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郑如月,表哥/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氏生产比预计的早了半个月,范氏还没来得及赶来呢,这里就生了。

林媛怕自己照顾不好月子,第二天一大早就让林毅赶紧去刘家村把外婆接来了。本来是只想把范氏一个人接来的,没想到回来的时候,马车里几乎都要满了,除了范氏和小姨刘丽敏,还有大舅妈赵素新,就连一向身子骨不好的二舅妈郑如月也跟着一起来了。

林媛喜坏了,赶紧小心翼翼地把二舅妈给扶了下来。好久不见,这郑如月脸色依然很苍白,走路慢慢悠悠地,连笑都有些无精打采的。

“二舅妈,你身体不好,怎么也来了?”林媛心疼她,赶忙搀了她的手往屋里扶。

郑如月微微一笑,声音柔地比春天刚化开的水还要和缓:“你娘生娃儿,我怎能不来?我还想借着你娘的光,沾点福气呢。”

林媛心里一酸,虽然明明知道她说的是玩笑话,但是还是很不好受。孩子,对于二舅和二舅妈来说,简直是个奢望。

刘丽敏早在下了马车第一时间就冲进了屋里去看小外甥了,范氏在大媳妇儿的搀扶下下了马车,手里还拎了个大包袱。里边全都是这些日子她回去以后给刘氏和小娃儿做的衣裳被褥什么的。

赵素新还从马车里拎了两大篮子鸡蛋出来,笑着递给了林毅,跟林媛说道:“我们还都没有准备好呢,你娘就给生了。一开始这小伙子来接的时候,我这心里还嘀咕,闺女揽月,你娘提前了这么早,肯定是个小子!嗨,没成想还真让我给说中了!”

林媛嘻嘻一笑,对赵素新乐道:“大舅妈说话最是灵验,说我娘生的是小子,就一定是小子!”

“哎呦,臭妮子,说的我跟神婆似的了。”赵素新扶着婆婆的胳膊,笑着嗔了林媛一眼。

几人说说笑笑地进了屋,林媛才想起来问外公他们怎么没来,郑如月拍了拍她的手,因为坐了一路马车,有些疲惫,声音也愈发虚弱了:“你外公他们也来了,在后边牛车上呢。”

林媛点头,赶紧掀了刘氏所在屋子的帘子,让几人进去了。

屋里,刘丽敏正跪坐在小东西身边,拿着一个用木头雕成的小玩意儿逗着他。

小家伙儿才生下来一天,还不能看清人呢,刘氏看着妹子那憨态可掬的傻样儿,忍不住笑话道:“这么喜欢,就自己生一个,赶紧着!”

刘丽敏抬起头来白了姐姐一眼:“我想生也得有男人跟我一块生啊!”

这话正好被刚进门的范氏听到,虎着脸吼了一嗓子:“臭丫头,胡说什么,不害臊!”

刘丽敏缩了缩脖子,低着头接着逗小东西了。

范氏捅了捅刘丽敏的屁股,让她往旁边挪了挪,自己坐上了炕头,一见面,就眼泪汪汪地了,自己闺女为了生个儿子受了多少罪,她这个当娘的心里最清楚,现在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范氏哭了,刘氏也不由自主地红了眼圈。

赵素新赶忙抹着眼泪劝道:“娘,您可别哭了,都把大妹也给惹哭了。大妹,月子里不能哭,伤眼睛。来来,让大舅妈瞧瞧我们的小公子长啥样儿。哎呦,真够俊的,你看这眼睛,细长细长的,跟他爹一个样儿,长大了肯定也是个美男子!”

林家信长相确实不难看,在林家坳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难怪赵素新这样说。

刘丽敏却是撇撇嘴:“大嫂,我觉得他长得像大姐,你看这小嘴儿,还有这鼻梁,多像啊。这要是个丫头,肯定是个大美人呢!”

“去一边去!”范氏听刘丽敏又说起闺女的话,怒瞪她一眼,哪壶不开提哪壶!

