们那么多弯弯绕,说句话也拐弯抹角的,就跟东家直接说吧。东家,俺要是哪句话说的不中听,你也别生气,直接跟俺说哈。”

林媛被他这大老粗的作风给逗乐了,点点头,笑道:“好,郑掌柜要是哪句话说的不好听了,就让郑掌柜自罚三杯,如何?”

林媛这半开玩笑的话立即打消了众人的顾虑,郑掌柜哈哈一笑,果真端起桌上的酒杯,三杯白酒下肚了:“那俺还是先喝了这三杯酒再说吧。啧啧,老刘,你们这酒不行啊,喝起来跟白开水似的,没劲儿!”

刘掌柜撇嘴,拍了他肩膀两下:“这可是孟家酒坊最烈的酒了,知道你要是,我专门让人准备的。这还嫌没味儿?哼,下次你再来,自个备酒得了!”

“自个备就自个备,正好让你们都尝尝俺们亭安镇安家酒庄酿出来的好酒!”郑掌柜一脸得意地显摆了一番,要不是旁边的王掌柜拧了他腰间的嫩肉一把,只怕这郑掌柜要一直夸奖他们那里的美酒了。

“咳咳。”郑掌柜也知道自己刚才跑题了,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跟林媛道了声抱歉。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夏征一眼,而后咽了口口水,更加小心翼翼地问林媛:“东家,那个,俺们都知道福满楼有个新鲜东西叫豆腐,生意特别好,而且别的地方连有都没有。所以,那个,东家,能不能把那个豆腐也给俺们几个分店弄点?有不少顾客听说了豆腐,都来问过好多次了,之前俺们想跟刘掌柜的要,可是刘掌柜说那不是他能做得了主的,所以,俺们今儿才想来问问您。”

他不说起豆腐的事,林媛都要忘了,看了夏征一眼,见他也是一脸茫然的样子,就知道这事他提前也不知道了。

说起来,林媛当初跟夏征签订协议的时候说的是把豆腐卖给福满楼,并没有明说是总店还是分店。所以,夏征完全可以把豆腐运到各个分店去卖。

只是,豆腐这东西实在是太过娇气,各个城镇之间离得又远,若是真的运过去了,只怕那豆腐都要变成豆腐渣了。所以,这些分店的掌柜也只是眼巴巴地干看着,一点儿辙都没有。

林媛低头想了想,本来她是打算跟夏征合作半年后,然后自己开铺子卖豆腐的,但是没想到这才几个月过去,她就阴差阳错地成了福满楼的东家了。这样一弄,她若是再自己单独开铺子卖豆腐,岂不是砸的还是自己的生意?

不行不行,这笔账可有些不划算。

想通了这些,林媛决定,豆腐坊的生意不单做了,还是跟福满楼合作为好。不仅能给福满楼带来生意,还能以此作为特色菜,没准能够打败那个醉仙居呢!

本来见林媛一直低头不说话,夏征还有些担心她会把这个事安到自己头上,毕竟林媛的心思他是最清楚的,当初更是说的清清楚楚,只合作半年。他可不想因为豆腐的一点点利润,就让林媛误会他,影响了两人之间的感情。

刚要开口呵斥郑掌柜,就听林媛缓缓开口道:“豆腐的事,是我想得过于简单了。各位掌柜应该都知道,我之前只是豆腐坊的掌柜,跟福满楼也只是合作关系。但是现在我已经是福满楼的掌柜了,所以,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自私。”

林媛扭头看向夏征,感激地笑了笑,夏征护她的心思她又何尝不懂?即便是为了夏征,她也不能如此自私。

“所以,我决定,把豆腐的制作工艺传给各个分店,然后在每个店的后厨开设制作豆腐的专门库房。”

听她如此说,几个分店掌柜全都兴奋地脸上一片红光,这新鲜菜式在酒楼来说有多么难得多么宝贵,可想而知。

只要他们铺子里有了别的店里没有的豆腐,还会怕生意上不去吗?

其中最为兴奋的当属邺城的吴掌柜了,他接管香满楼多年,一直被醉仙居压了一头,这憋屈的感觉就不提了。现在好了,只要他的香满楼上市了豆腐菜式,就不怕顾客不来香满楼吃饭,就不怕干不过醉仙居!

