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看戏,背叛的人/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在香满楼就能看清楚醉仙居的格局,所以夏征是打算让林媛回到香满楼一探究竟的。但是林媛却坚持要在醉仙居旁边停下。没法,夏征就让林毅把马车停在了醉仙居对面的一个小巷子口,这里有个卖绸缎的布庄,林媛的马车是粉色的帷帐,停在这里也不显眼。

掀起帘子的一角,林媛看清楚了对面的情况。正如吴掌柜所说,这醉仙居果然在门口打出了最新菜肴豆腐的招牌,虽然名字不太一样,但是一看那名字就能猜出跟香满楼的菜式几乎是一样的。就拿酿豆腐来说吧,在香满楼叫做铁板酿豆腐,而在醉仙居这里却改成了什锦豆腐酿。说来说去,都是按照香满楼的做法来做的。

更让林媛气愤的是,这醉仙居居然还把菜肴的价格打了出来,而且显然他们对香满楼的价格掌握地十分清楚,他们这里的价格通通比香满楼低了足足五成。五成,一道菜看不出来什么,但是多了可就瞧出来了,这醉仙居果然是财大气粗,妄图用这种价格战的方式把香满楼压垮。

林媛冷笑一声,对于这醉仙居的低劣手段十分不齿。

夏征显然也看出了其中的名堂,唇角一勾,嘲笑道:“呵,这醉仙居什么时候用起这种低级手段了?真是没劲。”

林媛白了他一眼:“这么低级的手段,那夏公子您到底想到了解决办法没有?”

夏征嘿嘿一笑,刚想把脸蛋儿贴上来就被小林霜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夏征尴尬地摸摸鼻子,讪讪说道:“解决办法很简单,找出叛徒,上新菜式。”

林媛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夏征跟她想到一起去了。

两人正说着话,就见到有两位食客从醉仙居走了出来,林媛眼珠子一转,立即让林毅赶着马车追了上去。那两个人是中年男子,因为醉仙居门口停了不少马车,所以他们的马车停在了较远的地方。但是这么一段路就已经够她探听两人的谈话了。

“啧啧,这醉仙居的豆腐也太便宜了吧,比那边低了一半呢!”

另一人撇撇嘴:“价钱低有低的理由,难道你没尝出来?这醉仙居的豆腐可不如人家香满楼做的正宗。”

第一个说话的人呵呵一笑,拱拱手抱拳道:“您可是咱们邺城最有名的金舌头,要不然今儿我也不会请您来品尝这里的菜式了。我啊,只尝出来这豆腐不如那边好吃,至于怎么不好吃,还真没有尝出来。您给说说呗,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那个被恭维的男子有些许的骄傲神情,砸吧砸吧嘴,倨傲地说道:“我这金舌头可不是浪得虚名的,这豆腐怎么样,我第一口就尝了出来。”

“是是。”

“首先说这豆腐本身,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加多了,做出来的豆腐有一股酸味儿,虽然不大,但是很影响口感。再就是制作方面,就更不行了,显然是只偷到了行没有偷到神,表面看着跟那边很像,其实味道大大的不同啊,不是油少了就是酱油多了,吃起来根本就没有那种惊艳的味道。”

男子摇摇头,失望地叹了口气:“没想到这醉仙居居然会为了打压那边的生意,不惜降低自己的档次来做这种上不得台面的菜,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说恭维话的男子脸上微微有些羞赧,不过还是连连点头,十分配合那个金舌头。

两人说着话的工夫,他们的马车也已经到了酒楼门口,“金舌头”跟那个男子拱了拱手,头也不回地就上了马车。

林媛静静看着这一切,只觉得这个金舌头真是个自高自大的人,不过从他们二人的对话倒是可以看出,这个金舌头应该是真的有几分本事的。既然如此,她心里也有了底了。

豆腐本身略带一点酸味,那是因为用白醋点豆腐的时候没有掌握好醋和水的比例。这样的话,就应该不是分店里的人泄露了消息了。因为她在让兰花教授这些人制作豆腐的过程时,曾经特意跟他们强调过醋与水的比例问题。

再就是厨子,正如金舌头所言,只是偷到了表面,却没有研究到精髓,那就跟不可能是分店里的大厨做的了。

这么一想,林媛心里几乎已经确定了到底是谁背叛了她,或者说,是谁没有遵守保密协议,私自将豆腐的制作工艺泄露了出去。

“去醉仙居的后门看看。”

听到林媛的话,夏征心念一动,知道这小丫头应该已经想到了什么:“后门,嗯,这醉仙居既然是偷偷做的豆腐,肯定不会在外边另找地方了。”

林媛冲他甜甜一笑,点头:“对啊,只有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作假,他们才会放心啊。”

夏征被林媛这无意中透露出来的笑容狠狠地电了一下,小妮子,明明都已经撩动地他心猿意马了,自己却偏偏还不知道。

哎,什么时候这丫头才能成年啊,什么时候才能定亲啊?

