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金氏到来,对质/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赶紧打量了一番,这金氏顶多三十岁出头,保养极好,装扮也得当,她走得很快,脸上满满的都是焦急的神情。但是即便如此,也没有毁坏她一点儿端庄的气质。

说实话,看到这金氏时,林媛还真的是诧异不已,这样端庄大气的金氏跟她感觉中的可不一样啊。李凤娥的姑母是她身边伺候多年的老妈妈了,能依仗李妈妈那样苛刻的人,这金氏应该也好不到那儿去才对啊。

正想着,林媛一眼就看到了紧跟在金氏后边的李妈妈,只是她跟金氏之间还隔开了好几个人呢,这么一看,这李妈妈应该也只是个普通的妈妈而已,算不上是金氏的心腹。

“娘,您怎么样了?”金氏一进门就朝着坐在上头的老太太走过去,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又是揉着胳膊,又是捏着腿的,恨不得把老太太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好好检查一番才放心。

都是闺女是娘亲的贴心小棉袄,这金氏一进门就先关心她的伤势,就是比那两个臭小子强多了。

金老太太心花怒放,拉过闺女的手,一个劲儿地说自己没事,让她宽心。

冯妈妈早就亲自搬了椅子过来,放到了金老太太身边,金老太太携了她的手,不舍得让她坐远了,就让她坐到了自己跟前儿,好好地看着。

“安哥儿也来了?志哥儿也来了啊?快快,坐下坐下。”

林媛的目光也顺着金老太太的视线,看向了跟着金氏一起进来的两位公子身上。高个的正是李昌原配夫人所出的李承志,现在金氏是他的母亲,金老太太自然也就成了他名义上的外祖母了,外祖母生病,他这个外孙子于情于理都得跟过来瞧瞧才是。

只是,来归来,来了以后怎么表现可就不是金氏能做得了主的了。

李承志懒得搭理这个腿残了的老太婆,略略抬了抬眼皮子,就大喇喇地坐到一边的椅子上,也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心,正好坐在了金灵儿的对面。

想起之前莲儿说过老太太有意把金玉儿许配给李承志的事,林媛特意看了看金玉儿,见她一脸淡漠,根本没有看李承志一眼,就知道金玉儿对这门亲事是有多么得不满意了。

可是再反观金灵儿,却是甜甜地叫了李承志一声表哥,阮氏更是对李承志亲热地不行,恨不得这李承志是自己的女婿似的。

李承志也不是个傻子,他玩了这么多女人,对金玉儿那种孤傲冷清的女人最是无感,相比较于她,这活泼机灵,眼睛又会说话的金灵儿,倒是更符合他的口味。

林媛眼睛眯了眯,对阮氏和金灵儿的把戏看得透彻。金氏把自己侄女儿说给这个继子,无非就是想要继续把持住李府罢了,而金家老二则对金氏事事想着自己亲大哥的闺女非常不满,当然要从中作梗了。

也不知道他们到底知道不知道这李承志在外干过的龌龊事,若是知道恐怕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让金灵儿去勾搭他了吧。

算了,反正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林媛耸耸肩,假装没看到。他们俩要是真到了一块,还正好解脱了金玉儿了,也不失为好事一桩。

李承志的无礼在金老太太眼里似乎早就已经习以为常,只是让他坐下后就不再跟他说话了。

倒是金氏所出的小儿子李承安,一进门就蹦蹦跳跳地扑到了金老太太怀里,祖母长祖母短地叫个没完,把金老太太哄得直乐。

见老太太身体无碍,金氏才终于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大堂里坐着的人,发现了林媛几个陌生面孔,疑惑道:“这位姑娘是……”

金老太太这才反应过来,笑着拍了拍手:“哎呦,一看到安哥儿我都乐晕了,忘了给你们介绍了。这是福满楼的东家,林媛林姑娘。林姑娘,这位是……”

“我知道。”林媛笑着站了起来,对金氏行了一礼,她只是个县令夫人,没有诰命,本来是不用行礼的,但是一想到接下来她所求之事,还是客客气气地行了一礼,“林媛见过夫人。”

“原来是福满楼的东家,能在今日相见,还真是好巧啊。”金氏聪明的很,一眼就看出了林媛这要吐小小年纪能当上福满楼的东家,肯定是有过人之处。

一听是福满楼的东家,那边李承志才额外地看了林媛一眼,其实林媛这丫头长得还是挺秀气的,只是跟金玉儿一样,浑身上下无不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进的气质,让李承志这样的好色之徒生不起任何兴趣。所以,他也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继续跟金灵儿眉来眼去了。

倒是金氏身边的那个李妈妈一下子就认出了林媛,她之前可是到林家坳不少趟的,对这个全村闻名的小灾星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原本这小灾星也在备选的行列里,但是碍于她的名声,最后才选了模样更俊秀的林思语。

