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故意撞车,讨赔偿/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笑着没说啥,倒是夏征在她耳边突然嘀咕了一句什么,说的安乐公主忍不住拍了他一把。

夏征笑嘻嘻地躲开,冲着林媛一个劲儿地挤眉弄眼。

林媛不明所以,安乐公主笑着拉着她的手,说道:“媛儿啊,我过两天就得回京城去了,你要是有空,就到京城来看我,我一定带你去最好的馆子吃饭。嗯,当然,跟你的手艺比起来,那里肯定也不算什么好的了。不过呢,你一定要到京城来啊,就过年的时候吧,过年的时候来京城玩,还有你,小林霜。”

安乐公主在小林霜的的脸蛋儿上宠溺地捏了捏,热情地邀请她们一家人都去京城玩。

林媛感受到了她的真诚,笑着点头答应了下来。

小林霜则高兴地拍着手,好像已经到了京城似的:“太好了太好了,我也要去京城玩了。我听夏大哥说了,京城可大可大了,还有好多人,好多高高的房子。啊对了,还有好多热闹的街道,比我们这里的主街还要热闹呢!”

安乐公主含笑看着她:“对啊对啊,所以你们一定要到京城来啊,到时候我带你们去吃好吃的,还要带你去宫中玩。”

一听安乐公主说起带他们去宫中玩,一直满眼不屑和鄙夷的苏秋语突然变了脸色。皇宫可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进去的,安乐公主这么说,莫非是有了什么打算?

因为有安乐公主在,夏征这晚乖乖地在福满楼住的,没有跟林媛去林家坳。不过,小林霜却是好几天都没有回家了,倒是跟着一起回去了。

跟安乐公主约好,第二天请她去自己的稻花香看看,林媛便离开了。临走时,看着夏征那一脸不舍的模样,林媛暗地里好笑,只是一晚上没在一起,他就这个样子了。

安乐公主没发现儿子的表情,倒是一旁一起出来送人的苏秋语时刻关注着夏征,瞧他那恋恋不舍的样子,心里一阵发堵。

夏征这一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没办法,虽然以前他在林家坳时也只是睡在旁边房间,但是,只要一想到林媛就在身边,他就高兴的不行不行的。今儿倒好,相隔了这么远。

哎,都是因为母亲来了。

实在睡不着,夏征眼珠子一转,爬起来写了个小纸条,让信鸽带走了。

瞧着那信鸽一瞬间就消失在黑暗里,夏征嘴角一勾,他娘趁老头子不在府里就跑了出来,老头子回去了肯定会又急又念的。虽然知道凭着老头子的本事不用他带信儿回去,但是能让他们早一日相见就早一日相见吧,他这么孝顺的儿子,怎能忍心看爹娘分居两地呢?

心里得意一笑,夏征扑通一声仰倒在床上,翻了个身儿抱着被子甜甜地睡着了。梦里,林媛正身穿一身大红喜服,头戴凤冠霞帔,娇羞而期盼地等着他。

一觉到天亮,还没来得及洞房的夏征就被窗外的亮光吵醒了,吸了吸鼻子,可惜地叹了口气,夏征也没等安乐公主,就自己收拾一番前往了稻花香。

平时这个点儿,林媛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安乐公主赶了几天路,身体困乏,自然没有人会去打扰她,直到她睡到了自然醒,才知道夏征已经早早地离开了。

安乐公主将漱口水吐到痰盂里,笑着嗔了一句:“这臭小子,以往在府里不是缠着他大哥,就是缠着我。现在好了,有了林媛,连我这个娘亲都不稀罕了。”

夏荷秋菊对望一眼,不难听出安乐公主话里淡淡的失落。

秋菊接过她擦手的帕子,笑着说道:“夫人您在京城的时候,天天念叨着给二少爷找媳妇儿,恨不得把京城里所有的女子都让二少爷挑个遍。今儿二少爷有了意中人了,您倒是舍不得了。”

“哪里是舍不得啊,就是,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罢了。”安乐公主苦笑着扯了一个笑容,以前跟那些夫人们聊天的时候,她们总说媳妇儿这个不好那个不行,她还笑话她们吃了媳妇儿的醋,现在,她倒是能感同身受了。

不过,安乐公主还是跟那些夫人不一样的,虽然心里有些不舍得,但是她对于林媛的印象还是极好的,而且还喜欢得不得了,就算真的进了门,她也不会像其她夫人那样说自己儿媳妇儿的不好的。

小伙计刚把早饭上桌,苏秋语就带着淡淡的微笑来了,行了一礼道:“夫人,昨晚休息的可好?”

