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病情好转/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人苦思冥想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个头绪,眼看楼上快完事了,盼儿认命地跺了跺脚:“我先上楼去守着了,不然林思语会起疑心的。樱桃姐,这个事你回去了跟柳娘商量一下,还有千万要保守秘密。若是提前透露了出去,只怕咱们几个人都没命了。”

这点事,樱桃还是很明白的:“你放心,我们一定不会说漏嘴的,你快上去吧。”

盼儿点了点头,转身跑了,临进门的时候还不忘在门口小摊上买了一把炒花生作为掩饰。

沈大军跟柳娘一样,都是老实人,根本没有想到那么多弯弯绕绕,看盼儿走了,小声问樱桃:“樱桃,这个小姑娘,能信吗?”

樱桃点头:“我相信她,上次柳娘小产,就是这小姑娘给我透的信儿,让我去找的金氏,不然的话,柳娘那天就没了。”

沈大军一想到柳娘曾经的遭遇,不禁心疼,堂堂七尺男儿顿时潸然泪下,双手抱头蹲在地上,狠狠敲打着自己的脑袋:“都怨我,都怨我!要是我争气点儿,能给柳娘的哥嫂五两银子,柳娘就不会被他们卖进春风楼,也不会被李昌那个狗官赎身进了李府,受了这么多罪。都怨我啊,怨我没能耐!”

看着沈大军这个样子,樱桃不禁摇了摇头,这个沈大军倒是个痴情的汉子,从小跟柳娘一起长大,感情很深。而且,柳娘进了青楼,还还怀过孕,他都没有嫌弃过,一直不离不弃地守在外边,就等着自己哪天攒够了钱给柳娘赎身。

只是,老天不开眼,还没等他把银子攒够,柳娘已经被李昌一张银票买进了府里做了小妾,这下沈大军该死心了吧?偏偏不,每日下了工就在李府门口晃悠,就为了能见到柳娘一面。后来也不知道从谁口中听说,小妾在府里都是最下贱的存在,他就把自己挣的银子全都托她捎给柳娘。

这样一个痴心痴情的汉子,哪个女人不珍惜?偏偏他们一对苦命鸳鸯,经历了这么多艰难险阻。

樱桃抬头看看天,心里暗自祈祷,老天爷啊,你倒是开开眼吧,恶人活得逍遥自在,偏偏好人要承受这么多的磨难。若是可以,您就成全了柳娘和沈大军这对苦命的鸳鸯吧!

因为给郑如月针灸,小林霜这一个月以来几乎都没有怎么回过家,不过好在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林媛的小弟弟过满月的日子了。而郑如月一个月的针灸也已经到了。

老烦闭着眼睛,给郑如月诊脉,虽然很久很久,但是林媛几人谁都没有催促一句,只是面上那焦灼不安的表情依旧出卖了他们的心情。

就连郑如月自己也有几分紧张,上次让老烦诊脉的时候,她还有些平常心,可是最近这一个月来,她总觉得自己的身子好像有了点不同,但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所以,在她的内心深处,还是希望这次针灸没有白费。

终于,老烦轻轻叹了口气,收回了放在郑如月手腕上的手。

听他叹气,众人心中都是一沉,莫非,情况不乐观?

刘思齐只觉得自己的手都要颤抖了,他紧急抓住媳妇儿的手,小心翼翼地问道:“神医,月,月儿,她怎么样了?是不是情况不太好?”

小林霜眨了眨眼睛,一脸疑惑,不应该啊,她都是照着师傅的吩咐做的啊,不可能一点成效都没有的。而且,这一个月以来,她不仅把针灸和穴位练得熟熟的了,还跟着师傅身边学了不少其他东西,诊脉就是其中一项。

小林霜伸手在郑如月的手腕上静静地诊起脉来,虽然诊得不是很熟练,但是毕竟也能摸到了一些规律。

在她看来,郑如月的脉象虽然还很微弱,但是已经趋于平缓,不会像以前那样时而急促时而微弱,这明明是好转的迹象啊,可是师傅为什么叹气呢?

老烦见小林霜也在诊脉,没有立马回答刘思齐的问话,反而问了问她:“怎么,小丫头你觉得如何?”

小林霜皱皱小眉头,实话实说:“脉象平稳了许多,徒儿觉得,有好转,而且,好了不少了。”

听到小林霜的话,刘思齐郑如月齐齐一震,好转了吗?真的好转了?

林媛却是不太敢相信自己小妹的话,毕竟她还小,接触到的病例也少,不知道她说的对还是不对。

“先生,小妹到底说的对不对?”林媛都快要急死了,偏偏这个老烦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神态。还有那个夏征还在那里吃,就知道吃!

林媛一把抢过了夏征面前的糕点盘子,赌气似的扔到了一旁。

夏征被无辜殃及,撇撇嘴没敢吭声儿,只是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看着林媛,再用催促的眼光投向了老烦。

老烦翻了个白眼儿,假装没瞧见某人威胁的眼神,捋了捋白胡子,对小林霜不屑嗤道:“胡扯!这就叫好转吗?若是为师亲自动手,定然能有十分好转迹象。偏偏你这小丫头是个新手,还总是不听为师的话,如今好了,只有八成好转的迹象。跟为师的目标差了老远!哼!”

