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死心,瞧病/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夫人,请你回家吃过了药再出来跟我说话。什么叫做让我跟他重归于好?你当我莫三娘是什么人?你们谢家的丫鬟吗?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我承认,以前我喜欢谢致远,所以我可以为了他容忍您对我的百般刁难甚至是侮辱。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讨厌你儿子,甚至说已经到了恨不得他死,恨不得他过上水深火热的日子!有马小倩那个泼妇拿捏住他,折磨他,我觉得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还要高兴!”

莫三娘眯眼,她知道她说的这些话有好些不是自己的心里话,但是,为了让这些纠缠她不放的人死心,她必须把话说的越狠越好,她不能再在这姓谢的一家人身上浪费一丁点儿感情了,不值得!

“还有,说句你不爱听的。当初听到你被马小倩那个泼妇撵出家门的时候,我这心里啊,呵呵,还真是觉得很解气呢。谢夫人,谢氏,你当初从我这里坑了多少布走,坑了多少银子走,你可还记得?你肯定不记得了,因为你觉得那都是我理所当然该孝敬你的。可是,谢氏,你有没有想过,你一面不同意我跟你儿子成亲,一面又理所当然地从我这里拿东西拿银子,你到底是以什么身份拿的?婆婆?还是个外人?说句难听的,你还真是不要脸!”

谢氏身子一抖,瘫坐在地上。伸出手来,颤颤巍巍地指着莫三娘,这个女人,她真是看错了这个女人!她跟马小倩是一路货色,一路货色啊!

谢氏一屁股从地上站了起来,眼泪一抹,变脸变得比翻书都快:“莫三娘,我拿你那么一丁点东西,你都记得清清楚楚。好,好啊,你跟那个马小倩没啥区别!幸好我当初没让你过门,看啊,我当初做的决定是多么对!哼,当初我不让你过门,以后更不会,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对,您家那个门槛啊,真是太高了,我怕绊着自个。谢氏,那个门槛还是留给你儿媳妇儿马小倩吧。哦对了,马小倩都不把您当婆婆呢,啧啧,真是可怜哦。”

看着谢氏这个老太婆炸毛,莫三娘感觉心里憋了多年的气终于释放了出来,痛快极了。

谢氏咬牙切齿地走了,今儿打算让莫三娘跟儿子和好的事是白搭了,看来以后,她也就只剩下承受马小倩气的命了。

看谢氏那老太婆离开了,林媛才走进布匹店里。

“莫姐姐,你还好吧?”

莫三娘勾唇一笑,虽然眼睛里有受伤的神色划过,但是也仅仅是一闪而逝:“我没事,为了这种人,不值得伤心。”

林媛现在已经知道她是真的放下了,心里宽慰,抬手就把谢氏喝剩的茶水一股脑儿地泼到了外边。

“就是,为了这种人不值得。不过,莫姐姐,刚刚听你说的那些话,还真是痛快呢!”

莫三娘抚了抚头发:“我也是,这些话其实我早就想跟她说了。可是以前碍于谢致远的关系,不敢说出口。现在终于说了出来,我这心里也敞亮了不少。”

其实这个谢氏也是够了,儿子看上的媳妇儿,她看不上。现在自己亲自给儿子挑了个媳妇儿,又嫌人家是个恶妇。早知道是恶妇,当初干什么去了?成天光想着莫三娘身份卑贱,配不上她儿子。也不想想,就凭他们母子的身份,能攀得上马家那样的大户吗?

仗着自己儿子读了几年书,又在衙门里花钱买了个书记做做,就真把自己看得高人一等了?真是可笑!

谢氏一走,莫三娘又重新开门做生意了,现在她已经彻底放下了以前的事。以后的路还长得很,她还要往前看。

林媛回到店里,见孟良冬正焦急地在门口来回徘徊,看来也是知道了莫三娘那边有事了。

“东,东家,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我看你一直在门口守着。”

见孟良冬急的脸红脖子粗的,林媛眼珠一转:“哦,没事,有个臭婆娘上门来找事,不过,现在已经被莫姐姐赶走了。”

“找事?她怎么样?有没有受气?”孟良冬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林媛歪了歪头,很认真的想了想:“我也不知道哎,不过,看着莫姐姐那个样子,像是哭过的。哎,孟先生,你去哪儿啊?哎呀有马车!小心一点啊!”

