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婆媳首次见面/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乐公主随着老烦的眼神看向了小林霜,心中开始为她姐姐的形象描绘了一个大致的轮廓。模样还算秀气,特别是一双眼睛,叽里咕噜转个不停,甚是有灵气。最重要的是,眼睛里全是天真可爱善良,人品想来也不会太差。

安乐公主暗暗在心里点了点头,不过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毕竟小林霜才只有五岁而已,她的姐姐年龄大了一些,阅历也多了一些,是否还能保持这样的善良真挚,还是未知数。

正要开口再问一些别的,安乐公主就听到雅间的门响了。

刘掌柜去林媛那里说了安乐公主和老烦的事情之后,林媛想了又想,还是决定过来看看。毕竟那位夫人之前曾经说过要见东家的,她可不能装模作样不知道。再者,这夫人跟老烦又是相识,作为晚辈,她过来打个招呼也是礼貌。

老烦眼珠一转:“说曹操曹操就到,这臭丫头还真是快。”

安乐公主对老烦这样的表情最是熟悉,当他越是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越是表现得什么不屑,甚至还张口闭口地臭小子臭丫头地喊着。若是他真的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那就连理都不屑于搭理了。

见老烦对那姑娘十分稀罕,安乐公主也来了兴趣,冲秋菊点了点头。

秋菊应了一声,上前去开门了。

门开,只见外边站着一位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身着极其简单的水蓝色裙装,头上只是戴了最简单的一个银钗,虽然发饰简单,但是她的发型却很是新颖,饶是安乐公主都有些惊艳,她在京城这么多年,什么样的新潮发型没见过?但是,偏偏就是没有见过这样的。高高的双髻显示这女子尚未及笄,后边披散着的小发辫儿又俏皮又可爱。而她鬓边留下来的那两缕碎发,却又让这女子显得十分淡雅。

安乐公主轻轻打量这女子,正如她方才看到小林霜时所猜测到的一模一样,只是这双眼睛里,除了纯真诚挚以外,也不乏心思和斟酌。

心地良善却又不懦弱,几乎是第一眼,安乐公主就喜欢上了这孩子。

门开的一刹那,林媛就感觉到了有三股打量的眼神向自己袭来,两个是好奇,来自给她开门的女子和那个站着的年轻女子。林媛冲她们轻轻一笑,看衣着服饰,应该是个丫鬟。

还有一道目光,则来自老烦身边那端坐着的妇人,这妇人看起来顶多三十多岁,但是眼神里的睿智却是怎么也挡不住。

“大姐!”伴着小林霜惊喜的呼声,一个软软糯糯的小包子一下子就扑进了林媛的怀里。

林媛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刚刚才从大姐屋里出来,这么一会儿就想大姐了?”

小林霜的小脑袋瓜儿在她怀里蹭了蹭,笑嘻嘻说道:“想,想得不行不行的,以后我要做大姐的跟屁虫,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林媛噗哧一乐,知道有客人在就没再跟她多说,牵了小林霜的手笑意盈盈地向屋里走去。

还没等她开口,老烦已经一把拎起小林霜的后脖领子,一个转圈就把她扔到了旁边的椅子上,气呼呼说道:“小狼崽子,你可是我的徒弟!天天做你大姐的跟屁虫做什么?没出息!”

小林霜嘟嘟嘴巴:“跟着大姐有肉吃!”

老烦刚要反驳,突然眨眨眼睛不说话了,心里考虑着要不也要没出息一次?

