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盼儿求助,新菜式/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心里暗笑,这小丫头还是嫩了点,虽然经历的不少,但是对付林媛这个千年老妖,她那点小心思还是不够看的。

“哦?你是想让我多多照顾你爹吗?那好办,王叔作为我稻花香的人,我这个东家自然不会亏待了他。”林媛装作没听出她的意思,笑着把话题扯到了王叔身上。

盼儿都要无语了,这个林媛明明是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偏偏就是不往她套路里钻,真是让人又讨厌又好笑。

盼儿叹了口气,小鼻子一皱,说道:“林老板,你看你,明明都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偏偏还要装糊涂。算了,那天在茶楼门口,我看到你了,不过,你放心,他们没有见到。”

果然是那件事。

林媛勾唇,没有说话。

盼儿见她不打算再提那件事,心里自然就是认为她不想掺和到他们李府宅子里的事情里来,也就没有再说。

“不过,我这次来,是想请您帮我收留一个人。哦您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这个人是我一个朋友的大哥,是个外地人,我朋友不放心他一个人在镇上。听说我爹在您这里干活儿,不但吃得好,而且不受气。所以,就想让我帮她说说,看看能不能请您给个面子,让她大哥也在您手底下干活。”

林媛挑眉:“既然你爹在我这里,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收的。”

盼儿赶紧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我朋友她大哥也是乡下里来的,人特别老实,虽然不会做什么糕点菜啊的,但是浑身有的是劲儿,什么劈柴啊挑水啊的,都能干得了!”

说着,盼儿朝外边喊了一嗓子,便有一个高高地汉子走了进来,他看起来很老实,进来后眼睛也不四处张望,憨憨地冲着林媛笑了笑,就低下头不说话了。

“就是他,他叫沈大军。”盼儿小心翼翼地看着林媛:“林老板,您眼睛毒,肯定一眼就能瞧出来沈大哥是什么人,我敢跟您保证,他绝对是个老实人,干活儿也利索,绝对不会偷懒。”

林媛第一眼看到沈大军,的确是觉得他特别老实,不过,第二眼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我们,是不是见过?”林媛狐疑地问沈大军。

沈大军一愣,抬起头来匆匆瞥了林媛一眼,因为男女有妨,他不好一直看着她,不过沈大军也立即想了起来,这不就是那天他给樱桃送银子的时候,突然冒出来的那个小丫头吗?

沈大军有些局促地想要离开,他跟柳娘的事不能让很多人知道,不然的话柳娘在李府肯定会不好过的。

“不,不认识,不认识。妹子,咱们走吧,去别的地方找工吧。”

说着,沈大军就急匆匆转身往外走。

盼儿急了,跺着脚丫子又是拽他衣袖又是拦着的:“哎呀,你别走啊!你是不是还想去给人家扛大麻袋?还想住在漏雨的土地庙里?我给你找了个这个好的差事,你怎么说走就走啊,要是让樱桃姐知道了,肯定要怪我的。”

樱桃?樱桃?

林媛在心里默念了两遍这个名字,终于想起来她在哪里见过这个沈大军了。那天她路过巷口,看到一个男人扯着一个女子进了巷子,等她追过去打算美女救美人的时候,才发现是自己误会了。临走时,她隐约听到那个男人叫了女子一声樱桃。

而那个男人,可不就是眼前的这个沈大军?

林媛看着沈大军决绝离开的背影,再看看盼儿急的小脸儿通红的模样,就知道这两人肯定事先并不知道她就是那天拔刀相助的女子。再想到盼儿刚刚说的扛大麻袋住漏雨的土地庙,林媛心里对这个男人不由地升起了一丝同情。

“盼儿,你就让他留在这里吧,正好,我需要个身强体壮的汉子来劈柴。不过,我们福满楼需要的柴火很多,每天要做很多活儿的,不知道这位大哥能不能坚持下来?”

听了林媛的话,盼儿一边死死拉住沈大军的衣袖,一边连连点头:“能的,能的,沈大哥他强壮的很,劈柴只是个小事儿,绝对能做的来的!是不是,沈大哥?”

沈大军抬头,正好看到林媛善意的微笑,心里纠结了半晌,不知道该不该留下来。

“好了,刘掌柜,带他去后院吧,别忘了整理出一个床铺来。”林媛也不等他同意不同意了,当即就让刘掌柜带着沈大军去了后院。福满楼里干活的人都是住的通铺,反正都是大男人,没什么避嫌的。

沈大军一愣,嘴唇蠕动了一下,不知道说了句什么。

盼儿赶紧推着他往刘掌柜那边送,欣喜地说道:“还不感激谢谢林老板,哎呀,真是的,肯定是欢喜得都傻了。林老板,我替我朋友谢谢你了。”

林媛笑着摇了摇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而且正如盼儿所说,她看人的确挺准的,这个沈大军一看就是个老实巴交的汉子,没什么心机,这样的人留在身边干活人,才会放心。

