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新衣裳,有情意/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汤里只放了一些盐,但是就是这最原始的味道,却把鱼丸的清香和鱼肉的鲜甜烘托了出来。可以说,鱼丸的味道,已经深深地渗透到了汤汁里边,令汤汁别有一番滋味。

“金先生,怎么样啊,您倒是说话啊!”小老板已经等得迫不及待了,两只眼睛都快要放出火来了。

金灿砸吧砸吧嘴,激动地拍了桌面一下,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好!好!好!”

这对于金灿而言,已经是最高评价了。

吴掌柜说过,金灿在吃过醉仙居大厨的饭菜之后只说了一个“好”字,现在他一连说了三个“好”,想来自己的厨艺应该跟醉仙居的神秘大厨差不了多少吧,或者可以说还要略胜一筹。

夏征嘚瑟地勾勾唇角,大手拉住了林媛的小手。他就说嘛,他的女人怎么可能被那个什么神秘大厨给比下去!

吴掌柜不禁也对林媛刮目相看,刚刚那些鱼丸,其实是早上的时候林媛给小林霜做早饭的时候剩下的,原本林媛让他去把这个热一下送过去的时候,他还有些心里没底,抱怨这个东家也太随便了一些。不过现在看来,是他太低估了东家的能耐了。这两个东家,真是一个比一个妖孽啊。

请金灿吃饭的小老板显然没有听过他如此之高的评价,一时有些愣了竟是没有反应过来。其他作陪的人面面相觑,似是在确认自己刚才有没有听错。

直到金灿把剩下的那半个鱼丸放进了嘴里,他们才一下子反应过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麻溜地抓起筷子朝着那盘子鱼丸进攻。

人多,鱼丸却只剩下了五个,哦不,小老板已经等不及拿起筷子,率先用手抓了两个走了。三个鱼丸哪里还够分?筷子们打起架来,谁也不让谁。

突然,啪地一声,盘子不知道被谁的筷子掀翻在了地上碎成了沫沫。

小老板震惊地看着地上的碎片,一阵心疼。这么好吃的鱼丸,他还没有吃够呢啊,怎么就给掉地上了?

而更让他们震惊的,则是地上那仅剩的三个鱼丸,居然在落地的一刹那,砰一下弹了起来!

三个鱼丸弹来弹去,直到第三下的时候,才停止了再次弹起的趋势,咕噜咕噜地滚到了一边。

这一状况,别说小老板和作陪的人了,就连金灿都有些意外。鱼丸的弹滑他是知道的,但是根本没有想到,这鱼丸竟然能够弹而有劲到这种程度,这真是,太神奇了!

吃饭的其他人也都震惊地看着这边的异样,整个大堂里顿时鸦雀无声。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倒抽了一口凉气,大叫道:“真的假的?我也试试!”

然后,让林媛十分无语的一幕发生了,整个大堂里的人全都停止了吃饭,每人拿起一枚鱼丸在自己的盘子里玩了起来。虽然都不如刚刚那三个鱼丸弹得高、频率多,但是边吃边玩,还真是让人极为痛快的一件事。

甚至一些一开始没有点鱼丸的食客,此时全都大叫着让伙计赶紧上一盘鱼丸,生怕晚了会被别人抢走似的。

二楼,林媛好笑地看着底下人玩得开心,夏征和吴掌柜却还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这么好玩的东西,真的是吃的吗?

其实做鱼丸的最高境界就是它有弹性有力量,所以林媛才会强调要把鱼肉好好地摔打一番才行。不仅如此,林媛在教授厨子们做鱼丸时检验其好坏的标准之一,就是这些鱼丸要能够弹起来。所以对于眼前这一场景,还真没有什么让她意外的。

不过真正让她意外的则是这件事背后的效应,只是短短半天的时间,香满楼的鱼丸能够弹起来玩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邺城。晚上,香满楼又是生意火爆,鱼丸更是卖得断了货。

可以预见的到,对面醉仙居恐怕要清闲几天了。

香满楼与醉仙居的第一次交锋,根本没有用林媛出面,就已经取得了绝对的胜利。

京城里,二皇子赵弘盛听完手下人的汇报,薄薄的嘴唇轻轻一勾,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不得不说,这次的事情完全就是赵弘盛一手策划的,从遇到大喇叭开始,一直到之后指认大喇叭为贼,当然还有“联合”吴掌柜一起将大喇叭送入大牢,都是赵弘盛一手安排好了的。

为什么这么说,还不是因为夏征!

安乐公主和苏秋语偷偷溜出京城到驻马镇的事,早已被有心人透露到了他的耳朵里,再稍稍一打听,自然就知道了福满楼的东家就是夏征了。而林媛的名字,也跟夏征一起传到了他这里。能让夏征看进眼里的女人,定然不是一般人。

果然,赵弘盛稍稍一用计,就谈清楚了林媛的能耐。的确是不容小觑啊!

