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安乐公主/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刚刚的话,也只是想要让林媛丢丢脸而已,但是话说出口以后,她又觉得丢脸的其实是自己。至少,夏征还把自己的东西给了林媛,而她呢?除了像个跟屁虫似的追着夏征这么多年,何时得到过他一个笑容,或者一句称赞?

苏秋语抬起眼眸,平时水汪汪的大眼睛因为生病的缘故又多了一层引人怜爱的雾气,这样的眼睛,比她平日里装模作样哭泣时更平添了一种朦胧美,着实让林媛惊艳了一番,不知道夏征看到这样的苏秋语会不会动心。

只是,苏秋语一开口,就立即打破了这种美感,她嗤笑了一声:“呵,林媛,你以为你真的得到了征哥哥的心了?我告诉你吧,他就是在京城呆腻了,那么多大家闺秀看多了,突然遇到你这样一个小村姑,觉得新鲜罢了。等他对你也没了新鲜感,哼,林媛,到时候你会比我还要惨!”

林媛无所谓地笑了笑:“或许吧,但是,我林媛不是那种没了男人都没了命的女人。即便将来夏征跟我没有了未来,我照样可以回归自我,过我自己想过的日子。”

“但愿吧。”

送给林媛最后两个字,苏秋语终于支撑不住虚弱的身子,歪倒在了枕头上。林媛瞥了她一眼,走出了房间。

言儿怯怯地看着苏秋语歪着身子喘粗气,心知自己办砸了差事,低着头不敢看她。

“言儿。”

言儿身子又是一抖。

苏秋语却是没有心情,更没有力气再呵斥她:“你刚才说,征哥哥出去了?”

“是,出去了,坐马车走得,应该挺远的。”言儿把自己看到的全都说了,不敢再有一点儿隐瞒。

苏秋语咳嗽了一声,呵呵笑了:“走了就走吧,我原本就是打算把他引出去的。虽然没能跟他一起出去,但是,只要没有他在,等下夏夫人到了,我倒要看看林媛怎么出丑!”

后厨里,老烦和小林霜等着滴溜溜的眼睛专往好吃的东西上盯。在偷偷端了一碗燕窝和一碗鸡汤后,师徒两人躲在厨房门口的角落里,你一口我一口喝得香滋滋的。

“师傅,这什么东西?这么滑,比我大姐做的豆腐脑还要滑溜呢。”小林霜又喝了一口,砸吧砸吧嘴,就是甜味不够,再多放点糖就更好了。

老烦小绿豆眼儿紧紧盯着眼前的鸡汤,也喝的美滋滋的:“那东西有什么好吃的,还不如你大姐做的豆腐脑呢!哎,就是可惜了,要是再来一份水晶肘子就更好了,有汤有肉,那才叫享受。”

“我说早点出来早点出来,你偏不!现在也就只有这个汤汤水水的可以喝了,没啥好吃的。”小林霜嘟着嘴,把最后一口燕窝喝光,觉得也只是半饱而已,委屈地哼了哼:“今儿晚我要跟大姐回家,我要吃大姐做的口袋饼和手抓饼。”

一听口袋饼和手抓饼,老烦的口水流的更凶了,只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不行不行,要是让那个小霸王逮到了我,可就不是三件事那么简单了。”

在小林霜脑门上一敲,好心“提醒”道:“小妮子,为师不让你回去那是为了你好。要是让你大姐和大姐夫知道,你偷偷骗了他,他肯定会打你屁股,还不让你吃饭的!”

“不会的,我大姐最疼我了,才不会打我!唔,唔。”

不等小林霜说完,她的嘴已经被老烦的大手给捂住了。

使劲儿挤了挤眼睛,小林霜才终于安静下来,只听厨房里一个有些霸道且刁蛮的声音,高高在上地叫道:“我给小姐炖的燕窝和鸡汤呢?喂,谁偷喝了我家小姐的燕窝和鸡汤?好啊,没人承认是不是?你们都给我等着,我去找你们东家!福满楼的厨房里有人监守自盗,我看你们东家怎么跟我家小姐交代!哼!”

