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应约/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征打算了林媛的话:“土豆园那边倒是有一家人,养了不少羊,如果可以,倒是能在他那里买进来。”

说是不少,其实也只有七八只而已,但是七八只在农村里已经算是很多的了,毕竟羊不像牛马那样能拉车劳作,而且吃羊的人也很少,不是所有人都能称受得了羊肉的膻气的。

不过,这个消息对于林媛来说却是个好消息,只要有人养殖,那她就可以收购了。

“只有羊肉吗?”老烦追问。

林媛笑着摇了摇头,指着桌子上的一道菜问道:“这道菜,怎么样?”

顺着林媛的手指看过去,那里边是圆圆的白白的小丸子,没有很多调位汁,所以吃起来挺清淡的,刚刚夏征就忍不住吃了好几个,味道确实很好。

这个东西以前在福满楼没有见过,显然是林媛今儿特意新做出来的,夏征还没来得及问是什么,老烦就闯了进来岔开了话题了。

“这是什么东西?”老烦举着筷子不敢下手,那白乎乎的东西,越看越像土豆。

夏征知道他害怕什么,悠悠来了句:“土豆丸子。”

老烦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眼眸一亮,伸出筷子就把那丸子夹了起来塞进了嘴巴里:“你少骗我,我才不相信……唔!唔!这个,好吃!好吃!”

一个丸子还没有吃完,老烦又迫不及待地去夹了第二个,也许是太过着急了,这第二个怎么夹也夹不住了。老烦一着急,索性把筷子一扔,伸手将那丸子连菜带盘子一起端了过来,用勺子往嘴里拨拉,这吃饭的形象,让林媛想起了跟他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

夏征十分嫌弃地白了他一眼,说实话他还没吃够呢,不过跟一个糟老头子抢食儿吃,也实在是太掉了他夏家二少爷的价了。

林媛抿唇好笑,知道夏征这是故意让着老烦的,别看两人平时见了面,都是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不顺眼的,但是要是真的分开了,只怕还会不习惯呢。

“咳咳,我刚刚尝着这个,好像有点鱼肉的味道呢?”

夏征果然是夏征,林媛暗暗称赞,幸好这个舌头超级厉害的家伙不是自己的对手,不然的话,自己做出来的新鲜菜式,还不都得让他给琢磨出来?

“对,这个叫做鱼丸。”林媛点头,道:“就是把鱼刺剔除以后,留下的鱼肉捣烂,然后使劲儿摔打,让它变得有弹性,吃起来有咬劲儿,最后再做成丸子的形状下水煮就行了。不过呢,我还往这里边加了一些猪肉,这样做出来的鱼丸更有咬劲儿。”

原来如此,夏征恍然大悟,对林媛的精巧心思更是刮目相看了。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别的肉丸:“鱼肉可以做成鱼丸,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把其它肉做成丸子,然后放到锅里一起煮?”

孺子可教也!

林媛赞赏地给他抛了个媚眼,直把夏征的魂都要勾走了。

“我还打算做些虾丸出来,还有牛肉丸。牛肉丸不仅可以做成纯牛肉的,还可以在里边加点馅儿,变成带馅儿的肉丸。”

其实林媛是想到了撒尿牛丸,但是这个名字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不然的话,肯定会被嫌弃的。

一盘子鱼丸吃完,老烦仍旧意犹未尽,这会儿听到她又说起了虾丸还有带馅儿的牛肉丸,更是馋的直流口水了:“快快,臭丫头,赶紧把这个火锅做出来,先让老头子我尝尝!”

