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 生意火爆/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听着这些八卦新闻,不禁有些同情起大牢里的陈掌柜了,一个是年近五十的老头子,一个是三十来岁的管家,怎么看这件事都是陈掌柜这个老头子被他媳妇儿和他的管家给戴了绿帽子了,甚至还帮人家养了多年的儿子。

不过,这些事在林媛看来都是无关紧要的,她现在忙得很,要一边照顾着酒坊那边的装修,还要一边照看着火锅上市的事情。

林媛不在意这些事,不代表别人也不在意。孟家酒坊的家主孟同听着管家打听到的事,气急败坏地砸了手里的茶杯,低沉着声音吼道:“老爷我花费了那么多银子雇小混混闹事,怎么到头来让别人给捡了便宜?可恶!”

管家皱眉,也有些不可思议:“据说是有人出面请了镇上的地头蛇,咱们找的那些小混混都是小喽啰,跟那些地头蛇比起来根本就不值一提。老爷,咱们这次是被人给阴了。”

孟同哪里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是现在铺子已经没了,再说别的也没用了。孟同阴狠的眸子一转,问道:“是谁买下了那个铺子?打听到了吗?”

“据说是城外的一个乡下女子,姓刘。应该没啥背景,只是,听说她好像也要开酒坊。”

“也开酒坊?”孟同唇角一勾,露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开酒坊好啊,那我就让她看看,到底谁才是驻马镇的第一酒!”

腊月初一这天,福满楼正式推出了火锅,正如林媛预想中的一样,这火锅一上市,立即引起了全城的轰动。

当天,几乎大堂里所有的桌子都被占满了,雅间更是别提,甚至还有人愿意跟别人拼成一桌来吃饭的。

对于火锅的口味,林媛只推出了麻辣、微辣和鲜香这三种,所以不少食客在第一天吃过鲜香味道之后,又在第二天尝试了麻辣味道。总之,火锅的生意,完全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火爆!

当然,能让火锅火爆的原因不仅仅是这种独特的吃饭方式,还有火锅里各种新鲜的食材,土豆也就罢了,之前有来过福满楼吃饭的人都知道土豆。让人新鲜的则是豆皮都干和各种丸子。

豆腐上市也有几个月了,即便做成来的味道千变万化,但是不少人也已经吃腻了,现在多出来了味道不同的豆皮豆干,自然引得不少人流连忘返。还有那丸子,有弹性有咬劲儿,味道也好。特别是牛肉丸,居然还能在里边加上馅料,一个丸子吃出两种口味,真是让他们又新鲜又好气。

这天一大早,莲儿就亲自来到福满楼跑腿了,说是中午的时候金玉儿会过来尝试一下火锅,希望能给她们留一间雅间。

金玉儿跟林媛关系匪浅,林媛自然痛快地答应了。原本还以为跟金玉儿来的会是她的母亲,结果中午一看,竟然是金老太太!这可把林媛惊得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自从上次在金府的事之后,林媛也有好些日子没有见过她了,这次再看她,金老太太的精神愈发矍铄,虽然依旧坐着轮椅,但是显然已经十分适应了。

“金老太太,没想到您今儿会来啊!”林媛一看到她赶忙迎了上去,娇笑着跟她打招呼。

金老太太显然也十分喜欢这个嘴甜且有能力的小丫头,笑着夸道:“林老板的生意越做越大,这火锅的名气更是连邻镇都知晓了。我这老太太要是再不来尝试一番,只怕就要被人给笑话成没见过世面了。”

林媛呵呵一笑:“有玉儿姐姐看着您,谁敢乱嚼您的舌根子?”

林媛挑眉,冲金老太太后边的金玉儿使了个眼色。

金玉儿从进门开始就亲自推着金老太太的轮椅,看着她那熟练的动作,想来这些日子应该没少干这事。林媛不禁有些感慨,现在的金玉儿显然跟以前的金玉儿不同了,虽然眉眼间还有些冷淡,但是眼底的笑意却是慢慢多了起来。特别是当林媛冲她使眼色的时候,金玉儿竟然微微有些娇羞。

金玉儿还没有说话,金老太太就当先回过身去,抓住了金玉儿的手,宠溺地说道:“可不是呢,玉儿可是个好孩子,天天想着我这个老太婆,不是给我买糕点,就是给我挑好玩的东西。这不,听说你这店里新上了火锅,就赶紧带着我来了。等我吃过了你的火锅,我就回去给我那些老姐们儿们炫耀炫耀,让她们也羡慕羡慕我,哈哈。”

看到金老太太对金玉儿的态度转变地如此明显,林媛也由衷地替她高兴,笑道:“老太太你这是要炫耀自己吃过了火锅呢,还是要炫耀您有个好孙女儿啊?要是炫耀火锅还行,要是炫耀孙女儿就算了,您啊,肯定要让那些老太太们羡慕地眼睛都红了的!”