言儿气呼呼地迈着步子走了,她一早上受的气,全都发泄在了厨房里,心里顿时畅快了不少。

角落里,老烦和小林霜面面相觑,看了一眼手里空荡荡的碗,立马像扔烫手山芋似的将碗咕噜扔到了地上,爬起来就逃走了。

林媛自然不会因为一碗燕窝和鸡汤而去惩罚自己的厨子们,更何况,到底是谁偷偷喝了那燕窝和鸡汤,她早就心知肚明,后厨里的人也都清楚。

笑着看了言儿一眼,林媛让小伙计去后厨又给苏秋语重新炖了一碗燕窝,只是把白燕换成了更加名贵的红燕。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她还特意把鸡汤换成了更有营养的鸽子汤。

言儿丢了吃食,本来还挺理直气壮地,不过在看到那些东西后,还是有些心虚起来。她还以为这么个穷地方没啥好的呢,没想到连红燕都是轻而易举地就给拿了出来,比她家小姐还阔绰。

言儿看林媛的眼神头一次变了,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小小村姑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却说夏征刚刚出城,就有一辆马车进了驻马镇。这辆马车虽然低调,但是全身的价值绝对不非。段看那拉车的两匹骏马,鬃毛发亮,马蹄浑厚,绝对不是一般人家能够养得起的。

马车穿过主街,朝着福满楼的方向驶去。

百年饼屋门口,金灵儿和孟春燕各自拎了一盒糕点出来,正巧见到了那辆造价不菲的马车。

金灵儿有些诧异:“呀,那是谁家的马车?好气派。”

孟春燕也看到了那马车,只是死要面子的她却轻轻嗤了一声,翻了个白眼儿:“除了那马俊美点,也没怎么样,还不如我的马车呢,我这马车可是我哥哥最新从邺城给我定做的,贵着呢!”

金灵儿一阵赞叹之后也恢复了平静,看了一眼孟春燕的马车,心里冷冷一笑,这个呆子,人家那马车车厢可是檀木的,比她这个强了不知道多少倍。不识货的乡巴佬!

孟春燕没有发现金灵儿眼里的鄙夷,还沉浸在自己的新马车里,自从那日看到了林媛的新马车,孟春燕的攀比心就被激发了出来。她一个小小村姑都能坐那么贵那么好的马车,她堂堂孟家酒坊的千金小姐一定要比她的更好更贵!

所以,她回家后就一直求着家里人给她换新马车,可是,虽然同是家中独女,但是她可没有马晓楠那样的好命,除了爹爹疼爱,还有个大哥宠着。

跟爹求了半天不管用,她又去求大哥。大哥更是不理她,知道她这里有一百多两的零花钱,骗了五十两出来,然后花了十五两银子在邺城买了个旧马车,又花了几两银子刷新漆并换了新的车帘,这两新马车就成了。

偏偏孟春燕不仅没脑子还是个没见识的,连新旧马车都分不出来,只是看着装饰得极其华丽,比林媛的马车还要华丽,她就高兴了。

将糕点放到了马车里,孟春燕突然想起一事来,八卦地看着金灵儿:“听说小村姑那个稻花香前些日子生意特别不好,还有五石散呢。”

金灵儿冷笑一声,没说话,那都不是新闻了,人家现在的生意好得不行不行的。

没深究金灵儿为何不说话,孟春燕又道:“我听说那边请了善德堂的大夫呢,那善德堂不是跟你们金家有关系吗?你怎么能让他们跟那个小村姑狼狈为奸?要是我,坚决不让那个胡大夫出面,整死那个稻花香才好呢!”

金灵儿白了她一眼,说她呆,她还真就更傻了。哪壶不开提哪壶,那善德堂的东家要是肯听她爹的话,他们二房也不用在金家不受待见了。

懒得再跟这个蠢货说话,金灵儿借口自己有些累了,就登上马车离开了。

孟春燕看了一眼她那辆新鲜的华丽的马车,喜滋滋地上去了:“脸色这么臭,肯定是嫉妒我的马车比她的好!呵呵,大哥这次终于办成了一件事。”

