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白莲花凑热闹/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的小互动没有落入金灵儿和孟春燕的眼里,因为此时她们已经被小林霜给嘲笑了:“呵,都不知道人家是哪个府上的,就开始巴结了,两位小姐还真是有意思。”

金灵儿哼了一声,不过碍于那两位“千金小姐”在场,不好表现地太过无礼,只是略带礼貌地“请”小林霜靠边:“小姑娘,你又没钱买首饰,就不要在这里挡着了,乖,出门左转,有个卖甜糕的小商贩,你去那里买块甜糕就赶紧回家吧,省得你大姐担心你。哦对了,你有银子吗?看你这样子应该也是没有的,来来,姐姐给你两个铜板,你去买块甜糕吃吧。”

说着,她的婢女红梅果然从荷包里掏出了两个铜板扔到了小林霜面前,还一脸轻蔑地笑了笑,那模样,分明就是在说“拿着吧,赏你了”。

小林霜低头看了看柜台上扔着的那两个铜板笑了笑,要是半年以前的话,她一定会把铜板捡起来高高兴兴地回家个爹娘,但是现在嘛,她荷包里的银票少说也得有三十两,区区两个铜板,她还真就不放在心上。

“呵呵,谢谢姐姐的赏银。”

小林霜语气里的轻蔑和不屑显而易见,金灵儿当然听得出来,冷笑一声:“呦,小丫头还有些不服气呢?”

孟春燕也从丫鬟手里拿了两个铜板出来,扔到了桌子上:“嫌少?那姐姐这里也给你两个好了。”

不就是两个铜板吗,赶紧走赶紧走,别挡着她们跟那两位千金小姐说话。

夏荷和秋菊已经完全被这两人的行为给气坏了,先不说这小林霜是林媛的妹妹,而林媛以后极有可能是自己的二少奶奶。就是随便一个小姑娘,也不能看着她如此被人家欺负啊!

夏荷气愤地咬了咬牙,上前将那四个铜板一个一个捡了起来,而后摊开手,皮下肉不笑地对她们两人说道:“两位小姐还真是大方呢,给一个小丫头,一出手就是四个铜板。既然都已经给了,不如再多给点呗,二两银子,怎么样?”

金灵儿二人见她捡起了铜板,本来还以为她是要还给她们的,没想到原来是来给那个小丫头出头的。

难道她们认识?不可能啊,这小丫头就是个小村姑,这两位姑娘一看就不是一般人,说实话,这两人的说话气度,就是跟金灵儿她们比起来,都要高了一个档次。

孟春燕一愣,笑道:“姐姐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我们只是看她可怜,想让她……”

不等孟春燕说完,秋菊突然冷冷一哼,将刚刚挑选的那只簪子放到了小林霜面前,说道:“可怜?请问这位小姐,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家小姐可怜了?是没有饭吃了,还是没有衣服穿了?或者是,买了首饰没有银子付账了?”

“不,不,不是这样的,什么?你刚刚说什么?你家,小姐?”

这下,不仅是孟春燕,就连金灵儿也傻了,这小村姑,怎么摇身一变成了小姐了!

夏荷点头,抬起下巴笑道:“是啊,就是我家小姐啊,怎么,不相信?”

林媛是她们家二少爷的未来媳妇儿,小林霜是林媛的妹妹,她们称呼她一声小姐,一点儿都不亏。

小林霜却是没有想到这么多,只是觉得这两位姐姐是在给自己出头的,虽然有些受之有愧,不过还是很高兴有人能帮她,当即腰板子也直了,脸上也出现了跟夏征一样的嘚瑟笑容。

“就是,怎么不相信吗?刚才你们不是还巴结我这两个姐,咳咳,丫鬟吗?怎么现在不说话了?接着说啊,哦对了,夏荷,把那几个铜板拿来吧,正好本小姐要吃甜糕,我这里只有银票,还真没铜板去买甜糕呢。”

夏荷心里噗哧一乐,果真伏低了身子,双手一摊,恭敬地把那四个铜板交给了小林霜,还不忘加了句:“是,请小姐收下。”

看着她们三人一唱一和,金灵儿和孟春燕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刚刚她们拼命巴结的人原来只是个丫鬟,而瞧不起看不上的人,竟然才是正儿八经的千金小姐。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不可能,你们少在这里演戏唬我们!”孟春燕红着脸不相信地指着那个小丫头,而后对金灵儿问道:“灵儿,你说话啊,你不是说她就是个小村姑的妹妹吗,怎么,怎么会有两个这样,这样好的丫鬟?”