林媛被这师徒二人的斗嘴逗乐了,笑了笑,而后对着安乐公主轻轻行了一礼,笑道:“夫人,您好,我是这福满楼的东家。刚刚刘掌柜说您想见我,没想到,原来您跟老东家是老朋友了。”

原来是刘掌柜跑去报的信儿,怪不得这丫头回过来了。老烦捋了捋胡子,没说啥。

“姑娘请坐。”安乐公主看她礼貌有加,言语诚恳,更是喜欢了。

“不瞒你说,我跟你们老东家相识多年,本来这次来驻马镇,是为了找你们少东家的,没想到竟然还能遇到老先生,的确是意外之喜。”

原来是为了来找夏征的。林媛心思一转,又悄悄地仔细打量了安乐公主一番,确实得三十多岁了,跟苏秋语长得也不像啊,应该不是苏秋语请来的援兵。可是,她找夏征做什么?为自己女儿来说媒的?

只是这么几个呼吸的工夫,林媛的心里已经转过了好几个念头了。不过,虽然有些防备这夫人,但是说实话,林媛心里对她还是挺有好感的。而且,在她看自己的时候,林媛总觉得有种像是被刘氏看着时的幸福感。

“可否问一下姑娘闺名?”安乐公主轻轻笑了笑。

人家都已经开口了,林媛不好不答,看了老烦一眼,见他也是轻轻点了点头,林媛笑道:“夫人客气了,我叫林媛。”

林媛,名字倒是简单,安乐公主笑了笑:“好名字。”

“谢夫人夸奖。”

林媛不是个拐弯抹角的人,她一直惦记着这夫人要找夏征的事,就问了。

不过还没等这位夫人答话,就听到了外边熟悉的脚步声。

林媛一愣,这才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呢,她还没问,这人就回来了。不错,正是夏征回来了。

林媛冲安乐公主客气地点了点头,而后起身赶忙开了雅间的门,反正这位夫人也要找他,而且还跟老烦是熟识,想来他们也是认识的吧。

夏征正着急忙慌地往林媛房间里赶,今儿遇到了点麻烦事,不然他也不会耽误了这么久时间,连午饭都给忘了。也不知道媛儿小美人等着急了没有。

正想着,夏征冷不丁旁边一个房间的门突然开了,再一看,原来是林媛。

“哎呦,小心肝,等急了吧?爷回来晚了。”

夏征一见到林媛的面就开始油嘴滑舌,偏偏声音还特别大,别说是房间里的老烦和安乐公主了,就连一直昏昏沉沉睡着的苏秋语都被这声音给吵醒了。

林媛满脸黑线,侧身躲过了夏征一见面就要牵她的手,瞪了他一眼,小声哼道:“没正经!”

夏征被她这可爱又羞涩的小模样给萌到了,嘻嘻一笑,正要再调戏一番,就从林媛侧过去的身子旁边看到了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面孔,那人,正似笑非笑似怒非怒地瞪着自己。

“娘?”

林媛被这个字眼给惊到了,直到分辨了好久才舌头打结地重复了一遍:“娘?”

再看夏征那直直的眼神,和不可思议的表情,林媛终于艰难地回过头去,看向坐在桌边正冲着他们浅笑的安乐公主。

这位夫人,竟然是,夏征的娘亲?

太不可思议了!

林媛只觉得自己现在正处于云端,两条腿也开始不听使唤,她刚刚还跟人家聊了半天,甚至还猜测她是哪位富家千金的娘亲,跟苏秋语一样追来抓女婿的呢!

敢情,她完全把人家给误会了啊!

想到这里,林媛只觉得自己的脸颊烫烫的,从未有过的热辣,这都是什么事啊!

“娘,你怎么来了?”夏征也被突然出现的安乐公主给吓到了,一愣之后终于反应过来,嘟嘴抱怨了一声。

安乐公主佯装生气,但是微微上扬的唇角依旧遮不住她此时贼好的心情:“臭小子!你娘我辛苦赶路来见见你,就得到这么一句埋怨的话?”

夏征嘿嘿一笑,携了林媛的手,跟她一起走到桌边坐下,而后就像小林霜在刘氏身边撒娇似的,一把搂住安乐公主的胳膊,抬着脸讨好道:“儿子哪里埋怨了?这不是心疼您,怕您吃苦受罪的吗?再说了,儿子好久都不见娘了,心里正想得很呢,您来了,儿子高兴还来不及呢,哪里还会嫌弃抱怨?”