安乐公主以前一直以为夏征会把苏秋语娶进家门的,虽然当时对她不如对现在林媛这么喜欢,但是毕竟也是一直看在眼里长大的,对于苏秋语也有几分感情。

见她来了,安乐公主招招手,让她坐到了自己身边:“还好。你来得正好,我自己一个人吃饭还有些不自在呢,你来了正好陪着我。”

苏秋语这么早过来就是要在她面前献殷勤的,虽然她身体还不大好,早上实在是没有什么胃口,但是依旧装出一副很有食欲的样子,点点头陪她一起吃饭了。

苏秋语家教甚严,食不言寝不语,安乐公主自小在宫中长大,不过后来嫁入将军府后,一进门就是主母,家里又有两个大活宝儿子,性子就开朗了许多。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早就被她抛之脑后了。

跟苏秋语说了几句话,见她没有什么兴趣,安乐公主也就无趣地不再开口了,一顿饭下来还不如昨晚上热闹。

老烦一大早连饭都没有吃就往稻花香去了,想起昨晚上跟小林霜分开时说好的事,老烦就激动地不行。本来还想着跟夏征一起走得,结果倒好,这家伙比他还激动。

他激动是因为小林霜答应给他带林媛做的早饭,夏征这臭小子跟着激动个啥?

一想起小年轻们卿卿我我的墨迹样儿,老烦就不自居地一撇嘴,哼哼了一声,连骂人都没心思了。

福满楼里两个人都不在,安乐公主只好自己去了,幸好林媛的铺子就在西街,非常好找。跟刘掌柜打了个招呼,她们就坐上自己的马车离开了。

苏秋语自然是跟着的,她对林媛开的铺子可没有什么兴趣,更对驻马镇这个小地方的糕点也没啥兴趣。不过,她还是要时刻陪在安乐公主身边,因为她要在安乐公主面前时时刻刻显露自己比林媛更高贵更识大体的一面。

因为出门比较晚,已经是半上午了,此时的街道上已经有了不少人。安乐公主和苏秋语几人在马车里说着话,谁都没有注意到此时她们的马车后边正有一辆马车悄悄跟了上来。

孟春燕跟金灵儿闹了些不愉快,原本是打算留在府里不出门的,可是一直留在府里又无聊地很,最终还是一个人跑了出来。

“嗯,这百年饼屋的东西,真是越来越难吃了。”孟春燕捏着一块刚刚买到的糕点,只吃了一口,就有些嫌弃地皱了皱眉头,将那糕点扔回了食盒里。

一旁服侍的小丫头知道小姐这是心情不好,赶忙将糕点收起来放到了一边,轻声说道:“这百年饼屋也没个新鲜样儿,奴婢听说,那个新开的稻花香,里边好多新鲜花样儿呢。小姐,要不咱们去那里试试?没准有您喜欢的呢。”

孟春燕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哼道:“你是傻啊还是蠢啊,那种乡下人开的铺子能有什么好吃的?再说了,你忘了上次跟那个金灵儿去稻花香的时候,你家小姐我说的话了?要是让我现在再去那里买糕点,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小丫头怯怯地垂了头,弱弱地道了个歉。

孟春燕百般无聊,随手掀起了马车帘子往外边瞧了一眼,路上的摊贩都是看了百八十遍的了,连个新鲜的东西都没有。真是扫兴。

正要放下帘子,孟春燕突然眼睛一亮,看到了行驶在自己前方的那辆马车。这不是那天从百年饼屋出来的时候看到的那辆马车吗?金灵儿那个傻蛋还说人家的马车好呢,没想到今儿又让她给碰上了。

一想起金灵儿对这辆马车的推崇,孟春燕突然来了兴致,她也有新马车,还是大哥从邺城给她买的呢。那个金灵儿别说夸赞了,就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她今儿一定要好好地跟这个马车比比赛,等她赢了,她就去金府给金灵儿炫耀一番,看她还会不会瞧不起她。

打定主意,孟春燕放下帘子,大声对车夫吩咐了一声。

车夫毕竟是赶车多年的老手了,他早就发现了前边那辆马车。可是,没想到的是,他家小姐竟然让他去追那车!