的确是太好了,比她的丫鬟都要好。穿得好,戴得好,气度好,就连长相也好得很。

金灵儿此时也傻了,要不是刚刚她没看到林媛在,也不会想起要损损这小丫头了。真是悔死了,悔的肠子都要青了!

那林媛都是福满楼的东家了,给她妹妹找两个像样的丫鬟很难吗?很难吗!

当然不难!

怪就怪她太自高自大,这样没有眼力,竟然没有瞧出来那两个人不是千金小姐。

被孟春燕用胳膊肘子一捅,金灵儿也急了,不耐烦地甩开她,几乎用吼的声音叫道:“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

说完,才发现整个铺子里的人都在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她经常来这里买东西,自然也会有不少熟人。

自知失态,金灵儿咬了咬唇,狠狠地瞪了小林霜一眼,愤愤地走了。

孟春燕被甩开,心中不高兴,见金灵儿走了,也要跟着一起走。

但是她的怒气不敢往金灵儿身上发泄,就只能往小林霜身上发泄了。反正她现在也知道那两个比她还有钱的女子根本就不是什么千金小姐,而是个小丫鬟了。谁知道她们身上的好衣裳怎么来的,没准都是福满楼那个刘掌柜给的呢。

对,就是这样。

想到这里,孟春燕心里一阵畅快,冷笑着看了夏荷秋菊一眼,哼道:“怪不得穿的衣裳这么好呢,原来都是那个老头子给的!哼,不要脸的贱货,一家子都是不要脸的!”

“你说什么?”夏荷神色一变,气势也强了几分,小林霜太小听不懂,可不代表她们听不懂,什么不要脸的贱货,还有什么老头子,这孟春燕说的话,分明就是诋毁她们被别人给……

怎么能这样?她们在京城里的时候,何时受过这种气!

秋菊也气坏了,非要让孟春燕把话说清楚。

孟春燕哪里说的清楚,她本来就是瞎猜的,这会儿见她们两人都气势汹汹地上来质问,心里也有些没底了。

暗暗嘟囔了一句,扭头就带着丫鬟逃也似的出了门:“自己要是没鬼,哪里有银子买这么好的衣裳穿?还一出手就是三个簪子!哼!本小姐才不会跟你们这种人说话,丢人!”

“你,你给我回来!”夏荷还要追上去质问,一把被秋菊拉住了。

“算了,她无非就是胡说八道而已,若是她真的有真凭实据,早就把那个老头子说出来了,还会这样夹着尾巴逃走吗?别理她了。”

小林霜眨着大眼睛看着两人气呼呼的样子,虽然不太明白她们说的是什么,但是也知道,今儿肯定是因为自己才让两位姐姐受了气,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对那个孟春燕更是讨厌的不行。

摸了摸袖子里装着药粉的小包包,犹豫了一下,还是跳下凳子赶紧追了出去,只是,等她再出去的时候,孟春燕已经坐上马车走了好远了。

小林霜气急,跺了跺脚,下次一定不会放过她!

因为这个不愉快的插曲,夏荷秋菊二人也没了买东西的兴致,将之前挑的那三个簪子,还有小林霜看上的那个亮闪闪的簪子一起买了,就带着小林霜回了福满楼。

听完夏荷的话,安乐公主气得一拍桌子:“这是哪家的孩子?说话难听,还随意揣测!真是没有教养!”

