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陈柱一家离开/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心思一转,回头对那个帮她带路的小丫鬟说道:“这花园这么大,我看樱桃一个人也找不到,这样吧,正好我也不着急回去,就麻烦这位小姐姐帮柳姨娘一起找找吧。我相信找到了以后,柳姨娘肯定会有赏的。”

那个小丫鬟原本还不想帮忙,听说有赏,立马脆生生地答应了,把手里的礼物放旁边廊上一放,就加入到了寻找耳环的队伍之中。

林媛勾了勾唇角,看向柳娘:“柳姨娘找我有事?”

柳娘一愣,随即自嘲一笑:“樱桃之前跟我说起过林姑娘,我当时还不相信,此时,却是服了。”

林媛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笑道:“服了我什么?”

柳娘也挨着她坐了下来:“林姑娘你聪明绝顶,有勇有谋啊,虽然都是一样的出身,但是,你比我要坚强地多。”

看来这柳娘对她打听了不少事。林媛看了看自己坐下来的地方,那是一个小花坛的边缘地方,因为现在花坛里的花基本已经凋谢,所以不会扎到她们。但是花坛边上还有不少碎草屑和尘土,她向来是大大咧咧的,不在意这些,没想到柳娘竟然跟她一个性子。若是换了林思语在这里,定然会不屑地指责她不注重形象,若是换了金玉儿,应该会用帕子擦擦再坐下吧。

想到这里,林媛不禁莞尔一笑,对柳娘多了几分亲近。

也许是坐到了一起减少了一些隔阂,柳娘对林媛说气话来也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她揉了揉手里的帕子,轻声说道:“林姑娘,我,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哦?”林媛诧异地看向柳娘。

柳娘咬了咬唇,有些纠结地说道:“樱桃,樱桃的大哥是不是在您的铺子里做工?我,我想拜托您照顾一下他。”

“为什么?”林媛饶有兴趣地笑了笑。

柳娘都快要把嘴唇咬破了,整齐的牙齿上隐约都要染上红色:“那个,樱桃在春风楼时,就跟…我了。我,我想帮帮她。而且,她大哥人品很好的,很老实,做事也踏实。林姑娘,请您……”

林媛的眼睛亮晶晶的,看得柳娘有些心虚,后边的话有些说不下去了。

看她如此,林媛收起了玩笑的心思,不想再逗她了,拍了拍她的手,声音很轻,但是语气很坚定:“放心吧,我会的。”

柳娘稍稍一愣,没想到林媛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她还以为会……

时间差不多了,樱桃那边看了过来,柳娘这才回过神来,冲她点了点头。

樱桃会意,随手往小丫鬟附近的草坪里扬了扬手,而后便传来小丫鬟惊喜的呼声:“呀,找到了!找到了!”

林媛抿唇一笑,幸好今日跟着出来的不是紫玉,不然的话,她们这点小把戏早就被紫玉拆穿了。

柳娘欣喜地接过了耳环,樱桃自然也给了她一个碎银子,小丫鬟高兴地谢了,拿起刚刚放到廊上的礼物,给林媛引路离开了。

望着两人的背影,樱桃有些焦急地问道:“姑娘,怎么样?”

柳娘点点头:“她同意了。”

“真的?”

柳娘也有些纳闷,没想到林媛居然会这么容易就同意,而且很明显的她已经猜出了沈大军根本就不是樱桃的大哥,而是她那个从小青梅竹马,一直对她不离不弃的穷汉子。

其实林媛帮助柳娘无非就是出于对她的同情和怜悯,而且沈大军那个男人的确很靠谱,即便柳娘被卖身青楼,甚至还给李昌怀过一个孩子,他都没有放弃,这样的男人太难得了。这样一对苦命鸳鸯,能帮忙便帮一帮吧。

从金氏那里听来的事,林媛一回到林家坳就跟刘丽敏说了。百年饼屋在驻马镇开了很多年,即便身处乡下的刘丽敏也是知道的。一听林媛说要把这个铺子盘下来给她开酒坊,简直震惊地连嘴巴都合不拢了。

“媛儿,你,你说的是真的?百年饼屋?那个铺子,很大的!”刘丽敏原本只是想要个小铺子而已,没想到林媛一出手就给她找了个最大的,还是两层!