“小姐,咱们还是……”

不等车夫说完,马车帘子已经蹭地掀开,露出小丫鬟气汹汹的小脸儿:“小姐吩咐的事,你就只有照办的份儿,哪还容你讨价还价?”

车夫无语,只好点头哈腰应了。算了,反正这也不是他的马车,硬着头皮上吧:“小姐,您扶好了。”

“驾!”车夫猛地一甩鞭子,拉车的马甩开蹄子就朝着前方追了过去。

前面那辆马车根本没有想到后边会有人追他们,也就平常速度慢慢行驶着,孟春燕的马车很快就追了过来。不过这条街虽然是主街,够宽敞,但是两旁都是行人和摆摊的小贩们,两辆马车并驾齐驱还真有些挤。

两辆马车齐头并进,车辕几乎都有挨上了。

孟春燕的马车质量本就不行,此时更是因为急速行驶和不经意间的小碰撞而颠簸起来。孟春燕坐在车厢里,双手紧紧拽着把手,一点儿也不敢松懈。不过一想到自己的马车已经追了上来,顿时高兴地哈哈笑了起来。

她想掀开帘子看看那边马车上的人惊恐的表情,可是她的双手都忙着,根本腾不出手来,小丫鬟早就吓得闭紧了眼睛不敢动了。

不过,从时不时掀起的马车帘子看外边,孟春燕并没有看到自己预料中的情形,那边的马车上好像根本没有人出来察看。只是那赶车的车夫有些意外地往这边瞧了一眼,但在看到自己的马车时,也是没有说什么,似乎很是不屑。

孟春燕恼了,有什么可装的。

“撞他!”

孟春燕恼羞成怒,大声对车夫喊了一嗓子。

车夫顿时吓得冷汗都出来了,他家小姐脑子是被颠坏了吧,难道她没有出来自己的马车已经快要散架了吗,居然还要让他去撞人家?

不行不行,她想死,他可不想跟着陪葬。

小丫鬟也感觉到了危险,怯怯地开口想劝,可是还不等她开口呢,孟春燕已经眼睛一瞪,大声吼道:“你耳朵聋了是不是?我说撞他!我倒要看看,谁的马车最厉害!”

小姐喂,当然是人家的马车厉害了。车夫欲哭无泪,遇到一个这样蠢小姐,真是他倒了八辈子霉了。

不过,这车夫也不是傻的,不敢真的听孟春燕的话去撞人家,只是一边行驶着,一边悄悄往那边蹭了蹭而已。本来就狭窄的街道,两辆马车又靠近了一些,碰撞难免。

吭腾!

孟春燕的马车又使劲儿颠簸了一下,车厢里的孟春燕身子左右摇晃起来,额头撞到了车厢上,疼得她眼泪直冒。

车夫悄悄吁了口气,撞了撞了,小姐您满意了吧?

刚松了口气,就听见里边孟春燕哎呦一声,哼了哼:“再撞!把他的马车撞到一边去,小姐我要先走。”

本来还没有这样的念头,但是刚刚被撞了脑袋的孟春燕已经顾不得什么了,她满脑子里想得都是赢,赢了以后去金灵儿面前好好炫耀一番。

车夫无奈,想要跟那辆车的车夫悄悄沟通一下,可是那边的车夫似乎比他这个驾驶了多年的老车夫还要厉害,虽然年纪轻轻,但是架起车来很是轻松。他这边都已经颠簸地不行了,那边却只是轻轻摇晃了一下,不知道的还以为只是行驶到了一个小坑儿里而已。

车夫咽了口口水,看出了人家的不平凡,想要打退堂鼓。可是孟春燕的叫声时刻在耳边催促,车夫闭上眼睛,硬着头皮往前冲。

那边的车夫也不是吃素的,在孟春燕的马车第二次靠过来的时候已经当先靠了过去,只听铛地一声,车辕相碰发出了呲呲地刺耳声音,连火花都冒了出来。

安乐公主的马车岂是他们这种平民百姓可以撞击的?孟春燕的马车无疑就是以卵击石!

啊!

砰!

