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抢银子/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思语刚在茶楼跟李承志缠绵了一番,正是心情大好的时候,此时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她娇俏的小脸儿顿时变了模样。这个声音她听了十多年,怎么可能听不出来是谁?

但是林思语一点儿要回头的意思都没有,装作没有听到依旧目不斜视地往门里走去,甚至隐隐有脚步加快的意思。

盼儿跟在后边,纳闷地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一个浑身灰扑扑的男子正瘸着腿儿踉跄着往这边跑,因为跑得太快,差点都要把旁边放着的菜筐给撞翻,引得送菜的中年汉子一阵咒骂。

盼儿狐疑地看了看林思语,她敢肯定这个男子口中叫着的妹妹就是她。但是,她怎么不回头呢?

那胖婆子一直冷眼看着,见林思语不回头,也拿不定主意这男人到底是不是她的穷亲戚,也跟着装作没有听到,只是殷勤地跟林思语打着哈哈。

林永诚见妹妹不回头,一时还真有些拿不定主意她到底是不是林思语。好在,就在她快要进到后门的时候,他一个箭步冲了上来,脏兮兮的手一把拉住了林思语的袖子。

林思语又气又急,气急败坏地甩着自己的袖子:“林永诚,你给我松开!”

林永诚啊哈一声,笑嘻嘻地喊道:“我就说嘛,怎么可能会认错人?妹妹,你还真是让我好等啊!”

林思语懒得理他,一个劲儿地甩着自己的袖子,后门又有婆子又有丫鬟的,就算林永诚是她的亲哥哥,但是这样拉拉扯扯实在是不成个样子!

林思语柳眉倒竖,不过语气倒是和缓了许多:“大哥,你怎么会来的?你不是在学堂上学的吗?你先把手松开,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跟你说话?”

“哼,想骗我?我一松手你就跑了怎么办?”自己的妹妹什么样,林永诚怎么会不清楚?从她进了县太爷的家门开始,她就跟家里断了关系,若说是李府家规严,不让她跟家人联系的话,一开始骗骗他们还真管点用。但是后来他们就全都不信了,就连李凤娥的姑母都能时不时回家看看,一个小妾就算再不能出门,也不可能跟家人断绝关系吧?

林永诚后来想明白了,就是这死丫头不想见他们而已。

“妹妹,我的好妹妹呦,啧啧,瞧你这一身衣裳,至少得五两银子吧,还有这头上的发饰,是不是金的?啧啧,进了县太爷的门,就是不一样,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说实话,林永诚对这个妹妹还是有些气恼的,别人家的父母兄弟都能沾点女儿的光,他们家却是连面都见不着。

林永诚看着妹妹又气又羞的脸,突然想起了二叔家的小灾星,别看那丫头脾气暴躁,但是对待家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好。那天他就亲眼看到小林霜那个只有五岁的小丫头一出手就是一两银子,比他这个大男人还有钱。

她哪来的银子?当然是林媛那个小灾星给的喽!

瞧瞧人家是怎么对待妹妹的,再瞧瞧他的妹妹,又是怎么对待哥哥的?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林思语一下子就听出了林永诚话里有话,她看了后门正在干活的下人一眼,只觉得他们闪烁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不屑。林思语脸上一红,由着林永诚扯着自己的袖子,把他拉到了远离后门的地方。

瞧瞧身边没人了,林思语才压低声音有些气恼地说道:“大哥,你这是干什么?当着那么多下人的面,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留点面子?”林永诚像是听到了特别好笑的笑话,哈哈笑起来,又引得后门的人一阵侧目。

“你小点声!”林思语真想拿旁边那块大石头把他的臭嘴给堵上!

林永诚冷冷哼了一声:“林思语,林姨娘!你也知道要面子啊?那你可知道刚刚你大哥我在那些下人面前受到的侮辱?嗯?我好歹也是你大哥,他们全都把我当成要饭的看待。林思语,你不是口口声声说县太爷宠爱你吗,你不是说他事事都依着你吗?怎么你连大门都进不去,只能走后门?”

林永诚的嘲讽就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扇在了林思语的脸上,为什么?她娘为了这两个哥哥把她卖给县太爷当妾的时候,她也问过为什么!可是结果呢?谁会为她着想?

两个哥哥全都拿她当美好前程的铺路石,爹娘更是把她当成摇钱树,三天两头地来信,不是要银子就是让她给救大牢里的林永乐。她没有能力做到,林家忠竟然还特意来信把她给骂了一通。这件事她谁都没有告诉,只是默默地憋在了心里,但是,她也打定了主意,以后家里的一切,她全都不管了,反正她是他们拿了银子卖出来的,跟他们早就没干系了。

“松开!”林思语已经急了,低吼着来了一句。林永诚见她反正也距离后门挺远了,料想她也逃不掉了,哼了哼,把手松开了。

林思语看着自己被他拉得脏兮兮的袖子,气得连青筋都要起来了,沉声道:“林永诚,我刚刚叫你一声大哥,那是看在以前多年的情分上。你倒好,给脸不要脸,你还有脸说你没面子,那你知道我在李府过得是什么日子吗?”

