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王叔,谢氏又来了/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来到后厨,王叔正双手抱头坐在炉子前休息,只是,那时不时的叹息出卖了王叔的心事。

“王叔,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事?”虽然王叔他们都是林媛雇来的,但是相处久了,她早已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亲人看待。看到他们遇到了难事,她心里也十分着急。

听到林媛的声音,王叔猛然抬起头来,脸上还有没来得及收起的沮丧和痛快。这样的表情,再加上他花白的头发,真的很难让人看出他只比林家信大不了几岁。

“东,东家?你来了?”王叔赶紧从小凳子上站起来,一脸局促。

林媛示意他坐下,自己也搬了个小凳子坐下:“王叔,你是不是有心事啊,我看你刚才好像在叹气。”

在稻花香呆久了,王叔几人也熟悉了林媛的脾气,知道她虽然身为东家,但是平易近人,关心工人。上次陈婶子的小孙子生了急病,陈婶子来跟林媛请假,林媛二话不说就给准了,还拿出了五两银子来,让她去给孩子看病。

王叔以前也在别的店里干过,像林媛这样的东家还是头一次见。所以,有的时候他也很庆幸,若是自己家里没有出那样的事,那么现在一定会过的非常幸福。

“东家,我,我没事。就是有些累了,歇一歇,歇一歇。”王叔不打算把自己家里的事告诉林媛,不光是因为这件事有些说不出口,更重要的是,他不想给林媛添麻烦,毕竟这件事牵扯的人太大了。

林媛却不相信,但是知道他不想提,也就没有在说什么,看了看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厨房,林媛很是欣赏:“王叔,刚刚我在前边尝了尝你新做出来的绿豆糕,那味道,真不错。”

王叔不善言谈,听林媛夸奖,只是嘿嘿笑了笑,没有说啥。

“对了,王叔,那天招工的时候,我就想问你了。你以前是不是学过啊,怎么捏出来的小动物那么像呢?而且,我教给你的糕点,只用一遍,你就能做出来,真是太厉害了。”

一说起做糕点的事,王叔似乎重新找到了自己的价值,脸上的沮丧和痛苦也少了,笑道:“我也不瞒你东家,以前我在村里也开了个铺子,卖包子的,生意也算不错。那些小动物啊,那是我哄俩闺女的时候自个儿琢磨的,小孩子嘛,都喜欢这个,所以我做着做着,也就顺手了。”

原来如此。

“你还有俩闺女呢?哦对了,那天我听六子说了,你家小闺女来看你了呢,他还一直夸你闺女长得俊,才小小年纪就出落得亭亭玉立了呢。”

这当然不是六子说的,林媛见过盼儿不止一次,对这个小丫头十分喜欢,当然得抛开她是林思语的丫鬟这个身份。

一说起闺女,王叔的脸色突然变了变,摆摆手,连忙道:“东家,我家闺女就是个一般人,说不上俊,说不上俊。”

林媛一愣,只要是有闺女的人家,都喜欢听别人夸他家的闺女长得俊,以后嫁个好人家,怎么王叔对这个俊字这么敏感,而且还很反感?

“哦对了,王叔,你大闺女呢?你和小闺女都在镇上做工,她也在吗?你在这里做工这么长时间了,也没见她来看过你呢?”

林媛本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王叔一听到她问起大闺女的事,连眼圈都突然红了,声音也跟着哽咽起来:“她,她去了个挺远的地方,得过些日子才能回来。”

林媛一愣,难道,王叔的大闺女,死了?

去了很远的地方,这是大人们最常用的欺骗小孩子的话了,只要这么说,那么这个人,肯定就回不来了。再结合王叔的反应,林媛明白了,他的大闺女,就是没了。

两人正说话的工夫,六子突然在外边喊了一声,林媛赶紧走出来,就看到林富贵拉着小林霜的手站在院子里。

“大姐!”小林霜一看到林媛,挣脱了林富贵的手,三两步扎进了她的怀里,委屈地小嘴撅撅着:“大姐,你来镇上怎么不叫我?我一醒来就不见你了,呜呜。”

