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吃醋/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噗一声差点把夏征递给她的茶水给喷出来,这家伙,居然都敢去跟皇帝老子讨价还价,还真当他自己是个大爷了?

一开始她听夏征说把豆腐送到京城给老头儿尝尝的时候,还不知道他口中的老头儿就是皇帝,还是那天听到老烦抱怨自己在宫中吃不好睡不好的时候才从他口中知道的。

林媛默默地拿了帕子擦了擦嘴边的茶水,夏征的姑姑入宫做了皇帝的妃子,也就是三皇子赵弘德的亲娘淑妃,这么说的话,皇帝还算是夏征的姑父呢。不仅如此,安乐公主还是皇帝的妹妹,这么一环又一环的关系算下来,夏征跟皇帝关系亲近也是说得过去的。难怪这家伙能这么大胆地称呼人家是老头儿了。

至于印书的事,用夏征自己的话说就是这个精明算计的老头子想要坑他的银子。先不说皇帝会不会真的想要坑他,单是有个国库在那里摆着,人家皇帝还能把他那点银子放在眼里?

原来,因为印书需要银两颇多,皇帝就起了把这事分派给私人的念头。再加上夏征在外经商挣了不少银子,皇帝自然就把主意打到了他的头上。其实多少也是觉得交给夏征比较放心罢了,毕竟是自己的亲侄子呢。

只可惜这印书的差事是真的不挣钱啊,不仅不挣钱,严格说起来,恐怕还得往里边搭钱。夏征这么个猴精的人才不会接下这个烫手山芋呢。皇帝没法子,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不过现在有了林媛的法子,这事可就得另说了。

林媛低头想了想,拍了拍夏征的手:“你啊你,还是笨!干嘛要彩头啊,你回去了以后先去跟老,咳咳,跟皇帝把印书的差事讨来。这事在咱们手里了,你想怎么印就怎么印,还用跟别人说?”

夏征挑眉,就是说呢,全国上下这么多学子,随随便便印个书就能挣不少呢。

“不过有一样你得答应我。”

林媛突然神色严肃起来,吓得夏征一哆嗦:“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得了的事?”

“嗯,不得了的事。”林媛被他这有些过激的反应也惊了一下,偷笑道:“咱们改进了印书的方法以后,成本肯定会减下去不少,所以,咱们可不能跟以前似的,把书卖的那样贵了。莘莘学子乃是立国之本,挣他们的钱不厚道。而且,有那么多贫苦家的孩子们因为条件所限不能念书考功名,就像我家,最初我挣银子,就是为了让两个妹妹能进学堂读书的。”

夏征连连点头:“你说的对。”

不过还没等夏征赞扬的话出口,林媛突然嘿嘿一笑,话锋一转,贼兮兮地小声说道:“不过呢,像那些有钱的人家的银子,还是可以稍微赚一些的,嘻嘻。”

夏征:……

言归正传,林媛早在想到活字印刷的法子之后,就已经想到了另外一件事。以前印刷都是用木头模板,虽然很轻巧,但是其实也有不少弊端的。首先印刷的次数多了以后,木头会变形,这样就不得不再重新制作一块新的模板了。

将这些弊端跟夏征一一分析之后,林媛便提出了用土坯的方法,其实就跟做印章一个道理。现在的人们几乎人手一枚印章,材质多样,有钱人家用的是玉质的,一般人家也可以用泥章。

“关于模板,我打算改用泥坯,做成一个一个的小章之后,然后进窑烧制成型。而且,因为有的文章肯定会有重复的字,所以每个字的坯子不能只做一个,最少得十个才行。当然了,为了提高做事效率,还可以再做更多,分批次一起做工,这样就更加快捷了。”

对于林媛的建议,夏征全都是一一记了下来,而且越听越觉得这小丫头的脑袋瓜里深不可测,没想到连泥坯做多少这么小的细节问题都能想得到。

将林媛一把拉到了自己怀里,夏征狠狠地在她额头亲了一口,满眼宠溺和惊喜:“媛儿,你可知道你这个法子实施起来以后,会引起多大的轰动吗?”

先不说挣钱的事,单单是提高效率,降低成本,让举国上下所有学子都有书可读,有书能读这么一件事,就足以在皇帝面前邀个大功了。

不行,这么好的机会,他不能白白浪费了。夏征脑袋瓜子猛转悠,之前安乐公主临走时就侧面跟他提过要找个合适的机会给林媛讨个身份的,这不,这么好的机会就在眼前摆着呢吗?

想法归想法,他却没有把这个事告知给林媛,不是对自己没把握,而是怕这小丫头心思细腻想多了,以为他们看不上她的出身。他们都不是计较出身的人,但是京城里那些势利眼儿们可就不同了,林媛以后是要进京生活的,他必须得给她解决好一切困难才行。

见夏征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林媛犹豫再三,还是拉了拉他的袖口,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那个,烧制字坯的事,你可有合适的人选?”