伴着惊叫声和车夫的紧急喊声,孟春燕的马车被那辆马车撞到,相碰的车轮子整个儿从马车上飞了下来,咕噜咕噜滚到了一旁。

她的马车立马就失去了平衡,一边高一边低,孟春燕双手扶住把手,惊恐地大叫,生怕自己被甩了出去。小丫鬟已经吓得呜呜地哭了起来。

车夫倒是还好些,毕竟有多年经验,一边勒缰绳,一边掌握平衡,倒是很快就让受惊的马车停了下来。幸好他们此时行驶到的地方是个空地,没有什么人摆摊,不然地话,肯定是要有人受伤的了。

车夫狠狠地吁了一口气,看着完好无损的那辆马车,有些后怕。

马车刚刚停好,孟春燕就狼狈地从里边爬了出来,她的头发也乱了,一副也皱了,小脸儿更是被吓得没了血色。

“呜呜,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刚哼哼了两声,她赶紧抬起头来想要看看比她的马车还要惨的那辆马车时,却发现,人家已经优哉游哉地走了。

孟春燕一愣,怎么会呢,明明她的马车才是更好的啊!

正想着,忽而见到那辆完好无损的马车里突然伸出了个小脑袋,正往后边张望。

那漂亮的脸蛋儿,精致的头饰,孟春燕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不是昨天被她和金灵儿错认为是千金小姐的那个小丫鬟吗!

孟春燕目瞪口呆的同时,夏荷也已经认出了她。微微一愣,眉头一挑,留给她一个不屑的笑容。而后啪地一下将帘子放了下来。

安乐公主正跟苏秋语聊着话,突然觉得马车有些震荡,以为出了什么事,赶紧让夏荷看一眼。

此时见夏荷落了帘子,安乐公主漫不经心地问道:“怎么了?”

夏荷呵呵一笑:“没事,刚刚有个石头,应该是车夫没有看到,撞了上去。”

安乐公主点了点头,没再问。

一旁的秋菊却是疑惑不已,将军府的车夫都是经过将军特别训练的,特别是配给安乐公主的车夫,更是一点儿都马虎不得,怎么会连个石头都看不到?

夏荷见她不相信,瞧她挤了挤眼睛,两人趁着安乐公主不注意,咬起了耳朵。

原来是这么回事。

秋菊噗哧一乐,那丫头真是活该,还要撞他们的马车,也不看看这马车是谁送的,别说撞了,就是有劫匪来劫道,用刀都不一定能砍烂!真是不自量力!

再说孟春燕,自己的马车被撞烂了,已经狗让她窝火了,此时再见到夏荷,更是给她火上浇油。那丫头叫小贱人的妹妹为小姐,那不就是小贱人的丫鬟了?

对,肯定是。马车里坐着的也一定是那个小村姑了!可恶,欺负她就算了,连马车都给她撞烂了,她这口气怎么咽的下!

更让她气恼的是,明明是一起撞得,为什么她的马车已经掉了轮子,小贱人的马车却一点事没有,就只是颠了一下而已。

不行不行!孟春燕越想越憋火,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嚷道:“去稻花香!”

稻花香门口,林媛和夏征已经等得望眼欲穿了,好不容易见到马车来了,都松了口气,生怕他们在路上遇到什么意外。

“娘,您怎么来的怎么晚?我还以为你们遇到什么事了呢。”夏征亲自将安乐公主从马车上扶了下来,一边小心翼翼扶着,一边抱怨着。

安乐公主嗔了嗔他:“就这么一段路,能有什么事?跟你爹一个样儿,小题大做。”

“那还不是因为担心你啊。”夏征嘻嘻一笑,一转眼就见到苏秋语也跟着来了,脸上的笑顿时僵住了,好像没有看到她似的,扶着安乐公主就往屋里走。

苏秋语刚从车厢里出来,还以为夏征会来扶她的,待见到他们娘俩已经说说笑笑地进了屋,脸上也是一僵。

林媛却是没有走,主动伸手要扶她。

没了安乐公主在面前,苏秋语的伪装立即撕破了,瞪了她一眼,小声道:“用不着你假慈悲!”

