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 盼儿樱桃合谋/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灵儿极力压抑住内心的激动,赶紧低下了头,嘴角的笑容忍不住上扬。她太激动了,太激动了!原本还以为要耗费一番苦功夫才能从金玉儿手里把这个男人抢过来,没想到,这么轻而易举地就能到手了。

金灵儿激动地连小手儿都开始颤抖了,差点都要抑制不住而尖叫了。

但是,即便心里激动万分,她面上还是装出来一副为难而又求而不得的纠结。

“表,表哥,你说的,都是真的?”

见金灵儿有些松动,李承志似是受到了极大的鼓舞,抬起屁股就坐到了对面金灵儿的身旁,幸好这是个茶楼,他们要的又是雅间,不然的话,她是肯定不会让李承志坐到她身边的。

李承志将她两只小手儿都抓到了手里,身子也极力靠了上来,贪婪地呼吸着她身上独属于女子的清甜气息。虽然不及林思语那女人身上的娇媚,但是金灵儿身上也别有一番少女风味。

他最喜欢的就是驾驭各种不同类型的女人,当然,除了那个木头一般的金玉儿。

“表妹,我说的当然都是真的。”李承志将她两只手放到自己心口,信誓旦旦说道:“你摸,我这里以为你,跳动地异常欢快!灵儿,自从在金府见到了你,我就一直茶饭不思,难以入眠,每当我闭上眼睛,看到的都是你灵动的脸庞,还有你铜铃般清脆的笑声。我每每都幻想着能拥你入眠,哪怕只是轻轻地抱着你,我也心满意足了。”

“表哥,你,你胡说什么呀。”听到李承志说要拥她入眠的话,金灵儿的脸颊顿时飘上一片绯红,娇羞地低下了头。

李承志最喜欢她这情窦初开的羞涩模样,就跟那含苞待放的花儿似的,让人忍不住拨开层层花瓣,一探其中究竟。

就在他极力想要进行下一步把她抱在怀里一亲芳泽时,金灵儿突然抬起头来,眼睛娇羞而胆怯:“可是,可是你不光是我表哥,还是我,我的堂姐夫啊,我都听祖母说了,要给你和堂姐定亲的。”

一说起那个金玉儿,李承志的热情顿时大减,不过为了保持自己彬彬公子的形象,他叹了口气,道:“灵儿,其实跟你堂姐成亲的事,根本就不是我的本意。哎,你也知道,我在你姑母眼里,也只是个养子而已,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权利。我,我也只能听她安排罢了。其实,我真正喜欢的人是你,难道你没有发现吗?我从来都没有看金玉儿一眼,我发誓!”

“表哥!”见李承志真的举起了右手要发誓,金灵儿赶紧抓住他的手,心疼地说道:“表哥,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我知道,姑母看不上我,因为我爹不是祖母的亲生儿子,只是个侄儿而已。可是,可是,我也喜欢你的,表哥。”

最后一句话,金灵儿几乎是用蚊子嗡嗡的声音挤出来的,但是李承志却听到了,且听得清清楚楚,他激动而又兴奋地跳了起来,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真的吗?灵儿?你,你也喜欢我?”

金灵儿被他这模样逗乐了,掩唇笑着点了点头:“是啊,我也喜欢你的。”

李承志真想大笑三声,他早就看出了这小丫头对自己有意思,不过他也只是试探试探而已,没想到是真的。这下好了,那个金玉儿一看就是个有主意的,就算将来娶了她,肯定也是为金府着想。但是这个金灵儿就不一样了,她太天真了,太幼稚了,只是几句话几个眼神,就能轻而易举地勾引到手。

哼哼,金小娟,你不是想要用自己的侄女儿来控制我吗?现在我把你的侄女儿控制住了,看到头来,李府的财产到底归谁!

李承志暗自高兴的时候,金灵儿心里也在打着小算盘。

李承志亲口说喜欢的人是她,对那个金玉儿一点感觉都没有。那个小贱人就靠边站吧,等她成了李府的少奶奶,整个驻马镇还不是她说了算?看谁敢不给她面子,不给他们二房面子。那些看不起他们二房,不肯跟他们合作的铺子们,你们就等着倒霉吧!特别是福满楼,还有那个稻花香,她金灵儿一定头一个把他们给搞垮!