林媛笑着看了看他面前的空盘子:“好!明儿啊,我就让刘掌柜去老铁头那里说一声,让他给赶紧做出五十只锅来,咱们福满楼先把这个火锅打出去,若是生意好,再推广到其他各个分店。”

火锅的事一拍即合,林媛趁这个机会,把想要推出新的豆制品的计划也顺口提了提,因为还没有想出来详细的计划,所以这个事还得再沉淀两天才能行。

夏征对她是一百个放心,不然也不会把自己辛苦经营起来的六家酒楼全都放到了她的手里。眼看着再有两个月就要过年了,火锅的事真的是刻不容缓了。

虽然天气凉了,但是不管林媛在镇上忙得多晚,她晚上都要回到林家坳跟家人待在一起。

林永严已经出了满月,小家伙儿也活泼多了,而且,范氏每天都按着林媛教给她的菜谱给刘氏变着花样地做好吃的,现在刘氏的奶水越来越多,基本上都不用再给小家伙儿喝羊奶了。

不过不得不说,那羊奶还真是养人,小不点儿只喝了这一个月,身子壮实的跟头小牛犊似的,皮肤又白,小手一个劲儿地晃荡,还有那两条小腿儿,每天都要踢腾好久才舍得睡觉。

两间厢房已经收拾出来了,现在基本上也已经被夏征给占据了。

范氏和刘丽敏则跟林媛她们三个住在一起,屋里烧了暖炕,一进门都能感觉到一股热气迎面而来,完全没有一点儿冬天的感觉。相比于以前他们住的那个小破屋,现在这日子还真是让人舒服。

范氏和刘丽敏在这里住了一个月了,看着闺女和外孙子没有什么事,就商量着回家了。

林媛想着刘丽敏说要开酒坊的事,就劝着让他们多住两天,她相信,用不了几天,百年饼屋就该有信儿了。

因为接了县令夫人金氏的帖子,林媛这日一大早就到了稻花香,让六子给她准备了一些最好的糕点,她就往李府去了。

看着眼前平静祥和的李府,林媛不自觉地就想起了上次她闯进李府时的情形,当时小林霜丢了,同一门心思都在惦记妹妹上,根本没有来得及看看这李府的摆设,如今一看还真是让人称奇。

拱门花园走廊假山,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县令府上,都能有这么齐全的装饰,这得花不少银子吧。

给林媛带路的是一个很机灵的小丫鬟,一见面就从林媛手里接过了她带来的糕点。看到林媛一个劲儿地在看府里的摆设,虽然很好奇但是并没有表现出很多惊讶和震惊,暗暗称赞这小姑娘稳重。

小丫鬟显然也是个话多的,一边走一边给林媛介绍:“这边是花园,姑娘您看这个走廊,别看它弯弯曲曲的,其实贯通了整个府里呢。这都是夫人来了以后派人重新修的,是不是很别致?还有这个假山,也是夫人命人改建的,以前这里只有一个光秃秃的小土堆,上面只摆放了几盆不知名的花儿而已。”

这个小丫鬟其实年纪也不大,对于府里的这些旧事应该都是听那些老人们说的。不过即便是如此,也让林媛明白了一件事,这府里如此精致的摆设,全都是金小娟嫁进来以后改建的。也许,这其中花费的银子,也有不少是金小娟自己掏腰包的呢。

说来也是,金小娟可是金记醋坊唯一的嫡女,她出嫁,金老太太定然陪嫁了不少好东西,想要改建一个花园,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难怪她想要把金玉儿嫁给李承志了,也是,这整个府邸都是她花银子建的,哪里舍得会把它留给别人呢?

林媛面带微笑跟在小丫鬟身后,看似不经意地往旁边瞅了一眼,问道:“咦,那边的屋子很别致呢,是府里的小姐们住的地方吗?”

小丫鬟顺着看了一眼,笑道:“姑娘这次可猜错了,咱们老爷啊,膝下只有两位公子,没有小姐呢。那边的房子,是给老爷的小妾们居住的。那个,是沈姨娘的房子,那边那个,是柳姨娘住着的。哦还有这边,距离老爷房子最近的,是林姨娘的院子。”

林姨娘的院子?