不过,在赵弘盛精明如狼的眼眸里,散发出来的则更多的是好奇,还有征服。

同样得到消息的自然还有三皇子赵弘德,不过从母妃那里听到的消息来看,这林媛的确是个很不简单的女子,光是让安乐公主一个劲儿地夸赞就看出来了。

苏秋语那女子,可是当朝丞相的唯一爱女,连她都入不了安乐公主的眼,更别说别人了。可是这个林媛呢,真真是厉害!

对林媛好奇的同时,赵弘德又有些担心,这小丫头若是个精明厉害的也就罢了,但是若是跟田惠嫂嫂似的,是个性情温和的女子,那可就麻烦了。田惠毕竟出身高贵,有个当朝为妃的姑母给她撑腰,又有安乐公主这个厉害婆婆做主,在京城里自然吃得开。

但是林媛呢?她只是个出身乡村的小丫头而已,娘家没有强大的后盾,京城没有厉害的朋友亲戚,将来若是真的跟夏征成亲了,只怕在京城里很难交到朋友吧?

赵弘德叹了一口气,对夏征和林媛的将来有些担心。不过,他好像也听出了安乐公主的意思,想要找个机会给林媛一个合适的名分,这倒是可以,毕竟在京城里,出身这种东西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东西。

邺城的事情告一段落,林媛几人就高高兴兴地回了驻马镇。虽然才几天没有见,但是刘氏还是担心的不行,即便林媛没有把跟醉仙居的矛盾说出来。

似是为了安慰母亲,林薇和小林霜两人全都争着抢着地跟娘亲说邺城的见闻,大高楼啊,好多人啊,当然还有好吃的东西啦。小林霜还在临出发前给爹娘买了两大块儿甜糕呢,虽然最后那些甜糕大部分都进了她的肚子。

刘家酒庄已经装修好了,而且酿出来的米酒和山楂酒也已经开始上市出售,作为刘家酒庄的合作者,福满楼自然是拿了头一份的美酒了。特别是山楂酒,在冬季里吃完了火锅之后,再来上一杯这样酸酸甜甜又不算很烈的酒,真真是让人味蕾大开酣畅淋漓。

除了向福满楼供酒以外,刘家酒庄自己也开铺子做生意,虽然只是个新开的酒庄,名声不及孟家酒坊大,但是贵在酒的品种新,且更适合不喝烈酒的女子。所以,刘家酒庄的生意也在慢慢地好转。

孟家酒坊以生产烈酒出名,在听说自己的竞争对手竟然是个只给女人产酒的未婚女子之后,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孟同甚至还在刘家酒庄开业当天,带着自己的一坛子烈酒去给刘丽敏庆贺呢。

说是庆贺,实际就是嘲笑。哪个正经家的女子会自己开铺子卖酒的?再说了酒娘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当的了的。

不过,在看到刘丽敏那秀丽又微微有些倔强俊朗的脸蛋儿后,孟同顿时忘记了自己前来刘家酒庄的目的了。一双眼睛色眯眯的,毫不掩饰地盯着她看了半晌。

刘丽敏对这种年纪大了还色心不死的男人最是反感,不过一想到对方的身份,倒是没有立即就显现出不耐烦来。刘丽敏可是个聪明又能屈能伸的女子,不就是让他看一眼吗,等着吧,早晚有他后悔的时候!

话虽如此说,但是林媛却是在知道这件事后,还是赶紧让刘掌柜去请了十来个护卫安排在了刘家酒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而且,还把自己跟刘丽敏的关系也让人透露了出去,孟同那个老色狼若是还有点理智的话,应该不会对刘丽敏有什么非分之想。刘丽敏还是个没有出阁的姑娘呢,若是被那个混蛋给盯上了,可得好好地防范才行。

当然,鉴于那人是孟春燕的爹,林媛也对他没有什么好感,最好他只是有色心没有色胆,不然的话,她整起人来绝对不会手软!

马上就要到年关了,这也是林媛来到这里头一次过年,她早早地就开始着手准备过年的东西了。吃食蔬菜什么的都是酒楼里现成的,根本不用她再操心。唯一需要她做的就是家里人的新衣裳了。一想到新衣裳,林媛就想到了家里养的那些兔子了。

原本她就是打算培养一些毛皮纯白的兔子出来,然后取毛皮做衣裳。平时都是林薇在家里饲养兔子的,这次她去看了看兔舍,还真让她大吃一惊,兔舍里竟然已经繁殖了不少白兔子了。她数了数,大大小小的竟然也有了二十来只了。

跟林薇商量了一番后,林媛就挑了几只公兔子准备杀掉取毛皮,然后用毛皮来做衣裳了。

虽然林薇很是不舍得自己一手喂养起来的兔子被杀掉,但是看着这些兔子的确有些太多了,连兔舍都快要装不下了,她也就没再说什么。

说是用兔子毛做衣裳,但是哪里能够?林媛请了镇上专门的猎户来给兔子扒皮熟皮,那个猎户还一只念叨着,自己做了这么多年猎户,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毛色纯正的兔子呢。

兔子皮扒下来以后还要做熟才行,做熟不是把兔子皮煮熟或者烤熟,而是为了防止它们霉变或者有味道,经过一系列的特殊加工做好的。

这些都是猎户的秘密武器,林媛没能问出来一二三,也就不再问了。

拿着做熟的几张兔子皮,林媛就到了莫三娘的布匹店。现在莫三娘已经不仅仅是卖布了,自从在林媛这里接了几单做衣裳的生意后,她就尝到了做成衣再卖出去的甜头。

现在,莫三娘还招了几个手脚麻利,女红精细的女人在店里专门做衣裳呢。

见到林媛来了,莫三娘放下手头的活儿笑着迎了上来。

“妹子,好久不见你了呢。呦,这是啥?是,兔子皮?”