既然想要从皇帝手里把这个差事讨要过来,那活字印刷的方法就不能公之于众了,所以挑选一个好的合作伙伴也是非常重要的事。

夏征从自己的沉思中回过神来,看她脸色便知她心里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了。

“娘子可有合适的人推荐给为夫?”

林媛被他的情话撩得耳根子发烫,虽然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听他说娘子为夫的话了,但是怎么每次都让人心跳加速呢。

“嗯,我这里倒是有一个。”

“谁?”夏征挑眉。

“马家。”

夏征嘴角一抽,果然是马家。

见他脸色不大好,林媛赶紧又道:“你先别吃醋,我给你推荐马家可不是因为马俊英。”

“我还什么都没有说呢,你就已经急着解释了,还说不是因为他?”夏征嘴巴一撇,跟喝了两坛子醋似的。

“你先听我说啊。”见他真的吃醋了,林媛双手扳过他的脸,让他看向自己,而后用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极其温柔的语调说道:“你也知道,马家本就是烧砖的,看我家的红砖就知道,他们家的烧制技术还是很不错的。至于人品,虽然我跟马家主没有见过面,但是从马俊英和马晓楠两人来看,我相信马家主定然不是个唯利是图的人。”

技术和人品都不错,这样的合作伙伴的确是非常难得的。

夏征撇撇嘴:“你可别忘了,马家还有个马小倩呢!”

马俊英和马晓楠怎样,他的确不好说什么。但是至于马小倩,他可是清清楚楚的。跟别人抢男人,还把自己的婆婆撵出门的媳妇儿,人品如何,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林媛无语:“马小倩,是二房的人,马家庄还是马家主说了算的。你看金家,就算金老大再无用,金老二再受金老太太的宠爱,那金家家主的位子,不还是金老大的啊。再说了,整个家族大了去了,你还能不让人家出个败类?”

这最后一句话可把夏征给逗乐了,抬手在林媛额头敲了一下,笑道:“这话说的对,就像你们老林家,有你这个机灵鬼儿,不也还有林永诚林永乐那样的人吗?”

林媛抬手揉了揉自己额头,好吧,说白了其实就是这么个理儿。

虽然要跟马俊英合作让夏征心里十分不舒坦,但是说实话目前来看,还真的没有比马家更合适的人选了。京城里倒是有不少技艺精湛的烧瓷世家,但是京城的水多深他比谁都清楚,表面上对你毕恭毕敬转眼就将你卖了的人大有人在。

“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夏征异常严肃认真的表情让林媛不由一愣,呆呆地点了点头:“你说。”

“跟马家打交道的时候,你不能出面。或者,你不能单独出面,特别是有马俊英的时候更不行,一切都得交给我。”

咳咳,夏征的话刚说完,林媛就忍不住咳嗽起来。亏她还紧张地不敢咽口水呢,原来是这么一件“大事”啊!

对于某人的醋坛子功力,林媛甘拜下风。

虽然突然来了一场雪打乱了不少人的计划,但是好在之后几天都是大晴天,夏征忙忙活活地各个地方来回跑,当然抽空还跟马俊英和马家主碰了个面。虽然还没有从皇帝手里把印书的差事讨要过来,但是以夏征对皇帝的了解,只要他开口,老头儿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就把这个烫手山芋拱手相送的。

出乎林媛意料的,这个马家主跟她想象中的形象完全不搭边儿。她以为他要么跟儿子马俊英似的,是个温润如玉的中年男子,要么就跟林家信似的是个对子女极为宠爱的好父亲。却不想,这家伙俨然就是个逗逼啊。

刚见面就把正主夏征给忽略了,直接冲着站在最后边的林媛跑来,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堆。

林媛一边震惊一边听着,最后在马家主“姑娘可明白了?”的问话中,呆呆地点了点头。

好嘛,敢情这马家主是来给自己闺女讨要最新出炉的糕点的啊,怪不得马晓楠会是个无忧无虑的大小姐了,有他这么个宠孩子上天的爹在能不天真可爱吗?

把闺女嘱咐的事完成了,马博文才重新回到夏征面前,跟他把合作的事谈了谈。

直到那边开始谈起来,马俊英才好笑地走到林媛面前,以手成拳,不好意思地咳嗽了一声:“你还好吧?真是,真是不好意思啊,我爹他,实在是太宠爱小妹了。”

林媛缓了缓才感觉自己的神智回到了正轨,摆摆手道:“哪,哪里,你爹他,挺好的。”

想了半天,林媛才想出了这么一个形容词。

马俊英目光跟随在自家爹爹身上,虽然在遇到子女的事上他跟个孩子似的,但是只要一谈起正事来,那是绝对地不打马虎眼。

“嗯,确实挺好的。”

虽然只是一句话,但是林媛却从中听出了马俊英对自己爹爹的敬爱。

还想再说些什么,夏征的话突然在耳边响起:“媛儿,坐到我身边来。”

林媛一句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夏征堵在了嗓子眼儿,望过去,虽然嘴角勾着一抹笑,但是眼神却是暗沉的,特别是在看到某人的时候。

林媛撇撇嘴,她不就是跟马俊英说了两句话吗,至于脸黑成这样?