林媛挑了挑眉:“小姨,既然要开铺子就得有魄力,你连开酒坊的魄力都有,怎么还会担心铺子大呢?”

刘丽敏咽了口口水,恢复了镇静:“我,我哪里是嫌大了,我是,担心我自己的银子不够。”

林媛早就料到了她会这么说,当即就拍了拍她的胳膊:“放心放心,既然我能给你找个这么大的铺子,肯定就已经帮你想好了。这个铺子就当是我福满楼跟你的合作诚意,只要刘老板你保证,生产出来的特色酒,只给我们福满楼供应,我就把这个铺子免费送给你啦!”

“真,真的?”刘丽敏这次是更惊讶了,这下不仅是铺子有了着落,就连以后的销量都不用愁了。福满楼啊,她现在每天都在听小林霜说呢,邺城、茶树镇,还有附近好几个镇子都有它的分店。若是自己的酒能通过福满楼出售,还怕她的酒坊做不下去吗?

林媛笑着点了点头,只是还没等她说话,一个低沉的声音已经当先在门口吼了起来:“刘丽敏!你说你想干什么?开酒坊?我看你是想进染缸了!”

闻言,林媛身子本能地一缩,扭过头来看向门口气呼呼的范氏,怯怯地笑了笑:“外,外婆!”

范氏瞪了她一眼:“臭丫头!你还给她帮忙,等会儿我再收拾你!”

说着,三两步走到刘丽敏面前,一把拽住她的耳朵,将嗷嗷叫唤着的刘丽敏揪进了里屋去。

林媛缩了缩脖子,十分不厚道地靠在门口听起了墙角。哎呦,范氏这臭脾气还真不是盖的,小姨这暴脾气原来都是遗传了外婆啊。

听着里边的数落,林媛捂着小嘴儿笑了起来。范氏女训女诫地教训了一通,什么开酒坊不是女子做的事了,要实在想开可以开个绣坊啊布坊什么的。总之,酒坊这个东西,在范氏的眼里,就是男人才能干的事!

现在林媛终于明白当初刘丽敏为什么不肯告诉她自己的打算了,她应该也是怕自己像范氏那样不支持吧。

不过,刘丽敏是谁?她打定了主意的事,就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不然的话,她早就听了母亲的话随便找个男人成亲了。

林媛听着听着,里边的声音慢慢小了,不一会儿,刘丽敏耷拉着脑袋出来了。

“小姨?怎么样?”林媛死死掐住自己的胳膊,不让自己露出一点儿笑意。

刘丽敏瞪了她一眼:“死丫头,你刚刚不是偷听到了吗!还问我!”

林媛噗哧一乐,嘻嘻笑了起来:“我这不是没有听完整吗。快说啊,外婆还会不会找我的麻烦了?”

“不会了。”白了她一眼,刘丽敏蔫头耷拉脑地撇了撇嘴:“但是我的麻烦来了。”

能让刘丽敏变成这样,也就只有一件事了,果然没猜错。

刘丽敏苦着脸,鼻子都快要酸了:“老太婆说,三年之内必须成亲,不然的话,就给我把酒坊关了!”

噗。

林媛还没来得及笑出声,就被刘丽敏一把拉住:“臭丫头!你还笑,太不仗义了!你外婆不整治你了,看我怎么整治你!”

