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威胁,露馅/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没说完,小哥儿的嘴巴已经被某人狠狠地踢了一脚,噗地一声喷出了一口血沫,连带着还有一颗大牙。

林媛回头,就看到夏征轻蔑地哼了哼,露出了自己最帅最让人着迷的侧脸,对那个小哥儿轻蔑说道:“就你还帅呢?我看是衰还差不多!”

林媛扶额,这些词,肯定都是小林霜教给他的。不行了,以后她再也不能在妹妹面前说这些不属于这里的话了。瞧瞧,瞧瞧,她都带坏了几个人了?

那小哥儿被踢了一脚,本来的嚣张气焰顿时烟消云散,在社会上混得久了,他可是很有眼力劲儿的,一眼就看出了这个站在林媛身后不显山不露水的少年,才是最危险的那个。

“是,是,大爷您说的对,小的不帅,不帅。”

夏征翻了个白眼儿,没理他。

六子在一旁冷笑一声,指着林媛和夏征说道:“这是我们老板和老板娘,等下问你话,你最好老实回答,不要耍花样。不然的话,就把你剁成肉馅儿扔到乱葬岗上喂狗!”

说完,怕这家伙儿以为他是危言耸听,六子还危险地笑了笑,眯着眼睛威胁道:“你也别不信,大爷我最爱干的活儿就是剁馅儿了,特别是你这种骨头架子,用大锤子一砸,砰!”

小哥儿身子一抖,后边的话也不敢听了,两腿一软,瘫坐到地上,眼泪鼻涕一起往外冒,连带着嘴里的血沫,弄得他跟个大花脸似的。

“小的什么都说,什么都说,绝对不耍花招,不耍花招!”

见他哭得呜呜的,六子得意一笑,这种威胁人的感觉真爽啊。

林媛扶额,总觉得才几日不见,连六子都变了,以前那个老实滑头的家伙究竟哪里去了,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暴力了呢?

林媛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问道:“你是干什么的?今儿谁让你来的?”

那小哥儿哭得呜呜的,嘴里门牙掉了一颗,说话都漏风了:“唔叫顺呲,似,似百年饼屋滴陈,陈脏柜,叫唔来滴。药,药也似他给滴。”

林媛呲了呲牙,为夏征出脚之狠都有些同情这个小哥儿了。

“你是百年饼屋的伙计?”

顺子摇头:“不,不似。唔似个,似个小偷。”

原来是个小偷!

林媛恍然大悟,这陈掌柜还是个聪明人呢,知道找个外边的人来下药,这样出了事就不会赖到他的头上了。而且,小偷向来做惯了偷偷摸摸的事,给人下药这事,自然手到擒来。要不是她提前让护卫们时刻盯着,只怕也不会发现了他了。想来前两次来下药的人,应该也是小偷们了。

林媛拿出了六子给她的那包药,在他面前晃了晃:“就是这包药?”

顺子吸了吸鼻子,点头。

一旁的护卫又上前,摊开手:“东家,后来在他的鞋子里,又发现了一包。”

林媛皱眉,一想是鞋子里的,就没有接过来。

“陈掌柜想得还真是周到,给你准备了两包药,生怕你完不成任务似的。”林媛似笑非笑地看着顺子。

顺子只觉得被她这笑容看得有些头皮发麻,赶紧承认:“给,给了唔一大包,似,似唔想呲,就分成了两包。”

林媛冷笑,跟她猜想的一样,若是这顺子真想给她下药,怎么会把药放到鞋子里那么难拿的地方?肯定是他想要从中沾点便宜了。

林媛看了看自己手里那包小点的,又看了看护卫手里那包大点的,心里有了主意。

“顺子,先不说你今儿来我这里下药的事,就是你是个小偷,我也能把你送到衙门,让你蹲大牢。”

顺子惊恐地看着她,猛摇头:“别,别,唔,唔。”

林媛一笑,打断了他:“不过呢,我突然有了一个主意。只要你肯配合,我保证不送你去大牢里。”

顺子眼珠子一转,想也不想就点头答应,先逃出去再说,等出去了她还能控制得了他吗?

