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交换条件,生病/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留下来值夜的小伙计干巴巴笑了两声,不好意思地对老烦说道:“老东家,实在是不好意思,今儿,少东家给所有厨子们都放了假,大家早早地就回家去了。楼里没有留人,而且,就连刘掌柜他们也都早早休息了。除了小的,您可能找不到别人了。”

嘎,找不到别人了?

老烦双腿一软,再次瘫坐在地上。

小林霜抬起亮晶晶的眼睛,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看向了小伙计:“你,会做饭吗?”

小伙计挠挠头,摇了摇头。

好吧,最后一丝希望也没有了,小林霜哀怨地等着老烦,都是这个老头子,要不是他让自己去骗大姐夫,大姐夫也不会这么狠心不给她饭吃。呜呜,大姐,好想念你啊大姐!

“那个,老东家,我这里还有几个馒头。哎您别抢先!少东家临走的时候说,若是老东家想吃馒头,就得答应他一件事才行,不然,馒头没有,咸菜也没有!”

老烦咬咬牙,跺跺脚,才不会上小畜生的当,宁愿饿死也不要吃他的馒头!

“那我呢?”小林霜弱弱地看着小伙计,虽然没有大鸡腿吃,但是有馒头也行啊。只是,还要答应一件事呢,算了,就算让她做十件一百件,她也认了!

就在小林霜等着宣判的时候,小伙计嘻嘻一笑,将一盘满满的糕点放到了她的面前,笑盈盈说道:“小林姑娘除外,少东家说了,小林姑娘肯定是被蒙骗的。不仅不用答应条件,还有糕点吃呢。”

“哇,姐夫最好了!”小林霜一把将盘子接了过来,一口一个使劲往嘴里塞。

原本还不怎么饿,可是此时看到小林霜吃得那么香那么美,老烦的肚子更加激烈地抗议了起来。

看着他那眼巴巴的小可怜模样,小林霜捏起一块糕点递给他:“师傅,你也吃一块吧。”

老烦眼珠子一亮,差点泪流满面,还是这个小徒弟最心疼他啊。

可是,就在老烦即将伸手的一瞬间,小伙计十分抱歉地对小林霜说道:“小林姑娘,少东家说了,要是您把自己的糕点给了别人,那您也不能再吃了哦。”

小林霜眼珠子骨碌一转,赶紧把手伸了回来,将糕点塞进了自己嘴里:“师傅,对不住了,徒儿,徒儿下次再孝敬您,今儿,就先把不孝敬了哈。”

老烦嘴角抽啊抽,万分后悔收了这个白眼狼为徒。

咕噜咕噜。

老烦咬唇,豁出去了,不就是一件事吗,有什么难的!老头子我宁愿被小畜生整死,也不要被饿死!

“糕点拿来,老头子我答应了!”

“老东家真的是要糕点,不是要馒头?”

老烦一愣,闻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只听小伙计笑嘻嘻道:“若是老东家想吃的是冷馒头的话,只需要答应一件事就好了。但是,若是想吃糕点的话,嘻嘻,少东家说了,吃糕点也不是不行,只是,要答应三件事才能给您糕点。”

小伙计伸出三个手指头,笑得无害的样子。

老烦气得肺都要炸了,馒头一件,糕点三件!夏征你这个小王八蛋!老头子我一定要敲碎了你的头,做成猴脑吃!

“三件就三件,老头子我最受不了激将法,偏偏就吃这套!我还就不信了,他能把我怎么地!”老烦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从小伙计手里抢过了那盘糕点,一口一个往嘴里塞,“哼,就是死,老头子也要当个饱死鬼!”

