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林永诚受辱/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震惊之余,王巧心又听到林媛的话,赶紧摆了摆手,笑话,那雅间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去的,没个四五十两银子,都别想从那个房子里出来。

许是察觉到自己拒绝地太快,王巧心干咳一声,用帕子擦了擦唇角,掩饰了自己的心虚:“不用劳烦你了,我们坐在大堂里,就是为了要更深入地体会一下驻马镇百姓跟邺城的不同。再说了,我还要跟世美一起体验一番他以前的生活。”

说着,王巧心的胳膊已经十分自然地顺到了陈世美的臂弯里,俨然一副新婚小夫妻的甜蜜模样。

林媛当然没有错过王巧心眼睛里的算计,暗笑一声,说道:“既然王小姐这么喜欢亲近民生,那我就不打扰了。哦对了,王小姐难得来一次驻马镇,今儿这顿饭我请了,也算是提前恭喜二位百年好合了。”

王巧心眼睛一亮,她请了?太好了!这顿饭少说也得十多两银子呢,这可真是省了她不少钱了。而且,若是她请了,那她就可以再多点几样菜了,据说那个牛肉焖土豆特别好吃,就是太贵了,她刚刚没舍得点。

不过,欢喜归欢喜,王巧心该端着的架子还是得端着。

她装模作样地摆了摆手:“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是这顿饭不能免,再怎么说,你也是开门做生意的,我哪能坏了你的生意呢。”

林媛没有错过她眼睛里惊喜,又让了一次:“王小姐太客气了,不妨事的。”

王巧心端着架子,想要顺口就答应下来,可是再想想自己好像才拒绝了一次而已,若是第二次就答应了,好像有点太假了。嗯,再拒绝一次。然后林媛再邀请一次,她再装作勉强同意好了。

“林老板才是太客气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两位请慢用。”

“嗯,好吧。什么?”王巧心下意识地就答应了,待答应了以后才反应过来林媛根本就没有再邀请她,她僵着舌头,差点都要背过气去了。

怎么跟自己想的不一样?太可惜了,十好几两银子呢啊!牛肉焖土豆啊!都泡汤了!

瞧着王巧心这又悔恨又恼怒的脸,林媛差点都要憋出内伤来了,让你装,活该!

陈世美还沉浸在刚刚的震惊之中,显然还没有从林媛的身份转变里回过神来。也是,从前自己不看好的小丫头,才短短三月不见,就已经摇身一变成了两个铺子的东家,这哪能让他不吃惊?

若是早知道这小灾星有变成福星且福星高照的一天,打死他都不会对他不理不睬。至少,应该先把她拿捏在手心里,等他把她手里的银子都骗过来以后再撕破脸皮啊。

陈世美看了一眼身旁的王巧心,不觉有些烦躁。这个王巧心好是好,但是她爹也只是个小小的县令,原本看着李昌那个县令挺威风的,他就以为这个也差不到哪里去。谁成想,跟王巧心接触的这一个月里,简直让他颠覆了对县太爷的形象。王洪在邺城就跟个小虾米似的,没办法,谁让他上边还压着一个唐知府呢!

而且,更让陈世美不满的是,这个王巧心看待银子看得比他还紧,根本就不会给他一个铜板。他想要买什么,还得跟她说,等她通过了,再让绿柳那个小贱人出去买。

想起绿柳,陈世美更是憋火,一个小丫鬟都敢给他脸色看。哼,等他跟王巧心成亲了,看他不把这个小丫鬟收入房中,天天折腾她,看着她在自己身下跪哭求饶!

陈世美想要跟林媛说些什么,可是还不等他开口,林媛已经直接无视他,转过了身去对刘掌柜说道:“若是没什么事,我先上楼了。”

刘掌柜刚要点头,猛然想起一件事来,说道:“今儿早上,县令夫人派人给东家您送来了帖子,说是请您到府上喝茶。”

县令夫人?

林媛脚步一顿,想起了那日在金府时见到金小娟的情形,当时她就感觉到这个金小娟有话要跟她说,只是碍于场合不对,没有提起。她还以为这人会忘了呢,没想到这么多天了,居然给她下帖子了。

“东家,您去吗?若是不……”林媛跟县令的林姨娘是什么关系,刘掌柜多少也清楚,所以当金小娟派人来送帖子的时候,他下意识地就认为她是想让林媛跟林思语见面的。

一旁静静听着的王巧心此时已经震惊至极,县令夫人居然会给一个小村姑亲自下帖子,要知道,连她都不能见到县令夫人一面呢!更让人嫉妒的是,这小丫头居然还不想去,竟然还有的选择,真是可笑啊!她堂堂县令千金,还比不上一个福满楼的东家!

