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陈柱回来了/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更让人惊讶的则是,这次林家信出门来给大家致谢的时候,竟然没有拄着拐,而是在林媛和林薇姐妹俩的搀扶下,一点一点慢慢走出来的!

众人无不惊讶,没想到曾经在炕上瘫了半年的林家信,居然还有重新站起来和走路的时候!在给他恭贺喜得贵子之时,免不得也要恭贺他大病初愈了。

林媛这边高兴热闹万分,自然也有不高兴的。老宅那边就是一例,再有就是陈柱子两口子了,说得准确些,是陈柱的爹陈老头儿不高兴。

儿子进京考试这么久还不回来也就罢了,家里的房子因为大雨坍塌还没有修缮,他们也能容忍。可是现在呢,同是邻居,小灾星一家现在是福星高照啊,又是盖新房子又是生儿子的。这怎么不让眼瞎又孤独的陈老头儿嫉妒?

所以,当林媛他们把桌椅摆到了他家门口的时候,他是百般阻挠,就是不同意。可是林媛要宴请整个村子的人,只用他们家门前那一点空地儿,还真是不够。若是有别的选择,她肯定是不愿意把桌子摆在陈老头家门口的。

村里人听说了这事,都暗暗指责陈老头儿不懂事,纷纷猜测陈老头儿此举的目的恐怕是故意刁难林媛的,当初他死活不喜欢林媛,现在人家发达了,没准心里多么后悔呢。

最终经过村长出面,陈老头儿以一天一两银子的价格,将门前那块空地出租给了林媛,这才同意她把桌椅摆在了那里。

此事一出,村里人更是快要笑掉大牙了,敢情这个陈老头儿打的是这个主意啊!看人家发达了,就想着从中讹点银子了,这么不要脸的事他也做得出来,还真是老不知羞!

林媛却是微微一笑,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跟一个瞎眼老头子较真儿有用吗?若是真的要较真儿,那陈老头儿门前的那空地根本就不是他家的,而是整个村里的公共用地。再有,她林媛搭的桌椅,又没有在他门口,那里空地不小,她特意把桌椅摆在了远离他门口的地方,那里通辆马车都行。

不过,这些陈老头儿啥也没说,林媛也懒得跟他计较,就盼着陈柱子能考上个秀才举人啥的,赶紧回来把这老两口接走。省得这个怪老头儿在村里来回溜达的时候说各家人的闲话。

她都不知道这个陈老头儿已经得罪了村里多少人家了,要不是看在他是个瞎子,而且家里条件又不好的份上,只怕早就动手揍他了。偏偏这个老头儿不自知,还一副每个人都欠他银子的模样,见谁都不放在眼里。

做满月这天,刘家人全都来了,当然刘思齐和郑如月也成了除了刘永严之外的焦点了。

范氏一见到儿媳妇儿就泪眼婆娑地拉住她的手,哽咽道:“好孩子,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听到婆婆的话,原本已经情绪平定下来的郑如月也开始眼泛泪花:“娘,儿媳不孝。”

“傻孩子,别说这种话。”范氏擦了擦儿媳妇儿的眼泪,笑着拍着她的手,“赶紧跟老二生个娃出来,娘给你们带着。”

一听生孩子的话,郑如月脸蛋一红,羞涩地垂了头。

一旁的赵素新也高兴得很,看她这个样子,不禁打趣道:“你啊你,都这么多年了还害羞呢?听娘的话,赶紧着生个小侄儿出来,到时候大嫂也帮你带。”

郑如月没有孩子,两口子一直把老大家的两个儿子当成自己的亲儿子来对待。特别是郑如月,根本没有别的家里的那些妯娌矛盾,更没有嫌弃妯娌家孩子的事发生。

刘氏生儿子的时候,早就已经在村里传开了,一开始还有些看热闹的人说她这个儿子肯定会跟上个儿子一样,不到三天就夭折的,没想到竟然一直健健康康地到了满月。

而其中最失望的自然就是老宅那边的李凤娥了,当初生孩子那天,她还气呼呼地诅咒这娃儿活不了几天,哪成想,这孩子不仅活下来了,还挺壮实。听那些过来看过的人念叨,说这孩子长得极俊,她听了立马就不高兴了。那么小的孩子能看出什么俊不俊的。

不但如此,就在李凤娥诅咒了刘氏的娃以后,人家孩子没事,她自己的两个儿子竟然出事了,先是林永喜从炕上掉了下来,额头上摔了个大包,紫的跟葫芦似的。祸不单行,还不等他好起来,林永贺竟然跌跌撞撞地掉进了洗衣服的大盆里。

现在这天气可不如之前了,眼看着马上就要入冬了,这么小的孩子掉进了冷水里,浑身湿透,哪能不生病?当天晚上林永贺就发起高烧来,李凤娥着急忙慌地抱着儿子就往驻马镇赶,可是大半夜能给瞧病的大夫也不多,两口子抱着孩子疯了似的满街跑。最终还是去找了李凤娥的娘家姑母,才托人给找了个大夫瞧了瞧。