说着,扶住言儿的手,从车辕上小心翼翼地下来,紧走几步追着安乐公主去了。

林媛摸了摸鼻子,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此时的稻花香正是客人最多的时候,因为每天他们店里的糕点都是早上早早地做出来,然后开始营业。所以,早上的糕点最新鲜,也最好吃。不少富贵人家都摸清了这个时辰,早早地就打发了下人过来排队买糕点。

安乐公主一进铺子,就别店里的琳琅满目的各式糕点看花了眼了。京城里也是有糕点铺子的,但是多是放在柜台里边,在柜子上贴个纸条,上边写着糕点的名字。客人来了,想要什么糕点直接说名字,根本就不让你看到里边的糕点是什么样子的。

但是在林媛这里,却是如此透明。而且因为人多,怕糕点被弄脏,每个货架上边还用一种几乎是透明的白色锦布来遮盖。各式颜色的糕点,配上这样的锦布,给人一种朦朦胧胧的美。

“娘,你觉得怎么样?”陪着安乐公主在大厅里走了一圈,看着那些糕点和进进出出的客人,夏征有一种与有荣焉的自豪感。

安乐公主赞赏地点了点头:“不错,又干净又有心意,确实不错。”

一旁跟着的苏秋语在一进门时也差点惊艳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不就是装修的不错嘛,卖吃食最主要的还是看味道。

虽然昨晚她已经尝过了林媛的手艺,知道她做菜不错,但是还是不觉得她做的糕点如何。

大厅里人太多,安乐公主看了一圈后就被林媛请到了后堂休息,那里老烦刚刚吃完小林霜给他带来的早饭,满足地坐在椅子里消食。

想起今儿还没有给郑如月针灸,林媛已经让林毅把小林霜送到了福满楼。

见他们进来了,老烦慵懒地抬了抬眼皮子,没有说话。

几人落座后,林媛已经端了一个装满了各式糕点的盘子上来,那盘子里不仅有糕点,还有一摞小小的细细的木棍子。

苏秋语纳闷不已,还没等她开口询问这是什么,就见老烦已经上去拿了一根,捏着其中一端在自己牙缝里剃了剃。

对于他这不雅观的一幕,苏秋语一噎,赶紧扭头转移了视线。

对于老烦的离经叛道,大家早就见怪不怪了,林媛将盘子放到桌子上,笑着说道:“夫人,这些都是我们铺子里的特色糕点,在别的地方都没有的,您尝尝。”

安乐公主在大厅里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这些没有见过的糕点,很是喜欢。特别是夏荷秋菊,早就在看到这些糕点的时候流口水了。

夏荷指着旁边的小木棍问道:“这个,是什么东西啊?”

林媛一笑:“这叫牙签儿。是用竹子削成的,专门供顾客品尝糕点的时候用的。”

原本,她是用筷子的,然后用过之后再洗一洗。可是后来想了想,这样还是很容易传播细菌的,所以后来就直接改成了牙签儿。好在做牙签儿,不需要多好的竹子,而且一棵竹子就能出好多牙签儿,供他们用很久。

夏征亲自捏起一根牙签儿,给安乐公主插了一块儿新出的驴打滚儿,放到了她的碟子里,因为知道他们刚刚吃过早饭,所以林媛给她们带来的都是试吃时用的小个儿糕点,一口一个很是方便。

苏秋语冷哼一声,暗道林媛小气,她刚刚在大厅里看到的糕点,比这些糕点大了不知多少倍,偏偏给她们带来的都是这种小不点儿!

一边腹诽着,一边笑着接过了夏荷递来的糕点,因为那些糕点很小,所以即便是她,也是一口就吃了进去。

这一吃不要紧,简直美味极了!

苏秋语眼睛都要直了,昨天吃饭的时候她就已经对林媛的手艺惊叹不已了,今儿更是如此。别看这些糕点个小,但是该有的都有。就拿这个老婆饼来说吧,外皮酥软,叠叠分层,里边的馅料更是香甜软滑,十分美味。

安乐公主也不禁赞叹一声:“这叫驴打滚儿?恩恩,不错,软软糯糯,很是好吃。”

一旁的老烦剔着牙,嘻嘻一笑:“小妮子,怎样?我说林媛这臭丫头不错吧?你可是赚到了!”

安乐公主抿唇一笑,没说话,不过看她那神情,显然很是赞同。

苏秋语捏着牙签的手就是一抖,神色变幻莫测。

林媛脸蛋儿一红,正好瞧见夏征眉飞色舞地看着自己,更是连脖子都快要红了起来。

正不知道该如何下台,那边六子突然嘻嘻笑着进来了:“老板娘,外边来了个熟人,说是想跟您说说话。”

熟人?谁?