今晚,同样挨饿的可不仅仅是老烦和小林霜两人,二楼雅间里,苏秋语辗转反侧睡不着觉,晚饭的时候光看着夏征和林媛两个人甜蜜了,她被气得只喝了两口汤,吃了几口菜。平时在家时就有吃宵夜的习惯,偏偏今儿听说了夏征居然跟着林媛去了乡下住,她更是气得连宵夜都给免了。

可是,晚上不吃的结果就是半夜被饿醒。

在肚子地三十八次抗议后,苏秋语烦躁地掀开被子,叫道:“言儿,言儿。”

言儿正在外间睡得香甜,这几天赶路赶得太急,她实在是累得不行了。再加上晚上那些饭菜实在美味,这会儿做梦她都在流口水呢。

“言儿,言儿!这个死猪!”

苏秋语穿鞋子下床,在睡得直吧唧嘴的言儿腿上踢了一脚,言儿啃着猪蹄子正欢呢,冷不丁被踹醒,吓了一大跳。再看小姐那脸黑的跟锅底似的样子,吓得一个激灵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抹了一把嘴边的口水,着急忙慌地问道:“小姐,小姐您怎么醒了?是要喝茶?还是要起夜?”

苏秋语冷冷瞪了她一眼,坐到桌边,接过她倒的茶,一摸,竟然是凉的。

将茶杯重重放到桌上,哼道:“凉茶也敢给本小姐喝?”

言儿连声道歉,赶忙拿着茶壶就要出去换新的。

苏秋语白了她一眼,叫住了她:“等下。别忘了再弄点夜宵来。”

一听夜宵两字,言儿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抖了抖,有些艰难地回过身,为难而又讨好地说道:“小姐,夜宵,可能没有了。”

没有了?苏秋语几乎都要尖叫了,以往她在府里的时候,哪里有没有一说?从来不都是她想吃什么,就能吃什么,想什么时候吃,就能什么时候有吗?怎么到了这里,竟然连夜宵都没了?

“这不是酒楼吗?难道客人想吃点夜宵也没有?”苏秋语的第一反应,就是林媛那个小贱人故意跟她作对,知道她晚上没有怎么吃东西,夜里肯定会饿,所以才没有夜宵!

可是言儿的话却让她彻底绝望:“小姐,那个,夏公子今晚上临走的时候,给,给楼里所有人都放假了。所以,所以这会儿厨房里只有一个值夜的小伙计,根本没有厨子做饭的。”

苏秋语水汪汪的眼睛一瞪,有些没听懂:“你确定,是征哥哥,不是那个小贱人?”

言儿抿了抿唇,硬着头皮点头:“是,夏公子说的。”

坏了坏了,小姐又要生气了。

就在言儿以为苏秋语扔杯子的时候,却不想根本没有迎来想象中的暴戾。

苏秋语在桌前愣愣地坐着,眼睛里一点儿光彩都没有了,这种绝望的眼神,言儿还是头一次见到。

“小,小姐?您要是不嫌奴婢的手艺差,奴婢,奴婢给您煮碗白粥吃,好不好?”

“不好,不好!”苏秋语先是轻轻呢喃了一句,随即大声吼道:“林媛,你这个小贱人!都是你,肯定是你挑唆地!啊啊啊!小贱人,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幸好福满楼里此时除了后院的刘思齐夫妇和正在后院拼命吃糕点的老烦师徒俩,并没有别人在,不然的话,苏秋语这几近癫狂的样子,真真要把人家给吓跑了!

好不容易等她发泄完了,言儿才稍稍松了口气。因为有了白天时的事,苏秋语为了不让夏征厌烦,也不敢再摔茶杯了,别的东西也不敢损坏。她只能在床上,狠狠地蹂躏那枕头和棉被。虽然有些皱了,但好在东西还是完好无损的。

言儿从地上捡起被她扔了的枕头和被子,紧紧抱在怀里,怯怯地问道:“小姐,您,快些休息吧,这都子时了。”

苏秋语呆呆地坐在床边儿,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淌,这次,是真的伤心了。

她知道京城里好多千金羡慕她能待在夏征身边,但是也有好多看得清楚的人,知道夏征对她根本就是不屑一顾。她为了能证明自己,不远千里来找他,结果呢?除了被嫌弃还是被嫌弃!她把京城里那么多富家千金打败了,偏偏败给了一个籍籍无名的小村姑!这要是传了回去,她苏秋语的脸皮,要还是不要?