郑如月也对这小东西稀罕的不行,她之前也只是见过小林霜出生时的样子,也这样软软糯糯的,可爱的很。

“瞧他,这么小,粉嫩粉嫩的,真可爱。”郑如月声音柔柔的,让人听起来如沐春风。

刘氏看她眼里散发出来的羡慕和母性光辉,偷偷给娘和大嫂使了个眼色。范氏叹气,赵素新轻轻摇了摇头。

看来,郑如月想要生孩子的事,还是没能成。

“哎对了,给我保胎的那个神医,特别厉害,改天,请他给如月瞧瞧吧。”刘氏早就想请老烦给郑如月瞧病了,只是一直不好意思说起。

但是现在不同了,夏征跟林媛的关系越来越亲密,老烦也跟他们一家走得越来越近,昨儿晚上走的时候还特意嘱咐了,过满月的时候一定要通知他呢。

林媛见娘亲看了过来,笑眯眯点头:“娘,你就放心吧,我给二舅妈惦记着这个事呢。上次我去镇上,就跟他说好了,他说等小弟过满月的时候就给二舅妈瞧瞧咋回事。”

那时候,她以为郑如月身子不好,不能出门,所以才定的是过满月的时候。没想到今儿郑如月就来了,只是,老烦却不在林家坳,昨晚折腾了大半夜,老头子回去补觉去了。

她可不敢让林毅去把老烦绑来,先不说得罪了他没好果子吃,就是老烦这一大把岁数了,还真经不起这么折腾了。

不过,听到林媛的话,范氏几人还是特别高兴的,就连一直低头逗孩子的刘丽敏都眼睛发亮地抬起头来:“真的?太好了!二嫂,我就说你吉人自有天相,一定能遇到好神医,给你治好病的!”

郑如月也很高兴,只是笑容很淡,从小到大她不知道相信了多少神医,但是每次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早已保持了一颗平常心。她已经想好了,若是能治好最好,若是治不好,她就做主给刘思齐纳一房小妾。总之,她不能让刘思齐因为自己而断了后。

这个想法她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因为她知道凭着刘思齐对自己的疼爱,绝对不会同意。

都说看刚出生的小婴孩儿,不是白看的,不然会把孩子给看丑了。所以,第一次见面都要给见面礼的。

范氏给小东西准备的是一个纯银的项圈,赵素新准备的是个小小的长命锁,刘丽敏则准备了两个带着小铃铛的纯银手镯。

郑如月本来也想送个纯银的东西的,但是思来想去还是换成了一套上好的笔墨纸砚,这一套东西下来,不比那些纯银的饰品便宜。

也许是巧合,郑如月刚把笔墨纸砚拿出来,小东西突然就挥着小手一把拉住了那支笔,还啊啊地叫了两声,把大家都给看愣了。

刘丽敏惊奇地瞪大了眼睛:“呀,他喜欢这个!我们给他送了这么多好东西,他连个反应都没有,原来他是喜欢做学问呢!”

“真是奇了怪了,这孩子以后肯定是个读书的料,没准咱们刘家还能出个状元郎呢!”赵素新也惊奇不已。

郑如月没想到小东西真的会抓住那支毛笔,轻轻拽了拽。小东西力气自然比不上大人的,她一拉,他就松开了。只是松开后,小东西突然扁着小嘴儿啊啊地哭了起来。

郑如月吓坏了,赶紧把毛笔又塞回了小东西的手里,他这才不哭了。

好神奇!

林媛都看得目瞪口呆了,这孩子,该不会真的跟刘丽敏和赵素新说的似的,以后是个读书的料吧!

范氏和刘氏笑呵呵地看着小家伙儿,范氏拍了拍二儿媳妇儿的手:“他这是喜欢你,跟你有缘呢。放心吧,你啊,肯定也能有个小娃儿的。”

郑如月一愣,嫣然一笑,但愿吧。

“等他抓周儿的时候,就知道他到底是不是读书的料了。”刘氏伸手在小东西的嘴巴边儿点了点,小家伙儿吐出舌头来舔了舔粉粉嫩嫩的嘴唇,这是饿了的表现。

刘氏毕竟已经不是头一次生产,奶水下来的很快,就是不太多,不过小东西还小,吃的也不算多。

“奶水还够不?”范氏看着小家伙儿吧嗒吧嗒吃的香甜,由衷的高兴。

刘氏点点头:“还行,大丫给我找了头小母羊,我一直喝着羊奶呢,奶水还算可以。神医说了,若是以后奶水不够了,就把羊奶热热,给他吃。”

“羊奶终究是不如你的奶水好。”范氏侧头又看了一眼开始眯着眼睛犯困的小东西,“不过孩子吃得多了,奶水也会跟着长的,不用担心。只要你月子里养好了,就行了。”

赵素新也说道:“娘说得对,大妹你平日里饭量就小,现在生了娃儿,可不能再吃那么一点了。不吃东西,这奶水从哪里长啊,你得多吃才行。”

“娘,大嫂,你们放心吧,我现在吃的可多了呢。”见小东西吃饱了睡着了,刘氏把他放到一边,盖好了小被子,声音也不由地低了一些:“大丫也不知道从哪听说的,说是喝猪蹄子汤能下奶,给我预备了五六个猪蹄子,说以后天天给我炖猪蹄子汤喝呢。”