林媛心里冷笑,怎能猜想不出他心里的念头?

冲着六子招了招手,六子一愣,待看到自己手里的“药丸”时,赶紧托着过来了。

林媛将那枚药丸捏了起来,在顺子的面前晃了晃,笑得无害:“顺子,以防我放了你之后,你偷偷跑掉,我找不到你了,所以,还要委屈你把这个药丸吃掉。其实呢,我也不想给你吃这个的,可是一想到你是个小偷,我这心里就实在是不踏实。你看,你连陈掌柜给你的药都能私吞一半,我就跟不能懈怠了,你说呢?”

顺子两只眼睛紧紧盯着林媛细长的手指,那手指明明很白,很细,美得不要不要的。可是,他就是觉得这手跟从阎罗殿里爬上来的鬼爪没啥区别!

顺子欲哭无泪,少了一颗门牙的上牙床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唇,想要拒绝,可是,五六个高手守着他,有他拒绝的可能吗?

林媛抿唇,安慰地在他头上轻轻拍了拍,柔声哄着他:“乖,别怕,这个药丸其实没那厉害,不会立马就要了你的命的。你既然来我这里下药,应该就对我稻花香十分熟悉,实话跟你说吧,上次给我们作证的那个善德堂的胡大夫,跟我是老亲戚了,这个药呢,就是他老人家亲手配的。叫什么名字来着?我想想啊,哦对了,叫做一日丧命散。听听,这名字是不是很好听,很可爱?它的药效就更可爱了。若是一日之内没有解药的话,就会浑身抽搐,七窍流血而亡。而更令人称绝的是,你还会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也在流血,直到所有的肠子都烂掉了,你还有一口气活着,直到血都流光了,才会慢慢合上眼睛。是不是很可爱啊?来来来,快把它吃了,只要你完成了我交代给你的事,你就可以回来跟我要解药了。当然了,只限今天哦,晚了的话,我可不保证他的解药管用。你也知道的,解药嘛,当然是越早吃越好了。”

明明说着世间最恶毒,最让人胆战心惊的话,但是林媛却又用着最温柔最蛊惑人心的语气,夏征好笑地看着她,想着什么时候也要让她用这么温柔这么蛊惑人心的跟他说几句。

六子和几个护卫却是被老板娘这看似无害实则最毒辣的模样吓坏了,知道内情的六子又好气又好笑,怪不得这俩人能走到一块了呢,都是这么坑!

那几个护卫互相看了一眼,齐齐打了个哆嗦。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是你自己吃下去呢,还是让我喂给你吃呢?”

顺子撇嘴,心里已经想出来了一百种把林媛杀死的方法了,可是他却一个也不敢使。能不能不吃啊?

顺子吸吸鼻子,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哆哆嗦嗦地张开了嘴巴。

林媛好笑地抿了抿唇,将手里的“一日丧命散”扔进了他的嘴里:“我听胡大夫说,这个药若是化了,药效会更快的。”

咕咚。

顺子已经伸长了脖子,把药丸整颗吞了下去,噎得他直翻白眼儿。

六子已经控制不住要笑出来了,转过身去,抖着肩膀捂着嘴,只觉得自己的肚子都要抽筋了。

夏征瞪了六子一眼,没出息!

林媛见他吃了药,让护卫给他解了绑,而后又让护卫把从他鞋子里找到的那包药给了他。

“去吧,陈掌柜不是让你下药吗?你现在可以去百年饼屋下药了。”

顺子颤抖着攥紧了那包五石散,期盼地问道:“唔,唔现在揍去,一会,一会儿,您给唔解药?”

