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 故人相见/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眼前这位看着也不像是那种挑刺儿的人,但是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她美貌又和善的笑容下是什么样的心思呢?若是第二位苏秋语,那可真是害了林姑娘了。

“我们东家,他,他不在。”刘掌柜定了定神,挤出一个自认为十分妥当的笑容,“夫人若是有什么要求,不妨告诉我,我会转达给我家东家的。”

安乐公主微微蹙了蹙眉,她可是在宫中长大的,什么人没有见过?这刘掌柜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出来了他是在敷衍她,只是,她很纳闷,她只是要求见见东家而已,这个要求很过分吗?

夏荷瞧出了安乐公主的不满,笑着对刘掌柜说道:“掌柜的,你们东家去哪了?见一面都这么难吗?”

“实不相瞒,我家东家,他的确很忙。”刘掌柜这话没有说错,以前夏征掌管福满楼的时候,别说是见顾客了,就连福满楼的门几乎都不怎么踏入。更没有谁敢大言不惭地说要见你们东家,因为他们都知道,福满楼的东家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见得了的。

“既然如此,那就请你们老东家见一面吧。”看出了这个刘掌柜有难言之隐,安乐公主不想为难一个小小的掌柜,便退而求其次了。

她家儿子开酒楼的事她不知道,但是他跟老烦合作的事,却是一清二楚的,不然这些年她也就白活了。

刘掌柜一愣,反问道:“夫人不是京城来的吗?怎么会知道我们福满楼还有位老东家?”

难道他们福满楼的名声已经传到了京城去了?不该啊,一般人也只是打听他们的菜色而已,哪里有人会无聊到连他们家几个东家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吧。

安乐公主笑了笑,刚要说话,忽听得外边走廊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在厨房里偷偷找吃的,没想到竟然把苏秋语的燕窝和鸡汤给喝了。再听说林媛为了给他们两个擦屁股,居然赔给了苏秋语一份血燕和一份鸽子汤的时候,这爷俩儿不淡定了,早知道如此,他们就不去偷喝燕窝和鸡汤了,而是直接找林媛去要血燕和鸽子汤了。

“哼,这个姐姐看着挺漂亮,听和善的,怎么会这么小气?不就是喝了她的什么燕窝吗?至于这样找我大姐的麻烦?还得赔给她血燕,真是小气,小气死了!”

小林霜哪里知道她喝的就是燕窝,还是老烦后来告诉她的呢。那个血燕就更不得了了,比燕窝还要贵上好多呢。

捞到了一顿,还是没有解气,小林霜嘟着嘴,哼哼道:“不就是燕子吐出来的口水吗?她那么爱吃,一会儿我就去找个燕子窝,给她多弄点,让她吃个够!”

噗,老烦正在为没能喝到鸽子汤而沮丧,猛然一听小林霜的话,把他给笑喷了。

“燕窝,可不是燕子的窝!”老烦一脸嫌弃地看着这个小徒弟,哼了哼,“老头子我刚才给你讲了那么多,你到底听到了没有?还一口一个燕子的窝燕子的窝!真是丢了老头子我的脸!”

小林霜气呼呼地撅了噘嘴,她才不会承认,刚才光听着老烦说燕窝多么美味了,别的,还真啥也没听到。

就在师徒二人各有心思从林媛的房间往外走时,一个小姑娘突然笑意盈盈地挡在了两人面前,恭敬地福了一福,而后欣喜地说道:“甄老先生,真的是您啊?奴婢还以为听岔了呢。”

老烦被眼前突然出现的小丫头给吓呆了,刚要开口问小林霜一会儿想吃点什么,一口气还没喷出来就被憋在了嗓子眼儿。这种感觉,简直了!

“秋,秋菊?你,你从哪儿冒出来的?”老烦瞠目结舌,扭头看向离她最近的那个房间,因为还没有到门口,所以里边什么情形,他看的不是很真切。

老烦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家夫人,也来了?”

秋菊粲然一笑,点头:“是呢,夫人刚刚听到了您的声音,就让奴婢出来瞧瞧,没想到还真的是您呢。老先生,请您进屋吧,夫人知道是您,肯定要高兴坏了。”

老烦一脸无奈,老头子可不高兴!

