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米酒,邺城出事/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林媛听说这个事的时候,不禁对这个汉子十分佩服,且不说柳娘能不能从李府出来,就算出来了也已经是个残花败柳,没想到沈大军不但不嫌弃,反而还时刻以娘子称呼她,哪个女人不感动?

此时见到柳娘,林媛更是同情不已。

“姑娘是吃饭吗?”林媛装作没有认出她来,笑着将她迎到了后院,一边带路一边说道:“真是不好意思了,大堂里今日已经客满了,雅间也没有空余的房间。姑娘若是不嫌弃,就请到后院吧,那是我们福满楼的私宅,一般都不给客人开放的。”

柳娘原本还对林媛不认识她有些纳闷,此时听她说到这里,若是在不明白就太傻了。林媛这是在给自己和沈大军制造见面的机会啊。

柳娘眼眸慢慢泛起泪花,既是感激,也是激动,两年了,原本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了,没想到今日,竟然真的有机会了。

将柳娘让进了屋里,林媛冲她轻轻点了点头,就去后厨叫了沈大军,把给柳娘准备的糕点和茶水交给了他,指着柳娘所在的房间,神秘地说道:“生意太忙了,伙计们都不够用了,麻烦你把这个送给客人去吧。”

沈大军挠了挠头,显然有些诧异,他可没有想到自己会做端茶倒水的事,他这笨手笨脚地再给砸了可怎么办?

林媛看出了他的局促,促狭一笑:“端好了啊,要是摔了,就从你这个月的工钱里扣。”

“哎。”沈大军紧张地点头,双手在自己身上使劲儿擦了擦,才从林媛手里接过了托盘,小心翼翼地往柳娘那间房子走去。

敲门,进门,然后……

砰一声,林媛特意嘱咐过的托盘,被某人砸在了地上。

林媛噗哧一乐,抱着肚子哈哈笑了起来,她现在已经完全可以想象得到沈大军见到柳娘时是个什么样的情形了,定然是傻呵呵又呆愣愣的。

屋里一阵沉默,不一会儿樱桃抹着眼泪出来了,顺手带上了门。远远地看到了林媛,樱桃感激地向她深深地行了一礼。

林媛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转身就看到了夏征。

夏征抿唇微笑,上前来用长长地手指抹去了她眼角的泪花,什么话都没有说,温热的大手包围了她有些微凉的小手儿,紧紧地牵着她上了二楼。

刘丽敏接手百年饼屋的铺子之后,第一时间就把百年饼屋的招牌摘了,没办法,现在这四个字已经是恶人的象征了,人们每次看到这四个字,都会情不自禁地吐出一口唾沫,而后骂一声“黑心肝儿的”扬长而去,就连城里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百年饼屋是个大骗子。

旧招牌摘了,就得赶紧换上一个新招牌,百姓的接受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林媛可不想让他们在酒坊开业的时候再慢慢适应,那时候就太晚了。

至于酒坊的名字,原本林媛是打算起一个新颖又新鲜的名字的,但是刘丽敏却说,再花里胡哨的东西都不如酿出来的酒本身重要。所以,她还是跟一般酒坊一样,直接叫做刘家酒坊了。

这个名字让林媛莫名地想到了孟家酒坊和邺城的安家酒庄,酒坊和酒庄,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其中的名堂大得很。酒坊有一种作坊的感觉,酒庄则要大得多了。

所以在征得刘丽敏的同意后,林媛把刘家酒坊改成了刘家酒庄。新招牌在酒楼装修的时候就加紧做了,做好后也没有搞个仪式,直接就把招牌挂了上去。

虽然一开始还有不少人习惯性地想要冲酒楼吐口水,但是再一抬头,才发现,原来的百年饼屋早已换成了现在的刘家酒庄。慢慢地,人们也就习惯了,再经过刘家酒庄的时候竟是早已忘记了之前的百年饼屋。

百年饼屋在驻马镇叱咤风云十多年后,终于落下了帷幕。而大牢里的陈掌柜,早在陈氏带着儿子银子和管家私奔之后,就一个想不开,撞墙自杀了。

陈掌柜自尽的事情,在驻马镇也疯传了好一阵,不知道是从哪个郎中口中传出来的,竟然说他曾经给陈掌柜号过脉,提醒过他没有生育能力。只是陈掌柜自己不相信罢了,直到后来陈氏给他生了儿子,他竟然还找人去把那个郎中给揍了一顿。

林媛听说这事以后,虽然有些意外,却没有半分的同情。她只是有些好奇,陈掌柜在自尽之前有没有想到自己的原配夫人,很明显原配从未对不起过他。正如那个郎中所说的,原配和几个小妾不能受孕,根本就不是女人的事,而是男人的问题。

不过,关于这件事的答案,林媛已经无从知晓了,毕竟人已经去了,就让一切恩怨随风飘散吧。

刘丽敏当初想要开酒坊的时候,其实就是一心向往而已,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酿酒,更不知道该怎么从孟家酒坊的强力影响下脱颖而出。不过,幸好有林媛在。

