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诈林思语/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却不想,还没有动呢,对面林媛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疑惑地看向了她,林思语脊背一阵发凉,总觉得这个眼神的林媛肯定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果然!

“对了,林姨娘,昨儿的时候,你是不是跟一个男子去了城南?我好像看到你了呢!”

林思语惊得手指头都僵了,昨天,昨天下午她确实出府去跟李承志私会了。难道让她瞧见了?不会的不会的,她说的是城南,他们是在城东的小茶楼里,没有去过城南。不是她,不是她!

短短几个呼吸的工夫,林思语心里已经转过了好几个念头,她的心也从高到低,转了又转。

“昨天你又出府了?还跟一个男子在一起?”金氏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林思语赶紧摆摆手,解释道:“不是的,夫人。昨天我的确出府去了,但是没有到过城南,我一直都是在城东的一个小茶楼里喝茶的。夫人,我真的没有去过城南,更没有跟男子出去了,小灾,媛儿,媛儿肯定是认错人了。”

说着,林思语紧张地看向了林媛,小心翼翼问道:“是不是认错人了?啊,媛儿?”

林媛悠闲地欣赏着林思语的紧张和焦躁不安,慢慢地品了一口茶,才挠了挠头,歪着头笑道:“可能真的是我认错人了吧,当时我只是看着背影有点像你。哎,现在想想,那个女子的背影好像要比你更丰腴一些呢。”

林思语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转头对金氏笑道:“您看夫人,就是媛儿认错了人了。”

金氏似乎有些失望,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林媛暗暗好笑,这个林思语刚刚说别人的时候说的那么理直气壮,等摊到了自己身上就傻了,还真是个蠢货。

林媛才不会承认,她刚刚就是故意逗她看她着急的,其实她根本就没有碰到过。

林思语被林媛这么一坑,更没有心情坐在屋里听她们说糕点的事了,整理了一下心情,站起身来就跟金氏道别了。

金氏也看她不顺眼,淡淡地点点头就让她离开了。

直到走出金氏的院子老远,林思语才猛然发觉自己的后背已经浸湿了一大片。

“都是那个小灾星!”林思语看四周没人,一脚踢在了一旁的花盆上,把对林媛的怒气通通发泄了出来。

盼儿垂眸不说话,心里却是对林媛佩服地五体投地,三言两语就把林思语给气成了这样,果然厉害。

说是气,其实林思语心里更多的应该是害怕才对。

她谨慎地检查了一下四周,才对盼儿招了招手,低声说道:“你去少爷院子里说一声,这些日子先不要见面了。”

盼儿心里一惊,不要见面了?那她计划好的事岂不是要泡汤了?不会的,李承志她不了解,但是对于林思语,她还是有几分了解的,这个女人耐不住寂寞,肯定半个月都用不着,就会主动去找李承志了。

“是,奴婢这就去。”虽然不想去李承志那个混蛋的院子,但是盼儿还是硬着头皮应了。

“等下。”

就在盼儿转身的时候,林思语突然拉住她的胳膊,把她一把拽到了身边,长长的指甲都要嵌进她的肉里了。

林思语眯着眼睛,沉声威胁道:“记住,不该说的话,不要说。不然的话,我就让你永远都开不了口。”

盼儿毕竟只是个十岁的小姑娘,即便见识多些,胆子大些,但是乍一听到这话,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她咽了口口水,点点头,怯怯地说道:“是,奴婢,奴婢不会乱说话的,姨娘您放心。”

她这个胆怯到连话都说不利索的样子,正好给了林思语一个错觉。

林思语挥了挥手,说道:“去吧,记着,只要你好好听话,少不了你的好处。”

盼儿没有再应声,行了一礼后低着头往李承志院子的方向跑去了。

林思语虽然走了,但是却一点儿都没有影响到金氏几人的兴致,甚至,没有这个讨人厌的家伙存在,大家反而更加热闹了起来。

柳娘轻声笑着,指着面前盘子里的糕点说道:“贱妾小时候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看别人吃糕点了,那时候的糕点可没有林姑娘做的这个这么精致,都是最简单的样子,里边能放些糖就已经很奢侈了。可是,即便是那样的糕点,我也没有银子买呢。”

明明是很辛酸的一段过往,但是柳娘说出来时却是笑着的,也许对于她而言,小时候的日子虽然贫穷,但是无忧无虑,那才是最幸福的时候吧。

金氏从小就养尊处优,从来没有过过穷日子,对于柳娘说的生活完全不能体会,她只是笑着不说话。但是林媛却是深有体会的,看向柳娘说道:“幸好,你现在不用再受穷了。”

柳娘眸光黯淡了一刹那,若是可以,她宁愿去过苦日子,也不想跟一个不喜欢的老头子过一辈子。

说起了稻花香,林媛突然想到了百年饼屋,自从那个陈掌柜被抓起来以后,就没有再传出来他的消息,虽然现在百年饼屋的铺子被官府查封了,但是她还是想知道李昌打算怎么处置。

“姑母,前些日子,百年饼屋的老板不是出事了吗?现在他怎么样了?”