因为他一时痛快,跟那两个小畜生透露了夏征这个小畜生的行踪。现在好了,苏秋语那丫头追来了,现在安乐那妮子也跟着来了!要是让夏征知道了,今晚上肯定又没有他的饭菜吃了!

看老烦这皱眉苦脸的样子,秋菊心思一转,笑着凑过来,小声道:“老先生别担心了,有夫人在,您还怕二少爷欺负您呢?放心吧,夫人肯定不让二少爷揪您的胡子的。”

老烦眼睛一亮,立马笑了,对啊,有安乐这妮子在,他还担心夏征这个小王八蛋造次?哈哈,安乐不得打他屁股啊?

“走走,好长时间没见安乐那妮子了,还真有些想她呢。”老烦鼻子一抽,招呼着小林霜一起走,只要安乐在,他才不怕今晚没有饭吃呢。

小林霜早就在秋菊出现的时候,一双大眼睛咕噜咕噜地在她和老烦之间来回转悠。又是一个漂亮姐姐,该不会也跟那个苏姐姐一样,是来跟她大姐抢姐夫的吧!不行,她得去跟大姐报个信儿才行!

可是还没等她撒丫子开溜,后脖领子已经被老烦一把抓了起来,就像拎个小鸡崽子似的,把她一把拎到了房间里。

“啊啊啊,臭老头儿,你快放开我,我要去找大姐!放开我,放开我!臭老头儿,再不放开我,我就不给你吃桂花糕,不给你喝鸡汤了!大姐,我要去找大姐!臭老头儿,你……咦?”

在老烦的钢爪之下,手舞足蹈奋力反抗的小林霜,突然像是蔫了一样,嘎的一声停止了叫唤,一双眼珠子在房间里四处转悠。

又一个漂亮姐姐,哇,这还有一个漂亮姐姐!就是年纪大了点,不过,这个姐姐穿的衣服好美啊,头上的钗子也好美啊,像是金的,可是怎么会发着紫色的光呢?好奇怪啊!

不管怎么样,反正这屋里的姐姐都好漂亮,而且,好,好,好什么?

小林霜想了半天,也没有把另外一个形容词想出来,总之,她觉得她们很好,反正她喜欢她们就对了。

“老先生?真的是你?”安乐公主正焦急地等待着,一看到老烦果真被秋菊请了进来,立即就不淡定了,蹭地就从椅子里站了起来,就像见到了多年不见的亲人长辈,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激动。

她刚刚让刘掌柜去请老东家,他有些推辞,她还以为老烦跟夏征一样都不在呢。没想到,下一秒竟然就听到了老烦的声音。这个声音太熟悉了,但是也太陌生了,她好像已经有两三年没有听到了。

老烦一把将手里的小林霜扔到了一旁的椅子上,看着眼睛有些模糊的安乐公主,心里不免也有些激动。不过,他却没有像安乐公主那样表现出来,而是轻咳一声,掩饰了一下内心的波动,翘了翘胡子,哼哼道:“小妮子,你怎么来了?是不是那小子又欺负你了?他要是敢欺负你,告诉老头子,我给你准备最厉害最毒的药,让他三天下不了床,任由你蹂躏!”

听了他这话,不仅是安乐公主,就连夏荷和秋菊也不由地掩唇笑了起来。老烦说的这个“小子”可不是夏征,而是夏征的父亲夏远,战场上战无不胜的护国大将军,在他眼里就是个臭小子级别的。

安乐公主被他这话逗得一乐,久别重逢的激动也稍稍平定了一些,拿了帕子在眼角轻轻擦了擦,这才请老烦落座,而后自己亲自给他斟了一杯茶,笑道:“有老先生罩着,他哪里敢惹我生气?”

