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温馨,找事儿/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倒是老烦,听着他们说话都给听腻了,胳膊肘支着桌面开始跟周公约会了。要不是听到小林霜拍着手高兴地喊着水晶虾饺,他根本就不会醒来。

“啥,啥水晶虾饺?还有没有,我也要!”老烦正梦到跟周公抢鱼吃,擦着嘴角的口水,着急忙慌地喊着,生怕梦里抢不过周公,醒来了还是没他的份儿。

瞧他这一脸馋猫的模样,夏荷忍不住打趣道:“老先生,您醒的太晚了,水晶虾饺啊,都进了我们肚子里啦。”

老烦胡子一吹,眼珠子都要气绿了!

安乐公主嗔了夏荷一眼,再三解释,老烦才勉强相信还不到吃饭的时候。

林媛对老烦的吃货本性早就见怪不怪了,抿唇笑了一下,站起身来对安乐公主说道:“夫人您先坐会儿,我去厨房看看他们做得怎么样了。”

“做饭这事,就让厨子们忙活吧,你还是坐在这儿陪我说说话。”跟林媛聊得投机,安乐公主也不想她去厨房里转悠。

夏征却是猜出了林媛的想法,看来这丫头是想亲自下厨,给安乐公主做顿好的了。虽然很是心疼她,怕她劳累,但是想到这丫头对自己娘亲的一片孝心,夏征心里又是一番感动。

“娘,我跟媛儿一起去吧。”夏征袖子一垂,就想牵上林媛的手,可是那平日里一牵就能牵到的小手儿,此时却像是一条滑腻腻的鱼儿,愣是不让他捉住。

林媛不着痕迹地瞪了瞪他,远离了某人作怪的手,笑道:“你陪夫人在这里说说话,别去厨房了,我一会儿就回来了。”

说完,也不等夏征,自己就往外走了。

安乐公主不明所以,只当是林媛尽责,拍了拍夏征,训道:“你看看人家媛儿,你还是福满楼的少东家呢,楼里什么事都不管不顾的,自己就知道在外边瞎跑。”

夏征嘿嘿一笑,没说话,不打算把林媛去亲自做菜的事告诉安乐公主,不然安乐公主肯定不会舍得让她去的。毕竟这是林媛的一片孝心,那他就成全了她吧。

不过只是坐了一会儿,夏征还是不放心,就找了个借口溜了出去。

安乐公主哪里看不出他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嗔了他一眼,笑骂道:“真是有了媳妇儿忘了娘。”

夏荷笑着在她耳边嘀咕:“夫人您不是吗?有了儿媳妇儿,连儿子都看不顺眼了。”

“臭丫头!”安乐公主抿唇瞪了夏荷一眼,“行了,我这儿也不用你俩伺候了,你俩就别在我跟前儿守着了,怪无趣儿的,我看着这会儿外边还挺热闹呢,你俩出去转转吧,看到什么喜欢的东西就买下来。别忘了给春雨和冬梅带上一份。”

得了安乐公主的允许,夏荷秋菊二人高兴地应了一声,手牵手出去了。

小林霜坐不住,也跟着一起跑了出去,夏荷秋菊对这个小姑娘喜欢的紧,听她说还要给她们带路,更是欢喜地带了她一起了。

屋里只剩下安乐公主和老烦两人,安乐公主突然正色道:“先生,当年,多谢您了。”

老烦下意识一愣,随即又是那副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表情,无所谓地摆摆手:“什么多谢少谢的,哪里有那么多事!”

老烦装作不记得了,但是安乐公主却是没有,看着眼前这位须发花白,连京城都不再踏足的老人,心里一阵疼痛。

“当年,若不是您答应了征儿的祖父,保护淑妃母子,我想,您现在也不会躲在这小小的驻马镇回不了京城了。”

安乐公主回忆起往事,不免有些伤感,老烦当年跟夏远的父亲,还有她的父亲都是好友,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父亲为了救皇帝而早逝,夏远的父亲也因为某些事早早地去了。如今,只剩下老烦一人,苦苦保护着他们。

老烦显然也想起了当年跟挚友相处时的情形,心中不好受,这么多年他游戏人间,跟个老小孩儿似的,无非就是不想让自己一直沉沦下去。殊不知,他这样,却是最沉沦的方式。

“先生,我这次来,淑妃特意交代我,一定要代她向你表示感谢。谢谢你当年保护她平安生下弘德,淑妃说,她们母子对不起你,要不是为了保护他们母子,你也不会……”

不等安乐公主说完,老烦摆了摆手,制止了她的话头:“小妮子,你还真是老了!越来越啰嗦了!还有夏怡那个小妮子,才几年不见,就成了老太婆了,整日里叨念着以前的事。老头子我早就忘了,早就忘了!”