孟家酒坊的酒以烈出名,邺城的安家酒庄怎么样,她不太清楚,不过听吴掌柜的意思,应该也是很烈,只是没有那么上头罢了。

所以,林媛就决定反其道而行之,人家都出烈酒,她偏偏就要出清酒。当然,烈酒要不是没有,只是不是主打罢了。

这个时候的酒都是高粱酒,做出来的有各种口味,但是都很烈。所以,林媛打算用糯米做米酒,米酒又叫做酒酿,这种米酒尝起来有一种甜味,而且很有营养,特别是冬天的时候,饮上一杯能舒筋活血,驱寒提神。不仅是男人,就是女子也能喝上一些。

而制作米酒的过程要比高粱酒简单的多,所以在招伙计的时候也不用有太高要求。

酿米酒的时候先要把糯米浸泡一天一夜,然后捞起来淘干净,晾上十多分钟之后放在蒸笼里蒸熟。接着再把蒸熟的糯米饭倒进缸里,加上清水后用木棒搅匀。因为做米酒需要在冬季最好,但是温度又不能太低,所以还得在米缸四周裹上一层厚厚的稻草,上面铺上草帘子,让米饭在缸里发酵。这样过上十天,掀开帘子以后再加上一些清水,等四五天以后,糯米饭就变成了米酒了。

米酒不仅能当成酒来喝,还能用来入菜,像是酒酿圆子啊,酒酿鹌鹑蛋啊,都是十分有营养的菜肴。特别是酒酿鹌鹑蛋,不仅有营养,还能丰胸。

林媛在第一缸米酒做成之后,就悄悄地装了一坛子米酒带回家,她要好好地把自己身上的那两块肉给补一补,以前还不觉得怎么样,在见到苏秋语之后,她突然有了一种危机感,虽然夏征和安乐公主都很喜欢她,但是她现在这个小身板儿,还真是没啥看头。

以前还觉得自己营养好了,身上也开始长肉了,却不想,也就是胖了一些而已。那里还是有些平平的,连兰花豆比她鼓鼓的了。

再就是,林媛到现在都还没有来癸水,不来癸水就不是成熟的标志,虽然十二岁不是很大,但是没有一个月就要过年了,过了年她就十三了,十三再不来癸水,就真的该影响以后的生育了。就连刘氏和刘丽敏也明里暗里问过她几次,都有些着急了。

林媛看似隐秘的行为,其实都被夏征看在了眼里,虽然有些好奇,但是一想到这小丫头满脑子的歪心思,他又有些期待,肯定是小丫头想到了什么做菜的好点子了。

看到林媛这样做的还有刘丽敏,她可不是个憋得住的主儿,当即就把林媛拉到了一边,软磨硬泡地问了又问。

林媛一张小脸儿红的跟个猴屁股似的,支支吾吾地不肯说,这就更加激起了刘丽敏的好奇心。被这个超级粘人的家伙缠上,林媛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偷听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在刘丽敏耳边把原因说了。

原本以为会被她嘲笑的,没想到刘丽敏竟然瞪大了眼睛,饶有兴趣地问道:“真的?真的能让,咳咳,那儿变大?”

林媛看着她眼睛里的光,不由地后背一凉,眼珠子顺着她的身子向下移,看向了刘丽敏的胸口。那里,挺大的嘛。

“小姨,你,你就不需要了吧?”林媛红着脸指着瞄着她那里,十分羡慕嫉妒地撅了撅小嘴儿:“都那么大了,还不满足!让我这平坦地跟大道儿似的人怎么活!”

对于林媛又羡慕又夸赞的一说,刘丽敏骄傲地挺了挺胸脯:“女人嘛,哪里有嫌这儿大的?”

林媛无语,只好把酒酿鹌鹑蛋的做法给她说了,其实很简单,就是在酒酿煮开了之后打进去两个鹌鹑蛋而已,或者一个鸡蛋也是可以的。只是鸡蛋肯定没有鹌鹑蛋营养高,效果应该没有那么明显罢了。

一个是即将十三的小丫头,一个是二十出头的大姑娘,居然在酿酒的院子里讨论着丰胸的事情。事后林媛每次想起都觉得好笑。

除了米酒,林媛还准备做一些水果酒,只是现在正是冬季,若是想要做水果酒的话,最好能有新鲜的水果才行。所以这个想法暂时行不通。不过,冬季却是有山楂的,而且漫山遍野的全都是,光是林家坳四周的山上就有不少山楂。

山楂酸酸的,很少有人喜欢吃,倒是也有人做成了冰糖葫芦,不过买的人也不太多。林媛自己曾经买过一些,那些人用的糖都很少,没办法,穷人家里哪里舍得多用糖?

