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生儿子,妯娌矛盾/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家里乱成一团,外边几乎也要乱成一团。作为村里唯一一个接连生了三个女娃的刘氏,这一胎简直备受瞩目。

好心眼儿都在盼着刘氏生下一个儿子来,也好让这个家有个依靠。坏心眼儿的,则在暗暗看热闹,甚至还酸酸地说着只要林媛这个小灾星在,刘氏就别想生带把的出来!

当然,老宅那边就属于坏心眼儿的。

门外马车再一次响起,老烦嘟嘟囔囔地被林毅给架了进来。他正在店里尝王大厨新做的麻婆豆腐呢,就被林毅这个家伙一眼不吭地绑架到了马车上。

“你这个黑脸鬼,上次就是这样把老头子我偷了出来,这次又来!我老头子一把骨头了,可经不起你这样的折腾!咦,生了?这么快就生了?”

老烦三两步窜到堂屋,耳朵竖起来仔细听着里边的声音,听了有一会儿,才懒懒地坐在椅子里:“别着急了,至少还得一个时辰呢。”

“臭老头儿,你又不会接生,怎么知道还有一个时辰!”夏征被他这话吓到了,这从刚开始腹痛到现在,就已经过去一个多时辰了,若是再有一个时辰,还不得把刘氏给疼死?

老烦嫌弃地连看都不想看他了,哼道:“不相信我,干嘛还让你的黑面鬼把我绑来?哼!”

夏征看向林毅,林毅有些心虚地转了转眼珠子。

本以为会被呵斥,没想到夏征却道:“绑来的?要绑就真绑!下次别忘了带绳子。”

林毅差点喷出来。

老烦一个炸毛,窜了起来,要不是顾忌着屋里的产妇,只怕他现在就要把这个小混蛋大骂一顿了。

两人斗嘴间,忽听得屋里刘氏一声竭尽全力的嘶吼,随即就是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

坐在椅子里的林家信猛地抬起头来,要不是夏征一直按着他的肩膀,不让他站起来,只怕他这会儿已经激动地窜了起来,连腿都不顾了。

“生了?生了!”林家信激动地握住夏征的手,火急火燎地冲着屋里喊:“大丫,大丫,你娘怎么样?啊?”

吱扭一声,屋里的门开了一条缝,露出林媛疲惫但兴奋的小脸儿:“娘没事,爹放心吧。”

说完,小脑袋儿刚要回去,就见她突然调皮地扭了回来,笑嘻嘻地问道:“爹不好奇,娘生的是弟弟还是妹妹?”

听到媳妇儿没事,林家信刚松了一口气,此时听得闺女的话,才想起自己还没有问生的是男娃还是女娃呢。

“是啥?”

林媛眉头一皱,悻悻地低下了头,表情特别沮丧失望。

林家信看她这样子,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虽然很失落,但是只要大人孩子都没事,他就别无他求了。呵呵笑道:“没事没事,女娃爹也喜欢,就跟咱家大丫似的,又俊又聪明。没事没事,快去屋里看看你娘吧,去吧。”

老烦眉头一皱,怎么会是女娃?他号的脉明明是个臭小子才对啊。

林家信话刚落,只见林媛突然抬起头来,嘴角一抹坏笑,眼睛亮得贼溜溜的:“哈哈,爹,是个弟弟,弟弟呢!”

林家信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自己是被这小丫头给耍了,虽然有气,但是听到是个男娃,失落的心终于明朗。

男娃,男娃好啊,这下贤淑终于不用被人指指点点了,大丫也不用被人说成是克弟弟的小灾星了,好啊,好啊!

老烦呼了一口气,舒舒服服地坐回到椅子里,他就说嘛,凭他的医术要是连男孩女孩都能看错,他就不用出来混了!

小林霜一听娘生了个小弟弟,赶忙跑到门口:“大姐,我能看看弟弟吗?大姐?”

林媛回头看了一眼,见屋里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就笑着让林薇和小林霜进了门:“娘刚刚生完弟弟,正累得很,你俩可别吵到娘,知道吗?”

姐妹俩激动地连连点头,从门缝里挤了进去。刘氏刚生产完,正是最虚弱的时候,不能见风。

不一会儿,屋里就传出来姐妹几个压抑的笑声,听得林家信和夏征都有些心痒痒的了。

老烦一辈子没有成亲,没有子女,此时听到屋里的笑声和小婴儿时有时无的啼哭声,心里也痒了,不过他可没有林家信那样表现的那么明显。

故意大声咳嗽了一声,老烦冲着屋里喊道:“丫头,我听着小东西哭起来声音怎么那么小呢!来来,抱出来让老头子给他好好检查检查。”

一听老烦的话,原本激动万分的林家信顿时绷紧了神经,声音小?会不会是有什么问题?

