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百年饼屋垮台/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暗道这小丫头机灵,知道顺坡下驴,她面上也表现出一副担忧的神色:“事出反常必有妖,你家小姐是不是吃了什么或者喝了什么东西?不然的话,不可能突然变成这样的。”

小丫鬟想起在马车上,孟春燕吃的那口糕点,大叫道:“哦我想起来了,我家小姐在出事之前吃了一口糕点,然后就突然要车夫去撞旁边那辆马车。不过,那糕点是在百年饼屋买的啊,不会有事的吧?”

“百年饼屋?”林媛捡起地上散落一地的食盒,借着宽袖的遮掩,顺手将手里的五石散撒了上去,“是这个吗?”

她动作很快,又有衣服遮着,根本没有人看出她的小动作。

不过,跟她一样心性如妖的夏征却是把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有林媛替他出气,那他就暂时放过这个孟家酒坊吧。

小丫鬟看着被她捡起来的糕点,连连点头:“是的,是的,就是这个。”

“给你。”手里的五石散已经尽数放了进去,林媛为了避嫌,将手里的食盒给了小丫鬟。

孟春燕此时根本不知道林媛想要干什么,刚刚自己还在跟她说马车的事,怎么一下子就转到了糕点上了。她愣愣地站在那里,想要说什么,小丫鬟生怕她说出什么下不了台阶的话,赶紧小声哀求她不要说话了。

孟春燕哼了一声,扭头不再理会。

林媛回头对六子使了个眼色:“去善德堂,把胡大夫请来。”

六子立马驾着马车走了,善德堂就在隔壁街上,不一会儿就被请来了。

见林媛又是捡糕点,又是请大夫的,看热闹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也有一些聪明的,结合着前些日子发生的针对稻花香的谣言事件,隐约猜到了一些。

林媛跟胡大夫打了个招呼,说道:“胡大夫,我这位小姐刚刚有些反常,据说是吃了这种糕点才这样的。冒昧将您请来,还请您给验一验这些糕点是否有什么异常。”

说着,跟小丫鬟招了招手,小丫鬟立即乖巧地将手里的食盒呈上,让胡大夫检查了一翻。

他检查地很仔细,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他,屏住了呼吸,静静等待着结果出来。

不一会儿,胡大夫就摇着头叹道:“这糕点里,竟然放了五石散!”

胡大夫自然也看到了那食盒上的红纸,语气里不免一阵叹息,还有一些愤怒,原本他听说有人往糕点里放五石散就十分震惊了,后来替稻花香澄清之后,他隐约也猜到是有人故意陷害。没想到,今日一查,竟然是百年饼屋的糕点有五石散。要知道,这百年饼屋可是驻马镇开了多年的店铺了,一直都没有事,怎么今日突然一时糊涂,犯下了如此不可原谅的错误?

五石散?五石散!

不少人想起了前些日子散布谣言的事,原来真正有五石散的不是稻花香,而是百年饼屋啊!

林媛的目的达到了,叹息了一句:“我稻花香曾经受到过谣言的伤害,知道这五石散对于一个糕点铺子来说意味着什么。各位,也许这其中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里妄议了,毕竟这糕点只是其中一份,不一定其他的糕点也有呢。”

对啊,这其中一份根本就不能说明百年饼屋的东西有问题啊!

立即就有义愤填膺的人高声叫道:“不行,百年饼屋到底有没有五石散,我们得去瞧瞧才行。这可是吃食,我昨天还给我家孩子买了百年饼屋的糕点呢!也不知道家里的糕点有没有问题!”

“对,我们要去百年饼屋看看!查验一番才行!”

“胡大夫,您在驻马镇是最德高望重的大夫了,这事还得请您给我们做主啊。”一个大妈泪眼婆娑地求着胡大夫。

林媛也劝道:“胡大夫,这事非同小可,还请您多跑一趟了。”

胡大夫叹了口气,秉着对百姓负责的态度,也秉着对百年饼屋负责的态度,他答应了。

自古民意是最不可违的,大家浩浩荡荡地就往百年饼屋走去。

人群里,林媛满意地看到顺子呲着漏风的大门牙在冲自己兴奋地笑。

夏征也瞧见了,不由地也噗哧一乐。

六子却是苦着脸,苦兮兮地撇了撇嘴,怎么这家伙这么快就把事办成了,他还没来得及准备“解药”呢。

当然不能这么快就给解药了,让大嗓门子把顺子带到仓房继续让护卫看着,林媛就跟夏征一起去百年饼屋验收成果了。临走,还不忘让六子去衙门里通了个信儿。

百年饼屋,陈掌柜还在拿着账簿,在算盘上盘算着自己这一个季度以来的进账,瞧着那么多的银子,可把他给乐坏了。大嘴一张,一口黄牙露了出来。

正盘算着,账房的门突然被撞开,管事的先生火烧屁股似的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地说道:“掌柜,掌柜的,那个,那个……”

陈掌柜眯着眼睛,看他这失态的模样,不由地眉头一皱:“有话好好说,能不能别这么着急?又不是有人来闹事。”

百年饼屋开业十几年了,也就一开始还有人不长眼地来闹事,可是后来随着他的生意越做越大,来闹事的人寥寥无几。

管事先生咽了口唾沫,艰难地在嗓子眼儿里挤出了几个字:“就,就是来闹事了。”

啊?!