安乐公主一听夏征的话,脸上立马浮现出幸福满意的笑容,伸手在他额头点了点:“臭小子,就会捡着我爱听的说。”

一旁的夏荷秋菊抿唇笑着:“二少爷最是聪明,知道咱家夫人爱听什么不爱听什么,这不,一进门就把夫人您哄得这么高兴。”

“那是!”夏征嘚瑟地一扬眉,完全不为刚刚自己小孩子般的撒娇而害臊。

倒是老烦和小林霜撇了撇嘴,嫌弃而又鄙夷地看了夏征一眼。

“娘,我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林媛。”见到了安乐公主,夏征头一件事就是把林媛介绍了给她。

林媛从刚刚在门口,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来,还坐到了椅子上的,她到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这位气质独特端庄的夫人,真的就是夏征的母亲。

见林媛没反应,夏征知道她是被惊到了,偷偷一笑,在她小手上挠了挠,这一挠,把还在神游天外的林媛给唤了回来。

林媛赶紧把自己的小手从夏征手里抽了回来,太可恶了,当着自己娘亲的面,还故意调戏她!

再一想到刚刚自己开门时,夏征那句小心肝,林媛的心肝肺都要炸了,坏了坏了,让人家娘亲抓个正着,会不会瞧不起自己?觉得她是个轻浮不检点的女子?会不会不喜欢她了?

“媛儿?林媛?”

林媛满脑子都是刚刚又羞又窘的画面,连夏征连连叫了自己几次都没有听到,直到眼前一只大手来回晃啊晃,她才猛然反应过来:“啊?”

夏征好笑:“啊什么啊?刚刚想什么呢,想得那么入神?”

林媛脸上一红,咬了咬唇没出声。抬头正好看见安乐公主含笑看着自己,赶紧站起身来,向她行了一礼,这次行礼跟第一次不一样,第一次完全是出于晚辈对长辈的礼貌,而这次,也许是因为对方是夏征的母亲,林媛行礼时都不自觉得有些紧张起来。

“林媛见过夫人,刚刚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夫人谅解。”

安乐公主看她这样子,就知道自己这身份把她给吓到了,赶紧亲手将她扶了起来,把夏征从身旁的椅子上拽了起来,然后让林媛坐了上去:“林姑娘不必多礼,快快坐下,让我好生瞧瞧。”

夏征被赶到了一边,不但没有不高兴,反而还乐得屁颠屁颠的,从母亲那眼神里,他就看出来了,母亲喜欢林媛,而且喜欢地不得了呢。

一旁的小林霜见自己大姐跟那个漂亮姐姐聊得高兴,也跟着过来凑热闹,爬上了大姐的腿,对安乐公主说道:“漂亮姐姐,你是大姐,咳咳,你是夏大哥的娘亲?可是,您怎么这么年轻呢,比我娘都年轻呢。”

“小妹,不可无礼,应该叫夫人。”

一听小林霜竟然叫安乐公主漂亮姐姐,林媛心里咯噔一下子,赶紧拉住她,小声教训了一番,而后小心翼翼地对安乐公主道歉:“夫人,实在是对不起,我家小妹不懂事,冲撞了您,还请您……”

不等林媛说完,安乐公主无所谓地摆摆手,笑着在小林霜的脸蛋儿上轻轻捏了捏:“没关系,没关系,这小姑娘又可爱又机灵,我啊,就一直盼着有这么个女儿呢。结果,一个一个的全是臭小子!”

说完,还不忘嫌弃地瞥了夏征一眼,那模样,明明就是嫌弃他是个男孩,还是个不让人省心的男孩!

林媛一下子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

小林霜却是歪了歪头,十分纳闷地问:“漂亮,咳咳,夫人,为什么你会喜欢女儿啊?不是都应该喜欢男娃吗?你瞧我娘,一连生了我们三个女娃,我爷奶就特别生气,还要我爹把我娘休掉呢!”