“这还差不多。”老烦哼了哼,俨然一副长辈的姿态,接了安乐公主递来的茶,喝了一口。

老烦跟安乐公主的父亲忠义王私交甚深,忠义王救驾去世后,安乐公主遭此打击,一病不起,是老烦时时刻刻照顾着这个只有几岁的小丫头。是以,在安乐公主看来,老烦就相当于他的长辈,甚至是父亲。

再者,老烦跟安乐公主的公公,也就是夏远的父亲也是世交,安乐和夏远成亲之后,他跟他们的关系就更亲近了。

只不过,夏征这个臭小子,就总是跟他作对,跟他捣蛋!把他气得不行不行的,偏偏他又稀罕这个调皮捣蛋的臭小子,而夏臻那个相对老实点的,他又觉得太木。

这个老烦,就是生性如此,没人跟他作对,他都觉得日子过得无聊!

老烦喝了茶,才发现身边还有个呆呆的刘掌柜呢,挥手将他撵了出去:“行啦行啦,没你什么事了,赶紧去忙你的吧。”

刘掌柜这才反应过来,呆呆地看了安乐公主一眼,赶忙拱手赔笑道歉:“原来夫人跟老东家是熟识,刚刚怠慢了夫人,还请夫人莫要放在心上。”

安乐公主摇了摇头,笑道:“无妨,我这次来也没有提前知会一声,老先生可别怪我唐突了啊。”

老烦最烦的就是这些虚礼,撇嘴摆了摆手。

刘掌柜见这里没他什么时候,就拱拱手退了出去,临走的时候看了小林霜一眼,见她一双眼睛滴溜溜地在那位夫人脸上来回瞄,忍不住偷偷笑了一下。

关门出来,刘掌柜刚打算离开,突然想起安乐公主之前说想要见东家一面的话,既然她跟老东家是熟人,而且看来关系还特别好,想来应该不会是像苏小姐那样的人。

刘掌柜一转身,朝林媛的房间走去。

给老烦又斟了一杯茶,安乐公主这才发现,他刚刚进来的时候还带了个小姑娘呢。仔细一看,小丫头长得秀气可爱,特别是那双亮晶晶的眸子,黑眼珠儿滴溜溜地乱转,比她家夏征小时候还机灵,一看就是个聪明孩子。

“老先生,这位小姑娘是……”

见漂亮姐姐终于对自己好奇了,小林霜赶紧从椅子上做起来,因为她个子还太小,椅子有太大,小姑娘两只小腿儿耷拉下来,把腰板儿挺得特别直,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更加高大一些。

“这是……”

老烦的话还没说完,小姑娘笑嘻嘻地冲着安乐公主摆了摆手,挺了挺胸,殷勤地自我介绍起来:“漂亮姐姐好,我叫林霜,是我师傅的徒弟。他们一般都叫我小林姑娘,不过姐姐你这么漂亮,我也很喜欢你,你可以跟我大姐一样叫我丫丫或者小妹,也能跟我师父一样叫我小丫头。”

安乐公主主仆三人都被小林霜这连珠炮儿似的话给逗乐了,没想到这小姑娘人小,但是心眼儿可不少。

安乐公主抿唇,对老烦笑道:“原来是老先生收的小徒弟,怪不得呢,能成为老先生的徒弟,绝对不一般。”

这么一看,确实可比京城里那些追着赶着要给老烦当徒弟的人们强太多了。

小徒弟这么机灵,作为师父脸上也有光啊。

老烦嘚瑟地翘了翘胡子,绿豆眼儿贼亮贼亮的,那模样明明是在说“我的徒弟当然好了”。

一旁的夏荷跟秋菊挤了挤眼睛,笑着对小林霜说道:“我家夫人可以叫你丫丫或者小妹,那我们能不能也叫你丫丫呢?”

小林霜闪着亮晶晶的眼睛,连连点头:“你们两个也是漂亮姐姐,我也喜欢,当然能叫我丫丫了。”

秋菊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敢情这小丫头完全是看人模样来决定亲疏的啊。

“丫丫。”夏荷突然指着安乐公主问道:“这位是夫人,你应该称她夫人。”

夏荷刚说完,安乐公主紧接着又加了一句:“或者是伯母,姨姨,都行。”

小林霜眼睛扑闪扑闪地,看了看夏荷,又看了看安乐公主,摇摇头:“这位姐,呃,夫人明明很漂亮,而且还很年轻的,叫姐姐不行吗?”