林永诚翻了个白眼儿,对林思语说的话不屑一顾。

林思语几乎是用吼地说道:“从我被爹娘卖进来,你就应该知道,我是为了你们而进来的!爹娘只把你们当成亲儿子,何时把我当做过亲闺女!从我出生以后,肯定就已经想方设法为我设定好了未来,我不就是长得好看点吗,长得好看就要把我像个东西一样卖出来?还是卖给一个老头子!”

“那也是你自己乐意的,我可听娘说了,当初三婶还特意问过你的意见的,你是怎么回答的?你说好!”林永诚一点也不觉得林思语委屈,虽然爹娘确实有些偏心他和弟弟,但是林思语现在这条路根本就不是他们的过错,林思语自己也有原因。

林思语咬唇,反驳不出了,的确,当初听到三婶的话时,她也是不乐意的,可是呢?就因为她跑去林媛家在夏征那里碰了冷钉子,才坚定了她嫁进李府做小妾的决心。说到底,她自己确实是乐意的。

林永诚懒得再听她瞎叨叨,他吸了吸鼻子,觉得自己的心已经开始痒了起来,浑身上下更是不受控制地难受起来,好像有好多蚂蚁在他身上爬似的。

“行了行了,别说那些没用的了,赶紧的,把银子拿来!”林永诚伸出哆哆嗦嗦的手,不自在地扭了扭脖子。

林思语冷笑一声:“呵,原来还是来要银子的啊!亏得我还傻乎乎的认为你是……也是,要不是为了银子,你会忍受那些下人们的嘲讽?”

“行了,少废话,赶紧拿银子!”林永诚身上难受的很,对林思语也开始不耐烦了。

“没有!”林思语把头一抬,坚定地哼了一声。

没有?骗谁呢?

林永诚危险地眯着眼睛,看向了林思语头上的鎏金簪子。

林思语感觉到了他的目光,紧张地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簪子:“这个簪子不能给你,这是县太爷赏给我的,还说了要让我天天带着的。要是让他知道我把簪子给了你,他会打死我的!”

打死倒是不至于,只是不高兴罢了。不过,林思语才不会把这么好的簪子白白给了他,不过她也知道这个哥哥的品性,若是今日不给他点好处,只怕他是真的不会让她回李府了。

“我,我也没有多少银子,你知道的,李府规矩大,所有的月钱都是夫人发放的,我每个月的月钱都不够用的。”林思语软语说道,而后朝身后的盼儿挥了挥手:“盼儿,这个月的月钱还剩下多少?都拿出来,给了舅老爷。”

盼儿眼珠子一转,觉察到了林思语眼神中的深意,她拿出自己的荷包,把里边仅剩的二两银子倒了出来,小脸儿苦兮兮地说道:“姨娘,咱们这个月的月钱,就剩下这二两银子了,要是都给了舅老爷,我们就……”

“拿来吧你!”不等盼儿说完,林永诚已经一把从她手里将那二两碎银子抢走了。

盼儿鄙夷的眼神一闪而过,垂着头站到了一边。

林思语趁他低头数银子的工夫,悄悄地后退了两步,而后在远离了林永诚能抓住她的范围后,撒丫子就往后门跑。

林永诚正忙着数银子,一看真的只有二两银子,正要抬头再抢她头上的金簪的时候,就见到她已经提着裙子跑走了。

“你这个小贱人!敢坑我!”林永诚气急败坏地追了上去,可无奈旁边还有一直站着的小丫头盼儿呢。

林思语在逃跑的时候就给了盼儿眼神,盼儿小脚丫一伸,林永诚砰地一声跌倒在了地上,满脸满嘴都是土。

盼儿趁他摔倒的工夫,也赶紧提着裙子跑了回去,一边跑,还一边喊着后门的丫鬟婆子:“拦住他,快拦住他!”

早就对摔倒的林永诚哈哈嘲笑的丫鬟婆子们,听了盼儿的话更是带劲了,一窝蜂似的冲了上来,把林永诚团团围住。在他快要爬起来时,也不知道是谁当先一脚就把他给重新踩到了地上。

林永诚哎呦一声,趴在地上起不来了,不是起不来,是不敢起来了,他这本来就跟蚂蚁爬似的身子,已经变得跟蚂蚁啃噬似的了,再加上小丫鬟们不懂轻重的踩踏,他是真的老实了。

不过心里对林思语的怨恨更重了,手里紧紧攥着从林思语那里抢来的二两银子,林永诚骂着这个小贱人。

林思语着急忙慌地跑回了李府,回头没瞧见林永诚追来,才慢慢停了下来,捂着自己的胸口呼呼地喘着粗气。

“姨娘。”盼儿小跑着追了上来,小脸儿红扑扑的。

林思语身子一颤,回头看到是她,才松了口气:“怎么样?拦住了吗?”

