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她就是个卖糕点的!/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金老太太眼皮子动了动,慢慢睁开了眼睛,有些心疼地看向了金灵儿,嘴唇动了两下,可是眼睛在扫到一旁倔强而孤傲的金玉儿时,眼眸里满满的都是不满和失望。

金玉儿自然也看出了金灵儿的别有用心,冷冷一笑,问道:“妹妹让我跟祖母服个软?那请问妹妹,我该怎么服软了?承认那轮椅是我故意找人弄坏的,然后坐实了我谋害祖母的罪名?呵,妹妹你口口声声说跟我如亲生姐妹一般,如今却将我陷入那不仁不义之中。你可知道,那被轮椅摔伤的,可是我的亲祖母!我金玉儿就是丧尽天良,也不可能会把自己的亲祖母害死!”

金灵儿一噎,宽袖下的手指紧紧揉了揉帕子,这个贱蹄子,一口一个亲祖母的,非得让别人知道她不是亲生的似的!

金玉儿的话不仅戳痛了金灵儿,更是戳到了金旭财的痛脚,若非他只是金老太太的一个侄子,怎么可能会让他费这么大劲儿来讨好老太太?

“玉儿,你妹妹也只是担心祖母的身体,何来让你不仁不义了?你可不要歪曲了你妹妹的一番好意啊。”

听着二叔如此语重心长和失望的劝导,金玉儿连眼皮子都懒得施舍给他。他们打的什么主意,在座的人里边,除了被蒙骗的祖母和什么都不闻不问的金老大以外,恐怕都能看得出来了。

林二栓跪在最远处,伏低了身子,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他也很纳闷,明明是说找他来看看那轮椅是怎么坏掉的,怎么一来就问他轮椅是不是金家大小姐让他故意弄坏的了?他连轮椅的面儿还没见着了,连哪里坏了都不知道啊。

给林媛带路的那个小丫鬟轻轻走到冯妈妈身边,跟她说了几句话,冯妈妈脸色一变,刚要呵斥小丫鬟,一扭头正好看到林媛几人在拐角处冲她微微点头。

冯妈妈不好再发作,只好走到老太太身边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金老太太眯缝着的眼睛瞬间睁大,抬手让冯妈妈搀扶了她坐起来,而后看着林媛所在的方向,十分不好意思地大声说道:“原来是福满楼的东家亲自到了!实在是不好意思,让姑娘久等了。”

见她跟自己说话,林媛不好再在一旁看着了,微微一笑,走了出来:“听说金老太太身子不适,我就赶紧过来看看了。”

林媛的声音在座的几人可以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特别是金灵儿,做梦都想把这个小村姑给掐死。一听她居然来了,抬起头来狠狠瞪着她,眼睛里的厌恶怎么遮也遮不住。

不过转念一想,今日的事再怎么说也是金府的家事,她就算嘴皮子功夫再厉害,也不可能管到他们家里来吧。

只是,老太太刚说的福满楼的东家,是怎么回事?

金玉儿也没想到林媛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来到,抬起头来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感受到来自姐妹俩的不同目光,林媛只是对着金玉儿微微一笑,连金灵儿的头发丝儿都懒得看一眼。

同在驻马镇经商,刘掌柜和金老太太还有金家大房的洪氏也算是有些交情的,跟两人打过招呼后,刘掌柜指着林媛介绍道:“金老太太,这位林媛林姑娘是我们福满楼的东家,今日听说您出了点意外,特意赶来看看您的。”

说完,刘掌柜还特意加了一句:“林姑娘跟我家老东家和少东家都关系亲近得很,极得两位的赏识,现在店里的所有事,都是林姑娘打点。”

金老太太何等精明,即便刘掌柜说的隐晦,但是她也听出来了,眼前这小姑娘不仅仅是福满楼的东家那么简单,以后是要当老板娘的。

想通了这些,老太太对林媛的态度就更加热情了,赶紧指着自己身边的座位,说道:“老身只是不小心摔了一下而已,根本没有受伤,还让林姑娘惦记着,真是折煞老身了。姑娘快坐,刘掌柜也坐。”

她指的地方原本是金家二房的位置,金家老大是家主,断没有让他给客人让座的道理。如此,就只能委屈老二了。

虽然林媛十分不想坐金家老二坐过的椅子,但是只要看到他吃瘪的样子,她还是很高兴的。所以林媛也不客气,一屁股就坐到了金旭财让出来的位子上。

阮氏的位子让给了刘掌柜,一脸不忿地跟着夫君坐到了对面洪氏的下手位置。连座位都比大房低了,真是丢人!

