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只拿我的/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陈老头儿也有些膈应儿子擅自改名字的事,但是因为这个名字是县太爷给的,他也不好说什么。此时听到兰花口无遮拦地就给说了出来,心里更不是个味儿了。一张老脸羞得通红,你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什么来。

“世美,你倒是说话啊!”陈世美不说话,在王巧心看来完全是因为他对这个小村姑心有情谊,当即就有些吃醋,脸色也不好看了。

陈世美不敢看她,也不敢看林媛,因为他实在是心虚。可是,事到如此,也只能错一步步步错了。

“媛,林媛,我知道你们家里条件也不好,你要是缺银子可以跟我说,我不在乎的。但是,我爹娘的事,你没放在心上,我很失望。难道,你不记得当初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吗?你说会把我的爹娘当成你自己的爹娘来看待,日日照顾,绝不怠慢的。难道,这些话,你都忘了吗?”

林媛冷笑一声,这家伙,绝口不提他给她银子的事,一直都在转移话题说着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的话。真是厚脸皮的,都这会儿了,还幻想着唤醒她心里对他的那一丁点儿好感,好让她心软帮他掩盖过去?

她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为死去的傻姑娘林媛有些不值,这就是她当初看上的那个男人啊,敢做不敢当,忘恩负义,见异思迁,总之,什么事最恶心,他就做什么。

林媛一笑,看了看陈老头儿两口子的穿着打扮,再看看陈世美那身衣服,不答反问:“陈公子,请问您,三个月前,能拿出二两银子来给我吗?”

陈世美本来看到林媛在笑,还以为她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对他还心有幻想。没想到,林媛竟然一张嘴就是问他这个。

陈世美支支吾吾说不出来,王巧心一愣,想起了一个月前她在大街上偶遇陈世美时的情景,当时他穿着一身脏兮兮的打着补丁的衣裳站在街角,虽然通身的书生气,但是也掩盖不住他满身的寒酸气。

后来她才知道,当时的陈世美身上竟然只剩下了三个铜板而已。

三个铜板,这是个什么概念,王巧心心里明白。再加上今日看到陈家的破烂模样,王巧心更是明确了这家人的穷酸。可是,因为她喜欢陈世美,所以对这个根本不在意,反正自己爹是县太爷,不愁吃喝,养着陈老头儿两口子,就像是多养两个下人罢了。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陈世美居然会骗她!

王巧心是个通透人,立即脸上就挂不住了,一转身瞪了绿柳一眼,不说话了。

一旁的兰花却笑道:“二两银子,这陈家在咱们村里什么情况,在座的哪个人不知道?别说二两了,就是两个铜板,都得掂量掂量呢。”

兰花此言一出,吃饭的人都哈哈笑了起来。陈老头儿一家子就算是外来的,但是在林家坳也算是住了不少年了,正如兰花所说,他们当然明白是什么情况了,连林媛在他家门口摆个桌子都要被讹一两银子,还说什么拿出来二两!简直是笑死人了!

但是陈老头儿这个死要面子的,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地就把话咽回去?

“小灾星,你少说这个,你就是拿了我儿子的银子了!”

这次,都不用林媛开口了,其他人就已经你一言我一语地帮腔了。

“还好意思说是人家林媛拿了你儿子的银子呢,陈柱子走得那天我们可都瞧见了,明明是人家林媛她娘拿了自己的银钗子借给了他,给你儿子贴补了二两银子呢!要不然的话,你儿子能不能出门赶考都是个问题!”

“就是说呢,人家林媛念在邻居的份上,还天天过来看你们。你们倒好,现在儿子有钱了,回来了,你们就翻脸不认人了,居然还想讹人家的银子!瞧瞧,瞧瞧,陈老头儿,你儿子还会缺那二两银子不成?”

“她婶子,你可别说,这陈老头儿不是就爱干讹人的事吗?你看看,人家林媛在这里摆个桌子椅子的,他都要出来讹一两银子呢。这种人啊,幸亏不是我的邻居呢,要不然,我可得好好地看着自家的东西,可不能跟他有半点瓜葛,万一哪天他家什么东西烂了,就来讹我,那可咋办?”

大家的话就像一口口口水一样,让陈世美脸上红彤彤一片,怎么也挂不住了。

看着王巧心那鄙夷的目光,陈世美气得直跺脚:“爹,真是你干的?你怎么能讹人家的银子!这都是邻居,你怎么能干这事!”