笑了笑,压低了声音,凑近了范氏:“还有啊,夏征今儿一大早就去村里的河里给我捞了好多小鲫鱼回来,说是喝鲫鱼汤也能下奶。这不,现在又去捞鱼了。这孩子啊,肯定是被大丫给指使去的。”

虽然是责备林媛的话,但是从她那笑得眉飞色舞和满意的眼神里,范氏几人不难看出她对夏征这个准女婿的喜欢。

郑如月虽然没有见过夏征,但是在家里却听大哥大嫂说起过好多次,简直都要把他夸的上天了呢。

“大姐,这夏征,家里是干啥的?可曾见过他的父母?”郑如月毕竟要心细一些,她可不想林媛再跟上次似的,被陈柱子给骗了。

说起这个来,刘氏也有些顾虑了,摇头道:“还没有见过,左不过大丫还小,怎么也得再过两三年。”

“那这两三年里,可得看好了。”赵素新没有闺女,就把几个大侄女儿当成了自己的亲闺女看,她也有她自己的担心,就怕大丫被骗了。

郑如月也是这个意思,虽然咱们是乡下人,但是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人,可不能吃了哑巴亏。

“放心吧,大丫是个有主意的孩子。而且我相信夏征,他是个好孩子。”刘氏虽然是个乡下女子,但是看人还是不错的,当初她就不看好闺女和陈柱子的事,果然,事实证明,陈柱子一家确实不是林媛的良配。

几人这边说着悄悄话,那边刘丽敏和林媛也说起了做生意的事。对这边几人的嘀咕全然没有注意到。

照顾到郑如月身子骨不好,所以范氏几人都让她跟着一起做马车过来。但即便如此,虚弱的她还是有些体力不支了。

林媛赶紧将她扶到了自己和两个小妹住的屋子里,给她拿出了新棉被,让她在炕上好生歇息。

郑如月一沾炕沿儿,身子就瘫软地跟面条似的了,任由林媛给她脱鞋子盖棉被,苦笑着自嘲:“我这副不争气的身子啊,也就是你二舅不嫌弃我,哎,不然的话,只怕我这一辈子都要老死在家中了。”

林媛给她掖了掖被角,宽慰道:“二舅妈,我真羡慕你,我二舅疼着你宠着你,还有外公外婆大舅大舅妈时刻惦记着,多好啊!你也别胡思乱想了,我不是说了吗,等到小弟过满月的时候,给我娘看病的神医就会来给你瞧病了。二舅妈,不是我乱吹的哦,那个神医可厉害了,你看我爹的腿,以前在炕上瘫着,一动就疼。先在呢,不止不疼了,还能拄着拐杖下地了呢。神医说了,最晚到过年,我爹啊,就能放下拐杖,自己走路了。”

为了让郑如月相信老烦是真的医术高明,林媛说此番话的时候格外认真严肃。再加上她说的都是真的,所以说出来的话,就更令郑如月相信了。

“哎,你应该也知道,以前我爹娘也给我请过不少名医,但是。”郑如月叹了口气,对这个小了自己不少的小侄女儿说话,感觉就跟个大人说话似的,而且更令她放下心防,有啥说啥了:“媛儿,我都想好了,若是我这病明年还治不好,我就给你二舅纳一房小妾,我不能让他因为我断了后,更不能让公公婆婆伤心。”

林媛一愣,没想到郑如月竟会有这种想法。在这个时代,女人都是没有地位的,能找到一个像刘思齐这般疼爱自己的男人,简直是太难得了。但是郑如月并没有仗着他的疼爱,就对他要求甚多。更多的,则是理解和包容。

这个女人,表面上看柔弱不堪,其实,她的内心十分强大。

“二舅妈,你放心,你和二舅中间不会有别人加入的,你们,一定会有自己的孩子的。”林媛相信老烦的医术,更相信,好人一定会有好报,像他们这么恩爱的人老天爷不会亏待他们的。

让郑如月好好休息,林媛就出门去准备中午的饭菜了。夏征已经回来了,这次他又捞了不少小鲫鱼回来,林媛瞧着他在这么冷的天都能大汗淋漓,心疼不已,亲自拿了面巾给他擦汗。

原本还在抱怨没人搭理他的夏征,一时竟有些反应不过来,这真是天上和地下的差别啊,有林媛亲自擦汗,就是再多捞两桶鱼,他也高兴!