醉仙居很大,它的后门被安排在了另外一条街上,这条街虽然不如正门那里繁华,但是也有不少摆摊的小商小贩在。只是,在醉仙居的后门门口,却是干干净净地,除了一些来送菜送肉的人,基本没有什么其他人来往。这也许就是大酒楼跟小酒楼的区别吧,瞧瞧人家,连后门都收拾地那么干净利索,可见这醉仙居生意好也是有原因的。

只是。

一个念头在林媛心头划过,明明是个挺好的酒楼,怎么这次会用这么低级的手段?夏征也有些纳闷,这明显就不是醉仙居的行事风格嘛,难道是东家换人了?或者是掌柜的没有请示东家,自己就私自定了下来?

后门那里没有什么外人来往,林媛也不敢让林毅把马车离那里太近,不过好在这边的小巷子比较多,他们停在一个巷口,正好能瞧见后门的一举一动。只要在那里能看到熟悉的面孔,就能找到是谁将豆腐的制作工序泄露了出去。

可是,等了好半天也没有见到有什么可疑的人出现。

小林霜坐了这么久的马车,屁股都快颠成八瓣儿了,早就想着好好吃一顿然后去床上美美地睡上一觉了。

林薇也有些受不住了,实在是太累了。而且为了赶时间,林毅把马车赶得特别快,她到现在还都有些晕晕乎乎的呢。

看着两个小妹这又疲累又困乏的样子,林媛实在是不忍心让她们再跟着受罪了,叹了口气,就让林毅把马车往香满楼的方向赶去了。

小林霜已经歪着头快要睡着了,夏征生怕她在马车上睡着会感冒,敲了敲她的小脑袋,跟她说起了京城的趣事儿。

林媛笑着看着几人,在马车转弯的一瞬间,突然鬼使神差地掀开了帘子,朝着醉仙居的后门那里看了一眼。

这一看不要紧,可把林媛给激动坏了!该来的人,终于出现了!

“停车!”林媛激动地扒住了车窗,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那里,她这个样子立即引起了车内所有人的注意。

小林霜和林薇也不累不困了,全都挤着小脑袋儿往那边看去,夏征左看看右看看,也没有找到他的地方,只好郁闷地坐在一旁。

林媛看到了谁?正是她从豆腐坊赶走的那个满嘴跑火车的女人大喇叭!

只是数月不见,原本还是村妇形象的大喇叭,此时已经变了样子,若不是林媛对她印象深刻,还真有些认不出来呢!

身上衣裳越来越好了,头上还戴着一个金光灿灿的簪子,耳朵上当然也少不了了,还有那手腕上,大金手镯亮光光的,林媛都有些替她担心,也不怕出门被人给抢了!

但是,林媛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因为大喇叭根本就不能出门。

她的嗓门还是那么大那么高,隔得这么远林媛都能清楚地听到她跟守门小厮在吵嚷什么。

“老娘出去逛逛都不行?你们也不睁开眼睛看看,老娘是谁?”

小厮笑着说了什么,虽然听不清楚但是应该也能猜出,他是在拒绝。

大喇叭怒了,叉着腰吼道:“老娘可是你们醉仙居请来的客人,不是你们的犯人!不让出门,这事怎么能这样干?我可告诉你们,要是把老娘给逼急了,信不信我就带着我的好东西去别的酒楼!哼,豆腐这东西这么挣钱,我敢说不管是哪个酒楼肯定都会抢着要我!”

原本还笑眯眯的小厮,此时脸色微变,沉着脸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大喇叭顿时从骄傲的孔雀变成退了毛的老母鸡了,耷拉着脑袋,嘴硬地哼了一声扭头回去了:“要不是看在你们东家的面子上,老娘才不会听你们的!”

两个小厮鄙夷地看了她一眼,撇了撇嘴,不知道在互相说着什么。不过看那神情,绝对是在说大喇叭自视甚高了。

看了一场戏,林媛沉默地将帘子落了下来。两个小妹不知道大姐在想些什么,互望了一眼谁也不敢说话。

不过林薇却是对那个大嗓门子的女人有点印象,那天正好是她跟小林子的第一次见面,虽然没有跟大喇叭正面说话,但是在大喇叭去周掌柜那里结算工钱的时候,她却是见了一面的,当时她还对这个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的女人十分不满,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大姐把她给辞退了。

虽然没有看到那边的情况,但是夏征在马车里也清楚地听到了那女人的话,心里也明白了。

“媛儿,既然已经弄清楚是谁了,就别着急了,接下来的事,交给吴掌柜去办就好了。”

林媛点了点头,刚刚她已经想好了怎么做了,及早不及晚,她要等邺城的事解决了以后再回驻马镇。

刚到香满楼,林媛就让林毅快马加鞭回到驻马镇,从周掌柜那里把大喇叭签好的保密协议带了回来。而后,林媛又让吴掌柜把准备上市的火锅提前预备好,特别是豆皮豆干一样都不能少。

来邺城之前,林媛心里基本上就已经想好了解决办法,所以虽然别的分店还没有火锅上市,但是香满楼的火锅却已经都准备好了。所以,香满楼会是继福满楼之后第二个有火锅的酒楼。单凭这一点,香满楼在这场竞技中就已经占了优先位置。