林媛点头:“我说到做到,只要你把药下了,就来铺子里找他,他会给你解药的。”

手指着六子,林媛把给解药的任务分派给了六子。

还在抖着肩膀偷笑的六子猛地啊了一声,茫然地看着林媛,解药,他哪里有解药啊?难道,也让他去厨房里自制一个?

顺子泪眼婆娑地走到六子面前,用手一抹嘴边的血沫,双手紧紧攥着六子的手,语气坚定:“请你一定等着我,最多半个时辰,我就能回来!”

说完,带着一股壮士赴死的悲壮感,蹭蹭地跑了出去。

待顺子没了踪影,林媛夏征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老,老板娘,那个,那个,解药?”六子苦着脸,笑哈哈地过来。

夏征一拍他手:“刚才做那毒药的时候你不是看得清清楚楚吗?照着做个解药就行了呗!”

说完,牵了林媛的手就往外走。

四个护卫一听这话,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着那一日丧命散的制作方法,这个东西好啊,以后他们遇到了坏人,就可以用这个啊。

六子欲哭无泪,若是让他们知道那厉害的一日丧命散其实就是个月饼馅儿,不知道会不会集体抽过去。

“你那个一日丧命散很不错嘛!”夏征挑着眉头,意味深长地看着林媛。

林媛勾唇一笑,绽放了一个比刚才对这顺子时还要美好还要温柔的笑容:“怎么?夏二公子也想试试?”

夏征鼻子一皱:“算了吧,爷还得等着你长大洞房呢,才不会为了一时好奇,就去吃那个东西。”

“胡说什么!”林媛小脸儿一红,一把拍上了夏征的手背,使劲儿将他牵着自己的手甩了出去。

夏征好笑地看着她,故意在她耳边吹热气:“我娘都同意了,你还怕什么?等着爷八抬大轿来娶你吧!哈哈。”

林媛咬唇:“我娘还没同意呢!”

“不会的,你爹娘都喜欢得我不行,早就同意了。”夏征挑眉得意笑着。

林媛气结,无力反驳了,不光是她爹娘,她外公外婆,大舅二舅全都同意了。

正无语的时候,林媛突然见到大嗓门子焦急地从前堂过来了,一看到她,急急过来说道:“妹子,门口,门口有人闹事!”

当林媛来到门口时,稻花香的店门口已经被不少看热闹的人围住了。

林媛扶额,开个店而已啊,这才多久,就遇到了这么多事!

再看门口那个闹事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被撞坏马车的孟春燕。确切地说,不是被撞坏,而是她自己想要撞别人,结果没撞成,反倒把自己给搭进去的。

孟春燕的马车掉了一个轮子,幸好车夫带着修理工具,勉强把轮子给装上了。但是,还没等孟春燕爬上马车,那个轮子咣当一声又给掉了。爬到一半的孟春燕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身子一歪就给掉了下来。

这下好了,本来头发也乱,衣服也皱了,现在连脸上也蒙了一层灰,还把脚丫子给扭到了。这可把她给气坏了,叫嚷着一定要找林媛算账不可。

小丫鬟见她这个样子,是想劝她回家换衣裳的,偏偏孟春燕这个死脑筋就是不肯,还不信小丫鬟说的话,要是让她拿面镜子看看自己现在狼狈的模样,恐怕她就不会血气上头,跑来找麻烦了。

车夫跟在后边,勉强把车轮子给装上了,让她上车里坐着,她想到刚才被甩出来的事,是死活也不上了。就这样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和一张黑乎乎的脸,一瘸一拐地往稻花香走。

本来马车撞了就已经够招人注目了,偏偏她还这个样子,一点也不知羞,更是引了不少人一路跟来看笑话。

林媛看着孟春燕这一身狼狈,忍不住笑了笑。

她这一笑,正好被孟春燕看到,气火攻心,指着她不分青红皂白地就开始大骂:“林媛,你这个小贱人,臭村姑!指使你的车夫撞坏了我的马车,还在这里笑话我!我要你赔我的马车,哼!你要是不赔我,我就在这里不走了!”

