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听墙角/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过郑如月以后,刘思齐就回到了堂屋跟几个男人说话了。

两个表哥看过了小表弟,被赵素新嫌吵,把他俩给撵了出来。

刘志广一看爹娘都在屋里说话,没空理会他,不由分说地就把夏征拉到了一边,撸袖子提裤子地跟他比划开了。

夏征无语,但是相对于那个太过于老城稳重的二表哥,他倒是更喜欢这个大表哥,也就摆出了架势跟他过了两招。

夏征再怎么不好武,可毕竟是经过系统训练的,当然不是刘志广这个瞎比划就能打的赢的。过了没几下,就把刘志广给累趴了,瘫坐在地上,毫无形象地掀起上衣衣襟给自己扇着风。

刘志阳摇摇头,实在是不忍看自家大哥这个模样,回头跟林媛说起了话。

“前几天我去镇上学堂考试了。”

林媛挑眉,上次大舅妈来的时候就说起过这个事,刘志阳脑袋瓜儿灵活,又爱读书,肯定能考上的。虽然经过林永诚兄弟俩和孟良冬的事,林媛对那个学堂的印象不咋样,但是,那里不是还出了个马俊英这样的翩翩公子吗?说不准她二表哥,也会是出淤泥而不染的青莲呢。

“二表哥你肯定能考上的。”

本以为刘志阳会很高兴听到这句话,却不想他只是淡淡地勾了勾唇角:“在哪儿读书倒无所谓,只要先生教得好,学堂里的风气好,就行了。”

怪不得刘志阳看不上这个学堂呢,敢情是知道了里边的猫腻。

“对了,我去考试的时候,碰到了你那个堂兄,林永诚。”刘志阳嘴上划过一次不屑,以前刘氏他们还在老宅住的时候,他跟林永诚见面可不只一次两次。对于这个人的人品作风,他鄙夷的很。

林媛素来知道自己两个表哥跟那两个堂兄互相看不顺眼,林永诚兄弟俩看不上两个表哥是村里的,一身的土布衣服,而两个表哥则对林永诚兄弟俩目中无人毫无礼貌的做派十分不满。

他们两个见面,有没有打起来?

“他,有没有欺负你?”林媛有些担心地看了看刘志阳,这才发现,刘志阳的眼角处有一点轻微的淤伤,若是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你们打架了?”这个林永诚偷了她的红砖不说,还打她的表哥,真是欠教训了。

刘志阳却毫不在意地扬了扬头:“打了,不过他也是活该,谁让他一见面就说姑姑和你的坏话了?”

虽然刘志阳没说,但是林媛也猜到了林永诚说了什么,无非就是她娘生不出儿子,她还是个小灾星罢了。都是说了多少年的老俗套子了,她早就无感了。但是对于刘志阳来说,却是一点也不容许自己的亲人被别人说三道四,所以才会动起手来教训了那个混蛋一顿。

别看刘志阳文质彬彬的,但是毕竟是从小跟着刘思良干过地里农活的,身子骨硬朗又结实,跟林永诚那个家伙打架,每次吃亏的都是林永诚。

偏偏这林永诚还不知到悔改,见到了刘志阳还非得嘴贱地嘀咕两句,说白了,就是活该被揍!

“那家伙可比我伤得厉害。”刘志阳得意洋洋地弯了弯唇角,林媛却是担心地不行,在考试的时候打架,学堂里会不会因此剥夺了刘志阳考试的机会?

刘志阳却是一点也不在乎,撇撇嘴:“我都说了,在哪上学都一样,他们要是觉得我打架斗殴了,也不问问原因,就随意地决定不要我这个学生,那我也没有办法。反正那里有林永诚那个败类,我本来就不想去念书的。”

“表哥!你都说了他是个败类,你要是因为一个败类就毁了自己的前途,那才是蠢呢!”林媛还是有些担心,当下就决定回头一定要让夏征去学堂里问问,可别因为这个事耽误了刘志阳上学。

刘志阳倒是心大,林媛这边给他担心的不行不行的,他居然一拍手想到了别的事。

“哦对了,我说怎么觉得有个事没有跟你说呢。那天我见到林永诚那个败类的时候,是下午刚刚考完试。他好像正好下学,还跟着一群学生勾肩搭背地出去玩。看他那样儿,就跟睡了一天才醒似的,没精打采的。跟他打架也是软绵绵的,后来他的同窗还要回去找先生告状,但是都被哪个败类给拦住了,说什么咱们还得赶紧去什么春风楼呢,别搭理这个疯子。”

不光是刘志阳,就连林媛也有些意外。按照林永诚的做派,应该会让人去找先生,甚至是院长,好好地把刘志阳给教训一通才对啊,或者也要取消他考试的资格。可是他竟然没有!

