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 林姨娘/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完,林媛就看似无意地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不过她这话却是如同一记猛捶敲在了金氏的心头。她活了这么多年怎么就没有一个小姑娘看得通透?林媛不知道李承志什么样,她却是明白的,他房里的丫鬟们早就被他破了身子,还祸害了个乡下的姑娘,逼得人家自杀了结。

这样的男人,就跟他爹一个德行。金玉儿那个冷淡到连话都懒得多说的女子,就算真的嫁了进来,也不会得到李承志的青睐,更别说拉拢住他的心,做她的左膀右臂了。

林媛垂眸饮茶的工夫,趁机看了金氏一眼,见她眉头紧蹙,即便端着茶杯却也一点要喝的意思都没有,显然刚才自己的话给她带来了不小的打击。

林媛见起了作用,继续又猛加了一把火。她把茶杯放下,耸了耸肩,看似随意地提起了金灵儿,不禁盛赞道:“跟玉儿姐姐一比,我倒是觉得灵儿姐姐可真是个妙人。”

她这话立即勾起了金氏的好奇心:“灵儿怎么了?”

林媛笑道:“灵儿姐姐可比玉儿姐姐通透多了呢,长得又漂亮,性子也热情些,我敢说,她以后啊,肯定能把夫君的心拉拢住,让姐夫对她死心塌地的,事事都听她的呢。”

林媛这话倒不是胡扯,金灵儿这女人一双眼睛就跟会说话似的,而且上次在金府的时候,她正巧就看到里她跟李承志眉来眼去的模样,若是能把金灵儿跟李承志撮合到了一块儿,金玉儿就解脱了。

果然,林媛的话给金氏提了个醒,她之前总是想着要把自己的亲侄女儿带进府里来,好给她做帮手。却没有想过金玉儿能不能拉拢住李承志那个浪荡子,要不是今日林媛随口一说,她还真就差点走错了一步。

金氏跟紫玉互望了一眼,只见紫玉也愁眉不展,点了点头,便对林媛的话更加上心了。

两人正说着话,外边进来一个小丫鬟,禀报说是林姨娘和柳姨娘来给金氏请安了。

金氏看似惊讶地轻呼了一声:“哎呦,瞧我这记性!这会儿正好是姨娘们过来请安的时间,没想到正好让媛儿你碰到了,真是。”

林媛被她这明显拙劣的演技戳中了笑点,不过还是憋了又憋,终于把笑意憋了回去,无所谓地摆了摆手,说道:“姑母您也太见外了。”

“也是,媛儿你现在可是我的侄女儿呢,让她们见见你也无妨。”

说着,金氏冲着小丫鬟点点头,小丫鬟应了一声,出门去请人了。

“对了,媛儿,听说你也是林家坳的人?”金氏突然问道:“我们府里的林姨娘也是你们林家坳的人呢,说不定你们还认识呢!”

林媛状似无意地瞥了一眼李妈妈,只见她低垂着头,眼眸里全是不明的笑意,当即就道:“姑母说的是林思语吗?若是她的话,肯定认识了。”

“哦?怎么回事?莫非你们也是好姐妹?”

不等林媛开口,一旁的李妈妈当先开口了,笑着道:“夫人,这事儿还得怨老奴没有提前告诉您。林姨娘和林姑娘其实叔伯姊妹呢!”

“哦?居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金氏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嘴巴也合不上了。

林媛暗笑这主仆二人一唱一和的演技,道:“李妈妈这话说得不完全对,其实我们一家,早在林思语进李府之前,就已经跟他们断绝关系了。李妈妈的侄女儿不就是我以前的三婶儿吗?难道她没有告诉你?”

李妈妈被她说的噎了一下,咳嗽了一声:“哦,是是,已经没关系了。”

金氏看了李妈妈一眼,李妈妈讪讪地笑了笑,十分自觉地退到了一边。

正说着话,门口的帘子被掀开,当先走进来的是林思语,只见她双手抱着一个暖炉,穿着最厚实的衣服,明明还没有到最冷的时节,却已经包裹地跟个粽子似的了。

林媛不禁暗自嘲笑,以前在林家坳的时候,别说现在这个天气了,就是下了大雪冰封三尺的时候,林思语都没有穿过这么厚的衣裳,更没有矫情地走到哪里都抱着个暖炉。

林思语身后跟着的是一个身穿浅紫衣衫的温和女子,跟林思语脸上的傲慢相比,这女子明显更柔和许多。

林媛看了她一眼,就觉得这女子眉宇间全是忧愁,那紧紧蹙着的眉头,好像已经刻在了她的脸上,怎么也不能把她抚平似的。

这是个有故事的女子,也是个让人心疼的女子,这是林媛对柳娘的第一印象。

当目光从柳娘身上移开之后,林媛的目光便死死地定在了她身后的小丫鬟身上,那不就是那天她看到的樱桃吗?就是跟沈大军纠缠不清的那个丫头,原来,她是这柳姨娘的丫鬟啊!