“就是让她们眼红!哈哈。”金老太太开怀大笑,跟当日那个一言不发脸色阴沉的老太婆简直是天壤之别。

一边说着话,林媛一边把她们往后院带去,原本后院是不对外开放的,但是因为金老太太腿脚不方便,身份又特殊,所以林媛就提前把后院的一个房间收拾了出来,用来招待她们。

直到进了后院,林媛才发现除了金玉儿和金老太太,还有上次那个小男孩也一起来了,林媛记得他叫金世文的。

小家伙儿紧紧牵着金玉儿的衣角,虽然比上次出门时明显胆子大了一些,但是对于金玉儿的依赖却是更重了。

将金老太太安顿在房间里之后,林媛就找借口把金玉儿叫了出来。林媛翻过她的手,果然看到金玉儿的手心里已经磨出了好几个茧子,原本细细嫩嫩的小手儿,摸起来又干又硬。

林媛心疼地说道:“你说说你,要尽孝也不一定非得亲自去推轮椅啊,那轮椅那么重,再加上老太太,能不磨出茧子来吗?”

她可还记得当日金玉儿来店里买轮椅时的情形,只是一个空轮椅,金玉儿都推的有些吃力。现在加上一百多斤的老太太,想想都替她累得慌。

金玉儿却一点儿也没有心疼自己的意思,无所谓地笑了笑,抽回了手,反而安慰起了林媛:“没什么,只是推推轮椅而已,跟祖母年轻时候比起来,我这点累不算什么。”

听她这话,林媛不免有些诧异:“你这是,真的跟金老太太,和好了?”

金玉儿抿唇笑道:“很奇怪是不是?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奇怪。当初我总觉得祖母偏疼二房,不喜欢我们大房,又是给我爹塞小妾,又是给我安排婚事的。不过,自从那天的事之后,我听了你的话,刻意接近祖母,慢慢地才发现,祖母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好。”

林媛拉着金玉儿坐了下来,给她斟了一杯茶,静静听她说话。

金玉儿本来不想饮茶的,但是闻着这味道十分甜美,忍不住尝了一口,果然没有让她失望。她又喝了一口,才道:“祖母给我爹塞小妾,是怕我们大房没有儿子继承家产,金家的家业早晚会落到二叔手里。还有我跟李承志的婚事,祖母年纪大了,对李承志没有多少了解,但是对姑母却是了解的。在她看来,驻马镇的所有公子哥儿中,也就只有县太爷的儿子才配得上我,再加上有姑母在那边照应,她也放心。”

原来是这样,林媛不禁唏嘘,这幸好是金玉儿她们祖孙俩儿把话说开了才没有出事,不然的话,只怕真的就要误会一辈子了。

“那你有没有跟金老太太说起过李承志的人品?既然你们之间已经没有隔阂了,就该把这个事坦诚布公地告诉她才好啊,金老太太毕竟是你的亲祖母,若是知道了李承志不是你的良配,肯定不会把你往火坑里推的。”

金玉儿笑了笑,摇摇头道:“现在不用我说了。”

不用你说了?林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须臾才恍然大悟,那日她应了金氏的邀请到李府跟她聊天,难道是她的话起作用了?

“难道是你姑母?”

金玉儿点头,眸子里散发出释然的微笑:“今儿早上我去接祖母的时候,冯妈妈私下里告诉我的。说是昨天姑姑特意回府,跟金老太太把婚事的事重新商量了一番,要让灵儿代替我嫁进李府。这样,不就没我什么事了吗?”

真的?林媛眼睛一亮,果然是她的话起作用了,太好了,金玉儿拜托了李承志那个大混蛋,现在金灵儿自己却迈进了火坑里去了。

虽然这其中少不了林媛的推波助澜,但是金灵儿原本就是要跟金玉儿抢夺李承志的,她想要嫁给那个人渣,那她就让她嫁好了,只是以后千万不要后悔才好。

金玉儿又道:“冯妈妈还告诉我说,祖母觉得这件事对不住我,所以她还打算把自己成亲时的两个庄子送给我打理。”

林媛噗哧一乐,拍着她的手道:“帮你摆脱了亲事,还要送你庄子,这下金灵儿肯定气得鼻子都要歪了。”

金玉儿掩唇笑道:“她的鼻子会不会气歪我可不知道,但是你这鼻子都快要笑歪了呢。”

“你取笑我!”林媛撅着小嘴儿,故作气愤地哼了一声。

金玉儿知道她是装得,笑的呵呵的。

看着眼前这笑容满满的金玉儿,林媛觉得这样的金玉儿才是真正的金玉儿,以前的她太压抑自己了。

“哦对了,我看你弟弟也来了,他对你很是依赖。”林媛又给金玉儿斟了一杯茶,见一说起那个小弟弟金玉儿脸色有些复杂,不由地多看了她两眼。

金玉儿叹了口气,声音也低沉了一些:“世文的姨娘,上个月去世了。”

林媛一愣,没想到会听到一个这样的答案,上次见面的时候,她的确听到金玉儿说起过金世文的姨娘身子不好,没想到才短短一个来月,就已经没了。

“现在,世文已经过到我娘膝下,成为嫡子了。”金玉儿看了林媛一眼,说道:“现在大房有了嫡子,二房那边就更着急了,我想,金灵儿应该会很快就要嫁给李承志了。毕竟,现在她手里唯一能赢过我的,就只剩下这一个筹码了。”

林媛点头,但是她所有心思全都在那个已经死去的姨娘身上,不禁有些好奇地问道:“上个月去世的?怎么也没有听到你们府里有消息传出来呢?”