见他如此,安乐公主释然一笑,是啊,该忘得早就该忘了。

苏秋语被言儿搀扶着,勉强回到了房间里,身子刚一挨到床,就整个儿地跌倒了上去。

“小姐!”

言儿吓坏了,赶紧给她检查额头和手肘,见没有摔伤才重重地松了一口气,这次出门可是把她给吓坏了,不仅把小姐弄病了不说,还把她给摔了,幸好没有出事,不然的话,等回到了府里,老爷还不得把她给扒了皮!

见苏秋语身子歪倒在枕头上,一动也不动,言儿十分心疼,劝道:“小姐,您想开些吧,夏公子他根本就不是您的良配,您又何必……啊!”

啪!

清脆的打脸声,言儿紧紧捂住自己的脸颊,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左右手开始扇自己的脸颊,边扇边忍住哭腔认错:“言儿多嘴,言儿不该胡说八道。请小姐息怒,不要跟言儿一般见识。言儿多嘴,言儿多嘴。”

苏秋语刚刚那一巴掌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若不是因为言儿的一番话将她心底的恐惧说了出来,只怕她也不会蓄发出这般的怒气。

是,她恐惧,特别是在听到安乐公主跟那个小贱人有说有笑的时候,自从十岁见到夏征,她就认定了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丈夫,甚至做梦都会梦到要跟他成亲。而她的二哥也一直拿这话跟她开玩笑,久而久之,她也就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一定会是夏征的妻子。

可是,就在刚才,她满心期盼着安乐公主到来之后,会给这个小贱人一个下马威,就算没有当面斥责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会不顾一切地把她从夏征身边赶走。

没想到啊没想到,她好不容易从昏昏沉沉的睡梦中挣扎着起床去看好戏的时候,竟然发现,其实她自己才是那个最多余的跳梁小丑。

“为什么,为什么?”

苏秋语气急,想要砸枕头,可是她现在已经连拿起枕头的力气都没有了。无奈,她只能攥紧了拳头,使劲儿砸着身下的棉被,一次又一次地发泄着自己的不甘和愤怒。

言儿跪在地上,不敢出声,也不敢起来,弯着身子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不知道发泄了多久,苏秋语终于力气耗尽停了下来,连眼睛也酸胀的厉害,一滴眼泪都没有了。

可是她就是不甘心,不甘心她幻想了四五年的男人,成了别人的丈夫。

对,林媛才十二岁而已,等她能跟夏征成亲的时候,也得十五岁,最早也得等到十四岁。她还有机会,有的是机会。

再说了,这林媛现在就是在驻马镇这个小地方,难道她还能真的走出驻马镇,去到京城吗?去吧去吧,等她到了京城,见了世面,见到的男人多了,也许就会主动放弃夏征了。或者,她会看出自己跟夏征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到时候她再推波助澜一把,还怕不能把夏征抢回来?

打定主意,苏秋语终于不再悲伤,唇角一弯,只觉得自己的头又开始晕了,她冲着言儿招了招手,将剩下的汤药喝光。

她不能倒下,她得赶紧站起来,趁安乐公主还在,她要好好地表现自己,让安乐公主自己看看,到底是她这个出身世家的千金小姐更适合做她的儿媳妇儿,还是那个林媛那个小村姑更适合。

当夏征来到厨房的时候,果然见到林媛正撸着袖子在厨房里忙来忙去,一会儿和面,一会儿切菜,还不忘看看锅里的菜煮的如何。

即便这么忙碌,她也不许别人插手。整个厨房里所有的厨子们几乎都停下了手里的活儿,紧紧盯着林媛的手。他们早就听说了东家有一手绝妙的技艺,炒出来的菜味道极好。如今一看,还真是让大家大开眼界。

看那刀功,切出来的萝卜丝儿根根分明,几乎每一根都是一个粗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用尺子量好了的呢。还有那肉片,都没怎么见她的刀挪动地方,那块肉就已经变成了一片一片的了。