林家信想到了他上一个只出生三天就夭折的小儿子,顿时紧张起来,连腿都忍不住又软了,瘫坐到椅子里,声音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神,神医,真的,有问题?”

屋里林媛听到这话,心猛地一缩。幸好刘氏此时已经昏睡过去,不然让她听到了老烦的话,只怕要提心吊胆地哭晕过去了。

不敢再耽误,林媛赶紧让王婶子把小东西抱了出去。

老烦没有抱过孩子,看着王婶子怀里那个小小的软软糯糯的小东西,一时竟然有些呆了。原来小孩子生出来的时候,这么小啊。

“神医,您赶紧给瞧瞧吧,这好不容易来了个儿子,可别再……”王婶子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想到刘氏两口子在村里所受的流言蜚语,想到林媛所背的黑锅,她的心一缩一缩生疼。

老烦示意她把孩子放到另一间屋子的炕上,亲手给小东西脱了衣服,虽然他刚才的话是胡诌的,但是想到刘氏之前因为乱吃野药而吃坏了身子的事,还是认认真真地给这个孩子好好检查了一番。

从眼睛到嘴巴,再从号脉到听心跳,就连小东西的那个地方也给仔仔细细地翻看了一遍。

他这样仔细认真的模样,实在是吊足了林媛几人的胃口。林家信也拄着拐进来了,提心吊胆地看着他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检查,生怕他在按着某处的时候来一句这里有问题的话。

等了足足一刻钟的时间,老烦才终于收回了手,在小东西的脸蛋儿上捏了一把,顺手给他把小衣裳盖到了身上。

“神医,我的,我的儿子,怎么样?”林家信都没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了。

老烦捻了捻白胡子,在众人期待而又紧张的注视下,慢慢吐出几个字:“嗯,是个小子。”

林媛当先噗地一声喷了出来,这家伙,敢情又在坑他们了!

夏征也看出来了,眯了眯眼睛,已经被他气得没了脾气,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不再理他了。

林家信却是没看出来,急急追问:“神医,是男娃,没错。我是问,他有啥毛病不?身子咋样啊?”

“没啥事,就是弱了点,多吃多睡,就行了。”老烦优哉游哉地出了房间,临走还不忘又看了那炕上手舞足蹈的小家伙一眼。小东西跟糯米团子似的,摸起来真软真好玩。

听到老烦说无事,林家信一颗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激动地热泪盈眶,坐在炕沿儿上,抱着小小的男娃,将头埋在了他的身前,肩膀一抽一抽地。

王婶子瞧着他这个样子,知道他是想到了那个早夭的孩子了,眼泪也不自禁地跟着流了出来,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个儿子,谁承想会早夭呢!

林媛夏征互望一眼,纷纷静默,虽然老烦刚刚吓唬大家的事做的不对,但是好歹现在也算是放心了,知道小弟无病无灾,他们一颗心也算是踏实了,等下刘氏醒了,她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跟娘说,小弟身子骨壮实,没有一点毛病了。

王婶子抹了抹眼泪,拍了拍林家信的肩膀,笑盈盈道:“快给娃儿把衣裳穿起来吧,等下要着凉了。”

林家信这才闷闷地点了点头,抬头抹了抹眼睛,给小东西把衣裳穿了起来。以前林媛几个孩子小时候都是林家信这个当爹的疼着宠着,连衣服都给他们穿过,给这个小不点儿穿起衣服来更是驾轻就熟,信手拈来。

王婶子高兴,笑道:“你这娃儿啊,肯定没啥毛病,生出来那声音嘹亮的,哭得可带劲儿了。我抱着啊,怎么也得有六斤了,怪不得贤淑这次生得这么费劲呢,以前林媛她们几个可才只有五斤呢。”

小林霜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探着小脑袋儿,眼睛骨碌碌地转着:“婶子,我生出来只有五斤吗?那不是比小弟弟还要小?”

王婶子呵呵笑着摸了摸她头发:“对啊,你比你弟弟还小呢,跟个小猫儿似的。”

小林霜嘻嘻笑着看向炕上的小家伙儿:“小弟,以后我是你姐姐了哦,虽然我比你小,不过姐姐会保护你的哦。”

几人被小林霜孩子气的话逗乐了,炕上的小家伙更是手舞足蹈起来。

刘氏刚生了娃儿,奶还没有下来,幸好第一天小东西不用吃啥也不会饿着,王婶子只是时不时地给他喂了点水而已。

林媛怕娘饿着,红糖小米鸡蛋的,一个也不少。刘氏为了奶能快点下来,当晚睡醒了以后,就喝了一大碗红糖小米饭,还一口气吃了四个鸡蛋。

刘氏生产,不知道村里有多少双眼睛紧紧盯着,不仅仅是因为刘氏一连生了三个闺女,唯一的儿子早夭,更是因为现在的林家坳,隐隐以林媛家为首。以前破破烂烂的茅草房子,现在摇身一变成了红砖大屋子,谁不眼气?