林媛上次跟夏征闯进来找李昌的时候,正好撞见了李昌跟林思语的好事,她记得当时不是在这个房子里的啊,好像要远一些,偏僻一些。没想到只是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这林思语就已经搬到了距离李昌最近的院子里了,看来这林思语是真的很受宠啊。

在小丫鬟的带领下,林媛很快就到了金小娟的院子里,跟刚才见到的小妾的院子不同,金小娟的院子更显得宽敞雅致。

除了院子东边种植的那几竿翠竹以外,西边还种了好几棵海棠,只是现在时节不对,海棠上几乎已经光秃秃的了,翠竹也有些蔫黄。但这根本不能影响整个院子的美感,院子中央摆放着两只大个的鱼缸,一个鱼缸里全是红彤彤的金鱼,另一个鱼缸里则是两条浑身散发着金灿灿颜色的鲤鱼,显然都不是便宜东西。

林媛再次对金家的富裕赞叹不已,只是一个出嫁的女儿就已经这么奢侈了,那金老太太也不知道是不是如此。可惜了,上次去金府的时候她一心惦记着林长栓和金玉儿的安危,都没有来得及参观一番,以后有机会,她一定要去金府好好看看才行。

正想着,小丫鬟打了帘子,笑盈盈地跟从房间里出来的一个秀气女子打了个招呼:“紫玉姐姐,我把林姑娘带进来了。”

紫玉正是金小娟身边最得力的大丫鬟,有她亲自出来迎接,可见金小娟是多么重视林媛了。

“给林姑娘请安。”紫玉笑着行了一礼,亲热地携了她的手将她让进了屋里:“夫人听说您来了,可高兴地不行呢,差我出来瞧了好几次了。”

林媛笑着回应了两句。

金氏的房子在外看着没什么特别之处,但是一进门就不同了。林媛只觉得一股热气伴着香气扑面而来,让她的鼻子痒了一下,忍不住抬手揉了揉鼻头。

“你来了?快坐。”看到林媛来了,金氏赶紧让她坐了下来,不过林媛作为晚辈,还是给她行了个普通的礼才坐了下来。

“我知道林老板你生意忙得很,还给你下帖子,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金氏一开口就是道歉,倒是让林媛有些招架不住了。她想过挺多金氏的场面话,要么是恭维,要么是感谢,没想到居然是道歉!

“夫人您真是客气了,我跟玉儿姐姐是好姐妹,夫人不用这么见外。”林媛笑着冲她点点头,“夫人若是不嫌弃,就叫我林媛吧。”

金氏对林媛的识时务十分喜欢,说起话来更是多了几分亲热:“好,就冲着你跟玉儿是好姐妹,那媛儿你也不要叫我夫人了,就跟玉儿一样,叫我一声姑母吧。”

哎呦,这可是个天大的殊荣了。

林媛心里暗暗笑了一下,这金氏拉拢人心的手段还真是厉害,她只是说了一句客气,她这里就果真不客气上了。

不过,林媛对于有用的东西或者是人,从来都是来者不拒的,反正也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又掉不了什么肉。

“是,姑母。”林媛甜甜地叫了一声,让金氏更高兴了。

站在金氏身后的李妈妈嘴角不自觉地抽了抽,这个小灾星真是个有福气的,居然都能跟县令夫人攀上亲戚了!

李妈妈不禁在心里把自己那个傻侄女儿给狠狠地骂了一通,要是早知道这林媛如此能耐,当初就不该让林思语那个祸害进李府的门,而是让这个小灾星来啊。瞧她刚才跟夫人笑得开心的样子,肯定能跟夫人一条心,那她也不会因为林思语的破事儿而被夫人斥责了。