只是,这才多久不见,这丫头居然就成了福满楼的东家了,还真是让人震惊。

李妈妈想到了前两天林家孝来家里哭穷要银子的情景,心里一阵厌恶,自己家里出了个这么好的苗子非要撵出去,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不过,这个林媛可是府里那个小娼妇的堂妹了,若是让夫人知道了这件事,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李妈妈三两步走到金氏身边,原本她是想要亲口告诉金氏这个劲爆的消息的,但是无奈她身份不够,只好先把这事告诉了另外一个妈妈,那个妈妈一惊,赶忙回身在金氏耳边重复了一遍。

林媛把她们的动作都看在了眼里,更是把金氏的惊讶和对林媛的打量一并看在了眼里。

她就这样落落大方地坐着,没说什么,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安。不就是知道了她跟林思语的关系吗,有什么要紧?反正都已经断绝关系了。

不过林媛显然低估了金氏的心胸,她没有说什么,而是看向了金老太太,问道:“娘,刚才我听着说什么谋夺家产的话,到底是怎么回事?您的轮椅不是才买了没多久吗?怎么会坏掉了?查清楚缘由了没有?”

金老太太叹了口气,没有提谋夺家产的话,只是回答了她的后半句:“这不是等着你来呢啊,冯妈妈,去把那坏掉的轮椅搬上来,正好姑奶奶到了,让姑奶奶看看,该怎么处置,要不要报官。”

“是。”冯妈妈退下去,不一会儿带着两个小厮回来了,小厮搬着的正是坏了一个轮子的轮椅。那轮椅的轮子完好无损,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却是整个儿地从轮椅上给掉了下来。

刚才大家全都把关注点放在了谁该负责上了,都没有想到要拿轮椅瞧瞧,或者是想到了,但是却被某些人给误导了。

那轮椅搬上来后,所有人的眼睛全都看向了金氏,毕竟在现场所有人之中,也就只有金氏还是个官太太。

金氏看了一眼万事不关心的大哥,失望地摇了摇头。看向了林二栓,刚才等冯妈妈去搬轮椅的时候,她已经听金老太太把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知道这林二栓是林媛的同村哥哥,金氏对他的态度还算平和。

“林老板,麻烦你看一下,这轮椅是怎么回事。”

话虽然说的客气,但是所有人的眼睛还是全都盯向了林二栓,弄得林二栓有些手足无措。

林媛小声安慰道:“二栓哥,你别怕,仔细检查,但是最好什么都不要动,以防别人说你动手脚。”

虽然这么多人看着,林二栓根本不可能有动手脚的机会,但是瓜田李下,就怕某些人故意栽赃,到时候又得白白浪费唇舌了。

林二栓点点头,听了林媛的话故意把自己的袖子撸了起来,弯腰在轮椅旁边转了两圈,整个轮椅无碍,主要是那个轮子。

他仔细看了轮子后,咦了一声,而后抱拳对金老太太和金氏说道:“这,这个轮子的木栓,被人换过,不是我当初用的那个。”

木栓被人换了?那岂不是就证明,今日这轮椅坏掉,根本不是偶然,而是人为的了?

金老太太一听这话,气得一巴掌拍在了椅子把手上,也顾不得在场还有林媛和刘掌柜他们了,气呼呼吼道:“好啊,果然是有人惦记着老身的性命了啊!我老太婆十六岁嫁进金家,为了金家的生意和宅子的事勤勤恳恳几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想到啊没想到,今儿居然被你们这些白眼狼给惦记上要害死我啊!啊!”

一看老太太生气了,金家所有人全都噌地一下子站了起来,洪氏气急,狠狠地拽了夫君的袖子一把。

金旭发这才有些气闷地抬起头来看了洪氏一眼,待顺着洪氏的眼神看到自己娘亲那气得几欲炸肺的样子,金旭发赶紧站了起来,却一脸茫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林媛简直都要被这个金家老大给气笑了,他们这边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这人是不是有毛病?

见老太太生气,金氏赶忙给她顺胸口的气,又让冯妈妈去取了老太太平时吃的药。

李承安也乖巧地绕到外祖母身后,为她轻轻捶打背部,很是懂事。

在座的所有人里,除了林媛和刘掌柜这几个外人没有站起来,也就只剩下李承志了。他一脸不耐地歪倒在椅子里,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反正也不是亲孙子,金老太太根本没有把他放在心上,也就懒得看他。

服侍着金老太太把药吃完,金氏又劝了一会儿,金老太太才稍稍平静下来,冲大家摆摆手,示意大家都坐下。

金家老二两口子互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侥幸和失望。

金灵儿见大家都落座了,却没有人说那轮椅的事,当即眼珠子一转,拍案,气愤道:“我就说肯定是有人故意害祖母的!祖母,您先别生气,没准这事根本就不是咱们府里的人干的!哼!林老板,你说这轮椅的东西换了,可是你怎么证明这木栓不是你做的?没准从一开始,这个木栓就是你故意装上去,打算害我祖母的呢?”