为了让金灵儿放心,李承志还亲口答应,等他回到了李府,就亲自去找李昌做主,让他跟金灵儿成亲。

听了这句承诺,金灵儿一颗心才算是落了地。为了给李承志一点儿甜头,壮着胆子主动凑上前去,在他的脸上快速啄了一下。

感觉到金灵儿那柔软饱满的唇,李承志心里更痒了。可是他知道,金灵儿跟一般女子不同,要想让她死心塌地地跟着自己,就不能用以前对付那些女人的方法,他得徐徐图之,一点一点地把她抓到手里才行。

两人又卿卿我我了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因为现在两人关系还不能公开,所以金灵儿不想让李承志跟她一同下楼。不过,久经风月的李承志,当然知道在这个时候怎么做最合适,也知道他如何做更能让金灵儿开心。

李承志当先下了楼,却是在茶楼门口停了下来,跟自己的小厮东张西望了片刻,装作在等人的模样。

过了一会儿,金灵儿才在丫鬟的陪同下慢慢下了楼出来了。

李承志装作偶遇的模样,跟她打招呼,幸好这个茶楼不是处于热闹的地段,即便两人真的一起出来,也不一定有熟人看到。

金灵儿在李承志的注视下,慢慢上了马车,还不忘掀开车帘子一角给他留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回眸。

不得不说,这金灵儿虽然年纪不算大,但是在演戏方面还真是有天赋,即便是一个小小的回眸都让李承志回味了好一会儿,直到马车都走远了,李承志还在紧紧盯着那辆马车没有收回视线。

“呵,这是不是就叫做望眼欲穿啊?”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李承志身子一震,一回头就见到林思语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语气里满满的都是醋意。

李承志赶忙此处张望了一番,见没有熟悉的面孔,才放下心来,抓着林思语的胳膊把她往茶楼里拉去:“我说了多少遍了,等我进去了你再出来!要是让人发现了咱俩的事,就完了!”

林思语怒气未消,还在为他刚刚跟金灵儿私自约会的事耿耿于怀,即便被拉了进去,还是能听到她念念叨叨的声音:“哼,完了就完了,反正这怪你!我整日里为了你茶饭不思,你倒好,居然又看上了别的女人。好啊你,你是嫌弃我老了?还是嫌弃我不如她漂亮?”

此时的茶楼里没有别人,茶楼的老板和伙计们又都是李承志用钱收买了的,自然会对他们的话置若罔闻。

但是,外边的人,可就不一定了。

茶楼外边巷子里的拐角处,樱桃死死拉住沈大军藏在了阴暗处。

樱桃一脸惊恐,她刚刚发现了什么?发现了什么?那不是府里最得宠的林姨娘吗?还有那个男人,那不是李府的大少爷吗?怎么他们两个人会凑到一起去的?

沈大军是个老实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樱桃那模样就知道是遇到了熟人,他咽了口口水,问道:“樱,樱桃,是不是,是不是你们府里的人?是知道了我跟柳娘的事了?来抓我们的?”

樱桃定了定神,幸好那两个人只顾着打情骂俏了,没有发现他们,不然的话,只怕真的就是来抓他们的了。

“不是,你放心吧,不会……”

还没等樱桃说完,身后已经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樱桃姐。”

樱桃身子猛地一颤,只觉得自己的心已经不能再跳动了。

盼儿在身后又叫了一声:“樱桃姐?”

樱桃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刚刚还在庆幸没有发现他们,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抓包了。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跟柳娘是真心……”沈大军以为这盼儿就是来抓他们的,一把将樱桃拽到了身后,心直口快地已经把话说了出来。

樱桃想拦,却是已经晚了。

盼儿看着樱桃死命捂住沈大军嘴巴的样子,勾唇一笑:“我还以为这个男人是樱桃姐你的呢,原来,不是啊。”

樱桃咬唇,回过头来梗着脖子,威胁道:“盼儿,我发现了你主子的秘密,你也发现了我主子的秘密。现在,我们扯平了。你若是跑去夫人面前高密的话,我也一定会把你家主子的事公布于众。你说,是我家主子跟以前的朋友有来往的事更惹人眼球,还是你家主子跟养子乱搞的事更劲爆呢!”

说出这番话来,樱桃其实已经亮出了最后的底牌,以现在林思语在夫人眼里的讨厌程度和在李昌心中的受宠程度来说,她相信,盼儿会更加希望她保守这个秘密。

只是,出乎她意料的,盼儿竟然勾唇一笑,无所谓地说道:“我家主子的秘密是她的秘密,跟我有什么关系?樱桃姐,你不会天真地以为,我会忠心地替她守好这件事吗?”

“你,你什么意思?”樱桃有些莫不清楚盼儿的心思了,这个小姑娘明明才只有十岁而已,但是,在她面前,她却觉得这小丫头心里全是弯弯绕绕,让她根本就猜不出摸不透。

盼儿回头看了一眼二楼雅间,就在刚刚跟金灵儿见面的那间房子里,现在躺着的应该是林思语和李承志那个王八蛋。窗户都紧紧锁好了,看来两人早就迫不及待了吧。

盼儿的眼眸里掠过一丝鄙夷和仇恨,这种眼神看得樱桃心头一震,这丫头,恨他们!谁?林思语?还是,李承志?

“樱桃姐,我对柳娘有什么老相好的事,根本就不在乎。但是,今儿既然咱们都互相通了气儿,那我就跟你说句实话,我进李府,就是为了要让李承志死!他不死,我于心不甘!”