金氏刚刚吃了一块儿红豆沙,口中有些腻,抿了一口茶后,叹息道:“哎,能怎么样?被老爷关进了大牢了,真是没想到,这陈掌柜竟然黑心到了这种地步,居然往糕点里边放五石散,真是害人不浅啊!”

陈掌柜进了大牢,是他罪有应得,林媛一点儿也不觉得可惜。不过,那个铺子倒是可惜了。

“是啊。”林媛顺着金氏的话接了一句,又问道:“那他那个铺子呢?我看好像也被查封了呢。”

金氏毕竟是从金记醋坊里出来的,别的看不出来,但是做生意这事儿还是门清。

她笑着看了林媛一眼:“怎么?你相中了那个铺子?”

林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她的表情有那么明显吗,居然让这个金氏给瞧了出来。

金氏被她这憨厚的模样逗乐了,说道:“那个铺子啊,确实被查封了,不过现在陈掌柜的罪也定了下来,铺子迟早会还给陈家,不用挺久,也就这两天吧。只是,想要再开业恐怕是难了。”

知道林媛相中了那个铺子,金氏也就跟她多说了一些陈家的情况:“那个陈掌柜啊,家里就有一个后娶的女人,倒是有个儿子,只是才七岁,都不顶用。哎,这陈掌柜也是作孽,原本挺好的日子,都让他给祸害了,他的原配跟了他二十多年,但是一直没有生育。那个女人也是个大度的,就给他找了好几个小妾。谁知,哪个也没有身孕。这陈掌柜就不答应了,非说是他夫人暗地里使了手段,害得他断子绝孙。”

“然后就把原配给休了?”虽然这么问,但是林媛已经猜到那个女人的结果。

金氏点点头:“是啊,休了。可是她都已经出嫁二十多年了,家中父母也都没了,兄弟们虽然把她接了回去,但总归也是家里的负担,也就疏远了。这女人被休回家还不到一个月,就上吊自杀了。”

林媛叹了口气,这就是女人的悲哀。柳娘愣愣地听着,手中的糕点都掉了还没有反应过来。

金氏接着又说道:“那个陈掌柜啊,后来就自己娶了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也不知道以前是不是真的是原配夫人捣的鬼,那么多小妾都没有怀孕,这个小姑娘嫁过来才一年就生了个大胖儿子!这可把陈掌柜给乐坏了,逢人就笑呢。”

林媛撇了撇嘴,那个陈掌柜她是见过的,岁数可不小了,一年就能生儿子?那个儿子到底是不是他的还说不准呢!

“如此说来,这陈家是没有人能够继续开这个铺子了?”

金氏点头:“儿子还小,那个女人又是小家子里出来的,据说连中馈都管不好,更别说开铺子了。”

如此说来,这百年饼屋被卖掉是迟早的事了呗!林媛暗暗笑了一下,等会回去了就派人去陈家探探口风。凭着刘掌柜那精明劲儿,绝对能把百年饼屋给盘下来。想到陈家剩下的孤儿寡母,林媛倒是没有怎么在意价钱的事。

金氏该提点的都提到了,知道这个小丫头有主意,也就不再提起这事了。

今日柳娘在金氏这里待得时间不短了,吃了两块糕点后就起身准备离开了。

金氏看她乖巧,吩咐紫玉把林媛带来的糕点给她装上一些,柳娘赶紧行了一礼道谢。

“林姑娘,你们铺子里的糕点真好,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去逛逛的。”柳娘跟林媛打了个招呼,跟她道别。

“欢迎至极。”林媛笑着点了点头。

临出门,柳娘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才慢慢走了出去。

待柳娘离开,金氏望着那慢慢浮动的帘子,叹了口气道:“哎,她也是个可怜的人哪!”

林媛知道这是在说柳娘,听刚才林思语话里的意思,她大概也能猜出来柳娘的遭遇了。

金氏许是好久没有找到可以说话的人了,今儿跟林媛在一起说了不少话,这不,又开始跟她说柳娘的悲惨身世了。

“听说这柳姨娘啊,以前家里也不是穷得非得到了卖女儿的地步,要不是她那个大哥和大嫂,她也不至于沦落到了卖入青楼的地步。哎,穷人家的女儿最是可悲,她爹娘花光家里所有的积蓄给她大哥娶了媳妇儿,原本以为好日子就要开始了。没想到啊,这个媳妇儿是个泼辣货,进门刚一个月,就把他们老两口连带着妹妹一起撵了出去,那可是寒冬天啊。老两口岁数大了,禁不住折腾,又冻又饿,熬了俩月就去了。就在柳娘伤心不已的时候,她那个哥嫂来了,把她带回了家。本以为是哥嫂良心发现有了悔改,却不想给她下了药将她卖入了春风楼!”

