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陈柱子or陈世美/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老头儿虽然嘴上不待见林媛,还一直骂着她,但是每次她拿来的东西无不收下,这茶叶也是。林家信在镇上做工,因为手艺好,东家便送了一小包茶叶给他。没想到自己还没舍得喝呢,就被这个傻乎乎的闺女分了一半出去。

若是林媛知道,以前那个傻瓜干过这种蠢事,肯定要把她“自己”给骂死!

虽然不是好茶叶,但是陈老头儿一直舍不得喝,就在那里放了有一年多了。没想到今日王巧心登门,他主动让陈婶子全都拿出来沏茶了。

只是,那在陈老头儿眼里好得不舍得喝的茶叶,在王巧心眼里就是最下贱的东西。莫说她了,就连林媛现在都不喝这种茶了。

“这是……”王巧心皱了皱眉头,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从她的表情里已经能看出来她的嫌弃和鄙夷了。

陈世美以前也是觉得这茶极好的,但是在王巧心家里住着的这一个月里,他的嘴巴也已经被养刁了,嫌弃地看了看那黄呼呼还散发着一股霉味的茶水,回头对那个小丫鬟说道:“绿柳,马车里不是带了茶叶吗?你去把它拿来。”

听到他的吩咐,绿柳没有立马就应下,而是先看了自家小姐一眼,见她点头了,才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陈世美见自己连一个小丫头都指使不动,顿时心里抑郁了一下,不过碍于王巧心和她爹,愣是把气咽回了肚子里。

转头看见自己娘正手忙脚乱地洗碗泡茶,顿时把肚子里的气全都借机撒到了母亲身上:“娘,你别弄了!哪里有用吃饭碗喝茶的?还有那茶叶,都多长时间了,一股子霉味!扔了扔了!”

陈婶子一愣,手一抖,一流热水从水壶里倒了出来,正巧溅在桌面上。坐的远远的王巧心,被其中一滴小到几乎看不到的水滴烫到了手背,极其夸张地叫了出来。

“哎呀,你能不能看仔细了再倒!”

陈婶子被她嚷得更慌了,想要给她擦手,可是一想起自己手里的水壶,又不敢都动了,赶紧又把水壶放下,拿起一旁的抹布就要上前擦拭。

“娘!你拿着块脏布干什么!”陈世美好不客气地把陈婶子的手往旁边一拨,而后轻轻托起王巧心的手,看着似乎有点红的样子,心疼地吹了又吹,温柔地问着她痛不痛,有没有什么别的感觉。

王巧心被他这么一问,更加委屈了,鼻子一酸,手背都没红,眼泪先吧嗒吧嗒掉了下来。

陈婶子愣愣地缩回了手,看着手里的抹布,小声地嘟囔了一句:“不脏的,刚刚洗了的。”

看不见发生了什么事的陈老头儿只听到了陈婶子把王巧心给烫伤了,至于烫的如何,他一个瞎眼老头儿哪里知道?

不过,他的怒火却是腾地一下就给起来了,操起手里的拐棍就往站在身旁的陈婶子身上打去。

“你这么没用的东西!倒个水还能倒出来!留着你还有什么用?以后再敢这样,看我不休了你这老东西!”

陈婶子显然不是第一次被陈老头儿打了,看到拐棍过来了赶紧躲开。但是,平时一点事儿没有的动作,今日却是触了陈老头儿的逆鳞。

感觉到没有打到人,陈老头儿更气了,扶着小桌子就要站起来继续打:“你还敢躲!长能耐了是不是!”

陈世美不想弄得太难堪,不耐烦地呵斥了一句:“行了,别打了!丢不丢人啊!”

被儿子如此呵斥还是头一次,陈老头儿脸上挂不住,不过想到以后还要依靠儿子和王巧心才能享福,陈老头儿就算心里不痛快,不过还是没有反驳儿子,只是临放下拐棍的时候还是不甘心地冲着陈婶子挥舞了一下。

王巧心冷眼旁观,对这个懦弱的未来婆婆和脾气暴躁的未来公公甚是讨厌,幸好她当初听了母亲的话,给他们在外边又另准备了一套房子,不然的话,这样要是住在一起,自己还不得憋屈死了。

王巧心手上的伤根本没有大碍,不一会儿就没事了。静下心来,她才仔细地看了看整个院子,破烂的三间房子,已经坍塌了一半,窗户门子也都烂的不成样子了,还有院子里,明显已经很久没有清理过了,杂草零零落落地长着,有些边边角角的地方,竟然已经很高了,她都担心从那里边会不会冷不丁地爬出一条蛇来。

“怎么房子这么,咳咳,怎么塌了?”王巧心话到嘴边,碍于陈世美,不好意思说破烂,改成了塌了。

陈婶子刚刚才被打,此时也不敢多嘴,缩着身子坐在凳子上,离桌子得有三尺远。

陈老头儿一听她问话,立即巴巴地回答了:“哎呦,不是前阵子下了一场大雨吗?没想到把家里的房子给淹了,当天晚上就给烂了。可把我给吓坏了,就怕没命再见到我儿子中状元当大官了啊。”