真奇怪!

“可能是被家里的事愁的吧,表哥你不知道,林永乐断了一条腿,在大牢里呆了好长时间,出来以后整个人都变得痴痴傻傻的了。”

“真的?”这些事虽然刘丽敏亲眼看到了,但是毕竟他们只是小孩子,她没有跟他提起过。

林媛当下就把林永乐痴傻和林永诚偷东西的事给说了,刘志阳连连摇头:“本来就只是以为他们爱欺负人,本性还不算太坏。没想到啊没想到,竟然自甘堕落到了这种地步,真是,罪有应得。”

其实林媛跟他说这些事,也有敲打他的意思在里边,以后他要是真的去了镇上学堂上学,身边的同窗各式各样。她希望他能守好本心,不要跟林家兄弟俩似的迷失了自我,那可就麻烦了。

夏征在小河里捞了不少小鲫鱼回来,就算全都给刘氏炖汤喝了,也能喝上一个多月了。正好今儿人多,林媛就宰了一桶小鲫鱼,清洗干净后,全都炖到了大锅里,鲫鱼豆腐汤又滋补又美味,再加上她烙的千层饼,更是香喷喷的了。

刘氏正在月子里,不能吃太咸的东西,所以林媛就在鲫鱼豆腐汤出锅前单独给她盛了一大碗出来,放了一点点盐,没有多放。

郑如月身子太弱,又不爱吃荤腥,林媛就给她炖了个豆腐鸡蛋羹,豆腐软嫩,鸡蛋爽滑,平日里只吃半碗饭就再也吃不下的郑如月,一下子都给吃完了。看得刘思齐目瞪口呆,生怕再把她给撑着。

给郑如月喂完了饭后,刘思齐才回到饭桌上开始吃饭。

夏征悄悄地捅了捅林媛的胳膊,拿眼神儿示意她。林媛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这家伙又在羡慕二舅和二舅妈了。

温锅时外公一家没有来,林媛还特意在家里留了几坛子好酒打算给他们送去呢,只是还没来得及送,刘氏就生孩子了。正好今日吃饭,林媛就把孟家酒坊的酒拿了出来,外公岁数大了,按理说不能喝这么烈的酒,所以林媛就给他只倒了一小杯,没敢多让他喝。

大舅和二舅倒是被勾起了酒虫,只是林家信腿脚不好,也不能多喝,这陪酒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夏征的头上。

好在夏征嘴甜,知道怎么哄人,把两个舅舅哄得直乐。

刘思齐一杯酒下肚,哈哈笑着:“怪不得大哥回去了就夸你,果然是个好小伙子!”

刘志阳还好,本来就小,也对酒不感兴趣。可是刘志广却是闻着酒香开始嘴馋了,偷偷抿了一点,辣的他直次哈,孟家酒坊的酒本就烈,可不适合他这个没喝过酒的人喝。

刘志广一脸崇拜地看着夏征,人长得好,功夫又好,还能喝这么烈的酒。真是不错!

刘氏坐月子,范氏和刘丽敏留下来陪她,其他人家里还有事,吃过午饭趁着还不冷,就赶紧回去了。

刘怀清今儿喝酒没有喝痛快,老小孩儿的脾气又犯了,有些不高兴。林媛嘻嘻笑着,招呼着两个表哥把剩下的那两坛子酒全都搬到了牛车上。

“外公,这些酒啊,都是你的。不过,回去了以后可不能多喝啊,一天只能喝一杯,不然你身体可熬不住。”林媛像嘱咐小孩子似的,嘱咐了刘怀清好几遍。

一看还有这么多酒,刘怀清当即就高兴了,连连点头:“一杯,杯一。”

林媛掩唇,外公一高兴就爱说反话,看来这次是真的高兴了。

郑如月身体不好,林媛还是让林毅驾着马车送郑如月和赵素新回去了,临走时还再三叮嘱林毅一定要把马车赶得慢一些平稳一些。

林毅面无表情地甩了甩鞭子,自从被接生婆吐了一身之后,他再也不把马车赶得飞快了。

大家都上了牛车,刘思齐却突然把林媛拉到了一边,有些激动地问道:“媛儿,我听你二舅妈说,你认识个神医,不光治好了你爹的腿,还给你娘保胎。是真的吗?”