当陈掌柜来到大厅时,百姓们已经把百年饼屋围了个水泄不通。因为百年饼屋的名声和开业时间都比稻花香要大要长,所以,当听说百年饼屋的糕点有问题后,几乎是街上所有人都跟着一起来了。

见陈掌柜现身,立即有人嚷道:“陈掌柜,你家卖出来的糕点里,被查出来了五石散!这事,你得给我们一个交代!”

“对,给我们一个交代!为什么要放五石散?”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银子了!你们没听说吗,放了五石散会让人吃上瘾的,怪不得我家孩子天天缠着我让我给他买糕点,别人家的还不吃,就吃百年饼屋的,原来都是因为这害人的东西在作怪啊!”

“我家孩子也是!而且吃了糕点以后还特别高兴,特别兴奋,就,就变得不一样了。”

林媛混在人群里,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的热闹,不觉有些好笑。这五石散可是她才刚刚让人添加的,以前的怎么可能会有?他们说的还真是夸张。

听了大家的言论,陈掌柜老脸一白,随之又是一绿,跟开染坊似的,变化莫测。

“大家,大家听我说一句,我们百年饼屋开业十六年,从来都是诚信做人诚信做事,绝对没有像大家说的那样,往里边加什么五石散!请大家相信我们,我们是清白的,不要听信外边那些传言!”

“不是传言,我们是亲眼看到的!”一个汉子高声嚷着。

另一个小伙子也叫道:“是不是清白的,一查就知道了。我们已经把善德堂的胡大夫请来了,只要你们的糕点没有五石散,胡大夫绝对不会诬陷你们的。”

“对,让胡大夫查!”

“让胡大夫查!”

百姓的呼声一声高过一声,陈掌柜连嘴唇都开始哆嗦了,这么多人来闹事,还实属头一次啊,这可如何是好?

还没等陈掌柜开口,已经有几个手脚利索的小伙子上前,在柜台里的抽屉里拿出了好几种糕点出来,一一放到了柜台上。

陈掌柜大惊失色,赶忙阻止:“不能啊,不能进柜台啊!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人拉出去!”

小伙计们早就被这么多人的阵仗给吓呆了,哪里还顾得了拉人?此时听到陈掌柜的话,再想去拉人已经晚了。

不一会儿,柜台上就已经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糕点了,林媛看了一眼,都是十分传统的糕点,无论是卖相还是手艺,都比她那里的差太多了。

以防陈掌柜上前阻拦,几个中年汉子把他架到了一旁的椅子里坐好,还把那些小伙计们管事们全都挡住了,就连铺子里请来的打手,也在看到这么多百姓的时候,不敢再出手了。毕竟,这里边也有不少是他们的朋友,而且人家也不算是闹事,没有抢没有砸,只是来查明事实。再说了,铺子里不少人自己还吃这里的糕点呢,他们也想求个明白。

胡大夫在大家的请求下,走到柜台前,把那些糕点一一检查了一遍,他检查地很仔细,很认真,比在那日稻花香门口检查时还要认真。

虽然知道顺子已经得手,但是林媛还是有些紧张期待。不过看胡大夫的表情就知道,这些糕点里确实有五石散。

陈掌柜被困在一边的椅子里,急得额头直冒汗,一直在嘴里念叨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林媛看了他一眼,冷笑,恐怕这陈掌柜做梦都想不到,他收买的人最后会把五石散放到了自己的糕点里吧。

过了好一会儿,胡大夫终于检查完了最后一块儿糕点,他摇摇头,叹了口气,将那些糕点全都放回柜台上,而后从怀里掏出一块帕子,仔细擦着手。

大家都等着他公布结果,胡大夫意味难明地看了陈掌柜一眼,语气沉重:“这些糕点里,全都有五石散。”

大堂里突然静了静,甚至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了。

林媛夏征垂首,牵了牵手,夏征在她手心里挠了挠,这下满意了?

林媛眼睛亮了亮,满意啊,这叫自食恶果。

陈掌柜突然大叫一声:“不可能!不可能!你,你是不是拿了谁的好处,专门跑来我这里陷害我的?”

陈掌柜眼珠子一转,急吼吼道:“对,肯定是来陷害我的,是不是稻花香?是不是稻花香?”

