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程老先生/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是,这可苦了那个谢氏了,年轻守寡,好不容易熬到享福的时候了,没想到又回到了当初四处给人家洗衣服挣银子的地步。若是早知道自己娶了这么个彪悍媳妇儿,当初肯定不会阻扰儿子和莫三娘之间的事了。

说到这里,莫三娘不禁对谢致远有些不齿了:“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谢氏有责任不说,其实所有的责任都在谢致远的身上。若是他强硬一点,也不至于把自己老娘逼到了这个地步。哎,妹子,昨天我听过来买布的人说呢,那谢氏现在啊,是三天两头的病着,人都瘦了一大圈了。”

“莫姐姐,你该不会又心软了吧?”林媛挑眉,她可不希望这个莫三娘心一软又做了什么糊涂事。

莫三娘撇撇嘴,神色一点也没有变:“心软?哼,上次她来找我的时候,就该知道我绝对不会再跟谢致远有任何瓜葛了。那样的男人,哎,我现在就是后悔当初怎么没有看清楚他的真实面目,没能早点离开他呢。要是我早点对他死心的话……”

“你要是早点对他死心的话,恐怕就等不到孟先生这么好的男人了!”林媛故意挑眉,笑着接了莫三娘的话。

莫三娘脸色一红,碎了她一口:“臭丫头,我是看出来了,你今儿根本就不是过来做衣裳的,你是专门跑来看我的热闹的!”

林媛嘻嘻一笑,下巴往门口一翘:“哪里是我来看热闹的?明明就是你们非要让我看而已嘛!”

莫三娘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果然看到孟良冬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衫,一边疾步往这边走来。看到熟悉的身影,莫三娘如水的眼眸里顿时散发出柔和的光芒来,下意识地用手抿了抿鬓边的碎发。

“三娘,你忙不忙?”孟良冬一进门,还没有看到莫三娘的人呢,就迫不及待地唤起了她的名字。

莫三娘张了张嘴,还没等她说话,一旁的林媛突然插嘴道:“不忙,不忙,孟先生快进来吧。”

孟良冬刚刚迈进门槛的脚丫子就是一顿,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把自己给绊倒。

东,东家?

孟良冬像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人物似的,睁大了眼睛紧紧盯着坐在一旁椅子上巧笑嫣然的林媛,结结巴巴地吐出了几个字:“东家,您,您怎么也在啊?”

林媛被他这个样子逗笑了,咬着唇道:“怎么,就许孟先生你能过来找莫姐姐,就不许我过来跟莫姐姐说几句话了?”

孟良冬连连摆手:“不是,不是,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这么一摆手,原本被攥在手心里的东西立马呈现在了大家的眼前。那是一支做工十分精细的银钗,虽然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但是贵在精巧,即便是没有拿在手里仔细端详,但是林媛也看出了那银钗的独特之处。

精致而不华丽,正如莫三娘这个人,外表不争不抢,内心却十分火热志诚,十分适合她的银钗。

林媛暗自点头,谁说这孟良冬是个榆木脑袋的,明明就很有眼光嘛,还知道给心爱的人买银钗呢,可比夏征都强!

见孟良冬被林媛逗得脸都红了,莫三娘于心不忍,皱眉嗔了林媛一眼,道:“行了,你就知道欺负老实人!有本事回去欺负你家少东家去!”

“哎呦!”林媛眼珠子一亮,好笑地在他们两人中间来回扫射:“我逗孟先生呢,连孟先生都没有生气呢,怎么莫姐姐就先生气了呢?嗯?快说,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说到最后,林媛居然露出了猥琐又调皮的表情,说的这两人简直都要找个地缝钻进去躲起来了。

孟良冬看看林媛,又看看莫三娘,知道已经瞒不下去了,咳嗽一声,索性大大方方地就把手里攥着的银钗放到了柜台上:“那个,我,我发工钱了,这是,给你的,你,收着吧。”

说完,也不等莫三娘反应过来,就猛地一转身,跟林媛道了声“我先走了”就逃也似的跑出了布匹店。因为走的太急,竟然连门槛都忘了,脚丫子差一点被绊倒在门槛上。

“哎!”莫三娘担心地蹭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小心点!”

孟良冬两只手扶住了店门,才堪堪没有摔倒。他尴尬地回头哈哈笑了两声,憨憨地说着“没事没事”就赶紧走了。

林媛终于忍不住捂住肚子大笑起来,这个孟良冬真是太可爱了,以前可没有看出来他居然还有这么马虎的一面,看来,爱情真的会让人变傻啊。

被林媛的笑声拉回了视线,莫三娘白了她一眼,三两步走到她面前,长长地手指戳上林媛的额头,哼道:“都怪你!非要逗人家,看看,看看,摔了吧?他要是有个好歹,看我怎么收拾你!”

林媛一把将莫三娘的手指头紧紧攥在了手心里,故意学着孟良冬的神情和语气说道:“好娘子,莫生气了,为夫知道错了。”

“呸!”莫三娘这次连脖子都红透了,使劲儿把自己的手指头抽了回来,“谁是他娘子,别瞎说!”