至于他跟樱桃之间的事,她不感兴趣,而且,在她看来,无非就是那点事,这个沈大军应该是樱桃的意中人,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死死拉住她给她银子,她也不会这么上心地帮他找事做了。

安排好了沈大军的事,盼儿高兴地跟林媛说了几句话,就赶紧回去了。她是跟林思语撒谎说出来给她买胭脂才能跑出来的,要是回去晚了肯定会被林思语骂。

送走了盼儿,没等多么一会儿,夏征和老烦灰头土脸地回来了。夏征还好点,虽然很疲惫,但是神色还是挺好的,眼神里的神采怎么也挡不住。

倒是老烦,一副恹恹的模样,一边往酒楼里走,嘴巴好像还在嘟囔着什么,甚至在路过靠近门的一桌食客的时候,突然胃口一翻,呕地一声就要吐出来了。

老烦瞪大了眼珠子,愣是生生地伸长了脖子,给咽了回去。

林媛恶心地呲牙咧嘴,庆幸自己还没有吃晚饭,不然的话,肯定也要恶心地吐出来了。

可是,还没等老烦走近,也不知道他又在另外一桌上看到了什么,呕地一声,胃口又是一翻。

林媛赶紧捂住了眼睛,第一次还好,第二次再看到,她一定会控制不住自己吐出来的。

夏征也看到了老烦这个样子,伸手在他背上一处地方随意地点了一下,然后正在伸脖子的老烦,突然不动了,眼睛也快要弩出来了,抬起两只手来紧紧捂住嘴巴,蹭蹭地往后院跑去。

哇,惊天动地的呕吐声传来。

幸好此时大堂里人比较多,有些吵闹,不然的话,只怕这些食客都要被老烦的呕吐声给轰走了。

林媛难受地抚摸着自己的胸口,皱着小鼻子,苦兮兮地看向夏征:“他怎么了?病了吗?”

一进门就开始吐,该不会是发烧了吧?还有那脸色,那么白,那么憔悴,嗯,一定是病了!

夏征伸出手来,牵了林媛的小手就往二楼走,一边走一边笑:“嗯,是病了。不过不是普通的病,而是土豆反应激烈症。”

土豆反应激烈症?这是什么病?

二楼雅间里,林媛已经让小伙计准备好了饭菜,夏征一整天都耗在土豆园里,饿了就吃糕点喝茶水,根本就没有好好地吃过一顿正饭,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此时看到这满桌子的美味饭菜,哪里还有心思给林媛解释老烦的事?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大筷子菜塞进了嘴里,还不等咽下去,就又夹了一个烧麦塞进了嘴巴里,唔唔地咀嚼起来。

“别着急,慢慢吃。”林媛怕他噎着,赶紧给他盛了一碗珍珠豆腐汤,还小心地把汤吹凉了才递给了他。

夏征被她温柔而细心的举动感动,嘿嘿一笑,也不管那汤烫不烫,端起碗来咕咚咕咚就给吞了下去。

“还要。”

这撒娇似的语气,简直跟小林霜一个德行。林媛好笑地摇了摇头,又给他盛了一碗,慢慢地搅拌着。

肚子里有了点东西,夏征也不像刚才那样狼吞虎咽了,林媛这才一边给他夹菜,一边跟他说话:“你们俩一天都没有吃东西?怎么老烦还不来,我刚才明明让伙计去叫他了啊。”

这一点儿也不像是老烦的风格啊,别的事不说,吃饭,他可总是冲在第一位的。

夏征夹起一个水晶虾饺塞进了嘴里:“他啊,别等他了,他今儿吃的够饱了,不会来吃饭了。”

听他这么一说,林媛才想起了刚刚说过的那个土豆反应激烈症来,狐疑地看着他:“你是不是又整人家了?”

夏征一听,双手双脚通通举了起来:“没有!绝对没有!我只是让他试个菜而已,他那么爱吃土豆,我这是为了成全他!”

谁知,还没等夏征说完,雅室的门已经被一阵风似的打开,老烦蹭蹭地就闯了进来,吹胡子瞪眼睛地望着夏征,他那白花花的胡子上还挂着可疑的水珠。

“没有?你这个小兔崽子还敢说没有!”老烦操起一双筷子冲着夏征的脑袋就给敲了下去,而后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似的,转过头来对林媛抱怨道:“你都不知道,他让我吃那些破土豆,呜呜,难吃死了,要么是咸的打死了卖盐的,要么就是甜的打死了卖糖的!臭丫头,你说我容易吗我?我这都一大把年纪了,他还这么欺负我,呜呜,我,我不活了,不活了!”

说着说着,老烦还真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了起来,让林媛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她瞪了幸灾乐祸的夏征一眼,一边轻轻拍着哭得痛哭流涕的老烦,一边轻声安慰:“好好,我都知道了,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他的。”

“怎么教训?”老烦抬头之快,反应之迅速,完全超出了林媛的想象,拍着老烦的手立即顿在半空中动不了了。

老烦见她不说话了,咕噜着绿豆眼儿又赶紧追问了一遍。

林媛干咳了一声:“额,那个,不让他,不让他吃饭?”

