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玉儿不愧是金玉儿,第二天就派人给她捎了信儿来,说是善德堂的事已经搞定了。只要林媛什么时候需要郎中,随时可以派人去善德堂请。

林媛高兴的不行,稻花香的生意已经很差了,她急需一个契机来挽回失去的形象。

现在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好,就差一个在驻马镇颇有盛名的了郎中了。其实按说这个郎中应该是非老烦莫属的。但是,一是老烦难请,二是除了那些极个别的有身份的人知道老烦的厉害,普通老百姓还真没见识过他的手段呢。

所以,林媛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跟驻马镇最大的药铺善德堂合作了。即便之前她在善德堂闹了点不愉快,但是好在那东家是金玉儿的表叔,有金玉儿出马,一切万事大吉。

说做就做。

这日一大早,林媛和夏征就早早来到稻花香准备了。因为她早先就已经让六子他们做足了宣传,所以今儿聚在稻花香门口的人可真是不少,比那日开张还要多。

有的是同街一起开铺子的老板,有的是稻花香的老顾客,还有的则是听闻了关于稻花香的谣言,专门跑来看热闹的。

林媛在人群里发现了两个鬼鬼祟祟的小伙计,冷笑一声,没理他们,来得正好,他们要是不来,今儿这出戏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收到预计的效果呢。

夏征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唇角一勾,看来又有人要倒霉了。

福满楼门口的空地上,摆了一张大桌子,上面放着店里的各种糕点,一边是大家已经见过的,另外一边则是一些没有见过的,样式很新鲜,模样也挺好看,让人看了就想上前去尝一尝。

这要是在刚开张那天,肯定会有不少人好奇又欣喜地上来询问这些糕点的价格味道,但是,此时却是没几个人敢靠近,甚至还带着隐隐的厌恶。

大家小声嘀咕着,有小孩子伸手想要去拿糕点的,也被大人赶紧一把拽了回来,就像那糕点是毒药似的。

林媛把所有人的神情看在眼里,知道他们都是被谣言给吓怕了,毕竟五石散这种东西有多么可怕,是个人都知道。

门口围了这么多人,万一一会儿有别有用心的人起哄,伤到了林媛可怎么是好。

夏征走过来,示意今日的事让他来说。林媛一笑,婉言谢绝了:“稻花香是我的铺子,大家也都知道我才是它的东家,你虽然身份特殊,但是,让你来说,可能还不如我自己出面效果更好。夏征,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其实之前林媛也想到了会有人来闹事,所以她就让那几个护卫全都站在了桌子的两旁。再加上夏征和林毅,除非对方请的是武林高手,不然还真不会伤到她。

见她坚持,夏征也不再说什么,这个女子的倔强和独立,是他从未见过的。他知道她不想做笼子里的金丝雀,更不希望自己的男人束缚了她。

夏征一笑,站在了她身后,既然她不想要别人束缚,那他就做她背后的男人吧,默默地守护默默地支持。

林媛拍了拍手,站在那些糕点前,声音依旧如开张那日一般洪亮,只是今日,她更多了几分沉稳。

“各位,近日来关于我稻花香的流言数不胜数,有说我稻花香糕点放了五石散的,还有说我稻花香小气,连块小小的糕点都不舍得多给的。”

林媛扫了眼前的人一圈,微笑道:“所以,我们稻花香,今日要在这里,当着大家的面做一个澄清,还请各位街坊邻居给我们做个见证。”

人群里顿时有人不屑地嗤了一声。听到有人起头,其他人也跟着议论起来,什么故意的啦,假装的啦,还有什么虚伪的话,全都冒了出来。

林媛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反应,也不着急不气恼,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笑。

林毅眼尖,早就发现了人群里带头起哄的人是谁,手掌不经意间一翻,小石子儿飞出,那两个起哄的人顿时悄没声息地蔫了,就连身子也动不了了。一双眼珠子咕噜咕噜惊恐地转啊转,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撞了鬼还是被附了身。

没了这两个人的带头起哄,人群的声音很快就消停了下去。

林媛这才指着桌上的一盘子糕点,笑道:“首先,我要说的就是我们稻花香小气的事。大家都逛过铺子,我想请问大家,不管你买不买东西,先让你无偿品尝的铺子,有几个?”

人群里立马有人摇了摇头:“你不买还让你白吃?做梦呢吧!”