林媛准备着一切的时候,夏征也没有闲着,他亲自去了一趟知府大衙,报案声称自己酒楼里曾经辞退的一个妇人背弃旧主,不遵守协议内容,私自为别的地方提供他们的绝密菜谱。

夏征没有明说对方是哪个酒楼,但是那个唐知府可是个聪明人,看出夏征的身份后,自然也就想到了对方就是醉仙居了。

醉仙居那可是当朝二皇子娘家的产业啊,这一边是大将军的儿子,一边是当朝二皇子的娘家,哪边也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知府可以得罪的啊,这可把唐知府给愁坏了。

夏征见他这愁眉不展的样子,唇角一勾,冲他勾了勾手指,唐知府立即颠颠地跑了过来。

夏征在他耳边轻声嘀咕了一句什么,唐知府顿时眼睛一亮,不过还是有些不确定地问道:“这,真的可以吗?”

夏征无所谓地摆摆手:“若是不行,那就只能委屈了唐知府你了,没关系,我们夏家大营里随时欢迎你哦!”

唐知府抹了把额头的汗珠,被夏征的话给吓坏了,夏家大营,他可不想去那鬼地方,据说那里出来的人,就算是个烧火的都比别的军营里的士兵强。京城的人都不把那里称呼为夏家大营,而是叫做魔鬼营地,没办法,谁让那的训练堪比地狱了?

有了夏征出的“好主意”,唐知府就算是不想答应也不行了,当即就给安排人随时候命了。

到达邺城的第一天就在这样忙忙碌碌的安排中度过了。

晚上,小林霜和林薇歇息了半天之后终于恢复了精神,天刚暗下来,就吵着让林媛带她们出去玩。

林媛已经把事情安排妥当了,心里的一颗大石头自然也落了地。看到两个小妹那无忧无虑的笑容,心里所有的愁云顿时消散地无影无踪。

夏征本就打算带着林媛好好地去逛逛,还不等她表态,他已经一拍桌子将此事定了下来。

林毅从驻马镇还没有回来,若是快的话也得第二天早上了。所以夏征就从香满楼里挑了两个武功不赖的汉子来专门保护小林霜和林薇的安全。反正这些护卫都是吴掌柜亲自挑选的,也在香满楼里呆了好多年,人品绝对信得过。

邺城的繁华果然不是驻马镇可以媲美的,即便是晚上,这里也依旧有不少人在摆摊卖东西。而且,除了白天看到的那些,晚上的邺城更是别有一番滋味呢。

各个商铺全都在门口挂上了红红的大灯笼,即便是在冬日里,依然给人一种温暖畅快的感觉。还有街道两边卖的不少小灯笼更是可爱,眼看着就到年关了,卖灯笼的人也多了起来,这在驻马镇还真没几份呢。

小林霜等着亮晶晶的大眼睛,一会儿在这里看看,一会儿又在那里瞧瞧,要不是林薇死死拉住了她的小手,只怕这小丫头此时已经没了踪影了。

林薇一边跟着小妹来回转,一边头疼地皱眉:这臭丫头,已经完全把娘交代的事给忘了!瞧瞧后边,大姐跟夏大哥走得多慢。

相比于小林霜的好奇贪玩,林媛自然要镇定的多,毕竟上辈子的时候她可是见识过各种大场面的人,这样的繁华虽然很少见到,但是在她眼中还算不上多么厉害的存在。

夏征却是激动地差点把自己个给绊倒,哇哈哈,从驻马镇出来一直到现在,他终于有时间能跟林媛单独相处啦!

瞧着前边兴奋地跟只小兔子似的小林霜,夏征眯眯眼睛,一个声音在心底呐喊:快走吧,再跑快一些!赶紧离我们远远地吧!

“你怎么了?”林媛突然感觉到身旁的人情绪不对劲儿,扭过头来正瞧见夏征异常兴奋的表情。

被林媛抓了个正着,夏征不好意思地举拳咳嗽了一声,眼珠子咕噜一转,说道:“啊你看,幸好刚刚出门的时候,爷找了两个护卫跟着,不然的话,这会儿早就找不到小妹她们的影子了。”

林媛心里惦记着两个小妹,自然很容易地就被他的话题给转移了注意力,看着眼前若隐若现的妹妹们的身影,林媛有些担心地问道:“你这两个护卫,靠谱吗?”

感觉到林媛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夏征赶忙拍着胸脯保证:“靠谱,靠谱!绝对靠谱!这两人,比林毅都靠谱呢!”

顶着寒风奔驰在大道上的林毅,啊秋一声打了个喷嚏,不禁汗颜,才过了几个月安逸的日子,他这身子骨儿就不顶用了?现在连个寒风都能轻易打败他了!

叹了口气,林毅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暗暗发誓:以后绝对要少吃点,少吃点,就算是林媛亲自下厨,也不能再吃那么多了!嗯,那就,少吃两碗好了!不行,还是一碗吧,吃得少了抵抗力就更差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