不少厨子们开始反思自己的刀功,不觉有些汗颜。他们的年龄都比林媛打上许多,做菜的年份更多,可是做了这么多年菜,竟然连一个小丫头都比不上。

就连王大厨也不禁十分佩服林媛,想起林媛曾经说过的贵在练习的话,他暗暗发誓,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练习,不然还真是辜负了他这么多年的厨子生涯了。

此时正是福满楼客人正多的时候,厨子们也有自己的活儿要做,一边感叹着一边回头忙着自己的事了。

夏征倚在门口,看着林媛一点一点地准备着饭菜,那样用心,那样专注,心中十分感动。想起以前她在林家坳给一家人做饭时的情形,也是这般,又认真又仔细,但是即便忙碌,她却一点怨言都没有,因为她是在给自己的家人做饭,给自己爱的人做饭。而现在,林媛这是在为自己的母亲亲自下厨啊,她为了他的母亲,无非就是为了他。

想到这里,夏征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脚,轻轻走到了林媛身边,一把将她搂住,两人之间密不透风了。

林媛正低头忙着包烧麦,冷不丁被人从身后抱住吓了一大跳,可是当她闻到了夏征身上那熟悉的味道时,不免有些尴尬。

抬头看去,厨子们全都眼观鼻鼻观心,好像他们两个人都是透明的空气似的,脸红得用胳膊肘捅了捅身后的家伙:“喂,快起开!没看到我正忙!”

夏征正抱的起劲儿,才不会松开,扭着声调嗯了一声。

林媛扶额,这样黏糊人的家伙,真的是当初那个在她月饼摊上找麻烦的家伙吗?

“你娘亲他们还等着我们吃饭呢,我得赶紧了。你快一边去坐会吧。”生怕夏征犯了小孩子脾气,林媛苦涩一笑,好说好商量地又加了一句:“行不行啊?”

毕竟还没有成亲,为了林媛的名声着想,夏征也不能做得太过分,离她远了一些,不过眼睛还是不自觉地紧紧盯着她:“好,只要是你说的,我都听。”

林媛抿唇笑了笑,继续忙活着手里的活儿了。

夏征一边看一边跟着她来回转悠,虽然两人没有抱在一起,但是那模样就跟在一起时没啥区别。林媛去灶台,他就去灶台。林媛回来切菜,他就跟着回来看着她切菜。

厨子们都低着头忙活着自己手里的活儿,不敢抬头看这边。不过,有个厨子不知怎么的,切胡萝卜的时候把自己手指头给切到了,疼得他冷汗直冒,却也不敢吭一声儿。

老烦在屋里坐不住,久等半天也不见饭菜上桌,无聊地一直在屋里来回转悠。

安乐公主对这老小孩儿似的他不禁莞尔一笑,请他带她去参观一下这福满楼。

一听她有兴趣,老烦立即带着她从二楼一直转悠到一楼,连后院都转了一个遍。幸好刘思齐两口子与世无争,没有在院子里,不然还真要跟他们碰上呢。

老烦念着郑如月身体不好,竟然破天荒地没有去打扰他们。

当两人转悠到后厨的时候,正巧就碰到那个切了手指头的厨子垂头丧气地跑出来找人包扎。

老烦一看他那流着血的手指头,鼻子一哼:“切个菜还能把手指头切了,咱们是没银子买肉了吗?都得靠你的肉过日子了?”

那厨子满脸黑线,虽然看到了老烦身旁站着一位气质独特的夫人,但是也没有想到这位夫人会是少东家的母亲。

平日里老烦在厨房里神出鬼没地多了,厨子们都对这个怪老头儿蛮喜欢的,有啥说啥。

厨子举着流血的手指头,眉头一皱,嘴巴往厨房那边努了努,而后小声嘀咕了一句:“您是不知道,少东家跟林姑娘两人,哎呦,您还是自己去瞧瞧吧。”

说完,小厨子留下一个神秘的笑,蹭蹭地就给跑走了。

老烦和安乐公主面面相觑,夏征和林媛他俩,怎么了?

