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 想不到标题了/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娘抬起头来看了林媛一眼,盈盈水眸里波光潋滟。

林媛倒不是为了帮助柳娘,她只是看不惯林思语这高高在上的姿态而已,以前在林家坳时两人就不对付,现在更是如此了。再说了,这不要脸的女人当初还勾引过夏征呢,以前她不计较是因为跟夏征没关系,现在嘛,夏征可是她的人,谁都别想染指!

林思语眼珠子一转,想起刚刚金氏称呼林媛为侄女儿的事,不由地有些嫉妒,这个老女人肯定是被小灾星乖巧的外表给迷惑了。

“对了,媛儿。”仿佛刚才的龃龉根本没有发生似的,林思语笑着抿了抿鬓边的碎发,说道:“我记得我还在林家坳的时候,你好像就跟福满楼的少东家走得挺近的,现在怎么样了?”

不等林媛开口说话,林思语又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别怪姐姐没提醒你,这男人啊,可不能轻易相信。你跟那夏公子一没有定亲,二没有保媒,你可别被他的甜言蜜语给蒙骗了才好。不然的话,这要是传了出来,以后你找婆家可难喽。”

林思语一副循循善诱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她和林媛就是个关系极好的叔伯姊妹呢,甚至比亲姐妹还要亲。

林媛好笑地弯了弯手指,这林思语一刻不拿她开刀都过不去是不是?刚刚那番话明着说是关心她,其实就是让她难堪的,哪里有没有出嫁的女子就跟一个男子时时刻刻待在一起的?林思语就差直接骂她是不守妇道的小荡妇了!

在座的所有人,几乎都听出了林思语话里的意思,金氏虽然对林媛颇有好感,但是对于不守妇道的女子还是十分不喜的。只是,碍于对方是林思语,她还是替林媛说了好话。

“林姨娘,媛儿现在是福满楼的东家,夏公子也是福满楼的东家,他们时常见面那是情理之中的事,你不要妄口胡言。”

虽然知道金氏不是完全相信她,但是对于金氏的出口相助,林媛还是挺感激的,至少表面上如此。

林媛抬起头来,感动地看了看金氏,一双水盈盈的眸子里满是理解和委屈。这小眼神儿顿时看得金氏心都酥了,不自觉地又柔声安慰她道:“媛儿,你莫要伤心,也不要听信那起子小人们的谗言,姑母相信你的为人。”

金氏这话可是连着林思语也一起给骂了进去,林思语气得嘴唇直哆嗦。

抬眼偷偷瞧了林思语一眼,林媛暗自好笑,面上却是激动地快要流眼泪了,对金氏说了几句感谢的话之后,转眼看向了林思语,笑道:“林姨娘的好心提醒媛儿记住了,不过呢,我跟夏征目前只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而已,至于其他的事情,还真是没有考虑过。”

林思语心里冷哼一声,还说没有考虑过,小手儿都牵过了!

林媛看似无意地扫了屋里坐着的人一圈,而后将目光重新锁定在林思语脸上,道:“不过呢,对于林姨娘的劝告,我还是要说声感谢的,毕竟我只是个没有出阁的小姑娘,的确不应该跟男子过多接触。而且呢,就算以后成了亲就更不行了,毕竟已经是有夫之妇了,若是背着自己的男人在外边跟别地男子勾勾搭搭,是不是也不太好看呢?嗯,林姨娘?”

林思语身子一颤,见林媛看自己的眼神完全不是平日里的澄澈透明,反而有一种意味深长的感觉,难道她知道了什么?

就在林思语想要继续一探究竟的时候,林媛已经转过头去,跟金氏说起了别的。

林思语心里一个劲儿地打鼓,垂着头连林媛和金氏在说些什么都已经没有心思听了。

而此时没有心思说话的又何止是林思语一个人?一直冷眼旁边她们姐妹俩斗嘴的金氏亦是如此,刚刚林媛的话,她一点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完全就是顺着林思语的话往下说的,可是林思语为什么突然变了脸色,难道,她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金氏一边应付着林媛,一边瞥了林思语几眼,她那局促心虚的模样,在金氏心里更加坚定了她的怀疑。哼,要是她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才好呢,她一定要把这个小贱人好好整治一番,浸猪笼卖窑子里去,怎么苦怎么来!也好让她出一口恶气!

林思语毕竟已经不是以前的林思语了,在李府摸爬滚打这几个月也够她成长的了,虽然心里还有些忐忑,但是面上却已经恢复了镇定。

待看到金氏狐疑的眼神时,林思语一个激灵赶紧让自己清醒过来,她眼珠子一转,重新将主意打到了一直默不作声的柳娘身上。

“柳姐姐怎么都不说话呢?是不是觉得无聊了?”林思语露出最天真最无害的笑容,但是这个笑容在柳娘眼里却是那么刺眼。

柳娘轻轻笑了笑:“怎么会无聊?能听夫人说说话,就已经很好了。”

“也是。”林思语看了看金氏,笑道:“我刚刚看到柳姐姐你好像在走神,还以为你又在想别的人呢。”

金氏果然对这些敏感话题什么上心,当即就问道:“哦?究竟是什么人能让柳姨娘想得这么入神?”