说着,就像是农村里的妇人一样,往稻花香门口的台阶上一坐,还真就不起来了。其实若是平常,她才不会这么不顾形象的坐在大街上,今儿她脚丫子疼,还一瘸一拐地走了一条街的路,早就累得不行了。管它是高头大椅子,还是脏兮兮的地面,只要能坐下,她都不在乎了。

小丫鬟脸上红彤彤的,又羞又急,拉着她的胳膊往上拽,却被孟春燕一把拨到一边:“拉我做什么,我就是我走了!她要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姑奶奶我今儿哪儿也不去了!”

林媛好笑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停在门口的那辆破马车,因为撞击,一个轮子歪歪扭扭地挂在马车上,隐约还有开裂的趋势。还有车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掉了好多漆。这马车,若不是听到孟春燕说是新的,只怕得有不少人以为是个用了很多年的旧马车了。

更何况,它本来就是个旧的。

见林媛不开口说话,只是看着她的马车,孟春燕哼哼了一声:“我这马车可是我大哥在邺城给我买来的,我用了好不到半个月呢!你瞧瞧,你们大家都瞧瞧,让她给我撞成了什么样了?啊?大家都给我评评理,她是不是该给我赔一辆新的?”

看热闹的人,有不少是不明白什么事的,但是也有是从主街上跟过来的,所以她这话一落,还真引起了不少不同的声音回应。

听到不支持自己的声音,孟春燕哼哼了一声,假装没听到。

林媛看她这掩耳盗铃的模样,不禁摇了摇头,这孟春燕还真是蠢到家了,自己都这个样子了,也不说赶紧回家收拾收拾,居然还招摇过市地走了一整条街。

“孟小姐,请问,您是被哪辆马车撞得?”

夏荷已经把早上发生的事一字不漏地跟她说了,虽然没有清楚地看到孟春燕被撞的过程,但是夏荷后来也问过了车夫,知道了孟春燕故意让马车跟她们相撞的过程。

孟春燕见她问了起来,指着旁边停着的那辆檀木的豪华马车,阴阳怪气叫道:“哪辆?当然是这辆了!林媛,你别想抵赖,刚刚可有不少人看到我的马车被这辆马车给撞坏了!”

“孟小姐,你确定是被这辆马车撞坏的?”被她步步紧逼,林媛却一点儿也没有着急的样子,反而双手抱胸,悠闲地看着她。

孟春燕被她这淡定的姿态搞得心里有些不踏实,不过转念一想,她可是亲眼见到林媛妹妹身边的丫鬟探出了头的,就算是里边坐着的不是林媛,也是林媛的家人。所以,在她看来,此时林媛悠闲的姿态全都是在故作镇定罢了。

暗自猜测着此时林媛心里的焦灼,孟春燕就偷偷乐起来,等下她肯定会自知理亏,将她请进房间里去,好吃好喝地招待她,然后好声好气问她怎么解决。这样她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跟她索赔了,嗯,就要这辆马车了,虽然没有她那辆好看华丽,但是至少很结实,连她那辆新买来的马车都能撞烂,肯定很好。

“对,就是它!”孟春燕点头。

只是,现实总是跟梦想背道而驰。

林媛指着那辆马车,笑着再次确认了一遍:“孟小姐,真的是被这辆马车撞得吗?”

孟春燕急了:“林媛,你是在耍我吗?我都说了好几遍了,就是这辆马车,你为什么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问我?你是不是不想承认了?嗯?好,你不想承认就不要承认了,我现在立刻就去衙门,我要状告你故意损毁我的马车,让县太爷把你关进大牢里去!看你这小胳膊小腿儿的,能不能受得了那里边的罪!”