两人快步来到厨房门口,还没进去就已经感觉到了厨房里的异样。平日里此时的厨房应该是热闹一片,不是这个厨子喊着来点火,就是那个厨子叫着拿辣椒。

可今儿这情形,连每日里过来溜达好几趟的老烦都给呆了。一个一个的都跟哑巴似的,埋头忙活着自己的活儿,即便有说话的,也都轻声细语地,跟个大姑娘似的。更奇怪的是,明明是低头干活的,你却总是能看出来他们的眼珠子好像还在滴溜溜地转悠。

往哪儿转悠?当然是厨房里边那两个跟连体婴一样的人身上了。

老烦踮着脚尖儿偷偷往里看,正好瞧见林媛正在切酱牛肉,一旁的夏征身子紧紧贴在菜板上,张着嘴儿冲他伸了过去。林媛抿唇一笑,捏了一片刚刚切好的牛肉喂到了他的嘴里。夏征满意地嚼啊嚼,就是舍不得咽下去。

老烦一个哆嗦,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这两小兔崽子,不是说来做饭的吗?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怪不得他左等右等都等不到饭菜上桌,不知道他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吗?

气呼呼的老烦撸起袖子就要进去好好教训这两人一番,还没动,就被一旁的安乐公主死命拉住,拽出了厨房。

直到离开老远,老烦才被她放开:“喂喂,小妮子,你拉我做什么?”

安乐公主压住心里的笑意,刚才的情形她也看得一清二楚,一开始她还有些不相信,那个张着嘴跟林媛撒娇的男人真的是她的儿子?自己的儿子自己最清楚,夏征从小到大就对女声排斥的很,除了她这个娘亲,别的女子休想靠近他一步,不管是什么样的女子都不行。

为此,她还真是受了不少闲气呢,就连京城里那些多嘴的夫人小姐们,还有的私下里说她儿子不喜欢女子的。这可把她给气坏了,发誓一定要给儿子挑个好女人。

可是,这个儿子也真够让她操心的,不是三天两头地不在家,就是跟赵弘德苏天睿他们几个混在一起。这倒好,闲言闲语就更多了。虽然大家都碍于他们将军府的威严,不敢明面上说,不过传闲话毕竟对儿子不利啊。

本来她看着苏秋语还跟夏征有些接触,她就以为儿子时喜欢苏秋语的。谁知她刚跟儿子说起这事,儿子就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说什么只当苏秋语是妹妹。

不仅如此,没两天,他又给跑了。

哎,当娘的到了这个地步,也算是当到家了。

不过,刚才看到夏征跟林媛那亲密无间的举动,说实话,她心里真的是如同一块大石头落地似的,终于放心了。儿子还是喜欢女子的,只是没有碰到合适的人罢了。

见老烦还要进厨房去打扰人家小两口,安乐公主赶紧一把拉住他的袖子,笑眯眯地往二楼走:“原来媛儿还会做饭啊,真是难得。走,咱们还是回去等着吧,我看他们也快忙活完了,不用咱们过去帮忙啦。”

老烦气急:“谁要去帮忙啊,我是要去教训教训他们。可恶,说是来做饭,其实就是来偷吃的!特别是那个臭小子,还吃牛肉!都不知道给我留一块。”

最后一句话说得声音明显小了,连老烦自己都觉得跟一个小娃娃抢吃的实在有些看不过去。

安乐公主笑着摇了摇头,回去了。

老烦无趣,哼哼了一声也跟着回去了:“要是再不上菜,老头子我就去把厨房给拆了,哼。”

不过这次,林媛还真是没让他们久等,两人回去了又说了一会话,林媛和夏征两人就推门进来,说随时可以开饭了。

林媛因为刚刚忙活完,小脸儿还有些红扑扑的,安乐公主心疼地拉过她的手,说道:“好孩子,没想到你还会做饭呢,真是辛苦你了。”

林媛没有想到安乐公主会知道这顿饭是她亲手做的,虽然有些意外,不过还是笑着摇了摇头:“不辛苦,以前在家里的时候,都是我做饭的。虽然手艺不精,不过好在大家还都给面子。夫人您等下好好尝尝,要是不喜欢,媛儿再给您做点别的。”

安乐公主刚要说话,一旁的夏征就舔着脸凑了上来:“什么手艺不精啊,咱们酒楼的菜式几乎都是你亲手教的,你要是不精,那那些厨子们就不用活了。”

老烦也哼哼一声,眼睛亮亮的,难得的说了句夸奖的话:“这臭丫头,别的不行,也就剩下做菜的手艺了,要不然啊,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活着呢!”

