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 火锅,收购百年饼屋/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行了行了,赶紧上车吧!”陈世美余光瞥了旁边的林媛二人一眼,只觉得这个老爹实在是太给他丢脸了,要不是家里只有他这一个独子,他是真的不想把他们接到邺城去。

见儿子不但不听自己的话叩拜,还语气强硬地打断了自己,不禁又气又恼,胳膊使劲儿一甩,挣脱了陈婶子的手,哼道:“让你叩拜,你叩拜了没有?啊?别以为你现在攀上了县太爷家的闺女,就觉得自己翅膀硬了!我告诉你,要是没有你爹我,你这会儿早就死在大火了!可怜我老头子配了一双眼睛,竟然救了个白眼儿狼回来!早知如此,就该让你烧死在那场大火里算了!”

这话真是诛心啊!陈世美紧紧咬着嘴唇,小时候的记忆他其实有很多都已经模糊了,但是自己的家被烧那天的情形,却是清晰地烙印在他的脑海里。若不是这个老爹喝醉了酒半夜回家耍酒疯,他们家会无缘无故地起火吗?还不是这个老头子把煤油灯不小心碰到了炕上才着起来的吗?要不是他,他们家的火也不会连累了街坊邻居,让他们一家子在老家混不下去!现在,他又开始埋怨自己了!背井离乡那么多年,都是拜这个老头子所赐!活该瞎了一双眼睛!

林媛在一旁静静地听着,此时才弄明白,原来这陈老头儿一家子根本就不是逃难过来的,而是在家里把自己房子给烧了啊!

陈婶子见爷俩又杠上了,陈老头儿甚至都提起了当年的旧事,赶忙轻声劝着儿子。

但是让陈世美给一个破房子叩拜那是不可能的,他哼了一声,走到门口去,使劲儿跺了跺脚,而后用脚跟在地上砸了三个洞出来。反正陈老头儿眼瞎,他有没有真的叩拜又不知道。

陈老头儿竖着耳朵听了半晌,根本分辨不出这声音是不是在叩拜。陈婶子赶忙在他耳边说了句:“好了,儿子的衣裳都弄脏了,赶紧上马车吧,太冷了。”

听了陈婶子的话,陈老头儿这才哼了一声,任由她把他扶进了马车里。

陈世美演了一出好戏,可把林媛和夏征给乐坏了,没想到这陈世美看着文质彬彬的,竟然还有这样的心眼儿,连他老子都敢骗,真是有意思。

让林媛和夏征看了一场好戏,陈世美面色微赧,他摸了摸鼻子,咳嗽一声,走到二人面前,神色复杂地看着林媛说道:“林媛,我要走了,以后,应该就会在邺城生活了。虽然咱们俩没能走到一起,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这些日子以来对我爹娘的照顾。”

林媛撇了撇嘴,昨天还说跟她要二两银子呢,今儿就来感谢她了,真当她是二愣子啊,能随便忽悠。

见林媛不说话,陈世美瞥了旁边的夏征一眼,虽然知道林媛是福满楼的东家,但是对于夏征他却是不知道的,只是以为是驻马镇哪家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不过,有钱又怎样,跟邺城相比,也只是个乡巴佬儿。

想到这里,陈世美的优越感油然而生,有些傲慢地收回视线,假惺惺地说道:“虽然你是福满楼的东家,邺城也有你的分店,不过,邺城大了去了,在那里,你的香满楼就就只能算是个一般的酒楼,根本就上不得台面的。所以,看在这几年我们是邻居的情分上,我也提醒你一句,做事啊,不要太过骄傲,一定要脚踏实地,踏踏实实的。知道了吗?”

不等林媛说话,陈世美已经自顾自地继续显摆自己的优越感了:“以后你们若是到了邺城,不妨去县太爷府上找我,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了,也可以来找我。看在咱们同为邻居的份上,能帮忙的我一定会伸把手的。哦对了,你们若是想去的话,一定要早些去,我怕你们去晚了,我就已经不在邺城了。”

林媛狐疑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们一定会遇到麻烦呢,没准遇到麻烦的就是你呢!

只是她这个迷茫的眼神在陈世美眼里,已经完全变了模样。

陈世美笑道:“哦,你是想问我去京城做什么吧?咳咳,我啊,是要去京城考状元的。哎,不用预祝我成功,我啊,是一定会把状元的头衔收入囊中的。到时候,我肯定会得到皇帝陛下的青睐,将我留在翰林院做个掌院什么的,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末了,陈世美十分慷慨地拍了拍夏征的肩膀,一副哥俩儿好的模样:“以后若是有机会,就到京城转转,那可是个大地方,保准你大开眼界。别总是待在驻马镇这个小破镇子里,以为自己能耐的不行,跟只井底之蛙似的。”

说完,还不等林媛二人反应过来,陈世美已经施施然地上了马车,跟两人挥了挥手,出村去了。

林媛夏征面面相觑,突然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夏征更是厉害,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扶住了墙,才没有让自己笑得瘫软在地上。

林媛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泪花,学着方才陈世美的口气,在夏征身上拍了拍,道:“以后有机会,就到京城转转,别总待在驻马镇,跟个井底之蛙似的。哈哈。”

林媛这话,让原本已经有些止住笑的夏征再次狂笑起来。没想到啊没想到,他夏征活了将近二十年,居然还有人告诉他让他去京城开开眼界!要知道,他可是从京城里千方百计逃出来的啊!