夏荷秋菊连忙劝她,安乐公主脾气算是好的,鲜少生气,待人又和气,今儿竟然气得她都拍桌子了,显然是对刚才夏荷说的事十分气愤。

小林霜委屈地看着林媛,小脑袋在她怀里拱了拱。

哪家的孩子,当然是金家的老二了,至于另外一个,肯定就是那个傻乎乎的孟春燕了,自以为聪明,其实总是被金灵儿当枪使。

不过,孟春燕那句不要脸的贱货还真是让她大开眼界,虽然夏荷说这里的时候支支吾吾的,但是她也能听得出来话里的意思,无非就是把她们姐妹几个当成了依靠老男人的小贱人了。

夏征眼睛眯了眯,虽然对金灵儿和孟春燕不太了解,但是看林媛那表情,也依稀猜了出来,这两人明显是冲着林媛来的。

抬手轻轻拍了拍她肩膀,夏征安慰一笑。无论什么人,欺负他的女人,就是不行!

“夫人,您别生气了。”林媛跟夏征对视一眼,见安乐公主还在生气,劝道:“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不懂事,从小被家里娇惯得厉害了。夫人,您别放在心上了,为了这种不值得的人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可不划算呢。”

安乐公主看了林媛一眼,拍了拍她的手:“难得你这孩子心胸大度,若是换了别的女子,只怕早就控制不住自己冲上去理论了。”

林媛垂眸一笑,冲上去理论?若是她在现场,就不是理论那么简单了,这金灵儿孟春燕两人屡教不改,早就该扇上几个巴掌长长记性了,最好别再让她碰上,不然,新账旧账一起算!

林媛垂眸的样子,在安乐公主看来就是认为她羞涩了一般。安乐公主伸手将小林霜从她的怀里抱到了自己的腿上,轻声安慰了几句。

小林霜本来年纪就小,心里不记事儿,立马就笑嘻嘻地了。

倒是一旁的老烦,嫌弃地瞪了小林霜一眼,白胡子翘得都快能当眉毛了。

将小林霜像是拎小鸡崽子似的,从安乐公主腿上给拎了下来,手指头戳着她脑门儿,没出息地训道:“没用的东西!真是没用,没出息!亏得我还叫你小狼崽子!你就不知道反抗吗?她们那么欺负人,你就不知道咬她啊?啊?以前咬我的时候怎么那么下得去口呢,现在让你换人了,哦,你就舍不得了?”

小林霜梗着脖子,一躲不躲地承受着老烦的千年手指戳,倒不是不敢躲,而是不想躲。毕竟这老头子可是她的师傅呢,再说了今儿这事,她确实反应慢了,要是早就听出了孟春燕话里有话,她就不会追不上马车,报不了仇了。

“臭丫头!一点用都没有!为师告诉你一句话,叫做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身为我的徒弟,对于那些心怀不轨的坏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不能轻易放过!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师傅。”小林霜猛点头,认真地小模样让人看了实在是忍不住想笑。

“记住了下次再碰到她,就不要手软!师傅给你预备的药,可随身带着呢?”

“带着呢,师傅。”

“好,带着就对了!等会儿师傅再给你个更厉害的方子,你去自己配药,我就不信了,我老烦的徒弟,还能让人给欺负了!”

“是,师傅。”

小林霜忍住笑,偷偷回头冲夏荷秋菊眨了眨眼睛。

夏荷秋菊对望一眼,对这个心性如妖的小姑娘佩服不已,怪不得回来的路上,小林霜一个劲儿地跟她们说,一定要捡着最厉害最难听的话说。本来她们还以为她是为了得到安乐公主和林媛的同情,没想到,原来是为了甄老先生啊。

一旁的林媛虽然正在跟夏征小声说着跟金灵儿两人的过节,但是小林霜的眼神还是看在了眼里。她眉头一簇,却还是放弃了要提醒的念头。老烦说的不错,对于那些好人,的确要救。但是对于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就不能一味地手软。谁也猜不到,你救了这个人之后,他是会变好还是变坏,是会感激你,还是会对你恩将仇报。

老烦是过来人,她相信,他肯定不会带坏了小林霜的。

为了不影响大家吃饭的心情,林媛赶紧岔开了话题,正好小伙计们也把菜都上齐了,看着那一桌子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菜式,安乐公主的兴趣顿时被吊了起来。

“咦,这些菜,我以前都没有见过呢。”安乐公主好奇地看着那一桌子菜,抬头问林媛:“媛儿,这些菜,都是你做的?”