像金府这样的家世,家里突然没了一个人,不是应该办一办的吗,可是金府好像连个白纸都没有贴吧。

金玉儿有些茫然地看向林媛:“嗯?”

“就是,没有办丧事呀?”

金玉儿恍然,哦了一声说道:“姨娘她只是个小妾,虽然生了个儿子,但是终归身份低贱,金府是不会给她办丧事的。不过,我娘怜惜她进府多年,又老实本分,再说了,因着世文的关系,也不能做得太难看了。所以,就给姨娘买了棺木,将她葬在了城外的山脚下。据说这是姨娘自己的意思,因为在那里她能看到她的家乡。”

林媛沉默,这才想起来,在这个时代,小妾是个卑微的存在,若不是因为这个姨娘生了儿子,并且遇到了洪氏这个心底善良的主母,只怕她的下场也只是一张破席子卷了扔到乱葬岗了。

林媛心头突然浮现出了柳娘的身影,那个柔弱无争的女子,若是不能逃离李府的噩梦,只怕也会跟世文的娘亲一样郁郁而终吧。不过,可以预见的是,柳娘的下场肯定比不上世文的娘亲,因为金小娟不是洪氏。

相应的,林媛又无比不厚道地想到了林思语,若是哪天她和李承志的龌龊事曝光了以后,等待着她的下场肯定无比凄惨。

许是刚刚失去亲生母亲的缘故,金世文对金玉儿的依赖很强,只是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就缠着晴儿来找她了。

金玉儿宠溺地将弟弟拉过来,伸手在他头上抚摸了一下,也正式地把林媛介绍了给他。

金世文看了姐姐一眼,在她鼓励的眼神中,怯怯地叫了林媛一声姐姐。

林媛甜甜地应了,给了他一块糕点。

跟刚才一样,金世文在征得金玉儿的同意后,才将那块糕点接了过来,慢慢吃着。

林媛对这个乖巧的小弟弟十分喜欢,虽然他看人时的眼神时胆怯的,但是眸子深处却依旧能看到几分倔强和勇敢。这样的眼神跟金玉儿很像,果然是姐弟啊,连眼神都一模一样,以后,这孩子定然不简单。

金老太太对火锅特别满意,因为她生性好食辣味,对于微辣的火锅十分喜欢。不过,念着她岁数大了,怕她撑到了会难受,金玉儿说什么也不让她多吃了。

对于金玉儿的关切,金老太太又是欣慰又是委屈。瞧着她那委屈的模样,金玉儿只好答应改天再带她来,她才露出了笑容。

旁观者清,林媛对这老太太的态度也转变了,以前看着还以为是个糊涂的呢,今儿一看原来就是个老小孩儿啊。

听林二栓说,自从那天轮椅事件之后,金老太太还让金玉儿带她去林二栓的铺子里看过呢,一去就相中了一把摇摇椅,非要上去坐坐。这一坐不要紧,金老太太是说什么都不舍得下来了。

金玉儿哭笑不得,只好当场答应把这个摇摇椅买下来才作罢。

刚刚跟金玉儿说起这事时,金玉儿又是笑得合不拢嘴,原来买回去以后,这摇摇椅完全代替了床,甚至连睡觉都不舍得下来了。

家里有这么个老小孩儿在,还真是一个大活宝呢。

林媛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爷奶,若是他们能跟这个老太太似的,看似糊涂实则精明,那他们一家子也不至于闹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吧?

金老太太算是一位稀客,这天,林媛又迎来了一位稀客,柳娘。

柳娘能来到福满楼,既让林媛意外,又在情理之中。毕竟沈大军就在他们店里做工呢啊。

柳娘从小在乡下长大,后来被哥嫂卖进青楼,紧接着又进了李府。虽然在驻马镇也呆了几年了,但是说实话,却是一点儿也不熟悉的。这次出门,还是她头一次走出来真正的看看李府外边的世界。

许是从未在这么多人面前露过面,柳娘出门时带了面纱,不像郑如月那样把整个身子都罩了起来,也不像苏秋语那样里里外外戴了两层,她只是罩了一块儿简简单单的帕子而已。

一进门,柳娘的眼睛就开始在大堂里来回转悠了。

林媛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一股酸楚涌上心头。沈大军在福满楼做工的这些日子,林媛特意留意过,的确如同盼儿所说,是个十分实诚的汉子,有力气,干活儿不偷懒,踏踏实实的。而且人品极好,跟后厨的那些人相处的十分融洽,大家都十分喜欢他。甚至还有个厨子想要把自己家的妹子说给他,不过被他连声拒绝了,说自己家中已经有了一位娘子,他不能做对不起自己娘子的事。那话说的理所当然,一点儿也没有让人怀疑。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