柳娘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不自然地攥在了一起,肩膀也不自觉地颤了颤,虽然这个动作都被掩盖在她宽大的袖子下,别的人看不到,但是坐在她旁边的林媛却是看得清清楚楚。这柳娘心里确实有个人。

“回,回夫人的话,贱妾,贱妾刚刚是在想家里人罢了。”柳娘的声音很轻很柔,跟她这个人一样,柔柔弱弱的,即便林思语三番两次地挑衅,她都没有什么反驳的话。

林媛暗暗摇了摇头,怪不得这个柳娘斗不过林思语呢,简直比以前的林媛还要不如啊。

金氏还没有说话,对面的林思语却是当先开口了:“原来柳姐姐是在想念家人啊,哎呦,我还以为姐姐是在想念以前的相好呢。我可听说了,姐姐以前在村子里有个青梅竹马的意中人,只是可惜了,那汉子家里穷,姐姐呢,也穷,最终没能在一起。”

说完,林思语还故作同情地叹了口气,但是所有人都能感觉地出来,这声叹息里根本没有多少同情,反而还有不少幸灾乐祸。

“意中人?”金氏眉毛一挑,显然对柳娘以前的过往不甚清楚。

柳娘脸色煞白,紧咬嘴唇,帕子拿在手里,已经被她揉得满是皱褶。身后的樱桃紧蹙眉头,抬眼看了对面的盼儿一眼,这意中人的事,是她们两人故意透露给林思语的,再通过她的口说与金氏,好让金氏上当,以为柳娘对李昌毫无眷恋,以后会放她一马。

但是,两人说这个事的时候也是存了赌一把的心思,因为她们谁也拿不准这件事在金氏心里会是一个什么位置,更不知道金氏会是什么反应。

而柳娘,完全被两人蒙在了鼓里,没办法,这个性格柔弱的女子实在是不会演戏,若是让她提前知道了,只怕刚进门就要露马脚了。

盼儿眯了眯眼睛,给了樱桃一个静观其变的眼神。

两人之间的小互动完全没有躲过林媛的眼睛,因为早在她们进门的时候,林媛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所以一直关注着她们。没想到,果然让她给逮到了。这林思语和柳娘明显不合,但是盼儿和樱桃却是穿一条裤子的,再结合林思语跟李承志之间的事,还有盼儿跟李承志之间的恩恩怨怨,一个大胆的猜测在林媛心头闪过,这丫头,不会是想把李承志给搞垮吧?

金氏见柳娘只低着头不说话,又问了一句:“柳姨娘,刚刚林姨娘说的,可是真的?”

柳娘紧紧咬唇,轻轻地点了点头:“回夫人的话,林姨娘所说,的确为真。”

金氏显然没有想到这柳娘会真的承认,虽然心里有些生气,不过还是尽量压抑住了怒火:“原来真的有男人?”

柳娘见她生气了,忙站起身来,垂眸道:“夫人,您听我说。我跟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但是因为家里穷,兄嫂不同意,便把我,把我卖进了春风楼。后来,幸亏贱妾运气好,能得了老爷的青睐,给我赎了身,救我脱离苦海。夫人,对于以前的事,我早就忘记了,现在我只知道,自己是李府的妾室,万万不可有什么非分之想,只要能伺候好夫人和老爷,贱妾就心满意足了。”

柳娘一番话说的情真意切,也许正是因为死了心,所以说出来的话才格外地让人信服。

林媛不禁有些同情,但更多的则是赞赏,这个柳娘看着性子弱一些,其实还算是聪明,在林思语把她的事揭穿以后没有盲目地否认,而是大胆地承认,幸好如此,不然就真的着了林思语的道了。

金氏也对柳娘的话触动,静下心来一想,这柳娘都已经被卖进了青楼,现在又被李昌接进了府里,每日里更是连大门都出不得。再说了,哪个男人会忍受地了自己的女人被卖进了青楼,还又给别人当了小妾的?说不定那个男人早就另寻了个身家清白的女子成亲了呢!

话说回来,就算那个男人不介意柳娘身子已脏,还对她念念不忘的话,他们根本没有机会见面,连面都见不到,就更别说干别的事了。

倒是那个林思语,因为得到了李昌的宠爱,竟然连出府这样的事都可以不用向她通报了,这才是最值得让她警惕的人。

“你倒是有心。”金氏明显对柳娘说的最后一句话十分满意,伺候好夫人和老爷,这个柳娘倒是没有野心,比那个林思语强多了。

柳娘的危机暂时解除,樱桃和盼儿全都悄悄地松了一口气。林思语却是不甘地撇了撇嘴,可是还没等她把嘴巴复原,金氏已经严厉地瞪了她一眼:“林姨娘,收起你那些小心思来,大家都是姐妹,都是为了伺候好老爷,以后这种有的没的的事,不要随便提起,没得伤了姐妹们之间的情分。”

林思语咬咬唇,即便心不甘情不愿,也没话说了,闷声说道:“是,思语记住了。”

金氏在心里冷冷哼了一声,对她愈发不满了,瞧啊,人家柳姨娘跟她说话的时候,都是贱妾贱妾的,这个小贱人呢,不是我就是自呼名字,以为自己多么厉害似的!