林媛扶额,老烦啊老烦,你这是夸她呢还是损她呢。

“呦,看来今儿咱们老东家肚子不饿啊,那正好,我那里可还有一大摞账簿没算完呢,要不,劳烦老东家您给过去算算?”夏征挑眉,冲着老烦挤眉弄眼。

老烦咽了口口水,想起这臭小子满肚子的坏水,不说话了,在心里嘀咕着:你们吃好的,让我去干活儿!老头子我才不干这么亏本的买卖呢!

天色已经有些暗了,估摸着小林霜和夏荷秋菊三人也快要回来了,林媛就吩咐小伙计们准备上菜了。

菜还没有端上来,小林霜三人倒是先回来了。

“回来的正好,快去洗手,准备吃饭了。”林媛一边亲自布筷,一边叫着小妹吃饭。

哪知一抬头,就见到这三人全都黑着脸回来的,夏荷秋菊还好,毕竟只是个丫鬟,不好在安乐公主面前使脸色。但是小林霜就不同了,有大姐冲着护着,她可是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的。

安乐公主也瞧出了不对头,问向两个丫鬟:“怎么回事?出去的时候还欢欢喜喜的呢,怎么回来了就成了这个样子?”

林媛把筷子放好,一把拉过小妹来,捏了捏她紧紧皱着的小鼻子,轻声问道:“怎么了,谁欺负咱们的小林姑娘啦?”

被大姐这么一问,小林霜小嘴儿撅得更高了,连珠炮儿似的倒起了苦水儿:“大姐,有人欺负我,就是那个金府的什么小姐,她还有帮手,可坏可坏了!哼,她们瞧不起人,我不喜欢她们!”

小林霜说的驴唇不对马嘴,但是林媛也听出来了,这事跟金府的小姐有关。金府的小姐,肯定不是金玉儿了,那就只剩下金灵儿一个了。看来,她们三人是在出去玩的时候碰到了金灵儿。

小林霜毕竟只有五岁,虽然说话很利索,但是叙述事情还是有不少漏洞。

“夏荷,你来说。”安乐公主身处上位久了,自己手底下的丫鬟鲜少有这样被欺负的时候,不免也有些不高兴了。

夏荷瞧了秋菊一眼,将方才发生的事情一一说了。

原来,小林霜三人逛到首饰铺子的时候,碰到了金灵儿和孟春燕。金灵儿对小林霜熟悉的很,上次在金府门口,她可是受了林媛好一顿闲气。今儿没遇到林媛,倒是碰到了小林霜,她还特意观察了一番,见的确没有林媛跟着,才想要好好地数落一顿这丫头。

小林霜毕竟年纪小,也没有在意她,就跟着夏荷秋菊一起看首饰。

金灵儿不知道她们是一起的,趾高气扬地走到小林霜面前,挡住了她:“呵,这年头,连四五岁的小屁孩儿都知道出来买首饰了啊,还真是有趣。”

孟春燕正在挑选镯子,猛一听到金灵儿开口,特意看了看地上站着的那个小不点儿娃娃,长得倒是蛮漂亮的,身上衣服也还算是不错,只是,怎么觉得这小丫头看上去有些面熟?

“这是谁啊?看着有点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孟春燕一听金灵儿那话,就知道这小丫头得罪过她。

金灵儿眯眼瞧了小林霜一眼,对她说道:“可不是面熟吗?这丫头跟她大姐啊,长得还挺像呢。”

她大姐?孟春燕仔细看了看小林霜,那眉眼,那倔强地眼神。

哎呦,她说怎么看着眼熟呢,这不是跟稻花香的那个臭丫头长得挺像吗!

“这是那个小村姑的妹妹?”孟春燕没有见过小林霜,但是对林媛却是印象深刻,她现在那辆马车就是因为嫉妒林媛,才让她大哥帮她买来的呢。

见金灵儿点头,孟春燕抬眼瞧了一圈,没发现林媛的身影,不觉也嚣张了几分,皮笑肉不笑地哼哼道:“原来是那个小村姑的妹妹呢啊,哎呦,真没看出来,你还能道这里买首饰啊。看来,你姐姐那个稻花香挣了不少银子呢吧。”

金灵儿阴阳怪气地加了一句:“岂止是稻花香啊,人家还是福满楼的东家呢!”

