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偶遇?故意追来?/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难道,是因为她身边的那个男人?

夏征的光芒太强烈了,根本不能让人忽视。王巧心自然也看到了,只是她总觉得夏征的气质有些熟悉,让她觉得很危险,所以才没有靠近。但是陈世美却没有跟他打过交道,所以还是对他有些好奇的。

今日再次见到林媛,而且还是独自一人的林媛,陈世美的虚荣心再次得到膨胀,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林媛冲他来的,林媛还对他有心意。

陈世美故意端着一副没把林媛放在眼里的姿态,笑道:“林媛,你怎么也来了?听说这稻花香是驻马镇最好的糕点铺子了,我就带着巧心过来看看。没想到,我仅仅三个月不在,这驻马镇就多出了这么一个好铺子,真是让人惊讶。”

王巧心见他根本没把这小丫头放在眼里,心里也轻松了不少,拿起绿柳手里装了不少的糕点,笑道:“就是呢,不仅东西好,而且价格也蛮划算的。瞧我买了这么多,才花了二十两银子呢。”

二十两银子,在林媛这样的小村姑眼里,肯定是个高额巨款了。王巧心嘴角的轻嘲难以遮掩,似是为了扳回昨天在林媛家门口被她赶走马车的羞辱。

林媛看了眼王巧心手里的托盘,轻笑,那里边装的都是他们铺子里比较中档的糕点,看来这王巧心也不过如此啊。

“是啊,自从百年饼屋出事以后,我这稻花香的生意就愈加好了,不光是驻马镇的人来买,就连隔壁镇子也有人来呢。”林媛的脸上全都是对待客人时惯用的礼貌微笑,根本就没有因为王巧心和陈世美的关系而有所改变。

但是她这看似轻巧的一句话,却在王巧心和陈世美的心里掀起了巨大的波浪。

我这稻花香?我这稻花香!

王巧心陈世美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正在二人纠结不已的时候,林媛已经笑着去招呼别的客人了,看她跟客人谈笑风生的样子,让他们不得不相信,这稻花香真的就是林媛的铺子!

王巧心看着手里的托盘,真想一下子把这些糕点给扔掉,但是她又舍不得,二十两银子啊,二十两!那可是她一个月的月钱呢。虽然她爹是邺城的县太爷,但是因为邺城是个州府,上边还有个知府在呢。就是这个唐知府,把他爹处处压了一头,就连他闺女都事事高出王巧心一大截。

世人都觉得在邺城当县太爷肯定比在底下的小城镇要好,其实不然,她爹还不如这驻马镇的李昌暗地里捞得多呢。

因为林媛是稻花香的老板娘,王巧心原本还想要扔下的糕点,因为面子问题,愣是又多拿了几块上等档次的糕点,三十两银子,真是抢钱啊!

坐在马车里,王巧心一口浊气憋在胸口,对那一包糕点看都不看一眼。她都花了三十两了,结果结账的时候居然连个稻花香的木盒子都不配用,只给她配了个硬纸盒子。虽然那硬纸盒子也挺漂亮的,但是,跟那木盒子相比,这简直就不是一个水平。

在邺城处处被压一头也就罢了,跑到这小小的驻马镇来,居然也被压了一头,真是窝火。

“绿柳,李夫人可回信儿了?”

绿柳知道自家小姐又生气了,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李夫人说今儿有些事,不方便见小姐。”

不方便?明明就是看不上她这个邺城县太爷的千金罢了!

王巧心冷哼一声:“不方便正好,本小姐也不方便见她!走,本小姐饿了,我们去这驻马镇最好的酒楼尝尝,看看那里是不是跟醉仙居有的一比。”

陈世美看破不说破,知道这王巧心是被林媛给戳痛了自尊心了,想要在花银子上把自己的档次拉回来,最好还要让林媛看到她去了福满楼才好。

王巧心一行人来到福满楼时,距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所以一楼大厅里没有那么多人,不过当她听说雅间最低要花费二十两银子时,还是却了步。若是平日里也就罢了,可是刚刚她因为跟林媛较劲儿,已经花了三十两银子了,可不能再多花了。

没办法,两人只好在大厅里找了个安静点的地方坐了下来。

“心儿,这福满楼可是我们驻马镇最好的酒楼了,邺城的香满楼就是这福满楼的分店。”

到了自己家的地盘上,陈世美说话都底气足了,他坐在椅子上,欣喜地左顾右盼。以前能到一趟镇上他都稀罕的不行,现在居然能坐在福满楼吃饭了,真是感觉自己的腰板儿都更直了。

王巧心心里喜欢陈世美,对于他初入大酒楼的新鲜劲儿不但没有反感,反而很是高兴,抿唇笑道:“世美,以前是不是根本没有想过自己能有机会坐在这里吃饭?怎么样,跟我在一起,是不是都觉得高人一等了?”