金旭财此时却没有心思想那些有的没的,福满楼啊,能跟福满楼搭上关系,区区让个座而已,有什么关系?

金灵儿此时却是目瞪口呆了,几天前还只是个小小稻花香老板的林媛,怎么摇身一变成了福满楼的东家了?这丫头,不会是来骗人的吧!

“你,祖母,这林媛只是个卖糕点的,根本就不是福满楼的东家,您可不要被她给骗了啊!”金灵儿一见到林媛,整个脑子几乎都不受控制了,一张口就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相比于她的轻率鲁莽,金玉儿就稳妥多了,虽然也对林媛的身份有些疑惑,但也仅仅是疑惑而已,并没有出口询问。

林媛冷笑一声,接过了小丫鬟奉上来的茶水,轻轻地用杯盖撇了撇浮茶。

刘掌柜也对这个头脑简单的金灵儿十分不屑,不过却十分有涵养地没有理她。

金老太太脸上却是红彤彤一片,不满地瞪了金灵儿一眼,这个孩子平日里看着挺机灵听聪明的,怎么一到大事上就跟个傻子似的!还说什么人家是来骗人的,就算那个小姑娘她没有见过,难道刘掌柜还能是假的不成?

“老大家的,还不把他们几个带下去,那件事回头再说!”老太太不满地冲着洪氏低声吩咐道,而后又对跪在地上的金玉儿姐妹说道:“你们俩还不见过林姑娘?”

这意思,就是让洪氏把外人林二栓带下去,让金玉儿姐妹站起来了,同时也提醒了金灵儿莫要再说胡话。

金灵儿还想在说什么,可是一看到自家娘亲拼命挤眼睛的模样,就知道刚才自己那句话有多么愚蠢了。

“见过林姑娘。”金玉儿姐妹俩同时向林媛行了一礼,虽然她要比她们年纪小,但是毕竟身份在那里摆着呢,受这一礼还是说得过去的。

只是金灵儿这礼行的可是心不甘情不愿了。

林媛赶紧站起来,扶起了金玉儿,喊了她一声金姐姐。而后笑着对有些意外的金老太太说道:“金老太太,实不相瞒,我跟金姐姐早就认识了,今日过来,除了探望您的身子,还有件事要跟您说清楚。”

金老太太没想到自己的大孙女儿竟然跟福满楼的东家如此亲热,实在是有些意外。福满楼啊,一个福满楼就顶她两个金记醋坊,更别说这福满楼还在周围几个城镇都有分店,若是所有店里的醋都用他们金记醋坊的货,那得是多少银子啊!

金老太太想到的,恐怕在座的人里边也就只有金家老大这个抱着砚台不撒手的人想不到了。

金家老二拼命给金灵儿使眼色,可是金灵儿跟林媛之间早就有龃龉,让她低三下四地给林媛巴结关系,还不如让她去店里干体力活儿了!

见闺女这么不争气,金旭财皱眉差点就要发作了。

“玉儿能跟林姑娘如此亲密,那是我们玉儿的福气。”金老太太对金玉儿的态度明显转变,脸上的笑容也更灿然了:“只是,不知道林姑娘此次来,还有什么事吗?”

林媛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指着即将要被带下去的林二栓说道:“实不相瞒,卖给金姐姐轮椅的这位大哥,是我同村的一个哥哥,而且,这轮椅也是我介绍给金姐姐的。所以,今日听说那个轮椅出了点问题,我就赶紧过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金灵儿在心里哼了一声,本来她只是想扳倒金玉儿而已,还没有把主意打到林媛头上了,结果她自己就给撞上来了,真是傻!

“啊?原来这个故意做残次品卖给姐姐,害得祖母摔伤的男人,竟然是林姑娘的哥哥?哎呀,姐姐,你怎么不早说你跟林姑娘的关系呢?”金灵儿眼珠子滴溜溜地转,把金玉儿都给气得有些受不了了,这个妹妹是傻子不成?连福满楼东家也敢随便诋毁!