多少人在心里盼着刘氏这一胎继续是个闺女,这样他们的心里,好歹也能平衡一些。但是,注定了,要让他们不平衡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媛就把准备好的红纸贴到了大门两边。农村里有个习俗,哪家生了娃就在门口贴上红纸。以前他们住在老宅那边的时候,也就只有林媛出生时,林家信喜滋滋地贴了红纸。再之后的两个闺女,因为被杨氏嫌弃,连红纸都不让贴了。

好在第四个是个男娃,林建领亲自去门口贴了红纸。只是没想到,红纸在上边呆了才三天,就变成了白纸。那个男娃,死了。

这可把林建领给气坏了,哼哼唧唧地闷了好几天,看谁都不顺眼。

不过现在好了,有了这个小弟弟,林媛他们再也不怕村里人说闲话了。

有好事的故意装作在门前路过,有些看好戏地问林媛:“大丫,你娘生了啊?给你生了个啥?”

林媛好笑地看着她眼里的幸灾乐祸,扬起自己最最灿烂的笑容,大声道:“我娘啊,给我生了个小弟弟呢!王婶子说,得有六斤呢,哭得声音可大了。”

看着那人怔愣的模样,和周围几个竖着耳朵听着的人,林媛贴好了红纸,招呼了一声:“等我弟弟过满月的时候,别忘了来家里吃红鸡蛋啊!”

扔下一群面面相觑的人,林媛哼着小曲儿回去看小奶娃儿了。

刘氏生了个男娃儿的消息,不到半个时辰就传遍了整个林家坳。连林媛都有些惊叹自己家现在的影响力了。

不少心眼多的人都拎着红鸡蛋来看刘氏,说着各种吉祥的话。至于这里边有多少人是真的好心来探望,林媛就说不清楚了,这里边肯定有好多人都是来看这个男娃儿是不是个短命鬼的。

有个特别好事的婆娘,还专门跑到老宅那边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杨氏他们,却没想到被李凤娥一把给撵了出来。

听说老二家终于有后了,好几个月都没有露过笑模样的杨氏,蹒跚着步子,赶紧进了屋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林建领。

马氏在屋里照顾着自己的小儿子,对这件事就当没听到似的,一脸冷漠。自从知道儿子在大牢里过得是何种非人的生活后,马氏真真是痛心疾首。早知道如此,她就不该听林家忠的,把两个儿子全都送到镇上去读书。

读书有什么用?林家忠也读书了,无非就是当个账房先生,每个月挣着那些银子。

再看看老二家的小灾星,不,现在不应该叫她小灾星了,又是开铺子又是盖房子的,现在连刘氏那个赔钱货都能生出儿子来了,还能再叫人家小灾星吗?

不读书,这不是照样能过得挺好啊!

一想到读书,马氏深深地叹了口气,大儿子已经托人带了好几次话了,他在学堂里没有银子花了,若是再不拿银子去,只怕连饭都要吃不上了。

可是。

马氏把炕头一个砖块儿拿了出来,露出里边的小布包,以前那里边鼓鼓的,现在也就只有二两多银子了。为了给林永乐上下打点,家里的银子都花光了,林家忠还从东家那里预支了不少银子。

“哎!”马氏又叹了口气,拿出了一两银子,想了想,又把剩下的那一两银子拿了出来。儿子出门在外,没有银子可不行。他们在家里好歹凑活一下,剩下的那点碎银子也够用了。

一想到现在家里的情况,马氏的心里就堵得不行。整个家的开销吃喝,全都是老大一家掏银子,老三两口子整天装傻充愣,吃的喝的都是他们的,结果还动手打她!

不行,这个哑巴亏她才不吃!

马氏隔窗瞪了老三家住的屋子一眼,分家!必须得分家!

而此时的老三两口子却根本不知道马氏打的是什么主意,两人全都因为早上听到的那个事气愤不已,不然这会儿他们肯定还呼呼的睡大觉呢。

李凤娥上次去林媛家讨了个没趣,本就气得不行,这次又听到刘氏竟然真的生了个儿子出来,更是又气又嫉妒。

狠狠地拍了炕头一把,李凤娥眯眼诅咒:“儿子怎么了?她就是生了儿子也养不活!都死了一个,这个肯定也活不成!看着吧,用不了三天,喜事就得变丧事,还想着过满月呢?做梦!”