金灵儿的马车跑得极快,路过福满楼的时候,正好看到那辆奢华低调的马车停了下来。

“原来是外地人。”金灵儿失望地落下车帘,她还以为是哪家千金或者夫人的马车呢,没想到只是个外地人,算了,她还想搭讪一番给自己家拉拉生意呢。

福满楼门口,那辆奢华低调的马车上,先是跳下来两个衣衫精致质地精良的小丫鬟,一个圆脸一个长脸,一个成熟稳重,一个眼珠子滴溜溜转,明显更活跃一些。

稳重的那个丫鬟,伸手撩开帘子,扶了里边的人下来:“夫人,您当心点。”

那马车帘子下,一位保养极好的中年妇人慢慢走了下来,先不说她身上的衣裙何等华贵,单是头上那小小的一枚紫金钗子,就够稻花香一个月的进账了。

那妇人脸颊白皙,不胖不瘦,虽然年近四十,但是因为保养极好的缘故,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而已。

妇人看了一眼正滴溜着眼珠子四处打量的小丫鬟一眼,温婉一笑,一点儿要责备的意思都没有:“瞧瞧夏荷这样子。秋菊,银子不是在你那吗?一会儿没事了,你俩出去转转玩一圈,看见什么好的就买,别舍得花钱。对了,别忘了给春雨和冬梅也买上一份,省得回去了,她俩念叨你们。”

秋菊微微一笑,点头应了。

夏荷笑嘻嘻地回转身子,搀扶住妇人的一只胳膊,讨巧地说道:“夫人最疼我们了。不过,我们可不腰夫人的银子,等会儿我们去跟二少爷要银子,二少爷不言不语地就开了这么大好几个酒楼呢,肯定有的是银子!”

秋菊嗔了她一眼,碎道:“就你鬼灵精!二少爷那个小气鬼,才不会舍得把银子给你呢!”

妇人呵呵一笑,抬头看了看眼前装修华丽的酒楼,微微点头:“这个臭小子,背着我们做生意不说,竟然还做得这样大。要不是弘德那孩子告诉我,我还都不知道呢。走,进去找他算账去。”

这位妇人,正是夏征的母亲,安乐公主。

夏荷秋菊互望一眼,抿唇偷笑,夫人哪里是为了看着几个酒楼才来的啊,明明是听三皇子说二少爷在这里结实了一位姑娘,才火急火燎地往这里赶的呢。

刘掌柜正在埋头研究新菜谱,突然感觉一股子极为强烈的压迫感从头顶袭来,知道了来了贵客,他赶紧抬起头来,笑意盈盈地招呼着。

却不想,竟然是一位妇人,还是单身的妇人,身旁虽然有丫鬟,却明显没有男子陪同。这在驻马镇这样的地方可不多见,一般女子可不是随意能出来吃饭的,若是有,也会有家人陪同,或者至少两位女子同来。

但是,多年的眼里还是让刘掌柜看出来,面前这位妇人绝对不是一般人,端看她那温婉柔和的微笑,还有行走时的姿态就能看出来。

“这位夫人,请问您是要吃饭吗?”刘掌柜拱手笑盈盈地向妇人问道。

安乐公主一进店就四处打量着,不觉暗暗称赞,这臭小子别看他正事一点不干,但是做起生意来还是挺有头脑的。也不知道他到底是随了谁,家里可没有一个人能在做生意上这里厉害的。

听到刘掌柜的话,安乐公主含笑轻轻颔首。她看了一圈,没有发现自己儿子的影子,想来不是不在,就是在哪个房间里猫着呢。既然如此,不如就等下再找他,给他个惊喜好了。

夏荷看出了安乐公主的心思,笑着对刘掌柜道:“掌柜的,我家夫人赶路十分辛苦,劳烦您给安排个雅间,再准备些你们店里的特色菜上来。”

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银锭子放在了柜台上。

刘掌柜一下子就听出了这几人的口音,不是本地人,应该是京城里来的。不免想到了二楼正在养病的某女子,同是京城来的,这位妇人不但气质绝佳,脾气也好,就连丫鬟说话都客客气气极有礼貌。

“几位是京城来的吧?夫人,请随我上二楼吧。您来我们店算是来对了,咱们福满楼啊,有好几个分店呢,个个的生意都火到不行。”刘掌柜一边给安乐公主带路,一边热情地给她介绍。

这福满楼是夏征一手创办的,身为母亲的她自然又骄傲又好奇,也就跟着刘掌柜问了一句:“不瞒掌柜的,我也是听说了贵店的名声,才会选择在这里落脚的。听说你们店里有别的店没有的豆腐,土豆什么的,可是真的?”