小林霜委屈地撇撇嘴,却一声儿也不敢出,毕竟老烦说的都是对的,她总是在老烦给她讲解的时候神游天外,问一些有的没的问题。虽然有些问题老烦很欣喜,但是有些却是让他恼火,因为自己问的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儿。

听了老烦的话,小林霜赶紧乖乖低头认错:“师傅,以后徒儿再也不会不听话了,您说什么,徒儿就做什么,绝对不会讨价还价。”

这还差不多。老烦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边两人说得热闹,那边刘思齐郑如月却是激动万分,原来老烦叹气不是因为没有好转,而是因为嫌弃没有痊愈啊。虽然没有痊愈,但是能有所好转,在他们看来就已经是一件十分了不起的好事了。

刘思齐搂住媳妇儿的头,激动地连眼泪都泛滥了。郑如月想起这么多年来受的苦,她的,还有他的,心里也是一阵翻腾。多少次盼着能有所好转,多少次都从梦想的云端跌落。这么多年,他们承受的痛苦,恐怕也就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得到吧。

见两人如此,林媛鼻子一酸,忍不住哭了出来。她仿佛看到了林家信和刘氏,也是这般苦苦守候了半年多,才终于让林家信重新站了起来,刘氏当时也是这种心情。

林媛抹了抹眼泪,忽而觉得自己的小手儿被某只熟悉而温暖的大手所包裹,这种从手心传达到心里的温暖,使她浑身都充满了力量,无穷无尽的力量。

不过,偏偏就是有人那么不解风情,非得在人家甜蜜万分的时候过来泼冷水。

老烦冷冷看了一眼正在低声互诉衷肠的郑如月两口子,开始了碎碎念:“行了行了,你们也别高兴地太早了,老头子我只是说她身子有所好转,可没有说她已经痊愈了。你俩这就开始激动地哭上了,等她怀上了孩子,你是不是得高兴地从这里跳下去?”

刘思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郑如月也被老烦的话给弄了个大红脸。

倒是林媛,把握住了他话里的重点,急急追问道:“你说怀孩子?莫非我二舅妈她,现在就可以怀孕了吗?”

听林媛这么一问,刘思齐两人终于反应了过来,两双眼睛齐齐看向了老烦,那期盼的眼神都快要把老烦给蒸熟了。

老烦伸手把凑到自己面前的林媛的大脸给推了回去,而后执笔在纸上边写边道:“还用问?你忘了我头一次给她诊脉的时候说的话了?针灸之后,还得服用汤药半年,把身子调养好了才能受孕。还有啊,我可告诉你俩,想要在半年以后怀上个健康的孩子,那你们这半年里就得克制住自己,千万不可以同房。若是同房的话,哼哼,那就不是半年的事了,恐怕一年都不行!”

虽然老烦说的话很直白,让郑如月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他们还是坚定地点头,表示一定会听话。毕竟这是关系到他们孩子的大问题,可不能有一点马虎。

老烦洋洋洒洒总共写了三份药单,还分别在上边标注了一二三。

小林霜有些纳闷,凑上来问道:“师傅,这个一二三是什么意思啊?”

老烦瞥了她一眼,哼道:“这都不懂?一就是第一份,二就是第二份,三就是第三份。”

小林霜:……

将三份药单交给刘思齐,老烦再次叮嘱道:“第一份吃十天后换第二份,十天后再换第三份。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刘思齐猛点头。

“嗯,里边没有什么名贵草药,去一般药铺就能抓到,一日两次,千万不可偷懒。”

刘思齐点头如捣蒜。

刘思齐郑如月两人在福满楼住了整整一个月,虽然每天下午都可以出去逛一逛散散心,但是毕竟不是自己的家,没有熟悉的人,连说句话都找不到对象,所以也很憋屈得慌。

再加上因为郑如月每天都得针灸,一天也不能隔断,所以他们这一个月里竟是连家都没有回去过。

好在刘怀清和郑如月的爹娘不放心儿女,总是隔三差五地来镇上瞧瞧,还给他们带了各种家里自己做的好吃的东西,才没有让他们太过孤单。

不过,念在双亲身体都已经很大了,郑如月也不希望他们因为自己的事而累坏了身子,后来就严令不许爹娘再来镇上了。郑如月父母一辈子就得了这一个闺女,自然宝贝地紧,闺女说啥就是啥,又知道闺女都是为了他们老两口好,也就真的听话不再来了。

所以,一想起父母来,郑如月的眼泪又开始啪嗒啪嗒往下掉了。

刘思齐素来最知她心意,一看她眼神就知道她想念父母了,紧紧攥住她的手,在她耳边道:“别伤心了,等明天给小外甥过了满月,咱们就回家,我陪你回娘家住上十天半个月的,啊?”

