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下雪/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瑞雪兆丰年啊!这样大的雪,明年肯定是个丰收年呢!”也许是被林媛的热情感染,马俊英此时脸上也露出了难得的兴奋,如此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竟然也跟个小孩子似的,伸出双手来接住了那越来越大的雪花。

“是啊。”看着他孩子气的动作,林媛第一次感觉这位马公子也有如此接地气的一面。她扭头对马俊英一笑,而后转头看向了院子里激动地跑来跑去的孩子们。

对于孩子们而言,下雪可没有什么兆丰年的意思,他们纯粹只是喜欢玩耍而已。

程老先生毕竟年纪大了,虽然雪还不是很大,但是他已经有些瑟瑟发抖了,紧了紧身上的薄袄,程老先生沧桑的脸庞上也闪过一丝喜悦:“下雪了,好啊!”

几个年纪大点的孩子看到了程老先生的动作,跑进屋里去给他拿了件厚棉袄出来。林媛看出了那件厚棉袄质地颇新,还没有穿过,她扭头看了看马俊英,想来应该是这位马公子今日过来时带给他的。

林媛因着他的细心和体贴,更是对这位翩翩公子多了几分好感。

初雪虽美,但是在这样的季节里在外边待得时间长了也是挺冷的。

林媛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把手里接住的雪花不舍地丢掉了。这副身子果然还是不行的,只是在外边呆了这么一小会儿,就开始浑身打颤了。

马俊英一看,动手就开始解自己的披风。

“林姑娘,这样冷的天出门,怎么不多披件衣裳。姑娘若是不嫌弃,就请暂时用我的这件……”

呃!

马俊英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剩下的半句话就硬生生地被自己卡在了嗓子眼儿里。

因为,一直在不远处倚着马车悠闲看景的林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一阵风似的闪到了林媛身旁,手里,还拿着一件十分华丽的披风。

马俊英举着披风的双手僵硬极了,似是被寒风侵袭了一般似的。

林毅将披风搭在林媛身上,因为自己是男子,不好像个丫鬟似的再给她系上披风的带子。但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

看着马俊英那在寒风中石化的呆呆模样,林毅心里一阵畅快,哼哼,幸好二公子有先见之明,不然还不得让这匹马沾了便宜去?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给马俊英上眼药,林毅有意站在了林媛和马俊英两人中间:“夫人,二公子早上出门时就知道今日天气有变,这件披风是他亲手放在马车里的。”

说完,林毅还挑着他那双贼溜溜的眼睛看了马俊英一眼。

马俊英自然也感受到了他的敌意,自嘲一笑,将手收了回来,披风却是再也没有搭在自己身上。

林媛低头,轻轻抚了抚披风上黝黑浓密的毛毛领子,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毛,竟然这么柔顺,暖暖的,就算紧紧挨着自己的脖子,也没有半点扎扎的感觉。

“这毛领不错,是什么毛?”

林媛一句话出,顿时让颇有优越感的林毅大跌下巴,他默默翻了个白眼,这丫头怎么这么不上道,此时此刻是关心毛领子的时候吗?她不应该满眼泪水感激他家主子心思细腻,或者时时刻刻关心体贴她吗?

话虽如此说,但是林媛心里对夏征的体贴比谁都清楚,怪不得那家伙一大早就盯着天看了半天呢,连她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听到。

“狗毛!”林毅恨铁不成钢地白了林媛一眼,放心地回到马车旁边了。这么个不解风情的蠢丫头,肯定不会被这匹蠢马拐走了,他还是回去接着守着马车去吧。

林媛的话把马俊英也给逗乐了,什么狗毛啊,那明明是上好的黑貂毛,这样的好东西可不是一般人能拿到的。原本没有送出披风的尴尬因为林媛的打岔消散了,但是马俊英此时更是因为与夏征之间的差距更加情绪低落。

不过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这雪来势汹汹,还有些寒风,的确不能再在外边站着了。

“林姑娘,我们去屋里避一避吧。”

虽然院子里还有不少兴奋的孩子们在吵吵闹闹地玩耍,不过程老先生和一些怕冷的孩子都已经进了房间去了。

林媛紧了紧身上的披风,点了点头。虽然有夏征的披风在,她已经不冷了,但是,今日到学堂来,她还没有进屋瞧过呢,怎么着也得看看学堂里边什么情况才行。

林毅咳嗽一声,紧紧跟在了林媛身后一同进了房间。

林媛奇怪地回头看了他一眼,这家伙,平时在林家坳的时候,就算是下大雨,出门也不曾戴个斗笠的,怎么今日竟然破天荒地跟着进了门?难不成这家伙不怕雨,倒怕雪?