越是年纪大德高望重的人,都会有一些小脾气。听了陈掌柜的话,胡大夫皱眉,语气里有了一些不满:“老夫行医数十年,从未因为钱财说过一句谎话。陈掌柜,你这糕点里确实有五石散,虽然不是很多,但是老夫以我的人品和数十年的经验为证,绝对有五石散!你若是不相信我,大可以再找别的大夫来查验一番!”

还用找别人吗?胡大夫已经是驻马镇最好的大夫了,只要他没有说谎,那他的话就绝对是真的。

大堂里所有人已经完全相信了百年饼屋的糕点有五石散的事实,甚至已经有人开始大骂陈掌柜鬼迷心窍,猪油蒙了心云云。

正在百姓群情激动,眼看就要把百年饼屋砸掉的时候,门口一声大喝。

林媛勾唇,六子真是给力,衙门里的人来得正是时候。

魏捕头带着一队人,从百姓中间挤了进来,一看这场景有些愣了。虽然已经提前知晓了这边的情况,但还是被震惊到了。

“胡大夫,您老也在啊。”胡大夫是善德堂的大夫,善德堂的东家又是县令夫人金氏的表兄弟,魏捕头自然会对他恭敬三分。

胡大夫轻轻点头,将事情一字不落地说了一遍。

魏捕头一听连胡大夫都认定了这糕点有问题,当即就要把陈掌柜带走。

胡大夫却是摆了摆手,慢悠悠说道:“既然刚刚陈掌柜不相信我,不如这样,我再去后厨看看,是否有五石散的踪迹,也好给陈掌柜一个交代。还请魏捕头行个方便。”

魏捕头自然答应,有胡大夫给做足了调查,等他回去了就不用再四处跑腿儿找人重新检查了。

魏捕头留了人在大堂里守着,自己带了两个人和胡大夫去了后厨,为了以示公平,还随便挑了三个老百姓一起跟着去了。

林媛抿了抿唇,没想到这胡大夫这样认真,她刚刚在稻花香门口故意没有提让他检查孟春燕的事,还真是对了,不然的话,若是让胡大夫发现孟春燕体内没有五石散的踪影,今儿这一场戏还真是很难演得下去了。

正想着,胡大夫和魏捕头已经出来了,身后的小捕快手里还各自端了个盆子,上边用白布盖着,看不到里边是什么。不过,林媛猜测应该是查出来的被五石散污染的材料。

果然,虽然胡大夫没有说什么,但是一起跟着进去的那三个百姓却是开了口,原来在后厨里,不仅白面粉里有五石散,他们还在其中一种馅料里发现了五石散的痕迹。

这下证据确凿,不论陈掌柜如何狡辩,都不能让大家相信他是清白的了。

林媛倒是有些佩服那个小偷顺子,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居然给这么多地方下药,幸好她的护卫发现及时,不然今儿倒霉的就是她了。

送走了胡大夫,魏捕头又让小捕快们把柜台上的糕点都带上,连带着陈掌柜一起回了衙门。

陈掌柜就像是被抽走了魂儿似的,一动不动,一言不发,两眼呆呆地望着地面,口中依旧念叨着那句“怎么会这样”,连百姓向他吐口水都感觉不到了。

林媛和夏征对望一眼,不免有些叹息,这就叫恶有恶报,若不是他先心存恶念,想要用不正当手段搞垮稻花香,林媛也不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当林媛和夏征回到稻花香的时候,六子已经叫急忙慌地在门口等着了。一看到他们的身影,赶紧跑了过来,拍着手,气喘吁吁道:“哎呦,老板娘喂,您可算是回来了,您要是在不回来,咱们稻花香都快要被那个顺子给淹了!”

林媛一愣,跟着六子进屋,大老远就听到了顺子的嚎哭,隐约还说着什么话,但是因为哭得太厉害和牙齿漏风,根本就听不清楚他说的是什么。

屋里正在休息的安乐公主也被惊到了,让夏荷出来看了好几次。

林媛扶额,不就是给他吃了个小小的药丸吗,她都答应了只要从百年饼屋回来就会立马给解药的,至于哭成这个样子?

仓房里,顺子瘫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抹着,连那几个护卫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一个劲儿地念叨着:“你这还是男人吗?就不能有点出息?”

顺子揪过一人的衣摆想要擦泪,被那人眼疾手快地避了过去。没办法,只好拿起自己的衣摆,使劲儿擤了擤鼻涕:“唔,唔不要粗息,唔要命!呜呜!要命!”

林媛在门口摇了摇头,催着六子赶紧把“解药”拿来,还是那种馅料,只是这次没有蘸酱料而已,香香甜甜的,倒是真的有点像解药。

看到林媛进门了,顺子终于止住了哭声,赶紧从地上爬起来,瞪大了眼睛问道:“姑,姑凉,咋样?唔办的似还成吧?”