林媛一边给小林霜擦了擦手,一边笑着点头:“夫人您尝尝我的手艺,这些菜啊,保管您以前没吃到过。”

“好,好,我一定要好好尝尝才行。”安乐公主点头,显然对这些菜十分有兴趣。

一旁的老烦和小林霜却是瞪大了眼睛,一边留着口水一边把桌子上的菜全都做了一遍地毯式的搜查。

老烦吸了吸口水,不可置信地看着林媛:“臭丫头,这些菜,老头子我以前怎么也没有见过?你,你故意留了一手!”

说好了给她爹治腿的时候,她要管他饭菜的,结果,她三天两头的不是做豆腐,就是做面食,虽然都很好吃,但是吃得多了,也会觉得腻的。

他本来还以为这臭丫头就这点本事的,没想到今儿这一看,好嘛,还给他留了一手,这么多菜,全都是他没吃过没听过的!

林媛笑嘻嘻地看了他一眼,狡黠地眨了眨眼睛:“当然得留一手了,要不怎么能钓到你这么大的鱼呢。”

臭丫头!老烦瞪了她一眼,也顾不得跟她较劲了,拿起筷子来就要开吃。

还没等他的筷子夹到菜,就被一双筷子给打开了。老烦恼怒抬头,就见夏征挑眉说道:“你都不想知道这些菜叫什么名字吗?这可一点都不像你的风格啊。”

老烦瞪眼,名字有味道重要吗?不过,只要一想到他欠了夏征三件事,还是乖乖地把筷子放了下来。

林媛笑着看了不满的老烦一眼,刚要开口介绍,就听到雅间门口响起一道柔柔弱弱的声音:“夫人,苏秋语求见。”

林媛一愣,她差点都忘了,苏秋语还在隔壁睡觉呢,刚刚从厨房回来的时候,她好像让小伙计去叫了一声。本来以为她不会来的,没想到这姑娘还真给来了。

正好,她不是口口声声说即便夏征接受了她,他的家人也不会接受她这个小村姑的吗?那就让她瞧瞧,夏征的母亲到底是接受还是不接受。

一听是苏秋语,安乐公主下意识地先看了看林媛,见她没有任何不高兴的样子,才稍稍松了口气。虽然她很不喜欢有别人打扰自己一家子吃饭,但是人家都已经来了,她要是赶走了人家,又显得她小气了。

林媛笑道:“夫人,苏小姐病了一天了,应该还没有吃东西呢,正好让她跟我们一起吧?”

安乐公主点头,暗赞林媛虽然只是个小村姑,但是不仅心胸大度,还十分通晓道理,不禁对她更是喜欢得不得了。

安乐公主冲夏荷点了点头,夏荷快走几步去给她开门了。

苏秋语从敲门到开门,等了也有一会儿了,心里不禁有些气闷,待听得里边隐约先是传出了林媛的声音,后来才是夏荷过来开的门,她就更加不高兴了。敢情现在连安乐公主都听林媛的了。

这个小村姑到底有什么魅力,不仅迷惑了夏征,现在又把安乐公主迷得没了方向了。

心里虽然气愤,但是面上依然保持着温柔和婉的笑容。

苏秋语身子还是有些弱的,不过今天喝了汤药,又睡了一整天,她的精神比上午好了许多。再加上晚上她要故意在安乐公主面前跟林媛争个高低,就更不能懈怠了。是以,此时的苏秋语,几乎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有精神。

在言儿的搀扶下,苏秋语十分聪明地把自己病态美的一面展露出来。林媛看她脸色还不错,以为她已经大好,走近了才发现她脸上还施了胭脂,一双眼睛不知道是因为生病还是别的,隐隐有些肿,不过,这一点儿也没有影响她的美,她此时的眼睛就像月亮蒙了一层朦胧的白纱一样,漂亮极了。

“秋语见过夫人。”虽然病着,但是苏秋语一见到安乐公主还是结结实实地行了一个十分万全的礼仪。

安乐公主本来还有些不希望她来,但是见她不仅病着,还这般礼仪周全,心里不免也有些怜惜,赶忙让夏荷把她搀扶起来,拉着她的手问候了一番:“我一来就听征儿说你病了,本来是想去瞧瞧你的,不过听说你喝了药,一直在睡着,就不好去打扰你。怎么样,现在好多了吗?可还有哪里不舒服的?”