刘掌柜笑盈盈地推开了一个雅间的房门,将她迎了进去:“是啊,我们店里的豆腐和土豆那绝对是特色菜,都快要比四喜福袋更火了呢。夫人您要是喜欢,等下我就让伙计们给您准备一个?”

安乐公主点头:“好,那就麻烦掌柜的了。”

刘掌柜连连说了好几遍不麻烦,退下去让伙计们过来点菜了。

隔壁房间里,一个脑袋往这边看了半晌,又急急缩了回去,小声对床上躺着静养的苏秋语说道:“小姐,您猜的果然没有错,安乐公主真的到了。就在咱们房间隔壁呢!”

苏秋语从小到大就没有生过几次病,这次还病得这样厉害,更是难受的不行。好在善德堂的胡大夫亲自来给她诊脉,喝了一大碗味道极苦极难喝的汤药后,她发了一身汗,眼皮子也开始打架了。

不过,心里想着安乐公主和林媛见面后又吵又打的情景,她愣是强迫自己不能入睡,堪堪等到了安乐公主进店。

只是,让她出乎意料的是,这安乐公主进门头一件事竟然不是去找林媛算账,而是笑呵呵地进了雅间。

这不像她认识的安乐公主啊。

苏秋语秀眉一簇,这安乐公主虽然只是皇帝的堂妹,但是从小父母双亡,一直被皇帝宠着惯着,跟真正的公主没什么区别。虽然她看似性子温婉,但是其实对于一些原则性的事,从来都不含糊。

她记得当年京城有位千金爱慕夏家大公子夏臻,还让人偷偷地去给夏臻送荷包。当时夏臻已经跟田家小姐订了亲事。对于这样不要脸的人,安乐公主非但没有顾忌那家小姐的颜面私下处理,反而让人将整个京城的小姐们都请到了将军府,而后把那荷包当众焚毁。就算没有点名道姓地说出那人是谁,但是大家都不是傻子,早就猜了出来。

安乐公主此举,既杀鸡儆猴打消了所有人对夏臻的妄想,同时也给她未过门的儿媳妇儿田惠极大地长了脸。从此以后,再没有敢对田惠如何,更没有人敢打夏臻的主意了。

不过,老大有了未婚妻,不能再打主意了。不是还有老二吗?从那以后,夏征的悲惨日子便开始了,只要他出门,肯定能偶遇不少富家千金,就连出门都难了。

被安乐公主羞辱的那位千金,身份地位都不怎么样,所以苏秋语就认定了,安乐公主不待见她,是因为她的门户之见。其实,安乐公主此人更看重的则是人品,夏臻已然定亲,此女子还不知廉耻地送上门来。看来,是打定了主意,不能当正妻,就自甘堕落为妾了。

此等女子,怎会入了她安乐公主的眼?

一想起那日安乐公主声色俱厉地在全城小姐们面前狠狠呵斥那荷包主人的样子,苏秋语就忍不住后背发凉,平日里温柔谦和的女人,竟然也能有那样严厉的一面,这才更让人觉得害怕。

而今日,她原本以为安乐公主一进门就会找林媛的麻烦的,没想到,她竟然会进屋吃饭!

真是不可思议!

苏秋语发着烧,吃了药以后,脑子昏昏沉沉地,眼皮子也开始打架了。嗯,或许安乐公主是想慢慢折磨那个小贱人吧。

脑子里最后一个念头闪过,苏秋语终于抵不住睡意,沉沉地睡了过去。她的嘴角还挂着欣喜的笑容,想来梦中见到了安乐公主狠虐林媛的场景了。

隔壁房间里,安乐公主看着桌子上那满满的一桌子菜,不觉有些怔愣,菜式之新奇,味道之美味,纵是吃遍了宫中御膳房的她,也不知不觉多了不少。

夏荷和秋菊原本还在一旁伺候着她吃饭,不过吃了一半,安乐公主就让两人也坐了下来。平日里,安乐公主对这几个小丫鬟甚是疼爱,就像亲闺女似的,私底下吃饭也会同桌而席。所以,今日三人几乎都要把桌上的菜全都吃光了。

夏荷捂着肚子,一副满足的模样,忍不住夸赞:“夫人,这是没有想到啊,二少爷这酒楼可真是好!奴婢觉得比京城里那个醉仙楼还要好呢!”