莫三娘摸了摸林媛手里的兔子皮,只觉得触手软滑,特别舒服,不禁更是好奇,这么白的兔子毛啊,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呢。

林媛将手里的兔子皮递给莫三娘,而后从怀中拿出了自己画的衣裳图纸,对她说道:“莫姐姐现在生意越来越好了呢,我这小生意都不好意思跟你谈了。”

莫三娘接过她的图纸,嗔了她一眼,哼道:“瞧你这话说的,到底是谁生意越来越好了?你瞧瞧你那稻花香,一天天的就没有闲着的时候。还有你那福满楼就跟别提啦,你倒好,居然跑我这里来打趣我了。”

林媛一边听着,一边好笑地掩了掩唇,戏谑道:“莫姐姐怎么知道稻花香生意好的就没有闲着的时候呢?是谁跟你说的?”

莫三娘正低头研究着林媛拿来的那几张新衣裳的图纸,下意识地就接了一句:“还能有谁,当然是那个榆木脑……”

说到一半,莫三娘才猛然醒悟过来自己被林媛这个小妮子给涮了,脸色一红,碎了她一口,赶紧岔开了话题:“你这新衣裳,是自己研究出来的?啧啧,真是不错,这里这里,都用兔毛滚一圈边?哎呀,你这小脑袋瓜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还能想出这么好的创意。”

林媛十分坦然地听着莫三娘的恭维,虽然她知道她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和羞涩罢了。

不过,林媛却对自己做的这几件衣裳十分满意,特别是兔子毛的运用,简直是绝了。而且,她一下子就设计了四套,她们姐妹仨全都是一模一样的,小弟弟永严也有,只不过改成了男孩的样式。

“莫姐姐,怎么样,能不能做出来?”

莫三娘佯怒地嗔了她一眼:“说的什么话,我莫三娘还有做不出来的衣裳?放心吧,我这里好几个绣娘呢,用不了十天。保管给你做出来,过年那天,你们啊,就等着穿新衣裳吧!”

得到莫三娘的保证,林媛开心地连连点头,指着那些兔子毛问道:“这些,够吗?”

莫三娘看了看手里的数据和图纸,又拿起那些兔子毛大致量了量,点头道:“够,还剩下不少呢。”

那就好,跟林媛想得差不多!

“那,还能多做两个手捂吗?”

两个手捂?莫三娘拿起笔来在纸上画了画,而后冲林媛比划了一下:“这么大的吗?不能说还能剩下多少,但是我觉得,应该能做的出来,只是手捂的里边就不能全都用兔毛了,只能外边用。”

外边用就行,手捂的里边一般都是棉花和软布,这样才会暖和。林媛点点头,跟莫三娘把衣裳和手捂的事定了下来。

这手捂是给刘氏和安乐公主准备的,再有半个月就要过年了,夏征显然不会跟他们一起过年的,在外边窜了这么久,过年若是再不回家团聚,安乐公主肯定要哭死了。

林媛想着那个对自己十分和善的夫人,心里一阵温暖,她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送给她,就只能做这些新奇而又可心的东西送出去了,希望安乐公主能够喜欢这个手捂。

许久不跟莫三娘见面了,林媛也没有什么事,就坐下来跟她聊了会天。想起方才她说起孟良冬时那脸红的模样,林媛就一阵好笑,冲她挤了挤眼睛:“莫姐姐,还在想着谢致远那家伙吗?”

莫三娘一愣,翻了个白眼儿:“臭丫头,哪壶不开提哪壶!我什么时候想着那个小人了?”

说这话,林媛还特别注意到她的眼睛时不时地往门口扫去,似是在看谁。顺着她的目光瞧去,果然就看到了稻花香的门口。

林媛嘻嘻一笑,看来这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好了。

不过林媛看出来莫三娘没有想要跟她讨论孟良冬的意思,而是眼珠一转,笑道:“我听说,谢致远成亲以后过得不怎么好?”

莫三娘撇撇嘴:“能过得好才怪呢,还没有成亲就把亲娘撵了出来,你觉得这两人的日子能过好吗?”

林媛点点头,这还都是六子刚刚在稻花香跟她说的呢,据说那谢氏被媳妇撵了出来以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不仅如此,那马小倩把家里所有的银子都掌握在自己手里,别说给谢氏银子了,就连谢致远的花销都得经过她一层一层地盘问才会给他呢。

林媛不禁有些佩服这个马小倩了,果然是马家庄出来的小姐啊,这么精明会打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