李妈妈心里想些什么,林媛并不在意,反正她对李凤娥的姑母没什么好感,她可还记得,当初李凤娥两口子要卖她和小林霜,就是被这个老婆子给怂恿的。

所以林媛对于李妈妈几次三番投来的讨好眼神,就假装没有看到似的,这可把李妈妈给气得心口都要痛了。

金氏跟林媛说起了上次轮椅的事,不免又是一阵道歉。

林媛眼珠子一转,笑道:“姑母,上次的事,其实真正受委屈的不是我,也不是我同村哥哥,而是玉儿姐姐呢。”

金氏自然也知道老太太委屈了金玉儿,不过想到今日叫林媛来的目的,她当然要先给林媛道歉了。

“是啊,上次的事也是委屈了玉儿了。”金氏叹了口气,“玉儿这孩子也是,太过刚强了,若是她肯辩解一句,也不至于让老太太生那么大的气啊。”

林媛垂眸饮了一口茶,别说金玉儿没有辩解了,就算她真的辩解了又能有几个人会相信她?再说了,她还是金老太太嫡亲的孙女儿呢,竟然都能被误会,这才是最让人心寒的地方。

见林媛没有接口,金氏只是认为她是不便于插口他们金家的家事,也就没有再提,只是随口问道:“媛儿,你既然跟玉儿是好姐妹,想来她有什么话都会跟你说的吧?”

林媛眨眨眼睛,不知道这金氏又想从自己这里套什么话了,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还好吧,都是女儿之间的一些小事。”

“那玉儿她,有没有跟你提起过她的亲事?”

林媛一愣,亲事?是金玉儿跟李承志之间的事?

说实话,还真提起过,虽然只是一两句,但是林媛也能感觉到金玉儿对这门亲事的不满。

不过,她却是不能这么说的,毕竟这门亲事是金氏亲自提起的,若是跟她说金玉儿不满意,那岂不是在明着打金氏的脸?

林媛笑了笑,说道:“是玉儿姐姐和李大公子的事吗?玉儿姐姐倒是说起过一次。”

“哦?她怎么说的?”金氏眼睛亮了亮,虽然她跟金老太太把这个事说定了,但是以后金玉儿是要进到自己府里的,若是这个侄女儿因为这个跟她离了心,那她的初衷就没用了。

林媛掩住唇角的坏笑,笑意盈盈地说道:“能说什么呢?当然是满意了!玉儿姐姐说了,这门亲事是姑母和老太太一起给她相中的,您二位是她除了父母以外最亲近的人了,自然不会害了她。玉儿姐姐在我面前可是说了好多好多姑母和老太太的好话呢,听得我都嫉妒她有您这么一位好姑姑了!”

林媛的话果然说到了金氏的心坎儿里,金氏满意地点了点头,她就说嘛,别看玉儿生性冷淡,但是,毕竟是亲姑侄,玉儿一定会理解她的苦心的。

“不过……”

“不过什么?”金氏刚刚还在开心,此时听到林媛突然语调一转,不由地心里咯噔一响。

看到金氏上钩了,林媛心里暗自得意,故意叹了口气,有些担忧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我也不知道玉儿姐姐自己发现了没有,总之我是有点担心她。”

金氏一双精明的眼睛紧紧盯着林媛:“媛儿你是她的好姐妹,事事为她着想是应该的,能有你这么好姐妹,是玉儿她的福气。”

林媛暗自好笑,这金氏还真是沉得住气,明明已经急得不行不行的了,偏偏还是不肯问她担心什么。

“哎,姑母你说的是,玉儿姐姐自己不注意,也就只有我这个妹妹帮她担心了。”

林媛皱着小眉头,在金氏已经急得连嘴角都开始抽抽的时候,终于把话说了出来:“姑母,您也知道,玉儿姐姐生性太过刚强,性子又冷。而且,她现在一门心思全都扑在了醋坊的生意上,根本就没有一丁点儿谈情说爱的心思。哎,姑母你说,这幸好是碰到了李大公子,也幸好有您当她的婆婆,若是遇到别的男人,别的婆婆,只怕早就对玉儿姐姐有意见了。”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