“早晚的事嘛!”林媛看了看柜台上的银钗,“你看,人家刚发了工钱就给你买了个银钗呢。我说怎么刚才去店里没有见到孟先生呢,敢情是去给你买好东西的了啊。嘻嘻,真是个好男人呢。”

莫三娘嘴巴嘟了嘟,没有说什么,而是轻轻拿起那支银钗细细看了看,而后小心翼翼地用一方帕子收了起来放入了怀中。

林媛好笑地看着她,过去讲那银钗拿了出来:“哎呀,莫姐姐,你怎么收起来了呀?赶紧戴上嘛!”

莫三娘耳根子红得跟颗相思豆似的,将银钗从她手里抢了回来,蚊子嗡嗡似的低头说道:“头上,这不是有吗?”

“这个怎么能跟孟先生送的比呢?你得戴孟先生刚刚……”

等等!

莫三娘这欲语还休的表情是怎么回事?难不成……

林媛抬头看向了莫三娘头上戴着的那支钗,翠绿的,但是玉质不能算是极好,不过头上用一朵小巧的梅花做装饰,还真是又可爱又漂亮。

“哦!”林媛恍然大悟,“原来这个也是孟先生送的啊!哈哈,我就说呢,怎么莫姐姐你会舍得把那银钗收起来,原来你们两个人,早就……”

林媛故意冲她挤了挤眼睛,那意思不言而喻。莫三娘赶紧拉住她解释道:“妹子,话可不能乱讲啊,我,我跟良冬他,还什么都没有呢。”

说着,莫三娘已经害羞地垂了头。这样娇俏的小模样,林媛还是头一次在莫三娘这里见到呢,真是可爱极了,真想让人忍不住上前捏一捏她红扑扑的小脸蛋儿。

不再逗她了,林媛坐下来言归正传:“莫姐姐,你不嫌弃孟先生没有房子没有钱吗?”

不怪林媛担心,孟良冬自从把家里的铺子卖给她之后,就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连自己的房子都没有,每天都是住在店里的账房的。再加上他没有银子,徒有一身学问,却没有用武之地,莫三娘真的会不介意吗?就算她不介意,不是还有她的爹娘吗?莫三娘可是家里的幺女,爹娘娇宠,长姐疼爱,怎会看她过苦日子?

莫三娘却摇摇头,语气平淡而自然:“有那么多银子又有什么用?他在你那里做账房先生,我这里又开着这个布匹店,我们的日子肯定不会难过的。至于房子,没有也没有关系,我们可以自己买啊,良冬告诉我了,这几个月他在那那里领到的工钱一分都没有动过,虽然买不了大房子,但是让我们两个住肯定是够了。而且我现在手里也攒了不少银子啊。”

林媛微笑,看来这两个人已经是打定了主意要在一起了,连以后的日子都规划地差不多了,那她也就只剩下祝福了。

“莫姐姐,等你们两人成亲的时候,我一定会给你们准备一份大礼的。还有,要是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我,千万别瞒着我,啊?”

莫三娘反握住林媛的手,呵呵笑道:“放心吧,姐姐我绝对不会跟你客气的,到时候一定会好好地发挥你的作用,给我们帮助的。”

虽然知道莫三娘只是说的客气话,但是林媛还是很高兴他们没有把她当成外人。

从莫三娘的布匹店出来,林媛觉得浑身舒适,连日来经历的不快都烟消云散了。看了看天,这个冬天还没有下雪呢,也不知道过年的时候会不会下雪。不过,冷风却是凉飕飕的了,她裹了裹自己的披风,赶紧往稻花香走去。

跟莫三娘讨论了他们的事情之后,一个念头总是在林媛的心头徘徊。当初她开始挣钱的时候,就打算着让两个小妹过了年就去上学的,眼看着马上就要过年了,这件事也不能再拖了。而且凭借孟良冬的学问,一直窝在稻花香里做个小小的账房先生实在是屈才了。

林媛一回到香满楼就跟刘掌柜讨论起了驻马镇哪里有合适的学堂要卖的,让他给留意一下。

一听林媛说要买个学堂,刘掌柜虽然很是纳闷,但是还是立即就说出了一个名字来:“东家,在城南那里有一家没有名字的学堂,我猜最近应该会卖。”

“哦?”林媛没想到会这么顺利,顿时来了兴趣,示意刘掌柜坐下来细说。

刘掌柜坐了下来,叹了口气道:“其实那家学堂早就维持不下去了。东家,你应该也知道咱们驻马镇的情况,城南和城北都是相对比较穷的地方,不如城西和城东富裕。所以,城南那里就有不少花不起银子送孩子上学堂的人。但是,我说的这个学堂,却有个十分仁义的老先生,他年轻时也念过不少书,只是考功名却很是不容易。后来岁数大了,看到那些没有钱上学堂的孩子们只能跟着父母四处瞎转悠,他就萌生了把自己的毕生所学全都传授出去的念头,然后就有了这个学堂。”

“这位老先生,就是这个学堂的先生?”林媛觉得这个老先生的境遇跟孟良冬简直是太像了。

刘掌柜点头:“是啊,整个学堂里二十多个孩子,全都是这位老先生一人教导,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间断过。而且,孩子们用的笔墨纸砚,也全都是老先生自己掏银子购买的。谁家有钱交束脩了,他就收。没有银子的话,他也不催。只要孩子好好上学,不外出惹事,愿意学点学问,他都来者不拒。”

林媛不禁感叹:“这位老先生,的确是个仁义之人啊!”