有人开头,其他人便很快也被牵着走了。这就是领头人的作用。

林媛一笑,觉得那个说话的人好像有点眼熟,但是一时也没有心思去想是谁,点头道:“这位小哥儿说的是,谁家的东西都不是大风刮来的,不可能你不买还让你白白品尝。不过,在我稻花香的店里,却可以。我想,当初我稻花香开张的时候,各位应该没有忘记那些免费品尝的糕点吧?”

“怎么会忘呢,我当时就是吃了那糕点才决定要买的!真的是太好吃了!”那个小哥儿一声嘀咕,立即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特别是住在西街的人,更是如此。毕竟稻花香开张那日,场面不能不说壮观。

林媛看了那小哥儿一眼,继续说道:“如此,请问各位,我稻花香是不是小气呢?”

见人群里又开始纷纷嘀咕起来,不过这次的内容却是多半倾向了稻花香,林媛心里也畅快了许多。

“各位,谢谢各位对我稻花香的支持。接下来,我就要说第二件事了,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林媛神色严肃起来,“这些天,我听到了不少关于我稻花香的糕点里有五石散的传闻。说实话,当听到这个谣言时,我十分震惊,也自认为是不是自己的糕点出了问题。但是,在我严查店内所有糕点之后,别说五石散了,就是一点儿脏东西都没有。所以,对于这件事是如何发生的,我十分纳闷。”

“有时候,我在想,或许是哪个顾客买到了有问题的糕点,但是,我等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见到有一位顾客到店里来讨说法。我想各位应该记得我在稻花香开业那天说过的话,只要是在我的店里买到了有质量问题的糕点,我稻花香绝对加倍赔偿。既然如此,我林媛想问一问那散播谣言的人,你究竟有没有从我的店里买到这样的糕点?买到了你为何不拿回来当面对质!若是没有买到,请问,你散播这等谣言又是何用意!”

林媛一连串三个问题,一一敲打在门口看热闹的人心上,或许早就有人会有这样的疑惑,但是他们却没有提出来,林媛的话无疑是给大家敲响了一个警钟,告诉他们,这谣言,不可信!

但是,毕竟是吃的问题,不可能因为林媛的几句话就这样让人轻而易举地相信。

有个年纪稍长的妇人,拉了拉小孙子的手,有些担忧地说道:“其实俺们也不是不相信林老板,可是,这可是,可是五石散啊,俺还给俺小孙子买过你们的糕点呢!他也爱吃的很,听了那个谣言,俺还真以为他是上了瘾了。”

旁边一个年轻一些的妇人也道:“是呢,谁家干了坏事敢明面上说啊,还不都是藏着掖着的?再说了大家都这么说,我们也不知道相信谁了。”

“是啊,是啊。”

“大家不都是为了家人的安全吗?”

听着众人或抱怨或无奈的话,林媛微微点头,拍了拍手:“所以,今日我要请大家做个见证,也好让大家放心。”

说着,林媛伸手指了指身后的一位年过花甲的老先生,那老先生身穿长袍,笑容慈祥,让人看了以后就觉得心里踏实。

“这位是善德堂的胡大夫,我想大家应该都有所耳闻。今日,我便请来胡大夫给我稻花香的糕点做个见证,看看这里边,到底有没有五石散的存在。”

这位胡大夫是善德堂的首席坐诊大夫,在驻马镇十分有名。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医术好,还因为他心术正,不像别的大夫似的随意坑骗患者的银子。这样的大夫,要不是善德堂出了高价,只怕还真请不到呢!

其实一开始请到这位大夫的时候,林媛还有些诧异,她没有想到在善德堂那样的地方,竟然还有这么好的大夫。在她印象里,她就以为这善德堂应该是个唯利是图的地方才对,敢情,那个死胖子也只是其中的另类啊。

一听说是善德堂的胡大夫,人群里立马爆发出了一阵骚动。这样好的大夫可不只是有钱就可以请到的。

听说之前有个邻镇的老地主生病来请胡大夫,但是胡大夫因为那个老地主坑骗佃户,还强抢民女的恶名声,就是不给他看病。那个老地主除了有钱,别的啥也没有,拿出了十两金子来,都没能让这位老先生松口。可见,这位老先生的人品如何了。

林媛敬重这位老先生的人品,亲自搀扶了他走到桌案前。老先生不善交际,只是对这人群微微一拱手,就拿出了自己检验糕点的工具来,将桌子上的几份糕点仔仔细细地一一检查了一遍。

人群里顿时鸦雀无声,上百双眼睛全都紧紧盯着胡大夫的手,只见他先是捏了一些糕点,在鼻尖闻了闻,又捏了一点儿放到了嘴里尝了尝。

如此反反复复,胡大夫将桌上的所有糕点全都检查了。

等胡大夫将最后一块糕点放回到盘子里,人群里立即有人急不可耐地问道:“胡大夫,怎么样,可有五石散?”