其实刘思齐在问这话的时候就已经相信了,毕竟林家信的腿快好了是事实,刘氏平安生下儿子是事实。只是,他不亲耳听到林媛的答案,总觉得心里不踏实罢了。

林媛点点头:“嗯,是真的,我还说要请他帮二舅妈看看呢。只是昨晚他老人家折腾了一夜,今儿我没好意思去请他来。”

刘思齐激动地难以自制:“媛儿,那个神医在哪儿?我亲自去找他!”

其实林媛是打算在小弟过满月,大家都来到林家坳的时候再让老烦给郑如月看病的。但是现在看刘思齐这激动万分的样子,她知道二舅是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他在镇上的福满楼住。这样吧,二舅,明儿正好我也要去镇上看铺子,到时候我让林毅去家里接你和二舅妈,咱们明天去找他老人家给我二舅妈瞧瞧,怎么样?”

当然好了,刘思齐连连点头,虽然以前也曾经遇到过不少神医,但是最终也都是以失败告终。不过,刘思齐从来没有放弃过,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他也要费十分心力来给如月争取。

跟林媛再三确定,明儿一定要来刘家村接他们,刘思齐才上了牛车。

目送一家人走远了,林媛和夏征才恋恋不舍地往回走。

然后,就听到了隔壁陈老头儿又开始扯着嗓子骂陈婶子了,只是这次,骂的不是别人,竟然是自己最看重的儿子陈柱。

林媛觉得无聊不想听,夏征却是好奇心起,拉着她非要听一会儿才肯走。

只听陈老头儿一边重重地用拐棍敲着地面,一边气急败坏地骂道:“都是你养出来的好儿子!走了这么多天,连个信儿都没有!这考完试都多久了,还不知道回来!肯定是在外边疯跑疯玩,把心给玩野了!哼,真是什么样的娘养出什么样的儿子来!老的老的不中用,小的小的没出息!我真是到了八辈子霉了,才会赶上你们娘俩!”

原来是因为陈柱还没有回家在骂他啊,林媛撇撇嘴,儿子又不是陈婶子一个人生出来的,也不是她一个人养大的,这老头儿,真是眼瞎心也瞎!

见陈婶子一言不发,陈老头儿急了,拐棍敲着地面的声音砰砰地响,忽然陈婶子啊地一声,陈老头儿气道:“我瞎你也瞎啊,没看见我这拐棍在这里呢,你还往上撞!蠢货!”

原来是陈老头儿的拐棍敲到了陈婶子的身上。

林媛气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他还倒了八辈子霉,应该是陈婶子倒了八辈子霉才对!摊上这么个脾气暴躁又好吃懒做的男人,最可怜的应该是陈婶子!

拉着夏征要走,忽听得里边陈婶子担忧的声音响起:“柱子,他不是这样的孩子,走得时候跟我再三保证了,考完试立马往家走。可是,你说,他会不会出了什么事了?他一个孩子出门在外的……”

“滚!”陈老头儿突然爆发的吼声吓得陈婶子一个哆嗦,“你他娘的会说话不!柱子他吉人自有天相,是不可能出事的!他还得当状元郎呢,状元郎是啥?那是天上的文曲星转世,那是神仙!神仙会那么容易出事的吗?啊?柱子有天上的菩萨保佑着,哪能出事!去去,还不滚去干活儿?少在那里给老子添堵!”

陈婶子不放心地摇了摇头,端着一大盆脏衣裳就往外走,他们家里没有井,喝水都是陈婶子去外边河里挑的,洗衣裳也只能端了大盆去河边漂洗。

天冷了,河水更凉,陈婶子身子又不好,一大把年纪了还得颤颤巍巍地去河里洗衣裳,连夏征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拉着林媛摇摇头走了。

“若是那个陈柱子真的是有事耽误了也就算了,如果真的跟他老子说的那样玩疯了,我看,他就欠揍!”夏征突然冒出来一句话,让林媛有些愣了。

说起来,这陈柱子应该不是陈老头儿说的那样,其实林媛也更倾向于陈婶子的说法,没准真的出事了呢?要么是银子被偷了,他没钱雇车,只能走回来了?或者是生病了?