樱桃瞪大了眼睛,已经完全丧失了说话的功能。这盼儿看着只有十岁吧,心里怎么会有这么多仇恨?

“很震惊,是不是?”盼儿自嘲一笑,“当初我有这个念头的时候,也很震惊。但是,为了我死去的姐姐,我一定要让李承志死!就算不死,我也要整的他身败名裂,人人喊打!”

“你,你姐姐她……”

一提起姐姐,盼儿的眼睛立即红了,蓄满了泪水,偏偏语气还是那般倔强坚强:“我姐姐,在外出时,被李承志给,给……”

盼儿狠狠地抹了一把泪水,气得吼道:“偏偏李承志不承认,李昌那个狗官又包庇自己的儿子,害得我姐姐身败名裂,整日忍受别人的闲言碎语。最后,最后给去了。”

樱桃震惊,盼儿说的这件事,她隐约听到府里的丫鬟们提起过,说是李承志在城外玩的时候,偶然遇到了一个长相标致的小村姑,而且还是独自一人。

他在城里玩女人玩惯了,见到漂亮的就想调戏。不过城里的女子一般都是有门有户的,他不好太明目张胆,可是农村里的女子,他可就顾忌不了那么多了,当即就把那个女子给强了。

后来怎么样,她就不知道了,没想到那个女子竟然自杀了。而她的妹妹,也是个刚烈女子,为了给姐姐报仇,居然能独自一人深入虎穴。给人家做丫鬟是件什么差事,她心里最清楚。

不自觉地,樱桃竟然有些佩服起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小姑娘。

沈大军听了盼儿的话,猛地一拳捶到了墙上,指节捏得嘎嘣响:“这李府里边,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樱桃盼儿默然,的确没有一个好东西。李昌做着父母官,却时常混迹青楼。李承志不学无术,倒是把他爹好色的本事学了个十成十。夫人金氏,虽然待人还算和善,但是那都是在你跟她没有利益冲突的前提下,若是阻挡到了她的地位,或者是她儿子的地位,莫说是怀孕的柳娘,就是李承志,只怕也会被她给除掉。

想到这里,盼儿突然心生一计:“樱桃姐,我看这位应该才是柳娘真正的意中人吧?”

沈大军自己都说出来了,樱桃就算想要否认也不行了,只能硬着头皮点头。

盼儿突然压低了声音,走进了几步,抛出了橄榄枝:“其实刚才的事,林思语他们根本就没有看到你们,是我不想看李承志,才会偶然发现了你。樱桃姐,你放心,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给别人,但是,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樱桃下意识开口问道,问完了就后悔了,惊恐道:“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帮你杀人吧?不行不行,我可不敢!杀人是要掉脑袋的!”

盼儿连忙按住她乱摆的手:“我当然知道是要掉脑袋的,用我自己的人头去换李承志的狗头,这么赔本的买卖,我才不干!”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只要不是杀人就好。

盼儿看了看沈大军,又看了看樱桃,道:“我想跟柳娘联合起来,我们一起出手,斗垮林思语和李承志。这样,我能报仇,你的主子也能跟意中人团聚。”

樱桃沈大军互望一眼,这个方法好是好,可是,都垮了林思语和李承志,柳娘就能离开李府了吗?又不是斗垮了李昌。

盼儿看出来他们的疑虑,悄声道:“在这件事上,我们还得找个帮手,那就是夫人金氏。我们几个人人微言轻,就算把这件事抖了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但是金氏不同,她是县令夫人,手里有人还有钱,只要给她透露这个消息,她就能自己去派人跟踪林思语二人。这样,有了证据,还不怕搞不垮他们吗?”

盼儿说的话,倒是有些道理。

樱桃沉吟片刻,道:“可是,金氏怎么会相信我们呢?就算相信了,她又怎么会轻易放柳娘走呢?”

这倒是个难题,其实放柳娘走是挺简单的一件事,当初柳娘进府的时候,金氏可是百般阻拦的。现在柳娘已经不受宠了,对金氏的威胁几乎可以说是没有。只要她点头,完全可以随便找个理由把她打发出去。

而且,把这个劲爆的消息透露给她后,她完全可以一箭双雕,李承志玩自己老子的女人,这在李昌看来完全是个不能接受的事,这样一定会触怒了他!如此,她既除掉了眼中钉林思语,还能替她自己的儿子李承安夺得唯一嫡子的地位,何乐而不为?

虽然问题很容易解决,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他们需要一个能跟金氏谈判的人,柳娘倒是最合适的人选,只是她性子太弱,心思也单纯,就算到了金氏面前,也会被她一句话就给绕进去了。

盼儿倒是想自己出头,可是她才只有十岁而已,金氏根本不会把她当回事的。樱桃也是,本身就是个丫鬟,哪里能替主子说事?

但是她们一时半会儿又根本找不到能够替她们锄头的人,不免有些焦急万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