盼儿点头:“姨娘放心,已经拦住了。后门那个胖婆子可不是吃素的,不会让任何人进来的。”

林思语听了这话,才踏实下来,像是脱力似的,双腿已经开始软了。盼儿赶紧搀扶着她坐到了旁边的石凳上,心里对林思语有些鄙夷,就这么点胆量还敢跟李承志偷情呢,等哪天他们俩的事一揭发,只是不知道这林思语会吓成什么样子!

主仆二人在石凳上休息了一会儿,林思语终于感觉到自己的力气全都回来了,正要起身回房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了一个身着浅紫长裙的女子盈盈走来。

林思语眼睛一眯,一抹冷笑爬上嘴角。

“呦,这不是柳姐姐吗?怎么,身子大好了?”林思语笑着迎了上去,不过她那笑容却给人一种恶心的感觉。

这身着浅紫长裙的女子正是李昌从青楼里赎回来的柳娘,之前很受李昌的宠爱,但是自从林思语进府以后,这柳娘因为掉了孩子,又因为不屑跟林思语争宠,所以已经失了李昌的宠爱。到现在为止,李昌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想起过她了。

柳娘一看原来是林思语,淡淡地扯了扯唇角,携着丫鬟樱桃的手就往旁边的小路上走去,别说跟林思语言语冲撞了,就连话都懒得跟她说。

林思语一愣,感觉自己刚才的挑衅全都被无视了。她有些气结,这柳娘装什么装,不就是个青楼里出来的女人吗?以为自己多么清高似的!

这已经被不是她第一次跟柳娘挑衅了,但是每次柳娘都跟避世的闲云野鹤似的,根本就没有要跟她一争高低的意思。头一次的时候,林思语还以为这是那柳娘的计策,回去以后好好提防了三天,结果还是让她失望了。

后来她又试了几次,还是不行,不过林思语却是因此更加看不惯这个柳娘了,明明是个身子不干净的,还装作高雅,真是不要脸!

看着柳娘慢慢走远的身影,林思语嘟囔着跺了跺脚,无趣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盼儿却在转身的最后一刻,不着痕迹地从旁边一株牡丹的花盆里快速拿了什么东西,紧紧地捏在了手心里。

后门,丫鬟婆子们见林思语已经进了门,全都从林永诚身边散开,一边走还一边嘲笑地说着话。

“原来他真的是林姨娘的大哥呢,不是说林姨娘的两个哥哥都在学堂念书呢吗?我还以为得是个文质彬彬的美男子呢,啧啧,真是让人失望。”

“哈哈,还美男子呢!你瞧瞧他,哪里有一点美男子的样子,我看啊,就是个要饭的叫花子!”

“这就叫花子了?你们那是没有听说林姨娘的二哥呢。我听夫人身边的李妈妈说,林姨娘的二哥犯了事,关进了大牢里,出来的时候啊,腿都折了,还变成了个傻子呢!”

这小丫鬟的话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家全都围在了她的身边听她说起了林姨娘二哥的光荣事迹。谁也没有心思去管地上趴着的林永诚了,就连往厨房里搬运蔬菜鸡鸭鱼肉的汉子们,也跟着竖着耳朵听了起来。

地上趴着装死的林永诚见身边没人了,偷偷地抬起了头来,他的眼珠子紧紧盯着距离他不远的一个大筐子,里边装着好几条新鲜蹦跳的大鲤鱼,每条鱼都得四五斤重,这么多鱼加起来,绝对能卖个两三两银子了。

一个念头在林永诚心里浮现,他看了一眼正在门口围着说话的众人,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他,他悄悄地爬起来,像是一条偷骨头的流浪狗,慢慢爬到了鱼筐旁边,而后再次环顾四周,趁着没人注意,抱起那一筐鱼蹭蹭地飞跑起来。

足有二三十斤重的鱼筐,平日里他根本抱不动的,没想到今日竟然一口气跑出了一条街去……

傍晚时分,夏征还没有从土豆园回来,林媛有些担心地等在大堂里,却见到一个娇小的身影进了门。

盼儿?林媛有些纳闷地看着她,没有在她身边发现林思语的身影,这更让她纳闷了。

盼儿一进门就看到了林媛,笑着冲她走来,盈盈行了一礼,脆生生地说道:“林老板,我是盼儿,你还记得我吗?”

怎么不记得?

林媛心里纳闷,不过还是笑着跟她说道:“怎么会不记得你呢?你爹在稻花香可是我们的一把好手呢。怎么?今儿不用伺候你家姨娘吗?”

盼儿有些婴儿肥的小脸蛋上露出几丝狡黠:“姨娘今儿累了,不用我伺候,我就偷偷跑出来看看我爹了。”

累了?

林媛明显感觉到盼儿在说着这两个字的时候隐约是想向她传达什么信息,不过,林媛可不是个容易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得人,既然盼儿这么想让她问林思语的事,那她就偏偏不问。

“看过你爹了?”

盼儿点头,见她居然没有再问,想了想,还是沉不住气了,当先把自己的来意说明了:“林老板,其实我这次不光是来看我爹的,我还有一件事想请您帮忙。”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