安乐公主一愣,没想到小姑娘竟然一开口说了件这样的事出来。

林媛更是没有想到,赶紧捂住小妹的嘴巴,有些无措地看向安乐公主,刚才就一直紧张,好不容易不紧张了,现在又变成了担心,这个小妹怎么就不能说点好的,光提以前的那些破事!

安乐公主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只是一会儿就回过了神,依然保持着微笑,只是这次的笑容里多了几分同情和心疼。

她微微欠了欠身子,拉着小林霜的手,关切地问道:“你祖母就因为你娘亲生了三个女儿,就要你爹休了她?”

虽然知道现在的人都是重男轻女,但是自小生活在蜜罐里的安乐公主多少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的母妃就只是生了她一个女儿而已,但是父王非但没有为此冷落了母妃,反而对她更是疼爱,对这个独女也是呵护有加。

林媛看了安乐公主一眼,心里暗暗羡慕这个幸福的女人,虽然她从小就没了父母,但是至少留给她的技艺都是温馨甜蜜的。后来,她被皇帝接入宫中,并赐封为公主,再后来她遇到了夏征的父亲,还接连生了两个儿子。这样幸福的女人,哪里懂得她们的悲哀?

或许她懂吧,只是没有想到而已。

林媛有些担忧地看了夏征一眼,说实话,她不想把自己家里的事告诉安乐公主,特别是跟老宅那边断绝关系的事。倒不是觉得自己一家有丑事,怕她瞧不起,而是觉得,这样的事告诉一个未曾体验过民间疾苦的公主,实在是让她有些于心不忍。

安乐,安乐,想来安乐公主的父母是想让她一辈子安享快乐吧,而她,也确实如此。林媛总觉得夏征和他的父亲大哥,对安乐公主保护的极好,所以才会让这个已经年近四十的女人,还能无忧无虑地生活,看起来这么年轻这么美丽。

夏征接收到了林媛递来的眼神,微微笑了笑,摇头。他对自己的母亲最是了解,即便是听了这些事,别说是看不起她们了,能不跟着掉眼泪就算不错了。

小林霜坐在大姐的腿上,对着安乐公主开始讲他们家的事,从刘氏生产到第一个弟弟早夭,从林家信摔断腿到如今能站起来,从林媛差点被爷奶叔伯浸猪笼到现在蜕变成两个店铺的东家,就连林媛小灾星的名声,她也给一字不落地说了出来。

小姑娘年纪小,有时候前言不搭后语,但是安乐公主不仅没有显示出一点点烦躁和不耐,反而还越听越激动,到最后,都把这个可怜的小姑娘抱到了自己的腿上坐着。

夏荷秋菊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抱着小姑娘心疼的女子,都有些不相信这到底是不是她们的夫人。

“哎。”

听小林霜絮絮叨叨说完,安乐公主长长地叹了口气,“真是没有想到,居然,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秋菊弯腰给了安乐公主一块帕子,轻声安慰道:“夫人,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您一样心善的,奴婢的亲爹当初不就是为了给小弟一口吃的,就把奴婢给卖了吗?小林姑娘还是很幸运的,至少,她还有疼爱她的爹爹,和很厉害的大姐。”

说完,赞许地看了林媛一眼,这小姑娘真的只有十二岁吗?听着刚刚小林霜说的那些事情,她简直难以想象,这都是眼前这个有些瘦弱且笑得乖巧的女子做的。想想自己十二岁时,还在哭着喊着求爹不要卖了她吧。若是自己那时候也能有这个小姑娘一般的魄力和胆量,相信她也不会被亲爹那么轻易地就给卖给了人牙子。

安乐公主用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泪花,点了点头,伸手将林媛的小手紧紧地握在了手里:“好孩子,委屈你了。”

林媛没想到安乐公主果真没有因此嫌弃她,其实刚刚小林霜说起她小灾星的名声和她拿起菜刀砍人的事情的时候,她心里还是十分忐忑的。正如他们村里人们所说,这样有恶名还又彪悍的女子,哪个家庭愿意接受?