说着,孟春燕伸手使劲扯了小丫鬟一把,让她把自己给扶了起来。

林媛瞧她这样,摇摇头,叫住了她:“孟小姐,请留步。”

孟春燕本就没打算走。暗暗扯了扯唇角,回过了身子,挑眉:“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哼,知道害怕了就赶紧给本小姐道歉,对了,还要给我赔偿!本小姐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只要你把这辆撞坏我马车的车赔给我,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原来是相中了这辆马车了!

林媛回头看了夏征一眼,只见夏征眉头高挑,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孟春燕。

能不是白痴吗?把主意都打到了当朝安乐公主的马车上了,岂是一个白痴能形容的了的?

林媛笑着对孟春燕说道:“孟小姐,请恕我不能答应你这个要求,我……”

“什么?不能答应?”孟春燕眼珠子一瞪,猛地往前走了两步,可她忘了自己的脚丫子受伤了,这一走更是扭得厉害,脚下传来钻心得疼痛,害的她直呲牙。

“不能答应那你叫我回来做什么?林媛,你不要得寸进尺!我告诉你,我就是告到衙门里去,也不会让你好过的!哼!”

林媛叹了口气,这个孟春燕怎么就不能让她把话说完再走呢。

“孟小姐,你听我把话说完再走,行不行?”

孟春燕咬唇:“你说。”

林媛指了指那辆奢华低调的马车,又指了指旁边那辆夏征送她的马车,道:“孟小姐,这辆撞你的马车,根本就不是我的。那边那辆挂铃铛的,才是我的马车。所以,你要是想要赔偿,也找错了人,不应该找我,而是找那辆马车的主人才对。”

孟春燕一愣,呆呆地在那两辆马车上来回扫。那辆挂铃铛的的确是林媛的没错,因为她亲眼看到她坐过的。但是,这辆马车,应该也是她的才对啊,那里边不是还坐着那个自称是小林霜丫鬟的女子吗?既然是她家的丫鬟,那马车上坐着的难道还是别人不成?

“林媛,你少唬我!我亲眼看到你家的丫鬟在这辆马车上的!”

林媛两手一摊,对孟春燕和旁边几个店铺的老板说道:“我林媛就是一个农村丫头,哪里用得起丫鬟?在这里的所有店铺老板都能给我作证。”

那几个老板纷纷点头,莫三娘更是笑着说道:“孟小姐是不是撞马车的时候撞到了自己的头,把自己给撞傻了?认错了人?”

孟春燕此时也没有心思去管莫三娘说话无礼了,她狠狠地敲了敲脑袋,刚才的确是撞到了脑袋了,难道真的是认错了人?

“不行,我得去你店里看看!”

林媛摊摊手:“孟小姐,不是我不让你看,只是,现在这车夫就在这里,你有什么话,何不问问这车夫呢?”

对啊,问车夫。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了给安乐公主赶车的车夫上了,那车夫也是见过世面的,要是换了别人这样看他,只怕早就紧张地说不出话来了。

那个车夫冷冷地看了孟春燕一眼,没理她,而是指着给她赶车的车夫说道:“是他先撞得我,我可没有撞他。”

简简单单一句话,把所有责任全都推回到了孟春燕身上。

她的车夫闻言,顿时红了脸垂着头不说话了,这个表现在大家看来完全就是默认了那个车夫的话了。

偏偏孟春燕还在嘴硬:“不是!我们只是想要驾车过去而已!”

那个车夫没再说话,扭过头去继续发呆了,好像这边发生的事全都跟他没有关系一样。

林媛暗自称赞这车夫的定力和心胸,难怪是将军府出来的人,就是不一般。

再看这边孟春燕的车夫,早就心虚地白了脸,冷汗直冒了。因为他说的确实是对的啊,本来就是他们先撞得人家啊。

林媛笑道:“孟小姐,人家说了,是你们先撞得人家,只是,你的马车不如人家的马车结实,所以才会遭了秧的。”

孟春燕才不会承认自己的马车不结实,梗着脖子哼道:“什么不结实?我这可是邺城买回来的新马车,怎么可能不结实?”

