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大喇叭被抓,金舌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反正今日的事全都交代好了,也不用她操心,林媛就不急不忙地收拾着东西,带着两个小妹妹吃早饭等好消息了。

夏征也跟着过来一边吃饭一边聊天了。

林毅赶了一夜的路,终于在城门开启时,第一时间进了邺城,将林媛让他取的东西给了吴掌柜。有了这个,吴掌柜心里就踏实多了。

等了将近两个时辰,吴掌柜才笑容满面地回来了。一看他这模样,林媛就知道今儿的事成了。

果然,吴掌柜一进门就兴奋地跟他们说起了今日的事。

原来,林媛让林毅取回来的东西,就是当初豆腐坊招大喇叭做工的时候,让她签下的保密协议,协议上清清楚楚地写着,离开豆腐坊半年之内,绝对不能从事跟豆腐坊相关的工作,更不能泄露豆腐坊内一星半点儿的消息。否则的话,就要赔偿大额的银子。至于赔偿多少银子,就得按着豆腐坊的损失来计算了。

现在豆腐坊的东家跟福满楼的东家是一个人,豆腐坊的损失就是福满楼的损失,连带着还有香满楼的损失,而且,若是再细算的话,恐怕还可以加上其它四家分店的损失呢。总之,这次大喇叭可是要陪不少银子了。

吴掌柜兴奋地说道:“两位东家真是神机妙算啊,今儿我跟官差去醉仙居抓人的时候,那个叫大喇叭的女人果然想要在后门溜走,幸好咱们提前埋伏了人,把她给抓了个正着,不然的话,还真让她给跑了呢!”

林媛夏征互望一眼,隐约觉得抓人这事太简单了一些。

吴掌柜此时还在兴奋头上,根本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异样,接着说道:“等我们把那个大喇叭押到了府衙,她还不承认呢,直到醉仙居的掌柜和厨子们纷纷出面,她才不得不承认自己泄露了秘密的事。她承认了,我再把她签的协议往知府大老爷那里一呈,这事儿啊,就成了!”

“这么容易?”林媛忍不住追问了一句:“那醉仙居的掌柜和厨子们都出面指证了大喇叭?”

吴掌柜点头如捣蒜:“是啊是啊,他们可能也是觉得自己是被骗了吧,听我说明了情况以后,当即就跟着我一起到了府衙,掌柜的还把他跟大喇叭签的用工协议拿了出来呢。不光是他,就连醉仙居后院守门的小厮都作证说,这女人就是给他们做豆腐的女人。没有错!”

这下林媛就更疑惑了,她看了看夏征,难道是因为醉仙居的人知道夏征的身份,然后故意给他们放了水?

夏征摇头,他可不认为二皇子的人会跟他穿一条裤子,能不给他添乱他就心满意足了。

更何况,让唐知府派人的时候,他还特意保证自己不会对醉仙居怎么样,只是针对大喇叭而已,他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跟二皇子那边牵扯上什么关系。

两人的眼底官司,吴掌柜看得莫名其妙,挠了挠头有些不明白了,事情不是已经圆满解决了吗,怎么这两位东家都有些愁眉不展呢,难道他处理的不够完美?

“吴掌柜,这件事你做得非常好。”林媛想不通的事,也就不再纠结了,她看向吴掌柜,笑着夸赞:“干净利落!”

吴掌柜嘻嘻一笑,此时的他哪里还有以前的精明,就跟个做了好事被表扬的孩子似的。

“那大喇叭怎么处理的?”

一说起这个,吴掌柜就又气又急:“怎么处理?赔钱呗!东家你不是让我把咱们豆腐坊和香满楼的损失全都列出来吗,我把那个清单上交给知府大老爷,知府大老爷也同意让她赔钱。可是,那个女人,原来根本就没有银子。然后就说找她家里人来赔钱赎人,谁知道这大喇叭此时才说实话,原来她年轻时候就被爹娘卖进了青楼,等她徐娘半老的时候就被老鸨撵了出来。再循着年轻时候的记忆找到自己家的时候,那里早已换了主人,找不到自己的亲人了。”

吴掌柜叹了口气:“哎,说起来吧,也算是个可怜人,可她偏偏不做那让人可怜的事。好不容易跳出了火坑,她又自己往里边跳。不说找个地方好好干活儿吧,居然还跟驻马镇的不少青楼暗地里勾搭着,只要骗到了年轻貌美又单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就往青楼里送。可真是个黑心肝的!”

听到这些,林媛不禁打了个寒颤:“你说的都是真的?”

“肯定是真的,这还是知府大老爷看她在堂上大吵大闹,对她小施刑法加以惩戒的时候,她自己害怕不打自招的!”