胡大夫用干净的帕子擦了擦手,对林媛抱拳点了点头,而后对大家朗声说道:“五石散亦成为寒食散,因为其配方总毒砂,所以五石散仔细闻起来,会有一股淡淡的大蒜味道。而我刚刚品尝过的那些糕点里,有甜有咸,却唯独没有大蒜味道。再者,服用五石散后,人们会出现面色红润,双目有神,胃口好,进食多,精神爽的症状。各位,请看看我,是否有这种症状?”

听了他的话,大家果然全都精神灌注地仔细观察起了胡大夫,若是那些糕点里真的有五石散,刚刚他可是把桌子上十几种糕点全都尝了一个遍,就算不会中毒,也会多多少少有些反应的。

但是,胡大夫还是跟刚才出现时一个样子,莫说面色红润双目有神了,根本一点也没有看出来。他都是年过花甲的老人了,就算平日里身体再壮实,保养得再得当,可不可能如同中年壮汉似的。

如此,人们也算是相信了林媛所说的话,这稻花香的糕点里有五石散一说,看来也只是个谣言而已。

轻轻点头谢过了胡大夫,林媛来到桌案前,郑重说道:“各位,刚刚胡大夫已经帮我们稻花香澄清了谣言,在此,我还要向大家再次郑重承诺,只要是在我稻花香发现或买到掺有五石散的糕点,我稻花香,立即关门,从此再不做糕点生意!”

说完,林媛看似随意地扫过了刚刚被林毅点穴的那两个小伙计,见他们骨碌着贼兮兮的眼睛,就知道今儿这鱼饵放出去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着大鱼咬钩了。

说完,林媛又指着桌上几份以前没有见过的糕点,一一介绍道:“各位,我稻花香最近又出了新鲜样式,若是有需要的,可以到我店里品尝购买。这里,我先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这是豌豆黄,这是驴打滚儿,这是酥皮月饼,这个则是冰皮月饼。”

又指了指白五姐端着的那个大大的托盘,林媛笑道:“当然,还是跟开张那日一样,我们店里以后所有的糕点,都会免费让大家品尝,若是不喜欢,完全可以随时离开,我稻花香绝不做任何强买强卖的事。”

说完,林媛点了点头,大牛和亮子立即麻利地上前来将桌案搬到了一旁,给顾客腾出进店的路来。

而林毅则在第一时间已经悄无声息地解开了那两个小伙计的穴道,两个小伙计甫一得到自由,就疯了似的伸胳膊伸腿儿,生怕被再次定了穴道,赶紧灰溜溜地离开了。

林媛看了他们一眼,冷笑一声。

可是,即便林媛已经请了胡大夫来坐镇,依旧有人不敢进门买东西。万事开头难,还是得需要一个领头人才行。

林媛想到了方才那个一直帮腔的小哥儿,可是此时再找,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的影子了。

正纳闷,忽听得那边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林媛抬头一看,原来是金玉儿来了。

金玉儿也听说了稻花香的事,只是之前跟林媛不算十分熟悉,后来又忙于自己府里争权的事,根本无暇他顾,所以也没有办法来帮她。

林媛也了解她府里的事,对于她今日能够过来声援,实在是意外的很,也高兴得很。

金玉儿手里牵着的正是她的庶弟金世文,这还是小家伙儿头一次走出金府来到这大街上呢。一双眼睛骨碌碌地转个不停,因为好奇,也因为陌生,他紧紧攥着金玉儿的手,时刻不敢放开。

虽然只跟金世文接触了几天而已,但是毕竟是血浓于水,姐弟俩现在的关系更近一层了。因为已经有了过继他为嫡子的打算,所以金玉儿有意让他多出来走走见见世面,以后对他接管金家的产业也是有帮助的。

“世文,这个铺子里卖的都是好吃的糕点,你想不想去看看?”跟这个弟弟说话时,金玉儿难得的语气柔和了许多,还真让林媛大吃了一惊。

金世文很想去,点了点头。

“那你自己进去,好不好?姐姐跟这位姐姐有话要说。”伸手摸了摸金世文的头发,又给他正了正领口的扣子,金玉儿微微一笑,给他指了指里边各种好看的糕点,鼓励他自己进去买东西。