林媛纳闷,就见六子冲她挤了挤眼睛,显然有事。

夏征也看了出来,跟安乐公主说了一声就站起身来跟着一起出来了。

夏荷想了想,也跟着悄悄地出来了。一出门,就跟林媛夏征说了来的路上,孟春燕故意撞他们的马车的事。

夏征听了,眼睛眯了眯,连他娘的马车都敢撞,这孟家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林媛一看夏征的神情,就知道他生气了,而且很危险。让夏荷回去后,她拉了拉夏征的手,轻声道:“那个孟春燕就是个没脑子的,她肯定是见夫人的马车比她的好,故意较劲儿的。你忘了上次她看到了我的马车,还故意跟我比赛呢。幸好夫人没事,放心吧,我会让她长长记性的。”

夏征唇角勾了勾:“她若是长了记性还好,若是不长的话,那就让他们孟家全体长记性吧。”

林媛一愣,敢情这家伙是把这个仇记到了孟家上了。哎,可惜了孟家酒坊了。

不过想到这里,林媛倒是突然有了个念头,刘丽敏不是说想要开个酒坊吗,到时候看看这孟家酒坊如何,若是可以的话,哼哼。

孟家酒坊的事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解决的,林媛也就没放在心上,看向了六子。

六子见没人了,才正色道:“老板娘,您不是说这些天都得时刻关注着客人们的动向吗?刚刚在大堂的时候,护卫看到有个小哥儿神色不太自然,就格外注意了一下,结果,就看到了他正在往驴打滚儿里放这个东西。”

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小纸包儿,打开,里边是一些白色的粉末儿。

“这是?”虽然已经猜到了是什么,但是林媛没有见过,也不敢妄下定论。

夏征看了一眼,眉头紧蹙,沉声道:“五石散。”

果然是五石散!

林媛眼神一暗:“那人呢?”

“被护卫抓了,现在在仓房里。”

“被下药的糕点呢?”驴打滚儿的外皮裹了一层豆粉,跟这个五石散的颜色倒是有些差不多,若不是护卫提前防备着,真让他得了手,他们还真是查不到。

“发现得及时,这人还没有出手就被抓了。老板娘放心,我们是暗地里抓他的,没有惊动客人们。”

林媛点点头,一边往仓房走,一边想着这几天的事。

其实,今日抓到的这个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头一次发现的时候,她只是让大嗓门子把糕点毁掉了,第二次的时候,还有人来下药,她让人把下药的人给赶走了。她以为有了这两次的警告,对方对放弃,或者是收敛一些,没想到,不但不收敛,反而变本加厉了。以为她稻花香怕了他们不成?

她原本想着只要对方做的不是十分过分,她也不会撕破脸皮,让大家都不好过。毕竟开个铺子有多难,她是最清楚不过的。

但是,有一有二,不能再三再四。这次,就不要怪她林媛出手太狠了。

三人走到仓房门口,就听到里边传出嘴硬不认账的声音。

林媛想了想,回身在厨房里随手捏了一小团做糕饼用的内馅儿,而后又在一边不知道是什么调料的小碗里蘸了蘸。用手一团,就成了一个黑乎乎的小药丸了。

“呵,看来你是有主意了。”夏征接过她手里的小药丸,闻了闻,没了甜香味道,反而还多了一种怪味儿,还真有那么点意思。

林媛勾唇一笑,没说话。

六子在一旁看得云里雾里,这俩人说什么呢?怎么到了门口,老板娘又不进去了?还到厨房里来。

仓房里,当林媛三人再次出现时,那个被反绑了双手的小哥儿依旧还在嘴硬地不承认。

护卫一个一个黑着脸懒得搭理他,就让他蹲在那里没完没了地说,谁也不多看他一眼,仿佛多看一眼自己的眼睛都要被弄脏了似的。

见到林媛来了,护卫们喊了声东家,就站到了门口那里等着了。

林媛垂首,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蹲在地上的小哥儿,其实也就二十岁出头,眼珠子咕噜咕噜地转着,一看就是个心眼儿极其多的。

那人见了林媛,显然是认识她的,听到护卫们叫她东家也没有表现出任何讶异,见她正打量自己,反而梗着脖子,嗤笑道:“小丫头,你这样看着爷爷,是不是觉得爷爷长得很帅,所以,啊!”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