林媛冷冷一笑,接着喝自己的茶,她早就看出这个金灵儿是个空有美貌却没有脑袋的花瓶了,这种话背地里说说也就是了,居然还敢拿到明面上来说,难道金老太太真的会被她三两句话就给误导了?若真是如此,这金家也就没几个拎得清的聪明人了。

刘掌柜轻蔑地白了金灵儿一眼,悠悠说道:“金二小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先不说我家东家怎么样,就只是林老板的轮椅,你怎么就一口咬定他是故意卖的残次品呢?我家东家的父亲也是用的林老板亲手做的轮椅,用的时间可比你家老太太时间长得多,难道,我家老爷也是用的残次品?可我们老爷可没有摔跤啊!”

“她刚才都说了,他们不是一家人吗,当然……”

“灵儿!放肆!”不等金灵儿说完,金旭财一声厉喝,打断了她的话。

“爹!”金灵儿还欲再说,可是一看旁边母亲的眼色,再顺着她的眼神看向金老太太时,真个人都像是坠入冰窟一样,浑身发冷。

金老太太一双眼睛如同利刃一样,恨不得要把她给戳穿!

此时的金老太太也被这个拎不清的孙女气得几欲吐血,福满楼的东家,他们金家想要巴结还来不及呢,这丫头居然还故意诋毁!还是玉儿这个孙女儿懂事识大体,都能跟林姑娘以姐妹相称了。

“林姑娘,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想到这个,这位林老板会是你的同村哥哥。”金老太太赶紧招招手,“快,赶紧请林老板落座。来人,奉茶。”

林二栓早在林媛进门时,整个人就精神过来了,感觉心里那股没有底气的危机感也消散了不少,只要有林媛在,他心里就踏实多了。

见林二栓落座,林媛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同时也跟对面坐着的金玉儿交换了一个眼神。

余光一扫,正好看到坐在首位的金家老大金旭发。他还在低着头摆弄着自己手里的砚台,一方四四方方毫无任何装饰的砚台,在他手里仿佛生了花似的,怎么看也舍不得放下。

林媛微微叹了口气,怪不得金家老二野心勃勃,这老大也太扶不上墙了吧。

金旭财是个人精,一看林媛的表情就知道她对老大失望透顶,当即就笑嘻嘻地抱拳搭讪道:“久闻福满楼东家的盛名,今日一见真是让金某讶异,没想到啊,鼎鼎大名的福满楼东家,竟然只是个小姑娘。真是让人汗颜,汗颜啊。”

林媛对金家老二没啥好感,只是勾了勾唇角没有说话。

刘掌柜察言观色,道:“金二老爷客气了,我家东家才刚刚接手福满楼不到一个月而已,谈不上什么盛名。”

金旭财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脸上又红又白,干笑两声坐回到椅子里。

金灵儿看着自己爹爹吃瘪,恨不得拿刀子把对面那个云淡风轻的小村姑给剜了!

“金老太太,刚刚进门时,我看大家好像有什么误会。我这位哥哥为人忠厚老实,做生意说不上多么精明,但是,像刚才金二小姐所说的故意出卖残次品的事,我相信我这个哥哥,是绝对不会做的。”

林媛一进门就称呼金玉儿为金姐姐,现在称呼金灵儿为金二小姐,孰亲孰远可想而知。

金老太太其实也不想承认自己会被自己的亲孙女儿给害了,此时听到林媛的话自然也顺坡下驴了:“林姑娘说的是,老身没有查清楚真相就请了你家哥哥过来问话,实在是我做的不对。林老板,老身刚刚多有得罪,还请您莫要计较才好啊。”

林二栓没想到被这么大岁数的老太太给道歉,当即有些傻了,赶紧站起身来,有些局促地看着林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他这个呆头呆脑的模样,倒是让金老太太相信了他不会做出那种坑骗顾客的事来。

只是,那轮椅明明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坏掉的了?