这可是个劲爆的大消息啊!

孟春燕眼珠子一瞪,惊奇道:“真的?我说呢,怎么她一个小小村姑能开得起铺子,原来,是攀上了福满楼啊。啧啧,真没看出来,你大姐瞧着挺正经的,竟然会做那种不要脸的龌龊事!”

在孟春燕眼里,林媛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小村姑,顶多就是长得秀气些,所以她就自然而然地把林媛想象成了依靠美色蛊惑别人的小贱人。而被蛊惑的是谁?孟春燕只见过刘掌柜,当然就以为是刘掌柜了。

“连那种老头子都不放过,真是不要脸!”孟春燕撇撇嘴,鄙夷地翻了个白眼儿。

金灵儿知道她误会了,不过也没有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呢,她巴不得所有人都误会了,然后让林媛名声臭呢!

小林霜本来还高高兴兴地想要挑个镯子给大姐呢,结果,被这两人挡住了路,正要让她们让开。不过,一看金灵儿那脸,她立马就明白了,这不是那天在金府门口打算轰她们的金府二小姐吗?

别看小林霜人小,但是心眼儿可多,再结合之前在稻花香六子那里听到的各种事,她一下子就想通了其中的事。这金灵儿干不过她大姐,今儿是故意来找她麻烦的。

小林霜冷笑一声,以为她小就能随便欺负了吗?

“金家小姐,请你让开,我是来这里买首饰的,又不是在你的醋坊买醋,你干嘛要挡着我?难不成这铺子也是你金家开的?”

小林霜小大人儿似的抱住了胳膊,这说话的架势,跟林媛简直是一模一样,就连说话时那微微上挑的眼角也如出一辙。

金灵儿被她跟她大姐一个德行的说话样子给气到了,没想到这小丫头人小,说起话来还挺有气势。

“呵,小丫头嘴还听伶俐,真是跟你那个大姐一个德行!得,这金铺确实不是我们金家的,你随便买,不过,小丫头,可别怪姐姐没提醒你,这金铺的首饰可不便宜呢,你得先看看你荷包里的银子够不够再买啊!”

金灵儿轻蔑地白了她一眼,就招呼着孟春燕坐到一边挑首饰去了。

小林霜也白了她一眼,她身上可有的是银子,临出门的时候大姐给了她十两银子的银票呢,老烦也给了她十两,就连安乐公主也偷偷地给了她一张银票,让她买糖吃。

小林霜这边跟金灵儿说了几句话的工夫,夏荷和秋菊那边也没有发现什么,小林霜自然也不会多嘴跟她们念叨,只要金灵儿做得不出格,她也不放在心上。

这家首饰铺子还是挺大的,而且店里的首饰样式新颖,做工精巧,吸引了不少夫人小姐们前来挑选。所以柜台前还真坐了不少看首饰的人。

小林霜凑到夏荷秋菊身边,瞧着她们两人正在挑簪子,两人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很快就挑了三支特别漂亮的簪子。而且这三只簪子乍一看很像,除了头上镶嵌的花不同罢了,分别是粉红色的荷花,金灿灿的菊花,还有白里透红的梅花,正好跟她们三个的名字相称。

不过,三只簪子还不够,还少了春雨的呢。只是,春雨的簪子不好选,她们两个打算挑个跟之前的簪子一样的,只是,没有雨点的样子。

小林霜安安静静地听着她们商量,眼珠子在那一排同样式的簪子上溜过,突然眼神一亮,选中了一支闪着晶莹亮光的簪子,那簪子的头上镶嵌的虽然不是雨点形状的宝石,而是大小不一的圆形宝石。不过看上去,还真跟不少雨点很像呢。

“伙计,这个拿来我瞧瞧。”

“伙计,这个我要了。”

小林霜的声音和金灵儿的声音同时响起,柜台前招呼客人的小伙计左看看右看看,实在是不知道该给谁拿了。

小林霜一扭头,就看到金灵儿那挑衅的眼神,小林霜一眼就看出了她是故意来跟自己抢东西的,气得他小嘴巴圆鼓鼓的,刚刚就跑来挡住她的路,现在她好不容易挑到了一支好看的簪子,这人也过来抢。是不是不跟别人抢东西,她就不痛快?