“小姐,您还是早些休息吧,别再想那些有的没的了。夏公子根本不知道您有吃宵夜的习惯啊,也许,今日就是碰巧而已。”言儿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话不可信。

苏秋语身子一动,砰地一声就倒在了床上,闭眼,任由泪水肆虐。

言儿轻轻地把被子给她盖好,谁知那被子还未碰到她的身子,就被苏秋语一把甩到了地上:“不盖!”

“小姐!”

“滚出去!”

苏秋语闭着眼睛呵斥,言儿畏惧她,不敢再说话,只好将被子放到了她的脚边,以便她自己随手就能拿到。

只是,苏秋语一夜都没有动那被子,第二天,她成功地发烧了。

连冻带饿,心里又堵着股子气,能不生病才怪!

“小姐,您发烧了?”看苏秋语那恹恹的神色,伺候了她多年的言儿一眼就看出她病了。

苏秋语自小受尽万千疼宠,生病的次数一个手都能数的过来,言儿更是慌乱。

苏秋语扶着沉重的脑袋,实在是支撑不住了,又重新倒回到床上,声音也有些沙哑:“征哥哥,回来了吗?”

言儿咬唇,摇头,小声道:“奴婢刚刚去问过了,说是,说是夏公子会在林家坳吃过早饭再回来。”

吃过早饭再回来!

呵,这林家坳有什么好东西这么吸引人的,居然让堂堂将军府的二公子如此迷恋?是了,不是有个林媛吗?

“夫人,今儿应该就能到了吧?”

言儿点头:“是,咱们没有在邺城休息,正好比她们的马车快了一天,最晚,今儿中午夏夫人应该就到了。”

苏秋语面色苍白,但是听到这个好消息的时候还是笑了出来:“好啊,今儿就到了,那就让林媛那个小贱人自己尝尝被人拒绝的滋味!言儿,等下征哥哥来了,跟他说我病了,要出去瞧病,让他陪我。把那个小贱人自己留在酒楼里,最好冲撞了夏夫人才好!堂堂公主被一个小村姑冲撞,不砍了她的头才怪!”

言儿垂眸应了一声,出门等夏征了。

却说夏征和林媛此时正乘坐马车往驻马镇而来。

夏征早上吃了三个手抓饼,喝了两大碗豆浆,此时正靠在林媛肩膀上一边打饱嗝一边占便宜。

林媛第一百零八次将某人的手从自己腰上拿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夏征,你给我老实点!再这样,我就让林毅把你丢出去了!”

虽然是生气,但是因为害羞的缘故,让林媛怒目圆瞪的模样多了几分娇俏,看得夏征更是心痒难耐。

手再一次靠了上来,夏征有些赖皮地笑嘻嘻道:“丢吧丢吧,反正把我丢了也是你心疼。”

林媛脸一黑:“我才不心疼,把你丢出去了,我立马就让林毅掉头去马家庄!”

“马家庄?你要去找那个小白脸儿?”夏征顿时警惕起来,连饱嗝都被吓了回去。

看他这紧张的模样,林媛心里好笑,面上却是一副报复的痛快模样:“对,就去找马公子。福满楼不是有你的秋语妹妹吗,正好,我也去找个马哥哥。”

还马哥哥!夏征都要被这个称呼给气炸了!

“林媛,我看你脑袋里的水还没有倒干净!要不,咱们再倒一倒如何?”夏征眯着眼睛有些危险地就要把手放到林媛的腰间。

林媛突然想起了那天他把自己扛到肩上,头下脚上给他倒水的情形,这家伙,醋坛子又倒了!

“不用不用,我脑袋里没有进水!”