虽然儿子没事了,但是李凤娥两口子这次可是老实了,好生地消停了一阵子。连这边过满月都没有心思过来闹事了,整天里就是抱着自己的两个儿子,连上茅厕都得放到一边看着。

马氏守着傻儿子林永乐,李凤娥守着两个儿子不敢离身,倒是让杨氏钻了个空子。过满月这天,偷偷地过来了,却又不敢靠近,看着村里人都在那高兴地吃吃喝喝,她躲在暗处喝了老半天的凉风。

正打算回家的时候,就见到刘氏两口子抱着个用小蓝被子抱着的娃娃出来跟大家致谢了。

杨氏震惊地发现,林家信竟然能站起来走路了,虽然还不太利索,但是明显是要痊愈了。还有刘氏,这些日子不见,她的脸蛋儿愈发白嫩,身子也圆润了,她现在完全是个贵妇人的形象,跟以前那个唯唯诺诺身子虚弱不堪的刘氏,简直就是两个人。

不过这些都不是她此次来这里的目的,她是想看看自己的小孙子的,只是,因为太小了,根本看不到模样,又因为天气凉,小娃儿带着个红彤彤的小帽子,把他整个小脸儿都罩在了被子里。

杨氏踮着脚尖儿瞧了半晌,除了能够听到众人的夸赞声,别的什么也看不到,最终也只能看着刘氏在众人的簇拥下回了房间。她愣愣地叹了口气,佝偻着背,有些失魂落魄地往家走。

秋风萧瑟,她穿着一件半棉的夹袄,觉得浑身都凉飕飕的。

满月宴办的很好,只是没想到,有个人竟然也来凑热闹,出去赶考的陈柱,回来了。

众人正吃喝的时候,忽然见到一辆马车往这边走来,那辆马车通身黄花梨,虽然不及林媛马车,但是在驻马镇也算是个十分豪华的了。

因为那马车是往林媛这边方向行来的,而这边除了林媛一家就剩下陈老头儿一家了,众人自然而然地以为,那是来给林媛贺喜的。有个婆子一看到马车,就赶紧跑进了屋,给林媛报信儿了。

林媛一头雾水,根本不记得自己邀请了镇上的人来。不过听说是辆特别好的马车,还以为是金府的金玉儿来了,就赶紧迎了出去。夏征眨眨眼睛,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林媛前脚刚走,他后脚就跟着出来了。

因为马车在林家坳里也算是个稀罕东西,正在吃饭的人都不约而同往这边看来,想要瞧瞧到底来人是谁。林媛出门时,正巧那辆马车停了下来。

只是,没有停到她家门口,而是停在了隔壁陈老头儿的门口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都没有想到,那个瞎眼臭脾气的陈老头儿竟然还有个这么有钱的亲戚。

林媛眉头一挑,心里一个念头闪过:难道,是陈柱子考上了,现在衣锦还乡了?但是也不像啊,这马车一看就是个女子乘坐的马车啊,陈柱子那样清高又臭屁的人,怎么会委屈自己坐女子的马车?

正想着,只见马车帘子被掀开,从里边走出一个身着浅紫色长衫的男子,那男子油头粉面,举止倒也文质彬彬,只是,让人看了以后总是有一种小白脸儿的感觉。

那男子从马车上跳下来后,先是在陈老头儿的破旧不堪的门口前驻足片刻,他抬着头,似乎在想念着什么。因为是侧身站着,他的脸看不太清楚,只依稀能看出半个侧脸来,林媛盯着他瞧了半晌,总觉得有些印象,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

吃饭的人也没有看清楚他模样,就在大家嘀嘀咕咕的时候,马车帘子又掀开了,露出一个女子的剪影,声音也轻轻的:“世美,到家了吗?”

世美?

林媛一愣,脸色有些古怪。

听到这女子的声音,那男子才好像是猛然回过神来,转身笑着点了点头:“是啊,到家了。”

声音不大,但是格外熟悉。

吃饭的人全都一愣,面面相觑,却没人开口说话。

那男子伸出手来,将马车里的女子小心翼翼地搀扶下来,在车夫准备摆放下马蹬的时候,男子嘴角一扬,抬手揽住女子的腰,将她抱了下来。

女子有些冷清的面容上顿时绯红一片,落地后赶紧推开他的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裙,而后看着眼前这个破烂的门房,神色恢复了清冷倨傲的模样,声音也冷了几分:“这里,就是你家啊?”

女子语气里的失落和不满,男子哪里听不出来?赶忙解释道:“严格地说,这里只是我们落脚的地方。你可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的老家在南方,后来因为遭了难不得已才来到北方。其实我家在南方也算是富裕,只是,没想到路上遇到意外,家财全都被偷了。没办法,只好,只好在这个小地方临时落脚了。”

听到男子语气里的低落,女子神色才稍稍和缓了一些,主动牵上他的手,柔声安慰了一番。

男子感受到女子的温柔,抬起头来轻轻笑了笑。

就是这个笑,让林媛身子猛地一颤,她记起来了,这个男人,不就是去京城赶考的那个陈柱子吗?哎呀呀,没想到啊没想到,这次回来居然变了模样了!