见金老太太有意要把这件事揭过去,金灵儿急了,她好不容易布下的局,可不能就这么轻易地给毁了。

“祖母,既然这轮椅不是林老板的问题,那我们就更应该查清楚了啊。”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金灵儿表现出一种十分害怕的模样,“祖母,若是这轮椅自身的问题也就罢了,若是,若是真的是有人故意为之,想要害您,那,灵儿这心里实在不敢想象,府里有这样的人存在,以后祖母会时刻陷在危险之中啊。”

金玉儿白了她一眼,冷冷说道:“妹妹怎么就这么肯定是有人故意为之了?祖母向来带人宽厚,府里人谁不知道,怎么会有人害她?”

“祖母人好,但是架不住某些人小肚鸡肠啊!”金灵儿反唇相讥,“姐姐别忘了,也许会有某些别有用心的人,耐不住性子了,想要害了祖母,也好谋夺咱们金家的家产哪!”

谋夺家产这种事在大户人家时有发生,金老太太浑身一震,眼眸里射出厉光,她掌管了金家几十年,说不准真的有人坐不住了,想要把她害死,好当家做主!

金玉儿被金灵儿这意有所指的话气得够呛,一旁洪氏却是拉了拉闺女,摇了摇头。经过刚刚的慌乱,现在她已经完全镇定了下来,静下心来把这件事前因后果仔仔细细理了一遍,到底谁才是该好好查查的人,她心里早就有数了。

反正她相信自己闺女肯定做不出这么阴损的事来,倒是二房那边,本来就不是亲生的,现在又紧紧盯着大房的家住地位不放,还真没准会做出这种事来!

“娘,儿媳也认为灵儿的话颇有几分道理。”洪氏不愧是出身大家,说起话来气度都不一样,林媛对金玉儿的母亲十分欣赏,“虽然儿媳相信,这种谋夺家产的丑事肯定不会出在咱们金家,但是,既然现在已经危害到了母亲的安全,我们还是要查一查的。”

金老太太对洪氏还是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金家老二两口子冷笑一声,也表示赞同。

林媛看向老太太,笑道:“金老太太,按说这是你们的家事,我不该掺和,但是没有办法,我这个哥哥嘴巴笨,现在又被卷了进来,只好由我这个干妹妹代劳了。”

见老太太欣然点头答应,林媛又道:“其实呢,我也觉得为了力证金姐姐的清白,我们还是该查一查这件事的。但是,若是像金二小姐所说的,谋害老太太是为了谋夺家产,我倒是有些不敢苟同。据我所知,金家的家主是大老爷啊,就算要谋夺家产,也应该冲着大老爷下手才是,怎么会朝着老太太呢?”

金灵儿一愣,呆了。

林媛一笑,继续说道:“还有,据我说知,金家大老爷只有一个嫡亲的女儿,也就是我金姐姐,并没有嫡出的儿子。既然如此,害死了大老爷,下边又没有儿子,到底谁才是受益者,这不是就显而易见了吗?哦,对了,二老爷,我这当然不是说你就是凶手了,我只是就事论事,打个比方而已。当然,我想你肯定也没有谋夺家产的心思的,所以,害死了大老爷,下一个受害的,很可能就是你啊,二老爷!”

看着林媛说的头头是道,又表现出一副极为关心的模样,金旭财就是想发火也发不出来了。金灵儿气得一张小脸儿都快要开染坊了,她原本还以为这林媛出现了,只是多了个牺牲者而已,现在看来,哪里是来了个受气的,明明是来了个碍事儿的!

金老太太毕竟岁数大了,若是这事早发生个十年,她根本就不用这样被几个小辈儿牵着鼻子走,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猫腻来。但是,人岁数大了,顾虑多,忌惮的也多,想得自然就多了。

正对峙的时候,刚刚给林媛带路的那个小丫鬟匆匆跑了上来,行了一礼,脆声道:“启禀老太太,姑奶奶和两位公子来了。”

金老太太脸色顿时欣喜起来:“快,赶紧让姑奶奶进来。”

小丫鬟脆声答应了,跑出去请人了。

姑奶奶就是金家出嫁的女儿金晓娟,正是县太爷李昌的继室金氏,也就是当初做主把林思语带进李府的那个主母。

林媛对这个金氏早就好奇的不行了,听说当初她是为了打压一个怀孕的小妾才不得已把林思语接进了府里。可是没想到的是,那个小妾不构成威胁了,倒是自己亲自接进府里的林思语逐渐地压了她一头,可把她给气得好几天都没缓过劲儿来。

正想着,金氏已经迈着标准的小碎步进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