林媛揉了揉小妹绒绒的头发,手感极好,又忍不住揉了两下,直到把她的小丫丫辫子揉得快变形了,才笑话她:“你睡得跟个小死猪似的,我怎么叫你都叫不醒,只好自己先来了。”

“哼哼,大姐你说我是小猪。”小林霜嘟着嘴巴,赖在林媛怀里不满地扭了扭身子。

林媛被她这憨态可掬的样子萌到了,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昨晚上的时候她就跟刘氏几人说了今儿来镇上给郑如月看病的事,小林霜一听,赶紧拉着林媛的手说也要来。林媛知道她现在对医术几乎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就答应了。

只是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叫她起床的时候,她真的睡得跟头猪似的,怎么也叫不醒。毕竟只是个五岁的孩子,林媛不忍心,就跟刘丽敏说,等她醒了跟着林富贵的牛车去镇上好了。

这不,林富贵担心小林霜一个人走丢了,就把她给送来了。

“好了,把她安全送到,我也就放心了。”林富贵看着她们姐妹俩儿这样黏糊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林叔,麻烦你了,还得让你亲自跑一趟。”林媛感激地看了林富贵一眼。

林富贵摆摆手,刚要转身离开,忽然瞥见院子里站着的那个男人很面熟。

王叔也看到了他,两人互望一会儿,最终还是林富贵率先想起来了,指着他喊道:“哦,原来是你啊!”

王叔此时也想了起来,呵呵笑着。

林媛没想到两人竟然会认识,有些茫然地看着他们。

林富贵走过来,对林媛说道:“还记得你家那头小毛驴吗?就是这位老哥卖给我的!”

小毛驴,原来当初林富贵说的那个老汉就是王叔!

林媛想起了林富贵给自己送毛驴说起过得那个老汉,据说他有两个闺女,其中一个闺女出了意外没了,看来,就是王叔的大闺女了。

看着他们老哥俩儿热情寒暄的样子,林媛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她记得王叔好像是王家庄的人,而当初给林长庆说的相亲的那个姑娘,也是王家庄的。

难道,他们之间……

虽然林富贵和王叔之间只有一面之缘,但是两人好像特别有缘分,一见面就聊了起来,就像好多年没有见面的老伙伴。

林媛有些惋惜,若是当初没有发生那件事,或许这两家能够结为特别好的亲家。只是,可惜了。

林富贵惦记着他的牛车,跟王叔聊了一会儿就赶紧走了。

林媛和小林霜一起送他出门,林媛的眼神不经意间一瞥,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进了对面莫三娘的布匹店里。

林媛直觉有些不妙,对这些像是苍蝇一样纠缠不清的人分外厌恶。让小林霜回店里等着,林媛快走几步进了莫三娘的店里。

店里,不仅是莫三娘和谢氏,还有两位正在挑布的小姐。

一看谢氏进了门,莫三娘的笑容立即僵了,这个老太婆怎么又来了。

见莫三娘看她,谢氏竟然破天荒地没有趾高气扬地摆脸色,反而还不好意思又略带讨好地笑了一下。这可把莫三娘给看呆了,这老太婆不会是生了一场大病,把自己的脑袋给烧坏了吧。

不过见她没有像以前那样把她店里的顾客都撵走,而是规规矩矩地站在一旁等待,莫三娘吊着的心总算是有些踏实了。只要不当着顾客的面给她难堪,她还是可以接受这个老太婆在店里待一会儿的。

林媛在门口见这个老太婆没有闹事,也就没有说什么,静静地站在门边,想要看看她到底有什么企图。

店里的两位小姐各自挑了两匹布,付了银子就离开了。若是以往,这老太婆一双眼珠子一定要紧紧地盯着莫三娘收到的银子不放,但是这次,她竟然连银子的影儿都没有看一眼,要么低着头规规矩矩站着,要么神色复杂地看着莫三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即便是跟她相识了好多年的莫三娘,都有些不认识这个老太婆了。

等顾客走了,莫三娘收拾着柜台上的布匹,谢氏突然笑呵呵地走过来,帮着她一起收拾:“三娘,来,我帮你,我帮你。”

莫三娘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轻轻拂开了她过来帮忙的手:“谢夫人,这是我自己店里的活儿,不劳烦您动手了。”