林媛忍住笑,点点头:“不错,没想到这么一小会儿,你就把五石散全都放了进去,还知道分开放。行了,这个是解药,给你吧。”

说着,将手摊开,露出手心里那颗黑乎乎的用豆沙做成的解药。

顺子眼睛大亮,顾不得什么,赶紧抓过解药一把塞进了肚子里,想着之前林媛说过化了以后药效更好的话,这次他特意大嚼特嚼,直到嘴里一股甜滋滋的,才咽了进去。

咽进去了才觉得这味道有些熟悉,挠了挠头,小心翼翼地看着林媛:“姑凉,介个,怎的似解药?”

不等林媛说话,一旁的六子当先瞪着眼睛叫道:“怎么?你还不相信我家老板娘了?行啊,那你赶紧吐出来,吐出来,别吃了!”

顺子赶忙捂住嘴巴,唔唔地摇头。

六子见他不再问了,才松了一口气,差点就露馅儿了,乖乖的,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解药吃了,顺子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连说话都有力气了,跟着林媛唠起了嗑:“姑凉刚才说唔分开放药?米有啊,唔在里边转了半天,花现根本不能靠近柜台,就偷偷溜到了后厨,趁人不注意随便找了盆馅儿就给撒进去了。别的地方,米有放啊。”

夏征正捏着林媛的小手玩得高兴,听到顺子的话当即一顿:“你确定,只放了馅料里边,别的地方没有放?”

顺子点头:“系啊,系啊。”

林媛也是一愣,刚刚在百年饼屋的时候,她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百年饼屋的柜台跟他们稻花香的不一样,不是把糕点放在了货架上,而是放到了柜台里边的抽屉里,上边贴着糕点的名字,客人来了想要买哪个,直接说名字就行了。

这样的存放方式,就是为了避免客人跟糕点接触,如此的话,顺子想要把药放进去,还真是难。

而且,胡大夫和魏捕头去后厨检查的时候,也是查到了面粉和馅料里都有五石散。照顺子的说法,馅料里那个是他放的,那面粉里边那个呢?

难道,百年饼屋的糕点里,原本就是有五石散的?

林媛被自己的想法震惊了,其实上辈子她确实听说过不少商家为了留住顾客,就往食材里加一些特别的东西,比如罂粟壳。没想到,在这里,居然也有人往里边加五石散。

怪不得胡大夫说每样糕点里都有少量的五石散,看来就是面粉里的了。这陈掌柜为了挣钱留住客人,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哼,爷早就觉得那个陈掌柜不对劲了。”夏征冷哼一声,“一听说查出了五石散,不是赶紧让人检查洗清嫌疑,而是护着不让人动。本来爷还以为他是怕人弄坏了柜台,现在想来,是在遮掩啊。”

林媛点头,这陈掌柜还真是什么方法都想得出来,当初他找人散播谣言的时候就故意用到五石散,她还以为是巧合,现在想想,那时候他应该就已经走上了歪路。只是可怜了那些客人了。

“幸好我刚刚问了胡大夫,他说因为量少,短时间内应该不会上瘾。”林媛叹了口气。

夏征挑眉:“你是在为客人惋惜还是在为那个老头子惋惜?”

林媛白了他一眼,她替别人叹口气都要吃醋,这家伙真是没法治了。

“我是为了百年饼屋惋惜,开了那么多年的一家店,这下是彻底垮了,肯定翻不了身了。”

夏征捏了捏她开始有些肉肉的小手心儿,笑眯眯说道:“垮了正好,爷给你把它买下来,以后就改名叫稻花香了。”

林媛摇头:“我才不要那个铺子呢,没准里边就有好多龌龊见不得人的东西。”

不过,听夏征这么一说,林媛倒是想起了一个人,刘丽敏不是说想要开酒坊吗?她这些日子一直在帮她留意合适的铺子,但是都没有找到。现在好了,有个现成的,正好可以用来开酒坊。而且,这百年饼屋以前是卖糕点的,跟酒坊不犯冲也不冲突,装修一番用来卖酒再好不过了。

更让她欢喜的是,这铺子的二楼是一个一个的小雅间,以后可以用来供客人品酒用。一楼卖酒,二楼品酒,真是一举两得。

主意一定,林媛就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夏征,让他帮忙打听着点百年饼屋的消息,若是真的要卖,她一定要第一个拿下。

两人念叨了半天,早就把顺子给忘了。要不是六子突然咳嗽了一声,只怕两人都要手牵手回家了。

看了一眼满脸期待的顺子,林媛脸色一板,沉声说道:“顺子,不管你有没有给我做事,你都是个小偷,其实本来我应该把你送到衙门去才对。”

见顺子眼神惊恐,她又说道:“但是,念在你也算是替驻马镇百姓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所以我不打算扭着你去衙门了。”

“谢谢,谢谢。”顺子感激涕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