“这个,这个陈柱子,真以为,攀上了个王巧心,就成了,成了人上人了?”

夏征笑得都快上不来气儿了,好不容易顺了顺气,才把话说完整:“以为翰林院那么好进的?还掌院,让翰林院那些老学究们听到了,不得一人一口口水把他给淹了?哎呦,我的肚子!”

林媛也好笑地看着他,道:“哎,不是我看不起他,你觉得,他能考中状元?”

夏征摇摇头:“他要是真有那个自信,还能跟王巧心勾搭上了?再说了,京城里有才学的人多了,他这个半吊子,能考进前五十都是奇迹!”

对于夏征的这句话,林媛是赞同的。陈世美口口声声说让夏征去京城见见世面,其实最该去见世面的应该是他才对。京城里那些麒麟才子们哪个不比他学问高?居然还妄想能够考上状元!

且不说京城里的人了,就光驻马镇学堂里的学子们,他应该都比不上。虽然这个学堂风气不大好,但是里边有真材实学的也大有人在。

她可记得,当初陈柱子去考试,就没有考上呢,回来了不找自己的原因,反而说考上的那些人都是找了门路托了关系的。若真是如此,那她二表哥刘志阳又怎么说?他可完全是靠自己的实力考进去的呢!还有马家庄的马俊英,瞧人家那气度,明显就比陈世美高出好几个档次。

连驻马镇的人都比不上,他还妄想打败京城的人,真是太自大了。

“好了,不许再想他了。”夏征见林媛如有所思的模样,一只大手附上她的头顶,在她刚刚梳好的头发上来回揉了揉,“以后,你这小脑袋瓜里只能想我一个男人!”

夏征霸道地宣示着主权,林媛皱眉将他的手打开,哼道:“就你一个男人?那我爹呢?”

也不行!夏征差点就脱口而出这三个字,不过在看到林媛危险的眼神时,还是及时改了口,笑嘻嘻道:“你爹就是我爹,当然可以了。只有我俩,不能再有别人了。”

“那永严呢?”林媛歪着头,眯着眼睛好笑地看着他。

夏征咬了咬牙,这个坚决不行。

“永严有娘想着,以后还会有他媳妇儿想着,哪里还轮得到你?”

林媛被夏征那嫌弃的目光打败了,敢情她盼来盼去的这个小弟弟,都没有她的份儿了啊。

眼看着已经是冬月了,离腊月不远了,火锅的事也得提上日程了。锅子和炉子,因为要的太多,即便老铁头那里推掉了不少别的活儿,但是一时半会儿也做不出来。

所以,林媛趁着这个工夫,就赶紧琢磨着火锅的配菜了。青菜的事今年是没有了,之前她想好了用温室的办法来种菜,并且把这个想法跟大舅说过之后,他真的就回去琢磨了。虽然到目前为止,只建出了一间温室来,但是好在里边的菜真的长大了,就是比当季的要小一些,所以造温室的事,还要再好好琢磨琢磨才行,恐怕今年是造不出来了。

虽然没有反季蔬菜,但是应季蔬菜也不少,大白菜胡萝卜冬瓜豆芽,都能涮锅子吃。至于其他的东西,除了已经开始制作的鱼丸和牛肉丸,林媛又从豆腐下手,做出了豆皮和豆干。豆皮和豆干都是豆腐的附属品,制作技艺又简单,所以林媛很快就把这两样东西做了出来。

豆皮和豆干在涮锅的时候很好吃,而且豆制品也有营养,林媛做出来的东西都是没有添加任何其他东西的,所以大家都很喜欢。不仅如此,豆皮还能凉拌,豆干还能炒菜。林媛想着等以后有空了,她还可以做出干锅来,肯定又能引起一场轰动。

说起了火锅,夏征也邀功似的凑了上来,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声什么。

林媛一愣,眉头高挑:“你是说,那个小土豆没有毒?”

夏征得意勾唇:“当然没毒了,你看老烦,这不还活蹦乱跳的吗?”

林媛噗哧一乐,想到老烦这两天为了火锅跑前跑后,又是主动试菜,又是包揽大活儿小活儿的,确实很是活跃。

不过,对于夏征说的小土豆没毒的事,林媛也是意料之中的,毕竟土豆有不少品种,看来夏征这次赶巧碰到了那种迷你土豆了。虽然这种土豆很小,但是味道却是差不多的,而且很适合做一些蒸炸的小食儿吃。

土豆园的大难题解决了,夏征这几天也是神清气爽精神抖擞,天天跟在林媛屁股后头转悠,瞧得她都有些头晕了。

索性林媛就把制作土豆粉的事跟他说了,让他赶紧找人。一听说又有新东西上市,别说夏征了,就连老烦都来劲了,自告奋勇地要当第一个试菜的人!