“没事没事,三娘,我,我帮你吧。那,要不,我帮你扫扫地吧,你看这地上好多碎布。”说着,谢氏就抓过柜台旁的笤帚开始扫地。

莫三娘可不想让她动店里任何一样东西,赶紧抢先一步抓过了那个笤帚,放到了一边。

“谢夫人,您要是有事就直说,不要这样拐弯抹角的。”莫三娘看着她,态度异常地冷漠,“你这个样子,别人看到了,还以为我欺负了你。”

谢氏有些局促不安地看着莫三娘,以前这丫头哪次见了自己不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又是讨好又是奉承的,可是现在呢,哎,都怪她那个混账儿子!

“三娘啊,那个,我今儿来是想跟你说,说件事的。”谢氏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莫三娘一眼,两只手搅在一起,就连两只脚丫子都快要不好意思地并到一起了。

“有事你就说吧。”莫三娘把笤帚放到了一边,给谢氏搬了个凳子,让她坐下,还不忘回身给她沏了杯茶。

这在以前是再平常不过的事,甚至每次来的时候,莫三娘都会做。但是,以前的谢氏对这一切都是当做理所当然的,甚至到了视而不见的地步。可现在,她却觉得这个女人真真是有礼貌啊!

林媛站在门口看着,莫三娘在给谢氏倒茶的时候就看到了她。林媛摇了摇头,挤了挤眼睛。

莫三娘一愣,随即一笑,这丫头,是来给她当门神的么?不过看到有这么个小妹子一直想着自己护着自己,莫三娘心里一阵温暖。

当做没有看到林媛,莫三娘也坐在了椅子上,静静地等着谢氏开口。

谢氏抓着手里的杯子,还未开口,眼泪先下来了。

莫三娘眉头一皱,以前每次谢致远提出要跟她成亲的时候,这个老太婆都要装出这副可怜的模样来,还要一直诉说自己养大谢致远是多么多么不容易。

果然,这次又是如此,莫三娘低下头,静静地再一次听她说已经听了不下八百遍的话。

“三娘啊,你不知道啊,我一个寡妇,把远儿从小拉扯到大是多么的不容易。他爹心狠,在远儿才几岁的时候就撇下我们娘俩早早地走了。我是又当爹又当娘,为了远儿能够好好长大,放弃了好几次改嫁的机会啊。”

谢氏抹着眼泪,眼睛一直瞄着莫三娘,这丫头,她都哭成这个样子了,怎么也不说给她拿个帕子呢!

莫三娘此时却是在心里算计着今儿卖了多少布,哪些花样该补些货了,那些花样卖得不好,是不是要降价处理呢?

见莫三娘不接话茬,也没有给她拿帕子,甚至连安慰的话都没有,谢氏自讨没趣,也不再诉说那些年多么苦,多少人追求却被她拒绝的话了。

话题一转,谢氏直接抓住了莫三娘的手,动容地看着她:“三娘啊,婶子这辈子命苦啊,年轻守寡,等儿子好不容易长大成人,准备娶媳妇儿了,我,我却瞎了眼,错过了你这么好的儿媳妇儿啊!”

莫三娘刚想到要补货的事,就猛然发觉手被人攥住了,条件反射的就要甩开,奈何那老太婆抓得牢,她竟然有些甩不开。

再听到老太婆的话,莫三娘更是震惊地连反应都忘了。

谢氏以为莫三娘动心了,赶紧加了把火:“三娘啊,当初是婶子不对,看不上你是开店铺的,觉得你配不上我家远儿。可是,现在婶子后悔了,也看开了,你啊,是个好孩子,又孝顺又懂事,比那个马小倩强多了。”

林媛倚在门口撇撇嘴,什么叫又孝顺又懂事呢?在谢氏眼里,莫三娘每次都免费送给她布匹,应该就是孝顺了。还有,每次她冷嘲热讽的时候,莫三娘都一言不发从不反驳,这应该就是她眼中的懂事吧。

的确比马小倩强多了呢,那个马小倩都不让她住在家里了,哪能比得上莫三娘的逆来顺受?