陈老头儿絮絮叨叨说了半晌,听得王巧心都要烦了,一句话也没有接。倒是一旁的绿柳十分不屑地嘟囔了一句:“下个雨都能把房子压塌,怎么人家旁边就没事。”

这绿柳从小跟在王巧心身边伺候,就像是她的亲妹妹似的,说话向来如此,只是听到陈世美的耳朵里,立即就变了味儿了。

看着自己家坍塌了一半的房子,再看看隔壁林媛家那红砖绿瓦的新房子,陈世美心里不痛快了。当初走得时候,林媛可是口口声声答应了要帮他照顾爹娘的。结果呢,人家住好房子,吃香的喝辣的,他爹娘却要在这破房子里艰难度日,忍饥挨饿。这就是林媛的承诺?

越想越不痛快,陈世美的脸色也不好看了。

王巧心不想看陈老头儿两口子,也不想看那破烂房子,一双眼珠子时刻都在盯着陈世美,把他神色里的一丁点变化都看在了眼里。

“世美,你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话了?”王巧心的小手儿搭上了他的手,柔声说道:“你别这样,我不是嫌弃你家……”

陈世美哪里敢跟王巧心生气,但是他又素来知道王巧心的脾气,若是不给她一个理由,只怕她又要胡思乱想,好几天都对他不依不饶了。

“我没有生你的气,我是在生林媛的气。”

“林媛?”

陈世美一张嘴,顺口就把责任推到了林媛身上,许是以前经常做这样的事吧,他竟然一点愧疚的感觉都没有。

“嗯,巧心你不知道,我当初临走去邺城赶考的时候,摆脱林媛帮我照顾爹娘。哎巧心,你别多心,我可不是白白让她帮我照顾的,我还,还给了她二两银子呢。因为我们是邻居,我看着她也算是老实,哪成想,知人知面不知心,这林媛收了银子竟然不做人事,看见我爹娘这样子,居然不闻不问,自己在那活得逍遥自在。”

“你说的,是刚刚隔壁那个小姑娘?”见陈世美点头,王巧心心里一阵烦躁,刚刚就看着陈世美看那个小丫头的神情有些不对,现在再听他说这件事,她心里就更确定两人以前有过什么了。

越想,王巧心越不痛快,大小姐脾气上来了,她才不管他们之前有过什么,只要是她的就不能让任何人染指。

“绿柳,你去隔壁,把那二两银子要回来。”王巧心细长的手指在桌子上动了动,“二两银子事小,老爷夫人受罪事大,该怎么做,你心里清楚吧?”

绿柳跟了王巧心多年,当然清楚,笑着应了一声立马扭着屁股出门去了。

“哎,别,不就是二两银子吗,不用这样吧。”陈世美话说出口就后悔了,看到王巧心竟然当真了,更是悔得肠子都青了。他哪里会想到王巧心会为了二两银子去找林媛的麻烦?幸好他刚才打算说十两,却临时改了口,要是说十两银子,王巧心还不得把林媛给撕吧了?

“世美,你就是太心善了,这哪里是二两银子的事?再说了,我王巧心会缺那二两银子吗?我是咽不下这口气罢了。”

王巧心轻声安慰着他,心里却对林媛更气了,瞧把他给急的,不就是要回银子吗,又不是去找那丫头的麻烦,还说什么邻居,肯定不是这么简单。

陈世美还想说什么,一旁的陈老头儿突然插嘴了:“原来你还给了那丫头二两银子?好啊,好啊,她竟然还瞒着我不说!哼,真是个白眼儿狼!拿了银子不做事,就该去找她!”

说完又扭过头去对着陈婶子骂开了:“我就说那个小灾星不是个东西!你还不信,现在信了吧?她对你好那是有目的的,要不是看在柱子的二两银子上,她才不会管我们这对老东西!”

陈婶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是看着儿子几人,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陈世美一双耳朵高高直立起来,听着那边的动静,想要拦已经晚了。

林媛跟兰花在厨房里说着话,就听得外边突然响起一阵吵闹声,待他们出来,就看到一个丫鬟打扮的姑娘趾高气扬地站在她家门口,大声嚷着:“谁是林媛?让她出来本姑娘有事要跟她谈!”

这个小丫鬟,林媛还是认识的,不就是刚刚陈世美回家时带的那个女子的丫头吗?她不在陈世美家好好待着,怎么跑来这里耀武扬威了?

“我是林媛,你找我有什么事?”林媛笑意盈盈地走出来。

绿柳当然知道她就是林媛,刚刚故意那样喊,无非就是为了给她个下马威罢了。只是,好像下马威什么的,根本没用啊。瞧她笑得那个灿烂啊,完全都没有一点做了坏事的亏心样!哼,这种不要脸的女人还敢来跟自家小姐抢男人,真是厚脸皮!

“你就是林媛?”绿柳趾高气扬地用眼角扫了她一眼,而后下巴翘起,哼了一声:“你这装得还真是像呢,自己做了亏心事都不知道害臊吗?”