虽然这话不太好听,但是陈世美跟王巧心相处的这一个月里已经习惯了她时不时冒出来的嘲讽。王巧心就是大小姐脾气,她是王县令的独生女儿,自然从小娇惯了些,说话不懂得体谅别人,也是在所难免的。

陈世美没有回答,笑着喝了口茶。那茶也不是一般的茶,是茶树镇上一种极为普通的茶叶,但是,因为林媛往里边添加了一些花茶。如此配出来的新茶,喝起来既有茶叶的微微苦涩,又有花茶的芬芳清新,十分招人喜欢。

“这茶叶,也比香满楼的茶要好喝得多。”陈世美以前根本不懂得品茶,这还是跟王巧心在一起之后,天天带他出入各大茶楼才慢慢学到的。

王巧心也抿了一口那茶叶,暗暗点头称赞:“的确不错,这样的茶,不仅比香满楼要好,就连醉仙居都要略逊一筹了。”

更难得的是,这茶叶居然还是免费的,要是在醉仙居,这么一壶茶,至少得要二两银子呢。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话,小二哥已经把饭菜端了上来。福满楼的豆腐,以前可算是招牌菜了,不过现在各个分店也已经陆续上新了豆腐菜式,所以王巧心以前也是吃过的。

只不过,因为林媛后来又多了个心眼儿,在各个分店都各自上了一种独门的菜式,来作为分店的招牌菜,所以招来的顾客就更加多了。

王巧心不仅点了招牌菜,还点了两样用土豆做成的新菜式,这土豆还没有在各个分店全面上市,所以也就只能在福满楼吃到了。

两人一边吃一边称赞,也不知道是因为心理原因还是什么,总感觉总店的饭菜要比分店好上许多。

就在两人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引起了陈世美的注意。那个身影在他身边陪伴了好几年,他就是一个余光扫过去,也能认出来。

“世美,怎么了?”王巧心刚刚还在听陈世美说着他小时候的趣事,突然就见他不说话了,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顿时又气又恼。

门口那个正跟掌柜的说话的女子,不正是林媛吗?

王巧心气得筷子都快要拿不住了,这个小贱人,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刚刚在稻花香碰到了也就罢了,现在又跟着来到了福满楼,可别告诉她,这个开了五家分店的大酒楼也是她的产业!她就不信了,一个小小村姑,居然有本事管理这么大的酒楼。

相比于王巧心的气恼,陈世美心里却是有一丝丝侥幸和高兴的。若说刚才在稻花香见到,是因为那是林媛的铺子。那么现在又在这福满楼见面,可就不是那么巧了。他就说嘛,以前两人多年的情谊摆在那里,林媛怎么可能说忘就忘了呢?

瞧,都追到这里来了。

陈世美眼神里的温柔和笑意一时没有掩饰好,正好被王巧心看到,王巧心吃醋,一筷子敲在了他的手背上。

陈世美是一个大男人,也是有尊严的。只是,怒气只是一瞬,在看到王巧心时,还是把怒气咽回了肚子里。

王巧心狠狠瞪了陈世美一眼,站起身来朝林媛的方向走去。

“少东家还没有回来?”

夏征一大早就去了他那个土豆园,据说是有一块地种出来的土豆特别小,别的土豆都已经有男人的拳头大了,那块地里的土豆还跟个小鸡蛋似的。

林媛忙活着稻花香和酒楼里的事,一时也抽不出空来去帮他瞧瞧,所以夏征最近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忙活着土豆的事。

刘掌柜点头:“少东家还没回来,听少东家的意思,是怕这小土豆有毒,所以他把老东家也一起叫走了。”

一提起老烦来,林媛就想笑,上次因为吃糕点的事,老烦被夏征给坑了,答应帮他做三件事。结果呢,第一件事就是帮夏征试毒!

这可把老烦给吓坏了,他倒不是怕被毒死,因为这天下还真没几种毒能把他给难道。他怕的是,夏征每天给他变着花样的吃了不下二十个土豆,二十个啊!现在老烦一见到土豆都开始反胃了。

“那土豆应该是没有毒,我猜,可能就是品种不同吧。”林媛没有见到小土豆什么样,也不敢确定是不是跟她想得一样,算了,等铺子里的事忙得差不多了,她就抽空过去看看吧,而且听说那个院子里的土豆长得不少,她可以开始考虑做土豆粉的事了。

两人正说着话,身后便传来了王巧心略带嘲讽的声音:“哎呦,这不是稻花香的老板娘林媛吗?怎么,今儿也来这里吃饭了?”

林媛不用回头,都已经想象到了王巧心此时的模样,肯定是鼻子孔高高抬起,连眼睛都快要长到头顶去了。

转过身来,林媛笑着打了个招呼:“原来是王小姐,好巧啊。”

王巧心果然把鼻子孔抬得高高的,林媛似乎都能看到从她鼻孔里喷出来的轻蔑毒气了。

“是吗?”王巧心回头看了还在桌边僵坐着的陈世美一眼,故意把声音太高了八度,不仅陈世美听到了,就连在一楼大厅吃饭的其他食客基本也能听到。

“在一个地方见到了一次,还能说是巧,可是,同一天里在不同的地方又碰到了,你说这还能叫巧吗?”