林毅直接无视了某人的眼神,梗着脖子进了屋,要不是以防某人红杏出墙,他才不会进屋呢!下雪有什么,想当年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愣是在雪地里埋伏了一个时辰。

这个学堂其实不小,而且程老先生吃住都在学堂里,林媛走进的就是程老先生的房间。房间里十分简陋,墙边是一张床,说是床,其实就是几块破土坯架着一扇破门板而已。床上铺着的两床褥子已经很薄了,若是不仔细看,还以为那就是一张褥子。

林媛咬了咬唇,不忍心再看那床上的旧棉被,扭头看向了房间的另一端。这边的东西倒是多了一些,两张旧书桌,桌上笔墨纸砚一应俱全,整整齐齐摆放了七八本书,书籍也很旧了,连纸张都有些泛黄。但是没有一本书是卷页或者折角的。

此时的书桌前正摆着一本打开的书,还有一打纸。

林媛走过去看了看,第一张纸上工工整整写着半页字,字迹清晰,笔力苍劲有力。这是一篇还没有写完的《为学》,劝人们好好学习的文章。而在纸的旁边,则放着几张已经写好的纸张,她翻了翻,都是《为学》。

林媛挑眉,再联想到方才见到马俊英时他的装扮,她已经明白了。怪不得刘掌柜说程老先生靠一己之力撑起了一个学堂,原来他没有银子买书,就自己抄书给孩子们读。眼前这几张纸,应该都是马俊英帮程老先生抄的“课本”吧。

她知道程老先生这里困难,却没有想到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连课本都要自己抄写才行。

程老先生正跟几个孩子坐在门口,孩子们围在老先生身边,正听他一字一句地吟诵着关于下雪的诗词,那认真好学的小模样,真真让林媛感慨不已。

只是,因为屋里没有生炉子,所以温度也不是很高,只不过跟外边相比,少了风雪而已。林媛咬咬唇,对这位年近花甲的老先生又是怜悯又是同情。

“林姑娘,我们还是到教室看看吧。”马俊英也看出了林媛对程老先生屋内简陋的不忍,笑着邀请她去孩子们上课的房间转转。

“好。”林媛紧了紧披风,一边跟着马俊英去了隔壁,一边在心里盘算着等下她回去了以后一定要让刘掌柜派人送些炭来,还有棉被褥子。

心里正盘算着,林媛已经不知不觉地进了教室。若不是有马俊英带着,她一时还以为走错了呢。

不怪林媛诧异,这教室跟程老先生的居室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不仅房间大而亮堂,房间里的摆设也要丰富得多。课桌书本一应俱全,而在房间的正中央,还摆放着一只炉子,炉子里还有一些没有烧完的炭,只是因为此时屋里没有学生,所以炉子也没有点燃。

“这……”看着炉子里的炭火,林媛有些纳闷,既然有炭炉,为什么不点燃呢,她可记得程老先生就在隔壁屋里挨冻呢。

看出了林媛的疑惑,马俊英摇头一笑:“林姑娘是不是在纳闷先生为什么不把炭炉搬到自己屋里?哎,老先生他一生勤俭,为了学生什么都舍得,但是一到自己身上,别说是这几块炭了,就是一张纸也是不舍得浪费的。”

原来如此。林媛这才细心地发现,那个炭炉是摆放在课桌中央的,而旁边的书桌都是围着这个炭炉摆放的,这样那些上课的孩子们就都能取到暖了。

但是,这样的话,那讲课的老先生就会距离炭炉远了些。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细节,但是也足以看出了程老先生对孩子们的心意。难怪一提起他,刘掌柜就钦佩不已。

“夫人,雪越下越大,我们早些回去得好。”林毅从门外进来了,他不说话林媛都没有发现,这个家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没有跟在她身后监督了。

不过对于林媛张口闭口就是夫人的,林媛还是有些反感的。别以为她不知道林毅心里的那点儿小算盘,不就是故意叫给马俊英听得吗?

冲林媛默默翻了个白眼,林媛看了看窗外,这才多大一会儿工夫,外边地上的雪都已经没过鞋底了。在外边跑着玩的孩子们也已经被大人们叫回家了,刚才还是热闹沸腾,这会儿突然安静下来,还真有些冷清。

“果然是瑞雪兆丰年啊,才这么一会儿,雪就已经这么大了。”林媛勾唇一笑,向马俊英告辞。

马俊英看了看那雪,叮嘱道:“路上湿滑,姑娘回程定要小心才好。”

林毅撇了撇嘴,这姓马的是不相信他驾车技术?这简直是对他的侮辱!改天一定要让他试试自己的车技。

抬手摸了摸下巴,林毅突然想起了那晚去接接生婆子时的情景。也不知道这家伙能不能抵抗地住,会不会跟那个婆子似的吐得稀里哗啦?

盯着马俊英英俊如玉的脸,林毅恶趣味地脑补了一下他双手紧扒马车,吐得一脸痛苦的狼狈模样,嘿嘿地低笑了一声。

跟程老先生打了个招呼,跟他约定好次日刘掌柜会过来与他签订协议以后,林媛就准备离开了。

上马车时,许是她鞋底沾了雪花的缘故,一直身手敏捷的林媛竟然在车辕上滑了一跤,双手下意识地一撑。眼看着就要栽倒在地,一双温润的大手紧紧抓住了她的胳膊。

林毅的眸子顿时暗沉起来,不就是走个神儿的工夫吗,怎么这蠢丫头给栽倒了?还有这个姓马的,居然伸手扶了他家二少夫人,那双手真是越看越不顺眼!