安乐公主终于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小丫头,一看就不是那种有巴结人的心眼儿的,她说的话,都是她心里自己想的。

虽然这话简单,但是安乐公主听了就是觉得心里很痛快,比在京城跟那些夫人小姐们应酬时,听到的所有恭维话都要畅快。

老烦一个爆栗敲上了小林霜的额头,白胡子吹啊吹:“小狼崽子,怎么那么多废话!”

说完,自己突然自己又想起了什么,暗自嘀咕着:“你是我的徒弟,她是我的侄女儿,按理说,你俩是一个辈分的。可是夏征那个小王八蛋又是安乐的小子,你又是那个臭丫头的妹妹,这样一来,岂不是你比那臭小子辈分还大?那你大姐以后是该叫你小妹呢,还是该叫你姑姑呢?”

老烦这突然绕口令似的一番话,把在场所有人都给说愣了,什么小王八蛋臭丫头的,什么小妹姑姑的,光是听一听,头都要晕了。

突然,老烦一拍桌子,哈哈大笑起来:“对,你就叫安乐姐姐,让夏征那臭小子以后叫你姑姑,哈哈,姑姑,肯定把他给气死!”

刚被小林霜逗乐的安乐公主几人,立即又被老烦的话给逗乐了,几年不见,没想到这老头儿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有变。

夏荷和秋菊互望了一眼,抿唇。以前在京城的时候,老先生跟二公子之间就跟冤家似的,见了面不是吵就是掐。本来以为两人单独相处久了就会好点了,没想到竟然更厉害了,这两人,上辈子肯定是相约好了的冤家,上辈子没吵够,这辈子又碰头了。

安乐公主用帕子捂着嘴清了清嗓子,对老烦嗔道:“你跟征儿还掐呢?我还以为这两年他帮你隐藏行踪,你们俩的关系有所好转了呢,没想到啊,呵呵,还是那样。”

说着,安乐公主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老烦鼻子一皱,哼了哼:“老头子跟那个臭小子就是上辈子结的冤家。不对,是上上辈子就开始的了!臭小子!我可还记得呢,他刚出生的时候,老头子我想抱抱他,他哇啦一声就哭了。嘿!我就不信了,他娘的谁抱都不哭,怎么我要抱就非得哭呢!”

安乐公主知道老烦这是又想起夏征小时候跟他结的仇来了,捂着帕子笑得更是合不拢嘴了。

倒是小林霜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连连催促师傅:“然后呢,然后呢?你抱了吗?”

老烦得意一笑:“当然抱了,你师父我是谁?是别人不让我抱,我就得乖乖听话的人吗?”

小林霜崇拜地点了点头,眼睛一闪一闪的,顿时觉得自己师傅简直就是世界上最最厉害的人。

谁知,这个念头只是在脑海里一闪,就立马被安乐公主的话给摧毁的体无完肤了。

安乐公主冲着小林霜招了招手,笑眯眯说道:“你师父的确是抱了,只不过刚接到手里,征儿就给尿了。偏偏他小腿儿倒腾地把小被子踢跑了,正好,全都尿到了你师父的嘴,咳咳,胡子上,胡子上。”

老烦小绿豆眼儿一瞪,迫得安乐公主只好把到了嘴边的“嘴里”给换成了“胡子上”,不过,这还是让小林霜一下子就给猜到了。

小姑娘也顾不得在漂亮姐姐面前维持自己的形象,两腿儿一蹬,在椅子上站了起来,拍着小手又笑又跳:“哈哈,师傅丢丢,居然喝尿!哈哈,丢丢!”

老烦老脸一红,连白胡子都快被他给吹跑了,一把将小林霜从椅子上揪了下来,按倒在一边,气呼呼地瞪了罪魁祸首安乐公主一眼,哼道:“小妮子,你懂什么!童子尿能强身健体,你们想喝,还没那个福气呢!哼!”

安乐公主对老烦的威胁司空见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笑着点头:“对对,能强身健体呢,后来啊,您的胡子就越来越白,再也没有变回去了。”

噗,又是一阵喷笑声。

老烦的脸又红又白,缕着胡子闷闷地哼了哼。

笑归笑,安乐公主却没有忘记此次来驻马镇的目的,问道:“老先生,刚刚我跟掌柜的说想要见见东家,掌柜的却说征儿不在。莫非,他又走了?”