“那就让它进点水吧!”夏征一把将林媛扯到了自己怀里,堵住了她的嘴巴,拼命汲取她的清凉,嗯,以后就不倒水了,这样给她放点水更好。

林媛被他吻得头昏脑涨,满脑子只闪着一个念头,以后绝对不能再轻易打翻他的醋坛子了。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驻马镇城门口,夏征突然搂住林媛的腰,说道:“我们去豆腐坊看看吧。”

林媛摇头:“豆腐坊挺好的,不用看。”

“那就去稻花香?”

“稻花香也没事啊,那天澄清了谣言,现在生意基本上回来了。”

“那,我带你去看看我种的土豆吧,你肯定没有见过。”

林媛扭头,纳闷地看着夏征:“你到底怎么了?有话就直说。”

夏征撇撇嘴:“不想回福满楼。”

不想回福满楼?林媛挑眉,这家伙是不想见到苏秋语才对吧。

昨天晚上她倒是把苏秋语的底细都给问清楚了,按照夏征的说法是,她是他好哥们儿的妹妹,从小跟在他们几个人屁股后边长大的。他也一直把她当妹妹看待,但是从来没有多说过一句话。

可是,在林媛看来,却不是这样的。那苏秋语明显就是把夏征当成了她这辈子要嫁的男人,不然,也不会千里迢迢跑来找他了。

不过,让林媛欣慰的是,夏征的父母并没有对苏秋语有什么特殊的对待。他家只有两个儿子,所以夏夫人对身为女子的苏秋语有几分疼爱,但也仅仅是把她当成了夏征的妹妹,至于未婚妻什么的,林媛一想起夏征嘚瑟地说自己做主的话,就有些想笑。

反正不管怎样,事情应该都不是像苏秋语说的那样,已经把她认定了是夏家的儿媳妇了。但是林媛也不敢肯定夏夫人是什么态度,毕竟夏征并没有正面回答她。

“人家苏小姐千里迢迢来找你,你倒好,从昨晚开始,就躲着不见人家了。也不知道人家苏小姐昨晚有没有伤心流泪呢。”林媛的语气里不自觉地带了几分醋意。

夏征虽然喜欢她吃醋的样子,但是这个时候可不敢逗她,赶紧解释:“她什么样管我什么事?再说了,就算她不来,我也还是要去你家睡的嘛!娘都说了,小弟的名字还等着我给取呢!”

林媛拍了他一巴掌,又羞又气,嗔道:“那是我娘!还有,小弟的名字有我爹呢,不用你!”

夏征不在这些事上跟她计较,笑嘻嘻凑过来:“对,一般都是爹给自己儿子取名字呢,那我就不掺和了。等以后咱们儿子生了出来,我再给他取名字,好不好?”

“夏征,你给我下去!”

马车里,传来林媛又怒又羞的吼声,林毅掏掏耳朵,淡定地继续赶着马车。

最终,夏征还是决定不回福满楼了,不过还是先把林媛送了回来才离开的。

福满楼门口,夏征伸手将林媛扶了下来,要不是林媛坚持得回来处理福满楼各个分店的菜单和账务,他才不会把林媛送回来。

“你先忙着,中午等我回来陪你吃饭。”

林媛点头,夏征刚转身要上马车,就见言儿急匆匆地从福满楼里跑了出来,显然已经在这里等了好久了。

“夏公子,夏公子请留步。”

夏征不耐地看了她一眼,不过没有看到苏秋语倒是有些意外。

林媛也意外,这苏秋语恨不得整日黏在夏征的身上,今儿却没有出现,也不知道又在想什么把戏。

因为太着急,言儿下台阶时差点绊倒在地。林媛赶紧伸手服了她一把,言儿感激地点了点头,随即对夏征福了一礼,急道:“公子,我家小姐她,她生病了,浑身发烫,连床都起不来了。这,这可怎么办啊?”

夏征浓眉一蹙:“生病了就去请郎中,刘掌柜,刘掌柜。”

还没等夏征把刘掌柜叫过来,言儿突然想起苏秋语交代的话,赶紧抢先说道:“公子,我家小姐,我家小姐病得很厉害,要不,您带她去看看吧?”