虽然心里十分不满,不过林媛还是乖乖地走到了夏征身边坐下,倒不是怕他生气,相反的,她心里居然还有那么一丝喜悦。

马俊英挑眉看向正拿着吃人似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夏征,唇角一勾,送了个大大的微笑给他。

夏征显然被这个挑衅的笑容气坏了:好家伙,当着我的面勾搭我女人,居然还这么大胆地看着我,看来上次那些糕点没有吃够啊!

马俊英的目光在林媛身上暧昧地扫了一眼,而后无畏地回到夏征身上,挑了挑眉:你的女人?一日不成亲,她就一日不是你的女人,我就一日有机会。

夏征怒,一双拳头紧紧攥着,虽然知道这种事不是靠武力就能解决的,但是他还是想要冲上去给某个厚脸皮的家伙一顿拳打脚踢!

感受到夏征情绪的变动,林媛一双眼睛在他和马俊英身上来回扫过,一把按住夏征几乎青筋蹦起的拳头,低声道:“你在干什么?”

“揍人!”

林媛几乎都能听到夏征咬碎牙齿的声音了。

“揍吧,你把他揍了,我就会觉得你是个脾气暴躁易冲动的家伙,把你大吼一顿后十分心疼地去给他查看伤势,没准儿还会用手捏捏这里揉揉那里。哦对了,你最好往他的胸口和肚子上揍,这样的话,一会儿检查伤势的时候,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把衣服脱掉,然后让我给他揉揉胸口或者揉揉肚子,再或者。”

“林媛!”夏征眼珠子都快要迸出来了,什么揉揉胸口揉揉肚子,她还真敢说!

林媛白了他一眼,哼道:“你别冲我吼,我这只是想想,到底会不会做,还得看你。”

夏征被噎得没话了,紧攥着的拳头慢慢放回了袖子里,狠狠地瞪了马俊英一眼,在他疑惑的目光中伸手揽住了林媛纤细的小腰。在看到某人几乎碎裂的笑容后,夏征终于出了一口恶气,得意地扬了扬眉。

两人之间的暗波汹涌林媛早就看在了眼里,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对马俊英另眼相看。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夏征本不是头脑发热的家伙,但是一遇到她的事就总是不知不觉地失了理智。方才马俊英那表情,明明就是故意在激怒他的,哎,看来这个温润如玉的家伙,也不是个纯良的啊。

不过好在跟马家主谈论的合作之事进展十分顺利,就等着过完年后,夏征从京城回来开始实施了。

只是,马家庄一开始只是烧制砖块的,不知道字坯这样精细的工程能否完成地完美无瑕。所以,跟夏征上梁之后,林媛决定先找人雕刻一批字坯作为试验品,若是其中有什么纰漏,还有大把的时间进行完善,这样等夏征回来以后就可以直接开工了。

驻马镇的事解决得差不多了,夏征也到了回京的日子了。老烦是为了躲避京城里的一些人才来到驻马镇的,所以他不会跟着夏征回去。往年都是老头子一个人过年,今年不同了,有了林媛一家,还有小林霜这个小徒弟在,肯定不会让他一个人待在空落落的福满楼冷冷清清地过年了。

有林媛一家照顾老烦,夏征最后的担心也就没有了,轻装上阵的他,什么东西都不带。不过林媛还是给他准备了一些小礼物,有自己亲手做的各式糕点,还有给安乐公主准备的兔毛暖袖。

看着林媛准备的大大小小的行囊,夏征一阵好笑:“都说了什么都不用,你还准备了这么多。要是我说随便拿点,你是不是得把整个驻马镇都给我装走啊?”

林媛白了他一眼,一边往马车上装东西,一边嘀咕:“要是你娘没见过我,我才不会给你准备这些东西呢。”

言外之意,正是因为已经见过了准婆婆,她这个准儿媳若是不准备一些礼物才说不过去呢。再说了,给长辈准备礼物,以后等她到了京城,不是能更顺利地去见他们了吗,这些礼物啊,无非就是探探路而已。

夏征没想到那么多,不过在林媛将最后一个食盒装上马车的时候,突然伸手捉住了她柔嫩的小手儿,凑在她耳边,故意吹了一口热气,促狭一笑:“其实呢,你根本不用准备这么多礼物的,只把你自己装上马车就够了。”

林媛小脸儿一红,没想到夏征居然会在大街上就对她动手动脚,气呼呼地甩开他的手,紧张地看了看周围,小声哼道:“你这个家伙,我应该把你装进食盒里,放上马车才对!”

林毅沉着脸,不动声色地动了动身子,遮住了两人的小动作。

看着林媛红彤彤的小脸蛋儿,夏征心念一动,不想走了怎么办?想把这个小丫头一起带走怎么办?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