吴掌柜撇撇嘴,对这个傻乎乎的女人也是服了,唐知府原本只是想要惩罚她吵嚷公堂打算打五棍子罢了,没想到这个大喇叭受不得疼,刚打了一棍子就吓坏了,以为自己以前的事被他们知晓了,就赶紧坦白从宽了。

林媛眼眸暗了暗,突然想起了当日在豆腐坊的时候,这个大喇叭对兰花说的话了,怪不得她会知道那么多关于青楼里的事,甚至还一个劲儿地攒动兰花跟她去那种地方见识一番,原来她是把拐骗的主意打到了兰花的身上了。

幸好她及时发现,把这个大喇叭给撵了走,要不然的话,兰花现在肯定不知道被她骗到哪里去了呢。

没想到一件经济上的纠纷,居然还扯出了拐骗妇女的罪行来,这下大喇叭就不仅仅是赔银子这么简单了。林大栓只是把小林霜偷偷抢走就被判关进大牢五年,这大喇叭却已经拐骗了不少良家女子了,只怕她的余生都要在大牢里度过了。

大喇叭的事情解决了,现在就该着手把香满楼的生意拉回来了。既然醉仙居不再保全大喇叭,想来是已经把豆腐制作的工序都掌握了,虽然还不能做出像香满楼这样又甜又香的豆腐来,但那只是早晚的事而已。

所以,林媛也就不再纠结豆腐的事,反正她也没有指望别人全都是傻子,捉摸不出她的做法。不管做什么,都要时刻往前看,所以她才会在最合适的时候推出了豆干和豆皮。

抓人和火锅上市是同时进行的,今儿大喇叭已经被抓了,明儿火锅就会上市,而且吴掌柜也已经把火锅的招牌打了出去,她相信,明天只要火锅一上市,绝对会引起全城百姓的关注。

果不其然,原本驻马镇的福满楼上市火锅的时候,就有不少邺城的有钱人听说以后,乘坐马车专门到香满楼吃一顿火锅。现在邺城也有了,自然不少人都慕名前来了。

上火锅当天,香满楼从上到下三层楼,没有一个雅间是空的,大堂里没有一张桌子上没有人。

此时的林媛,才深深地体会到了城市繁华带来的强大经济效益,虽然在福满楼上火锅的时候也很火爆,但是跟眼下的场景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了。

“东家,这火锅还真是美丽无穷啊。”吴掌柜笑眯眯地看着眼前这么多人,笑得眼睛都成了一条缝了,“您没看到呢,对面醉仙居,今儿几乎都没人上门了,哈哈,所有人全都聚到了咱们香满楼,这种场景,自打我老吴接手香满楼以来,还是头一次见到呢!”

林媛笑着看了看大堂里的食客,还没有接话,一旁的夏征当先不高兴地敲着桌子表示抗议了:“怎么怎么,你这话明显就是对我这个东家不满意啊!我说吴掌柜啊,我这旧东家还在这里呢,你就开始不把我当回事了,万一哪天我不在了,你是不是就要把我给贬低到泥里去了?嗯?”

吴掌柜哪里有这个意思?就是有他也不敢真的当着夏征和林媛的面说出来啊,赶紧摆着手连连解释:“不敢不敢,我哪敢贬低您呢!再说了,咱们香满楼可是东家您一手创办的呢,就是生意再怎么差,我也不敢说您的不是啊!”

“生意差?你还是说我不行呗?”夏征挑眉。

吴掌柜不如刘掌柜跟夏征相处的时间长,自然没有刘掌柜那么了解他了,若是刘掌柜此时在这里,早就看出夏征其实是故意逗着吴掌柜开玩笑的。

林媛一把将夏征拉到了一边,笑道:“行了,别逗吴掌柜了,今儿好不容易高兴高兴,你非得把吴掌柜逗得心惊胆战才行。”

夏征嘻嘻一笑,果然不再说话了。

吴掌柜偷偷抹抹额头的汗珠,心里忍不住唏嘘,以前他们几个还都羡慕老刘能时刻跟着东家身边,现在看来,他们终于体会到了老刘那句伴君如伴虎的话是什么意思了。这少东家,果然是个小霸王啊,以后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待在香满楼吧,可别去肖想福满楼的掌柜之位了,真是吓死人了。

林媛三人是在二楼走廊里说话的,他们选的视角很好,在这里正好能看到三层楼里所有人。林媛突然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抬手指着那个男子问道:“吴掌柜,那个男人,是谁?”

吴掌柜还处在刚刚的惊吓中没有回过神来,此时听到林媛问话,赶紧顺着她的手看了过去,哦了一声说到:“哦,那个人啊,他叫金灿,你别看他没有什么家世背景,也不是什么有钱人,但是他在邺城可有名的很呢。东家你知道不,这个人啊,有个特别厉害的舌头,只要你给他一盘菜,他就能立马尝出来里边用了什么调料。而且,还能品尝出各个菜肴的优劣。咱们邺城不少酒楼都对他是又怕又喜,怕的是他说出对自己不利的话,喜得是只要你能请他吃饭,他就可以随便地给人家评论,根本就不怕得罪人。所以,有不少酒楼故意派人请他去对手那里吃饭,然后让他说出对手的不足来。”

“哦?”林媛对这个人的舌头十分有兴趣,不禁挑眉看了吴掌柜一眼,戏谑道:“吴掌柜你,有没有请他去对面吃过饭?”

吴掌柜尴尬地嘿嘿笑了两声,答案不言而喻。

“可有什么收获?”