一向稳重的秋菊也忍不住点头称赞:“嗯,奴婢也觉得这儿的饭菜十分好,特别是这个豆腐,入口即化,比鸡蛋羹还嫩滑呢!夫人,您再喝一碗这豆腐青菜汤吧?刚刚吃得太油腻了,这个正好清口。”

安乐公主感觉了一下已经有些饱了的胃口,看了那豆腐青菜汤一眼,还是点了点头:“嗯,再来一碗吧。”

实在是太好喝了,停都停不下来了。

知道安乐公主一行人连日赶路,所以刘掌柜给她们推荐的都是一些清淡为主的饭菜,不过为了照顾她们三人的口味,还是上了几道有些油的菜。不得不说,这福满楼不仅菜式好,就连掌柜的也很是不错,时刻为顾客着想,不像其它酒楼里,什么贵就给顾客推荐什么。

酒足饭饱后,夏荷和秋菊伺候着安乐公主漱口擦手之后,夏荷便把刘掌柜叫了过来。

刘掌柜从安乐公主满足的微笑上就看了出来,她对这顿饭菜还是十分满意地。

“夫人,用得可满意?”刘掌柜总觉得这位气质出众的夫人身上,能给他带来一种上位者的压迫感,但是这种感觉又不是那么明显,并不让人觉得盛气凌人。所以,跟她说起话来倒也不觉得害怕,只是更加尊敬了一些罢了。

安乐公主轻轻抿了一口茶,对刘掌柜微笑点头:“掌柜的,你们酒楼的饭菜十分可口美味,比我在京城里吃过的所有酒楼都要好。”

身为酒楼的掌柜的,能听到顾客如此高的评价,俨然是一种十分骄傲的事。刘掌柜高兴地连眉头都舒展了,还是这位夫人有见识,不像那个苏小姐,明明是喜欢的东西,非得端着自己的架子,又是挑剔菜切得不够细腻,又是数落他们的厨子没有把功夫学到家的,真是让人反感。

“能得到夫人的赞赏,我这脸上也有荣光啊。”刘掌柜笑着拱了拱手。

安乐公主微微点头,突然提出了一个要求:“掌柜的,我有一件事想要问问你,不知道你能否让我见见你们的东家?”

刘掌柜一时有些愣了:“可是夫人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不是不是,我只是好奇,这么好的酒楼,是什么人开的罢了。”安乐公主怕他误会,赶紧把话说明白,但是见他依旧有些犹豫,不免纳闷:“掌柜的可是有什么困难,不能见你们东家吗?”

这个……

其实刘掌柜是不打算让这位妇人见他们东家的,先不说夏征不在,就光是这两天的事,已经让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安。昨天先是苏秋语,今儿又来了一位妇人,还都是京城来的。虽然这位妇人没有像苏秋语那般一进门就找东家,但是他心里总觉得此人来到福满楼的目的,根本不是吃饭,就是冲着他们家东家来的。

现在夏征不在,只有老东家和林姑娘在,万一这位妇人是来找事儿的,那可就麻烦了。

------题外话------

各位美小主,走过的路过的美妞们都过来看一看啊

本人隆重推荐一下好基友五女幺儿的文文《空间之王妃升职记》

五年婚姻,一朝生变,豪门贵妇李筱玫穿越成了大雍国的炮灰王妃李晓媚。

王爷丈夫冷漠无情,视她如无物;太妃婆婆阴狠跋扈,视她为家门耻辱;嫡子嫡女们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更别提让她享受嫡母的尊敬;就连侧妃庶妃们也各个嚣张狂妄,对她这个正妃任意欺凌侮辱。

李筱玫(李晓媚)郁闷了,作为一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豪门贵妇,她委实不能应付自己目前的处境,好在意外获得了神秘空间,加上腹黑神兽保驾护航,她悲催的人生才开始逆转。

欺凌她的贱人们,来来来,排好队,让本妃一个个的收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