若说刚才还是真病,此时再听言儿的话,林媛就已经确定了,苏秋语不一定病了,或者的确是病了,但是也是有目的得病了。

“你刚刚不是说你家小姐病的连床都起不来了吗?怎么这会儿又说要出去看呢?”林媛不动声色地冲刘掌柜点了点头,刘掌柜赶紧过来了,“苏小姐生病了,还请刘掌柜赶紧派人去善德堂把胡大夫请来。”

刘掌柜应了一声,赶紧让小伙计去请人了。

而这一切的一切,夏征连半个字都没有说。这可把言儿给急坏了,要是让小姐知道她连这么点小事都没有办好,就等着挨打吧。

吩咐完了刘掌柜,林媛才突然想起来一事:“刘掌柜,老东家没在吗?”

应该是没有在,不然也不会请别人去给苏秋语看病了。不过,就算他在,也不一定会给苏秋语看病的。她更在意的其实是自家小妹而已,平日里这会儿她都会在门口欢欢喜喜地接她的,然后一把扑进她的怀里,问她有没有给她带好吃的早饭来。

可是今日,竟然没有看到小妹的身影,怪不得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呢。

刘掌柜看了夏征一眼,摇头道:“老东家没在,小林姑娘一大早就给刘夫人针灸完,跟老东家出去玩了。”

怎么又出去玩了?

虽然心里有疑惑,但是林媛素来也知道这两人的脾气,没有再多问什么。

也就只有夏征心里最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待看到刘掌柜跟他点头,心里一阵畅快,老家伙,让你卖了我,一盘糕点就把你给坑了,还跟我斗!

“夏公子,我家小姐她病得厉害,您能不能去瞧瞧她?”已经办砸了一件事,言儿眼珠子一转,拦在了夏征身前,希望他能去探望一下苏秋语。

可是,结果还是让她失望了,或者是,她太高估了苏秋语在夏征心里的地位。

“我又不是郎中,看了也是白看。”随后,夏征没再看言儿一眼,目光柔和而宠溺地对林媛说道:“我走了,等我回来。”

林媛抿唇轻笑,目送夏征离开。

言儿被晾在一边,感觉自己跟个透明的一样,根本就没有人搭理她。

林媛扭头,看着言儿沮丧的模样,笑道:“言儿,你不是说苏小姐病了吗?怎么说,她也是我福满楼的客人,我这个做东家的,也该去探望一番才是。言儿,你说呢?”

言儿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我说?要我说才不是!没有把夏征请回去就罢了,再把你这个小贱蹄子带回去,她家小姐不得把她给抽筋扒皮?

“不用了不用了,林姑娘,我家小姐她,其实也只是舟车劳顿太累了而已,没有什么大病,就不,不劳烦你过去探望了。”

林媛一笑,当先往楼梯处走去:“这怎么能行呢?若是我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我都听说了,若是再不来瞧瞧,让苏小姐知道了,肯定是要不高兴的。”

言儿急的眼泪都快要冒出来了:“真的没事的,林姑娘,您还是去忙您自己的吧。”

林媛突然回头,眯了眯眼睛:“言儿你这样阻拦我去探望你家小姐,莫非你家小姐没有生病?”

言儿一愣,赶紧摇头,觉得不对劲儿又赶紧点头,如此反复两次,才说道:“不是的,我家小姐是真的病了,只是,不想劳烦林姑娘去探望而已。”

“哦?难道苏小姐还在为昨日的事生气吗?”林媛挑眉,“昨日那杯茶水,我不是故意要倒在她身上的,希望她不要生气了才好。”

原本言儿还在为她说的昨日的事而纳闷,此时听到她说起茶杯翻倒的事,脸颊瞬间就红了。

看她这个样子,林媛心里冷笑一声,不等她反应已经朝着苏秋语的房间走去。

房间里,苏秋语听到外边的走路声音,赶紧盖好了被子,又抬手把自己鬓边的一缕头发放到了额前,末了还不忘把自己最美最动人心魄的侧面露出来。

门吱扭一声开了,苏秋语听到脚步声音越来越近,而后,进来的那个人轻轻坐到了自己床边,再然后,没有声音了。

苏秋语等了半晌,等到连她都快要不耐烦的时候,终于嘤咛一声,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本以为,落入眼底的会是夏征那俊朗而关切的脸,没想到,竟然是林媛那个小贱人似笑非笑的脸庞!