金氏啧啧两声,似是没有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不堪的兄嫂,语气里满是同情。

林媛眨了眨眼睛,想起了自己刚刚成为林媛时的情形,她不就是差点被亲三叔三婶给卖了吗?还有她的妹妹,也差点被卖去给人家为奴为婢。只是,跟柳娘相比,她们要幸运的多,因为她性子强硬,柳娘性子绵软,即便到了绝望的边缘,也没有做出任何反抗。

林媛猜想,这女子或许也想到过自尽吧,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支撑着她慢慢地走到了现在。

她眨了眨眼睛,眼神饶有深意地看向了李妈妈,李妈妈身子一愣,眼神开始躲闪。

呵,她还没说什么呢,这老货就开始心虚了。林媛冷笑,更加坚定了当初自己和妹妹被卖的事,就是这个老货在背后唆使的。

金氏见林媛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禁有些纳闷:“媛儿,你在想什么?”

林媛一笑,在李妈妈心虚地汗流浃背的时候放过了她,说道:“媛儿是在想自己的事呢,跟柳娘比起来,媛儿要幸运的多,虽然以前也差点被卖了,不过好在最终还是平安地留了下来。”

听说林媛也有过类似的经历,金氏震惊地合不拢嘴了。在她看来,这个小丫头虽然出身不好,但是非常聪明,且很有经商的头脑,这样的孩子,得是多么不长眼的人才会舍得把她给卖了啊。

金氏忍不住问了问,林媛却是明显不想再提起以前的事,笑着摇了摇头:“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反正我们现在已经跟那些人没有关系了,不提也罢。”

她已经这么说了,金氏若是再听不明白就不应该了,敢情是林思语那边的人干的啊!也难怪,能养出林思语那种忘恩负义的东西来的父母,肯定是不长眼的。

想到这里,金氏不禁对林思语有些纳闷:“媛儿,你以前跟林姨娘也算是一家人,想来,你对她很是了解吧?”

林媛勾唇一笑:“嗯,很了解。”

“那你觉得她怎么样?”

怎么样?当然是好了!

“林姨娘在我们林家坳可是最美的姑娘呢,从她出生开始,她娘亲就极少让她出门,而且好吃的好喝的,日日供着养着,就跟城里的大家闺秀似的。别说村里的男人了,就连我们这些小丫头们都难得见她一面呢。”

“是吗?”这么说来,这林思语从小也算是个本本分分的丫头了,金氏不禁有些失望。

林媛看她那表情便知她心里所想,话题一转说道:“不过,别看林姨娘如此,其实她也是个心比天高的女子呢。我记得那时候我们还在一个院子里住,我就不止一次听到她说,以后嫁人一定要找个年轻俊美且家世极好的男子。她是我们村里最美的姑娘,找个这样的男子,定然不成问题。没想到,竟然……”

竟然进了李府,给一个老头子做小妾。这话林媛没有说,金氏却是听明白了。虽然对林媛的话有些反感,但是想到她应该不知道林媛就是被自己做主接进府里来的,也就没有跟她计较。

不过,林媛说林思语一心想要嫁个年轻俊美的男子的话,却是给她提了个醒,林思语其实跟林媛十一年出生的,只是她生日大些,今年也就才十三岁而已,这样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真的能把全部心思放在李昌那个老头子身上吗?

又跟林媛说了会话,金氏便有些困乏了。林媛极有眼力劲儿地起身告辞了。

金氏赶忙让紫玉把早就准备好的礼物给她带上,还让紫玉亲自送她出府。

林媛巧笑嫣然,婉拒了紫玉:“姑母,哪里还敢劳烦紫玉姐姐送我?您随便找个小丫头就行了,还是让紫玉姐姐留下来照顾您吧。”

金氏一笑,也不跟她客气:“你倒是孝顺,知道紫玉最合我的心思,换了别人啊,我还真就用不习惯呢。”

紫玉看金氏同意了,挥手招了个小丫鬟过来,把礼物给了她,再三叮嘱她一定要把林姑娘好生送出去。

林媛一瞧,这小丫鬟不就是来的时候迎接她的那个吗,虽然话挺多,不过没啥心眼儿,嗯,正和她心意。

虽然紫玉没有亲自把她送出去,但是还是把她送到了金氏的院子门口才回去。

出了金氏的院子,刚走到花园里,林媛就远远地看到了柳娘和樱桃的身影。樱桃显然也瞧见了她,赶忙弯下腰在原地开始转悠。

林媛一笑,迎了上去:“柳姨娘,好巧啊。”

柳娘是妾室,林媛是金氏名义上的侄女儿,妾室是半个主子,但是林媛却是客人和主子,所以,她向林媛行了个礼,温柔笑道:“林姑娘,您这是要回去了?”

林媛点头,看了樱桃一眼,问:“柳姨娘这是在找什么?”

“哦,我看天气好,在这里逛了逛,没成想,耳环掉了一只,这不,樱桃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柳娘抬手摸了摸耳垂,果然,那里少了一只红玛瑙耳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