孟春燕不明白,她的车夫却是看得明白,这车,的确是不结实啊,明明就是旧的翻新的。

那边车夫突然悠悠来了一句:“一个是用用了五年的马车翻新的,一个是檀木做成的仅一年的马车,你说哪个结实?”

这次,不用孟春燕说话了,看热闹的人们自己就开始哄堂大笑起来:“当然是檀木的结实了,就算是用了五年,这檀木的马车也比她那五年的旧马车结实呢!”

孟春燕脸上一阵发白,什么用了五年的马车翻新的,她这个就是新的,就是新的!是她花了五十两银子托她大哥从邺城买回来的!

孟春燕还要狡辩,突然听得咣当一声响,紧接着,车夫好不容易装上去的轮子,又掉了。

轮子掉了不要紧,偏偏这马车一歪,连车厢也跟着歪到了一边,车厢里边的东西咕噜咕噜滚了出来,有的还滚到了林媛的脚下。本就用新漆翻新的旧车厢经不住这第二次的撞击,已经开裂,露出了里边有些腐朽的旧木头。

都不用别人说,孟春燕就已经看透了这马车的新旧。

这下子,她的面子里子全都没了。

看热闹的人全都笑了起来,还有几个从主街那边跟过来的看热闹的人高声说道:“刚才我就说了嘛,明明是这不中用的马车先撞得人家,现在还反咬一口,真是不要脸。”

孟春燕家只是个卖酒的,论钱不如福满楼和金府,论权不如李昌,自然不会有人忌惮她了,再加上此时孟春燕又狼狈又丢人,他们说起话来当然也就放肆了不少。

现在真相大白了,连自己的车夫和丫鬟都自觉理亏,红着脸要偷偷溜走了,偏偏孟春燕还死皮赖脸地在那里杵着。

林媛却没有看她,她的眼睛此时已经盯到了滚在自己脚下的食盒上,那食盒上贴着个红纸,红纸上写着的正是“百年饼屋”四个字。她虽然没有买过百年饼屋的糕点,但是对于这个包装却是熟悉的很,前段时间她的稻花香受到诬陷,大街上好多人都提着这样的食盒。

一个念头在她心里转过,这孟春燕还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既然她自己要往枪口上撞,那就别怪她无情了。

小手在袖子里的药包上捏了捏,那些五石散的粉末便都被她攥在了手心里。

“孟小姐,你今日有些反常啊?”林媛有些疑惑地看着她。

“什么反常,我没事!”孟春燕哼道,她实在是不想再见到这个小贱人了,要是能把她一脚踢飞该多好。

林媛摇摇头,转头看向她的丫鬟:“你家小姐今儿是不是不对劲儿?平日里她可是最注重形象的,今日竟然这个样子到了我这里,是不是,有些反常?”

林媛这话多半也有替孟春燕开脱的意思,孟春燕蠢,可不代表她身边的人也蠢。小丫鬟赶忙点头:“是,是,姑娘说的对,我家小姐平日里不是这样的,她特别温柔,待人也和善,从来不像今日这般咄咄逼人,这么激动。”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喜欢的姑娘赶紧去收了它吧,吼吼~特别棒哦~

千丈雪—豪门佳妻之你擒我愿

纨绔少女与冷酷腹黑少将你擒我愿故事,养成系+娱乐圈宠文。

小片段:

某天,慕二爷难忍她造型。

“给你三年时间,长发要及腰。”

三年也毕业了,夏至邪笑抚摸下巴点头道:“据说啪啪时很妖娆。”

她话刚落下,一个手指弹到她脑门,他狠道:“老师就是这么教育你的?”

“靠,我班上男生都这样说,不信你去找个长发女人试试……”

她抚摸额头声音越来越小,瞥慕二爷那阴沉的脸色,她索性乖乖点头道:“嗯,长发及腰,一起妖娆。”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