这叫什么?这就叫没有比较就没有好坏。跟马小倩那个富家小姐相比,莫三娘这个容易拿捏的媳妇儿,她当然喜欢了。

林媛哼了哼,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这谢氏老太婆再一次帮她刷新了对不要脸的认知。

见有人要进店买布,林媛小声地把她们委婉地送走了。

屋里,谢氏还在给莫三娘戴高帽子。

“三娘,你是不知道那个马小倩有多么可恶。她还没进门呢,就把我这个婆婆给撵了出来!呜呜,有这样的媳妇儿吗,啊?婶子我就算以前在村里也没有见过这样恶毒的儿媳妇儿啊!她马小倩凭什么啊,不就是家里有俩儿臭钱吗?有钱怎么了,有钱也不能这样欺负自己的婆婆啊!真不知道她爹娘是怎么教育她的,居然养出了这么一个刁蛮任性的女儿!”

莫三娘静静地把手从谢氏的手里抽了出来,神色淡然,仿佛眼前这个大骂儿媳妇儿不是的女人自己从阿里就不认识似的。

“谢夫人,这些都是你们谢家的家事,我,作为一个外人,真是不敢置喙。你对你家儿媳妇儿有意见,可以跟您儿子说,或者,您也可以直接去找您的儿媳妇儿说,您跟我说,是想让我去做这个传话的人吗?真是不好意思了谢夫人,我跟您,跟您儿子,还有您的儿媳妇儿,都不是很熟,恐怕不能胜任。”

林媛真恨不得给莫三娘鼓鼓掌,这个莫三娘越来越强硬了,不过,她喜欢。

谢氏有些愣了,赶紧摆摆手:“不是不是的,我,我不是想让你给我当传话的,我,我是想……”

见她又不说话了,莫三娘都有些不耐烦了:“谢夫人,您有话就直说,我这里还要做生意呢。”

谢氏见她要下逐客令了,把心一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两只眼睛也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不受控制地往外冒眼泪了。

莫三娘吓得登时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门口的林媛没想到这老太婆竟然会出这样一手,赶紧帮莫三娘把店门给关了。要是让外人看到一个老婆子给莫三娘下跪,不知道又要传出什么难听的话来了。

“谢夫人,你这是,这是干什么?快站起来,有话好好说!”莫三娘看了一眼店门,幸好有林媛在外头守着,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莫三娘一边说着一边使劲把谢氏扶起来,可是她的膝盖刚刚离开地面,谢氏又自己噌地一下给跪了回去。

“谢夫人,你有事说事,这,这突然下跪,是算怎么回事啊?”没办法,莫三娘也屈膝跪在了谢氏跟前,有些无奈地劝说着她。

谢氏两只手紧紧抓着莫三娘的胳膊,眼泪不要钱似的冒出来:“三娘,今儿,算婶子求你了!你,你跟远儿和好吧,行不行?以前都是婶子不长眼,你这么好的媳妇儿都不要。婶子承认,婶子是看上了马小倩家的银子,可是,可是那个马小倩不光抠门不说,还狠心把我给撵了出来。三娘啊,婶子实在是没办法啊,你不知道啊,婶子被撵出来以后,有多少街坊邻居指着婶子的脊梁骨笑话婶子啊!三娘,当婶子求你了,你别跟远儿生气了,你跟他和好吧。婶子不让他跟马小倩那个恶妇成亲了,婶子中意你,中意你!”

莫三娘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反应了好一会儿,才从嗓子眼儿里挤出了一个不知道是笑还是嘲的声音。

谢氏拿不定主意,只愣愣地看着她,希望这个一直对自己恭敬有加的女人,还能像以前那样听从自己的安排,跟谢致远重归于好。这样,她就不用被儿子儿媳撵出家门了,她就又可以回到那个家里,像以前那样说一不二了。

但是,她的幻想终究要破灭。

莫三娘冷冷地拿开她的手,站起身来,勾唇冷笑,坐回到了刚才自己坐着的椅子上。

谢氏被她这样的反应给弄蒙了,这是什么意思?不同意?可是这个女人以前不是寻死觅活地跟定了她家远儿吗?不是为了远儿等了好多年,甚至连大好时光都错过了吗?怎么,今儿变了?

“三娘?”谢氏弱弱地喊了一声,被莫三娘冷冷打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