既然已经答应了要把做豆腐的工序教给没一个分店,林媛就让各个分店派一个管事到豆腐坊去学习一段时间。而对于这个管事,除了要求聪明有能力以外,最重要的就是要忠心。她可不想自己辛辛苦苦制作出来的独门工艺,被别人给偷了去。

除了这些,当然还得需要厨师会做关于豆腐的菜式了。所以,林媛又让几个分店的掌柜,挑选出一位有能力又可靠的大厨,到福满楼来跟着大厨学习做菜。

因为之前林媛每个月都要给福满楼提供菜式,所以福满楼里的豆腐菜单已经有不少,但是她刚刚尝过了,总觉得味道差了那么一点点。

林媛当即就决定,由她亲自出马,手把手地教几位大厨学做菜。

一听她这话,其他几人还好,刘掌柜却是激动地直搓手。之前老东家就一直抱怨厨子们做出来的才不如林媛做出来的味道地道,现在好了。林媛的厨艺他可是见识过的,有她亲自出马,还怕这些厨子们学不好吗?

夏征却是当即就给否了,手把手教导那些厨子做菜?想得美,林媛的小手只能爷一个人摸!

林媛还以为夏征是怕她累着,柔声说道:“每天就一个时辰而已,累不着的。”

“那我也要跟着一起。”

林媛无语,只能点头答应。

吴掌柜几人面面相觑,这少东家也太黏乎林东家了吧,连做菜都得守着。以前到底是谁口口声声地说君子远庖厨来着?

饭后,林媛单独留了吴掌柜,打算跟他打听一下关于醉仙居的事情。

吴掌柜自然也猜到了林媛留他的意思,所以当林媛问起的时候,他就一五一十地给说了。

“这醉仙居不光是因为有个极厉害的背景,若是单单如此,我也就认了。”吴掌柜一脸沮丧,林媛倒也十分赞同,若是醉仙居只是背景厉害,饭菜却不怎样,只怕也不会有那么多顾客登门了。

“不仅如此,他们醉仙居的大厨,据说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做出来的饭菜口味独特,别人根本比不上。”吴掌柜有些汗颜,“东家,实不相瞒,我曾经派了几个脸生的小伙计去醉仙居打包过几样特色菜,那味道,啧啧,真的不是咱们能比的啊!怪不得他们的生意那么好!”

做菜做的极好,连吴掌柜都甘拜下风。

林媛心里又开始痒痒了,就像武林高手遇到了同是高手的人,若是不比较一下,她这一辈子都要遗憾了。

“你可曾见过那个大厨?”林媛对这个厨子很是好奇。

吴掌柜遗憾地摇了摇头:“没有,不光是我,就连醉仙居里的人也极好有见过他的。不瞒东家,我在醉仙居也安插过眼线,那孩子在醉仙居四年了,但是一次都没有见过大厨的正脸。”

“正脸?那就是说,他也算见过的?”夏征的好奇心也被他勾了起来。

吴掌柜点头:“不错,只是见过一次背影,据说他个子不高,浑身上下都穿着个黑色的大袍子。也不知道是身子不好,还是怎么的,走路很慢。”

“浑身穿个大袍子,他是见不得人不成?”夏征撇撇嘴,对这个人十分不屑。

林媛却觉得这个人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不是身有残疾,应该就是身份不能被别人看破。身有残疾也就罢了,若是身份不能被别人看破,那该是什么身份呢?

“夏征,你去醉仙居吃过饭吗?觉得怎么样?”

夏征嗤了一声:“没你做的好吃。”

林媛扶额:“我说正经的呢!”

“我说的也很正经啊,就是没有你做的好吃。”夏征使劲眨了眨自己无辜地像是小兽似的眼睛,力证自己的话是真的。

林媛也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了,反正她迟早要去醉仙居尝一尝那里的饭菜的,也不急在这一时。

“还有什么其他的吗?”

吴掌柜想了想,道:“这个大厨脾气也挺怪,每个月只有三天在醉仙居,若是谁想吃他亲手做的饭菜,就得提前预定。听说,客人都已经订到今年春节了呢!”

饥饿销售,看来这个大厨或者这个掌柜的,也还是有点经济头脑的。

林媛对醉仙居的看法再一次改变,觉得这个劲敌果然很强劲。

吴掌柜又道:“还有一件事,我觉得也许东家得知道。亭安镇的安家酒庄,他们那里单独出了一种酒,专门供给醉仙居,就连京城里的醉仙楼也用的这种酒。我听郑掌柜说起过,安家酒庄的酒向来以辣、烈著称,但是这种酒,却十分不同。入嘴时又辣又烈,但是再回味的时候,就觉得酒香绵长悠远。就算喝醉了,第二天醒来也不会如别的酒似的,头疼得厉害,反而还很神清气爽。所以,因为这酒,醉仙居的生意也更加好了。”

菜好,酒也好,怪不得醉仙居的生意常年不衰。

只是……

“亭安镇不是郑掌柜所在吗?难道他不能跟安家酒庄的人打好关系,把这个酒买过来?”林媛纳闷,再怎么说,也是同一个镇子的,多少面子也给点吧。

吴掌柜苦笑摇头:“东家,就老郑那个脾气,您觉得他能跟安家家主好好说吗?还没说上两句呢,就别人家给堵了回来。老郑又是个直肠子,哪里比得上安家家主那个女人?”