“不行不行,太轻了。”老烦的头摇的像个拨浪鼓。

夏征也看得一愣一愣的,筷子敲着桌子不满地说道:“喂,臭老头儿子,你少在这里装可怜了!刚刚让你吃土豆的时候,我看你吃的挺欢实的啊!”

“呜呜,臭丫头,你看到了没有?他又凶我了!我,我不活了啊!”老烦再次嚎啕大哭起来,趴在桌子上肩膀一抽一抽的,那模样,让人看了心疼地都要碎了。

“吃你的饭!”

被林媛狠狠瞪了一眼,夏征也委屈极了,撅着嘴巴扭过头去,狠狠地喝了两大碗汤才算。

林媛被老烦哭得头都大了,越看这老头儿越像个小孩子,而且,隐隐的还从他身上看到了几分小林霜的影子,不行,总是让这一老一小两个小孩儿在一起,还不得把他们给折腾死?

“要不这样吧,就罚他不许吃我研制的新菜式,怎么样?”

“新菜式?”

“新菜式?”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夏征也不气了,老烦也不哭了,全都闪着亮晶晶的眼睛紧急盯着林媛。

林媛扶额,这俩吃货!

说起新菜式,其实也不算新,只是在这里没有而已。

林媛点点头,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对,新菜式。眼看着马上就要入冬了,我听伙计们反应,客人们来吃饭总觉得饭菜凉的快了,吃起来都没有之前的美味可口。所以,我就想着上一道新菜,这个菜既能保证客人们吃饭吃到最后一刻都是热乎的,而且还能让大家边吃边说,很有气氛。”

“这是什么菜?”老烦一心想着的都是好吃的东西,哪里管别的,见林媛说了半天还不把正主儿交代出来,不免有些着急。

林媛一笑:“这个叫做火锅。”

说着,她从自己袖子里拿出了一张图纸来,开火锅店的事她早就想到了,原本是打算自己再重新盘个铺子下来,专门做火锅的。不过,后来接受了夏征的福满楼以后,她已经把这个福满楼当成了自己的铺子来做,所以,只要有新鲜的东西,她都好不吝啬地拿了出来。

夏征跟林媛是一个心思,都关注着这火锅的经营模式。他凑过来,仔细看了看林媛画的图纸,只见那上边画了一个小小的炭火炉子,炉子上摆着一只敞口的大锅。

“这就是你说的火锅?”夏征有些纳闷,“这个,怎么吃?”

老烦也失望了:“一个锅怎么吃啊?”

林媛好笑,指着那图纸一一解释:“这个确切地说,应该叫做涮锅,锅里添水,等水开了以后,放入各种蔬菜肉类,然后等里边的肉啊菜啊全都熟了以后,就可以夹到自己碗里,蘸着调料吃了。”

她又指了指那个炭火炉子:“因为大锅的下边放着一只炭火炉子,所以在吃饭的整个过程中,锅里的水都是开着的,那客人们就不会抱怨饭菜会凉了啊。”

原来如此!

夏征却是皱了皱眉头:“这个锅,是每人一个,还是一桌子一个?”

若是每人一个就太奢侈了,若是一桌子一个,整桌的人全都举着筷子去锅里夹菜,这对于讲究饮食干净卫生的富贵人家来说,简直就是肮脏的表现。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林媛听他这么一问,就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笑道:“其实一人一个也是可以的,只是那样的话,成本太高,这炭火炉子和大锅就得做上百个不止。所以,我打算一桌一个,至于你顾虑的卫生问题,我也想好了,咱们给每个客人准备两双筷子不就行了?”

讲究的人会使用公筷和子筷,不讲究的人,就是预备了两双筷子也不会用的。林媛这个做法完全是为了以防万一而已,反正筷子多得是,而且成本也比每人一个小火锅少得多。

夏征一听也是这个理儿,当即就应了下来。

老烦却是一点儿也不在乎什么干净不干净的,他懒散惯了,听他们说了半天都没有说起这火锅里会放什么东西,不由得有些着急。

“喂,臭丫头,你刚刚说在这锅里放菜放肉?可是现在已经是冬季了,哪里还有那么多新鲜的蔬菜啊?还有那个肉,在水里这么一煮,真的好吃吗?”

林媛抿唇笑道:“菜您就放心吧,冬天里的菜也不少呢,像是大白菜,胡萝卜,冬瓜,还有豆芽,土豆,这些都可以放到锅里去煮的。”

呕!

说起土豆来,老烦果然又开始反胃了,不过幸好刚刚他已经吐得干干净净了,这次只是干呕了一下而已。

“那肉呢?”她刚刚说的那几样菜,夏征和老烦全都见过了,除了豆芽没有在福满楼里卖,其他的都很平常。

说到肉,林媛有些担心了:“肉的话最好是羊肉,切成几乎透明的薄片。不过,因为羊在农家里不是特别常见的东西,很少有人大规模养殖,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