陈世美现在已经自动把自己诬赖林媛的事给忘记了,而是避重就轻地说起了陈老头儿讹人的事。

而后,他十分抱歉地看向林媛,勉强地扯出了一个笑容,道:“林媛妹妹,刚刚是我爹不对,我给你道歉了,大家都是邻居,还请你看在一起住了这么多年的份上,原谅我爹吧。”

“等等,陈公子不是还是秀才呢吗?这话怎么就说不清楚呢,什么叫一起住了这么多年?可得把话说清楚,免得让人家误会了。”林媛赶紧摆摆手,跟他撇清了关系。

陈世美脸上讪讪地,连连点头:“是,是,我说错了,是当了邻居这么多年。”

王巧心实在是对陈老头儿两口子失望透顶了,连个余光都不想给他了,还有那个林媛,即便是知道了她被无辜连累,但是她就是讨厌这个淡定如水的小村姑。

“绿柳,拿出一两银子来,还给她。”

绿柳应了一声,从自己荷包里掏出了一两银子,像是施舍乞丐似的递给她:“喏,拿着吧。”

林媛看也没看那银子,笑道:“不是说了吗,这一两银子是我租了你们陈家的门前路了,所以,这银子我可不能要回来。哦对了,陈公子,你可还记得,当初你走的时候我还拿了二两银子接济你了呢。既然你现在有银子了,就把那二两银子还给我吧。”

陈世美脸红脖子粗了,那二两银子不是说好了是给他的吗,怎么又成了接济了?

林媛挑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当时两人说得确实是给他的。但是,她敢打赌,这陈世美绝对不敢把那话说出来,毕竟还有王巧心在呢,若是他敢说,王巧心绝对要刨根问底儿,他哪里敢承认他之前跟林媛有过一段暧昧不清的牵扯?

果然,正如她所料,陈世美吭吭哧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两只手局促地藏在袖子里,动也不敢动了。

王巧心眯了眯眼睛,冲绿柳挤了挤眼睛,绿柳抿抿唇,又从荷包里掏出了二两银子,有些不情愿地递给林媛。

王巧心道:“之前世美的二两银子,再加上今天的一两银子,一起还给你。”

林媛看了陈世美一眼,嘴角挂着嘲讽的笑意,她早就说这陈世美不靠谱,现在终于得到验证了。虽然攀上了王巧心这个县令千金,但是浑身上下没有一两银子,连三两银子都要王巧心来拿,这小白脸儿当得,还真是尽责。

这王巧心也是,既然都要跟人家成亲了,居然连一两银子都不舍得给他。

她似乎已经预见了陈老头儿两口子以后的生活。林媛将同情的目光定格在陈婶子身上,可怜的女人,年轻时为自己男人当牛做马,老了好不容易盼到儿子有出息了,却又要给儿媳妇儿当牛做马了。

“三两银子就算了,我说了,那一两银子是我租的这条路。我就把我借出去的这二两银子拿回来好了。”说着,林媛也不客气,从绿柳的手心里拿了二两银子回来。

兰花几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原本还因为林媛只是说说而已呢,想到她真的拿回来了。要知道,别说二两银子了,就是二十两,以现在林媛的资产,她都是不放在眼里的。

但是没想到她居然真的把这二两银子拿了回来。

林媛笑眯眯地把银子拿在手里,道:“王小姐的银子就是不一样,还散发着一股香味儿呢。”

不等别人说话,林媛冲着一旁的林薇摆了摆手,将银子给了她:“我看小黑豆挺爱喝骨头汤的,喏,给你银子,去给它买点大棒骨,晚上大姐给小黑豆熬汤喝。”

林薇笑盈盈地接了银子,恶趣味地看了疑惑的王巧心几人一眼,高声冲着屋子里叫了一声:“小黑豆,来,等下给你买大棒骨去了。”

林媛家里什么时候又多了个小黑豆?没听说他们家又多人了啊。

就在大家翘首期盼的时候,一只通体黑色,毛发发亮的小黑狗迈着小短腿儿颠颠地跑来了,那肥肥的小身子一扭一扭的,超级可爱。

小黑豆,原来是条狗?!

狗!

王巧心气得脸都白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村姑,居然拿了她的银子去给狗买骨头!

林薇疼爱地将小黑豆抱在怀里,笑眯眯地抚摸着它柔顺的毛发。这小黑豆是小林子托兰花给她带来的,据说是豆腐坊隔壁铺子里一只大黑狗生的,小林子跟人家磨了好几天才要来的呢。

虽然不是什么多好的品种,但是这小狗特别机灵,一来就知道看家护院了,再加上林媛家里给它喂的好,来了才三四天,就已经肥了一大圈了。

“还在这里杵着做什么?还不回去!”王巧心只觉得自己的肺都要炸了,别说陈老头儿了,就连陈世美都有些看不上眼了。

只是,林媛显然不会那么轻易就让他们离开。笑话,刚刚无故诬赖了她,现在一句不吭就拍拍屁股走人了,这哪里是她林媛的作风?

“等下。”林媛高声叫住了他们。

王巧心懒得搭理她,冲陈世美使了个眼色。

陈世美此时已经对林媛不报任何幻想了,之前那个爱慕自己的小姑娘显然已经长大了。得到王巧心的暗示,陈世美硬着头皮问道:“还有什么事?”