说得好听,你要是真的担心,也不会一整天都不闻不问了。哼,还不就是看上了林媛那个小贱人,把她给忘了?

虽然心里对安乐公主这番话十分不屑,但是苏秋语面上还是一点儿没有表现出来,她笑了笑,摇头:“多谢夫人记挂,秋语现在已经好多了。”

说完,扭头看向林媛,轻轻一笑:“还要多谢林姑娘帮秋语找的好大夫了,不然,秋语也不会这么快就有所好转。”

咦?白莲花居然在谢她?肯定有问题。

林媛心里警钟一响,赶忙站起身来,拉过苏秋语微微有些发凉的手,关心地问道:“苏小姐言重了,我这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哎呀,苏小姐的手还是这般凉呢,是不是身子还有些不舒服?苏小姐可一定要好好保重身子才好,你从京城大老远地来到驻马镇,这一路颠簸,肯定是又累又难受,哎,真让人心疼呢。”

苏秋语嘴角抽了抽,这小村姑,就不能不提她从京城来到驻马镇的事吗?这不是当着安乐公主的面,故意戳她的痛脚?

果然安乐公主一听这话,心里对苏秋语的印象就有些不好了。一个丞相府的千金小姐,居然瞒着父母,孤身一人从京城来到驻马镇。这幸好是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坏人,不然的话,她这名声还要不要了?

不过,就算没有遇到坏人,苏秋语独自外出的事若是传到了京城那些夫人小姐的耳朵里,也会被指责的。更何况,她的儿子还在驻马镇呢,这不是明摆着想让她儿子背这个黑锅吗?

苏秋语一听林媛的话,几乎瞬间就明白了安乐公主此时的心思,再看她眼神变了又变,更是肯定了心里的想法。

好啊,小村姑,没看出来,你除了嘴皮子功夫厉害,就连拐弯抹角地说话都挺拿手啊。

苏秋语暗暗瞪了林媛一眼,却一句话都没有反驳,只是垂着头,仿佛很是委屈的样子。

一旁的言儿眼珠一转,说道:“林姑娘说的是,我家小姐本来身子就弱,这次为了给我家老妇人祈福,愣是要去那邻镇的长寿山上去。这不,还没到山上呢,我家小姐就给病倒了。”

苏秋语眼神闪烁,暗暗庆幸之前跟言儿想好了说辞,不然的话,今儿还真要给安乐公主一个不好的印象了。

林媛也暗赞这苏秋语本事大,愣是能把追夫说成是祈福,特别是给自己的祖母祈福,让谁听了都要动心的吧。

果然,一听这话,安乐公主点头称赞道:“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只是,以后,可不要因此就单独出门了,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实在是不安全。下次再出门,就叫上你二哥,那臭小子在京城不是出门闲逛就是斗蛐蛐儿,让她陪你出来正好。”

苏秋语笑了笑,点头应了。

安乐公主和老烦是长辈,坐了正座。林媛坐了安乐公主的下首,然后就是小林霜。而夏征则碍着有母亲在,规规矩矩地坐到了老烦的下首,他的旁边正好是空着的。

安乐公主看了看那空着的两个座位,有些犯难。按理说,苏秋语身份要高一些,应该坐在她的下首,但是这是家宴,林媛又是她喜欢的未来儿媳妇儿,她可不想让自己儿媳妇儿给一个外人让座。而此时最合适的地方就是夏征的下首,但是她又怕林媛会介意。

正在犹豫,只见苏秋语已经主动走到了小林霜的身边,绽放出一个自认为最美最天真的笑容,道:“小妹妹,你介意姐姐坐在你旁边吗?”

介意!

小林霜下意识地就要开口拒绝,却被林媛一把掐住了手腕。

林媛站起身来让道:“苏小姐是客人,哪里能让苏小姐坐在那里?还请苏小姐坐在我这里吧。”

苏秋语暗自咬牙,让个座还非得故意强调她是客人,是外人吗?