林媛没有心思再理会王巧心和陈世美了,她满脑子都是金小娟找自己的目的。既然她已经下了帖子,那就是非要见到她不可了。若是这次不去,下次肯定还会再来,迟早的事,倒不如去看看她到底有什么企图。

“派人回她,明日一早我会过府一叙。”

刘掌柜点头,立即派了小伙计去李府了。

而此时的李府门口,正有一个人踉踉跄跄地在门口徘徊。他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青色长袍,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还时不时地猛地吸吸鼻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得了重感冒。

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林思语的大哥,林永诚。他已经在李府门口徘徊了将近一个时辰了,可是始终看不到自己妹妹从里边出来,不由得有些暗恼马氏骗他,说什么林思语可是随时出府游玩,连县令夫人都管不了她。

真是笑话,要是真的如此,他怎么可能等了这么久还不见那丫头出来?

又猛地吸了吸鼻子,这次林永诚不仅是鼻涕了,就连眼泪都开始汩汩地往外冒,他撩起袖子来擦了一把脸,实在是忍不住了。

跺了跺脚,林永诚朝着李府大门走去。

李府门口的两个守门小厮早就关注他好久了,见他过来,两人互望一眼,都加强了警惕。这个人看着有点异常,希望不是个闹事的疯子。若是更好,好久没有拿着棍子赶人了,正好可是找点乐趣。

林永诚挺了挺腰板儿,好像那两个小厮就是自己家里的下人似的,高声道:“去,给你家夫人通传一声,就说她娘家大哥来看她了。”

两个小厮一愣,看来这人真的是个疯子,一过来就说是他们夫人的娘家大哥,能不疯吗?这县令夫人可是金府唯一的千金,她娘家大哥虽然来得不多,但是两人也是有印象的,那金大公子都已经快四十了,哪里是眼前这个不到二十的小伙子?

不过保险起见,小厮还是笑眯眯地问了问:“我们夫人的娘家大哥?请问这位公子,令妹是我们老爷的哪位夫人啊?”

林永诚不耐烦地挑了挑眉:“什么哪位夫人,你们县太爷有很多夫人吗?”

长脸小厮被他冷不丁呵斥了一句,心里很是不痛快,语气也冷了几分:“当然只有一位夫人,我家夫人是金府的千金,而她的大哥是金府的大老爷。请问这位公子,你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出头,给我家夫人做弟弟都嫌小,又怎么会是她大哥?”

旁边那个细长眼睛的小厮也冷笑着威胁了一句:“公子,你可想好了再说啊,随便攀亲戚这种事,在我们李府可是行不通的。”

林永诚开始心虚了,他从来没有来过李府一趟,就连妹妹在李府的情形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马氏说她现在很受宠。所以他才会想过来碰碰运气,哪成想一来就撞了一个大钉子。

“我,我不是找那个金夫人。”因为心虚,林永诚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了,“我,我找你们,你们林夫人。”

林夫人?

两个小厮面面相觑,李府哪里有林夫人啊?这人是不是不光是疯子,还是个傻子啊!

见小厮没听明白,林永诚急的开始跺脚了,喊道:“就是林思语,林夫人啊!你们快让我进去,我是她大哥,你们要是不让我进去,等下我告诉了我妹妹,让她把你俩给撵走!”

说着,就要往里边闯。

两个小厮都不是吃素的,什么人没见过,当即就联手把林永诚给扔了出去。因为已经弄清楚了他的身份,所以两人谁都没有手下留情。

林永诚被他俩推的一个咕噜,屁股都快要摔成八瓣儿了,不知道是疼得还是怎么的,鼻涕眼泪一起往外流,指着那两个高高在上笑得哈哈的小厮骂道:“你们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就是这么对待主子的吗?看我,哎呦,看我等下不告诉我妹夫,让他把你们全都关进大牢里去!”

两个小厮听了他的话更是笑得前仰后合,指着外倒在地上揉屁股的林永诚鄙视道:“还妹夫!就你这德行,也配叫县太爷妹夫?哈哈,小心先被县太爷管进大牢的是你!”

长脸小厮笑够了,叉着腰儿喝道:“还林夫人呢,以为我们俩守在门口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你那妹妹不就是个从后门抬进府里来的小妾吗?就一个小妾还配叫夫人?我呸!别做梦了,她顶多就是比丫鬟强上那么一丁点儿而已!连大门都不能走的女人,也配让我们叫一声夫人?可笑!”

林永诚愣了,不敢再说话了,他虽然是农村里出来的,但是对这些府里的事多少也是听说过一些的,只是没想到自己小妹居然连大门都不能进出,甚至连声夫人都担不起。哎呦呦,真是丢人啊,马氏那些话原本就是为了唬唬林家坳那些乡巴佬的,没想到竟然把自己儿子给骗了,让他丢了这么大一个人!

“行了行了,赶紧走吧!”细长眼睛的小厮懒得再搭理他了,挥着手开始撵人,“要想找林姨娘就去后门,别再在这里杵着了!”