不怪安乐公主多想,每次她得了信儿找他,他都跟只警惕性极高的小猫似的,她后脚刚到,他前脚就跑了,让她连个影子都抓不到。

为此安乐公主整日里不是哭就是骂,人家养儿子都是养了个保护伞在身边。她倒好,养了个长了腿儿的,要不是没翅膀,恐怕都要满天飞了。

所以,今儿一听刘掌柜的话,安乐公主自然就以为是夏征又提前得了消息,撒丫子开溜了。

跟安乐公主相识几十年,她皱一下眉头,老烦都能瞧出她心里想些什么,一眼就看出了安乐公主心里所想。

老烦哈哈一笑,冲她摆了摆手,而后手指旁边一间房子,说道:“放心吧,只要有哪个小丫头在,你那臭小子,是跑不了了。”

老烦这话透露了不少信息啊。

夏荷秋菊互望一眼,点了点头。她家夫人这次之所以着急忙慌地赶来驻马镇,不仅仅是因为听说了二公子的下落,更重要的是,二公子的身边居然已经有了一位女子,这才是让她最重视的事。所以,她家夫人都等不及老爷从军营回来,直接就收拾东西赶来了。

相比于她那个臭小子,安乐公主显然更关心老烦口中的小丫头,她的眼睛顿时亮了亮,极力压制住语气中的兴奋,迫不及待问道:“那个小丫头,是不是就是征儿喜欢的女子?老先生可跟她相识?她如何?品性是否良善?为人是否正直?”

安乐公主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全是关于小丫头的人品的。

老烦心里暗暗点头,这就是他为何喜欢这妮子的原因,别的婆婆相媳妇儿,都恨不得把京城里出身最高贵背景最雄厚的女子娶进家去。偏偏这妮子就不是,给大儿子挑媳妇儿的时候,挑了田府的千金。不过说起来田府也算是有能力,出了个田妃,还生了个六皇子。

不过,也许只有熟悉的人才知道,安乐公主挑选田惠为大儿媳的原因,一部分是她跟田妃是闺中密友,很大一部分原因,则是田惠生性恬淡,不与人为恶。这样识大体的儿媳妇儿,谁看了不喜欢?

现在轮到给老二挑媳妇儿了,安乐公主一张口就是问人家人品如何,关于身世背景竟是一概不提。驻马镇这样的地方,连个像样的世家都没有,她就不怕人家姑娘身份太低,上不了他们将军府的门槛吗?

这样想着,老烦也不自觉地问了一句:“妮子,我可提前告诉你啊,这小丫头可不是什么大家闺秀,甚至连小家碧玉都算不上。”

想了想,老烦又来了一剂猛药:“充其量,就是个小村姑。”

村姑?

夏荷秋菊都忍不住惊呼出声了,她家二公子那么高高在上的人,怎么会看上一个村姑?

安乐公主一瞬的惊怔之后,平静了下来。赵弘德只跟她说夏征身边有个女子,却支支吾吾地什么也不再说了。她当时就觉得有蹊跷,如此看来,弘德那孩子想来也是知道了这女子出身不高,只是个村姑而已吧。

不过,安乐公主脑筋一转,立即笑了:“征儿那孩子,京城里那么多千金小姐他都瞧不上眼,偏偏会喜欢一个村姑,看来,这姑娘肯定是有什么过人之处吧。”

老烦抿唇,这妮子就是聪明。

眼珠子往一旁正在埋头吃着糕点的小林霜身上一瞄,老烦轻声说了句:“喏,这丫头的姐姐。”

------题外话------

每天都提心吊胆地,就怕小东西突然发作我却没有来得及上传所有存稿~/(ㄒoㄒ)/~

是不是看文的都是些还没有结婚的小姑娘?嘻嘻,你们想不想知道生孩子是个什么样的体验?等我生了娃,给你们好好说说哈,嘿嘿,据说是十级疼痛,不知道有没有人会害怕捏?反正我现在有点胆颤~(>_<)~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