大厅里气氛有些尴尬,紫玉心眼儿活,立即退出去把林媛带来的糕点给大家端了上来。她亲自捧了一盘精致的各式糕点放到了金氏面前,笑道:“夫人,这是林姑娘刚刚带来的糕点呢,可是稻花香最新出的样式,奴婢看着就觉得美味可口呢,您可得好好尝尝。”

这紫玉真是个妙人,金氏听她说话,心里的气闷顿时消散了一大半,再拿起糕点来一尝,更是抑郁一扫而空,连连称赞:“嗯,这稻花香的糕点果然不一般,确实美味可口。瞧瞧这皮儿,又酥又软,入口即化,真是不错。快快,你们也尝尝。”

金氏招呼着柳娘和林思语一起尝糕点,柳娘自从进了李府后就再也没有出去过,最近更是不得宠,对于稻花香的糕点更是从未尝过。此时看到桌上的精致糕点,不禁也有些心动了。

她捏起一块绿色的软软糯糯的糕点,轻轻咬了一口,黏黏的,有些粘牙,不过很好吃,以前从未吃过。

“这糕点真的很好吃。”

从进门开始就没有多说一句话的柳娘,竟然破天荒地夸赞了一番,看来这糕点是真的很好了。

金氏笑着点了点头。

柳娘扭头对坐在旁边的林媛说了进门来的第一句话:“林姑娘,这糕点是你的铺子里做的?真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已经有了自己的铺子,还能做的这么好!”

柳娘是个没有什么心计的女子,林媛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由衷的称赞,对她的印象极好:“柳姨娘若是喜欢,以后就多到我铺子里走走,我们稻花香经常会出新样式的糕点的。今儿我带来的不多,你要是到了我的铺子里,肯定都会不舍得走了呢。”

柳娘眼睛一亮,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又重新黯淡了下去,笑着点了点头:“多谢林姑娘邀请,以后若是有机会,我,一定会亲自去你铺子里转转的。”

对面林思语突然噗哧一乐,趾高气扬地看着柳娘,嘴角挂着不屑的笑容:“柳姐姐,你明明连府门都出不去的,怎地还答应了人家的邀约?哎,不过呢,若是以后你有什么想买的东西,倒是可以来找我,毕竟我可是得了老爷的特许,能够随意出入府门的。看在姐姐这么可怜的份上,妹妹我自然愿意效劳。”

林媛恍然,终于明白刚刚柳娘眼眸里的黯淡从何而来了。身为小妾跟主母不同,没有主母或者家主的同意,根本不能随意出入府门。依着柳娘这柔弱无争的性子,肯定没有主动找过金氏,怪不得只是一块儿驴打滚儿就让她欣喜不已了。

连自己的自由都被剥夺了,林媛头一次对这里的女子,特别是小妾有些同情。

不过,林思语这嚣张的气焰,还真是让人窝火。

金氏冷笑一声,转头对柳娘说道:“柳姨娘,你入府也快半年了吧,前些日子你身子不好,我也就没有提起。现在看你身子大有好转了,也不要总是在府里憋着了。若是想出去,就派个丫鬟过来跟我说一声,经常出去走走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金氏看向林媛,笑道:“我这侄女儿的稻花香啊,现在可是咱们镇里最好的糕点铺子呢,你啊,真该去看看的。”

听了金氏的话,柳娘已经完全被惊到了,她刚刚说什么?说允许她出门去了吗?

柳娘欣喜地站起身来,对金氏盈盈一福,激动地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贱妾,贱妾谢过夫人。”

金氏满意地冲她摆了摆手,她现在是越来越喜欢这个柳姨娘了,瞧瞧,不就是允许她出府了吗,就已经感激戴德地恨不得给她下跪了。这么容易拿捏的小妾,怎么她当初就给看走了眼,非得把那个林思语接进府里来呢!

柳娘得到出府的机会了,林思语刚才的话简直就是在打自己的脸,她愤愤地咬了咬唇,想要跟金氏顶撞一番,但是她不敢,在李府几个月里,不但让她享受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好生活,更让她深深体会到了主母和小妾之间的距离。特别是李昌的态度,别看李昌宠爱她,但是有什么大事通通都是跟金氏商量,从来不跟她提及。她想跟金氏一样掌管府里的中馈,李昌更是翻了个白眼,直接装聋做哑了。

那个老东西,真是气死她了!

越想越气,林思语也没有心情吃什么糕点了,特别是,那糕点还是林媛拿来的。她冷哼了一声,抬脚就要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