哈哈。被孟良冬那慌不择路的模样笑喷,林媛捂着肚子不顾形象地大笑起来。

六子笑嘻嘻地在她身后突然来了一句:“老板娘啊,你这忙帮得也太到位了吧,要是这样孟先生还不能抱得美人归,咱们就只剩下押着他们入洞房这一条路了。”

林媛回身白了六子一眼,这家伙,满脑子都是坏主意!不过,押着入洞房这事,好玩,可以考虑一下。

算了算时辰,林毅应该已经把刘思齐两口子接到了福满楼,林媛和小林霜两人就一边溜达一边往福满楼走去。

想着之前百年饼屋对稻花香的诋毁,林媛有心要去那里看看,所以就从小巷里穿到了主街上。

这百年饼屋真不愧是老字号了,就连店面都比稻花香要大上许多,还是两层的。

林媛就纳闷了,一个卖糕点的铺子,有必要分成两层吗?

可是,当她抬头看向二楼那几个开着的窗子时才猛然发觉,这二楼根本不是用来卖糕点的,而是用来宴客的。这不,正好她就看到了几位夫人小姐正在二楼雅间里一边用糕点一边说着话。

这个时候的女子一般很少有人可以随意外出,即便是出来了能去的地方也很少。所以百年饼屋还会专门辟出了二楼的雅间,提供给外出聚会的小姐夫人们,既能保护她们的**,还能卖出去自己的东西。当然,雅间也不是随便就能要的,像这些有能力来百年饼屋相聚的人,定然是有极其雄厚的经济财力作支撑的,随随便便给店家留点打赏银子,就能让百年饼屋一天的生意不白做。

先不说这百年饼屋的糕点怎么样,单是这样一个设计,就让林媛佩服不已。

她的稻花香也算是小有名气了,原本林媛还想去店里买点糕点来尝尝的,但是她刚停在百年饼屋门口,那门口迎来送往的小伙计就用警惕的眼神看着她。

一开始林媛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直到这小伙计转身回店里,对着掌柜的又是嘀咕又是指着她的,最后两人似乎为了确定什么,还从柜台下边拿出了一张画像,对着她看了半天。她才终于明白,敢情这百年饼屋已经把她的肖像画出来,让铺子里所有人看过了啊。

怪不得她一出现,人家就用那种警惕的眼神看着她了。想来应该也是做贼心虚,生怕她找上门来挑事儿!

看着他们草木皆兵的样子,林媛忍不住笑了笑,至于这么明显吗,好像她是洪水猛兽似的。

百年饼屋她是不想去了,也不能进了,没准她刚进去,就被人家纠结了护卫把她给撵了出来。

不过这样也不能阻挠林媛了解他们的情况,听听那些从店里出来的顾客的对话不就行了?

正好有两个结伴来买东西的老妇人出来,林媛看她们离开的方向正好就是福满楼那边的方向,就牵着小林霜的手跟了上去。

“我刚刚买的这个桂花糕,那个小伙计还多给了我两块呢。这百年饼屋就是财大气粗,这么好的东西竟然还多送。”

“要不说是百年老字号呢,就是比那些新开的小店面强!哎,你听说了没,就是西街那个新开的叫什么稻花香的那个铺子,据说他们竟然往里边加五石散呢!这么阴损的招儿都想得出来,那东家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还不止如此呢,我听人说,那个店里的伙计态度又差,还骂人呢!哼,糕点不好吃也就罢了,还那样对待顾客,怪不得现在生意这么差!活该!”

林媛无奈地摸了摸鼻子,她家的糕点不好吃?伙计态度差还骂人?她怎么没有见过呢?

哎,看来这百年饼屋为了能把顾客拉过去,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那两个妇人在前边巷子口就拐了弯儿,林媛想知道的也知道的差不多了,就没再跟上去。

倒是一直静静听着的小林霜在那两人拐弯后,不满地哼了哼:“什么嘛,都是听说听说,有本事你们自己去店里看看啊!大姐,你别伤心,对于这种人云亦云的人,不值当的。”

“对,不值当得,大姐不伤心。”