因为周围有不少人看着,绿柳又有心想要让林媛丢人,故意把话说得很大声。

林媛就纳闷了,亏心事?她有做过吗?哦也许有吧,不过对于这个素未谋面的小丫鬟,她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呢。

兰花是个急脾气,早就看不惯她这鼻子孔上天的德行了,双手叉腰,往前走了两步,她这气势完全就是农村妇女打架时的模样,绿柳哪里见过这场面,冷不丁地身子一颤,后退了一步。

兰花也哼了一声:“有事就说事,别在这里打马虎眼!好像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似的呢!”

绿柳咽了咽口水,气势明显比刚才矮了一截,不过这里这么多人,想她也不可能会揍自己,硬着头皮说道:“哼,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说就说,等我说出来了你就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亏心事了!”

见大家都伸长了脖子看着自己,绿柳哼道:“我问你,我家姑爷临出门的时候,是不是让你帮他照顾爹娘了?”

“是。”林媛点头,虽然她现在不想跟陈世美有任何瓜葛,但是之前的事却是她不能改变的。

绿柳见她承认了,又道:“那你觉得你尽到责任了吗?你帮我家姑爷照顾爹娘,照顾得可到位?”

林媛歪着头想了想,之前的林媛还算是尽职尽责,至于她嘛,还真说不上到位。

不过,陈世美的爹娘,跟她有什么关系,就算她不照顾也没有必要让一个小丫鬟来兴师问罪吧!

其他人自然也想不明白,都愣愣地听着绿柳的话。

兰花冷哼一声,叉腰道:“喂,我说小丫头,你家姑爷你家姑爷的,你叫的还真是亲呢!我问问你,刚才你自己都说了,那老两口子是你家姑爷的爹娘,那为什么要让毫无关系的林媛帮他照顾呢?林媛又不是他家的丫鬟,凭什么帮他照顾爹娘!”

绿柳撇撇嘴,下巴一抬,戳着林媛:“她自己心里明白!”

林媛二人面面相觑,不明白。

见她不吭声儿,一副茫然的样子,绿柳顿感无力,说道:“我问你,我家姑爷临走前是不是给了你二两银子,让你帮他照顾爹娘?你倒好,拿了银子不办事,还拿了我家姑爷的银子吃吃喝喝,还真是厚脸皮!”

在绿柳这个小丫头的认知里,林媛现在之所以有钱请全村人吃饭,就是因为她拿了她家姑爷的二两银子!哼,真是个不要脸的小村姑,拿着别人家的银子花的心安理得,却对人家的家人不管不顾!

“二两银子?这话,是你家姑爷说的?”林媛追问。

绿柳以为她心虚了,得意道:“那当然,你别以为你干了这种事,我家姑爷还会包庇你!”

林媛无语了,没想到陈世美这家伙脸皮居然这么厚,明明没有发生过的事,竟然还要捏造出来诬赖人。这个小丫鬟显然是被那不要脸的东西给蒙骗了,若是她猜得不错,恐怕一起被蒙蔽的应该还有她家小姐吧。

吃饭的村里人又开始窃窃私语了,之前林建领过来跟林媛一家断绝关系的时候,陈老头儿也在的,不是说是林媛借给了陈家二两银子吗,怎么这会儿成了陈家给了林媛二两银子了?

兰花也被气笑了,捂着肚子哈哈地笑了起来,连眼泪都快出来了:“哎呦,我说,我说小丫头啊,你,你是不是把话听错了?还是回去再好好问问吧,到底是你家姑爷给了林媛二两银子,还是林媛给了你家姑爷二两银子!”

绿柳没想到这两人脸皮厚到这种地步,居然还反过来诬赖说是她家姑爷借银子,真是怒不可遏,气得小脸儿都快白了。

正在这时,陈家大门又开了,王巧心陈世美,还有陈家老两口子全都出来了。

绿柳出来了这么久,王巧心不放心,就要出来看看。陈世美做贼心虚,原本不想跟林媛当面对质的,但是一想到这事怎么也得解决,就硬着头皮也跟着来了。

刚刚的话他们都听得一清二楚,对于林媛的话,除了知情的陈世美和相信林媛为人的陈婶子,其他人都认为她是倒打一耙。

陈老头儿拄着拐棍,在地上敲得嘟嘟响,因为自己儿子考上了秀才,还马上就要当邺城县太爷的乘龙快婿,他的底气更足了:“小灾星,我就说你怎么三天两头往我家跑,原来是因为拿了我儿子的银子了!好啊你,拿了银子不办事,快把银子给我还回来!”

王巧心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从她眼神里的不屑和鄙夷来看,她想说的,跟瞎老头儿完全是一样的意思。

“陈柱子,你说呢?”林媛没有回答他们的话,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一直没有说话,甚至连头都快要太不起来的陈世美。

不等他开口,陈老头儿的拐棍又开始嘟嘟响了:“什么陈柱子,我儿子现在叫陈世美,以后得叫他陈公子!”

兰花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儿,幽幽道:“还陈世美呢,爹娘给的名字都能随便更改,真是个大孝子呦!”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