吴掌柜撇撇嘴,摇头:“我让人专门请他去吃醉仙居的大厨亲自做出来的菜,这家伙从开始吃到最后舔盘子,只说了一个字。”

“什么字?”

“好!”

林媛眉头一蹙,这个金舌头的能耐她在第一天来到邺城的时候就见识过了,所以才会对这个人十分感兴趣。能让他说一句好,甚至到了舔盘子的程度,可想而知,醉仙居那个身穿黑色斗篷的神秘厨子有多么厉害了。

“吴掌柜,你来。”林媛心头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将吴掌柜叫到了耳边,轻轻吩咐了几句。

夏征在一旁看得纳闷,不过看看那个金舌头,再看看林媛的眼神,顿时明白她想做什么了。

大堂里,金灿应朋友的邀请来品尝香满楼新出的火锅,说是品尝,其实还是他自己没有银子,正好找个借口过来大饱口福而已。

“金兄,你看这火锅,怎么样?”请客的中年男子是邺城一个小酒楼里的老板,虽然知道自己比不上香满楼,但是还是忍不住好奇心,带了金灿来这里品尝一番,也好让自己输得心服口服。

金灿将一片煮熟的豆干放进嘴巴里,慢慢咀嚼了一番后,才兹哈着嘴巴说道:“这东西应该是用豆腐做成的,还有这个,也是。”

金灿用筷子夹了一些豆皮放进了火锅里涮了涮,而后又用筷子夹了两片削得极薄的羊肉片,用筷子夹着在火锅的汤里涮了涮,他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把羊肉放进去煮,就那么用筷子来回漂了几下,火锅下边的小火炉烧的正旺,没几下,那羊肉就从鲜红色变成了嫩粉色,而后慢慢地又变成了熟肉的颜色。

金灿见状,赶紧将筷子收了回来,来不及吹一口热气,就一把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直呼过瘾。

林媛在二楼走廊看着他做的这一切,不禁有些佩服,这个金灿果然很会吃,这样涮出来的羊肉味鲜肉嫩,的确比在锅里煮熟的羊肉要好吃的多。

那小酒楼的老板还在一个劲儿地向他询问着这火锅的优缺点,金灿吃一口说一句,要不是因为这小老板请他吃了这顿饭,只怕金灿都要不耐烦地不理他了。

正吃着,小伙计突然端了一盘菜上来,放到了金灿面前,弓腰笑道:“金先生,听说您来香满楼用饭,我们东家特意做了这道水煮鱼丸,请您品尝。”

品尝是假,品鉴才是真的吧。

在座的人里边,恐怕没有一个人看不出来了。大家面面相觑,早就听说香满楼的东家很是神秘,从来不公开露面。后来又有传言说,新来的那位东家还是个厨艺高超的,不过从来不亲自下厨,没想到今日竟然亲自做了一道菜送给了金灿。

这金灿,还真是幸运啊!

“金先生,您可是咱们邺城有名的金舌头,赶紧尝尝这香满楼东家的手艺。”小老板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这东家到底是不是如同传言中所说的那样,果然厨艺高超。

其他几个作陪的人也都紧紧盯着金灿面前的那盘菜,只是相对于小老板的热切,他们却有些不屑,这个东家也真是小气,别的酒楼里的人知道金舌头来了,哪个不是争着抢着拿出自己最好的手艺来?偏偏这个香满楼的东家,就只是准备了几个鱼丸而已。这鱼丸又不是没吃过,刚刚他们吃火锅的时候,吃了好几个呢,能有什么特别的。

金灿却是一言不发,甚至连道谢都没有。他一双眼睛此时紧紧盯着面前的那道菜,盘子不大,里边只放了六个鱼丸而已,还有一些清澈地几乎没有什么东西的汤,若说最出彩的地方,应该就是鱼丸上边摆着的那几片嫩绿的葱花和香菜了。

“色香倒是占据了,只是不知道这味道有什么特别的。”金灿看了片刻,拿起筷子夹起其中一个鱼丸。

筷子刚刚接触到鱼丸的时候,金灿的眉头不自觉地挑了一下,这鱼丸,好像跟刚刚自己吃的那些,有点不一样呢。好像,更滑一些,更弹一些。

将鱼丸小心翼翼地夹起来,金灿也来不及仔细观察了,生怕他一不小心会把这颗鱼丸掉落到地上,赶紧吃了一口,闭上眼睛慢慢咀嚼起来。

他嚼的很慢,很细,只感觉那又嫩又弹的鱼丸在自己的唇齿间来回流转,舌头上所有味蕾都已经被鱼丸的香气爆裂开来。他舍不得将那些细碎的鱼肉咽下去,只想就这样一直一直地留在嘴巴里,细细回味,品尝。

“金先生,怎么样?”小老板着急地连身子都弓了起来,恨不得把自己的头都凑到金灿面前。

金灿恋恋不舍地将嘴里的鱼丸咽下去,没有理会小老板的问话,而是拿起勺子舀了一些盘子里的清汤放进了嘴里。汤很少,但是少而精。金灿眼睛蓦然一亮,终于明白为什么这汤看起来清澈透明,好像什么调料都没有放,但是依然这样美味的原因了。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