“林姑娘小心!”

林媛稳了稳心神,赶紧把胳膊从某人的手里抽了出来,紧了紧有些滑落的披风,笑着说道:“多谢马公子。”

说完便小心翼翼地上了马车钻进了车厢里。

马俊英看着她坦荡的笑容,感受着手里残留的余温,不禁有些愣了,直到某人的小脑袋从车窗里再次露出来才回过神来。

“天气不好,马公子也请早日回去吧。哦对了,还请马公子代我向马小姐问好。”林媛点点头,对林毅说了声走吧。

马俊英一个好字还未说出口,林媛的马车就已经走出了老远。

林毅撇撇嘴角,根本没有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

“是个好姑娘啊。”程老先生的声音在身后猛然响起,惊得马俊英身子下意识地一哆嗦,他刚刚又走神了?

程老先生拍了拍马俊英的肩膀,眼眸里似笑非笑:“加把劲儿吧,哈哈。”

马俊英嘴角一抽,实难想象平日里十分严谨不苟言笑的程老先生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可是,这真的是他加把劲儿就能达成的愿望吗?

林媛的马车里有不少暗格,这都是夏征亲自设计的,她一进到车厢里,就从其中一个暗格里拿出了暖手炉紧紧捂着了。原本还想再把锦被也拿出来的,可是现在有了夏征的披风,那锦被自然就靠边站了。

“咦,林毅,我们去哪?”

原本是打算掀开帘子看看雪有多大的,但是没想到看到的却是一副陌生的场景,这根本就不是回福满楼的路啊。

要不是因为林毅是夏征派来的,她又对他十分放心,林媛都要以为这家伙要把自己给绑架了。

“等下就知道了,马上就到了。”林毅嘴角动了动,暗自腹诽,都走了这么久了这蠢丫头才发现路不对吗?真是个笨蛋,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林媛才不会担心被林毅卖掉,她又从一个暗格里拿了些糕点出来,天冷就该多吃点东西才行,不然又冷又饿地,这不是要了她的命吗?

就在林媛吃完第二盘糕点的时候,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姑娘,到了。”

林媛拍了拍手上的碎糕点屑,掀开帘子跳下马车。只是在她落地时,顿时有一种想要骂娘的冲动。

这下着雪刮着风的,林毅这家伙不把她送回福满楼也就算了,居然还把她带到了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林媛抿着唇,看着眼前这一片空旷,就在她回头想要质问林毅的时候,突然一个熟悉的人影映入眼帘。

林媛挑眉,慢慢走近了几步,这才确定自己的确没有看错,那个站在寒风中,双手高高举起正卖力挥舞着的家伙,正是一大早就出城了的夏征。

只是这个家伙,不是去茶树镇查账了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回来了也不回福满楼,到这么个偏僻空旷的地方作甚?难不成……

联想到夏征的本性,林媛体内的贪财因子瞬间爆发,眼珠子也开始不由自主地东张西望起来,依她对夏征的了解,这里肯定有能够发财的东西!

发财的东西。

路边的那几棵树?很平常的杨树嘛,而且还那么细,根本不能卖个好价钱。

周围那几座矮房子?难道驻马镇的房价要涨了?可是她没有听到一丁点儿消息啊。

还能有什么?她脚下的这块土地?难道是百年难能一见的肥沃好土壤?一粒种子下去能长出好几袋子粮食来?

百思不得其解,林媛又把目光重新定格回远处的夏征身上。许是见她呆呆愣愣好半天也不动弹,夏征有些着急了,挥舞着的双手更加卖力了。

“这是,想让我过去?”林媛不确定地回头看了看林毅一眼,问了一句。

林毅嘴角一抽,姑奶奶喂,二少爷挥舞地手都酸了,您居然没看出什么意思!

默默接过了林毅的白眼儿,林媛撇撇嘴,双手拎起披风的边角,把自己整个儿地包裹进去才慢慢地往夏征那里走去。今天这雪的确不小,只是行了一路的工夫,地上的积雪已经没过了整个鞋底,幸好入冬以后,刘氏给她做了厚底儿的鞋子,不然的话,这样一段路走下来,只怕她的袜子和小脚丫儿都要又湿又冷了。

“你不是去茶树镇了吗,怎么到这儿来……”林毅一边拎着披风,一边低头看着路,直到听到了夏征叫她的名字才抬起头来。

只是,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她就已经被眼前看到的情景惊呆了。下马车时离得远看不清楚,再加上这里十分空旷,夏征身旁又是一片白雪,根本没有什么别的东西,所以林媛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在他的面前,或者确切地说是在他的脚下还有什么东西。

此时,她才是真真切切地看到了。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