但是林媛却是很喜欢这个味道,所以跟刘丽敏一合计,就把山楂跑到了高粱酒里,这样就做成了山楂酒。这山楂酒喝起来酸酸辣辣的,跟一般的酒不一样,不光是女子,就连男人喝了也有些上瘾。

除了山楂酒,林媛还在自己的稻花香里也用到了山楂,山楂糕和果丹皮都是极为好吃的东西。因为既要保留山楂的酸味,还要让人们吃了以后不觉得倒牙,所以糖的分量是很重要的一步。经过多次反复实验,林媛做出来的山楂糕酸甜可口,十分美味。果丹皮就更不用说了,有些硬还能直接拿在手里吃,小孩子们都特别喜欢。

山楂糕和果丹皮一上市,立即就被哄抢一空,林媛看在眼里,乐在心上。

更让她高兴的,则是这次收购山楂,还能给林家坳的村民带来了利益。因为林家坳的山上就有不少山楂,所以林媛就把采摘山楂的工作交给了老村长,让他召集大家伙儿摘山楂,她负责收购付钱。当然,不是什么山楂都能合格的,必须得是颗粒饱满没有虫蛀的才行。

村里的男人们大多外出打工了,女人们要么看孩子,要么就是聚在一起闲聊。林媛收山楂的消息一经传出,立即有不少勤劳的女人上山了,手脚利落的人一天就能摘上好几十斤。一斤山楂能挣二十文,一天几乎就能有一两银子,这么好的事谁不干?而且林媛收山楂也是有时间限制的,不是一直收,最多就三天,大家全都干劲儿十足,十分卖力。

有干活利索的,自然就有不干的。自从两个儿子出事以后,李凤娥就天天巴巴地看着儿子,哪里也不去了。听说了收山楂的事以后,她就催着林家孝也跟着上山去摘山楂好挣点银子回来。林家孝一个大男人,本来就懒,哪里会跟着一群老娘们儿去上山收山楂?

李凤娥说了几次以后,见他不动弹,也就气得不再理他了,整日里左手抱一个娃,右手牵一个的,不是骂老的就是骂小的,总之家里是一点儿安生日子也没有了。

林家孝被她骂烦了,在家里也待不下去了,跑到镇上找到了李妈妈的儿子,想让他给帮忙谋个差事做做。李妈妈的儿子李三子也不是个正干的,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又跟春风楼的龟公混到了一块儿,听说了林家孝要找活儿干的事,就直接让龟公把他安排在了春风楼做打手。

春风楼可是驻马镇最大的青楼了,平日里不少有身份的人都来这里玩儿,很少会有闹事的。这么好的差事林家孝当然愿意干了,更何况,楼里还有不少年轻漂亮的姑娘们,可比整日对这李凤娥这个臭婆娘强多了。

不过林家孝也不是傻子,这件事根本就没有敢跟媳妇儿说,只是说他现在跟着堂哥一起做事。有李三子这个亲戚在,李凤娥自然也不怀疑,反正能给她往家里拿钱就行。

至于林家忠那边,完全可以用悲惨二字来形容了。二儿子瘫在炕上,虽然马氏每天都精心照料,但是他的精神却是愈发混乱,有好几次都偷偷地从屋里爬出来,嘟嘟囔囔着往林媛那边去。更不巧的是,还被村里的孩子们看到了,他们又是嘲笑又是往他身上扔石头的,刺激地他精神更加不好了。

马氏为了照顾儿子,整日以泪洗面,什么都顾不上了。连大儿子已经连续一个来月都没有回家都不记得了。

为了救小儿子脱离牢狱之灾,林家忠就跟东家借了不少银子,现在更是连窟窿都没有还清,每日里回到家里一听到小儿子那哀嚎的声音,就忍不住一阵烦躁。再加上马氏也经常在他耳边哭诉,让他给找个厉害的大夫,他更是烦的不行。

原本马氏他们已经对儿子丧失了信心,但是听说林家信那瘫了半年多的人都能再次站起来以后,就又见到了希望。只是,给林家信治病的可不是一般人,那是福满楼的老东家啊,别说他们了,就连县太爷李昌想要请他瞧病都得看他心情如何才行。

两口子想过去求林媛,但是林家忠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才不肯向那个小灾星低头,任凭马氏软硬兼施,都是铁了心地不去找林媛。

林家坳的事,林媛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情多问,因为她也遇到了一件麻烦事。

这日一大早,林媛刚到福满楼,就见到了邺城香满楼的吴掌柜。吴掌柜苦着脸,神情焦急。跟刘掌柜一问才知道,这吴掌柜头天晚上就赶到了驻马镇。

这么着急肯定是有大事。

林媛看了夏征一眼,把吴掌柜让到了二楼自己的房间里。

吴掌柜也顾不得坐下了,拍着手急急说道:“东家啊,坏事了,那个醉仙居,他们也卖起豆腐来了!”

林媛夏征一愣,互望了一眼,豆腐的制作工序是林媛想出来的,虽然已经卖了快半年了,但是她敢肯定,就是再聪明的人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把豆腐的制作工序琢磨出来。难不成,有人偷偷地告密了?

吴掌柜没有发现两人的神情有异,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还在一个劲儿地说着:“这可怎么办啊,本来咱们香满楼的生意就不如醉仙居的好,原本有了豆腐这个独门菜肴,眼看着就能扳回了一局,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里,那个醉仙居怎么就给琢磨出来了呢!这可如何是好啊,东家?他们卖的豆腐比咱们便宜了一半呢,咱们的好多食客,全都被吸引走了啊!这个月的生意肯定又要下滑了!哎!”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