金世文虽然有些胆怯,但是一听说姐姐就在门口等着他,终于点了点头,恋恋不舍地松开了金玉儿的手,一步三回头地进去了。

见金世文进去了,金玉儿扫了一眼门口围着的人群,大声唤来了晴儿:“晴儿,你陪着小少爷一起,给老太太挑些可口的糕点。”

看了自家小姐的神色,晴儿心知肚明地应下,笑道:“是,咱们老太太现在啊,就爱吃稻花香的糕点呢,奴婢这就给老太太多挑几样。”

金玉儿点头,赶紧让晴儿跟着金世文一起进去了,毕竟是头一次出门,她也实在是不放心这个弟弟。有晴儿这丫头在,她也放心多了。

金玉儿的身份不少人是知道的,毕竟开张那日她也是一同来了的。见金家老太太都喜欢吃这儿的东西,而且金玉儿一点儿也没有怀疑的迹象,立即有不少人呼啦一下跟着进去了。

对于金玉儿这个及时雨,林媛还真是感激地不得了。

“原来金姐姐还有个弟弟啊。”林媛可是清清楚楚地知道的,金家大房除了金玉儿一个嫡女之外,根本就没有嫡子,但是,她倒是有个庶出的小弟弟。不过看刚才她跟那孩子的亲密关系,一点也不像是个庶弟啊。

金玉儿苦涩一笑:“那是我的庶弟,不过,很快就会变成了嫡子了。”

早就将林媛当成了自己的朋友,金玉儿也就跟她说了:“世文的姨娘病了多年,郎中说快不行了。而且,你也看出来了,我母亲没有生出来儿子,老太太对她意见颇大。所以,我娘打算把世文过继到膝下当嫡子养,以后金家的产业也不会旁落。到时候,我也能放心地出嫁了。”

原来是这样,林媛恍然,不过一看金玉儿提到出嫁二字时那愁眉不展的模样,就有些替她惋惜。

“金姐姐,你,真的要嫁给李承志?”打心眼儿里说,她是不希望金玉儿跟李承志那个败类在一起的。而且,她不相信金氏这个主母会不知道李承志的真实面目,毕竟她是金玉儿的亲姑姑,哪里有把自己的亲侄女儿往火坑里推的?

金玉儿无奈地笑了笑:“虽然还没有定下来具体日子,但是十有**会成吧。姑姑说,李承志虽然人品不好,但名义上是她的养子,总归是要听她的话的。所以,就算我嫁过去了,也不会吃亏。其实我也知道,姑姑只是不想让李府的大权落到别的女人手里罢了。若是没有李承志,只有安哥儿一个儿子的话,我想,姑姑也不会想出这样的法子了。”

金玉儿的话竟让林媛无言以对,金氏的做法其实放在这个时代真的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她只是个继室,没有原配那么理直气壮。再加上自己的儿子还小,想要跟李承志争夺什么完全没有胜算。

林媛似乎也想到了她为什么要接林思语入府去挤兑另外一个小妾了,无非就是后宅里女人们制衡的手段罢了,这金氏也说不上是个好人或者是坏人。只要是能保住她的地位,保住她儿子的位置,恐怕她什么都能做得出来。

金世文毕竟是头一次外出买东西,看了好半天都不知道该下手买什么。晴儿也让他挑了几样儿尝了尝,金世文眼睛大亮,觉得每一个都好吃的不得了。但是让他买,他又不好意思开口。被冷漠久了的小孩子心思最是敏感,他怕自己买的太多,姐姐会不高兴,会再也不带他出来玩了。

金玉儿跟林媛在门口说着话,见小家伙儿一直不放心地回头看她,心下一软,跟林媛打了个招呼就进门去跟他一起挑选了。

林媛在门口看着金世文眼里对金玉儿的依赖,和金玉儿对小弟弟的疼惜,知道他们根本不像金玉儿所说的那样是互相利用。金玉儿对这个小弟弟是真的疼爱的,想想有个那样的爹,还有个辛苦经营的母亲,小弟的确是她以后最好的依赖了。

门口聚着的人基本都进了稻花香,而且也已经有不少买了东西出门来了。

还有个小孩子一边走一边吃着新买的糕点,经过林媛身边时,奶声奶气地举着手里的糕点问她:“姐姐,姐姐,这个为什么要叫驴打滚儿啊?我吃了好几个了,也没有发现里边有打着滚儿的驴呢?”

他的话刚好被几个进门的大人听到,全都捂着嘴笑了起来。林媛一看,这不就是刚才那个说话的妇人紧紧拉着的小孙子吗?