林媛见她来者不善,笑意也冷了三分:“那,王小姐认为,这应该是什么呢?”

王巧心哼了哼,道:“林媛,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我可告诉你,世美他现在是我的人,我们马上就要成亲了,你别以为在他面前多出现几次,他就会回心转意。我能给他的,你通通都给不了!”

林媛好笑:“请问王小姐,到底是什么东西是我给不了,而是您能给的了的呢?”

王巧心四处看了看,声音压低了几分:“当然是功名!”

哦?功名?

林媛有些纳闷了,功名不是应该去考的吗,怎么到了王巧心嘴里,就成了她给的呢?

见林媛不明白,王巧心终于觉得自己又高人一等了,得意地笑道:“怎么,难道你不知道吗?依世美现在的成绩,别说中个状元了,就是考个小城镇的县太爷都有些困难。但是呢,跟了我就不同了,我爹是邺城的县太爷,只要我爹上下疏通关系,给他在京城的小衙门里谋个差事,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王巧心抬手略了略耳边的碎发,流露出一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就算不能进京做官,至少也能给他以后的仕途出分力。”

她后一句话说得隐晦,不过聪明的林媛隐约听出了什么意思。出分力,莫不就是以前听说的考试作弊?没想到啊没想到,还真的有这种事发生呢。

这个想法刚在心头闪过,林媛就开始莫名地兴奋起来了,先不说陈世美能不能考上,单单是王巧心跟她说的这个事,就让她觉得不靠谱。要是所有人都能通过这条路考上仕途,那京城得乱成什么样了?怪不得之前夏征就提醒过她不要对陈世美抱太大希望,原来是这个原因。

林媛笑着看了王巧心一眼,要不是这丫头突然跑上来挑衅,她都没发现这两人就在福满楼吃饭呢,哎呦,真是没想到,堂堂邺城县太爷的女儿女婿,居然会如此亲民地在大堂里吃饭,还真让她刮目相看呢。

“王小姐,真是不好意思,对于刚刚你说的那件事,我没有兴趣。”林媛巧笑嫣然,“不过,对于您刚才说的话,我还是要澄清一下比较好,免得让某人误会。今天这两次偶遇,真的只是巧合。哦,若不是巧合的话,那也不能怪我,因为您每次到的地方,都是我的铺子。”

林媛说的云淡风轻,王巧心还沉浸在自己给陈世美带来辉煌前程的美好中,冷不丁听到她说出这么一句话,差点被自己的口水也呛到。

“什么,你的,铺子?”

王巧心几乎是用尖叫来表达自己内心的震惊的,整个大堂里的人纷纷投来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挺斯文挺有教养的一个小姑娘,怎么说起话来这么粗鲁。

陈世美也坐不住了,赶紧走过来,想要牵起王巧心的手,却在下一秒顿住,他看了看林媛,又看看王巧心,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王巧心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似的,不可置信地瞪着眼睛,紧紧盯着林媛,想要看破她是不是在开玩笑。

“你说,这两个铺子,都是你的?哪两个?”

林媛暗暗摇头,笑道:“还能哪两个,当然是刚刚王小姐去过的稻花香,还有您现在正在吃饭的福满楼了。”

不等王巧心反应过来,陈世美已经身子一颤,惊道:“什么,福满楼,福满楼也是你的?”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跟林媛相识多年,她有没有铺子,难道他会不清楚?这福满楼的东家虽然很神秘,但是林媛在他眼里可是个透明的,以前在林家坳时,这丫头一天里几乎要往他家跑七八趟,她要是在外边做了生意,他不可能不知道。

那个稻花香是新开的,许是林媛的,他不敢确定。但是福满楼不同了,在驻马镇开了也得有几年了,他当然清楚。

“林媛,你不要再开玩笑了,稻花香是你的,我还会信。这福满楼,这个玩笑可一点也不好玩。”陈世美一副我了解你的模样。

林媛看了他这个样子,差点都要恶心地吐了。

而王巧心听到陈世美如此说,又是嫉妒又是怀疑,嫉妒两人之间的过去,怀疑林媛话里的真实性。

林媛懒得理他们了,回头对刘掌柜说道:“这两位是我的,同乡。二楼没有雅间了吗?”

二楼当然有雅间,他们福满楼这个大个儿,怎么可能会没有地方给客人吃饭?

“东家,二楼还有房间的。”刘掌柜看出了陈世美两人对林媛的不敬,平时说话都不带着东家二字的,今儿特意添了。

“嗯,王小姐,陈公子,二楼还有雅间,用不用我给你们安排?”

林媛和刘掌柜之间简单的两句对话,立即就打消了陈世美两人的疑虑,这林媛,果真是福满楼的东家!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