可是,再想起盼儿说的沈大军是自己朋友的大哥,林媛就纳闷了,盼儿和樱桃会是好朋友?她明显感觉得到林思语跟这个柳姨娘是不和的,而且十分不和!

林思语一进门就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夫人哪,听说您房里有客人呢,哎呦,瞧我们来的真是不巧,早知道有客人,我们就晚来一会儿了。”

林思语一边说着,眼睛就开始往林媛身上瞄,待看清楚是她后,本来还笑意盈盈的眼睛,顿时傻了眼。怎么是她!

林媛十分开心地欣赏了一番林思语这美妙的变脸神技,而后像是个没事人似的,就那样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的意思。

金氏也发现了林思语脸色突变,原本还在为她进门就没规没矩地大笑十分不满,此时看到她吃瘪,心里顿时痛快了。

其实李妈妈早就把林思语和林媛之间的事告诉了她,她也知道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小丫头,以前在林家坳里特别不受欢迎,甚至还有个小灾星的恶名。别说村里人了,就连身为亲戚的林思语一家子都看不上她。只是,没想到如今人家小姑娘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又是开铺子又是盖房子的,这林思语一家人的心思,她一个外人都能猜测得出来。

柳娘不认识林媛,没有像林思语似的那么大反应,进门后,只是依照自己应该履行的义务,双膝跪在地上,冲着金氏行了一礼:“柳娘给夫人请安。”

金氏看着柳娘这低眉顺眼的样子,再瞧瞧自己一手接进府里来的林思语,顿时一股浊气憋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要是早知道柳娘根本不是想象中的那个刁蛮任性的小妾,她才不会听信谗言把这个不省心的林思语给接进府里来。

都怪李妈妈这个老东西。

金氏忍不住回头瞪了李妈妈一眼。

柳娘已经当先跪下请安了,即便林思语不情愿,但是也不能不跪了。只是,当着林媛这个小贱人的面下跪,真是丢死人了。

林思语一口银牙都快要咬碎了,但是没有办法,金氏是当家主母,她不能不守礼。

硬着头皮,林思语蹭地一下跪在地上,心不甘情不愿地哼了一声,而后说道:“思语给夫人请安。”

虽然不想见到林思语,但是看到她这样被别人踩在脚下的感觉,还真是痛快。林媛心情蛮好地端起茶杯来,慢慢地饮了一口,还不忘拿眼神冲着林思语挑了挑。

林思语更气了,虽然跪在地上,但是脊背挺得倍儿直,跟一旁低眉顺眼的柳娘形成了鲜明对比。林思语这个样子,完全就是对主母的不满和挑衅。

不过金氏显然对她没什么法子,谁让人家现在是李昌最宠爱的小妾呢。

“你们来了?”金氏对柳娘的态度显然比对林思语要好得多,“柳姨娘,你身子不好,赶紧起来吧。”

柳娘轻声应了,身后跪着的樱桃赶紧过来将她轻轻搀扶了起来。柳娘看了林媛一眼,默默地坐在了她的下手位置。

至于地上还在跪着的林思语,可就没有这么轻易起来了。

金氏瞧了她一眼,虽然不能罚她跪,但是能让她多跪一会儿,她心里至少也平衡一些。

金氏看向了林媛,笑道:“媛儿,这位是林姨娘,也是你们林家坳的人。”

金氏把刚才说过的话又重新说了一遍,林媛可不认为她是记性不好。

林媛笑道:“姑母,这位林姨娘,媛儿可熟悉的很呢。”

林思语早就对林媛出现在这里十分震惊了,此时听到她居然称呼金氏为姑母,更是惊得连嘴角都抽抽了。特别是当她听到林媛说不认识她的时候,嘴角抽的更厉害了。

“林媛,你这个小贱人!”林思语暗自在心里骂了一句。

金氏笑了笑,看了地上的林思语一眼:“哎呦,林姨娘怎么还跪着呢?快,把你家姨娘好生扶起来,可别再给跪坏了,咱们老爷还指望着你们姨娘给生个三少爷呢。”

盼儿心里冷笑一声,赶忙上前把林思语扶了起来。

林思语听金氏一口一个姨娘叫得欢实,气得连手指甲都已经掐进了手心里。

林思语不想跟林媛坐在一起,冲她翻了个白眼,做到了她对面的冒椅上。她顺了顺胸口的怒气,冲着林媛笑道:“媛儿,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今儿竟然在这里见面了。”

林媛将手里的茶杯放到了桌子上,笑着对林思语道:“林姨娘现在可不是一般人了,别说我这个没有关系的人了,就连你爹娘都没有见过姨娘你了吧?哎,姨娘有没有跟家里人通信?我可听说,你二哥他现在……”

“林媛!你住嘴!”

不等林媛说完,林思语已经气急败坏地朝她吼了一嗓子,以前在林家这是她经常做的事,所以这次再见到林媛,根本就没有管住自己的嘴,一下子就给吼了出来。

林媛暗笑一声,面上却装出一副委屈的模样来,垂下头去,玩着手指头。

瞧见林媛这个样子,金氏可不乐意了。这林思语平日里在她这里不注重礼节也就罢了,今儿来了客人了,她竟然还敢冲人家大呼小叫,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

“林姨娘,谁允许你冲我侄女儿大呼小叫的?”金氏沉声说道,“媛儿今日是我的客人,你这样不懂得待客之道,是对我不满吗?”