说着,一双贼手已经挠上了林媛的小腰,整个房子里全是林媛的笑声和求饶声。

范氏得意洋洋地坐在里屋的炕沿儿上,完全无视外边的吵闹,盯着手里刚刚从小闺女那里骗来的成亲保证信,笑得狡黠。

第二天一大早,林媛连早饭都还没有吃,就听到隔壁陈老头儿家吵吵嚷嚷的,甚是热闹。想来,应该是陈世美来接父母去邺城的。

陈老头儿两口子要离开林家坳的事,林家信两口子已经听林媛提起过了,本来两人还打算过去打个招呼告个别的。谁知道,人家陈老头儿连门都没让他们进去,就把两人给撵了回来。

这件事两口子没有跟林媛说,就怕她心里不痛快再去找陈老头儿的茬儿。要不是小林霜贼兮兮地偷偷跟了过去,只怕家里都没有人知道了。

听着那边隐约传来的陈老头儿趾高气扬的声音,林媛撇了撇嘴,这陈老头儿就是个眼瞎心也瞎的家伙,居然都没有看出来那个王巧心根本就不是真的想要接他们过去。哼,等着吧,这老头儿希望越大,到时候失望就越大,他受罪的日子,在后头呢!

吃过饭,林媛和夏征就打算往镇上去了。刚一出门,就瞧见陈婶子等在门口,望眼欲穿地等着她了。

“陈婶子,你找我?”林媛赶紧迎了上去,这都冬月了,天气极冷,即便穿着棉衣,但是在外边等半天也是很冷的。

陈婶子两只手揣进袖子里,鼻头都冻红了,看到林媛出来高兴地眼睛亮了亮:“媛儿啊,婶子,婶子要走了。”

刚说了一句话,陈婶子的眼圈就红了,声音也开始哽咽起来。

林媛叹了口气,知道陈婶子不光是舍不得自己,应该也是对林家坳有了感情了,毕竟他们已经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哪里是说割舍就能割舍的?

“婶子,别哭了,你这是去邺城呢,是去享福的,是该高兴的好事!”林媛细声劝着她。

陈婶子抬抬袖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林媛这才发现,她身上穿的衣裳也变了,以前的粗布棉袄变成了丝绸的褙子和长裙,只是这衣裳的颜色太暗了,若是肤白的人穿着还合适,陈婶子一辈子跟黄土地打交道,早就晒黑了,再穿这样的衣服,更是显得她黑了。不仅如此,这衣服明显不合身,太肥了些,而且,好像不是新的。

林媛叹了口气,陈世美是个男人,这衣裳肯定是王巧心预备的了。不过瞧着这质地,应该也是拿的她娘不穿了的旧衣裳吧。

陈婶子从怀里拿出来一个小布包,层层打开:“媛儿啊,你是个好孩子,婶子还妄想着哪天你能嫁进我们陈家做我的儿媳妇儿。不过,哎。这个银钗子,是婶子年轻时候的嫁妆。婶子知道,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身上带着的首饰也多了,不一定能看上婶子的东西。但是婶子还是希望你能把这个留下,就当是婶子给你的一个纪念吧。”

说着,陈婶子把手里的银钗子塞进了林媛的手里。

林媛是不打算要的,毕竟这是人家的陪嫁,意义非凡。可是,看着陈婶子那企盼的眼神,再加上她刚刚的话,林媛有些不忍心拒绝了。

“婶子,我怎么会嫌弃呢,这个钗子真好看,我会好好保管的。”林媛将银钗子紧紧攥在手心里,感觉到上边还隐隐残存着陈婶子的体温。

陈婶子见她收下了,高兴地连浑浊的眼睛都亮了许多,拉着她的手絮絮叨叨说道:“媛儿啊,这些年,谢谢你照顾我们,要不是你,只怕婶子这把老骨头早就顶不住了。哎,你柱子哥,他没有福气,娶不到你这么好的媳妇儿。也是我们陈家没有福气啊,不过现在好了,你身边有更优秀的小伙子了,婶子也为你高兴啊。”

看了看一直在林媛身后站着的夏征,陈婶子是由衷地祝福着他们。

原本还对陈婶子送给林媛东西有些芥蒂的夏征不禁摸了摸鼻子,自己刚才好像误会这个老妇人了。

林媛拍了拍陈婶子的冻得发凉的手背,柔声叮嘱着:“婶子,以后去了邺城,有柱子哥照顾你了,你就可以享福了。不过,你自己还是要好好照顾好自己,看不惯的咱们就不看,听不顺耳的就不听,可别委屈了自个儿,啊?”