宠溺地摸了摸小妹的头发,林媛笑得温和。只是,人云亦云是所有人的通病,若是她再不采取点行动,演变成了三人成虎的局面,就更加不好控制了。

来到福满楼时,果然看到林毅已经停好马车在门口等着了。那副黑乎乎的没有一点表情的大僵脸,满满的都是不满两个字。

他把刘思齐两口子送到后,林媛还没有到,生怕她会出什么事,就赶紧驾着马车回到稻花香去接人。谁知,却别六子告知她们已经走了有了一会儿了,可是他再驾着马车出来找,还是没有找到。

要不是远远地看到了这两姐妹从主街过来的身影,只怕他都要报告给夏征开始满城找人了。

“嗨,黑脸叔叔,让你久等了,抱歉啊。”小林霜一看林毅的脸色就知道这家伙又开始傲娇了,笑嘻嘻地打了个招呼,这黑脸的模样,好像以前也就是只有跟她抢吃的却抢不过的时候才会出现吧,今儿怎么又黑了,她可没有抢他的好吃的。

林毅早就被小林霜的“黑脸叔叔”给叫的无感了,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儿:“公子他们都在楼上,姑娘赶紧上去吧。”

“师傅也在吗?”

见林毅点头,小林霜哇啦一声,高兴地朝着楼上跑去。

林媛无语,这小丫头,现在跟老烦的关系比跟她还亲近呢。

当林媛来到二楼时,老烦已经给郑如月开始号脉了,旁边坐着意态悠闲的夏征和一脸焦急的刘思齐。

倒是郑如月自己,反而微微笑着安慰着丈夫。

“怎么样?”林媛见老烦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在号脉还是在睡觉,轻轻走到夏征身边悄声问了一句。

夏征耸耸肩:“睡了有一会儿了。”

一旁正往嘴里填桂花糕的小林霜一把捏了他胳膊一下,疼得夏征差点从椅子里窜起来:“我师父才没有睡觉,他在号脉!”

“臭丫头,敢这样欺负你姐夫,看我……”

还没等夏征说完,胳膊上又被林媛给捏了一把:“别说话,老烦收手了。”

话音未落,几人的视线齐刷刷地朝着老烦看去。只见他先是收拢了自己搭在郑如月手腕上的手,两只手做了做活动,而后一言不发地想要拿起茶壶给自己倒杯水喝。

刘思齐眼尖儿地赶紧抢先一步给他倒了杯茶,双手端着奉到了他手里:“神医,请喝茶。”

老烦微微点点头,接过那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作势便要放到桌子上。刘思齐赶忙双手接过,亲自放好。

林媛和夏征互望一眼,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笑意。

就连一旁的小林霜也实在是看不过眼了,小声嘀咕着:“师傅真是的,又开始装了,哎,难道他没有听大姐说过一句话吗,装逼会挨揍啊!”

“神医,我,我媳妇儿她怎么样?能治好吗?”刘思齐实在是急得不行了,就差抓着老烦的胳膊问他了。

郑如月心疼夫君这个样子,轻轻握住了他的手,温婉柔和的微笑让人看了更心疼她。

老烦依旧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地说了三个字:“难,难啊!”

林媛,小林霜,就连夏征都十分同步地学着老烦的摇头晃脑,轻声吐出了三个字:“难,难啊!”

老烦猛然睁开眼睛,就看到这仨人的样子,气得顿时没了刚才的装模作样,吹着胡子拍着桌子,原形毕露了:“臭丫头,臭小子!不许学我!”

林媛三人嘿嘿一笑,依旧摇头晃脑地重复了一遍:“难,难啊!”

老烦无语,气得脸都绿了。

刘思齐郑如月两人茫然地看着他们几个又是笑又是气的模样,实在是不知道,这个难到底是什么意思。

“媛儿,这……”

林媛笑眯眯地看向刘思齐两人,高兴道:“二舅,二舅妈,你们放心吧,只要是神医看过的,没有治不好的病。”

“可是,刚刚不是说很难治好吗?”刘思齐虽然很希望郑如月的病治好,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意气用事,刚刚神医明明说很难的。

“好啦师傅,你就别再绕圈子了,赶紧说吧,我二舅都快被你急的哭鼻子了呢。”小林霜嘟着小嘴儿,一副十分不满的样子。难怪大姐总说她现在越来越讨厌,越来越会装腔作势了,原来都是跟师傅学的,确实很讨厌呢。

老烦的惯用伎俩在林媛几人面前早就不管用了,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撅了噘嘴:“行了,没什么大毛病,一个月,保管你活蹦乱跳的。”

一个月?