但是,安乐公主眼中的心疼却是真实存在的,她是真的很心疼她,很舍不得她。这是林媛在除了刘氏那里,第一次在一个外人身上有这种感觉。

林媛笑着摇了摇头,竟然有一种想要在她怀里撒娇的感觉:“不委屈。”

安乐公主看到了她的倔强和坚强,暗暗点头:“好在你们现在好了,你娘终于生了个小弟弟,你爹的腿也快要痊愈了。更重要的是,你这丫头居然还当上了福满楼的东家呢。我可听说了,你这里出得豆腐,连京城里都有人时时刻刻惦记着呢。”

安乐公主含笑瞟了夏征一眼,虽然她没有明说是谁,但是夏征却是明白的。

他当时为了能让皇帝帮他跟他老子说好话,就偷偷地让人快马加鞭把做好的一份豆腐送到了京城。没想到,即便是没有让林媛亲手给他做,这豆腐还是得了那人的欢心,愣是连着给他发了好几份信儿,让他再给送些过去。

夏征可不是傻子,没有好处的事才不会白白做,就这样一直吊着皇帝的胃口,吊了这么久,没想到今日娘亲来了,竟然还提起了这事。看来,老皇帝是对这豆腐念念不忘了,都亲口来问安乐公主了。

安乐公主对林媛是真心喜欢,将自己手上戴着的一个翠玉手镯退了下来,而后抓过林媛的手就给她戴上了。

“这个镯子就当是我给你的见面礼,你可别嫌弃啊。”

说是嫌弃,其实这个玉镯质地精良,玉质纯净,一看就不是寻常物件。

林媛一愣,赶忙要把手上的镯子摘下来,这怎么行呢,她跟安乐公主第一次见面,就收她这么贵重的礼物:“夫人,我不能收您的礼物,您……”

安乐公主按住她的手不让她摘下来:“我都送出去了,哪里能收回来?快收下,快收下。”

林媛一呆,怎么觉得这话这么耳熟?好像某人当初送她宅子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的。

一旁的夏征看到安乐公主给林媛镯子,高兴地连眉毛都要飞了起来,母亲可从来没有给哪家的千金送过东西的,哦对了,有一个,田惠,就是他未来的大嫂。

现在母亲把镯子给了林媛,是不是就说明,她已经认可了这个儿媳妇儿了?

夏征嘚瑟地想着,眉飞色舞地跟林媛说道:“娘送给你的东西,你就收下吧,别推辞了。”

林媛蹙了蹙眉,怎么觉得他说的这话,好像话里有话似的呢。

见林媛把镯子戴在了手上,没有再推辞,安乐公主满意极了,虽然这个儿媳妇儿不是她亲自挑的,但是对于老二的眼光,她还是很放心地。这个老二可比老大有主意,她一开始还担心他会给她找个霸道无礼的媳妇儿,没想到,竟是这么好的女孩子。

安乐公主不禁感叹,驻马镇这么个小地方,居然还能有这样可人的姑娘,还真是让她吃惊。

不过,就是身份低了点儿。虽然他们家不在乎身份,但是京城那么个地方,人人都是势利眼儿,即便有她罩着,有将军府罩着,也难免会让这丫头在外受点气。

安乐公主暗自盘算着,凭着皇帝对她的疼爱,求皇帝给林媛赐个县主什么的,应该不成问题。嗯,就这么办,所幸这孩子还小,等她跟夏征成亲,至少还得再有两年才行,这两年里,她得好好盘算盘算,怎么给林媛求个好身份。

一想到身份的问题,安乐公主突然想起了刚刚跟老烦说话时提起的事,看了林媛一眼,又看了看夏征,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这个时候说起这件事。