“怎么会是你!”苏秋语终于装不下去了,抬眼扫了一圈房间里,发现除了林媛和言儿,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林媛好笑地看着她从装睡到醒来的全过程,其实早在她进门的时候言儿就已经想要开口提醒苏秋语了。只是,被林媛制止了而已。不然的话,她也不会有机会看到苏秋语虽然病怏怏的,但是美得不像话的睡姿。

说实话,这苏秋语的确是个美人,比她之前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子都要美上分。只是,这苏秋语也只是空有一副好皮囊而已,总是靠柔弱夺取别人的关注,却不晓得,这样的关注要的多了,也会让人疲倦。

“苏小姐好像等的人不是我呢?”林媛笑得无害,反而这样的微笑,在苏秋语眼里还带着一种嘲讽和鄙视。

就是这种云淡风轻的笑容,刺痛了苏秋语的骄傲,她刚刚装睡的样子,全都落在了这个小贱人的眼睛里,她现在心里一定是在嘲笑她,绝对是!

言儿躲在一旁,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以免战火蔓延到了自己身上。此时的她,哪里还有昨日的嚣张跋扈?在知道林媛这个小村姑,连他家小姐都难以对付之后,言儿已经非常识趣地收敛了自己的锋芒。

可是,她不出声,不代表苏秋语会忘了她。

“言儿!”

言儿的身子下意识一抖。

“让你去请征哥哥,你怎么把这个小贱蹄子给我带来了?”只是相识了一天而已,苏秋语已经被林媛气得原形毕露了,果真是人前白莲花,人后食人花啊。

言儿赶紧抖着双腿上前来,剜了林媛一眼,而后怯怯地说道:“回,回小姐的话,夏公子他,他有事走了,连福满楼的门都没有进。不过,夏公子还是很担心小姐您的病情的,亲自嘱咐刘掌柜请了驻马镇最好的郎中来给您瞧病。”

苏秋语本就发烧,脑袋晕的厉害,刚刚冲着言儿吼了之后,脑袋更晕了,胳膊一歪,倒在了枕头上。

林媛看她这个样子,知道她是真的生病了,也没有心思再跟她斗嘴,笑了笑站起身来准备离开:“既然苏小姐病得这样虚弱,那我就不打扰了,苏小姐好生养病吧,若是想吃什么或者是需要什么,就让言儿去告诉刘掌柜,我一定会满足苏小姐的。”

苏秋语冷哼一声:“少装出一副好人的样子来。”

林媛勾唇,笑笑没理她,反正她该说的话都说了,既然她不领情,那就算了。

苏秋语不等她离开,又说了一句:“既然如此,那就让征哥哥来照顾我吧。怎么,做不到?还是不舍得?呵,刚才还说的那么好听,需要什么就告诉你,你一定会满足我。现在我提出来了,你倒是不说话了。林媛,你还真是虚伪啊!”

被她如此一顿数落,林媛不怒反笑,居高临下看着她苍白但依旧不服输的脸:“苏小姐,你觉得夏征这样的人,是愿意听别人摆布的吗?莫说是你我了,不管是谁恐怕都不能让他听话。”

夏征的确是这样的人,不然的话,也不会背着他父亲,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开酒楼了。

苏秋语被林媛堵得无话可说了,夏征若是能任由别人摆布的人,那她就不会这么辛苦,还得跑到驻马镇来寻他了。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