刘怀清两口子都是好说话的老实人,更是心疼儿女的好父母,像是别的公婆不许儿媳妇儿回娘家住的规矩,在他们家完全没有。所以,刘思齐也经常带着郑如月回娘家住上一段日子。

郑如月任由他擦干了眼角的泪水,嘟着小嘴儿撒娇道:“十天半个月吗?不够。”

刘思齐像哄小孩子似的,眯眼笑道:“那就一个月?”

郑如月这才抿唇笑了。

林媛看着两人甜蜜地样子,不禁羡慕。刘思齐两口子从小就认识,成亲之后也有好几年了,没想到还跟刚刚恋爱时的样子一样,怎能不让人羡慕?

夏征看着林媛眼里的神色,紧紧拉了拉她的手,轻声在她耳边说道:“等咱们成亲了,咱俩肯定也是这么甜蜜。”

林媛耳根子一红,白了他一眼。

夏征却是笑得嘚瑟,以前他在她耳边说这话时,小丫头都会甩开他的手,反驳一句“谁要嫁你”!现在呢,不但不甩手了,连反驳的话都没了。这不是进步吗?

解决了郑如月的问题,林媛心里一颗大石头也总算是落地了。想起明天就是他的小弟弟过满月的日子了,林媛高兴地邀请大家去林家坳参加小弟弟的满月宴。

小弟弟的名字已经起好了,是林家信自己取的,叫做林永严。虽然跟老宅那边断绝了关系,但是林家信心里还是有些怀念的,所以依旧沿用了永字辈来取名。

至于为何要用这个“严”字,林家信也是绞尽了脑汁才想出来的。他说,他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有多大成就,但是,首先做人一定要严肃严谨,对自己严谨,事事不放松不懈怠,这就是他对儿子最大的期望。

刘氏一开始还有些嫌弃丈夫起的名字太过严谨,不过后来听夏征和林媛都夸奖这个名字好,也就不说啥了。好像只要是女婿说的,就全都对似的。

林永严的满月宴,林媛打算大办,毕竟这个儿子是一家人判了多年才盼来的,而且,依着刘氏的年龄,恐怕以后很难再怀有身孕了。

而大办的另一个目的,其实林媛是想到了那个还没出满月的大弟弟的。她总觉得这个小弟弟是承载着大弟弟的期盼和生命降生的,所以,她要把没来得及给大弟弟的疼爱,全数都给了这个小弟弟。

上次温锅时,林媛只是请了跟他们关系好的几个人,这次办满月宴,林媛却是请了全村人一起吃席。

流水席在农村里很流行,只要是家里有喜事,就会在自家门口或者是村里的大道上放满了桌子椅子,然后在桌子上摆满各种食物,再邀请全村人一起来吃饭。一般人家会宴请一到三天不等,有钱人家则要更多。

林媛原本是想宴请三天的,但是林家信和刘氏两口子都不想办的太过隆重,而且林媛在镇上还有三个铺子要看着,实在是忙得很,所以,最后一致决定只宴请一天。

宴请的桌子椅子都是在村里借的,他们提前把桂芝嫂子还有兰花家把桌子都搬了来,连老村长家的桌子也搬了来,不过最后还是不太够。索性,她就把家里盖房子装修时剩下的木板都搬了出来,底下用砖块垒好当桌子腿儿,上边铺上木板做桌子面,这样的桌子还是挺结实的。

桌椅准备好了,再就是吃食了。农村人家过满月,无非就是蒸馍馍,而且还要有新意。比如石榴馍馍啦,其实就是把馒头做成石榴的形状,里边包裹着红枣当成石榴子儿,而且还要在馍馍的上边用红纸染上一点红色。这样一个漂亮又可爱的小石榴就做成了。

林媛家要过满月的事传开以后,在整个林家坳可是沸腾一片。以前跟林家关系好点的,都早早地过来帮忙了。关系一般的,顾着面子,也想着以后能沾点林媛家的光,自然也跟着来了。

当然,还有那些关系不好的,就像之前跟着某些人一起叫林媛小灾星,甚至还当面数落过她的人,就不好意思再进门了。

不过,林媛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反正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她通过村长放了话出去,只要是真心实意给她家小弟弟过满月的,她都欢迎。如此一来,也有不少人厚着脸皮来给她帮忙,其实就是为了缓和关系而已。

说实话,林媛对整个村子里的人没有什么特殊印象,因为她一门心思都在忙着挣钱养家,哪里有功夫去想今儿谁说我了,明儿谁骂我了?

所以,只要是来家里帮忙和吃席的人,她都笑脸相迎,热情地打着招呼。这样一来,她这真心实意的笑容,自然也让不少人放下了心结,过来跟她打破僵冷关系的人也就更多了。

过满月最不怕的就是热闹,要是不热闹还不好呢!看到这么多人来,林家信刘氏两口子脸上也高兴。人多了,代表大家对小孩子的祝福也多,为了孩子当然高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