林思语吼过那一嗓子后就后悔了,不过此时想要挽回已经晚了。

李昌这会儿可不在府里,她若是让金氏给整治了,根本就没有人帮她撑腰。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林思语赶紧站起身来,主动向金氏低头认错:“夫人,是贱妾的错,还请夫人恕罪。”

金氏哼了一声:“你跟我认错道歉有什么用?刚刚你冲撞的又不是我,是媛儿。”

林思语一愣,只觉得自己的脖子都快要僵硬了,金氏这是什么意思?是想让她给林媛道歉?做梦!

见林思语不动,金氏脸色不好看了,这不是故意跟她作对吗?

林媛道:“姑母,媛儿跟林姨娘以前也是这样闹着玩儿的,不碍事的。林姨娘,刚刚我只是好心想要跟你说说你家里的事而已,没想到你这么不喜欢听,那我以后就不提了,你不要生气才好。”

跟林思语的不懂事相比,林媛这句话显然就是极其大度了。金氏对林媛更加满意,对林思语愈加厌烦了。

“行了,坐那去吧,别在这里碍我的眼!”金氏就像是赶一只烦人的苍蝇似的,将林思语赶到了一边。

林思语暗暗瞪了林媛一眼,心不甘情不愿地坐回到了椅子里,小脸儿气得煞白煞白的,手里的帕子都快要被她用指甲抠烂了。

金氏的余光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林思语,见她这个模样,心里这个痛快。想当初她刚进府的时候,一副唯唯诺诺为她是从的样子。现在呢?得了李昌的宠爱以后,就再也不把她放在眼里了,居然还敢在背地里说什么要取她而代之的话!

真是可笑,一个小小村姑,只凭借着自己的美貌就能当上县令夫人吗?真是眼睛都长到了脑袋顶上了。

不过,更让她觉得好笑的是,这林思语居然还让身边的小丫鬟去药铺里买帮助受孕的药。哼,那个小丫鬟也是个傻子,整个驻马镇这么多药铺不去,偏偏去了善德堂,还傻乎乎地说是帮李府里的姨娘买的,让药铺里算便宜点。

蠢货!要不是她说这话,善德堂的伙计们也不会认出她来,偷偷地来给她报信儿。

金氏瞧了一眼林思语身后站着的那个小丫鬟,隐约记得是叫盼儿,看着挺机灵的,没想到是个傻子!

金氏又瞧了柳娘一眼,对她这些日子的表现十分满意:“柳姨娘,身子可大好了?”

柳娘低垂着眼睛,恭顺地回道:“回夫人的话,贱妾身子已经好多了,不碍事了。”

金氏点头:“身子好了,就该想着给老爷分忧了。上次的事是个意外,谁都不想的,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有孩子的。”

柳娘轻轻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对面林思语却是冷哼一声,对柳娘说道:“对啊,柳姐姐,你还年轻呢,完全可以再要一个孩子的。不过,有件事我很是纳闷,想问问柳姐姐,可是又怕柳姐姐你生气。柳姐姐,妹妹年纪小,你别生我气可好?”

柳娘素来对林思语的挑衅不放在心上,此时在金氏面前,原本也不打算搭理她的,不过,她这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也不好拒绝,只得点点头:“妹妹有话就直说吧,我不会生气的。”

林思语笑了笑,有些天真地歪着头,问道:“妹妹听说,只要是进了青楼里的女子,都会提前被老鸨喂一碗绝子汤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柳姐姐,你不是从那里出来的吗?肯定知道这里边的事吧?”

听到青楼二字,柳娘的脸色顿时大变,原本就紧蹙的眉头更是舒展不开了。

不等柳娘开口,林思语已经笑着拍了拍手,恍然大悟说道:“啊,对了,我听说的这个事肯定不是真的,不然的话,柳姐姐上一个孩子是怎么来的呢?对不对啊柳姐姐?”

柳娘更是沉默了,抿了抿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是从她那紧紧攥着的拳头和手上蹦出来的青筋来看,她已经生气到极致了。

林媛冷眼旁边,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这林思语明显是从她和金氏那里受了气,转眼就发泄到了柳娘身上了。

林媛呵呵笑了一下,虽然很轻,但是林思语依旧注意到了,默默翻了个白眼儿,不过想到金氏对这个小贱人的维护,她还是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说道:“媛儿在笑什么?是不是也觉得我这话说的十分在理?”

在理?就你这猪脑子还能说出在理的话来?

林媛眼里的轻蔑丝毫不加掩饰:“媛儿笑,是因为今日终于见了世面了。没想到林姨娘竟然对青楼里的事情知晓地如此清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日日出入那里呢。”

林思语被她噎了一下,一口口水卡在嗓子眼儿,难受地连脸都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