林永诚不敢再发飙,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连长袍上的土都顾不得拍一拍,就往李府的后门跑去了。此时的他,哪里还有刚才的得意,跟个落汤狗差不多了。

绕了好大一圈,林永诚才找到李府的后门,有了刚才的教训,他已经完全没有刚才的嚣张,嬉皮笑脸地拱着手,对门口一个正在嗑瓜子儿的婆子说道:“这位嫂子,我想见见林姨娘,能否请您给通报一声?”

那胖婆子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瓜子皮嗑得到处都是,噗一声,正巧有一枚瓜子皮被喷到了林永诚的手背上。

林永诚恶心地几乎要吐了,可是想到自己有求于人,也不敢发作,只好笑着将那瓜子皮弹开,在自己衣服上蹭了蹭手背。

胖婆子依旧没有看他,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用右手擦了擦嘴角的唾沫,而后向他伸出了手,两只手指头捻了捻。

林永诚一愣,直到那胖婆子又不耐烦地冲他摊了摊手,他才醒悟过来,哦,原来这胖婆子是想要好处费。

林永诚想骂人,可是又不敢得罪这个唯一能给他传话的人,心痛地从袖子里拿出了仅剩的三个铜板,想了想,又放下了一个,而后放到了那婆子的手心里,笑嘻嘻地说道:“劳烦嫂子了。”

胖婆子手掂了掂,鄙夷地撇了撇嘴,把那两个铜板揣进了怀里,而后不耐烦地哼了一声:“林姨娘刚刚出门去了,不在府里,你去一边等着吧。”

林永诚更想骂人了!他花了两个铜板买回来的消息,竟然就是林思语不在府里!这婆子明显就是故意的,想要讹他的银子!

“你,你怎么不早说?”

胖婆子眼皮子撩了他一眼:“早说?你是什么人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再说了,林姨娘是什么人?能随便见你这个小穷酸?”

被骂成是小穷酸,林永诚当即就怒了,自从他十四岁来到驻马镇上学开始,就再也没有人瞧不起他了。没想到今日竟然被一个老太婆给羞辱了!

“你,你说谁是小穷酸?啊?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那胖婆子也不是吃素的,见他声音大了,她的声音也跟着高了起来,而且还比林永诚的声音高出来了好几倍:“谁是小穷酸?当然是你了!怎么,你自己不承认吗?瞧瞧你身上穿的这衣裳,连我们府里倒夜香的小厮都比你穿的好!哼,才给我两个铜板,真当你是有钱人了?别跟我提你跟林姨娘的关系,无非就是家里的穷亲戚跑来攀关系讨银子罢了!去去,一边等着去!”

林永诚被她骂的无话可说,支支吾吾地哼唧了半天,最后也只是憋红了脸,伸出手来嚷道:“你,你这个臭老太婆,拿了银子不干正经事!把钱还给我,还给我!”

“还给你就还给你!才两个铜板,还不够老娘喝杯茶的呢!”胖婆子将那两个铜板从怀里掏出来,随手就扔到了地上,看也没看林永诚一眼,一屁股坐在小凳子上,接着嗑自己的瓜子了。

旁边几个跟着一起的小丫鬟全都跑过来,又是给那胖婆子捶背,又是捏胳膊的,纷纷劝着她不要动怒,还有个小丫鬟竟然愤愤地冲着林永诚吐了口口水,可把他给气坏了!

林永诚不愿理会这些丫鬟婆子,从地上把那两个铜板捡了起来,小心地擦了擦,塞进了自己的袖子里。连同袖子里的那个铜板,这三个铜板,已经是他最后的家当了,可不能丢了。

收好铜板,林永诚嘟嘟囔囔地走到一边,刚刚在前门已经转悠了好半天,可把他给累坏了,这会儿他是一点儿也不想再站着了。可是这边却连个坐着的地方都没有,他想去李府后门那里跟她们借个小凳子坐,可是看着那些丫鬟婆子们鄙夷的目光,实在是没脸皮过去。

转来转去,林永诚只好在树底下坐了下来,因为实在是太累了,连形象也顾不得了,两只腿四仰八叉地伸开,跟村里干活儿汉子一点儿区别都没有。

那胖婆子看他这德行,鄙夷地呸了一口唾沫:“乡巴佬儿!”

林永诚心里有气,却是一点儿气也撒不出来了,他现在又累又难受,就想着赶紧看到妹妹,跟她要点银子,好去春风楼里纵情享受一番。

许是听到了林永诚的期盼,他刚坐到地上,还没怎么休息呢,那边林思语的马车就来了。

一开始他还不知道,因为这会儿有不少马车在后门送食材,刚刚就有个送鸡鸭鱼肉的到了。

所以,当林思语从马车上下来以后,那胖婆子殷勤地喊了一声“林姨娘”以后,林永诚才反应过来,生怕追不到妹妹,他身子一个咕噜,在地上打了个滚儿,才踉跄着跑了过来。

“妹妹,妹妹!”

其实林永诚根本就没有看到妹妹的身影,只看到一个身着粉红色长裙,头上戴着一个鎏金簪子的女子马上就要进到后门去了,他一着急,就赶紧叫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