一旁的孟春燕也故意大声对不知所措的小伙计说道:“还愣着干什么?不想做生意了?”

小伙计猛地反应过来,赶紧点头哈腰地赔笑着。这两位小姐他可是认识的,经常来光顾他们店里的生意,他可不敢得罪。

这次几人离得近,夏荷和秋菊也听到了金灵儿的蛮横无理,纷纷转过头来看着她。

夏荷性子急躁些,刚要开口替小林霜出头,就见金灵儿突然眼神一亮,讨好地看向了她们两人:“咦,这两位姐姐有些面生,好像以前没有见过。不知两位姐姐是哪家府上的千金?”

夏荷秋菊面面相觑,这姑娘的眼神是不是有毛病?

孟春燕闻言,也看向了她们两人,只见这两人的衣着打扮虽然简单,但是料子质地极好,甚至比她身上这件都要好。说实话,她是见不得别人比她好的,但是此时此刻她也不敢轻易露出什么别的神色,毕竟这两人的气质和衣着打扮,都说明了她们比她有钱。

金灵儿自然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会判断出夏荷秋菊的身份定然不简单的。

其实,夏荷秋菊的装扮不算高调,但是因为是将军府的婢女,又是安乐公主身边的贴身侍女,她们的待遇自然不低。别说是在驻马镇这个小地方了,就是在京城里,她们的吃穿用度都比一般府里的庶女要好上许多。

金灵儿和孟春燕错认为她们两人是哪家的千金,也不无道理。

看到金灵儿巴结她们二人,孟春燕也不甘落后,笑着对她们二人自我介绍道:“两位姐姐好,我是孟家酒坊的孟春燕,不知两位姐姐是哪家府上的?妹妹见到两位姐姐心里就十分想要亲近,若是以后有空闲,我能给两位递帖子,邀你们二位出来同游吗?”

夏荷秋菊此时也明白了这两人的意图了,互望了一眼,眼睛里全是笑意。

见她们眼中含笑,孟春燕就以为她们是听了自己的身份开始动心了,不免有些得意。

金灵儿则急了,明明是她先跟这两人搭讪的,怎么就让这个蠢燕子给抢先了?也没心思细细琢磨夏荷两人眼神里的异样,金灵儿又道:“两位姐姐,我是金记醋坊的二小姐,金灵儿。以后若是有空,不妨来我府里找我。这驻马镇不少千金我都熟悉得很,到时候我们一起出去玩啊。”

言语里不自觉地把孟春燕给比了下去。

孟春燕有些不满了,眼珠子一翻,不着痕迹地瞪了她一眼。

见她们二人明争暗斗,一旁的小林霜也看出了其中的猫腻儿,敢情这俩人是把夏荷和秋菊给误当成了驻马镇哪家有钱人家的千金了。

说起来这两人也是笨,驻马镇才多大,有多少人她们不知道吗?这金灵儿还自称跟不少府里千金熟识,看来也只是夸夸其谈罢了。恐怕有不少有钱人家她还没巴结上呢吧!

夏荷心眼儿灵活,想到刚才这两人对小林霜的不屑一顾,还有对她们二人的刻意巴结,心里立马有了一个报仇的方法。

她在秋菊耳边轻轻嘀咕了两声,秋菊抿唇一笑,被夏荷的主意给逗乐了,不过还是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题外话------

推荐好友凌七七的《盛宠之毒医世子妃》

容凰,东楚国勇毅侯府的嫡出小姐,温柔似水,知书达理,容貌倾城!母亲是南风国的和亲郡主,身份高贵!

可惜母族夺嫡失败,一朝沦为罪人,死去的母亲,从妻降为妾,而容凰也从天之骄女,一落成为尼姑庵里一个人人可欺负的小可怜!

当她成为她,眼底温柔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凛然杀意!

庶妹抢她未婚夫?不用抢,姑奶奶直接送你!这种渣男,不稀罕!毁你容貌,让你跟渣男继续“相亲相爱!”

继妹夺她嫁妆,好帮她的王爷未婚夫当太子,她好当未来皇后?做梦!吃了的都给姑奶奶加倍吐出来,否则打你个半身不遂!

渣爹想利用她往上爬,不用,姑奶奶这么孝顺,不帮你把勇毅侯府给弄个家破人亡,姑奶奶都嫌睡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