林媛一阵无语,这老烦真是生错了时代,若是在大清朝,只怕慈禧太后会稀罕死他的!

夏征的土豆园不小,土豆更是收获丰富,除了给各个店铺送货,剩下的还有不少,正好可以用来做土豆粉。做土豆粉工序不难,经过一系列的提粉打芡之后,再把芡粉育香和面,然后在沸水里用漏勺把面团做成条状,最后过冷水晾干就行了。

土豆粉烹饪之后,色泽鲜亮,柔软筋颤,润滑爽口,特别美味。特别是在涮锅的时候吃,跟其它配菜一起下锅,完全可以当做主食来吃。

除了涮锅吃,土豆粉还可以单独做成一道小吃,加上切成细丝的豆皮和青菜卤蛋,就是一碗地地道道的酸辣土豆粉了。不过,林媛现在还不想把酸辣土豆粉做出来,好东西若是一下子上市,大家就不稀罕了,一定要一样一样来才会更加吸引人。

豆腐坊的豆皮豆干和土豆园的土豆粉准备好了之后,老铁头那边也已经做出来了第一批涮锅的锅子和炉子了。瞧着那一个个崭新的锅子,林媛心里一阵激动,这火锅是继豆腐和糕点之后,她的又一个创新。因为锅子和炉子还没有完全做出来,所以林媛打算先在福满楼上市火锅,其它分店再陆续上市。

这些天忙活着火锅的事,百年饼屋那边也有了消息,诚如金氏所言,陈掌柜因为危害百姓身体,被李昌一下子打入大牢五年。五年虽然不长,但是对于年近五旬的陈掌柜来说,这五年能不能熬得下来还真是个大事。

对于陈掌柜被打入大牢的事,镇上不少人都已经提前得知了消息。而且,跟林媛了解到的一样,大家应该都已经清楚了陈掌柜的夫人并不是能够撑起大局的人物,所以,在林媛找上陈氏的时候,就已经有不少人找上了门。就连孟家酒坊都打起了她的主意,想要把百年饼屋给买下来。

只是,那个陈氏显然也不是吃素的,把价格提得有些高,在看到找上门来的人更多了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利欲熏心,更是把价格一提再提,让不少买家有些接受不了。

如此一来,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就开始动歪脑筋了,软的不行来硬的。不少城里的小混混三更半夜就到陈宅去闹事,有时候丢点砖头,有时候往院子里泼粪。还有更狠的,也不知道大冬天的从哪儿弄来了一大袋子蛇,竟然给扔进了陈宅去,满袋子蛇乱窜乱爬,这可把陈氏给吓瘫了,小儿子更是吓得接连病了三天。

来闹事的还不仅仅是这些人,因为陈掌柜在糕点里放五石散引起了民愤,不少比较激愤的百姓又气又恼,天天堵着陈宅的大门,又是扔臭鸡蛋又是扔烂菜叶子的,非要陈家人给他们一个说法,如此一来,陈家人根本连门都不敢再出了。

这样一闹,白天出不了门,晚上还得时时刻刻提心吊胆,陈氏的精神没有几天就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此时她已经万分后悔自己当初漫天要价了,可是想要再改也已经没有人能帮她了。

就在这个时候,刘掌柜就像个盖世英雄一样出现在了陈氏面前,帮她平息了民愤,赶走了小混混。

陈氏感激不尽,当即就跟刘掌柜签订了转让铺子的协议,虽然价格高了一点点,但是比起她当初的漫天要价还是公道了许多的。

拿着百年饼屋的地契,林媛唇角不自觉地勾起了一个弧度,价格高一些就高一些吧,一个女人也不容易。不过,这件事还真是多谢了那些藏在背后挑事儿的人,不然的话,她还真不知道从何下手呢。

因为这个铺子是给刘丽敏买的,所以在签协议的时候,刘掌柜直接把名字写成了她的名字,所以在外看来,这个铺子根本就不是福满楼买下的,而是一个乡下女子买的。

将地契交给了刘丽敏,刘丽敏激动地差点落泪,她终于有自己的铺子了,简直跟做梦似的!

百年饼屋虽然号称百年,但是根本没有那么久远的历史,所以这个铺子里不少东西都是新的,刘丽敏接手之后,只需要把其中的货架改一改,别的地方根本就不用装修,特别是二楼的雅间。如此一来,刘丽敏又节省了不少装修的费用。

这边刚开始着手做货架,陈氏那边又传出来了新鲜事。据说在陈氏把百年饼屋转手之后的第二天,陈氏就把下人们全都遣散了,第三天陈氏娘俩儿就已经不见了踪影,原来的陈宅也已经低价卖了出去。而最值得一提的事是,跟陈氏母子一起消失的,还有陈宅的管家,这个管家在陈宅多年,虽然只有三十来岁,但是据说能力极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