“不了,我在这里挺好。”苏秋语笑着摇了摇头,已经坐了下来。

见她坐了下来,林媛也不好再让,有些犹豫地看了看安乐公主。安乐公主赞赏地看了林媛一眼,伸手将她拉到座位上坐下。

而后会苏秋语关切地问道:“秋语你身子不适,就不要再去那长寿山上祈福了,征儿已经给你二哥捎了信儿,很快就来接你了。”

想了想又道:“若是你不介意,等你身子差不多了,就跟我一起回京吧,可千万不要再单独一人外出了,实在是危险。”

苏秋语乖巧地点点头,应了下来。

林媛没想到这苏秋语这么容易就答应了要走,总觉得她跟昨天不一样了。她不是瞧不起她,说她肯定入不了将军府的大门吗?现在看到安乐公主对她这么好,怎么这苏秋语竟然不伤心,也不吃醋呢?难道,转性了?知道自己没有希望了,就主动放弃了?

当然,林媛可没有傻到真的相信她会主动放弃,虽然她从进门开始就没有跟夏征说过一句话,但是从她那不时地往夏征那边飘的眼神,还是暴露了她的内心。她还是很喜欢夏征的,喜欢到不舍得放弃。

“媛儿,快给娘介绍一下你的拿手好菜。”听到苏秋语答应了要回京城,夏征高兴地都快要跳起来了,赶紧把这尊大佛送走吧,送走了他就能跟林媛双宿双飞了。

见夏征高兴,林媛心情也好了起来。指着桌上的菜,给大家一样一样介绍起来。

这些菜都是她用现在能找到的食材做出来的,其实不是多么名贵,但是贵在新奇。有吓人烧麦,水晶虾饺,三鲜锅贴,蜜汁叉烧包,八宝饭,笑口常开,麻婆豆腐,铁板豆腐,地三鲜,鱼香肉丝,还做了几道最合老烦口味的辣味菜,剁椒鱼头,水煮肉片。

因为夏征爱吃甜,所以林媛猜测着安乐公主应该也是爱吃轻口味的东西,果然,让她猜对了。

安乐公主指着那道笑口常开,当先来了兴趣:“这道菜叫什么来着?笑口常开?”

夏荷秋菊抿唇笑:“是呢,就是笑口常开。夫人快尝一个,保准让您天天都笑口常开,高兴的不行呢。”

说着,夏荷已经给她夹了一个放到了碗里。

安乐公主轻轻咬了一口,只觉得入口甜腻,外边脆,里边糯,还很有咬劲儿,十分好吃。

“嗯,不错。这外边是红枣,我吃出来了。这里边呢?”安乐公主仔细回味了一下,猜道:“吃起来有点米粒的清香,可是没有米粒的硬实。”

林媛眉眼弯弯,笑道:“夫人真是厉害,一猜就猜中了。这外边的确是去了核的红枣,里边呢,是用糯米磨成的粉做的。而且,它这浑身啊,都包裹了一层糖,吃起来又甜又腻,岂不是就跟遇到了好事一样,笑口常开了?”

安乐公主被她这话逗得一乐,胃口大开,将剩下的半个也吃了进去。

老烦和小林霜可没心思听她们说什么笑口常开啊,在林媛把菜名介绍完之后,就已经等不及拿着筷子开吃了,而且这吃饭的样子还真是没一点规矩。

苏秋语刚要提醒身边的小林霜要用公筷,就见到对面的老烦已经一筷子叉走了一个叉烧包走了。真的是叉走的,用一根筷子直愣愣地插在了那叉烧包的中间,举着就拿走了。

就在苏秋语目瞪口呆的时候,老烦一口咬住了叉烧包,眼睛大亮,还不等这个吃完,又拿起另一根筷子叉走了第二只。

苏秋语彻底无语了,默默垂头,没想到啊没想到,连昔日在宫中太医院叱咤风云的甄老先生都忘了教养为何物了。

见安乐公主吃得开心,苏秋语也忍不住夸赞道:“这些都是林姑娘的手艺吗?真是让秋语大开眼界,没想到林姑娘小小年纪,竟然有这样一手好厨艺,真是让秋语羡慕。”