林家孝却没有多大感觉,上次李凤娥去闹事的事他身后也知道了,虽然对林媛的做法不认同,但是也觉得自己媳妇儿实在是不要脸,当初断绝关系的时候做得那么绝,现在人家生活好了就舔着脸上去巴结了,难怪人家林媛撵她了。要是他,他也撵!

不过这些话他却是不敢跟媳妇儿说的,就李凤娥那个暴脾气,他要是敢说一句她的不好,脸都要被她给挠花了。

“喂,我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李凤娥见自己男人没接她的话头儿,登时就不高兴了,一巴掌拍在他胳膊上,瞪着眼珠子狠狠地骂了一句。

林家孝在心里撇了撇嘴,没敢言声,笑嘻嘻地抱着媳妇儿的胳膊:“听到了,听到了。媳妇儿啊,你看咱这俩小子也不小了,要不,咱再生个?”

李凤娥白了他一眼:“老娘我都气得睡不着觉了,你还跟我说生娃儿?生个啥,生个小灾星那样的女娃?就你这命,能不能受的了她的克?”

林家孝呸呸两声冲着地面吐口水,拉过媳妇儿还算光滑的胳膊,用手来回蹭:“媳妇儿啊,你说你咋也不说点好听的?啥小灾星那样的闺女?咱们生出来的都是福星,就算是个闺女,那也是带着福气来的,是她能比得了的?”

一边说着,他已经把李凤娥从她的被窝里拉到了自己的怀里,大手抚摸着她因为生孩子而变得宽阔了不少的屁股。

虽然弹性不如以前好了,但是好在年轻啊,摸起来还是有感觉的。

李凤娥被他摸得浑身发热,气也消了一半,骂了句死鬼。

不一会儿屋里就响起了压抑不住的叫声,两个小儿子在一旁睡得倒是香甜,不知道爹娘此时正在为他们的小妹妹而努力。

一阵翻云覆雨之后,林家孝餍足地躺在炕上,李凤娥的小手在男人身上画圈圈,潮红的脸颊荡漾着满足的笑意。

不知道突然想到了什么,李凤娥突然脸色一变,抬头说道:“哎,前儿我去镇上逛,碰到了我姑妈,你猜她跟我说啥?”

别说姑妈了,此时的林家孝连妈都懒得去想了,随口接了一句:“说啥。”

李凤娥没听出男人语气不对,愤愤地说着姑妈跟她说起的事:“还能说啥,当然是你的好侄女儿林思语了!哼,以为进了李府就草鸡变凤凰了?也不看看她这条路是谁给她铺的,现在得了县太爷的宠了,就把夫人不放在眼里了,真不是个东西!”

林家孝眯着眼睛,静静听着,有些纳闷问道:“思语?不是吧,她要是真的得宠了,怎么不知道往家里送点银子?难道她不知道永乐傻了,正缺银子治病呢?”

李凤娥拍了林家孝脑门一下:“说你傻,你还真傻啊!你咋知道人家没有往家里带银子?就老大家的,得了银子了还能告诉你一声儿不成?我可听我姑妈说了,县太爷每天都给她不少零花钱呢,她现在都不吃府里的饭菜了,天天跑出去下馆子。啧啧,人家吃的,比正妻夫人还好呢!”

“真的?”

白了林家孝一眼,李凤娥哼道:“当然是真的了,我姑妈还能骗我?”

林家孝有些愤愤地攥了攥拳头:“老大这两口子,真是不要脸!闺女这么有银子,他们还在咱们面前装穷,天天让咱们啃棒子面馍馍!”

“说不定人家在家里偷偷吃好的呢!”李凤娥添油加醋地哼了一声。

“不行,得让他们把银子拿出来,还没分家呢就这样斤斤计较,不要脸!”说完,林家孝坏笑一声,一个翻身,再次把李凤娥压住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凌七七的文文《盛宠之毒医世子妃》

容凰,东楚国勇毅侯府的嫡出小姐,温柔似水,知书达理,容貌倾城!母亲是南风国的和亲郡主,身份高贵!

可惜母族夺嫡失败,一朝沦为罪人,死去的母亲,从妻降为妾,而容凰也从天之骄女,一落成为尼姑庵里一个人人可欺负的小可怜!

当她成为她,眼底温柔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凛然杀意!

庶妹抢她未婚夫?不用抢,姑奶奶直接送你!这种渣男,不稀罕!毁你容貌,让你跟渣男继续“相亲相爱!”

继妹夺她嫁妆,好帮她的王爷未婚夫当太子,她好当未来皇后?做梦!吃了的都给姑奶奶加倍吐出来,否则打你个半身不遂!

渣爹想利用她往上爬,不用,姑奶奶这么孝顺,不帮你把勇毅侯府给弄个家破人亡,姑奶奶都嫌睡不好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