反正,不管怎样,她都希望这个陈柱子能赶紧回来,无论他考好考坏,只要家里有个男人,陈婶子的日子也好过一些。

林毅送了赵素新两人回来后,林媛就让他把夏征也给送回去了。没办法,现在家里没有那么多地方可以住人,厢房虽然盖好了,但是大炕还没有盘好,目前还不能住人。

夏征百般不情愿地上了马车,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对林媛的控诉。

林毅却悠悠说了一句:“要不,爷你跟我一起睡厨房?”

厨房也行啊!

可是还不等夏征开口,林媛已经瞪了他一眼:“厨房是林毅的,你要是留下来就只能跟小母羊一起睡羊圈,或者去外边睡猪圈!”

夏征咬唇,哼哼了一声,知道林媛是铁了心让他回去了,撇撇嘴,委屈地回了马车里,还故意呜呜地发出小声哭泣的声音。

林媛扶额,要不是顾念着夏征身子娇贵,她也不会赶他走啊。他跟林毅不同,林毅连树杈上都能睡觉,夏征哪行?

而且家里的屋子确实是不够用了,四间北房,除了中间的堂屋不能住人,一间给做月子的刘氏和伺候月子的范氏住了,一间给林媛姐妹仨和刘丽敏住,就连林家信都拄着拐杖去了偏房睡。

其实原本是可以让夏征跟林家信一起睡偏房的,但是每次夏征跟林家信一起睡醒后,精神总是不好。一开始她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偶然一次见到林家信睡午觉,她才明白。林家信睡觉爱打呼,刘氏跟他睡了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但是夏征这个公子哥儿,哪里会习惯?

所以林媛就不舍得让他跟林家信一个屋里睡觉了,还不如让他回去镇上呢!

第二天一大早,林媛就起床往镇上去了。她得先去稻花香看看,然后让林毅去刘家村把刘思齐和郑如月接过来,所以时间有些紧。

反正家里有范氏和刘丽敏看着,她也放心。

让林毅去了刘家村,林媛就在稻花香等着他们。

想起前些日子稻花香发生的事,林媛特意把六子叫了过来,问了问他关于谣言的事。

六子一脸气愤:“老板娘,这两天你不在,都快要把我气死了。我去问了问街上的小乞丐,你猜他们说什么?他们说,这些谣言一开始都是从百年饼屋传出来的!哎呀呀,气得我差点当场就去百年饼屋大闹一场了!”

“你没去吧?”

果然是他们!林媛尝了一块刚刚做出来的桂花糕,觉得味道不错,也就放心了。

六子一脸正义:“当然没有去!我还没有找到证据呢,等我找到了证据,我非得去把百年饼屋给掀翻了不可!哼,自己做的糕点没有咱们的好吃,生意也不如咱们的好,就开始玩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真是一群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林媛倒是没有六子这么愤慨,这种恶意竞争的事她在上辈子见识的多了,早就习以为常了。只是现在苦于没有证据,而凭她的经验来看,一般这种散播谣言的事,是没有什么证据可言的。

其实,林媛倒是希望这些人会按耐不住性子,来做点什么才好,这样她才能抓住他们的把柄。

“没有证据我们什么都不好说,但是这些人一计不成,一定会有后手。跟大家说,这些日子都把眼睛放亮点。外人应该是进不了我们后厨的,那就看好了大堂。别让那些人有机会在我们的糕点里下作料。”

嘱咐完了六子,林媛又捏起一块儿绿豆糕尝了尝,这绿豆糕是她才教给王叔做的,没想到只做了一次,王叔就能完全掌握其中的要领,做出来的绿豆糕又软又糯,极为好吃。

受到谣言的影响,店里的生意一落千丈,林媛只好从糕点样式上下苦功夫了,又想到了几种别的样式的糕点。

只是,这样的做法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在抓住那些人之前,她还得想个法子挽回稻花香的形象才行。

想到王叔,林媛突然就想起了那天偶遇林思语的情景,后来她越想越觉得盼儿这个孩子有问题。听六子说她是王叔的小闺女,可是她却没有怎么听王叔说起过他的大闺女。

而且,据六子说,那天盼儿来找王叔的时候,王叔一脸无奈,爷俩好像还为了什么事给争吵起来了。

凭直觉,林媛觉得这其中定然有事。

------题外话------

周六啦,么么哒~

这次的题目是:大伯娘马氏的闺名叫啥?哈哈,是不是才刚刚出现过?快来回答问题吧(* ̄3)(ε ̄*)

仅限正版订阅的亲才能有奖励哦,么么哒~爱你们~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