林媛看出了她有话要说,好像还有些避讳自己,垂眸一想就想到了隔壁房间里睡着的苏秋语。

微微一笑,她当先看向了夏征,轻声道:“苏小姐身子不太舒服,中午好像也没有吃东西,等下晚上叫她一起吧。”

夏征见林媛看向他,还以为要跟他说悄悄话呢,没想到竟然是提起了苏秋语那个讨厌的人。鼻子一皱,不冷不热地说:“她不是身子不适吗?让她在房里休息吧,咱们吃咱们自己的。”

安乐公主也眉头一皱,问道:“苏小姐生病了?可有让郎中看过?”

“看过了。”林媛点头,看出安乐公主虽然关心苏秋语,却是出于长辈对晚辈的关怀,并无其他想法,她也就放心了,笑道:“请的是咱们镇上最好的大夫,说是苏小姐连日赶路,劳累所致。”

安乐公主点了点头:“哦,这样啊。这丫头也是,大老远地自己跑来这驻马镇,胆子也真是大。”

说完,看向夏征:“你给天睿送信儿了吗?他可有回信儿?”

夏征捏了一块绿豆糕放进了嘴里,唔唔地说道:“送了,不过他要是来接,也得好几天的工夫。”

说完眼睛一亮,搂住安乐公主的胳膊,笑道:“娘,正好您来了,等你走的时候,把她一块带走呗?她都病了,让她回去养病吧,不然苏丞相肯定要心疼的。”

看着夏征恨不得立马把苏秋语送走的表情,林媛噗哧一乐。

安乐公主却是伸手在他头上狠狠拍了一下,嗔道:“你这臭小子,你是想让苏小姐走,还是想让你娘我走!嗯?”

看她快要生气了,夏征赶紧嘻嘻一笑:“当然不是让您走了,我还指望着你多陪陪我呢,我也好带你且瞧瞧我种的土豆,还有媛儿开的糕点铺子和豆腐坊,让您也开开眼,看看那好吃的豆腐是怎么做出来的。”

安乐公主的脸色这才有所好转,只不过在听到夏征接下来的话时,终于忍不住红了脸。

夏征狡黠地冲她眨眨眼睛,坏笑着说道:“娘,您就这么来了,我爹他知道不?是不是又是趁着他在军营里,你偷偷跑出来的?哈,让我猜对了吧,你就等着吧,都不用我送你回去,爹的人就该来接你啦!”

“臭小子!敢打趣你娘,看我不揍你!”安乐公主红着脸,抬手又要打夏征的头,被他笑着逃开了。

林媛也没有想到安乐公主这么大年纪了,居然还会被儿子打趣,看来,果然如夏征所说,他们一家十分和睦。

屋里笑成一团,屋外某人却是一脸铁青,想要拍门的手定定地停在门板上,修剪地精致细长的指甲,狠狠地掐进了门板里。

言儿担心地看着那几欲要断裂的指甲,咬了咬唇,轻声劝道:“小姐,咱们,还是回去吧。”

苏秋语恨得牙床直痒痒,瞪了屋里一眼,转身就走。只是她还在病中,猛地转身,差点晕倒在地。幸好言儿眼疾手快,把她给扶住了,不然,肯定又要在林媛这个小贱人面前丢人了。

几人聊着天,不知不觉地竟然已经半下午了,夏征午饭就没有吃,看到娘亲后,也只是在那里一个劲儿地吃着糕点,连饭也没有吃。林媛就更厉害了,一直跟安乐公主聊天,只是喝了些茶而已。虽然夏征时不时地给她喂些糕点,但是她也不好意思当着长辈的面这样卿卿我我,毕竟还没有成亲呢不是?

------题外话------

周六啦,来题目喽,吼吼~

问:被媛姐儿从豆腐坊赶走的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是不是很简单?很简单?哈哈,快来回答吧~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