陈婶子笑着点了点头,也连声说着让林媛一家人保重身体的话。因为马上就要走了,她也没有时间再进屋去跟林家信两口子告别了,就让林媛帮她把话带过去了。

两人正说着话,隔壁院子里的大门开了,陈婶子匆匆跟林媛告别后就走到了她家门口停着的那辆马车前。

大门开了,首先出来的是两个丫鬟打扮的女子,每人手里拎着一个几乎空荡荡的包袱,随风一吹,那包袱在她们手上都要跟着来回摇晃。

林媛眯了眯眼睛,想起刚才吃饭时听到的话不禁好笑。这陈柱子果然变身陈世美了,家里什么东西都看不上了,这个也扔,那个也扔的,就连自己看了多年的圣贤书都懒得带走了。

正想着,夏征突然从身后捅了捅她胳膊,林媛顺着夏征的目光看过去,正看到陈老头儿戴着一顶高帽子在陈世美的搀扶下慢慢走了出来。

的确是顶高帽子!那帽子黑乎乎的,又高又大,高到陈老头儿出门时都撞到了大门的门楼,那帽子一歪,陈老头儿赶紧小心翼翼地扶了扶,还珍惜地用手指头轻轻弹了弹不知道有没有的灰。

林媛夏征互望一眼,差点喷出来。这陈世美也太糟践人了吧,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这么一个高帽子给他老爹戴,而且还那么大,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没有脑袋的人直接把帽子戴到了脖子上。

陈世美扶着陈老头儿出来,一看到陈婶子就叫了她一声,而后把陈老头儿嫌弃地丢给了她。

虽然看不见,但是陈老头儿的听力极为敏感,早就听到了林媛的声音。知道这个小丫头在旁边,他更是端起了架子,以为自己现在就已经当上了大老爷似的。

夏征不屑地瞥了一眼,以为自己穿了个质地好的旧袍子就是大老爷了?真是做梦!

陈婶子扶着老头子上马车,那陈老头儿却在马车前停了下来,转过身来,冲着自己居住了将近四年的旧房子,对陈世美说道:“世美,我们从南方逃难到这里,也住了四年了。虽然这房子破旧不堪,但好歹你在这里生活学习了多年,它为我们遮风挡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我们要走了,世美,你来给这个房子拜上一拜,也算是叩谢它多年来对我们的帮助。”

什么?!

陈世美对老爹这一荒唐的说法有些讶异,让他给一个破房子叩拜?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不是笑话吗?

“爹,你这怎么又出幺蛾子了!快上马车吧,巧心还在镇上等着我们呢!”陈世美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给陈婶子使了个眼色,让她赶紧把他扶上车去。

陈婶子无奈,架着老头子的胳膊就往车上送,哪知陈老头儿倔脾气上来了就是不肯走。

“巧心巧心,你满脑子都是她!”陈老头儿恨铁不成钢地戳着自己的拐棍,恨不得那地面就是陈世美的脑袋壳子,非要被她给戳醒不可,“对待自己的女人,不能这么惯着!你瞧你娘,你得让那个王巧心像你娘这样听你的话才行!你得把她拿捏在手心里,让她事事听你的,时时看你的脸色!真是没用的东西!”

陈世美烦躁地皱了皱眉头,自打他懂事开始,他就一直看着娘亲在老爹的打骂下生活,他虽然觉得自己的娘很没用,但是也不希望自己变得跟他一样。更何况,对方可是王巧心,那可是县太爷的女儿,别说动人家一个手指头了,就是说句重话他也不敢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