林毅赶马车很快,这会了,刘思良才赶着牛车到了林媛家门口。

跟上次来时不一样,这次来的人里边还有她的两哥表哥,刘志广和刘志阳。两个表哥一个十五岁,一个十三岁,都已经是半大的小伙子了,大表哥刘志广活泼好动一些,一看就是个坐不住的主儿。二表哥刘志阳倒是文静许多,身上的书香气息也更加浓重。

赵素新还说屋里躺着的小家伙会是他们刘家头一个状元郎,林媛倒是觉得,二表哥刘志阳没准儿才是第一个呢!

“呦,小丫头,是不是知道表哥要来,特意过来接我们的啊?”刘志广大老远就高高地伸着手跟林媛打起了招呼。

打完招呼才发现,这小丫头身边居然还站着一个眉清目秀,通体散发着不凡气质的公子哥儿。

刘志广眼珠子一转,就猜到了这人的身份,哥俩儿好地搭上了夏征的肩膀,将他打量了一番,笑嘻嘻道:“你就是夏征?不错不错,我家臭丫头眼光不赖。就是这身子骨儿不大壮实啊,来来来,跟哥练两手,让哥瞧瞧你这身子骨儿如何。”

刘志广不好读书,但是对习武特别着迷,遗憾的是家里长辈谁都不同意他去武馆学武术,没办法,只好自己在家里偷偷地瞎练,见到谁都要跟人家过两招比划比划。

夏征拿眼神询问林媛,这个三脚猫功夫的自来熟真的是你表哥?

林媛弯弯眼睛,当然是啊,虽然比你小两岁,但是你也得跟着叫表哥。

夏征郁闷,他都十七啦,居然叫一个十五岁的二愣子表哥,传出去了他夏家二公子的面子往哪儿搁?

正郁闷,刘志阳笑眯眯地踱着步子走了过来,明明只有十三岁的年纪,但是老成稳重地给人一种三十三的感觉。

“大哥,快收起那一套吧,让爹听到了,又该打你屁股了。”

刘志广脖子一缩,撸袖子的动作就是一顿,贼眉鼠眼地回头看了一眼,正好跟刘思良的目光相对。吓得他更是连寒毛都竖了起来,赶紧把袖子弄好,再也不提跟夏征过两招的话了。

刘志阳弯弯唇角,跟林媛打了个招呼,看向夏征,略微打量了一番,点头:“你好,我是林媛的二表哥,刘志阳。”

夏征干干一笑,从嗓子眼儿里挤出了三个字:“二,二表哥。”

刘志阳满意地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了一份捂得热乎乎的甜糕,递到了夏征手里:“乖。”

夏征愣愣地接过了甜糕,竟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看着两个表哥的背影,林媛终于憋不住哈哈笑了出来,没想到啊没想到,夏征竟然也有吃瘪的时候。

刘思良将牛车停在了门口,刘思齐帮忙把牛车上的东西卸下来以后就急急来到林媛面前:“媛儿,你二舅妈呢?怎么样,有没有发病?”

林媛摇摇头,指着郑如月休息的房间:“二舅妈没事,就是有些累了,正在屋里休息呢。”

刘思齐一听,三步并作两步地进到房间里,不过在踏入房间的一瞬间,他放轻了脚步,生怕会吵醒里边熟睡的人儿。

林媛感叹,二舅和二舅妈的感情果然很好,这才多久不见,二舅就这样担心着急。难怪二舅妈总觉得对不住他,想要给他纳房妾室生儿育女了。

夏征也看到了刘思齐的心意,再看林媛眼里的羡慕,轻轻抓住了她的小手,宽阔的袖子底下,夏征的手跟她的手十指相扣:“以后,我们会比他们更恩爱。”

林媛一愣,看向夏征的眼睛深处,只觉得那里波涛汹涌,满满流淌的都是对她的迷恋和爱意。

“谁要跟你恩爱!”林媛脸颊绯红,却没舍得甩开他的手,低头看向了夏征另一只手中托着的那块甜糕,掩唇笑道:“快吃甜糕吧,二表哥每次来都会给丫丫带甜糕哦,连我和林薇都没得吃呢。”

夏征一听,脸色更黑了,敢情这个二表哥把他当成小林霜那样的孩子哄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的军旅言情文《军少强宠之地球的后裔》爱吃香瓜的女孩著。

【军旅甜宠+女扮男装+复仇虐渣+1对1,双强双洁之夫人要从小培养】

陈少军捡到陈暖时,觉得“他”像妖怪,左脸上有块像鱼鳞的胎记。

长大后陈少军觉得他更像妖孽,长得比女孩还漂亮,且时时刻刻盯着他,似想把他吃了。

面对这个无比粘人的小男孩,身为三栖特战部队总教官的陈少军决定:把他训练成一个男子汉!

于是拔苗助长的辛酸历程开始了。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