刘掌柜也叹息了一声:“是啊,只是可惜了,这老先生家里没有子女,年轻时挣的银子也全都用在了这些孩子身上,最近这几年更是靠着城中一些好心人士的救济勉强支撑着学堂而已。那些孩子的父母感激他,都会想办法把孩子的束脩交上,从来没有一人拖欠的。”

林媛笑着看了刘掌柜一眼:“刘掌柜也是那些好心人士中的一员吧?”

刘掌柜一愣,随即笑着摇了摇头:“我给的那点银子哪里够用的?只是微尽绵薄之力罢了。”

“锦上添花不足为奇,雪中送炭才是最宝贵的。”林媛对刘掌柜的这番情谊也是十分赞赏的,“这位老先生真的打算卖掉学堂?他舍得吗?”

“不舍得也得舍得啊,他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恐怕支撑不了两年了。”刘掌柜有些同情地摇了摇头。

林媛点头:“好,改天我就去那里看看,若是合适,我就把这个学堂买下来。”

说做就做,第二天一大早,林媛就让林毅驾着马车去了城南,原本刘掌柜也打算跟着一起来的,但是酒楼里有事要忙,他只能留下了。临近年关,各个分店的琐碎事情很多,夏征心疼林媛,不想让她舟车劳顿,这些天就自己一个人在各个城镇来回跑,两人已经有三四天没有见面了。

这位老先生的学堂在城南十分有名,随便一打听就能找到。

林媛问了一位老婆婆,老婆婆笑眯眯地看着她,问道:“姑娘啊,你也是来给程老先生送银子的吗?哎呀,不用送啦,我们现在啊,都每天给他送吃的送用的呢,你们都不用惦记他啦。我们会把他照顾的很好的。”

林媛笑着应了,对这位程老先生在城南的受欢迎度十分好奇,看来这位老先生的确很得民心呢。

按着老婆婆给指的路,林媛很容易就找到了这所学堂。正如刘掌柜所说,这所学堂的确没有名字。甚至连个正经的大门都没有,就是一个大大的院子,里边来回跑着十来个小孩子,虽然他们身上的衣裳不太华丽,但是他们脸上的笑容却是真实且甜美的。

此时孩子们正围着一位背有些佝偻的老先生说说笑笑,有的帮他拿凳子,有的站在后边给他捶背。林媛看着那位笑得慈祥的老先生,想来着就是刘掌柜口中的程老先生了。

冬日的暖阳十分难得,但是看到眼前这一幕,却让林媛觉得比暖阳更难得。

她下了马车,还没有来得及走过去,身边一个小男孩就捧着一只大碗从她身边飞跑过去了。在经过林媛身边时,那男孩还回过头来冲她礼貌地笑了笑,这样纯净的微笑,比林媛在林家坳看到的笑容还要干净可人。

“先生,先生,我娘刚刚蒸熟的棒子面儿馍馍,您快趁热吃了吧!”小男孩小心翼翼地捧着手里的大碗凑到了程老先生的面前,笑嘻嘻地把馍馍给他。

程老先生抿抿唇,笑着点了点头,抬起手来用袖子先给小男孩擦了擦嘴角脏兮兮的东西,而后才从他的碗里掰了一小块儿馍馍放到嘴里细细嚼了起来。

“好不好吃?”小男孩儿扎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他。

程老先生眯着眼点头:“好吃,回去了记得替我谢谢你娘。”

小男孩嘿嘿一笑,把手里的碗又往前推了推,憨厚地说道:“先生,您再吃一块儿!多吃点!”

程老先生笑着又掰了一小块儿,而后看向了旁边眨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孩子们,笑道:“分享是一种美德,把这些馍馍跟同窗们一起分着吃吧。”

小男孩儿歪歪头,立即点头嗳了一声,笑着把大家叫到一边,给每个人都分了一块儿馍馍吃。碗里本来就只有两个馍馍而已,孩子又多,每个人分到的也就只有一口而已。但是,虽然很少,孩子们依旧吃的很开心。

林媛眯眼看着眼前的一幕,对他们的相亲相爱和程老先生的随时教育十分喜欢。

“有客人来了?”孩子们都跑到一边去了,程老先生才眯着有些浑浊的眼睛看到了站在远处笑盈盈的林媛,他的确是岁数大了,拄着拐杖还有些颤颤巍巍的。

林媛赶忙快走几步,迎了上去:“程老先生你好,我叫林媛,是福满楼的刘掌柜介绍我来的。”

一听刘掌柜的名字,程老先生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原来是刘掌柜啊,他可是个好人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