林二栓没有想到这金灵儿又把矛头指向了自己,赶紧辩驳:“不是的不是的,这东西不是我做的,小姐您要是不相信,完全可以过来看看,这个,还有这个,这两个轮子的木栓根本就不一样,一看就能分辨地出哪个是我做的,哪个不是我做的。”

做木匠活儿的人都是如此,其实别人也是一样,只要是自己做的东西,不管过了多久,也能一眼就认出来。金家是开醋坊的,不可能会在别的地方尝不出自己家的醋来。林二栓所说的话,就是这个道理。

林媛冷眼看了金灵儿一眼,语气不满:“金二小姐,你怎么就一口咬定这轮椅就是我家哥哥做的手脚了?我请问你,他跟金老太太连面都没有见过,为什么要害她?还有,若是他真的想要害老太太,也根本不会在自己的东西上边做手脚,这岂不是太明显?连你都能抓住的把柄,别人还会看不出来吗?”

“也许他就是故意的呢!或者,他是被人家收买了,然后替某些人做事的呢!”金灵儿意有所指,说完之后才反应过来林媛最后一句话好像是在骂她。

好啊,林媛,在我们金府都敢这样骂人,还真当自己是福满楼的东家就可以随意放肆了吗!

还不等金灵儿开口回骂,林媛已经看向了金氏,说道:“夫人,既然我哥哥已经找出了这轮椅的症状所在,就说明他问心无愧。还有,他说这个木栓不是他做的,而是被换的,想来也是有原因的。不如,就请夫人去他的店里找一找,若是能找到相同的木栓,那我们认栽。但是,若是找不到,就请夫人做主,不要把莫须有的罪名扣到我们的头上。”

林媛说的理直气壮,义正言辞,金氏一时有些愣了,对这个女子顿时刮目相看了几分。难怪她会入了福满楼老东家和少东家的眼了,这样的女子,若是她也会喜欢的。

可是一想到家里那个只知道拈酸吃醋,给她添堵的林思语,金氏心里就跟吃了苍蝇似的恶心。都是一个家里出来的人,怎么就相差了这么多!

金氏挥挥手,立即让小厮去林二栓的店里翻查。以防出现纰漏,金老太太让冯妈妈也跟着一起去了。

林媛有些担心冯妈妈被人收买,刚要开口,就见对面金玉儿轻轻摇了摇头,而后眼神扫向冯妈妈,又点了点头。

林媛恍然,这冯妈妈应该是金老太太的心腹,不是轻易就被人收买的,她也就放心了。

反观对面金家老二一家,却是有些慌了。林二栓的店里一直都是自己看着,而且他是个十分谨慎的人,每次来了客人都会紧紧跟随从不懈怠。所以,金家老二想要往林二栓的店里放什么东西,是完全不可能的。这也是林媛那么轻易地就答应让金氏派人去翻查的原因。

金家老二两口子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平静。但是金灵儿就不行了,她本就沉不住气,这下眼看计谋败露,更是慌里慌张地连茶杯都打翻了。

金玉儿将她的表现看在眼里,唇角微微露出一丝微笑:“妹妹怎么了,好像很害怕似的。别担心,很快就能抓住谋害祖母的凶手了,姐姐不会让凶手得逞,再谋害你的。”

金灵儿咬了咬唇,没理她。

阮氏隔着小茶几紧紧攥住了女儿的手,知道她在担心事情败露的后果,安慰地拍了拍她的手,做事之前一定要想好如何万无一失地善后,这是她今儿要给女儿上的另一堂课。

时间很快过去,不一会儿冯妈妈他们就回来了。

冯妈妈手里拿了几个从林二栓店铺里找到的木栓给金老太太和金氏看,有做好的,还有半成品的,就连做坏了的残次品都带了几个。

林二栓轻轻扫了一眼,顿时讶异,这些人翻找地也太仔细了吧,那里边还有好几个是他月初就扔掉了的废品了,居然也被翻了出来。

经过一番对比,这坏掉的轮椅上的木栓的确不是林二栓所做的,如此也便轻而易举地洗清了他身上的嫌疑。

没有林二栓的事了,那么他跟金玉儿勾结一同谋害金老太太的事,也就不存在了。

金老太太看向金玉儿的眼神恢复了之前的疼爱,叹道:“玉儿啊,委屈你了,祖母老了,不中用了啊。”

这不痛不痒的话对金玉儿来说根本不起什么作用,她微微福了一礼,语气毫无波澜:“祖母说的哪里话,只要祖母没事,玉儿就放心了。”

洗清了一些人的嫌疑,现在就该找真正的罪魁祸首了。

敢谋害金老太太,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金氏气急,蹭的站了起来,厉喝:“这轮椅,平日里都是谁保管着?”