不仅是林媛认出了他,对面吃饭的人也有不少认了出来,纷纷指着他说道:“这不是陈老头儿家的陈柱子吗?”

“是啊,是啊,哎呦,穿成这个样子,俺差点都没认出来呢!”

“嘿,柱子,你是不是考上状元啦?瞧你穿的衣裳,啧啧,这么好,还有这马车,肯定是当了大官了吧?”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陈柱子却像是没有听到似的,只跟他们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不过,他也是挺纳闷的,他才走了几个月而已,怎么一回来旁边的破落房子就变成了红瓦高房了?跟那边大房子一比,自己家这破烂小屋,还真是寒碜,怪不得王巧心一脸不高兴呢。

陈柱子羡慕地瞥了一眼那房子,这才发现站在房子门口的林媛,虽然衣裳不再是打着补丁的破烂儿,脸蛋儿也干净了,但是林媛还是以前的样子,只是白了些胖了些,好像,更漂亮了些。

见陈柱子正打量着自己,林媛浅笑,跟他打了个招呼:“你回来了?”

陈柱子脸上有一瞬地尴尬,干笑着扯了扯唇角:“啊,回,回来了。”

“那你快回家去吧,陈叔和陈婶子天天念叨着你呢。”

陈柱子脸上更加尴尬了,咳嗽两声,点了点头。扭头看了一眼从她家门口一直摆到了自家门口的桌椅和上边各式各样的菜,有些疑惑:“这是,你家在办喜事?”

说起这个,林媛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语气也更加轻快,隐隐透着一股俏皮:“是啊,我娘给我生了个小弟弟,今儿是给他办满月宴呢。正好你回来了,等下过来一起吃饭吧。”

陈柱子一愣,没想到那个只会生赔钱货的刘氏竟然还能生出儿子来,而且还没有被林媛这个小灾星给克死,还真是个奇迹!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他面上却是没有一点表现,点头,又摇头:“不,不了,我等下就要走。”

还要在说什么,一旁一直静静看着的王巧心突然扯了扯他的衣袖,她的语气里明显带了对林媛的敌意和不满:“她是谁?”

陈柱子干咳了一声,目光繁杂地看了看林媛,而后对王巧心讨好笑道:“邻居的,一个妹妹。”

王巧心倨傲地抬起了下巴,斜着眼睛看着林媛,故意拉长了声音:“哦,原来,是妹妹啊。”

林媛被她这带着火药的语气给逗乐了,摇摇头没有说什么。

但是就这么一个简单的表情,在王巧心眼里就变了味儿,这个小村姑,竟然看不起她!

王巧心眼睛一眯,心里冷哼,似是宣告主权似的,将陈柱子的手紧紧牵住了,挑眉冲着林媛抬了抬下吧。

别说是林媛了,就连夏征都对这个小姑娘的占有欲之强有些无语了,抬手拍了怕林媛的肩膀,自然地牵上她的手,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林媛一笑,也轻声回应了一句。

两人如此亲密又自然的相处,自然让王巧心有些意外,陈柱子更是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两人紧紧相握的手,心里似乎有什么地方被戳痛了。

后脚跟着出来的兰花,一眼就认出了陈柱子,再看他身边此时站着的那个女人,唇角的嘲讽一闪而逝,刚要开口说话,就被林媛一把拉住了,冲她摇了摇头。

兰花看了看夏征,又看了看林媛,刚要出口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但还是没有放过陈柱子,给了他一个鄙夷的目光。

陈柱和林媛之间的事原本村里人并不清楚,要不是那天林建领带着两个儿子去林媛家里捉奸,把陈柱子他爹娘也带上了,恐怕到现在都不会有人想到他们俩会关系匪浅。

不过,现在看来,林媛身边有了个极为优秀的夏征,而陈柱子也带回来了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子,他们之间,应该就跟那天兰花说的一样,根本没啥关系吧。

在村里人各种揣测和好奇的目光下,陈柱子一阵心虚,赶紧携了王巧心的手推门回家去了。

但是,平素一直不拴着的大门,今儿却从里边插上了,他推了好几下也没有推开,没办法只好用手咣咣开始敲门了。

陈婶子应了一声,迈着小碎步过来开门。陈老头儿的骂声却当先传了出来:“不就是要了你一两银子啊,还一个劲儿地没完了!敲敲敲,把门插上都不管用!真是一窝遭人心的东西!”

听到陈老头儿的骂声,陈柱子脸上一红,又羞又愤。

王巧心一愣,不确定里边说话那人是谁,茫然地看着陈柱子:“那是,在说谁?”

陈柱子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可能,可能是别人吧,你别放在心上,我爹他,脾气不太好。”

为了展示自己的宽宏大量,王巧心温柔一笑,摇了摇头,心里却是对这个还未谋面就开始骂人的未来公爹十分不满。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