林媛正给安乐公主介绍麻婆豆腐和铁板豆腐的做法,冷不听听到苏秋语的夸奖,还真有些愣了。

“苏小姐喜欢的话,多吃一些。你身子才刚刚好转,不适合吃太辣的东西,这道地三鲜十分不错,你尝尝。还有这水晶虾饺,多吃一些也没事的。”

林媛一边介绍,一边给她劝菜。既然你要开始装了,那她就奉陪到底了。

苏秋语果然听了她的劝,让言儿给她夹了水晶虾饺和地三鲜来。

水晶虾饺之前没见过,更没听过,那薄薄的皮子包裹着里边粉嫩的虾仁,看起来就十分有食欲。再就是这地三鲜,里边的茄子和青椒她倒是吃过的,只是另外那个吃起来软软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味道也是极好的。

安乐公主对这地三鲜也十分感兴趣,好奇地问道:“地三鲜,是说这里边放了三样东西吗?”

林媛点头:“是呢,地三鲜,顾名思义就是地上长出来的三种蔬菜。我这里用的是茄子和青椒,相信夫人已经尝出来了。”

安乐公主点头:“那第三样是什么?吃起来,软软的,还有些面,不过,挺好吃的。”

林媛抿唇笑了笑,朝夏征抬了抬下巴:“这就要问他了。”

安乐公主和苏秋语都有些诧异地看向了夏征,只见夏征嘻嘻一笑,说道:“这个啊,叫做土豆。是我偶然一次去山上的时候碰到的,那里的人都说有人吃了这个死掉了,我就猜想这东西肯定有毒。但是后来,媛儿居然把它做成了菜,不仅没有死人,还特别好吃。”

“啊?那这东西,到底有毒没毒啊?”苏秋语有些害怕地咬了咬唇。

林媛赶紧解释道:“苏小姐请放心,并不是所有的土豆都有毒的,只有那些发了芽的土豆才不能吃,我给大家做的菜,都是挑的最好的,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

听了她的话,苏秋语还是有些忌惮,不过见大家吃了都没有什么事,也就稍稍放心了。只是接下来,却是再也没有夹那道地三鲜了。

即便如此,苏秋语还是对林媛吹捧了一句:“没想到林姑娘不仅厨艺精湛,还对这些未知的蔬菜了解甚深,真是让人佩服。不知道林姑娘都是在哪里学到这些的啊?可是有师傅专门传授的?”

这事之前老烦和夏征全都怀疑过,认为这丫头小小年纪就会这么多菜式,肯定还有高人指点。可是,现在相处了这么久,夏征更是跟林媛关系匪浅,林媛有什么秘密,他们几乎都已经知道了。根本就没有什么高人存在,用林媛自己的话说就是,在地里摸爬滚打久了,就是不会做饭也会了。至于那个土豆啊豆腐啊的,也是她胆大,敢想敢做,没想到就成功了。

现在苏秋语问起来,却明显不是跟老烦和夏征一个目的,他们是真的好奇,而她,则是故意让她难看的。

林媛刚刚还在纳闷苏秋语怎么总是捧她,不诋毁了。这才多一会儿,就原形毕露了。瞧那幸灾乐祸的眼神儿,不就是想让她承认自己是村里人,从小只能接触这些菜和地吗?

承认就承认呗,又没有啥丢人的。

林媛一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师傅专门传授啦,苏小姐应该知道啊,我就是个小村姑,从小在地里长大的嘛,对于这些茄子啊土豆的,天天都打交道,时间长了自然就知道了啊。”

没想到林媛就这么爽快地把话给说了出来,苏秋语一时之间有种挫败感。再看她那坦然干净的笑容,就更让她窝火了。

倒是安乐公主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媛儿说的不错,不管是做什么,只要坚持地时间长了,肯定就能精通。”

“是,是啊。”苏秋语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跟着点头。

林媛看着她挫败的模样,不禁摇了摇头。

这一顿饭吃下来,简直都把安乐公主给乐坏了,色香味俱全,还都是从未吃过的东西,让安乐公主直呼“回去之后一定会时刻想念的”。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