既然买的人没有事,那就从平日里保管负责的人入手了。

金氏说完,一个小丫头从人群里战战兢兢地走了出来,还没走到大厅中央,就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颤着声音道:“回,回姑奶奶的话,是,是我负责看管的。”

“说,这木栓是怎么回事?”

那小丫头的头都埋在了地板上,肩膀颤颤巍巍地,声音也被吓得破了胆:“我,我不知道啊,姑奶奶,真的不是我,不是我啊!”

金氏气得一把将手里的茶杯扫到了地上,碎瓷片正好落在那小丫头的前边,吓得小丫头连手指都白了。

“还说不是你!除了你还有别人能碰到这轮椅吗?还有吗?啊?你倒是说话啊!”

小丫头沉默,确实没有了,可是,她不能承认啊,承认了就真的是无路可走了。

小丫头眼珠子悄悄地看向了一旁端坐着的阮氏,盈盈泪光的眼睛里满是恳求。

金灵儿紧张地连嘴唇都快要咬破了,这丫头往这边看了,是不是快要揭穿他们了?

阮氏心里冷冷地哼了一声,却语重心长地劝道:“小妮儿,你也是府里的老人儿了,你爹娘都在府里这么多年了,你做这样的事,有没有想过你爹娘?小妮儿,你做这事,你爹娘有没有参与进来?”

那个叫小妮儿的小丫头顿时脸色大变,当初她听从阮氏的蛊惑做这件事的时候,她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不过现在,她哪里敢把阮氏供出来?她娘在厨房做事倒是无碍,但是她爹可是在二房的醋坊里当值的,若是她供了阮氏出来,阮氏不得把她爹娘整死?

而且她根本没有把握金老太太会相信她的话。

“你还不说!”

小妮儿咬唇,本是惊恐的脸上一瞬间变了颜色,冷笑一声:“是,是我干的!我就是要让老太太赶紧死掉才好!”

老太太又气又惊,一下子仰倒在椅子里,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了。

“好啊,好啊,你跟在老太太身边十年了,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说,你到底是为了什么?”金氏一屁股坐在了椅子里,她觉得今儿生的气,比这一个月的都要多。

小妮儿惨笑一声,道:“为什么?呵,姑奶奶,我跟在老太太身边十年了,我一直把她当亲祖母一样伺候着,不敢有一点不尽心。可是呢,老太太是怎么对我的?当初她早就答应了,等我满了十五岁就给我说一门亲事,让我去过快活日子。但是,就在上个月的时候,她突然把我叫到屋里,说是大老爷膝下只有大小姐一个女儿和二少爷这一个庶子,实在是人丁单薄。所以,就让我去给大老爷做妾室!”

小妮儿惨笑一声,哼道:“老太太啊老太太,我尽心尽力这么多年,你就是这样承诺我的吗?你不是说让我找个好男子就放了我的吗,为什么又要我去给大老爷做妾?您身边那么多丫鬟,更不乏想要给老爷们做妾的丫头,可是您为什么要选我!为什么?”

老太太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就要害自己,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你不同意,可以告诉我啊。”

小妮儿嗤笑道:“告诉你?有用吗?连大小姐的婚事都不能自己做主,我一个小小的丫头,您会管我想什么吗?”

金玉儿没有想到今日的事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一想到祖母的霸道专权,和自己即将要跟那个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她难得地低垂了头,脸上的哀伤一闪而逝。

而更加震惊,甚至说是愤怒的,就是老大媳妇儿洪氏了,婆婆未经自己同意就给自己的夫君纳妾,这已经不是头一次了,没想到上次的教训还是不够,这老太婆又要打他们大房的主意了!

金灵儿却是尝尝地松了一口气,幸好有娘亲,不然她都要吓坏了。看了阮氏一眼,她终于如释重负地笑了。

小妮儿是金府的家生子,本来是可以任凭他们金府的人处置的,但是毕竟有林媛这个外人在,若是私自处置了会不好看,所以,金氏直接让人把小妮儿带去了大牢里,交给李昌处置了。

林媛冷眼看了这一场好戏,只觉得自己真真是长了见识,原来大宅子里的龌龊事这么肮脏。

不过,她也相信,那个小妮儿肯定不是幕后主使,她也相信二房的人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但是这样的事,已经没有人再追问了。毕竟,那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丫鬟而已,在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眼里,就如同一只蚂蚁一样微不足道。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