她蹲下身子,跟小孩子四目相对,笑道:“因为这个糕点外边有一层豆粉,看起来就像是驴打滚以后粘在身上的土啊。你瞧,像不像?”

小孩子似懂非懂地看了看,而后了然说道:“哦,原来驴打滚不一定有驴啊,怪不得老婆饼里边也没有老婆呢!那我就可以放心地吃了,奶奶,我回去了以后一定要跟小胖说,吃老婆饼是不会吃出老婆来的,他不用再担心有个厉害老婆管着他了。”

噗,这次连身后的夏征都被他都乐了。这小家伙儿也太可爱了吧,夏征温柔的目光看向林媛,不知道以后他们两个生出来的孩子会不会也这么可爱了。

妇人被小孙子的话弄得脸都红了,赶紧拉着孩子走了。

林媛笑着摇了摇头,是不是自己起的名字太另类了?连小孩子都教坏了。

正想着,对面突然走来一位仪态翩翩的公子,林媛一瞧,原来是马家大公子马俊英。只是今日他身边没有带着那个小吃货马晓楠。

“马公子。”林媛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刚想走近几步迎一迎他,就觉得自己的后背凉飕飕的,好像有什么人在拿眼刀子戳她。

哦,不是戳她,而是戳他!

林媛不用回头都知道,夏征这家伙的醋坛子又被打翻了。

站在原地没有动,林媛却特意地往后退了一步,宽袖掩盖下的小手,轻轻地捏了捏夏征的手。

夏征一愣,眼刀子顿时停住,低头看了看被宽袖盖住,但是却真真实实在手里的软软的小手儿,心里甜滋滋的。

马俊英没有发觉两人的小动作,但是夏征的眼神却是接收到了。一时间有些愣了,特意多看了夏征几眼,论相貌,的确在他之上。只是,这气度和性格,却不是个稳重的。

“马公子今日怎么有空过来了?马小姐呢?怎么没有跟马公子一起来?”

林媛的话将马俊英的视线拉了回来,他温润一笑,声音不急不缓:“实不相瞒,堂妹后日就要出嫁了,晓楠在家里陪着堂妹待嫁,父亲不许她再出来乱跑了。”

原来后天就是马小倩和谢致远成亲的日子,林媛抬头看了一眼对面布匹店里的莫三娘,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只听马俊英又笑道:“不过,小妹知道我今日要来稻花香,还特意叮嘱我让我带几份糕点回去。”

林媛噗哧一乐,对马晓楠这个吃货简直佩服地五体投地了。

刚要说话,忽然看到了马俊英身后跟着的那个小哥儿,诧异地一指他:“你,你不是刚刚……”

那小哥儿嘻嘻一笑,赶紧从马俊英身后走出,拱手跟林媛说道:“林老板,刚刚正是小的,是我家公子让我来的。”

原来刚刚帮腔的那个小哥儿是马俊英的随身小厮,怪不得她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小哥儿很是眼熟。

不过更让她觉得意外的是,马俊英居然会派人过来给她帮忙。

“马公子,刚才多谢你相助了。”林媛这话说的是真心话,对于能在有难事的时候,对她出手相助的人,她向来是记得很清楚的。

马俊英却是无所谓地摆了摆手,笑容依旧温润如玉,淡然如水:“林姑娘客气了,只是举手之劳而已。而且,稻花香的糕点的确没有问题,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出手的。”

夏征突然在身后阴阳怪气地哼了声:“当然没有问题了,现在所有人都看到了胡大夫的见证。马公子这马后炮还真是及时。”

林媛皱眉等了他一眼,再怎么说马俊英也算是她的顾客,哪里能对顾客这样说话的。再说了,能出言相助就是朋友,就算是出于礼貌也不能这样夹枪带棒的啊。

夏征被林媛这小眼神儿瞪得有些莫名其妙,臭丫头,也就是你这个傻瓜没看出这马俊英对你别有用心了,还来瞪我!我,我瞪他!

夏征一双铜铃似的眼睛狠狠地瞪向了马俊英。

林媛被他这小孩子气的模样给逗乐了,伸手在他手心里狠狠捏了一把,嗔了他一眼,懒得搭理他了。

------题外话------

周六啦,啦啦啦~

今日题目:请问福满楼在邺城的分店叫什么名字?店里的掌柜姓什么?

知道的姑娘别犹豫了,赶紧在评论区留言吧,么么哒~

跪求姑娘们支持正版~

不想支持正版的亲,请默默看文,同样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