林媛笑着指了指王巧心的马车,道:“刚刚我可把话都说清楚了,今儿我可是花了一两银子租了你们陈家门口的路的,既然如此,还请陈公子把马车停到一边去吧,莫要挡住了我的路才好。”

“你!”陈世美没想到林媛居然会说这种话,当即怔愣地不知道说什么了。

王巧心气得连手都哆嗦了,可是能有什么法子,人家既不要银子,又与他们无干系。今儿,还真是丢人啊!

王巧心最终还是让车夫把马车赶到了一边,因为这么许多事,她在陈家是一刻都不想待下去了,招呼着陈世美就要回驻马镇去。

其实,他们此次回来,不仅仅是跟陈老头儿说要成亲的事的,还要把他们接到邺城去居住。只是,王巧心此时已经对陈老头儿两口子厌烦透了,根本不想见他们。

没办法,陈世美只好跟王巧心先回驻马镇住着,让陈老头儿两口子收拾一下,等到启程回邺城的时候再派马车来接他们。王巧心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还想在驻马镇多玩两天呢。

听到他们说回驻马镇住客店,陈老头儿还幻想着会把他一起接过去,没想到儿子竟然说过两天再来接他们一起去邺城,可把他给失望坏了。他来到这林家坳多年,还从未离开过呢。

王巧心上了马车,回头瞪了林媛一眼,一个小小村姑都能让她这么丢人,真是气死她了。

虽然发生了陈世美的事,但是对于这个满月宴,林媛还是挺满意的。

林家信两口子听说了陈柱子回来并且改名为陈世美的事后,什么都没有说。林家信是觉得对不起闺女,当初他可是很喜欢这个陈柱子的,长得又好,又有学问,所以他挺希望两个人能在一起的。

但是刘氏可是个通透人,打一开始就觉得这个陈柱子不靠谱,特别是听到陈老头儿一直说让儿子考取功名的话,就更加心神不定了。果不其然,这陈柱子就是个不靠谱的小白脸儿。

虽然两人没有在林媛面前说什么,但是两个人背着林媛有没有说什么,她就不知道了,而且她也不关心,反正她跟那个陈世美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只是,有些人不是她说不见就能够不见的。

第二天一大早,林媛照例来到稻花香看铺子,还没进屋呢,就已经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绿柳欣喜地拿着一对儿新出的鸳鸯形状红豆饼,在王巧心面前大夸特夸:“小姐,小姐,你看这个,还是鸳鸯形状的呢。我刚问了,里边是红豆和红糖,全都代表着吉祥如意的意思。小姐,等你和姑爷成亲的时候,我们就到这里来买喜饼好不好?带回去了,肯定能轰动整个邺城,我敢说,保准那个唐,咳咳,别的那些千金们都要眼红呢!”

王巧心也很喜欢这个鸳鸯形状的红豆饼,从绿柳手中接过来,小心翼翼地托着,送到了陈世美眼前:“世美,你看,漂亮吗?”

陈世美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若不是王巧心一大早拉着他出来到处逛,他早就在客店里睡大觉了。

“嗯,好看。”陈世美随口说了一句,不过为了不让王巧心觉得他是在敷衍,随即又含笑,温柔地看着王巧心道:“只要你喜欢的,都好看。”

不得不说,这个陈世美还真是个说情话的高手,看来他以前读的那些书,全都用在了这个上面。

林媛在门口正好听到最后一句,暗暗在心里哼了一声,难怪陈世美以秀才之身能得到王巧心的青睐,除了有一副好皮囊以外,这跟吃了蜜似的嘴儿也功不可没。

王巧心正沉浸在他的甜言蜜语中,一抬头,就看到了那个让她倒了霉丢了人的林媛。

王巧心眼睛一眯,故意将手勾到了陈世美的胳膊上,而后看着她笑道:“呦,好巧啊,居然在这里都能碰到。我们前脚刚到,你这后脚就跟着来了。这驻马镇这么小吗?”

王巧心话里话外都是在说林媛故意跟着他们的,林媛自然也听得出来。

陈世美眼神一闪,回过头来,果然看到了林媛。

昨晚他一夜都没有睡,满脑子都是林媛的身影。从以前的相处,到昨日的重新见面,她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不说别的,单单是对他的态度就能看出来。

以前的林媛恨不得时时刻刻都黏在他身边,两只眼睛也恨不得长在他身上似的。但是现在呢,竟然就跟遇到了一个陌生人似的。

说实话,他在回林家坳的路上,想象了无数次两人见面的场景。要么,林媛会泪眼滂沱地冲上来,不顾一切地抱住他,大声嚎啕。要么,在看到他身边的王巧心时,林媛会呆呆愣愣地看着他,眼泪哗哗的流,但是他敢肯定,林媛绝对不会,也不敢有胆量上前来质问他,因为他太了解这个小丫头了,在她的心里,他是第一位的。

只是,种种猜测,全都没有实现。这丫头,竟然可以镇定自若地看着他,甚至是身边的王巧心,连一点伤心失望的感觉都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