刘思齐震惊地喊了出来,以前他们也遇到过不少自称神医的人,可是最好也得一年半载地才能给治好。一个月,简直让他们都不敢相信了。

“怎么,一个月还嫌多啊?”老烦不耐地瞪了刘思齐一眼,哼道:“你媳妇儿本就体虚,后来又出意外染了风寒,导致现在体寒得厉害,一个月能给她看好已经是极限了,这还嫌长?要是想要孩子还得再等,怎么也得半年以后才能受孕。不然的话,即便是怀上了,也会小产,保不住。”

“一个月治好?半年以后就能怀孕?”刘思齐显然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不是他不相信,而是实在是不敢相信,这么多年的老毛病了,还从来没有一个郎中敢如此跟他打包票的。

“神医,神医,求求你一定要治好如月!我,我给您磕头了!”刘思齐兴奋过头,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给老烦磕起了头。

老烦当即就跟炸了毛的猫似的,从椅子里跳了起来:“我,我都同意治她了,你怎么,还给我下跪!臭丫头,赶紧把他扶起来,扶起来!”

老烦虽然医术精湛,脾气古怪,但是只要是遇到了病患,从来没有袖手旁观过。所以对于这种把郎中看成神,时不时就下跪的举动实在是看不过去,也不敢承受。因为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举手之劳,值得人家行这么大礼。

林媛几人也晓得他的脾气,赶紧把刘思齐扶了起来,小林霜还小大人儿似的,拍着二舅的肩膀给他吃定心丸:“二舅二舅,别担心,我师父说了能好,就一定能好的,放心吧。”

老烦见他们情绪都平稳之后,才又坐回到椅子里。只是这次,他刻意地距离刘思齐远了一点,生怕这家伙又突然下跪给他磕头。

“依我诊脉,你这体虚的症状应该是娘胎里带来的,所以出生后身子弱,经常生病。但是呢,体虚其实不会影响你受孕,顶多让你比常人易劳累一些罢了,只要以后不生气不劳累,老头子我保证你能活到八十岁。”

老烦伸了个手指头,比了个八的数字出来。而后,也不顾着自己神医的形象了,身后就把小林霜捏着的最后一块桂花糕给抢了过来,一把塞进了自己嘴里。

还不等小丫头抗议,老烦已经继续开口了:“唔,不过呢,后来你应该是遇到了什么意外,导致你身体畏寒,伤了身子,才会迟迟不能受孕,而且身子也越来越差,极易生病。”

一听老烦的话,刘思齐突然愧疚地低下了头,郑如月却是释怀地一笑,拍了拍丈夫的手。

“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你不必如此。”

刘思齐却咬咬唇,抬起头来,七尺汉子竟然在此时红了眼眶:“月儿,我,我对不起你。当年要不是我贪玩,没有照顾好你,也不会让你掉进了冰窟窿呆了那么久。”

林媛恍然,没想到他们之间还有这么一件事,难怪二舅会如此愧疚,甚至等了那么多年也要娶她了。

“所以我才不想你因为愧疚就……”

“不是的,月儿,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我跟你成亲,并不是因为愧疚想要赎罪,我对你是真心的。”

生怕郑如月会误会,心里难过,刘思齐紧紧抓住她的手,极力解释。

“我知道,我相信你。”郑如月点头微笑,这么多年相处,他是真的爱她,还是紧紧是因为愧疚,她心里明白,只是她自己过不去自己那道坎儿,不想耽误他而已。

咳咳。

老烦最看不过小情侣哭哭啼啼的模样了,干咳了两声,敲了敲桌子:“哎呀,你俩要腻味,等下关起门来随便腻味,先让老头子我把话说完行不行?”

刘思齐两人赶紧擦了擦眼泪,不好意思地跟老烦道了声抱歉。

老烦撇了撇嘴,开始犯难:“其实呢,她这个病也好治,每天针灸外加汤药调理,顶多一个月也就没事了。汤药也不需要多么名贵的药材,一般药房里也能够买到。只是……”

“只是什么?神医您尽管说,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能解决!”

看了刘思齐一眼,老烦弱弱地抽了抽鼻子:“不是你的问题,而是,我的问题。”

老烦的问题?

------题外话------

哇,今儿是个好日子啊,八月八号,大家都发发发,哈哈,我也想要发发发,订阅啊订阅,快点来砸晕我吧,吼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