“哦?安家酒庄的家主是个女人?”林媛震惊,这还是头一次听说女人当家做主的呢!

夏征却是不屑一顾:“她有什么好厉害的,家里的产业又不是她打下来的,跟你比,差远了。”

林媛白了他一眼,看向了吴掌柜。

吴掌柜笑着点了点头:“少东家说的对,这安以香确实是从父母那里继承的家业。安家酒庄老庄主只有安以香这一个女儿,没有儿子,没有办法,就把家业传给了自己的闺女。安以香找了个上门女婿,生了一个女儿一个儿子。”

原来如此,林媛恍然,终于明白夏征为什么看不上安以香了。

“不过,虽然这安以香是继承的家业,但是她本身也是个很厉害的女人。不然的话,安家族中那么多叔伯兄弟,早就给她抢走了酒庄了。”

吴掌柜对这个安以香却是评价极高:“听说她刚刚接手酒庄的时候,族中就有个伯父以她年纪太小为由,要强行将酒庄纳入族中,由族长长老们共同管理。其实说白了,就是趁人家爹娘不在了,强抢人家的产业。后来,这安以香据理力争,以一年为期,若是一年后她能力不够,就把酒庄双手奉上。”

“一年?结果一年后,这酒庄在安以香的管理下生意蒸蒸日上,打消了族中人们的期盼?”林媛已经猜到了吴掌柜接下来要说的话了。

吴掌柜笑着点了点头:“东家你只猜对了一半。”

一半?

林媛纳闷地看向了夏征,只见他也只是耸耸肩,好像对这事不太了解似的。

只听吴掌柜说道:“一年以后,安家酒庄在安以香的管理下,的确生意极好,而且把生意做到了邺城去,这自然就是跟醉仙居的合作关系了。不仅如此,当初那个提议要接手安家酒庄的老头儿,一年以后不知怎么地突然中风,在床上躺了不到三个月,就给去世了。而他去世那天,正好就是安以香正式接手安家酒庄的日子。”

林媛挑眉:“那个老人之前身子就不怎么好吗?”

“据说只比老庄主大两岁,但是身体一向硬朗,无病无灾。”

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一回事,若是那个老人中风去世只是个巧合也就罢了,如果不是,那这个安以香,的确是个十分危险的女人。

林媛和夏征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睛中看到了自己心里所想。

“这个女人,倒是个厉害角色。”夏征鲜少这样评价一个女人,他说厉害,那就一定是个厉害的了。而且,女人不同于男人,女人若是狠起来,可比男人可怕得多。

“是啊,别看她是个女人,但是强横霸道,据说现在京城的醉仙楼里,都是用的安家酒庄的酒。”吴掌柜突然神秘地压低了声音,“据小道消息称,明年的皇商比赛,安家酒庄也要参赛。好像是他们又酿造出了一种很特别的酒水,只是像咱们这样的外人,肯定是不知道的啦。”

皇商比赛?

这个她之前倒是听六子提起过,商人原本是不受人待见的,但是因为有皇商大赛这一盛事,不少商人可以以此谋得皇商的殊荣,这在整个商界算是极高的荣誉了。

更重要的是,只要赢得了皇商的美名,以后皇宫里的一应酒水,全都由安家酒庄提供。这样既有名又有利的美事,自然是大家争相抢夺的对象。

只不过这其中的竞争也实在是激烈,不仅是酒水,还会有其它各种方面,例如刺绣,厨艺等等都可以报名参加。这安家酒庄能不能取得名次,还真是个未知数。

但是,不管怎样,现在有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摆在了林媛的面前,那就是安家酒庄跟醉仙居是穿同一条裤子的,它既然选择了醉仙居,自然就不会再给醉满楼和香满楼提供更优质的美酒了。

林媛叹了口气,觉得这其中的水实在是太深了,她都有些接受不了了。明明只是想要安安静静地做个菜而已,现在居然还要考虑盈利的其它事,真是伤脑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